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袁训给姐丈和亲家出的主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去少数的亲戚跟到码头上接念姐儿,其余的都在郡王府里等候。

真相早就大白,郡王妃带着两子一女说是进京里看母亲,一呆就是几年。在外面的郡王中间,只有陈留郡王独自在京中有府第——是为太后的缘故。

亲戚们常在郡王府里走动,在这一方天地里算人上之人,但皇宫内院是天下最权威的福地,念姐儿据说和表妹袁加寿一起养在太后跟前,都好奇念姐儿出落成什么模样。

二爷萧瞻峻更是最着急的那个人,郡王迎到码头,总得有个人在家,留他在家里守灵接待拜祭的人,把他急得一会儿往大门上看看,一会儿又装着送客到门外。

背后,两个孩子摇摇摆摆走来,大的那个是兰香生的,比执瑜执璞要大几个月,执瑜执璞正月底生,萧瞻峻的庶长子萧衍勇就大他们一岁。和他走在一起的是闵氏所生的嫡长子萧衍厚。萧瞻峻给按年纪算是次子的孩子起名厚,不用说还是对妻子闵氏的又一次敲打。

孩子们贪热闹,没有过多悲伤,早几天船上有先行的人到,说京里回来姐姐,又有两个表兄弟过来,脑子里想的是带东西,见父亲总往外面去看,瞅空儿就跟出来。

两兄弟都随父亲相貌,清秀小公子,又是一身孝服,粉妆玉琢似女孩儿一般。

萧瞻峻见到,生出为父亲的自豪。想两个侄子志哥儿忠哥儿进京去几年,谈吐大方有过人长处,自己的孩子以后是不能相比,但不差到角落里去就行。

这个家里不需要萧二爷顶大梁,他对自己儿子的期望值也是平安康健,长大学家传功夫,走科举之路,中得不高也没有关系,只要能中就叫不丢人。

抱起小的在手上,同大的说着话:“见到亲戚们都叫人没有?”萧衍勇腼腆:“一一叫过。”

萧瞻峻就觉得满意,又怕他认生,往街上看看念姐儿一行还没有到,抓紧时间交待几句:“表弟们是客,你见到他们,要学着当主人。见到堂姐,你是弟弟,不要和她顶嘴。”

萧衍勇说好。总是个孩子,嘴里全是孩子话:“父亲,表弟们比我还要小,就敢独自从京里过来?”

“那是两个与众不同的,你比不得。”萧瞻峻不是灭自己威风,事实如此。

二爷不嫉妒郡王长兄,他是实话实说。他的孩子长大以后,只是家中的助力而不是主要人物。

和太后面前的得意人物,现在就有爵勋在身的执瑜执璞怎么去比?

小孩子不明白,心里有怯远客的想法,听到父亲的话,就更弱下去一头。无意中一抬眼见到雪白一片的行人过来,也只睁大眼睛去看父亲嘴里比自己强的人,而忘记喊叫。

是家人们见到,说一声:“大姑娘到了。”逗小儿子的萧瞻峻面有喜色。刚刚让他贬低的萧衍勇见到,倒知道提醒,摇摇他衣角悄声道:“父亲父亲,姨娘说不许笑。”

萧瞻峻分一只手摸摸他的头,对着儿子的小脸儿颇有欣慰:“不错,你小子可以陪客人。”

萧衍勇开心的嘻嘻两声。

萧二爷无奈,这是孩子天性不能像大人一样完全遏制,就放下小儿子,还交给老大:“看好弟弟,一会儿记得向远客行礼。”自己理理孝衣,肃穆静凝带人走下台阶,对着兄长一行走去。

见多出来的人里,关安顺伯孔青是以前见过的,还有一些生面孔,面庞白净,没有胡须,萧瞻峻一愣神,这是太监?

后面的车帘子打开,匆匆又下来一个中年女子,两个侍候的人都衣着不凡,跟着她一路小跑过来,又是上年纪的嬷嬷,各带着两个侍候的人,也是一式一样的宫缎衣裳,因为老王妃去世,都是素白色,可能用上银丝线,日光下面闪闪发光。

