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办案信神/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绿草茵茵中离开的两个小身影,嫩黄衫子的是加福,有着袁家孩子相似的胖墩墩,就显憨态可掬。小王爷高她半头,四岁就粗壮那感觉,跟个山石墩子走在矮嫩花旁似的,浑厚依托。

长长竿子打着草,哈哈笑声不断过来。

好生亲热而且亲密,但没有褚大路的份。

褚大路扁起嘴,委屈慢慢在心里生出。这在他内心少有。

宝珠带着孩子们在京里,方明珠带着母亲和他返回边城,都知道方表姑奶奶是宝珠奶奶的亲戚,草场上就他一个算主人孩子,孩子们争着和他玩。

在京里却让嫌弃,褚大路耸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只觉得花儿也不好,叶儿也不碧,玩也不想去玩,直到跟他的一个婆子匆匆忙忙过来:“文章侯府的姨妈姨丈到了,快去说道喜的话。临来的时候,怎么交待的?哥儿是代太太和奶奶来京里贺喜的,话可还记得?”

这里说的太太和奶奶,是指方氏母女。

算算宝珠四月里生产,正月里方姨妈就对明珠道:“咱们得回京一趟,宝珠又要有了,真是个大福气的人儿,她婆家就喜欢多生,她就能多生,别人哪里能比得?咱们去看看她,顺便看看老太太和袁亲家太太。”

方明珠说好,又问邵氏张氏去不去,没多久京中信到,为玉珠和掌珠报喜讯。邵氏张氏惊喜交集,约着同回来,方姨妈和方明珠又不愿意回京。

她们对掌珠还有芥蒂,不愿意面对面的和掌珠道喜。但现下亲戚间一团和气,又不能独守孤介,不对掌珠道喜,四岁的褚大路担当重任,让母亲交待好几个月的话,跟邵氏张氏上路,既是探望宝珠生孩子,也是恭喜掌珠有孩子。

掌珠这一年里不安居多,全家的人都感谢她,四太太的气焰一里一里的下去,如果她是玉珠书呆子,会发现这完全符合“不战而屈人之兵”,没斗四太太就没了精神。

总想做点儿什么,见到褚大路大喜。这虽是个四岁孩子,但代表家人前来,掌珠问过公婆和丈夫,打算郑重在家里摆宴招待褚大路,让安老太太阻拦。

要说四岁的褚大路认真当客人,在这个家里并不少见。

袁家的孩子们,加寿是从小就当成大人看待。在京里时常出宫吃席面,亲戚家里要坐在大人旁边。

执瑜执璞会坐就往国公府里坐首席,不让他们坐,国公府从老国公开始不答应。加福更不用说,和萧战自由来去,酒楼茶馆全是自己当家做主人。

掌珠一直羡慕,是想照搬对待褚大路。这个孩子是她的亲戚,离宝珠反而远。

老太太让她安心韩世拓殿试,侥幸得官,可以心无旁骛的招待客人。这是老太太早就有为韩世拓大摆酒席的心思,所以在韩世拓没得官以前,避嫌的心思摆在第一,让掌珠不要招摇。

韩世拓得官,禇大路随大人上门道贺已过,但在今天特意为韩世拓摆的酒宴上,禇大路还得当大人,是他要办的一件大事,婆子催着他过去。

......

“吁,咱们到了。”

勒住马,日头均匀地在文章侯等人面上洒下一层汗珠,也把他们的喜笑颜开照得明亮。

对着角门外的小石狮子,文章侯对着跟着来的亲戚们笑道:“咱们从这里进去。”

不远处可以看到五开间的大门是开着的,文章侯笑吟吟:“咱们不能走,那是太上皇和太后走的。”

四老爷兴冲冲补充:“寿姑娘和太子走的。”

二老爷二太太一起点头称是,老太太孙氏在车里也和侯夫人点头,掌珠在车里听到,有一层霞光似流光逸彩出现在面上,这也许就是叫光彩的那个东西。

忠毅侯府是京里响当当的一家,他们家为自家世子大摆宴席,文章侯深吸一口气,数十年丢得干净的脸面像是回来。

有家人走出来迎接,马匹车辆在这里交付安置,步行而进。

见满眼碧色扑面清凉,一带假山依地势高低而建,藤蔓滴珠,游丝宛妙,遮一半的视线,又露出一半,依稀能见到后面的飞檐红墙,崇楼高阁。

一个肚子里有书的亲戚击掌笑道:“真是绝妙,这里没有影墙,但假山半掩半挡,不会一进来就把景致全看在眼里,有趣。”

文章侯大为得意。

他的儿子得官,他的儿子倒不敢这般得意,文章侯得意非凡。更热烈的招呼亲戚:“里面还要好,老太太疼爱世拓媳妇,酒宴正厅上设一处,园子里又设一处,咱们游玩起来。”

大家一起点头,对文章侯这俨然主人的口吻都没有异议,欢天喜地说好。

韩四老爷以前陪过假福王吃喝玩乐,他以为自己对这里路最熟悉,说着话就要走在前面带路,指沿路的亭子给大家看,冷不防衣角让一拽,低头见是自己儿子小四。

小四骨嘟起嘴:“父亲,您不管母亲了吗?”四老爷握住他嘴,不让别人听到,凑到儿子耳朵边上:“这里花好水好,你母亲过来,水都要臭掉。”

小四撇嘴:“让我念圣贤书,温良恭俭让,你自己呢,一家子过来游玩,为什么不带上母亲?”

