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五章,撵走鲁驸马/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又有几个女子也让同伴托上去,手指着林允文大骂,也是又有年纪又丑陋。

林允文都让骂傻眼。

要说他给青楼女子写符咒,有。但面前这几个他个个不认得不说,他就是写,也给漂亮女子写。

说这大娘您能当头牌,您自己信吗?肯出银子吗?

还有你们是从哪儿出来的?还黄花楼?青楼妓院是出来卖的,有叫黄花这种名字的吗?林允文大脑一片空白。

天师府的人笑得前仰后合,这一任天师不是经常在京城,他留守的徒弟走到皇上面前:“请皇上降旨意,把这大胆的妖人治罪。”

皇帝眸子里要喷出怒火,死瞪着鲁豫。

这人丢的,张贴告示让大家都来看,哪怕他胡扯一通皇帝也不会这么生气,结果呢,他是个和下九流打交道的行当。

这是皇上自己失察之罪,还是发落鲁豫?

这会儿就是拿鲁豫一通好打,这颜面也丢到爪哇国去了。再看吵闹的女子们不堪多看的容颜,皇帝恼火的一拂袖子,怒喝一声:“张良陵!”

刑部尚书张良陵正等着呢,鲁豫出丑,他是既喜欢又难过。喜欢的是鲁驸马你又让我逮住小辫子。难过的是刑部里又添这一笔草包行事。

上前应道:“臣在!”

皇帝气得话也不说,他怕自己一张嘴当众骂出来,一扭脖子走了。太子和官员们在后面跟随,袁训往香案上又看一眼,虽然他眼神犀利,有距离没看清。

忠毅侯本能的想弄懂林允文算的准不准,此时后悔应该告诉宝珠,让她叮嘱上去闹的妓女把卦相记下来,可以请教天师府,也可以请教认识的高僧名道。

跟随着走下台,袁训又回了几次头,把林允文的神色看在眼中,这又是本能出发,但见到林允文没有太多的惧怕,像是不知道在皇帝面前揭穿是骗子,这叫欺君的死罪。疑心上来,袁训去看柳至。

柳至和刑部尚书留在台上,仰仰头错开。袁训无奈,他自从打到柳至家门外,又没有去过野湖和他对着出气,一直就没有和柳至对上过眼光。

只能寄希望于柳至会明白自己的意思,这姓林的不能再留,往前急步,追上盛怒的皇帝。

高台上,刑部尚书对鲁豫冷笑:“鲁侍郎,你做下的好事情!”一侧面庞:“柳侍郎。”

他没有明说交给柳至,但意思大家明白。柳至身后有公差,把手一抬,如狼似虎的扑上去几个,分开围着林允文骂的妓女,把林允文按倒在地。

看台下笑骂的人忙着看这个热闹,刑部尚书忙着瞪鲁豫,柳至忙着防范林允文逃走,没有人注意几个妓女悄无声息拿走卜卦的铜钱。她们一个人只拿一枚,这样就可以安好的把原样记住。如果一个人拿两枚以上,就记不住哪个图案在上,哪个图案在下,摆的是什么位置。

宝珠笑容可掬,小邹不把冷捕头放在眼里,对二爷确实忠心耿耿。袁训无意中说想知道林允文算不算准,宝珠第二天传话给小邹,让他想法子把原卦相保留。

宝珠自己说出来,她都想不到小邹能办好。见到铜钱取走,缓缓起身,对丫头道:“咱们也回家去吧,这儿太闹了。”

回到家里,萧战和加福在大门里面边玩边等着。晚秋风凉,吹得加福小面颊红扑扑的,扑到母亲裙子上笑盈盈:“好看吗?”

她笑靥如花,和姐姐哥哥们一样,是当母亲的骄傲。宝珠蹲下身子,平视地和她对答。扁一扁嘴儿:“不好看,母亲应该学学加福没有去。”

加福心里舒坦了,格格笑道:“那下一回带上加福去,加福会陪母亲玩耍。”

“好。”宝珠宠溺的回答过,香一记加福的额头。萧战在旁边大为眼馋,舔舔嘴唇:“等我大了,我就可以香加福了吧?”

