第四百三十七章,柳家发难/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冬夜在太子眼里骤然明亮,花灯外的夜幕通透如白昼,似把花灯色全铺展开来。

只因为一个人的到来,灿丽了天,明亮了地,修复了心。

接下来太子乐陶陶云飘飘,氤氲缭绕宁乐弥漫。他没去记说的做的具体是什么,他浑身上下汗毛孔里让满足塞满,没功夫去想一步又一步,只记得加寿让出花灯车,那车是为太子和加寿做的,只能坐两个人,她请父皇和自己逛。

太子这里想寿姐儿真知道自己心意。

但皇帝抱起她放在腿上,让太子坐到身边,和他们逛了逛。

月明星寒北风冷,一寸光阴抵春暖花开一个时辰的天气,在太子眼里瞬间走完。

等到他清醒过来,是送走皇帝,和加寿大眼瞪着小眼。

加寿歪脑袋:“今晚我回家里和念姐姐睡,太子哥哥也乖乖睡吧,明天一早我再来。”

太子伸一根修长手指点住加寿小鼻子,笑意盎然:“你才是乖乖的睡,明天乖乖的来。”

“嗯!”加寿用力答应一声,把太子手指拨开,退后几步,再给他甜甜一笑,上了她的花灯车。

宫门早就下钥,加寿今天晚上是说好的回侯府歇息。

看着蒋德带着比平时多一倍的人护送花灯车离去,太子轻叹一口气,今天晚上真好,不是吗?

他睡意全无,他在今天晚上也没有问及皇后。不是太子薄情意,是他的师傅们同他说及这事。说太子殿下好,娘娘就好。火急火燎的问皇后,徒惹得皇帝不喜,并不是明智举动。

太子是挂念皇后的,他也沉浸于今晚的团圆。为这两条理由中的一条,他都往书房走去,也就真的去了。

跟的人急了:“殿下,看完花灯天色已晚,现在睡都是晚的,您又去书房做什么?”

这是亲信侍候的人,太子有个闪失,他们要担责任,事无巨细无一不放心头。

太子同他商议:“就看一会儿,我书房里就便睡下,明天一准儿不会比师傅晚。”

跟的人没办法,嘟囔几句:“您这么用功,皇上他会知道的。”把太子围随着去了。

……

卫氏的兄弟卫大壮,站在自家的四合院里迷茫。今天是正月里二十,让人算对女婿和姑娘八字的好日子。等下花轿就要到来,但这女婿老丈人还是没见到。

等下来的人要不是披红挂彩,卫大壮想我一定不认得他。

他在京里好几年,认得一些人,全在屋里磕瓜子抽水烟说亲人。卫大壮故意避出来,是别人一聊他女婿在哪个衙门当官,他一个字都回答不上来。

别说衙门不知道,就是女婿个头儿高矮他也是一样的不知道。

这糊涂老丈人当的,心底一抽一抽的悬心。

姐姐当保山肯定不会错,但子丑寅卯说不出来,眼看着抬新人的时辰就到,卫大壮一阵一阵的抓狂。

不会嫁错不会嫁错不会嫁错吧?这是一个声音。

另一个声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依靠姐姐才能在京里有一碗富裕的饭吃,买下这个宅院接来妻子儿女,姐姐不会骗自己。

耳听着鞭炮声骤然响起,外面哄笑声如流水般过来:“卫家的花轿到了。”

一个激灵,卫大壮醒过神,见客人纷纷从屋里出来,妻子和儿子也出来,笑着去顶门:“给开门钱,不然不进。”

他们的笑声中,卫大壮心痒难搔。其实他刚才差点就拔腿去开门,看看女婿是哪个。

天豹卫大壮是见过一面的,那一次回京是加寿定亲,宝珠袁训纷纷回京,他随着回了京。那时候他还小,卫大壮早不记得。

再一次回来,就是几年以后福王造反,天豹随袁训军队而回,袁训封侯,天豹常留京中。他跟袁训的时候多,卫大壮是见卫氏的时候多,他管铺子,主要讨宝珠的主意,和天豹见到也只以为是个家人。

这一次说定下亲事,卫氏说你见过的,什么时候走过顶面儿,卫大壮拼命想也不知道是哪个。

忠毅侯府占地不小,家人还不算足够,可也够瞧的,卫大壮晕了脑袋放弃,这就直到今天他不知道是谁。

这女婿总算来了,还开门钱?老丈人只想开门先瞅一眼。

讨开门钱是成亲仪式中最热闹的一个,闹来闹去的,把卫大壮急得都想说算了,门才打开。

新郎倌让人簇拥着进来,大红面庞儿,大高个头儿,精精神神的,卫大壮惨叫一声:“错了!”

走上前去,头皮发麻:“关爷,怎么是你?”

这披红结彩的人,却是关安。

关安哈哈一笑:“我代豹子迎亲事!”

卫大壮哭丧着脸:“他难道是个残废,自己走不得路?”他的话让他的妻子儿子白了面庞,跟着惨叫:“不会吧?”