四老爷有的是回答,拍拍儿子脑袋:“这是你大哥的光彩,你母亲不温良恭俭让,对你嫂嫂不好,所以不请她。你孝敬,等你中了,包下大园子,请你母亲玩到天黑也没有人管。”

小四听过嘴噘得更高:“我做不来阮二大人的题目,他出的题目,我送到学里给先生看,先生也说是刁难。”

四老爷那浑身没有四两重的骨头都生出难怪不中的共鸣,他仰面看天色晴好,低叹道:“所以人不受折磨,哪来人上人,不把风雨扛过去,也就没有这大好晴空。”

老太太孙氏注意到父子说话,猜到是为四太太,把小四叫到身旁。

四太太拉不下脸面过来,以为别人会叫她。偏偏呢,全家没有一个人叫她同来。把她气得脸色都成乌紫色,全家人还是都不理会。

老孙氏愈发不喜欢四太太,低低告诫孙子不要提她,等下有好玩的。小四就四处乱看,陡然一个寒噤,身子往后一缩。

文章侯等人也见到,哈哈笑声似云鹤渺于高空,又高又亢,把走在他们旁边的亲戚吓一大跳。

“侯爷,二大人。”

前面佳木郁郁是个石径拐弯,站着两个同样高挑的青年。

老成的那个有一双不笑时也笑意盎然的眼眸,此时面上笑容展动,看上去碧空万里是他面容,日光普照是他神情。

他整个人像一轮放光的日光,为避热站在阴凉地方,那一处顿成视线里最有光的地方。

玉色的一身薄罗袍,隐见手臂鼓起肩头如山,正是忠毅侯袁训。

另一个呢,是小四见到就哆嗦的人,穿件绣花薄罗袍,像个玉带生辉,是阮大人阮英明。

从文章侯开始受宠若惊,头一眼见到就把手拱起,腰哈起,视线不敢离开袁训和阮英明,眼睛不看地,心情又激动,就走得跟趟泥地似的。

过去深深弯下腰,知道他们在这里是迎接,这是两个晚辈,也恭恭敬敬头几乎弯到地上:“见过侯爷,见过二大人。”

文章侯顶顶稀罕袁训,又顶顶尊敬阮小二。

自己行礼还不算,回身叫儿子:“世拓,来见过你的座师。”小二是本科的主考官,哪怕以前从没见过面,从他手底下出来的,本科状元探花等见到都得称呼一声老师。

但韩世拓是他的亲戚,小二回过文章侯的礼,摆手说不用,继续在袁训旁边站着。

袁训瞄他一眼就要笑,又见到女眷们也要来见礼,给小二找个差使:“送大姐进去。”

掌珠听到,步子都是飘的。小二却不答应,打个哈哈:“大表姐,您是认得路的,我陪袁兄,您不要我送吧。”

掌珠自然说不要,袁训甩不开小二,索性自己送文章侯等人进去,小二跟在后面,得意洋洋一步也不离开。

走到一半,草丛上过来两个孩子。“哈!追到了。”小二的儿子琬倌儿兴奋大叫,手里拖着个红袋子,步子不稳的小跑着过来,阮英明的儿子怕他摔倒护着他,到袁训脚下,琬倌儿把袁训衣角攥紧,他的爹乐了,助长的喝彩:“就是这样,刚才你把伯父弄丢了吧。”

“讨钱,”琬倌儿不知嘴里吃的什么,口齿不清的说着,把红包儿能举多高就举多高。

袁训又一次失笑。

为韩世拓拜请小二,不想得官又到国子监,小二这就有了一生一世讨钱的借口,韩世拓得官那天的晚上,父子登门伸手要钱,今天为韩世拓庆贺,更是变本加厉,跟在袁训后面不放松。

琬倌儿走得慢,走走丢丢,但只要袁训停下,他就能跟上。小二是寸步不离,磨着袁训要看他的古书古字帖,是早年袁训从太子府里到手,一直是小二眼馋的东西。

小二当着人还能收敛,琬倌儿是个孩子啥也不懂,父亲让他讨,他就讨个没完。

阮梁明的孩子叫阮瑛,在旁边嘿嘿地笑。袁训就拿他作幌子训斥:“不懂事了吧?我有客人呢,快把弟弟送进去,找婶娘要钱。”