他的好岳父,有一回见到萧战学着自己香女儿,和好女婿长谈一回,把男女授受不亲说到口水干,萧战只明白一条,就是当着岳父母的面,不可以香加福。

他就干咽唾沫,盘算着我等,我等到哪一天可以像岳父母一样的香香加福?

宝珠让他逗笑,话说只要和战哥儿在一起,哪一回没让他逗笑过。在宝珠心里萧战还小,很想允许他香上一回。但袁训的寥寥言话,就把宝珠的心思打掉。

“你看看他哪天能离开加福?我们要是一睁眼,他们就成亲了,倒也不错。这中间还有个少年时期,我可怎么防他才是?”

宝珠听过,即刻赞成不养成萧战在少年后让别人知道,要说不好的小慌里慌张,把加福叫到身边说上一通,不可以和除去家人以外的人香香。

夫妻一起打小儿就对萧战严加防范起来。

见萧战问,宝珠哄着他:“等你大大再说这话吧,这话不许去外面说哦,”

加福让母亲解释的很彻底,听听,咦,下面的话加福会说,加福笑眯眯:“别人知道,会笑话加福的。”

萧战小手捂紧嘴:“我不说,我一定不说。”眼神忽然就直了,是褚大路走过来。

小王爷立即忘记香加福,黑着小脸儿如临大敌。禇大路拔腿就跑:“我路过,我去姨妈家!”

在宝珠再次的啼笑皆非中,禇大路一气跑出二门,跟他的小子追上,往文章侯府去。

丫头们一声回话:“褚家表公子来了。”掌珠坐月子正在气闷,对陪着的母亲邵氏笑道:“这半个月都过去,我这房里可以进人吧?他是个孩子,叫他进来我说说话。”

邵氏笑道:“好吧,他还小。要是再大几岁,可不能叫进来。”

禇大路进来一头的汗,问他,答道:“遇上加福。”话中意思不用再说。邵氏和掌珠笑容加深,邵氏爽利的嗓音道:“快别和加福玩,你哪有同她玩的大福气。”

掌珠含笑:“去看小弟弟吧,等他长大和你玩。”掌珠是头一胎,老太太孙氏近来羡慕安老太太,和文章侯夫人想抱走养活。但掌珠有自己的心思,祖母说她生的不如玉珠好,掌珠很喜欢。她都想好自己看着儿子,早早的念书,不敢比执瑜执璞,也追上几分才行,她推说月子里苦闷,把孩子留在房里。

禇大路就去看,掌珠对邵氏悄声道:“母亲上京来的时候,姨妈和明珠怎么说?不给大路在京里定亲事?”

邵氏手里做着孩子小衣裳:“这倒没说,大路今年四周岁,说亲事还早吧?我对你姨妈说,女婿总当兵,虽说钱往家里拿的多,可命在刀剑下。我劝她们回京,老太太有了年纪,侍候几年吧。我和三婶儿还要走呢,把她们换回来。”

掌珠大吃一惊:“母亲还要回山西?”她再一次看不懂自己母亲似的盯着她看。

跟她刚回京里见到的第一面那样。

那一天邵氏和张氏来看掌珠,先看她,再一起去看玉珠,掌珠几乎不敢认是自己母亲。

笑容,是爽朗的。语声,不疾不徐,是不怯场的。和以前那个怯懦的母亲判若两人。

一个人几十年里,直到把女儿拉扯大都没有改变过,在山西住上几年,忽然就变一个人,掌珠一直在心里诧异。

此时见母亲居然还要回去,掌珠以前的诧异和今天的诧异叠加一起,问道:“我没有想到,山西有什么好?难道是宝珠说要回去,没有可靠的人?”

