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兄弟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于皇帝的交待,袁训发自内心的答应下来。在他的心里坚信与柳至无关,虽然这与黑柳家一把是两回事情。

皇帝让他回家养伤,伤没有好就不要往太后面前去了。袁训也是认可的称是。

既然他不相信是柳至做的,这会儿对柳至内心有愧。如果让太后见到他满面是伤,知道是柳至打的,袁训怕太后一怒之下问罪于柳至。

辞出御书房,袁训衙门也不去了,打算回家。

出宫门的时候,他没忍住,对着太后宫殿的方向遥遥的望了望。但不能过明路的去问太后,也就作罢。

十三个亡命之徒就敢刺杀护卫众多的宝贝女儿,以忠毅侯来看,这真的是“亡命”的人,胆子过大了。

……

他走以后,皇帝眉头更锁,他让这件事情气得不轻。

在皇帝的心里也不相信和柳至有关,柳至素来进退有度,不是柳丞相那样的人。

但会是谁呢?

皇帝头一个怀疑的,和太子想的一样。柳家!他们家不止柳至一个人。

怒中沉吟着,皇帝喃喃:“该修整就要修整,给太子留太多的颜面无益。”

说曹操曹操就到,外面有回话:“太子殿下求见。”

皇帝微一愕然,油然就出来一个主意,吩咐太子进来。

太子听到加寿遇刺时的恨急气下去一半儿,但还有一半儿在面上。

含悲带怒见过礼,太子伤痛地恳请着:“父皇,儿臣不敢现在就断言与柳家有关,但柳家也该修枝去叶。”

这和皇帝想的恰好一样,皇帝点上一点头。太子见到以后,心里要说的话底气大增。

本来皇帝不答应,太子还准备一堆说服的话。这就继续阐明自己的见解。

“父皇,这一次的事情就不是柳家的人所为,也是试图挑唆太后和母后再次不和的人做的。太后和母后的再次不和,原因是柳家人胡乱上书针对太后。这是柳家的人不会处置事情,不劝着母后侍奉太后,反而怪太后不为母后说话多添出来的事情。柳家的人,该管管了!”

这里还有一句,柳家上书助长皇后的娇纵,有下毒事件推波助澜,皇后再又一次遭殃,太子没有说,他怕说出来他自己最难过。

下毒这事情,不管怎么想也与加寿无关?

倒不是加寿不会受到别人引诱,而是加寿没有必要这样做,她表现孝敬的送汤,然后在自己汤里下毒?

这里老问题又出来,难道太后不能明着处置皇后对加寿不好,对她相中的人不看重吗?

可以过明路的事情,一定要去下毒,皇帝和太子都对皇后有看法。怎么会想到加寿身上去的?

太子咬牙恨恨,把所有的一切全怪到柳家身上:“没有他们的肆意妄为,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出来!”

背主欺人的柳廉柳仁,是柳家的。

往大天教去的,是柳义。

暗怀砒霜的人,是柳礼的侍候太监。

当殿上书又挑起事端的,是柳明柳晖等。不怪他们要怪哪一个呢?

皇帝听过欣慰不已,觉得对太子的数年教导没有白费,这算是见事很明白。

就在太子进来以前,皇帝反思自己太顾忌和保护太子,对皇后和柳家一再的宽放。他正要把太子叫到面前来,听听他是怎么看的,开导他几句,把这件事情交给太子,让太子去收拾柳家,这样太子也不受影响,柳家一些可恨的人也能罪有应得。

不想太子主动到面前来,说的话并没有一味的为加寿难过。他考虑的是太后,还能明白今天的背后主使就不是柳家的人,也是想再次挑动柳家与太后不和,皇帝有了笑容。

就着太子的话道:“这事情就交给你办吧。”太子没有想到遇上这句话,先是一怔,随后感激上来。他知道这是父皇对自己的信任,毕竟柳家是自己的外祖父家。

父子之间忽然多了一层理解,像游丝搭上两端,纤细的肉眼看不出来,但彼此的心事都能得知一些。

亲切感,让皇帝和太子同时有了笑容。

太子觉得自己话说完,可以辞出,但挂念着这点儿亲切还不想走,就做着孩子气的动作,用手搔搔头。

皇帝也生出平常人家父子间的亲昵,想和儿子随意的说上几句,就问道:“加寿好不好?”