她们步子虽然快,姿态却不失,赶到郡王妃的车驾前。萧瞻峻因为过于惊讶,也要往郡王妃车驾去接的他停下步子,在原地呆了呆。

这中年女子着的是女史官服,这是宫中的女官。

几年里,一直由长嫂书信里知道侄子们在京里是太后的心尖子宝贝,到今天这才算是亲眼见到。

萧瞻峻因为是陈留郡王的弟弟,福王乱平后,他拿到二品官职。如果前年不升,他今天见到女官反倒得行个礼。相当于外廷三品官的女书史,比他以前不低。

女官是皇家的仆从,嫔妃是皇帝的妾侍。女官可以兼做嫔妃,也有宫女受荣幸后,身份不高不能封妃,就当女官。与皇帝无缘份时,是高一等的宫人。

她们在宫里侍候,外官们很难见到,虽然不是为二爷来的,萧瞻峻也荣幸上来。

车帘子打起,陈留郡王妃下车,把萧瞻峻重新惊动。上前见过礼,问道:“侄女儿可在同一个车里?”车里露出一张荷润滴露的小面容。

萧瞻峻大喜:“果然出落了,家里的孩子们不能相比。”衣角又是一动,低下头去见到自己的长子又小声道:“姨娘说不能笑。”

郡王妃听到,有忍俊不禁,把萧衍勇小手握起:“来来,见见姐姐笑一下无妨,祖母在天之灵知道也不会见怪。”

萧衍勇红着脸跟过来,见到一个人跪到车前,那自己要叫姐姐的人,有人扶着,踩着他的背下车。

萧衍勇吃惊地吐出舌头。

他生长在郡王府里,志哥儿三兄妹去往京里,老王妃不喜欢闵氏,只不带在面上就是,对他格外疼爱,他算是金蜜罐儿里长大。丫头老婆围着,他的父亲又不要他长大去出兵放马,养成他女孩子一样的个性。

在山西他算尊贵的一个孩子,但外省里不乱糟践下人,萧衍勇头一回见到拿人当凳子上下车。

他呆若木鸡,叫姐姐也忘记。是念姐儿给二叔行过礼,和气的拉上他的手,叫一声:“是勇哥儿吗?”萧衍勇才算回神。

见过姐姐,把弟弟也叫过来给念姐儿看,念姐儿轻拧萧衍厚的肥面颊,柔声道:“有些执瑜的品格儿,表兄们到家是客,可就给你们招待了。”

她本来就是个温柔和气的小姑娘,这一声更是柔和若春风里。萧瞻峻面上不动,内心欢喜。适才和老亲们说京里今天来人,老亲们都说有太后这门亲戚在,陈留郡王府只怕要改换门庭,和梁山王争更不在话下,说得一团欢喜,把丧事要悲戚忘记大半。

这会儿见到念姐儿行容举止落落大方,萧瞻峻回首看下家门,办丧事呢,上裹白布,插着白幡,这本是悲哀之气象,在他此时的心情里,倒好似九天白云在蒸腾,隐然有龙藏龙升之态。

