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四章,丢丑/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对着宝珠认真的面容,袁训忍不住伸出手轻轻一捏。宝珠握住他的手换上笑容,和袁训相对一笑。

为了孩子们。

两个人的笑容里都盛满的是这个意思,依偎到一处。

晚秋凉风把窗户打得啪啪作响,宝珠在这声响中颦起眉头:“真怕他把军国大事算准。”

袁训揉着她的头发,觉得钗环碍手时,又离睡觉的时候不远,把首饰一件件取下,在红木几上排成一列。

亮晶晶的首饰星光般明亮,好似宝珠晶莹的心。她的语声透露无遗:“让香姐儿时不时到我们房里玩一夜,二妹近来很喜欢。”

袁训浓浓的嗯上一声。

“梁山老王爷说战哥儿明年五周岁,让他开始学功夫认字,战哥儿担心和加福玩不成,和我商议半天,让加福和他一起学功夫认字。”

袁训笑的浓浓。

宝珠轻叹息:“哎哟,这以后出兵放马可怎么是好?就是离不开我们的加福。”往袁训面上看,似乎这样就会有答案:“你这亲事是怎么定下的?”

“他爹逼迫而成。”袁训把面庞埋在宝珠肩头笑。

“还有儿子们,在舅父府上一定是头一份儿,过个年一定让惯坏。”宝珠嘟囔。

袁训抬眸,从她白净肌肤旁望过来:“你是在说舅父不好?”

“不是,是想说儿子们让惯得了不得,是不是就能把舅父接过来。”宝珠这才发现他离得很近,把他轻推一下:“要睡了,只是纠缠做什么。”

袁训慢吞吞:“你把孩子们全说一遍,我在等你说说我。”宝珠收起为孩子们担心的拧眉,堆上大大的笑脸:“你呀,你比宝珠还要关心他们,你不用说。”

“那我和你说说吧。”袁训把宝珠往怀里一抱。宝珠笑上一声,攀上他的脖子,往外面看:“今天答应香姐儿过来,别让女儿看到。”

门帘子一动不动,袁训和宝珠同时放下心。宝珠笑道:“快说。”

“那个林允文,他算也是死,不算也是死。”袁训胸有成竹。宝珠睁大眼睛。

“皇上对他有猜忌,怀疑妖云是他揭露,也即是他所办。杀心是必然的,而我给王爷去信,已经收到他的回复。”袁训分一只手,袖子一抖,有一封信出来。

宝珠接住,见上面大红的火漆印跟红宝石一样耀眼,先不看,问道:“我能看吗?”

“看吧,我已经折开。”袁训把公文翻个过儿,后面果然是裁开有缝。宝珠打开来,见萧观的字有如他的人,风格粗旷,大起大落之感。“就依你!不然你家姐丈真烦心!赶紧把他打发走,离我越远越好。我呢,依你的也可以离开他,越远越好。他要帮姓葛的,老子我等着看他笑话!”

宝珠低呼:“这就是答应和姐丈相关无事?那林允文他算得出来吗?”袁训微微一笑:“他算得准,皇上不杀他,我也能让王爷暂时改口。”

“可这一来一回要好几个月呢,我觉得林允文不简单,我怕他又拿孩子们说事情。”宝珠把公文收好。

袁训悠悠:“所以你对付他我答应,让他丢个大人,名声先扫地也不错。”

眼神微闪,而宝珠也目光微烁,两个人同时想到皇后,她这一回丢的大人这辈子也翻不过身,永远要带在身上。

但当父母的还是不放心,世事变幻难料,后事谁能知道?宝珠轻咬嘴唇:“姑母实在太好太好,太上皇现在特别看重加寿。但太子要是能像你一样,该有多好?”

垂下头:“我是不是太贪心,我们寿姐儿是得意的孩子,她以前在山西的时候,多自由快乐,多么随心随性,跟个小霸王似的……是你的女儿她有福气……。”

“如果有妻妾成群那一天,宝珠,对不起。”耳边,袁训诚恳的嗓音。

宝珠的心让烫了一下,手指掩在袁训唇上:“别说对不起,这是她的命,她……。”

手指上让轻吻,袁训柔声道:“尽我所能,不过姑母她也不答应。”这话把宝珠彻底打醒,她红晕满面颊,有几分慌乱:“我都说了什么,”这是亲戚知己都不会认可的话,宝珠想我就全说出来了。