“好着呢,”说起来加寿,太子喜笑颜开,话如流水般畅快地出来的:“我去街上接她,她反而说我不应该置身在危险地方,”

皇帝也露出满意的神色。

太子更是嘻嘻一声:“接回去问她怕不怕,她说饿了,给吃的最好。”

皇帝放声而笑:“哈哈,这也是她的能耐。”

太子兴奋勃勃:“可不是,给她一碗肉汤,又是两个点心,她吃完了,就不要我陪着哄,撵我去看书。”

心头一动,皇后的憔悴面容在太子眼前晃动。但凡出了事情,不都是应该哄着的吗?

从母后又一次关在宫里,父皇一次也没有去过。就是颁发圣旨恢复皇后仪仗的那天,也有一句话,让皇后安养,不必面见谢恩。

皇帝是不想见到皇后的抱怨容颜,而皇后呢,真的不想对他谢恩,她觉得自己受足冤屈,又看出皇帝不想见到她,皇后愤然更是不来。

说到加寿时的孩子气笑容,慢慢的从太子面庞滑落,皇帝没有发觉,他听小儿女情意津津有味,抬眼笑着追问:“倒没有闹着看太医要好玩的东西?”

太子又是一笑,皇帝在他的笑容里微动心肠。

他知道从去年开始皇后的事情对太子多少有影响,虽然没有见到过太子很不情意或是背后有怨言的回话,但可想而知,那是他的母后,他不会无动于衷。

但他的身边有个小加寿,那是仅次于妹妹瑞庆的小开心果儿。太后脸面前只要有加寿在,就笑得合不拢口。太上皇年老,身子骨儿却好,早就有话出来,说是加寿养在宫里的原因。

皇帝就是不相信加寿真的是寿星下凡,在今天见到儿子说到加寿就兴致高涨,哪怕加寿受行刺听上去也憨态可掬,他对加寿更满意一步。

看看她不仅能陪太后,能给太上皇添寿,还能规劝太子念书,又给太子添上许多的欢乐。

皇帝忽然生出来老子答应一门亲事,就对得起儿子的想法,接下来,也就对柳家更生不满。

面色往下一沉,太子要说出口的话无意中让打散,小心的觑觑皇帝面容,愁眉暗想着,今天不能为母后说句话吗?父皇要是肯去看看母后该有多好?

皇帝的话把他的心思带开:“太子,去办柳家这事情吧,不要错拿了人,也不要姑息。”

罪魁祸首是柳家,太子即刻把皇后放下。先把柳家清理一番,没有人怂恿,母后总比现在好。

这是大事情,太子恭敬的应声,缓步往殿外退出,皇帝叫住他,微微一笑:“去哄寿姐儿,让她不要怕,我为她做主,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太子忍俊不禁又是一笑,皇帝心想说到加寿这又开心了不是,含笑问道:“你笑什么?”

“她听到父皇的话以后,一定又要这个模样。”太子把个眼睛对着梁顶子扫一眼。

他和皇帝是父子,也是君臣,不敢放肆的抬下巴,就这么飞快一瞄就算学结束。

这模样儿十足可笑不是?所以太子殿下没忍住笑,加寿又要得意了。

皇帝哈哈大笑一声,手指太子道:“你这就很淘气,她也淘气,去吧,让她得意去,翘到天上去又有什么,她是什么身份的人,受了惊吓,喜欢一下也无妨。”

太子依言退出,在殿外面他的贴身奴才走上来悄问:“皇上今天喜欢吧,奴才听到好些声笑。”

这就是生在皇家人的不容易,或者说生长在权势富贵之家的不容易。

公子哥儿皇子皇孙们稍懂事的时候,侍候他们的人就会背地里提醒,今天长辈们喜不喜欢,明天长辈们高不高兴?

