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二章,太上皇发威/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枯干的手指把太后的手更紧紧攥住,太后感觉出微微的颤抖。太上皇眸子更明更亮,虚弱地道:“不用起誓,我信你。”他的面上闪过一道似霞光明亮的光芒,一闪而过。

太后的心让照得哆嗦,下面的话不由自主。

“那一年,我让方妃欺负,是你教训的她?不在我面前,我也知道。”

太上皇轻轻地笑:“我教训人怎么会在你面前?”太后跟着轻轻一笑。她当时嫔都不是,也没有嫔妃受训当着谁谁面的固定道理。

“喏喏,还有那一年,跟我养父家里联宗的大员有了罪名,你打发人告诉我,让我推说不知道,”

太上皇眯起眼睛:“你本来也就不知道,你在深宫里你知道个什么。”

“还有那一年……”

太后越说下去,太上皇的手指越稳定。起初那无力的病弱,和激动而上来的抖动渐渐的消失,留下的是和太后心贴心的肌肤相连。

太后察觉到,心里没有一处不痛。几十年以来,她从没有认真的对他道谢。谢恩这事情,和以前说过的谢,跟今天的心情相比都浮浅得站不住脚。

让心情左右,也真的不愿意太上皇离去,她就往下说着。直到加寿又进来。

病人有句话叫静养,是声气儿弱气息弱禁不住大动静。这宫里本就静得能听到孩子们隔道帷幔的沙沙纸张声,加寿更是轻手轻脚。

小小声先来上一句,是怕忽然出声太上皇突兀。

“用晚膳吗?”

把太后的话打断,太上皇有些遗憾,不过加寿不是大人,再聪明也看不懂这个夫妻倾诉的眉眼儿,不能怪她。

太后看出来,柔声道:“吃过我陪您好好说,以后啊,一直好好的说。”太上皇笑得满足上来,太子也走进来。

太子现在还是当学生为主的时候,太上皇不许他荒废功课。太子殿下昨天是下午过来呆到晚上,今天就是晚上过来。

垂手看看太上皇脸面儿,陪个笑容:“比昨天像是好些。加寿煮的好汤,您今天多用些。”

加寿自从当家就会煮汤,说起来不过是别人洗好各种食材,她往汤锅里一丢,只这一步,就全算是她煮的。

太上皇微微地笑,他刚才说多了话,这就有些气力上不来。对着一张张殷切的面容,他说等着喝,加寿出去传晚膳,太子走上前,把他半抱,背后太后给垫好,半倚坐等着。

不用宫人侍候,镇南王端着小炕桌子进来,瑞庆殿下搭把儿手。在床头放下,太上皇说要吃什么,太后和瑞庆殿下轮流喂他。

太上皇吃上一口,为这亲情更满意时,见到加寿香姐儿加福萧战就位。

从他病的当天,镇宅四宝就陪在身边。他吃饭的时候,加寿带着妹妹和战哥儿在旁边盯着。

病人没胃口,太上皇吃到一半不想再吃,加寿先出声:“再吃一口。”镇南王也笑容上来,心想太后疼这些孩子真是没有白疼。他和太子也随着话就欠身子,请太上皇再用。

太上皇就又吃下去。接下来是香姐儿:“再来一口。”太上皇再吃。加福:“再来一口,”萧战跟上:“加福说再来一口。”

“哧,”太上皇把饭喷出一半。镇南王和太子近前一步,用帕子给太上皇拭过,太上皇手指着萧战乐:“你呀,你这个孩子,你祖父是好男儿大英雄,你父亲我听听也不差,独你,你呀,你呀,”

兴许是吃饭有力气,这段话中间只停下喘息一回,其实也有精神头儿好在顶着。

话里并没有说明白,但这里人人都明白。镇南王理当娱亲,抓住机会笑道:“民间有个说法外甥随舅父,战哥儿他随我,是跟我学的。”

太后也乐了,瑞庆殿下抿唇轻笑。

就着这乐劲头儿,太上皇又吃了几口,就不再用。加寿捧上小唾盂,太子接过,香姐儿送上准备拭嘴的帕子,加福捧着一小茶碗的漱口水,怕她拿不稳会摔,战哥儿手里还有一碗,是个后援。