“宝珠是让我和你三婶别回去,可你们没生的时候,你三婶就对我说,京里住不习惯。我也不习惯,我们得回去。”

“不习惯?谁对母亲不好?”

邵氏嗔怪地笑:“你如今真的当家,真的这一家子人重视你,我放心,还有谁敢对我不好?宝珠家里更不会有,好好的,给香姐儿起个小古怪的名字,她哪里古怪,对我和你三婶好着呢。”

“那,不走不行吗?宝珠又不是没有管事。”掌珠在从懂事以后,对母亲是保护,今年相聚,出来的是依恋。她舍不得的心情上来。

看在眼中,邵氏喜盈盈:“我也舍不得你,可不怕你恼,我更舍不得去年刚养的猪。”

掌珠佯装生气:“这是什么话?”

“还有前年刚买的三百匹马,两百一十头牛,还有两群子羊。兔子,好看的挑出来送来给孩子们玩,我和你三婶不在,你姨妈和明珠也未必会挑。”

掌珠愕然,还真的是挂念牛羊猪兔子?

“加寿要山鸡,香姐儿要各式干花,加福喜欢果子,干的鲜的,你三婶弄的最好。等你们出了月子,我们就走。”

“呼”,一阵西风刮在窗棂外,掌珠憋住气:“我出月子离冬天不远,路上多难走。”

叫一声禇大路:“你说是不是?”

禇大路嘿嘿地笑:“留下我也行,带我回去也行。执瑜执璞在山西呢,真的回去还能和他们玩。我认识兔子洞,告诉他们好几个,不知道抓住没有?”

掌珠气结:“怎么都不觉得京里好吗?能跟宝珠进宫看看,我这里是侯府,舅祖父府上也是侯府,做客多气派。”

邵氏笑起来,褚大路热烈的抢先回话:“我们去国公府做客,比姨妈这里爵位高。”

掌珠噎住,好一会儿嘀咕:“宝珠和祖母都不在,国公府认得你们是谁?”

“认得我们是亲戚,过年过节派车接我们去做首席。”

掌珠撇嘴:“人家国公夫人可坐哪儿呢?”

“前两年老国公夫人不坐席,出来同我们敬上一杯酒,回房陪国公。去年八奶奶是国公夫人,从来不拿大,看着宝珠呢,我和你三婶过得比在京里好。在这里吃完了睡,睡完了吃,看个大风雪还得出城,没劲。”

“没劲?”掌珠直愣愣,这样没修饰的话也能从自己母亲嘴里出来,可见她真的是太大变化。

邵氏不以为意:“这是跟帮工们学的,这些人嘴里没好话,骂他们多了,就学会一句半句。”

掌珠傻眼:“您会骂人吗?我可一回没听过。”

“全是顽皮猴子,不骂就不好好干活。我说吃饭上主家大方,给你们肉管够,活就得好好干,三天不骂都要偷懒。”邵氏住了针线,出了神:“你姨妈和明珠不知道能不能管得住他们?”

视线又回到针线上,纳上一针,自信满满的道:“还得我去才行。”

掌珠结结实实呆在床上,这边城是什么好地方,祖母和这府里祖母见面就说,说得这府里祖母恨自己见识不高。这母亲又这样了?掌珠反复地问自己,也没闹明白。

禇大路玩上一会儿,说去玉珠家里看小妹妹,邵氏说他懂事,问问跟的人老成,打发他出去。

玉珠见到他,先问的是高台作法,宝珠也不让禇大路去看,禇大路是和家人打听,告诉玉珠是个骗子。玉珠大为放心:“谢天谢地。”

张氏也日日陪伴女儿,也在做外孙的小针线。闻言,笑顾玉珠:“月子里不能劳神思,你不好好休养,准备明年再生一个,关心什么作法不作法的?”