这下子底气足的可以隔山打牛,忙着去寻找小弟的两个宝贝儿子相见。

见两个小胖子昂着脑袋,有冠服对应得上的应该是袁执瑜,而另一个只能是袁执璞。

萧瞻峻忍不住又要乐,强把笑容绷住。这两个大胖脑袋,额头上吃出一圈子肉,跟小老虎似的。

鼻子眼睛全像小弟,就是这小身板子铁打钢铸似的,跟小弟蜂腰大不相同。

但是他的儿子,容貌和小弟相似,一眼就可以看出。

满心里喜爱上来,走上前去正要招呼,见两个小子沉着脸,口称:“节哀顺变。”行下礼来。如果不是个头子矮,这从容跟个大人没两样。

萧瞻峻又爱又怜,爱的是他们不怯场面,怜的是这么小学的周全,在家里下过功夫才是。按一按执瑜胖脑袋,回身把自己长子看在眼中。

见长子面庞上红晕还是没有下去,和念姐儿低声说话,只看他口齿唇舌,是慢慢而言。

萧二感慨上来。今年见到的侄子志哥儿,以后要接王爵位的,眉目间大风飞扬。弟弟忠哥儿,又俨然一个英雄模样,和小弟的两个儿子同样气势。

也罢,他暗想,这全是跟大哥一样,挡风挡雨一流,我这两个倒可以安享乐业。

念姐儿回来奔丧,把她的二叔内心鼓荡出对岁月的憧憬。上有大树好乘凉有千万人所盼,不是所有人都愿意起干戈于板荡。萧二请执瑜兄弟们进去,对太后好生景仰。

不管是自己亲侄子出息,还是小弟的孩子能耐,这要归功于太后才是。有意无意的,他悄悄打量长兄面容。见哥哥郡王面容沉静,硕长身躯愈发如参天大树,萧二更是安心。

如今是好时光好节气,上有太后,下有小弟,正是家里生发的时候。什么梁山王,什么诸路郡王,他们都要给哥哥靠后。

他这样想着,招待起人更精神十足。陈留郡王也受一番恭维,说念姐儿的仪仗好等等,郡王寒暄应酬,直到晚上除守灵的亲戚们还在,不用怎么招呼,别的人都散去,他才清闲下来。

……

雪白的灵堂,似梨花纷纷落。一片肃杀中,隐有雪的霜寒。回房去吃过东西换过衣衫的陈留郡王执起三炷香,虎目含泪,恭恭敬敬给母亲供上。

秋老虎天气,夜里还有余暑,但在陈留郡王心里,因为母亲离去,不管别人怎么恭维他与皇帝变成近亲,他的心也浸在冰寒中。

今夜他准备和昨天前天一样,守灵到天明。

古制中就有孝子守灵守长明灯的说法,陈留郡王做为老王妃的独子,常年不在她的身边,幸好回来得及时还能见上最后一面,他不安守到下葬他心里不安。

一旁新换的麻席,他坐下,对着灵前白烛失神。

烛光把他俊朗如郁郁山峰的面容映得全无血色,也照出清泉白石等一流的好容貌,和居于其上的忧伤。

他曾盼着母亲能支撑到志哥儿成亲,不惜代价送往京里去看看自己的郡王府,见见孙媳妇。这愿望还是成空。

心如让万蚁啃咬般,对着灵柩生出万丈豪情都是空,换不来以前回来母亲卧在床上的一个招手,又伤又悲泪水长流时,关安走进来。

关安在外面就见到陈留郡王伤感难禁,关安深深懂得郡王的感情。关安小时候和母亲讨饭长大,母子凄凉相依大过陈留郡王母子。此时郡王的凄凉无依关安明白。

他就轻轻进来,带着不突兀。就这还怕陈留郡王反感他出现,一旁有洗手的水,关安洗净手,往老王妃灵前也上三炷香,带上歉意后,才扭身面对陈留郡王。

他的眸光闪动,他有话要说。

陈留郡王拍拍身边,关安说声得罪,向麻席上也坐下。脚步声消失,灵堂像风卷过似的安静下来,只有两个人四目相对,鼻息微声。

“小弟好吗?”陈留郡王先开口。

关安郑重地道:“好的很。”

陈留郡王吁一口气:“他聪明,我放心。”

“但侯爷不放心您?”关安抬抬眼皮。

陈留郡王淡淡一扯嘴角:“他叫你来说什么?”

关安这习惯嘿嘿笑的大汉,咧一咧嘴,得色出来三分就收:“侯爷让我说体己话。说知道郡王雄心大志。但与其和王爷过不去,不如另开视野如何?”

陈留郡王撇嘴:“说得轻巧,兵权全在王爷手里,让我往哪里开?”

关安晃晃脑袋,这又是一个为袁训主张得意的神色。没有说话以前,先往灵堂外面看看。

把他动作看在眼里的郡王平静的道:“我知道你会来见我,这附近有人看守,除你以外,不许别人随意过来。”

关安一翘大拇指:“那我就放心的说,您请听好。”眸光微凝,内中有得意有炫耀有显摆,他还没有说出来,郡王也跟着心头一松,小弟有好主张。

席地而坐有一个方便,关安用手指在地上就划地图。

“这样,这样,”大约粗略比划线条,关安指住一点,道:“侯爷说这里为什么不打?”

陈留郡王一生征战,边城外面凡是他去过的地方,地形全装在他脑海里。

他皱眉:“这是别国。”

关安问他:“有没有打过我们?”

陈留郡王拧一拧眉头,关安粗手指又横在中间:“就是不打他们,这忒长的边境线,可以占住。筑土为城,多圈地界。”

说完,脑袋又晃两下,像是又为他家尚书喝彩。

“你说得都容易,我来问你,筑土为城,擅自攻打,这要皇上答应。”郡王心想一个不对,还以为我叛国了呢?