反正到最后,一定是加福圆满送上。

镇南王接过太后手中的饭碗,太后腾出空儿来当个解说。

“寿星来了。”太子和加寿一笑。

“禄星来了。”香姐儿笑眯眯。

“福星和战哥儿来了。”加福和萧战笑出一嘴小白牙。

太上皇说着好好,漱了口,瑞庆殿下送上热帕子请他净面,宫人进来放下小桌子,在床前稍远的地方,瑞庆殿下等用饭。

年老的人喜欢热闹,这是太上皇和太后去袁家时曾说过一句,说喜欢看到团圆着用饭,太后为太上皇的病着急,福禄寿瑞又在面前,就让他们在太上皇面前用饭。

吃的不算早,是等太上皇用过他们才吃。太上皇有吃药钟点儿控制,晚膳就到掌灯以后。

并饿不着谁,三餐中间都有加餐,孩子们也不着急。

太上皇心疼太后,让太后按以前时辰用饭,太后已经用过,这会儿可以相陪。

福禄寿战加上太子和瑞庆殿下夫妻,摆两张桌子。高桌子大椅太上皇看得吃力,视觉上他睡下来低也是一种不尊重,是农家夏天外面院子里吃饭的桌子高度,配小凳子。

加寿坐着刚刚好,香姐儿坐着刚刚好,加福和萧战站着,憋屈坐的是太子和瑞庆殿下夫妻。

镇南王每回坐下来都要笑,在他对面的萧战又开始了。

别人开始用饭,是给自己吃。萧战和加福都是知道的,你一勺,我一勺,是喂给对方。

一个桌子有四边,镇南王和长公主对坐,萧战和加福对坐,这样方便他们。

就看到两个小手臂你起我落,你落我起,把个桌子横个干净。太上皇在床上看着笑,镇南王笑得吃一口饭要花三口的功夫。

“呼呼,”萧战吹汤。

“呼呼,”加福吹菜。

镇南王也学着吹一筷子菜,在他们片刻的平息这空当里,送到瑞庆殿下唇边,笑道:“来,不能让他们把光彩全抢走。”

瑞庆殿下是太上皇心爱的小女儿,太上皇和太后笑出一声来。

“舅舅,”萧战肃然开口:“你喂的不对。”

太上皇悄声对太后道:“咱们听听,这喂饭他倒还有讲究。”

镇南王就让萧战说,萧战边说边示范。一个小调羹里,先放一片菜,再放一点儿饭,再加上一点儿肉汤汁,萧战一本正经:“这样加福才爱吃。”

加寿和香姐儿撇小嘴:“就他事情多。”冷不防的,太子一筷子菜到加寿嘴边:“先来一个这种的,再来战哥儿那种。”加寿喜欢的吃了,也喂给太子。

换一个调羹,又喂给香姐儿。挤眉弄眼:“二妹,咱们也有人喂,咱们也有光彩。”

香姐儿也喂给加寿,又给太子布菜。乍一看上去,两张小桌子热闹非凡,活泼泼的生机无限。

这场景颇能让病人开心怀,太上皇握住太后的手不再是有气无力下还要挣扎的卖力气,而是包容,把太后的手包在手中。

很快萧战和加福吃完,不走,一人还占据一边小桌子,眼睛溜溜左瞄右瞅,盯着瑞庆殿下夫妻用饭。

太上皇忍俊不禁:“你们两个,吃完了不起来?”萧战和加福一起回答:“怕舅舅(姑丈)喂不好。”

镇南王是萧战的舅舅,瑞庆殿下是加福的姑姑。

除去称呼不一样的话,别的字都一样。太上皇又生欢喜:“这是两个负责的孩子,教人要教到会。”

这里没有别人,瑞庆殿下是不会表示害羞,她眉开眼笑夸加福:“福姐儿是向着我呢。”加福用力点小脑袋。

镇南王凑趣的讨饶:“公主咱们就此结束吧,让他们两个不错眼睛看着,我脸都红了。”

太后呵呵而笑,太上皇悄声道:“等明天我好些,我也学一学。”太后悄悄地回:“你呀,你不怕脸要红?”太上皇扫一眼自己小女婿:“他脸皮儿太薄,我比他厚。”