夫人和老太太置气了,小哥儿上去千万哄着些,不要让老太太发作几句才好。

皇后没消停的出事情,太子师们如临大敌,太子的奴才们也有好些话告诉太子。

除去加寿从来不说这些话,是太子耳朵边上的清净地以外,别的人全都有明有暗的提过。

都怕皇后带累太子,皇帝迁怒于太子,师傅们也好,奴才们也好,将是头一个倒霉的人。

会说他们没教好没侍候好没规劝好。

太子养在太后宫里的时候,没有这些担心。凡事有太后呢,皇帝再大,也大不过太后去,这样的话只是师傅们讲书才有。

去年刚入太子府第,多孝敬皇后了,问候于太后了,侍候于太上皇了,对皇帝察颜观色了,这些话全都出来,把太子耳朵还没有灌满,皇后不满意于加寿浮出水面,太后不满意于皇后浮出水面,皇帝对皇后宠爱渐少原本就在水面上,倒不用再浮出来,让太子殿下时常的睡不好觉,为父皇母后不再和气而忧心忡忡。

柳明等人看不起柳至“讨好”太后,以为他们有太子殿下,就能起个波浪什么的,是想不到太子殿下如履薄冰。

太子听奴才的话听多了,自然入耳。师傅们要教导太子警惕,不仅仅警惕祸起萧墙,兄弟叔侄,还要警惕奸人佞臣,乱言贼子,是自然入心。

入耳入心里,只有加寿能让太子殿下快快乐乐,加寿还是除在皇后面前以外,在别人面前全是讨喜欢的一流人物。

听到奴才的问话,太子又为加寿笑上一笑。问话的奴才见到殿下笑容轻松,吁一口气,不等回答就道:“喜欢就好。”

太子轻声道:“父皇说要安慰寿姐儿,所以喜欢。”

“那您有没有提到皇后娘娘,为娘娘也进言几句?”问话的奴才又适时进言。

……

太子养在太后宫里好几年,太后给他换了一批人,说话的这个人是太后的人。

隔三差五的提醒太子殿下想到娘娘,是太后为人的周全。不提到皇后,太子也会想到,不如大大方方的主动提出,既让太子领会太后对皇后有慈爱,也是奴才们不管出自于哪里,到了太子身边后,一切心思只有太子殿下的意思。

绝对不是那种出自于皇后,就只说皇后好,跟皇后不好的人都说不好。

太子总有一天会大的,说话心地上不忠厚,他自己会听出来。也正是他一天一天的渐长,对太后感情越深。

太后从来不是皇后那种怨言多多,怨天怨地怨皇帝怨美人多。她一直有节奏的把握太子和皇后相见的分寸,功夫是下在暗地里的。

可见一个人偏向另一个人,绝对不是表面上强横狠,就能吓住震住别人。

人心为上,感情为上。

……

对于奴才的问话,太子摇一摇头。但没有伤感。说话的奴才比太子大两岁,也算太子的玩伴。太子有些话不避他,低声道:“父皇很喜欢我,把柳家交给我办。”

“哦哦哦,这是天大的信任不是?”奴才机灵的行个礼:“恭喜殿下贺喜殿下,皇上和殿下亲厚,是本朝之福,是百姓们之福,是奴才之福。”

他太善颂善祷,以至于太子殿下眸光微沉。

亲厚?

他多希冀是父皇和母后亲厚。板起脸,把柳家收拾好是个前提。叫上奴才:“咱们回去吧,还要办事情,还要哄寿姐儿呢。”

……

加寿身边一堆的人哄着。

关安回家去叫人,宝珠收到消息,同着安老太太、袁夫人、奶妈卫氏等等等……几乎倾家而出。

想想太后也会赶过来,把小六带上,在这里给太后见。

正把加寿围住,先在老太太怀里揉了一会儿,又去祖母怀里抱着脖子说加寿多能干,加寿不害怕。最后来到母亲怀里,眉飞色舞说太子哥哥出来接。

一件惊吓的事情,换一家也许怒不可遏,也许愤怒气恼,到加寿小嘴儿里就又是一个炫耀。

得意的小加寿,只要不面对皇后,一直是得意的。

安老太太问袁夫人:“我脸上的血色回来没有?”袁夫人生长在边城那乱的地方,宝珠能抗敌,奶妈卫氏也在山西练出三分胆量,只有老太太闻言软到地上,面颊雪白地赶过来。

袁夫人笑道:“已经好了,这是为加寿担心,加寿要好好的孝敬老太太才行。”

“哈哈,爹爹说不用怕,我当然不怕。”

“加寿你看到了吗?”