小二知道是骂他,但对上袁训面皮奇厚,浑然不在意。他的儿子是要钱的,他是要古书的,找宝珠没有用,文章侯正卑躬屈膝同他寒暄,他不走。

阮瑛白跟着听话,拿眼睛看自己二叔,小脸儿上写得明明白白,这全是二叔闹的,不关我事。

韩世拓满心里想感激一把,摸摸怀里碎银子,给出去不像。就解自己玉佩,让小二见到,劝他不要解,阮二大人振振有词:“冤有头债有主,我们只问袁兄要钱。”

袁训哭笑不得,我就让你帮个忙,给你肚子里爱卖弄的学问多找个出去的地方,现在倒好,成了欠你千年万年债。

让他缠得烦上来,心想这小子不要面皮,也不用留着。不轻又不重,朝头给小二一巴掌:“待客,不做事情就知道讨钱。”小二嬉皮笑脸:“你先给,我就帮忙。”

文章侯在亲戚面前为阮二大人堆起的高高形象轰然倒塌,浮出来的阮二大人是袁家所请更为真实。

不管怎么看,是忠毅侯和阮大人不避形迹,他们更好。

文章侯从没有胡扯过小二是自己家里请的,但掌珠是小二亲戚难免说明。亲戚们恭维的话,就说是因为有个好媳妇,所以请得到夸口状元公。

现在见到二大人不收韩世拓的,父子跟着忠毅侯不走,都笑容满面看着,觉得他们亲切,有羡慕出来。

袁训都觉得叫天天不应,见旁边却俱是景仰笑容。侯爷心想这些人是帮不上忙,好在我还有招儿。

往四下里看,喝一声:“战哥儿哪去了。”

小二黑了脸:“袁兄,咱们大人说话,不要叫上孩子们。”袁训低头看看脚下,这口水滴滴的琬倌儿是谁家的,这不是个孩子?

小二面皮再老一老,依然不理会自己孩子在这里。

没一会儿,先过来执瑜执璞。袁训把文章侯等人指给他们:“父亲和二叔说话,你们学着招待,别只顾着玩。”

执瑜挺胸,对文章侯轻施一礼:“随我去厅上用茶。”把男的一起带走。执璞昂首,握住掌珠的帕子:“姨妈跟我进去,母亲问了好几声呢。”把女眷们往二门里送。

文章侯等客人一起喝彩:“这是别家的孩子比不得,这就会招待人。”就要跟着走,远处暴喝一声:“岳父我来了!”

打炸雷似的嗓音出来后,一道小身影流星似跑过来,小二见到就想溜。袁训扯住他肩头,坏笑一地:“小二别走,小王爷负责招待你。”

萧战在一半的路上看见是小二,从眼神到精神全一亮,一面跑一面把个小拳头高高握起,对着小二欢天喜地:“打!原来你在这里!打!让你给加福看着钓鱼儿,你跑了!打!帮我们做好东西!”

萧战去年冬天没打成小二,在心里落下一根儿,这个人是见到要打才管用的,哪怕喊几声呢。

小二喃喃:“我一世英雄,就栽到你手里。”总不能以大欺小,回打他一回。

打过小的,老的出来那是大麻烦。

琬倌儿不放袁训衣角,萧战握起小二衣角,小拳头在他腰的地方晃来晃去,一长串子警告如飞流直下三千尺,想让他中途停下都难。

“做什么,不许先给大姐!给我。不许帮小古怪弄园子,只能帮加福!画的衣裳花样子,只能给加福!加福要玩,只能陪加福......”

对着蚱蜢似乱蹦的萧战,小二也开始哭笑不得,拿袁训揶揄出气:“袁兄这门亲事是怎么来的,小弟我佩服。”

恶霸女婿是怎么挑到手的。

袁训挑眉头:“让他爹逼的,你信不信?”小二还没有继续取笑,萧战自鸣得意,他也不太懂就是,张口就出来:“是啊,我爹有本事!”

“咳咳,”

“吭吭,”

袁训和小二一起让自己口水呛住,都在心里暗骂,这个小不要脸的。从对方眼神里看出来对方的心里话,袁训又对小二一个坏笑,你也是个小不要脸的。

小二是想回一句来着,但袁训对萧战一板起脸,萧战把小二揪走,阮瑛跟后面带走琬倌儿,袁训松口气,见客人们各分东西,女的一起已进二门,他随后跟上,往二门内的厅上去,太后今天在这里。

太后足有几天没看小六,支着精神使唤宫人打听皇后和柳家动静。

皇帝对这件事情比去年上心,他说过事情没有明白,不轻易明旨斥责皇后,要给太子留脸面。

不然左一道圣旨,右一道圣旨,太子就要多难过一次,暂时性的命皇后安居静养,皇后又一次不能出宫。

张桂已经死去,怎么还说事情没有弄明。

这是皇帝对柳家生疑心,他说的弄明白,是看看柳家的动静。他不见得怀疑柳至,但柳老丞相的旧事还在心中,当时柳丞相和表弟袁训争斗,柳至就是反对的人,柳家别的人如柳明等出面,反把自己弄一身伤。

就是柳家的人和这件事情都没有关系,柳家人的反应也是皇帝要看的。

他们是规劝皇后,懂得平息两宫风波,还是肆意挑动事端,这关系到朝堂安宁,皇帝慎重对待。

太后也就少很多的防备,没花几天功夫,就把该安排的又安排好,太后又来看小六了。

......