这话放在平时多可笑,但在这里太后没有笑。感动如潮起云涌把她包围,几点水气又上眼眸,太后低低的伤感:“好起来吧,别丢下我。”

温柔的眸光又把她包围,太上皇柔声道:“好,我撑过这一关去。”

他是上了年纪,民间说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勾自己去的那种不好,虽然不是真的七十三八十四,但自己想着活的年纪差不多,是时候了,内心里有沮丧和认命。

答应着太后,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多想一会儿,潮水般的疲倦要把他包围。就还去看孩子们用饭,实在热闹,也能驱赶虚弱。

说说笑笑中他们吃完,洗手去烧夜香去为太上皇祈祷。

殿室里静下来,太上皇睡下,太后把烛光熄得微弱,静静守着他。

外面的说话声一句一句进来。

瑞庆殿下先祝:“愿父皇病体早愈,母后福寿康健。”太上皇微动眼眸。

第二个是加寿:“愿太上皇早早康复,早早的同太后去赏桂花。”

太上皇勾起嘴角。

第三个是香姐儿:“愿太上皇早早的好,我修整的屋子请他和太后先住。”

太上皇嘴角笑容加深,更用心地听福星今晚说什么。

加福道:“愿太上皇早早的好,能吃冰。”

太上皇睁开眼睛寻找着太后,又同她打趣:“你的加福这天气要吃冰,赶紧的去看她。”

“我不看,你不好,我谁也不看。”太后摇摇头。

外面笑话加福今夏冰没有吃够的声音里,太上皇吁一口气,像是放下心,微闭眼眸,药力起作用,饭后也思眠,慢慢的睡了过去。

太后寸步不离,在他沉静呼吸里喃喃低语:“你呀你,没有你,我上哪儿还能见到这些孩子们,你呀你,这计较可不对。”

太后临睡的时候,皇帝来看过。他一天三看不定时候,问过太上皇晚膳用多少,太后告诉给他有孩子们劝着,皇帝也道:“您没有白疼表弟,如今都大中用。”

太子是太上皇要他守着早起念书,已经回府。瑞庆殿下夫妻留宿宫中。加寿招待妹妹们和萧战,香姐儿他们还是不回家,皇帝没来由的安心。

听听太医的话,他忧心。他才上皇帝没两年,太上皇健在,有些事情能分担。

但听听镇宅四宝继续守着太上皇,皇帝点头,赞许全在心里回宫。

…。

第二天一早,宝珠不敢怠慢,把小六交给祖母,和袁夫人赶往宫中。袁训是往衙门去后,间中去请安。婆媳这一去要午后回来,安老太太才能出门。

她急急忙忙地先到文章侯府,进门就问:“有动静没有?”门人也着急,跟他家要生孩子似的:“没有呐老太太。”

“哎哟,这是多金贵的孩子,这么晚了不出来。”老太太不停,往掌珠房里去。

掌珠和玉珠全是腊月里二十几看出有喜,如今这是八月中秋过,这孩子都太足月,还是个没动静。

如果是寻常的人家,早就急得睡不着。但宫里有太后,请的最好太医看过说孩子挺好,大家只能等着。

韩世拓今天在家,抓着本道德经在掌珠肚子前面晃动:“多看看,老子是他母亲怀胎几十年生下,是个大才,难道我也要有这样的儿子?”

“大才小才,赶紧出来我才认他是人才。”老太太恰好接上话。韩世拓请她进来,房里还有这府里的老太太,文章侯夫人等都在,安老太太在担心曾孙的同时,心满意足。

都是守着掌珠,这是重视她。

坐上片刻,又赶往常府。不要女眷们送,怕掌珠说生就生,还是盯着的好。文章侯夫人对着背影夸她:“老太太要是没有大福气,那是没道理。看她辛苦的,往这里看过,还有常家。常家看过,回家去还要照看曾孙。”

二太太三太太一起称是,窗户下面四太太鄙夷的不服,又把人家夸上了,有这功夫,还是说说自家的偏心老太太吧。想当年二太太三太太和自己生孩子,她有这样守过吗?