“我盯着呢,不错眼睛的盯着,他们拿着大刀大剑,这么长…。”

太子在外面就听到加寿牛皮,进来笑道:“你就没出车子,还敢乱比划?”加寿小脸儿往下一放,没精打采上来:“回来的真不是时候。”

听她大吹法螺的念姐儿见她沮丧,忙道:“我信,加寿才不怕,加寿一定还助威来着。”

加寿重新笑弯眼眉:“是啊,我在车帘子里面见到的,太子哥哥当时不见,他不清楚。”

太子斜睨眼神儿过去,加寿见到,斜睨儿眼神儿往上还给他。

一个在说,牛皮大王。

一个在回,我才不是。

安老太太的惊吓一扫而空,拉着袁夫人低声絮叨:“他们俩个多么的好啊,”

袁夫人笑吟吟:“是啊,”在这种时候,不会把老太太忘记,花花轿子人抬人,不是单指外人。一家人也要互相恭维着处得更好。袁夫人柔声道:“这里呀,是太上皇太后的操劳,也有老太太陪伴的功劳。”

“还有我的?”安老太太把眉头扬起,颇有点儿加寿小鼻子翘起的得意滋味儿,再就“扑哧”,乐呵呵地笑了出来。

那边太子和加寿也恢复,把皇帝的话说出来,加寿本就是个淘气的,见说可以把鼻子翘到天上去,扶着母亲往后仰身子:“母亲看我,这回可到天上去没有?”

太子和念姐儿一起笑话她,厅上一切笑语声。外面过来一早出城寻地方玩打仗,听到消息又回来的孩子们。

萧战头一个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咦?不是有人要杀大姐?这怎么看都像大姐又得了宝贝?

他们到了以后,太子府上就更热闹,把对加寿遇刺的担心从表面全抹去。稍后,又有瑞庆殿下来看加寿,但直到宝珠等人回家的时候,也没有见到太后的身影。

宝珠觉得奇怪,让人去宫里问太后安好,回说太后今天累了,打发人去安慰过加寿,看小六过两天,又不让宝珠去进宫,宝珠也就丢下。

……

十三个人,精光的不着寸缕,身上的伤痕凝结。

柳至失去耐心,往墙上重重砸一拳。嘶声道:“没有线索,就是十三个大盗!让我怎么办!”

冷捕头陪他过来,见他焦躁,劝道:“着急不是好办法。”抬眼,见柳至面上的神色吓住。

柳至要是愤怒狰狞,冷捕头倒不会害怕。他露出的星陨月沉,夜空寂寂茫然无措,把冷捕头吓得一个寒噤上来。

摸摸自己额头,这是夏天。眼角扫一扫尸首旁边的冰,冷捕头喘口儿气放下心。

怕在这里呆得久真的生病,线索没有出来,这尸首大价钱用冰镇着,这里跟冰窖差不多。劝柳至出去:“你也看过了就这样,你不放心,肚子也剖开两个不是?出去干净房里想吧。”

柳至一动不动,好似没有听到。

冷捕头无奈:“没有线索,也算大幸不是。”柳至听得懂,也把个眼珠子雪白的一块对着他,勾魂似的能吓死人。

“小柳,你这样子对事情不起作用!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没有线索固然你不开心,但总比有些直指你们柳家线索的要好!出来吧,看你弄得一个屋子血腥,今天我改吃素。”

强拉柳至,柳至喃喃:“我们家就这么好攀扯吗?有线索就能扯上我们家。”

冷捕头紧紧闭上嘴,再说下去就扯到小袁身上,冷捕头觉得不说为好。

柳至能想到,垂头丧气地跟后面出来。想想这没有线索并不比有线索更好。

没有线索,空穴来风似的,大家乱猜一通。

小袁这坏东西,出了事就去自己家门外大骂,两个人家仇勾动打上一架,估计这消息早就传出去,估计现在京里谣言上热闹的很,满天乱飞直指自己家。

同僚谊可以不要,朋友义也可以抛开,兄弟情呢?

柳至的心头有一点痛出来,再就撕裂似的往四周漫延,直到把心片片粉碎,尘埃似在那胸膛里一点一点的起舞,舞到哪里就哪里接着痛上来,痛断肝肠,痛到骨髓,让柳至清醒过来。

往外面看,见日色已是午后,几点木叶影子在日光里明媚。柳至往外面就走,冷捕头叫他一声:“中午和我一起吃素?”