卫大壮的妻子傻傻的回想卫氏让他们去看新房,三间房子在侯府里,摆设不比主人房里差,首饰尽有,衣裳尽有,婆婆说不当家,成过亲银钱就给媳妇管,她是晕乎乎回来,喜欢的告诉女儿这亲事配得好。

这会儿她明白过来,难怪太好觉得不真实,这门亲事有所隐瞒。

“我的姑娘啊,你的亲姑妈也会骗你啊……”院子里立即响起哭闹声。关安哭笑不得。

叫一声大壮叔:“我敬卫妈妈也就敬你,你发的这是什么神经?”

卫大壮双手颤抖:“那你说,我女婿到底是谁?”他脑海中出现又老又丑又残又缺…。他想不下去。

关安拍着胸脯:“比我俊比我能干比我强,头发丝儿也是好的。”肚子里寻思,豹子这小子不知哪里钻洞去了,我这样的夸他,他应该惭愧地赶紧冒出来吧,也免得我代他迎亲,我还要代他受气,最后洞房倒不归我进。

他胡乱诽谤着天豹,是和天豹关系不错,再者肚子话也不说出来。后面真的出来一个人。

卫氏扶着两个小丫头气喘吁吁过来,对着坐地上哭的弟妹和浑身哆嗦的卫大壮抱怨起来:“幸好我来了,不然还不知闹出什么事情!”

有些生气,这就不管他们夫妻,往房里就走,叫着:“柴妞儿呢,大姑来接你,跟我进侯府去享福。”

这样的话只能让人误会,卫大壮的妻子想到什么,一骨碌爬起来,扑到卫大壮身边,指甲紧张的掐到他的肉里,可怜兮兮:“大姐是把我的女儿给侯爷?”

卫大壮皮肉疼,推开她:“你女儿没那姿色!”

房里,卫氏扶出顶着红盖头的新人,喜娘接过送到轿里。卫氏瞪住兄弟和弟妹,关安拱拱手,吹吹打打带着花轿离开。

“走吧。”卫氏没好气。

卫大壮懵懂:“去哪里?”

卫氏想到他不相信自己,带着恨铁不成钢,往卫大壮身上拍一把,嗔道:“你们夫妻收拾起来,跟我去到侯府里,好好相看女婿。”

卫大壮倒是情愿,但是眼前还有一堆人在,结巴道:“家里有客人呢。”卫氏叫过他的儿子:“你一个人在家里待客,让你爹娘跟着我走。”卫大壮的妻子不放心:“他不老成吧?”

卫氏白她一眼,心想你这弟妹也是不相信我的,卫氏虽没有儿女,却有宝珠养她的老,不怕得罪亲戚,甩甩脸色:“总得学出来不是?”

卫大壮夫妻没有别的话,为女儿成亲,穿的本就是新衣裳,这就套车跟着卫氏去忠毅侯府。

花轿走得慢,花轿要绕长街吹打一圈,大街上绕的越远,花的钱越多,说明女婿家重视,在卫大壮夫妻后面进门。

卫大壮夫妻看看,陪着进来的还是关安,两口子哭丧着脸,全然不管今天到的主人很多。

头一个老太太最爱热闹,她戴着添喜庆的红花坐在这里。第二个是袁夫人,母子们没有隐瞒的话,袁训早早回过母亲,天豹为跟加寿去吃那份儿苦,袁夫人为了孙女儿,为了天豹的忠心,赏过东西还要坐在这里。

对她这爱清静的人来说,算是难得的。

宝珠自然也在。迎花轿进门大多是下午,袁训刚从衙门回来,也换件衣裳准备受礼。

还有孩子们必不可少,萧战和加福在人堆里跑着玩,看别人放鞭炮。加寿端端正正陪母亲坐着,寻思着蒋德为什么让她过来。

天豹对加寿刻骨铭心,是在加寿姑娘还不到一周岁的时候。这不是亵渎,对一个小小的孩子能有什么样的坏想法?完全是为报恩。

但加寿哪儿懂呢?蒋德想着天豹一片心思为姑娘,回给加寿一声,府里办喜事,是不是回去看看?

加寿冲着让她回去看看而回来,过了年还没有过生日的她严格来说还能算是六周岁,但按年份儿强说虚岁倒有八岁。在宫里长大,那是历练的好地方。知道蒋德不会白说话,又能多个回家看看的机会,加寿就回来。

见出去迎亲的和回来的还是关安,加寿唤一声母亲,仰起小面容喜滋滋儿:“看我猜着了,就是关大叔成亲,爹爹还对我说不是,蒋德将军送我到这里就不见,不然他不会哄我。我赏人的东西可以给了吧?”

加寿急着看新娘子呢,以为给过钱就可以看新人。

宝珠嫣然纠正她:“爹爹不会哄你,爹爹说不是,就不是。”加寿吐吐小舌头,想是啊,爹爹从来不会哄加寿。

这就再等着,见到萧战握上一段红绸,后面跟着一长串子孩子进来。老太太笑得前仰后合,问道:“战哥儿,你这是做什么?”