大红绣仙鹤瑞草的小肚兜,套在白生生的胖身子上。天热不用襁褓,藕节似的肥胳臂肥腿露出来,小六睡在太后怀里。

不到两个月的他正是贪睡的时候,懒洋洋享受太后为他打扇,一脸的酣睡自在。

太后嘴角含笑,目不转睛看着他,仿佛他的一呼一吸也爱不释手。

太上皇嘴角含笑,看似望的是小六,其实眼角斜飞,看的是太后。

袁夫人和安老太太洋溢微笑,而刚进来的文章侯府女眷们是大气也不敢喘。

袁训进来看到这一幕,知道自己预料不错。向太后道:“放下来吧,总是抱着怪热的。”

太后不耐烦把个绢上绣山石青竹的扇子摇动给他看:“我这不是正扇着。”

太上皇对袁训道:“你就让她抱着吧,她抱着,热着了怪不到别人。”

袁训接上太上皇的话,再向太后道:“我不是说小六热着,您热着可不好。”

“我就抱一会儿,没有人说我,你一进来事情就多。”太后眉眼儿不好看起来。

太上皇掐手指:“是啊,没抱到一个时辰,”对袁训也作状的沉沉面庞:“你进来早了。”

太后就往外面看天色,从她出宫到现在也还没有一个时辰,把太上皇的话驳回。

但袁训是驳不走的,他陪着笑脸儿左顾右盼:“这天真热不是。”

太后烦了:“知道了。”把小六轻轻放到旁边的小木床上,可能是震动的原因,小六舒服的发出一声唔声,太上皇乐了:“他也知道床上比你怀里好。”

太后板起脸,放小六的同时见到文章侯府的人都站着,她们不敢坐,知道自己打扰,让人抬起小木床,对太上皇道:“走,我和你凉快地方辩对错。”

太上皇眉开眼笑:“去年冬天我就说荷花多的地方好,咱们去哪里,那里热不到你,也热不到他,”

太后见体贴,笑了也体贴回去:“也热不到你,”宫人奶妈簇拥着离开。

文章侯府的女眷自在下来,袁训请祖母和母亲陪客人,说宝珠料理,今天都好好的逛逛,他自己出去陪男人。

老太太就请看一回宝珠的正房,再请她们去往自己院子里看大戏。袁夫人爱静,又见过面陪用过茶,老太太请她自便,袁夫人笑笑,请老太太好好的玩乐,她要照看孩子们,也去了。

邵氏照顾着掌珠,玉珠过来,张氏照顾,一起到安老太太院中。

见院落宽大且不用说,正中有个大戏台不说,一面院子临水,挖出清流石头作坝,水不住从另一边流上高石,往下溅落时清溪泻雪,微瀑碎玉,把丝丝的凉意送到满院中。

福王府第建成,文章侯府的老太太孙氏是来过的,但只限客人坐的地方,园子和内宅游玩有限。她依稀记得自己看过这里,又觉得金碧辉煌都差不多,也许记错。

就指着白石上清流道:“这里还是旧景致?”

安老太太满面春风:“这是新安放的,是我第二个曾孙女儿,小小的年纪眼界儿好,她帮我收拾出来。”

带着客人们走到高处往下看,见另一边是两架水车,有家人踩水,水就从低到高石上,再从院子里流出去。

孙氏遗憾,原来这不是自己见过的。她不是有意炫耀自己曾经来过,只是寻找回忆。又指戏台:“这个一定是旧的,是这府里最大的一个。”

女眷中有一个老太太比她记忆好,啧着嘴笑:“最大的一个是戏楼,不是戏台。”

老太太欣然:“可不是,这虽是旧物,却是新修整出来。本来任我选戏楼,我老了,爬不动高,我选的这里。”

山西来的婆婆们,有一个凑趣儿:“这话不对,您在我们那里住时,还能爬高丘。”

“那时候我腿脚灵便,现在你们比我年长,我都不敢比你们。我进京后,没有一天不想你们,还想再去住几天,但我不敢再出远门。”老太太和气的对答。

孙氏知道这一帮子老妇人没身份,但却是老太太在山西认识的知己,也想另眼看待时,也想说上几句时,见老侯走来。

婆婆们有了欢腾,纷纷行着村礼儿,问着:“老大人来晚了,吃酒席时记得罚酒。”

老侯对她们也客气,呵呵笑道:“我收拾家里,过几天到我家去吃顿酒,回去告诉认识我的人,我可是殷勤好客那主人。”