“你自己吃吧,我得回家去。”柳至回答的自己又浑身无处不疼痛上来,抽搐着面容头也不回。

他的背影往平常一时挺而瘦削,但分明能看出来一种无奈,一种冷。

他走出这里,冷捕头摇头:“一对兄弟这就完了不成?唉,当家主不容易。”

柳至还真的是让他说中,他肩膀上扛着一家子人,独自伤心难过家里可怎么办?

上马来回家去,没有心思从大街上走,怕遇到熟人解释,也怕遇到不熟悉的人在背后指点,从小巷子里走。

几个人在巷口说话。

“列位,京里又要热闹了。柳家让人行刺养在宫里的那寿姑娘。”

“不会吧,寿姑娘是皇后娘娘的儿媳,他们是一家子人,你别传谣言,公差才走过去。”

“你想啊,如果不是柳家干的,袁家怎么会去柳家打砸?”

柳至默默走开。

在家门外面,他错愕住马。

见家里两扇大门洞开,里面堆着旧桌子石头等物,俨然堆起小工事。足有几十个兄弟叔伯守在那里,从他们肩头望过去,还能看到大门内集合的人马,又有上百。

见到柳至回来,两个兄弟从角门里出来:“至哥,马给我们,大门今天进不去。”

柳至不问也能明白这是防备袁训再来闹事,他也知道兄弟们担忧和他一样,但柳至还是发了火。

跳下马冲过去,对着堵门的石头就是一脚,心里的怒火让他用足了力,这一脚踹得石头带动旧家什和大门,一起晃动。

“唰!”

门内手中牵马正在说话的人全回过头,面上全是怒容,看到是柳至才稍作平静,但目光打在柳至身上,带着燃烧似的怒火。

一撩拨就能烈火冲天。

这话从柳至心里不慌不忙走过,搔得柳至心肝儿又疼。

……

从柳明等人说他怕太后,柳至就觉得很好笑。

他忍来忍去为的是谁?为的只是自己吗?他为这一大家子人。

可明白他的又能有几个?

人越是对蚂蚁都有反应,就越喜欢拍案而起。人越有城府,越知道生分的不容易。

皇帝面对造反,他有拍案而起灭定边和福王全族吗?太后几十年挣扎,以前受许多世家刁难,她有把这些人全灭掉吗?

当然,也有人能举出很好的事例。像汉高祖皇帝刘邦当皇帝以后,巧立名目屠杀功臣,这是个不容人皇帝,汉还有后代好些年。

像吕后在刘邦死以后,意图改江山为吕,肆意迫害刘邦宠爱过的美人。历史上有狠辣名声。

但他们还有人人尽知的一面,刘邦不敌项羽,忍气吞声好些年。吕后在刘邦宠信戚夫人母子以后,战战兢兢担心儿子让废,母子性命不保。在刘邦死以后,匈奴单于写信调戏她,说你单身我也单身,吕后为了不开仗,用宗室之女为公主,送去珠宝远嫁给他。

可能是每个人认为的拍案而起点不一样。

柳至在面对家里又是工事又是兵马,只能气着这样的想。

……

不再拿门出气的柳至,让袁训把心伤一大片,完好的一部分再次让自家人伤到。

他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从大门的石头桌子上爬过去,让人都往大厅上来。

有人到了就想问话,让柳至阻止。看看人数不够,让家人去请。出城再进城,近傍晚的时候,所有的老太爷们,不能走的也抬过来。

明晃晃点起蜡烛,柳至让人送上牛肉烧饼和热水。

“茶也没有,我没心思弄。咱们是说话,不是来吃东西。管饱吧。”

拿起一块卷好的在手里,柳至看向柳明。

柳明的祖父有预感,抢在前面拦住柳至话头:“现在是商议大家怎么过这一关,不是自家人生分。”

柳至冲着他笑:“老太爷说的好,前阵子你们跟我生分的时候,倒没有见你想起来。”

柳明的祖父面上一红,但为着孙子强打笑容:“那不是有娘娘的话。”

柳至意味深长:“是啊,娘娘是个好挡箭牌,有事情都可以往她身上推。但说也奇怪,那往娘娘面前说话的人去哪儿了?”