她自己是好运道的,侥幸遇到袁训。再奢求孩子们……他们是自己的孩子们啊。

二妹许给沈家,宝珠完全依赖丈夫,他不会让二妹受委屈。加福许给小王爷,本来宝珠有些担心,但从眼前来看,战哥儿是那除去净手,别的时候寸步不离加福的好女婿。

只有加寿……难免人的心情,宝珠也有同情皇后的时候。但她也不想不明白皇后是中了哪门子邪,不是不知道道理的人,从娱亲上说,也要喜欢加寿才是道理。

就是会遇到这样的人,不是不懂道理,就是如此这般。

拨散的发丝落下来,更方便宝珠依到丈夫肩头。她轻轻揉着,把对他的感谢和对加寿的关切揉到他的肌肤里。

感受着他的温度,也感受着自己有他,得到的已经很多。

“爹爹母亲,”房外传来喊声,袁训和宝珠连忙起身,把寿姐儿先入下,下面的时间,将是香姐儿的。

月光随着香姐儿进来,照拂这对操碎心的父母,跟着他们接女儿进房的脚步,直到内室不能进去,才遗憾的退出。

……

校场作法那天,太上皇和太后携加寿到的早。太子跟着皇帝起驾,随后到来。

见人头涌动人山人海,太后油然道:“加福又要说唱大戏。”回身叫过任保:“香姐儿是不爱凑这热闹的,但保不准也要来。加福是一定要来的,去让她到我这儿来,免得让战哥儿带着乱跑,让人挤到不好。”

任保去看过,回来告诉太后:“只有忠毅侯夫人在,二姑娘三姑娘小王爷都不在,就是连尚两家小姑娘也不在。”

很快皇帝过来,有一个人走到台上。台上照例是香案桃木剑,天师府来几个人瞪着看。

林允文满面冷淡,他知道今天要出丑,哪还有心情去认真算。随意的抛几下铜钱,看了看,他犹豫不决。

和昨天他私下算的一样,开疆辟土,天下昌盛。这怎么可能?林允文不相信自己。

他就接触到的人推算很灵验,总能见到推算人的面相。面相与气向有关,与他遭受的事情心思有关,他对自己推算出来的就有底气。

这是军国大事,他从来没有推算过。昨天又听过魏行的话总受影响,林允文茫然不知所措。

袁训站在皇帝后面,宝珠在自己的看台下,全神贯注看他的神色。袁训的眼神更犀利,把林允文眼色的一挤,那种不敢相信看得一清二楚。

他皱起眉头,这是算得超出他的意料。他意料中的是什么呢?

见皇帝打发人过去问,林允文是结结巴巴的神色,回着话神不守舍地往香案上一瞄,袁训更能断定他在说假话时,太监过来道:“回皇上,林允文所算封相是二虎相争,必有一伤。”

鲁豫眼巴巴看着皇帝,他不明真相,他认为林允文算得没错。百般担心里面,见到皇帝缓缓走身,鲁豫心都要跳到嗓子眼里,毕竟这个人是他推荐,听皇帝道:“回宫。”

强烈的失落把鲁豫击得身子一晃,他以为自己听错。回宫?不是夸赞不是斥责,是平静的就抛下这里回宫。

这代表什么意思?

就是林允文也站在台上傻住眼,他准备好迎接对或者错,对皇帝没反应他招架不住。

直盯盯失仪的盯着皇帝,手不睡觉的叩到香案铜钱上,袁训从他这个手势里更确定他说了假话,不禁心头一战,难道他真的算得准?他没有底气,所以说了个任何人都可以猜得出来的二虎相争。

花花绿绿的一群人冲入眼角中,袁训释然。他要真的是神仙一流,也应该猜中今天有过不去的事情。

“就是他!”

“打他!”

皇帝愕然看着一群衣着艳丽的女子,一看就不是正经人家,拨开人群直冲到台下,对着林允文破口大骂。

“还我钱,骗子!”

“你说我这个月是黄花楼头牌,你算得不准!”

宝珠好容易把孩子们劝在家里,但这会儿还是本能瞄瞄那最爱乱跑的萧战,和跟着他乱跑的加福不在,再去看加寿。

见到太上皇太后起身,也表示不想再看,这是一场闹剧,把加寿带着准备离开,宝珠放下心。

皇帝气得面色铁青,官员们也气得满面通红。张大学士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狠狠剜着鲁豫:“鲁侍郎,你举荐的好人!”

三长公主也过来看热闹,在头一句骂声出来,就眼前一黑,呻吟一声摔倒在丫头身上。

这是一群青楼女子。

这姓林的,是给青楼女子算命的人。让自己丈夫举荐到皇上面前。稍作清醒,她悲从中来。她嫁他几十年,她不求大富大贵,她出自皇家已经是大富大贵,她只求他安安生生的,难道也不行?

一个黄衣女子在同伴帮助下往台上爬,站得高,她的容貌就在人前。血盆大口,满面皱纹,还是个既老又丑的青楼女子。

三长公主晕了过去,而远处,小邹嘿嘿笑得开心。这姓林的不是好东西,一直借着二爷家福禄寿说话,小邹在去年就要怒从心头起,托田光给宝珠捎过好些回话,让宝珠收拾他。

这堆人来闹,是他的得意之作。

求票票,这是天天提醒自己不能忘记的事。在此再次感谢。

本来就卡文,只有这么些。对不住,明天会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