萧战后面是加福,加福后面是称心,称心后面是如意,如意后面是执瑜和执璞。

小王爷一咧嘴儿:“没有人拜堂,我们自己拜。”

袁夫人也让他逗笑,向宝珠和加寿道:“我最疼战哥儿,他是怎么想到玩这个?”

话音刚落,外面有热闹声出来:“新郎倌儿到了!”

卫大壮夫妻忙往外面看,还有一个急着看的是加寿。

本能的,加寿认为新郎自己要看上几眼,有一种说不出打不断的感觉。她的直觉在提醒她这是以后最忠心的一个人,但限于年纪太小,还不能分辨,就只好奇的去看。

见蒋德关安和跟随袁训的几个人,是袁训在军中的亲兵跟回来,在家里体面比别人不同,簇拥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进来。

他十六、七岁模样,应该是少年,却满身老练。眼睛里原本是野性,现在是犀利如刀锋。

宝珠见过另一个和他相似的眼睛,比他更多厚重和锐利,是陈留郡王。

宝珠暗自惊叹,数月没见到,天豹变化好大。

拔了个头儿,又瘦削下来,陡然间薄唇厉眸,刀雕斧刻似的,俨然一个英俊少年。

卫氏欣然得意,卫大壮夫妻惊喜交集。天豹的第一眼,却只看在加寿身上。

小小的寿姑娘,胖墩墩儿不掩面庞上绝色。她在那里一坐,天豹觉得四面的鞭炮声哄闹声尽皆远去,视线中只有一个她。

往事如风,心事如织。那在草场上遇到的小姑娘,面对重伤的自己手指着,不依不饶的叫着母亲,直到自己被救治。

那推开护卫凑到自己伤处,小心地“呼呼”,随后她办完一件大事情似的得意的笑。一直一直,都在天豹的梦里。

他没有荼毒的心思,他就是牢记不能忘记。

他不能忘记她独自留在宫里,当时不知道太后是嫡亲姑祖母,天豹随宝珠回山西,无数次黯然神伤。

他不能忘记她让柳礼柳仁无礼劝诫,自己恨不能拔刀相向。

他要跟随着她,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心思,没有杂质没有多余的心思。

母亲要他先成亲,天豹一口答应,因为他从没有乱想过。

寿姑娘是人中的凤凰,只有太子殿下配得上。他天豹此生只要守在她身边,能帮她遮风挡雨就行。

抿一抿唇,天豹收回心神。他不太爱笑,还就面无表情,先去见母亲。辛五娘喜悦的不断流着泪水,带着他给安老太太袁夫人宝珠叩头。到加寿时,加寿开了心,她备下的东西总算可以赏人。

赏人?是太后对加寿说的重要一课。

赏要及时,罚要公正。该赏不赏,奴仆生怨言。该罚不罚,奴仆生娇纵。

蒋德对加寿解释是跟父亲的人,还帮忙救过在山西的舅祖父老国公。加寿备下一套头面和一个男人用的簪子,让宫女们捧出来。

天豹叩头接过,看着垂于高椅子上纹丝不动的小裙子微晃一下,似乎带上欢快,天豹的心也暖暖起来。

傧相赞礼,新人三拜过,萧战在人堆里鬼鬼祟祟地看着,又跟去看洞房。红盖头揭下喜娘放置在一旁,让小王爷取走,就此溜得看不见。

下人成亲,袁家关门自己乐。关安为灌蒋德,把袁训狠灌几杯,蒋德就不好不吃,结果侯爷用多了酒。

走到园子里去散,耳边听到细碎动静在水榭上。大冬天的水榭上冷,袁训心想哪个倒霉的这天气去水边儿吹风,去看时,哑然失笑。

他的两个儿子和萧战在这里,加福和两个儿媳坐着。长子执瑜嘀咕:“我不玩了,都揭了好几回。”

称心笑眯眯,萧战不乐意:“打仗你没少玩。”央求执瑜:“再玩一回。”执瑜黑着脸答应:“最后一回。”

萧战手里出现个大红的东西,走上前去把加福盖住,红布上金线彩绣,正是新人刚才用过的红盖头。

执瑜双手一握,仰面对空,是个吹喇叭的,小嘴里有声:“滴滴哇滴滴哇,”

执璞空着两手,一手提锣的模样,一手装敲打:“当,当当,”

小王爷欢天喜地走上去,把加福的红盖头揭下来。

袁训笑得弯下腰,这个熊孩子。他没有打扰,悄悄的走开。背后七嘴八舌的小嗓音还能跟到,加福开开心心:“该称心姐姐了,称心姐姐下面,就是如意姐姐当新娘,”