柳明的祖父窘迫,这一次找不出话来应对,说了句:“现在不还是你当家,我也没有再说过什么。”讪讪然坐下。

柳至继续看柳明,柳明却不是很担心。他把手中的牛肉一放,起身道:“我知道你不会放过我,你也没主意,让大家看看你的脸,这就是你巴结太后,讨好姓袁的下场。他怎么不打别人,只打你呢?”

旁边一个叔伯沉声道:“这是因为至儿拦住大家,所以没有群殴,他自己上去的。”

柳明冷笑:“这是你想当好人,当歪了!姓袁的应该不打你才是,就是丞相在的时候,你不是也为姓袁的说话?”

柳至沉稳地问:“你这样说话,总是有好主意?”

柳明挑起眉头:“我有!”正要转向大家再做得意之色,他的祖父摆手。老太爷只有一时的气,也只敢在太子中春闱后,见太后没有对皇后落井下石时发作发作,在“下毒”事件出来,太后公然对皇后发难,老太爷知道厉害,这就收敛。

怕孙子说的话不好,让柳明坐下:“听至儿的,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柳明不好反驳祖父,只是冷冷一笑:“等着吧,过几天你们就知道。我虽然身子不便,也不是软蛋包。”

四处横扫一眼,大将军似,才再坐下。

柳至的肿脸上有了笑容,肯定不好看,但他不在乎。把看守大门的人叫出来:“青天白日的,你把门堵起来为什么?”

把大门的兄弟道:“怕袁家再来。”

“也是,如今我们住的不是京里,是乱地方。”

柳至又问另一个兄弟:“是谁把家里的人马全集合起来?准备去梁山王的军营里投军?”

那个兄弟回答:“有备无患,怕袁家来闹事。”

“不错,至少你们没想到去打别人。”柳至不无讽刺的道:“这我就放心了。家里有你们防,外面有柳明攻,柳明,”

他的脸虽然带伤不好看,但眸光没有改变,星月辉映般望向柳明,柳明来以前有一肚子指责柳至软包的话,在这三分平静又三分讥讽余下意味不明的眼光注视下,一滞,竟然说不出来,只怔怔对望着。

柳至静静地道:“我想对你们说的是,不管你们做什么,我也姓柳,只要我在一天,我都答应。”

厅上有抽气声,柳垣等知道柳明心思的人齐声道:“不可以。”

“可以。为什么不可以?”柳至对他们看了看,再看向柳明,目光淡漠:“我一直看不起你。”

柳明愣上一愣才想到生气:“你当众侮辱我?”

“还有挖苦你嘲笑你,你身子受损,是你自己去的袁家,丞相也没有让你去。我知道你想学丞相,但你没有学到丞相几十年安定朝堂安宁家族,你先学的就是丞相晚年,看错一件事情,又接着一错再错。”

柳明脖子都粗起来。

柳至继续侃侃:“你不能再中大用,我也不和你计较。你说的对,我对袁训总还有几分兄弟情,所以我吃了亏。现在看你们的了,不管你们往娘娘面前搬弄也好,往太子面前说话也好,在京里上蹿下跳也好,只要你们做的,我从今天开始,和你们共进退。我瞧不起你柳明,你说我软蛋包,你是想让我打你一顿,对不住,我对自家人下不了手,没有你们那个狠心。你也不是对手。我呢,也不想让你再说我软。所以,我听你们的吧,你们要怎么闹,就怎么闹。”

说完,带着手里的牛肉烧饼往外走去。到外面月光下面,吃上一口,心想幸好我拿一个在手里,不然到这会儿还在饿肚子。

厅上乱了起来,骤然分成三派。

一派是柳明鼓动的人:“和袁家拼了。”

另一派反问:“太后呢?你们是想和太后拼了吧,娘娘拼得起,还是太子拼得起?”

嘈杂声音传到外面,柳至越离越远。而厅上的人也没有注意到,在他们的争吵声中,老太爷们悄悄的也出来。

柳夫人在正房里等候,见到柳至回来,面上的伤触目惊心,含泪问道:“这是要变天了吗?娘娘在宫里怎么办?太子怎么办?”