“母亲不知道,这个大天教去年很有名气,有人告诉我去,我就告诉宝珠。我想福禄寿可不是天天要祈祷着,那就好上加好。宝珠背后对我说,他们有些借着兽头们说话的言语,我就烦了,也就记在心里。你女婿回来对我说新闻,说他高台作法,我的心一直提到今天,怕他又对兽头们不利,这是个骗子,我早就知道。”玉珠神气上来。

张氏连连点头,笑容可掬道:“你能知道关心宝珠,这是长进。”玉珠骨嘟起嘴:“我早就长进,我是大人,这话只合适说大路。”褚大路嘿嘿一声,不回头去看小妹妹。

安老太太说玉珠生得好,生得跟宝珠一样,说得张氏欢欢喜喜,又听到邵氏说掌珠把孩子放到自己房里照料,就让玉珠也这样办。

玉珠当时听完冷笑:“母亲忘了不成,这个家里有五个儿子,婆婆她哪有功夫为我养着?为我养了,别人房里的她可养不养?都养,她哪里来许多的精力?”

张氏反而喜欢,对着玉珠说上很多宝珠在边城的时候,时不时把孩子接到自己炕上去睡,母子们有说有笑不说,孩子们因此都粘她。

于是玉珠的女儿也在房里,也方便褚大路进房就能看到。在加福身上得到的遗憾,尽数在玉珠女儿的身上弥补,禇大路看得眉开眼笑,听张氏又叫他。

张氏同玉珠道:“你慧眼,认得出骗子就好。我和你二婶回京,略听一听,就知道这个人不尴尬。这拜佛求仙啊,正经的大庙道观还能少吗?去求什么歪门邪道都没下梢。”

在这里叫一声禇大路:“你也听一听,只要有正经地方的,就不要去邪地方。”

禇大路答应一声,继续守着眉目如画的小妹妹。

张氏看看手中做的孩子过年穿小棉袄该换针线,自己毫不费力就穿上。

玉珠正要说母亲眼神还好,张氏自言自语道:“把骗子指出来,我和二嫂离京也能放心。”

和掌珠一样,玉珠也狠吃一惊,出乎意料嗓音颤抖:“母亲,这还回去的话不是开玩笑的?”

张氏也吃惊,睨着女儿:“谁同你开玩笑来着?你沾宝珠的光,在京里铺子上只管收钱,就不想想这好东西从哪里来的?”

玉珠也和掌珠同样地道:“不是有管事的?”

张氏微笑:“傻丫头,管事的哪有我和你二婶经心。别的不说,就说你喝鸡汤放的红枣,你婆婆对我夸了好些回,”

玉珠讪讪:“母亲给我的,我自当分送给她。”

“个顶个儿的大,个顶个儿的顺溜,你以为树上掉下来就是这样?这是我一个一个挑出来的,方姨太太和大路的娘也帮好些晚上的忙。一旦山货下来,我们过得可真不错,”

玉珠瞪大眼,不就是忙吗?还说不错。再一想这是母亲对自己的一番心意,玉珠轻咬嘴唇感动听下去。

“问问大路,他也帮忙。”

褚大路嘿嘿:“随便的吃。”

张氏含笑:“是啊,好的捡出来,上好的给加寿,给宝珠,次一等的给你们,然后我们说是最好的,红花如今在边城,看过,运往铺子里卖钱。没有一个客人不夸我们的好。每到这时候,家里处处是果子香,比薰香还好闻,京里有这样的热闹吗?”

“没有。”禇大路帮腔。

玉珠心里还是不情愿,但让母亲的话乍一听不能阻拦,就小声道:“这是挂念方姨太太和方明珠不是?”这两个在玉珠来看,依然不是东西。

张氏瞪眼她,眼神儿瞄瞄褚大路,说玉珠不仔细说话。再就慢条斯理:“她们要是不改,我也不理会。如今好太多,是得力帮手。”压低嗓音:“明珠还在学认字呢,”

玉珠习惯性的鄙夷:“谁肯教她?”