袁训一直回到酒桌上,还笑得吭吭的,在别人看来,侯爷对天豹关爱有加,对他成亲笑得合不拢口。

……

很快到正月底,鲁豫愈发春风得意。

柳家的人毫不忌讳,在鲁豫看来是肆意的组织官员们上谏。让他们说动,打算跟他们联名的,不姓柳的大小官员已有上百。

林公孙有他的能干之处,把这件事情呈上,鲁豫这样想着,走进刑部大门。柳至迎面过来,鲁豫忍不住忽地一笑。柳至奇怪的挑一挑眼梢,略一点头匆匆走开。

柳草包。

鲁豫在心里这样说。

柳至说他是草包,鲁侍郎自然听到。是时候把草包名声还给他。看你满面忙碌,像是别的案子有多么要紧,你可知道你柳家就要在朝堂上揭起大变动,准备春闱太子不管高中与否,就在朝堂上集体上谏,要求还娘娘清白声名。

如果太子是高中的,柳家底气十足。

如果太子是不中的,柳家会说太子受娘娘冤枉影响,心情受影响,睡觉吃饭都受影响,所以不中,所以娘娘受冤枉作速要查明。

这自然是抢了鲁豫的差使,但鲁豫不担心。他命林公孙把拉拢的官员名单呈上来,打算密呈皇帝,这又是一个功劳。

今天是林公孙来见的日子,鲁侍郎见到柳侍郎,要多开心有多开心。一路暗骂着草包至今还不知道吧?他见天儿的还往京外跑,还有功夫出京去。

尚书那里旁敲侧击过,尚书对鲁侍郎一肚皮意见,不肯告诉他柳至做什么。鲁侍郎也不急,出来把尚书也暗骂几声草包,骂他不知道自己揣的有主张。他不待见自己,自己也不必要告诉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越过他直接见皇上。

想想这尚书是草包,柳侍郎是草包,这刑部以前只怕乱七八糟,错的公事很多,自己查出来,又是荣耀事情,还可以把一干草包揪出给皇上。

鲁侍郎他能不喜欢吗?简直就差哼着俚曲儿进公事房。

坐下来把手边事情从头理到尾。柳家的事情,只等官员名单。皇后受冤枉的事情,他去查的是娘娘宫里打发出来的宫人。

查出柳义房里有符纸的那天,是谁往柳义住处去过,总是会有这样一个人,林允文说他没有写那样的符纸,符纸不会自地底钻出来。

鲁侍郎能用的人太少,只有林公孙。所以和宫人去套近乎的,也是林公孙。

用一个人太少,鲁侍郎抱起香茶,边等林公孙,边寻思刑部里有哪个捕快是对自己好的,可以提拔到身边。

他呷第一口茶的时候,林公孙走进刑部大门。和大门的点点头,就要往里进。

林公孙也是春风满面,也正在想柳家的人真是笨。他不费吹灰之力就跟踪到柳家的人,跟着他到一个一个的官员家门外,小茶馆里坐守着,轻易的把名单记在手中。

他也记得那柳笨蛋叫柳垣,和柳至是一个辈分。林公孙暗笑,柳家是怎么起名字的,柳明柳晖,是同一个偏旁,柳至柳坦又是另一个偏旁。

他笑着走着,喜滋滋儿大好功劳就要到手,鲁侍郎这个也是笨蛋,他手底下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用,他不让自己捏住头皮能让谁捏住?

要名单是不是?

先给一半,看看赏赐好不好。不给得丰足,老子把你急死,一天一个的给你人名字。

正美着,脸儿不由自主扬着,手臂轻快的甩动,步子也如在云端时,身后街上冲出一个人。

守门的杂役就见到一个衣衫满是尘灰的少年一跳上来,大喝一声:“林公孙你这个大坏蛋!”

林公孙愕然回身,见到少年,面上一呆,嗓子眼里吃吃有声,想说什么还没有说出来,少年扑到他身上,一股血流喷出来。再一扬手,又是一股血流喷出来。

杂役到这个时候才看到少年手中扣着解腕尖刀,刀尖染血,但还是明亮的不能容人忽视。

杂役跳过去救,少年已经扎下去十几刀。

他满腔的恨,满身的怨,还带着毒。这是个怨恨毒怒的心思下手,杂役和闻讯出来的捕快把少年按倒,林公孙已然没命。

他大睁着眼睛,带着不敢相信。老练的捕快们只消看一眼,就知道少年和林公孙是旧相识,就地审问,厉喝:“姓名!”

少年怒昂起头:“萧强!”

萧是国姓,捕快看看手脚伏地的少年,皱眉再喝:“哪里人!”

“我是定边郡王的旧家人!赐姓萧。我的姑姑是林公孙这大坏蛋的头房妻子。我的爹让这大坏蛋冤枉是余孽,送到你们刑部打死了!”少年怒气汹汹,几个人按着他因愤怒还有余力,身子一拱,跳起来,一头撞到最近的一个捕快身上。

捕快们揪回他,啪啪几个耳光打下去,少年鼻青面肿,但放声大哭:“爹,我给你报仇了!我来晚了。你的尸首在哪里也不知道。化人场尸首里我找过,没有你。这大坏蛋让我杀了。不是亲戚他能知道你心思!说你有怨言,他害死你,我才知道,我来晚了!……”

鲁豫赶出来,就听到号啕哭声,见到林公孙是死人一个。鲁侍郎的心尖子全让揪疼,不不,是心尖子让人拔了去。

怒目揪起少年,少年不屈得和他瞪视。鲁豫顿足大骂:“动大刑,不动大刑你不招!”