四太太还是抹不开脸面大大方方过来,她钻到后窗下面听掌珠动静。

她以为她藏的巧妙,其实都看到她发髻露出一截,窗下过秋风,还有钗环动,从老太太孙氏到站着在房里看得更清楚的韩世拓都在肚子里骂她,没出息劲儿。

唯一不骂的,是掌珠的母亲邵氏。

常家也是一样的着急,常夫人和张氏守着玉珠,老太太进去抱怨:“这是要生什么好的,比生加寿还费功夫。”

玉珠不急,还在憨笑:“说起来要怪祖母,祖母天天说先生兽头,这兽头想来是难生的。”

常夫人和张氏笑说有理,老太太板起脸:“你要是能先生兽头,那是你的福气。”

坐上一会儿没有动静,老太太记挂着小六,匆匆忙忙又赶回家。怕小六哭闹,打扰太上皇养病,小六不送进宫,老太太说哥哥姐姐们都不陪着,要多多的疼他才行。

心分成几下里用,一下里挂念太上皇,他不好太后就不好过;一下里心疼袁夫人宝珠来来去去;一下里想宫里的孩子们和出远门的执瑜执璞;一下子里是小六;一下子里又是掌珠和玉珠。

等小六睡着,老太太往袁父面前烧香。念叨着:“我一生拜过许多菩萨,都不如您有灵验呐,只看看福禄寿就知道了。我孙女儿是怎么了还不生,这怀得太久,真让人担心。”

闭着眼睛说得正上劲儿,外面有人跑进来:“老太太,生了生了。”安老太太更是对着袁父再拜几拜,眉开眼笑出来问道:“生了个什么?”

和回话的人都一怔,老太太失笑:“这话不对,是谁生了?”

回话的人是这府里的,老太太就看不出报玉珠还是掌珠的喜。想起来,还是先问谁要生。

“侯府和常府都来报信,说有动静了。”

老太太长长的呼一口气,背后是袁父的画像,跟个真人似的,平时总当他无处不在,就又把自己丈夫想到,也应该是无处不在。

这就对空祷祝:“我呀,我可算对得起你了,三个姑娘这都有了孩子。”

当天,文章侯府喜得一男,常家喜得一女。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口,偏心又上来。对掌珠说:“你生错顺序,应该先生女孩儿。”见到玉珠就眉开眼笑,也不管常家的人怎么想,老太太没口子的夸:“生得争气,比你大姐好。”

好在文章侯府是喜欢的,文章侯当天就起草上书,要把爵位给儿子袭,好给孙子请世子。常家那里,玉珠对母亲张氏道:“祖母是怕我难过?”张氏看得清楚:“她是真心话,盼着你和宝珠一样的生。”

宝珠又添两件事情,往两家来看,又打点东西送,忙得不停。禇大路喜欢了,没事就往玉珠那里跑,这个妹妹可以尽情的看,还可以哄她不哭。

太上皇的病在十几天后还是没有起色,宫里一天比一天忧愁,这时候喜讯传出。

“是真的吗?”太上皇喜动颜色,硬朗的自己坐起来。镇南老王躬身在他床前:“是真的,太医看过三回,长公主有喜了。”

……

“皇后怀执怨怼,不敬寡德。侍奉不勤,数违教令。虽诞下太子,不能抚循。命刻苦思过,持善修心!”

皇后直接晕了过去。半晌后醒来,满腔悲愤问宫人:“这是太上皇的懿旨还是太后的?”

闻讯而来的太子在殿外停下脚步,心里又是一片冰凉。这个时候还分太上皇和太后,可见母后有多糊涂。

难道是太上皇的懿旨就可以听从?难道是太后的懿旨就可以不依?

本来要进去,太子忽然就不想去了。

他已经听过懿旨,里面并没有实质性的伤害。母后经受不住晕倒,他作为太子快马加鞭的过来,就遇到这当头一棒。

和懿旨里的怀执怨怼恰好对得上,和懿旨里的命她持善修心也对得上。

太子轻叹息,母后真的是…。太糊涂了。就要走,身后让人捅一把,加寿不知道何时出现,手里提着她的小食盒,歪着脑袋:“咦,太子哥哥怎么不进去?”