孙氏心头一动,一个大后悔上心头,一个大感慨上心头。

她后悔刚才不应该装以前来过,那时候和老太太生分,炫耀过福王府落成请客,就不请这侯府的姑奶奶。旧事重提,还好这位姑奶奶没恼。

又感慨这兄妹二人晚年滋润,把自家的姑奶奶想起来。

一堆的老人从边城爬山涉水看他们,这是他们有人缘儿,是自家的姑奶奶不得人缘法。

听着家长里短的怯乡音,山西话同官话相比总差上些,但京里久居的孙氏自觉又矮上一等。

就是没有孙子世拓依靠袁家,孙媳妇掌珠出自安家,孙氏对老太太交好的心也又深一层。

坐下来听戏,陪着宝珠的加寿来看过老侯和掌珠,和老太太亲热无比。陈留郡王的女儿念姐儿今天不去宫里学习,依礼也来问安,老太太介绍一回,文章侯府给了见面礼。

怎么看,也是和和气气的一家人,老孙氏点着头,心想这一位是熬出来了。

看了一出子戏,请用一回席面,老太太抖擞精神,陪老孙氏等人也好,陪老婆婆们也好,带着她们逛园子。

加寿和念姐儿一左一右走在她身边,帮着她陪客人。

出门往花木深处去,见一座院子粉壁生洁,大梨花同着芭蕉露出墙头。老太太笑逐颜开,面上欣欣然得意,嘴上抱怨:“不应该带你们走到这里,这是我们香姐儿的住处,最不喜欢别人来逛。”

一个婆婆笑道:“是二姑娘的房子?”

“是啊,昨天同你们说过,这孩子古怪性子,不喜欢别人沾她的东西。她的东西又好,把的更紧。”老太太说到这里,有点儿孩子气上来,先看向婆婆们:“但你们大老远的来看我,”又看向孙氏等人:“咱们又是庆贺大姑爷得官,”

笑眯眯道:“我去问上一问,说不定也让进去。”

婆婆们笑道:“老太太不要这样说话,二姑娘生得秀美,凡是这样的孩子,都是与别人不同。”

而院子里,走出一个肌肤晶莹的小姑娘。香姐儿嘟了嘴:“曾祖母又说我不好,我可是听说您有客人,一早就看着人扫了院子,焚了香,专等着您来逛呢。”

安老太太就让香姐儿带路,带着大家进去逛上一回。没多久又重新去坐酒宴,而采买的家人还在不时出入,把最新鲜的东西买回来。

......

马浦寻味的沉思:“袁家真的请起客来了?”魏行在他身边站着,淡然道:“看来这事情到这里要结束。”

“柳家呢,柳家没有动静不成?”马浦不甘心:“从眼前来看,是皇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和太后过不去,柳家一堆的人就这样无作为?”

魏行轻轻一笑:“说也奇怪,皇上这一回并不禁止皇后娘娘见柳家的人。”

马浦眸光一闪:“娘娘的性子她能忍得下去?就不对家里人说什么?”

一个忍不下去,把皇后说得明明白白。魏行就问马浦:“娘娘以前就是这样?”

“那时候丞相在。”马浦笑上一笑。

有什么鼓荡着大风在魏行心里穿过,这就对柳老丞相当年的风采景仰不已。

随后,他喃喃自语:“丞相几十年根基,却让忠毅侯打败,这袁尚书倒有这么厉害?“

一个人名同时闪过他和马浦心里。太后。

袁家有太后,马浦这样想。

袁家不过是有太后。魏行是这样想。

两句话相差的字不多,意思却是天差地别。马浦对袁训还是有中肯评价,魏行却觉得不过有太后而已。

马浦没有纠正魏行的心思,他想错是他的事情。魏行比他年青,又在外省当官,去年刚进京,对以前的事情不知道。

柳家有根基是几代攒下来的,到柳丞相这里,因为对太后登后位保持中立,几家老臣和太后过不去,太上皇让逼的太狠,给柳丞相加上很多的荣眷。

说起来,与柳家当年没有为难皇后有关。和现在相比,是柳家为难太后,所以最近皇后娘娘不顺。

在心里想着不知道柳家还有没有人记得,这事情在几十年前,马浦也是打听出来,对太上皇有段时间重用柳丞相寻根问底,为的不过是他自己的前程。

要是柳家有人记起来这事情的话,马浦心想还有人敢和太后抗吗?一边倒的下来,这一回就只能帮皇后娘娘说话。

他并不想为皇后出力,也不想为太后出力,他的力气只为自己出。

用魏行能听得到的嗓音低低道:“柳至年青不能和太后抗衡,柳家别的也找不出有主张的人,朝中官员无数,就没有人看不下去帮帮柳家?

故意长叹:“以前受柳丞相恩惠的人,现在全是壁上观。可叹。”

魏行脑海里闪过很多人名:“是啊,总得有人公正的站出来说句话才行。”

......