“呸!”少年不认得鲁豫是谁,但他敢在刑部门口杀人,抱着必死的心,一口带血沫的唾沫喷到鲁豫胡子上。

谁让他离这么近呢?一喷就中。

鲁豫大怒,劈面一个巴掌打得少年倒地,再次跳脚大呼:“用刑用刑!”

“慢来,”尚书大人慢条斯理的走出来,没出来前就得到消息的他装模作样再定晴看看,有捕快简单回过,尚书大人狡黠的抚抚须,叫一声:“张捕头,这事情你来查。”

鲁豫嘶声呼道:“他杀的是我的人,我审他!”

尚书皮笑肉不笑:“正是你的人,你才不能查!”

鲁豫气极,忘记了前情:“你……”

尚书打断他:“与娘娘有关,柳至不能独查。这与你有关,你鲁侍郎也退后吧。”

说过不看鲁豫神色,拂袖进去,边走边道:“在鲁侍郎到刑部以前,我这里可没有这样的规矩!是了,是自从马丞相和你鲁侍郎一起过来以前,没有这样的规矩。如今你鲁侍郎定下,就依着你。这个人,不许你插手,他要是早死了,也只找你。”

头一回,尚书当着人把对鲁豫的不满表达出来,捕头捕快们都不惹事,也无人看鲁豫,这会儿看他肯定不是好脸色。把少年带走,打发杂役出来清洗大门。

……

“死了?”

僻静的小酒楼里,柳至眉头也不抬一下。

柳垣在他面前微笑:“我让小子装着去找你看过,林公孙死透了的,这笨蛋,我对着他露上一句,他就当我是主使人,跟我后面,我走亲戚,他喝北风。”

柳至哦上一声:“那少年也活不成,当街杀人是死罪,何况还死在刑部门外,这件事情也就这样过去了。”

柳垣有不忍:“姓林的害人不浅,自己的舅兄他也送去死。少年是小子们无意中在街上遇到,定边郡王的族人回去告知他内幕,他赶来,对京里不熟悉,到了有两个月,到处打听林公孙,我说指点一下吧。那刀不错,是他家传的,杀姓林的,姓林的这辈子可算值了。”

柳至点头:“我若到手,我送给你。”

柳垣道谢,桌上有酒菜,两个人是在这里用午饭,提壶给柳至倒上,带着钦佩:“至哥,以前我服你,但我还以为有丞相和娘娘关照你。现在我服你,你说得对,咱们家再闹事,好不到哪里去。”

柳至握起酒杯,对着兄弟坦诚的面容,忽然心酸又上来,他想到柳明等糊涂虫。

把酒一饮而尽,柳至叹道:“多少人等着娘娘下去,等着我们闹大。”

“是啊,”柳垣也感慨万端,也吃一杯酒,又怒火满腔:“姓鲁的怎么收拾他?他要把我们一锅儿端的呈给皇上。”

柳至慢慢地有了一个模糊不清得笑容:“他啊,你别急。等着。”

……

如果怒火真的可以焚烧,鲁豫真的会鼻子眼睛里喷出火来吓吓人。

他太气愤。

他也认为自己有理由气愤。

因为林公孙的死一定有人作为。

是柳至?

这草包自家人的事都不知道,不用提他。

是……把一堆可能仿佛依稀大概的人名排列,有一个人名在脑海里放大,又放大。

忠毅侯!

鲁豫怒不可遏,一定是他,也只能是他。

他在查太后和忠毅侯,想来忠毅侯能不防备?

无端的扣到袁训头上,鲁豫往外就冲。林公孙一走,好些事情他得自己重头查起。他等不及,也没功夫等,他现在就去宫里,去见皇后宫里打发出来的旧宫人。

……

“姓林的死了,”关安在兵部里对着袁训笑:“身前扎成筛子,那刀真不错。可惜了,落到刑部手里。刑部尚书过年割腊肉倒是方便。”

腊肉冻板板不好割,这一刀下去就片得痛快。

袁训没放心上,有人要寻仇,这事情解释得通。关安说完出去,袁训对着刚收到的公文发愁。

姐丈和王爷的手下,各拉人马“背着”姐丈和王爷打了一架,牵涉的人太多有数百人,这就没法子隐瞒不说,他们也不隐瞒。

各来公文指责对方手下先出手,两个人的关系已经白热化。

一个是守兵权,一个是一定争,袁训苦恼不已。他才当上兵部尚书,这一个是亲姐丈,一个是亲家,就出大难题给他。

让姐丈退让,姐丈既然起意争,袁训知道他不会退后。要王爷让兵权,这尚书明天就当到头,纯属胡扯的话。

别人看着尚书多风光,尚书在这里支肘寻思主意。

四皇叔来得正是时候,他一跳进来:“哈哈,小袁呐,我又来看你了。拜晚年拜晚年。”