太子抚摸她的发髻,体贴地道:“你也别进去了吧。”

加寿摇头:“不行,我再也不能和上次那样拉下来不看娘娘。”太子犹豫不决:“可是母后正在气头上,”加寿闪闪眼睫:“太子哥哥是怕娘娘对我不好是吗?”老侯的教育十分成功,加寿堆出笑容,把加寿吹大牛的洋洋自得拿出来:“放心吧,娘娘骂我,我不会回的。”

太子的心上又让割一刀,无奈地看着加寿进去。他这一会儿还是不想进去,他知道他的母后气头上是什么模样,太子原地站着。

里面有行礼声,皇后果然是气喘着:“你,你又来做什么?”空旷殿室大,传音效果更好,太子听得一清二楚。垂下面庞,这不又是“怀执怨怼”,加寿小小的并没有得罪,这还是对太后定亲不满不是。

太后的教育十分成功,加寿甜甜的嗓音不改,和回太子的话一样:“我来看娘娘,我不来看娘娘,要让别人笑话娘娘和我。我备下汤,太上皇说喝这个汤好起来,今天现煮给娘娘送来。这会儿不想用,我放在这里。”

皇后没有说话,她是让太上皇的圣旨震惊到。太上皇昨天病愈,今天就下旨意斥责她。怀执怨怼是吗?皇后气得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勉强和加寿说上一句,就只能看着她曳曳辞出。

加寿出来告诉太子:“娘娘好,就是不太喜欢。太子哥哥不进去看看?”太子说不进去,和加寿出来,他往太上皇面前去,太上皇下斥责他母后的懿旨,太子认为有道理,但母后不能出宫,他要代她去太上皇面前请罪。

加寿出宫回太子府,她还是下午回宫,带上妹妹们和战哥儿多陪太上皇几天。

太上皇精神比昨天还要好,见到太子满面慈祥。九月里天气秋凉高爽,他和太后坐在窗前看新送来的名品菊花。指一张椅子,乐呵呵:“太子你坐这里。”

太子放下心,或者他生长在太后宫里,他对太上皇的懿旨没有太大惊恐。只是担心母后面子上又下不来,去看看她,却又听到不入耳的一句话。内心本是难过的,见到太上皇和太后都和气,太子心头一宽,谢过坐下来。

“不要担心,你母后有些小性子,很不好,我素来看到没有理会。病的时候想了很多,我和太后还能有多少日子?万一我走在先,太后走在先,另一个人就伤心去了,再也不能分一只眼睛守着这宫里平静。我在的时候,给她拧过来。以后你和加寿也省心。”

太子鼻子一酸,这话正扎中他刚才的难过,泪水潸潸而出。太后倒一碗热茶给他,太子接在手里,觉得这茶碗也好,面前的一对老人都是秋天里的晴阳格外温暖,只有自己的母后那语声像寒冬里的日头,明明是有的,只是她自己包着一层冰霜寒,让人不愿意走近。

他是来请罪的,却听了一通慈爱的话离去。他走以后,太上皇就对太后兴高采烈,有几分像孩子:“备车,咱们去看瑞庆。”

到了以后,见加寿也在那里,另有一份儿滋补的汤送来,正在炫耀。小嗓音得瑟的很:“姑姑,一早我让嬷嬷又去问过太医,说加的药材刚好。全是山西给我送来的哟。只舍得给太上皇太后皇上娘娘和姑姑用,战哥儿要讨来看看,我是不给的。”

太上皇又让“皇上娘娘和姑姑”的话给打动,对太后道:“你许的一门好亲事。”太后知道他的话意,也觉得加寿得瑟一回:“你我只管放心,加寿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会对瑞庆好的。”

两个人进去,太上皇和加寿开玩笑:“你说很好,但是漏下你家里的人。我来问你,你的好东西不给你家曾祖母、祖母和父母亲不成?”

加寿快快乐乐地回:“给他们送的专有一份儿,我的,只给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和姑姑。”

瑞庆殿下和她玩笑:“太子也不给?”加寿笑眯眯:“我的这份儿就这么多,我分过就没有了。我和太子哥哥要是用,去拿爹爹的。”

“那你爹真委屈。”太上皇又要笑,又有一句话让引出来:“加寿是认真的,还分过算过分量,这不是虚客套。”

太后打趣:“你都吃了她许多,还要说虚客套?”