“不是有红花大掌柜。如今和和气气多好。”张氏神色一动,玉珠察觉,对母亲噘嘴儿想要她不说,张氏嗔怪地看过来,低声已说出来:“你和你家二房里嫂嫂也好起来吧,她再不好,还能比得上当年的方姨太太?”

玉珠即刻把母亲的话拿出来反驳:“等她好了,我再原谅不迟。”张氏点头:“是这道理,她自己不知道不对,也是白热乎她。”玉珠松口气,重新嫣然:“就是这个话。”

张氏又做了一会儿,往架子上看看沙漏时辰。放下针线,叫上禇大路:“我要去瞧老太太,有两天没见,正好送你回去。”禇大路还在眼馋小妹妹,恋恋不舍:“不用过午饭再走吗?”

张氏笑道:“你不想走,你再呆会儿,在这里用过午饭再回去。”玉珠笑话他:“你这是在小王爷那里碰多少钉子,看着我女儿就百般的好。”把禇大路一肚皮委屈全说到面上呆着:“袁家表姨妈祖母都疼我,就是小王爷不喜欢我。”

玉珠扑哧一笑:“你呀,谁叫你没定亲?赶紧定个亲事,下次再回来可别忘记。”

“曾祖母说等我再大几岁,她给我寻亲事,怕我在山西寻不好。其实那里有好多姐妹要同我玩,”

玉珠猛然想起,把禇大路的话打断,问母亲:“祖母还在京里,母亲和二婶应该侍奉,再不想我养着你,这回山西是名不正言不顺,”笑上一声,调皮地道:“留下来吧。”

“你看的书比宝珠多,说道理还是个不通。”张氏同女儿也是玩笑口吻:“现放着你祖母在,理当是她养活我们。她现在袁家受宝珠奉养,我和你二婶回山西才是名正言顺,山西铺子山头都有你祖母一份儿,不为你们不为宝珠,也得回去看着。”

禇大路听懂了,恍然大悟,摸着脑袋:“难怪我姥姥和母亲要往山西住,原来是给曾祖母守田产。”又咧嘴一笑,把刚才没说完的话接着说:“回去也很好,这个中秋没去国公府,不知道三房里的姐姐给我留好吃的没有?”

这一言一语听得玉珠愣住,张氏含笑打趣:“你听到了?我们不回去,国公府里过年过节还想着呢。你当我和你二婶天天就钻草场,没个比你家更尊贵的地方去坐坐?”

说话中,手中做上一半的小衣裳收好,针线也放安全地方,掸掸衣上是不是有线头:“大路不走你呆在这吧,我走了。”禇大路犹豫不决,看房外像是阴天:“也许要下雪吧,我没带雪衣,我也走了。”

玉珠瞠目结舌看着母亲扯着他的小手出去,在后面嘀咕:“走吧,横竖祖母最大,宝珠第二,就是这个大路也像比我和大姐重要。我和大姐啊,排在果子、猪和羊后面。”

更把个嘴骨嘟起,高高的,自己撒娇似的生上一回气。

这个时候,刑部尚书和柳至在高台上当众说上一通信仰要正道的话,把妓女们驱赶,把林允文带回刑部。

这个时候,皇帝回到宫里又气上有一回。

这个时候,跟随皇帝看热闹的人各回本司,户部尚书大人的家人去见他:“回老爷,夫人有几句要紧的话让我来回。”

户部尚书因为皇上不高兴,当臣子的哪能独乐,他没精打采:“夫人有话等我回去再说。”

“夫人说等不得,事关到老爷。”

户部尚书道:“那你说来。”

“夫人说大天教的林允文,请老爷想法子保他一命。过了这个关,也就不再管他。”

户部尚书一听就明白,脑子里格登一下,勃然大怒:“怎么她也去求过!”