袁训见到他,愁也不行,烦也抛开,蹿出案几拧住四皇叔衣袖,跟拿贼似的,这一回可丢不了。

尚书黑着脸:“书画呢,分我一半。”

尚书总算逮到皇叔,从去年中秋以前到今年,可以说是逮他有两年。而这位皇叔自从骗走书画,从此人影子不见。

元旦正岁金殿朝贺,尚书倒是见到皇叔的背,当时不好讨要,赐宴的时候就见不到他,以后又是碰不到,直到今天他自己送上门。

“书画拿来!”带着绝不妥协。

四皇叔哈哈:“别急别急,我的人在这里,自然有东西给你。”袁训呲牙:“拿别的不换。”

“听听再说不迟。”四皇叔带着神秘,凑到袁训耳朵根子下面:“三长公主府上的鲁驸马,总知道?”

袁训不为所动:“知道。拿他不换。”

“他刚才往宫里,叫出以前跟娘娘的人好一通的问,问的是什么,我到的晚没听到。后来他出去,又往做苦役的地方。那里去年死了个太监叫柳礼,是娘娘的亲信太监,”

袁训继续黑着脸:“死了还问什么?”

“他问的是跟柳礼一起做过苦役的小太监,他站在北风地里问,四面无挡头,我跟着去了,但什么也没听到。我想对你说说吧,你聪明,你能干,你字写得好,”

袁训叫停:“休想,我的字一笔也不给你。”

四皇叔扑哧一笑:“我早已收到,我取走老梁尚书的牡丹,梁二爷讹你的字,我分了一半。”

袁训咬牙切齿:“你们这局中局套中套,倒说我聪明?”

“你小袁是打仗办差聪明,我们是骗人字画聪明。这不能比。”四皇叔谦虚一番,这就要走,袁训又问:“你循私情告诉我话,不怕皇上知道?”

四皇叔笑了,指指自己的脸:“你看看我是谁?我乃皇叔是也。皇叔没有皇上大,可我是太上皇养大的弟弟。先太上皇儿子少,福王又造了反,还有几个皇叔是王府上的,与我不同,我是独一份儿的皇叔,太上皇还能有几个亲弟弟?他老人家一直照顾我。我一不是大罪,二不是大错,就传几句话,怎么了?再说他鲁驸马问的是什么话,我有告诉你吗?我都没听到,我上哪儿泄密去?不怕不怕,小袁呐,哈哈,你别为我担心,担心你自己吧,你老婆有了,你又当柳下惠,憋闷不?有气就写字吧,你写出好字,记得寻我,我爱你的字。”

袁训板起脸:“你是爱骗我的字。”四皇叔嬉皮笑脸:“差不多差不多,”又把袁训调谑一句:“到底是探花,就爱扣字眼儿,走了的,不用送。”

挤一挤眼,扬长而去。

关安在外面等着侍候,在外面把这一幕看在眼里,笑得肚子疼。等四皇叔走远,关安抱着肚子进来:“侯爷,您要回书画没有?”

袁训面沉如水:“这等油子,一个梁晋,一个教坊司,一个皇叔,我不是对手。”

关安笑着出去,继续笑。

……

二月春闱到,掌珠把韩世拓送出房门,文章侯等人把他送到贡院,韩世拓说我必中。又见太子殿下车驾过来,考生们入场。

春闱中间,关安把亲事成了。他讨吃的长大,念念不忘和他一起讨吃的同村人,七拐八弯的亲,是他表姐,大他三天。任保把他们母子们寻到,和表姐分离。

袁训帮忙把人寻到,按天豹成亲的例子,给关安成就夫妻。天豹成亲三天后就离去,他的妻子柴妞儿因为常见到卫氏,心里安心并不多问。又有关安妻子做伴,日子流水一样打发。

春闱很快过去,柳家焦急等消息,只待榜单一张,就金殿上联名发难。而加寿和瑞庆殿下乐呵,新袭王爵的镇南王回到家,总能见到加寿姑娘在房里,和瑞庆殿下商议游春玩夏带赏秋。

寿姐儿大了,知道赏花是雅事情。瑞庆殿下呢,她嫁了人,和以前住在宫里出来总不方便不同,这是自己当家做主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和加寿摆开衣料做衣裳,京外好玩的地方让人探看,什么地方放茶水,什么地方听乐曲,镇南王也让拉着出主意,一直商议到春闱放榜那天。

……

加寿这天晚上留宿自己家里,走的时候告诉太子:“榜单夜里填出来,今儿夜里我不回宫,能早早的知道。一出来,我就过来贺你。瑞庆姑姑说,春闱出来,皇上就让太子哥哥出门儿,我们准备好些玩的,一直没舍得去,只陪你去。”