“你不帮我,我就完了!”柳明赤红眼睛对着鲁豫吼出来。

在他后面不远的地方是个门帘子,上面有陈年的污迹。打开来,进来一个茶伙计。

一哈腰:“哟,客官,您要什么只管吩咐,只平和些。我们这是茶楼,品茶要心平气和,你这一嚷,把我们客人全吓住。”

柳明不耐烦的挥手:“爷知道了。”伙计出去,柳明重新对鲁豫着急:“你不是也不喜欢太后吗?”

鲁豫瞪眼:“你胡说。太后对三长公主关爱有加,我素来尊敬。”

柳明冷笑:“你不是也不喜欢袁训!”

鲁豫反问:“就是我不在京里,你也看看我现在什么衙门!”对柳明的身子看看,这是个骨子大的人,但消瘦的肉干了,不能撑起丰盈,衣裳像挂在架子上晃晃荡荡。

“你和袁家那点儿破事我知道,你恨忠毅侯伤的你,你要对付他,别找我!”

柳明争辩道:“去年你们还在街上打一架?”

“那是你家的人和他打!”鲁豫忽然一噎,提到柳至就心口不舒服。

皇后娘娘让人下毒,鲁豫本来想审这案子,他没想到的是宫闱大案,尚书不敢再交给他,也不给柳至,用他们两个人不和说话,又交给直接对尚书回话的张捕头。

结果杀了一个太监,打杀几个宫人,这案子轻松结束。鲁豫想交给我,我也能这样办理。

这全是柳至害的,他要是不在刑部,怎么会有这种事情我避开,那种事情我避开的话?

由林允文的话里提前知道宫里要出事,就等着办大案子的鲁豫落一场空,把柳至又恨上一层。

柳明看在眼里:“好吧,你对太后尊敬,但你还在查证太后的错处。”

鲁豫别开脸不看他,沉声道:“这是办案。”

“你忽然度量大,对忠毅侯阻拦你办案也忘记。”

鲁豫冷淡:“这是我的事。”

得意的晃晃面庞,柳明一字一句地道:“柳至呢?这一回我再打不下去他,他就要继续风光。我们家里的官员没有两百,也有一百出去。因为娘娘受难的事,还有对他不信任的人。要是对他信任了,你自己想想,你在刑部里还能有个好?”

鲁豫霍然抬头:“他想怎么样!”

“他在等。柳至办事从来慎重。他在等拿到你的错,你不能翻身的错,他才会出手。到时候我们家的官员全弹劾你,你自己想想去。”柳明咬牙切齿,再一次重复:“他在等。”

是的,他在等。

柳明心头滴血,柳至迟迟没有对自己发难,等的就是这几天吧。因为太后势大,把宫务又重揽手中,娘娘又没有宠爱,等同于不管事的嫔妃,族里本来向着自己的人,也心思活动,认为柳至上一回讨好太后正确,后悔去年没有和柳至一起去讨好太后。

让柳至等到了,最近家里的人看自己和柳晖百般的不顺眼。只有娘娘,她还一如既往的相信自己。她关在宫里,不相信也不行。

柳明见天儿去见皇后,给她送家中的饮食。皇后认为只有他最忠心,高贵的身份让一步:“只要有人给我平冤,我和太子不会忘记。别看太子现在和我像是不一心,我们是母子,迟早他会明白过来。”

这是答应柳明去对鲁豫许诺。

柳明也不是完全懵懂,皇后不认可鲁豫,他对着鲁豫说娘娘心里有你。皇后现在认可,柳明反而不明说。这举荐的功劳,将来要在鲁豫面前要一份儿,还要在娘娘面前要一份儿才行。

明说娘娘现在需要你救驾,姓鲁的自己跑到娘娘面前去买好,柳明心想我还站到哪里去?

他有把握,一个柳至就能让鲁豫恼火,不会无动于衷。

他在等,这句话成功的把鲁豫最近的闷闷挑动。

他没有想到认真办事难度大,尚书铁了心的和自己过不去。去年马浦丞相往刑部里留下林允文,刑部里尚书逼着鲁豫要马浦留下字据,以为后来的证据,这个人活着,有马丞相的话在,不是我尚书要留下他。

马浦不肯写这样的手续,鲁豫也明白过来这个留下是个把柄。

不写这个东西,刑部的事情由尚书负全责。写了这个东西,鲁豫心想成了我和丞相结党营私,他要留人,我也要留人,柳至撒手不管。看上去两个侍郎两条心,却和丞相一条心。

鲁豫想明白,就扮可怜装糊涂,往马浦身上推,请尚书大人自己去要。尚书也真的厉害,他没有去找马浦,找的是左丞相席连讳,动不动就犯咳喘在家的那位。

左为上,右丞相马浦低于他。

席丞相一般没说话,这一说话就动静不小。马浦乖乖的写了一个当时为什么去刑部的公文,盖上官印,交给席丞相,席丞相让人誊写出来,交本衙门存档,交刑部存档,交宫中存档,刑部尚书才算满意。

不用说马浦把刑部尚书恨到心里,就是鲁豫也随时担心御史们抓住这事做文章,说他公事不向本司上官呈报,反而去找外人。

路上见到马丞相轿子,鲁豫都远远避开,让马浦见到又恨一层。

这一切谁是源头,还不是柳至吗?