“早呢,你想哪儿去了。快倒碗茶给我,这烧饼太干了,割嗓子。”

柳夫人取过茶,夏天备的有凉茶,柳至一饮而尽,啧啧嘴:“这和别人过不去,果然把自己也带进去。我让专门备的干烧饼收拾他们,结果先噎到我自己。”

见老太爷们过来,就没有再说下去。柳夫人带路,来到隔壁房间。两个中年的叔伯,带着两个八、九岁的孩子在这里。

他们叫着:“大哥,真的要送我们走?”等柳至走近,见到他面上有伤,又疑惑不已。

柳至挨个抱上一抱,抚摸着他们的脑袋:“去吧,丞相去世前留有遗言,按月的打发两个晚辈为他在老家守坟。说这是请人推算出来的,这个月轮到你们,都大了,书念得也高过别人,到那儿静心念书。”

月光有些在柳至面上,把他的忧伤照出。

老太爷们,包括柳明的祖父也没有意见,这的确是柳丞相的遗言,他为什么留下这句话,是防备太后在他死后发难。

柳丞相在世的时候,看着和太后硬挺着,但自己知道挺不了多久,他一去世,皇后是跋扈习惯的人,柳丞相就想出这个主意。

柳明的祖父知道有这句话,但没想得深,在柳明纠集人春闱结束,向太后发难的当天,柳明把老太爷们全请家里秘密商谈,把丞相的话拿出来,用意挑明,这是保存家中实力。

柳明的祖父就在那个晚上无地自容,算是转回来一些。但他劝不住柳明,也不敢把丞相的用意不是享受子孙的守灵,是保存实力的话告诉柳明,干瞪眼看着直到后面下毒,直到今天。他虽然还有偏心,却不再是一味的偏执。

按月送走两个孩子去老家为丞相戴孝三年,这话回过宫里,走的也不引人耳目。老太爷们都叹气,丞相先见之明,丞相早就想到了。

孩子们这算是和家里的长辈们道别,一一见过老太爷们,各有盘缠相送,中年人是他们的父亲,带着他们回家去,明早就不再辞行,直接上路避回老家。

夏月,把院子里无处不照到,但在人的心里幽幽。

看着柳夫人挑灯送他们离开,夜花如锦似乎还在繁华之中,老太爷们都隐隐有了泪水,感觉这算是衰败气向。

没等他们太伤心,柳至招呼:“请坐下来吧,咱们把最近的事情再说一遍。”

闻言,柳明的祖父面上又是一热。

烛光把柳至面上的青紫照得更清晰,柳明的祖父不忍去看。他也去年也说过柳至性子软,跟丞相不能相比,但对着这一脸的伤,他又哪里是性子软呢?

柳至没留神他面上的伤引起长辈们唏嘘,以前不看重他的重新对他看重,以前看重他的更对他看重,他凝神只顾说自己的话。

“上一回咱们只说到下毒的事情,这一次又出来行刺。按我上回说的,还是从头说起。”

老太爷们面现认真。

“这笔旧债的源头,就是从娘娘娇纵,丞相上了年纪,难免也有骄傲,没看出太后对袁家分外不同开始。蔑视袁家,所以顺带的蔑视了太后。”

“对亲事不满上面,也有丞相想左右英敏殿下的意思在里面。长辈们都是做过官的人,都懂左右不好,反而惹祸。”

老太爷们紧紧闭嘴。

“当年和袁训争斗,咱们家的官员下去一大批,应该都还记得。”

柳明的祖父把雪白胡子一直垂到胸前。

“当年的事情摆在那里,家里的人心中还有气,所以在娘娘面前没少说话,这也罢了。谁在背后不说别人,谁在背后不让别人说?但去年又出事情,娘娘先想左右加寿的侍候人,又给太子府上添两个不安分的美人。紧接着符纸一案,下毒,到今天的刺杀,一波接着一波,我现在就是去对太后讨好,也不起作用。”

柳至痛心的闭一闭眼。

事情要是这样的理,一眼就看明白。柳明的祖父暗怪自己糊涂,这分明是有人想让两宫不和,但皇帝至孝,皇后不得宠,不能明着和太后抗,就转到袁加寿的身上。

忠毅侯也就自然地要出头。

就算无形中没有那个人,从现在来看,有形中也就有了那个人。何况朝野百官里,对太后的看法有,巴不得柳家倒台的人也有。

柳明的祖父不能再听下去,颤声道:“罢罢罢,私仇可以放到一旁,袁家伤了我的孙子,我也让柳明他们不要再闹事。”