太子很喜欢,但是和加寿开玩笑:“你不陪岳父岳母,也不陪弟弟妹妹?”加寿认真的点着头:“母亲说四月里接小六进家,母亲不能去,父亲要陪着,执瑜执璞要陪称心如意呢,二妹最近看家里不顺眼,修整家。加福更不要我,战哥儿才不肯让,我只陪你。”

太子心头一动,让加寿的话引出心思。

他的环境是冰火两重天。

他的父皇当朝皇帝,左一个美人儿,右一个美人儿。他的母亲常为此伤心难过,引发嫉妒祸患,太子现是心里明白的年纪,他有时候受母亲影响,也为父皇不宠母后忧愁一时,但有加寿在,又是少年,倒也很快解开。

他的祖父祖母呢,又是另一个样子。

太上皇在位时,扶持太后成皇后步步艰难,两个人算患难中走出,折磨来的感情醇厚足,他不再当皇帝,不用再考虑睡谁家的女儿就能安抚那家的官员,他也老到有理由不纳新宠,和太后成天在一起。

太后去哪里,太上皇就去哪里。太后也是一样,太上皇在哪里,她也陪着。

老来是伴儿,这一对人也在太子眼前,感情深厚,和皇帝皇后大不一样。

然后离太子最近的一对夫妻,就是他的岳父袁训。

袁训是朝中数一数二的美男子,文弱比他美貌的男子多,但要逊侯爷一段英武。英武的美男子也有,但要逊侯爷一段文采。有文采有英武的美男子也有,又要逊侯爷一段深情。

一心一意要是从古的时候起就叫不对,上邪,我欲与君长相知这脍炙人口的乐府情歌是从哪里出来的?

三妻四妾,是后世人对女性的摧残和人性的扭曲。风流的有没有?有。但钟情深贞的有没有?有。

在封建社会也是合理存在。

袁侯爷也不怕有人笑话,谁敢笑话他,他就笑话回去。渐渐的,这对夫妻是京中一对佳话。

太子看在眼里,也把母后的伤痛看在眼里。在今天以前,他从没有把这三对夫妻,父皇母后、太上皇太后和岳父岳母并在一处去想。也对萧战粘着加福不在意。

但他知道小王爷离京那一段,战哥儿对加福苦苦的小面容,张开小手比划无穷大:“我走了以后,就这么久的不和你玩,你愿意吗?”

加福说不愿意,萧战留下。

太子是听加寿说的,加寿说战哥儿成了苦瓜脸,大快久受萧战“欺负”的加寿心。

这一会儿,一起上太子心头。

要说父皇是皇帝,理所应当有三宫和六院,太子知道的,太上皇有皇祖母以后,再没有别人能生下孩子。去不去别人的宫室,这个太子没细打听。

要说一定三妻和四妾,岳父他就没有。加寿的兄弟姐妹全是亲的,吵起架来一步不让,但过后说好就好,和太子的兄弟姐妹不一样。

太子殿下的兄弟姐妹,一半儿是讨好他的,一半儿是师傅们帮太子打量,心思不明,也会提醒太子防备。

这是太子师们应该做的事,太子心里就算想和加寿一样和兄弟们吵,也没有人敢当面同他吵。

要说皇家就是如此,皇家也是人,难道没有亲情?

加寿的一番话,父亲陪母亲,弟弟们陪小媳妇,沈沐麟不在,香姐儿也不用陪,加福更是别想,她是萧战的,要陪加福,得先问小王爷答不答应。

那加寿呢,自然是陪你的。

太子心尖子颤上一颤,情意二字在今晚多少留下点刻痕,把加寿送走。回去睡下,因为准备殿试,倒也睡着。

加寿回到家,和父母亲香一回,念姐儿是住在她的绣楼上,叫下来,和加寿一起睡在父母亲对间,小姑娘们说一会儿话睡过去。

关安带着小子们守在贡院门外,倒和太子府上,文章侯府的人做上伴儿。先出来的是韩世拓的,四老爷带队,欣喜而回。

他的儿子他也不看了,阮二大人的试题小四做不出来,四老爷对他没指望,能考上一回秋闱就觉得不错。

关安继续守着,太子殿下在前三十名里,关安接住化名,和太子府上的人分开,回家报信。

天色在黎明,袁训是不想叫起加寿,明天再说不迟。加寿却警醒,见到对间有烛光大明,一骨碌儿起来问,袁训告诉她,加寿穿衣裳,蒋德跟上,父亲送着,如约到太子府上。

道喜过,袁训回去,太子和加寿分头去睡。半夜里起来再睡,这一觉直到天光大亮,窗户半开,春风把花香吹进来,太子醒来。

精神抖擞出来到书房,见两个太子师慌慌张张奔过来。太子一怔,有丝不妙浮出心底:“出了什么事情?”