中午就在这里用饭,加寿挂念太子辞出。第二天上午,又是一道懿旨以太上皇宝印发出。

“皇后柳氏,华而不实,冷眼观来,本不宜母仪天下,只为太子鸿名,仍居昭阳。须,痛思修心,重正贞静持躬。”

第三天,又是一道。

“六宫无主,太后暂摄。辗转辛劳,心甚不安。令德妃梁氏,贤妃张氏,端妃赵氏,忠毅侯之女袁加寿辅佐。”

朝野上下一片哗然,柳明找到鲁豫,哭丧着脸:“你到底有招没有招?你看看太后都猖狂到什么模样。把娘娘正宫挤得没地儿站也就罢了,这是要逼死她的不是?德妃贤妃和端妃,那是和太后亲侄女儿陈留王府上结亲的人。袁加寿更不用说,是她的侄孙女儿。你再缩手不动,太后就权倾朝野了!”

鲁豫也觉得可气:“这是侍疾的时候,指不定太后说了什么,这里面有鬼!”

他们是在刑部里说话,话说到这里,刑部尚书皮笑肉不笑的进来,把一封公文往鲁豫面前一摔:“鲁侍郎你自己看!”

鲁豫拿在手里,看过脸色唰地白了。这是一封提审的公文。宗人府和宫里的数十个太监宫女把他告到宗人府,说他挑唆宫人污蔑太后,宗人府转给大理寺,大理寺让他去受审。

刑部尚书冷笑:“别以为你是个官儿就行事无忌,办事,有章程!我看到这个都可以让你气死。幸好大理寺与我还有几分薄面子,他们封好送给我,让我送你鲁侍郎过去,免了提走,你也好看,我脸上也好看些。”

催促鲁豫:“这就走吧,别磨蹭了。”

柳明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惊吓之余万般无奈之下去见柳至。柳至今天在家,听完一翻脸:“我倒不知道你还有这一出!柳明,今天我们话说明白。娘娘现在只是受难,还没有凶险。她要是不保,哼哼,你自己想去!”

柳明急了:“你当家你怎么这样说话!这分明是太后出招…。”柳至打断他:“谁挑事!谁承担!”

柳明涨红脸恼怒出来,边走边拂袖子嘟囔发泄:“你个缩头大乌龟,你不敢惹袁家,你不敢惹太后,你就眼睁睁看着娘娘活不成,你个缩头大乌龟,你怕袁家……”

他身子受损走得不快,话让柳云若听见。消停下来不去袁家的柳云若小心眼子里一恼,以他的年纪想不到先问个明白,直接找几个年长的兄弟:“袁家又欺负我们家了,走,看看执瑜执璞回来没有!”

柳至和柳垣在客厅说话:“只要太子无事,娘娘就不会有事。”柳垣现在大明白特明白,寻思着懿旨上话:“只要袁家的加寿没事,太子就没事。”

柳至觉得和他越来越能说上话:“太后偏心娘家并不避人,因为她偏心,她不会让寿姐儿有个退亲再定亲的名声,这名声以后当皇后都是败笔,唯今之计……”他闭上嘴。

柳垣陪笑:“唯今之计还真的是保娘娘就得保袁加寿,和袁家走动多些。”

“你去,我只想揍他!你明白地对他说,我要是不狠揍他一场,我气难消。”

他们就不知道孩子们私下里又出去,但好在柳云若寻上一回,等不到执瑜执璞也就作罢。

鲁豫从大理寺出来,是天黑以后。走在街上,两边铺子住家的烛火照在他身上,门缝里透出来好似万道千道,但照不亮他的眼前。

一通审问把他气得两眼发黑,幸好官职不是今天就丢。他重回刑部提出林允文,面上狰狞:“我要完了,你只能是一个死!前朝犯巫术的,没有一个不死!”

林允文手指里把玩着铜钱,面上不慌不忙。心里大局已定的暗想,你总算来求我了。你求我一回,就有下一回,下下一回,从此就跟我的信徒们一样,攥死在我手心里。

“我算出来你最近有祸事,”他冷冷淡淡。

鲁豫咆哮:“那你怎么不说!”

林允文打个哈欠:“因为我准备一件功劳给你。”鲁豫追问:“是什么!”