让林公孙挑唆的鲁豫,把原因推到柳至身上。见柳明没完没了的说柳至,鲁豫忍不住了。

难怪自己一插手大天道观的案子,柳至就消极怠工,嘴里说着交给你鲁侍郎我放心,我还有别的事情,经常跑得不知去向,不知道是不是城外赏花呆上一天。

却原来,他在等。

鲁豫脱口道:“他等算什么!我也在等!”

柳明捕捉这话,喜动颜色:“你有好主意?”

鲁豫沉默下来,柳明一催再催,鲁豫只有一句话:“等着,到了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两个人分开,柳明觉得又有希冀,走的不太沮丧。鲁豫却还是眉头锁紧,回去刑部里,让人把林允文提出来。

......

板壁墙前的椅子上,林允文歪坐着,目光斜斜。见鲁豫他越来越没有生疏惧怕,鲁豫没有意识到。

他半带焦虑的问:“你看我最近能不能随意办事?”

林允文从怀里取出铜钱,往空中一抛。视线没有随着铜钱走,而是悄悄把鲁豫面容收入眼中。

那生怕铜钱卦相不符合他想法的紧张,让林允文嘴角微勾。哼,凡是相信自己的人,就只能由自己牵着鼻子走。

现在他是单身牢房,还是原来的那个牢房,但那些在他受刑后对他漫骂的徒弟们,全让他借鲁豫的手除去。

还有昭狱里死的几个人,他肯告诉林公孙转给鲁豫的,也是在他入狱后对他动摇,生怕他把自己们信大天教供出来,总想把林允文暗害在狱里。但林允文在柳至心里也好,在鲁豫心里也好,都是重要人物,那些人没有得手,林允文劝服鲁豫半信半疑后,把他们全杀害。

信自己的人就不能再有半点儿犹豫,包括面前这个鲁驸马也是一样。只要他越来越信,林允文的气焰就越来越高,不怕他不把自己乖乖放出去,还要俯首称是。

“哗啦”,铜钱落地。鲁豫急急问:“上上还是下下?”林允文随意的扫一眼,淡漠地道:“可行。”

他好似菩萨对信徒,鲁豫还是没意识到,他就顾着松一口气,自言自语道:“好!可行就好。我就去办这件事,不过给我什么好处呢?让柳至退出刑部,对!就是这样的条件,让他自认不能,身败名裂退出刑部。以后这是我的地盘儿!”

林允文翻了个白眼儿,就这点儿要求真的浪费我的卦。

在他背后板壁的另一端,冷捕头也翻了个白眼儿,这个草包加傻子。

鲁豫不会笨到隔墙有耳也不去想,而是他防不胜防。

刑讯的屋子,板壁比一般住家的要厚,鲁豫用哪个房间,里外都是看过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厚厚板壁可以卸下,留下一层薄板壁,他们在里面喝口水也能听见。

等到用完,把厚板壁再装上。

这是刑部里放心可靠的人才知道的事情,冷捕头在太子府里效力两任太子,经常借用刑部的刑讯屋子,知道这个秘密。

听到隔壁鲁豫带人走出去,冷捕头又过上于会儿慢慢出来,关好这里的门,去见尚书。

尚书一见就问:“又听到什么?”

冷捕头嘿嘿:“您这里不用尚书侍郎了,直接供个菩萨问案就行。”那急迫问案的语气,对铜钱卦虔诚的像老信徒。

尚书骂上一句,无可奈何,只抱怨自己:“我去年一定撞着什么,是了,福王造反我撞上他一面,就把这个鬼给招来。办事儿不可靠不说,现在又把犯人的胡言乱语当成神明,我要是能安生到告老,那是祖上有德。”

对冷捕头更加客气:“老冷,你看这宫里没断的出事情。两宫到现在也不和气,当臣子的哪能不担心?以后全要仰仗你,案子再交到鲁侍郎手里,我怕我脑袋断送到他手上。”

气不打一处来:“亏他还想抢个案子办办,幸亏我防得好。这个鬼,去去邪气能赶走不能?”

冷捕头好笑:“你问我?我不信佛不信道,你问错了人,对了,你何不学鲁侍郎,去请教大天的那教主?”

尚书悻悻然:“这等邪教早就应该一刀切了,留到现在果然是个祸害。我还问他,我宰他还差不多。”

冷捕头嘻嘻哈哈:“说实在的,他要是真的这么灵,就要有能耐把自己弄出去才是。这不还在这里呆着。”

尚书叹气:“唉,流年不利,只能请你帮忙。”求人的事情都要陪小心,尚书不安地问:“太子府上不忙吧?”