“郡王您答应,侯爷自会和王爷去说,由王爷上书,侯爷在京中斡旋,此事一定能成。这样您有大片的地方,爱征兵就征兵,就打仗就打仗,您和王爷相安无事。”

郡王还是冷笑:“粮草呢?筑土为城以前,一年四季里,春天青黄不接,夏秋两季还能勉强找到吃的。冬天只能喝风雪。边境线拉这么长,多出来的粮草上哪儿去要。”

“侯爷说王爷一旦答应,他会和户部商讨。”关安大手按在地面上,目光炯炯:“是您,侯爷才让我带来贴心的话。在朝中的事情,有他。有外面的事情,有您。”

陈留郡王心中有些活动,但让这句话出来又生鄙夷:“花言巧语也学会了?王爷是他亲家,我退后一步才是。”

“侯爷在京里常后悔亲事,说是王爷逼迫出来的。”关安说得一脸的意味深长,那感慨跟真的似的。

陈留郡王让安抚,又说上几句,见袁训没有话了,郡王开始拿关安开心。

“见到你我就想问,跟我当将军你不干,跟班干得有滋味?”

关安悠然:“别看您是郡王,您不会明白跟班的前程比将军好。”陈留郡王微乐,又打听蒋德:“龙家舅爷们进京,回来告诉我们蒋德呆在没蛋的地方?”

关安带着怅然:“人家会巴结,跟着寿姑娘,宫里侍卫总管……之一。威风呢。”

惆怅得好似轻山薄雾,陈留郡王大为惊奇:“头一回见到你这模样,我来问你,你既然跟班不好,你回来跟我,我还要你。”

关安摆摆蒲扇大手:“我是为他犯愁。”

“说来我听听。”

关安对着老王妃灵柩看看道:“在这里说不恭敬,有不好的话。”陈留郡王就同他走出灵棚,见四下里白烛茫茫,找了个树下清静地方。

关安低声道:“宫里是没蛋的人呆得牢靠,他还有蛋。我就天天为他愁啊,愁他的蛋还在,这可怎么好。”

陈留郡王没防备,连日里悲戚僵住的面容破冰似绽开,扑哧乐了。关安拔腿就走:“太伤心不好,为您解开一二吧。身子要紧,别苦坏了。”隐入树丛里寻路回客房去歇息。

对着他的背影,郡王面上虽然悲伤松动不少,也出来的不是好笑。他是又敬又佩的目光,喃喃自语:“这一对人了不起,太后从哪里找来的,一个跟定小弟,一个功夫还在我之上,跟过小弟就跟加寿,太后她老人家一片苦心呐。”

随后就是一句:“小弟是个宝贝疙瘩。”回去灵棚坐下。想一会儿母亲走了伤心难禁,又想一会儿小弟的主意王爷要是答应,倒也不错。

难呐,他无意中叹气出来这两个字。有谁知道他和萧观的心思?

……

家里没有大哥二哥在,加福又是小王爷常年陪伴,小古怪香姐儿忽然成为最幸福的人。

说起来她兄弟姐妹共计六个,相差都在五岁以内,不会缺少玩的人才是。

但大姐去太子府上当家,小六又还只是会哭的时候,香姐儿又有个喜爱完美的性子,只能自己找玩的。

好在她很快就找到,一大早起来,见到萧战和三妹吃早饭,香姐儿撇撇小嘴儿,叫上奶妈和丫头:“回我院子。”

她的院子暂时不住,也方便她今天换家什,明天掘地面的修整。

一进院门,见一大片碧落落荷叶,七月里再往后天气更凉,中间荷花落得差不多,但偶然一两点粉和白,更招人眼目。

香姐儿先有个得意小模样儿,兴冲冲地往房里去。

进她的房要过桥,她把房屋沿四周挖出半人高的一带水池,绕屋绕院子一周全放上游鱼,栽上荷花,后院子起藤蔓,凌霄开花全由屋顶子上面垂落,和下面的游鱼戏水相映成趣。往这里来看过的人都说好,太后也夸过,认为小小的孩子有这样好的心思,许给香姐儿要什么往宫里去取。

香姐儿不放在心上的答应,她有母亲疼呢,凡事儿还是先找母亲。

就像现在,她从玉石小桥进房去,奶妈搬一个红漆海棠花椅子她坐下,就见到母亲进来。

香姐儿乐颠颠的招手:“等着梳头呢。”又悠然自得:“大哥二哥走了真好,大姐不在家里也真好,小六归祖母也好,大早上的母亲就归了我。”一双大眼睛往宝珠手中看,希冀地问:“又给我准备的是什么好东西?”

宝珠送到她手中,是一个短小的碧玉笛子。

求票票。

抱抱仔的贡士,leiboo亲。多谢。

今天就这么多,明天会多些,但是早更了哈。好大乖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