隔壁,冷捕头把耳朵紧贴住板墙。他眯起眼,把话一字不漏的收到耳朵中。

“你出城往西二十里,有三间小木屋子。那里有功劳,但你去的时候把头脸遮住,肌肤不能露出在外面,免得受伤。”

鲁豫奇怪:“那里有个什么鬼?”冷捕头心想我也想问。林允文高深莫测:“去了你就知道。”鲁豫往外看天:“城门已关,这得明天才能去,唉,谁能知道明天我还能不能提你。”

见林允文忽然眸中直愣愣,伸出手指比划出几个字:“半个时辰后你再来。”

他无声写着,三遍以后鲁豫看懂。本能的要对四面去看,让林允文瞪住省悟,脑袋僵着一动不动,知道隔墙有耳,把刑部尚书在心里骂个臭死。

就是有人,也只能是他安排。

半个时辰后,鲁豫目光呆滞出现,他留上心,就捕捉到冷捕头走出刑部的身影。

林允文不再客气,眼珠子里嗖嗖冒着寒光,跟教训孩子似的口吻:“我无天老母通天地,使鬼神。你凡夫俗子这一回见识到了吧!”

“你怎么知道的!”鲁豫跺脚恨声。

“哼哼,我无天老母不仅能上知碧落下知黄泉,还能保皇权安君主。对你说,你也不懂!”

鲁豫迷惘中看他在昏暗烛火下面,影影绰绰神秘莫测。他长叹一声相信了:“我不要保皇权安君主,我只要一生夙愿得施展。”他花白的头发抖动,好似簌簌落冰雪。

看在眼中,林允文更拿他不当一回事情。都这般年纪还苦苦挣扎相,这官场你不混也罢。

但好在他混了,算是自己夙愿得偿的一个助力,林允文要帮他。

“当务之急,先放我,我再帮你。”

鲁豫呆兮兮:“你说。”

“你确定偷听的人出城没有?”林允文心想你要是这个也不会做,那你可太笨了。

鲁豫猛点头:“他抢我的功劳,我让家人跟他直到出城门。”又有惭愧:“这是太子府上的人,他有能耐叫开城门。”比自己强太多。

林允文慢条斯理:“那就好,功劳还是你的。”鲁豫张大眼,林允文在他心里更高一等出来,更用心听他说话。

“你能现在面圣吗?”

鲁豫想想:“重要的事情可以。”

“兴妖作云,算不算重要事情?”

鲁豫一震,抬手指住林允文:“你说的功劳是这一件?”

“就是这一件,你附耳过来,听我说话。”

鲁豫把耳朵附上来脏污的林允文,听他说过一通话,这一次惊骇得不能自己。

林允文想想那三间小屋里没有自己的东西,放下心来把自己洗清:“这就是我无天老母的大神通,你不要只看着我,这又不是我弄来的。”

鲁豫吸一口凉气:“好好,这个能面圣。”

“那你去吧,今天晚上见不到君王,明天也行。只要你赶在别人回来以前把这事情呈上,功劳就是你的。”

鲁豫担心:“那冷捕头回来他能答应?”

暗骂他一声笨,林允文不教到底:“你就说是你对他说的,他回来闹,就是和你抢功。”

鲁豫抚掌说了一声妙,看向林允文的目光恭敬上来:“借这件事情放你出去绰绰有余,只是请出去以后,还要多多赐教才好。”

“没问题,我推算过,我是大国师的命,到时候你举荐有功,我亏待不了你。”林允文大大咧咧说着,心头一阵狂喜似的紧张。

大国师,是他的夙愿。

鲁豫有些明白,喃喃道:“大国师?”随即痛下决心:“好,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往皇上面前去举荐你。你等着!”

叫进帮忙提审的狱卒,把林允文重新交给他,鲁豫往宫门走去。

皇帝听说是重要事情,虽然他对鲁豫盘查太后一肚子火气,但出于国事上的谨慎,吩咐叫进。

鲁豫也知趣,想来皇上至孝,对自己查太后不会喜欢,而自己又没有确凿证据说太后误国,进来就开门见山:“回皇上,臣知道妖云是怎么一回事情,这有碍国运,不敢不立即来回。”

皇帝也一愣,脱口而出:“是真的吗?”

求票票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