“不忙,太子最近谁也不见。”冷捕头不着痕迹的透露出来。尚书哦哦两声:“柳家人没有去找殿下商议?”

冷捕头坏笑:“都不见不是。”

尚书心中有了数,这是太后大过了娘娘。本来太后也就大于娘娘,但这一回像是太子殿下也不想帮忙。他的母后又不能出宫,太子殿下不是应当和亲信的人商议,和外戚会面,说营救的事情?

了解宫中动向,做官也能轻松。尚书谢过冷捕头,请他吃碗香茶,和他说一回柳至能耐不错,让连累的苦,听说在家里病了,不知道是不是气的,冷捕头辞出来,认认路,往袁家去了。

边走边想,小袁最近运道高,今天家里摆酒摆戏,一早知会自己去吃酒,不吃白不吃。

......

袁家偏僻的角门上,太子殿下走到这里,让跟的人敲开门。

“殿下有件家事要问寿姑娘,麻烦单独请她出来。”

婆子请殿下进去,殿下说还有事情,进去见人行礼的麻烦,就在这门内站着。

婆子不明就里,飞奔的去了,加寿很快过来,几天没有见太子,黑宝石的眸子里全是喜笑盈盈:“你好不好?”

太子柔声回答:“不好,没有你当家,饭菜都不好吃。”他没有问加寿好不好,因为加寿只要回家就没有不好的。

这会儿加寿也就在面前,小面庞发亮,小眼神儿发亮,充满精力那种,只能是好。

他的回答让加寿更为得意,小下巴一抬,骄傲地道:“我管家当然好,”又自吹自擂:“母亲也让我管家,今天客人多,母亲说没有寿姐儿在家里,她可弄不好。”

太子听得懂这是哄加寿的话,眸底更黯上一黯,嗓音更温柔:“是吗?”有点儿羡慕。

就在刚才,太子殿下去见过皇后。

他是唯一的儿子,再难再苦也得为皇后撑着。但皇后还是指责太后和加寿下毒,又痛恨太子不相信她。母子再一次不欢而散。

心里凄凉不减的太子,不愿意去太后面前讨温情。从这件事情出来,太子就难为情见太后。他怕再讨论这件事,他无颜以解释皇后心怀不宽,度量狭窄。

一个人又不想回府,没有加寿在又心情不好,哪怕再多的家人,孤单也不期而至。

如冷捕头说的,他不见柳家的人,和皇帝观察打量柳家的人心思一样,太子对柳家的人是疑心重重,认为他们也怂恿了皇后,才有从去年到今年的不太平。

在太子师们面前又要端着太子架子,太子就来见见加寿,轻松的说上几句话,也能从加寿的与否看出太后心情可好。

太后用一个“忍让”,就一边倒的压住皇后,让皇帝和太子都以太后为重。

因为太后是“忍让”的,太子更对比出皇后让人的不满意。他为皇后日夜忧心,在她那里却得不到一点儿放心。再和加寿刚才的话比比,“母亲说不能离开寿姐儿,离开寿姐儿什么也不行。”

太子要神伤,要是他的母后也拿他看得很重,不是把自己的心结抱得重,就不会到这种地步。

哪怕看重自己一份儿,也会爱屋及乌的对加寿好几分吧?

那两宫也就太平。因为太后也是离开寿姐儿就不行。还有自己,也是离开寿姐儿就只有一个人。

数年青梅竹马,同床共眠,总有感情。太子也不是不重视感情的人,因为重视感情,对皇后这一回心伤到深层里,已有察觉母后并不是重感情,她是重地位。

一面想着,一面听加寿叽叽呱呱吹牛,心情暖洋洋回来,就要说走时,加寿忽然叫上一声:“不好!”

拔腿就要回去。

太子愕然:“出了什么事?”

问过他不愿意进去的加寿又折回来,希冀地问他:“真的不进来?瑞庆姑姑带的好食材,我和母亲做的好吃点心,一个人只有一块,我那块舍不得吃,让装起来,原准备晚上分一半送给你,”

在这里嘻嘻一声:“你放心,另外一半是我先吃。”

太子心头一阵绞痛,半俯身子按住加寿小嘴儿,低声道:“别这样说,我信你,你这样说我听着难受。”

“那就来吧,我们现在就分吃,再不进去只怕就晚了。”加寿拖住他。

太子微笑,有些心动,但随意问道:“什么是晚了?”

“战哥儿在啊,说你叫我,我就出来,我忘记他在那里。”加寿小眉眼儿急得变色:“赶紧回去,他最爱偷吃我的点心。”

把太子往门里带:“快去帮我跟他吵架,他上午打完我的知了,那一片林子,爹爹说过归我打,他全打光光,要吃什么烤知了,笑死我了,快来帮忙。”

求票票,

感谢又一位贡士13402506新鲜出炉,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