“闹吧,”柳至眸光闪烁。

老太爷听不懂,一起看过来。

“不闹怎么知道谁在后面作祟?”柳至轻而可闻的说出,老太爷有的不说话,有的的轻轻叹气,柳明的祖父震惊:“我的孙子身子骨儿都让废了,不能拿他们做文章。”

寒风骤起在他的心上,这是用柳明柳晖当诱饵,钓出别人。但饵这种,大多一去回不来。

这个才符合家人心中的柳至,他爽朗爱笑,但笑容下面隐藏的是什么,看着他长大的长辈们相对有数。

柳明的祖父心神大乱,砰地起来撞倒椅子:“至儿,那是我的孙子,你不能送他们去死,他们得罪过你,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放过他们吧…。”

柳至扶住他,满面诚恳:“只要您劝得住,不是一定要他们出去!”手往前院的方向一指:“那里又是要打,又是要杀的,都能劝得住,我们家还有别的法子。但他们要暴躁,没办法,只能拿他们做文章!”

这话中有厉害有决绝,悬崖勒不住你的马,别人也没有办法。

柳明的祖父一挤眼睛,泪水滴到胡子上,坐下来就颓废无比。又试图向别的人求援:“老九,那也有你的孙子在内。”

九老太爷镇静地道:“我试着劝劝,劝不好,以大家为重。死了我的孙子,难道别的孙子不养活我吗?”

柳明的祖父没想到他说的话是这味道,眼角跳几跳,一块大石堵在胸口,把下面的话全憋在那里。

后面商议完,前面的还吵得不可开交。柳至交给老太爷们去办,人人也都劝他休息养伤。

但柳至睡不着。

有什么萦绕在他心头,针似的扎痛他。妻子还在前面招待,柳至穿好衣裳,带上马,悄悄的后门出去,直到野湖。

水波在月光下如一块明镜,晃动着水的呜咽。柳至一直坐到深夜,也没有等来袁训。

他苦笑,自己就是个傻子。小袁他都敢动手,他还有必要解释吗?

…。

袁训再一次睁开眼偷看宝珠,见她这一会是睡着。袁训轻轻坐起来,本来想抱膝坐片刻还能继续睡。但坐起来柳至的脸更在眼前出现,更清晰明朗,更把袁训揪痛。

这出现的一幕幕,是他和柳至的旧交情。

他头一回进太子府里,总是有人对他白眼的,太子殿下对他好让人不理解,嫉妒流言一起出来,柳至没有。

柳至出身世家,但骄傲蛮横都没有。太子三近臣里,苏先出身是贼,袁训来历无名,去的头几天不会就报是淑妃同乡。柳至算最好的。

柳至有过人的地方,才能名列三近臣,也和苏先袁训很好。

撇开这些都不谈,就说去年执璞让欧阳家暗算,也是柳至帮忙,打到欧阳家里取出解药,把事情揽到他出面的份上。

如果这件事情是太后所为,袁训对黑柳家说个好,没有脸见柳至。

兄弟情折磨着柳至,也折磨着袁训。

柳至一面防备袁训和太后,一面不敢相信袁训会害他。袁训一面猜测是不是姑母,一面希望是别人。

忠毅侯都能感觉出来柳至在等他,但他去说什么?

这就一个在月下伤心,一个在家里伤心,两颗心倒还是连在一起,只是都已经惨烈不堪。

像让树叶打碎的月光,也像让鱼儿破开的月华,残缺一块一块的露出来,同时又像断裂的刀子一样,割着他的心,也割着他。

…。

黄金编钟声扬起,百官们缓步走进金殿。马浦不动声色找一找魏行,没有见到,更觉得自己猜的有几分把握。

魏行从前几天就出京,往附近的城镇衙门出趟公差。他不在京里,袁家就出了事,马浦第一个就猜到是魏行。

太后?太后犯不着。

柳家?皇后娘娘二次让关在宫里,柳家不敢这样嚣张。这不是要惹得太后真的震怒。

只有魏行,他在自己耳边听过枕头风,还想着袁家和柳家再大打出手才好。

这是个狠心能下得去手的人。马浦对魏行是这个结论。

抱抱仔的时风贡士。

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