“殿下,请进去说。”太子师们汗水顾不得擦,把太子请进去,还有气喘,又有焦虑,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柳家数十位在职官员,联同三十几位官员,今天殿中上谏,说皇后娘娘受奴才拖累是冤枉,要为娘娘平冤屈。”

太子稍放下心:“这是他们为娘娘的忠心。”

“殿下,他们矛头直指太后。”

太子震惊:“你说。”

“柳家的人求太后慈恩,请太后为娘娘作主查明此事。”太子师怕太子不明白,进一步解释:“折子现在还不能抄,我们大约记下几句,他们的意思是说太后枉有慈恩之名,在娘娘受冤枉时一句话也没有劝,他们是在说太后冤枉娘娘啊。”

太子呆住。

……

太后在宫里笑了笑,对打听传话的任保道:“既然这样的话出来,你就去说吧,就说皇后冤枉,我怎么能知道,有皇上呢,轮不到我说话,我老了,想清闲都不行吗?诸事儿都找得上我,好吧,我说情,让皇后还是皇后吧,把宫人们发还,总是旧的,她用得顺手不是。再让这些子官员出来几个,来对我交待。”

任保飞跑而去。

……

“娘娘,”一堆的人哭着喊着进到皇后宫里,已然得到旨意的皇后鼻子一酸,亦是痛哭满面。

这些全是她柳家的好儿郎,他们不会不管自己。自己不好,他们又能好到哪里?

皇后带泪一个一个的看过去,要把这些忠心的人记住。但看一遍后,疑惑上来。

问道:“柳至在哪里?”

皇后再次痛哭:“一定为我在皇上面前还讨情份不是,家里的人就他最……”

下面最能干的字样没有出来,让柳明截断。

柳明柳晖让袁训关安所伤,别人奔跑在前面,他们这会儿跟上来。见皇后提起柳至,柳明的人在殿口儿上,就大声道:“此言差矣!”

皇后愣一愣神,见大家分开,柳明带着残疾模样一步一步行来,皇后心头一痛,道:“你身子不便,也来了?你也是个忠心的。”

柳明近前跪下,泪水滑下面庞,把皇后认真的端详过,说一声:“脸面儿还好,”就伏地嗬嗬大哭不止,边哭边说:“娘娘心里还想着柳至,柳至他,”

皇后追问:“什么?”

“他是不管娘娘死活的啊。”

皇后面庞唰地白了,随后摇摇头:“我不信,丞相在世的时候最看重他,对他最好……。”

“丞相何止生前对他最好,西去后诸多珍玩也指定给他,他却还不管娘娘,娘娘,柳至不配为家主。”柳明眸中是仇恨的怒火。

是的,他仇恨柳至。

他让袁家所伤,柳至不思为自己这些人报仇。反而在丞相在世的时候,柳至就为和袁家争斗而指责丞相。丞相去世后,柳至当家,他居然还和袁家走动?

柳明看在眼里,也恨在心里。柳至这一回又做的太明显,柳明暗想,你别怪我心狠,是你太怕太后,太怕袁家。软蛋包儿不能当家主。

柳明竹筒倒豆子的全说出来,是他近日掌握的消息。

“娘娘受难的时候,他柳至是在京外,没有及时到娘娘身边,这个怨不得他。但他回京的当天,娘娘您知道他去了哪里?”柳明面庞狰狞。

皇后没听就骇然:“他去了哪里?”

“他当天就备下礼物,去往太后宫里巴结!”

柳至为皇后去讨好太后,但在别人的眼里,很像是皇后受难,他急着巴结太后。

皇后愤然:“这!”但内心还是相信柳至,皇帝对柳至栽培多少年,皇后就对柳至期待多少年,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改变。她还是犹豫。

柳明还有:“而且我们和他商议为娘娘上谏,他搪塞且不说,就在昨天我拿着写好的折子去找他,让他写上名字,他反而把我训斥一顿,说我们会惹起大事,到时候会拖累到他。”

柳至骂的是连累到整个柳家,柳明怀恨,就改一笔。

皇后气怒,但还是觉得哪里不对,细细的想着,柳明还有:“娘娘,您的宫人就要回来侍候,您可以问侍候柳礼的太监。”

皇后反问:“我问柳礼不也一样。”

柳明流下“伤心”的泪水:“柳公公他,没了。”

柳廉柳仁柳义柳礼,是柳家给皇后的,在丞相去世以后,柳皇后思念父亲,把四个太监看得很重。

柳廉柳仁让加寿所杀,柳皇后痛彻心肺。柳义让皇帝所杀,柳皇后没有办法。最后只有一个柳礼,皇后在没有接到今天旨意时,因为她除去名声损伤没有别的损失,知道自己早晚要恢复,就想过把柳礼提成六宫总管太监。

现在说死了,皇后像失去手足中的一个茫然不知所措。她的心腹,她的亲信,都不在了,她以后还对谁说心里话?

皇后再不相信,也疑心大作,缓缓地道:“去看看宫人们回来没有,叫以前跟柳礼的太监来见我。”

说说话儿,

昨天就有票了,了不起哦。感谢leiboo亲爱的一票一花,感谢evensj1977亲爱的评价,感谢快乐亲爱的两票。么么哒。

继续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