家人苦笑:“夫人不但求过,还为和新姨娘争宠,把老爷的八字说出去,让姓林的为老爷求官运,还有一些细碎事情,借着对无天老母说话,全说出去,夫人说老爷要是不救姓林的,他一死,就有人把这些话散扬出去,很不好。”

户部尚书一屁股滑落到地上,摔得他呲牙咧嘴也忘记喊痛,直着眼睛,骂一声败家娘们儿,这就没了主张。

林允文是有欺君之罪的人,自己有几个脑袋敢去救他?

家人把他搀扶,隔得近就便附耳:“夫人说想来姓林的不止威胁咱们一家,请老爷从这件上面想法子,救出姓林的,再杀他不迟。”

同时,马浦也在对夫人震怒:“胡说,你怎么背着我什么都说!”马夫人酸着脸:“还不是你想纳小!我把你背上有几颗痣都对他说,”

马浦气得浑身哆嗦:“你求神拜仙的还要说这些!”

“他说眉毛生得正不正,身上痣胎记的位置,都与你的官运有关,我自然就告诉他。”马夫人悻悻:“如今不管怎么说,你就是要杀他,也得先救他出刑部,放了他,再杀他灭口。”

马浦用力跺脚,长长叹气:“唉!”

刑部里,柳明约齐有十几个人,也正在闹事。柳至冷眼瞅瞅,阵势下去的多。这跟来的就十几个,比换家主时的人少得太多。

柳至嘲弄的笑着,听柳明嘶呼:“他与娘娘受冤枉有关,你杀了他,又想害娘娘一回!”

刑部尚书看着不像话,回去自己公事房生气,见户部尚书到访。他们两个有些私交,户部尚书让关上门,和他低语:“谣言出来,说你们向着太后,一心要把姓林的弄死。”

“谁敢胡说?”刑部尚书大怒。

户部尚书心想那边不是姓柳的正在胡说,他来以前是没有主意,是先来看看寻机行事,不想听到柳明大闹,顺手拈来不费功夫。

他还没有回刑部尚书的话,杂役叩门:“马丞相来拜大人。”户部尚书本能松一口气,直觉马丞相也是来说情的,他心头又是一宽。

马浦进来更离谱,手中一张无头贴子,上面写着林允文是皇后一案的重要证人,他是冤枉进皇家疑案里,怕杀他不服,当众羞辱,也是羞辱皇后。

这矛头又暗指有人暗害皇后。

“喏喏喏,大街上捡来的,我怕闹大,赶紧送来给你。”

刑部尚书凭着多年办案的敏锐,脱口而出:“这不是你丞相自己写的吧?墨汁刚干没多久。”

马浦在肚子里暗骂,你怎么知道是我指使家人写的。幸好换的是街上臭墨劣纸,不然可以把自己也放进去受审。

他愤然抵抗:“我见到就给你,我写这个作什么!”寻思着家人这会儿也许到处街上散完,对他们说过,散完就出京,回原籍避一年再回来,千万不要让人抓到才好。

户部尚书肚子里说好,刑部尚书却紧锁眉头。当今如果是不管不顾的人,马上就全城戒严大搜查。

现在大搜查也会有,但京城为全国之首脑,繁华之地无事就戒严,对国运不利,也让人心浮动。皇上只怕是让私下里查。

这姓林的,就是关键,他还真的现在不能死。死了上哪儿找线索?

犹豫不决中,腾腾腾的,接二连三又过来二十几个官员,捕快们也从街上送回无头帖子,刑部尚书没有办法,让人送去给柳至看,料想不用明说,柳至也知道先留着他,大家一起进宫见驾说话。

皇帝气了个半死,敢放无头帖子不是小事情,这又是谋逆的事情,离去年定边福王造反不过一年多,总让人担心有关连,他慎重对待,让人严审林允文,让他供出来。

来求情的人先松一口气,这就有充分的时间想想怎么放林允文,放过跟踪他有同伴,再一刀杀了他们。

消息很快传到内宫,太上皇亲自对待,叫过加寿:“凡是谋逆大事,紧提防与内宫有染。皇后那里要严加防范。”

这姓林的牵扯在皇后案子里,有人打皇后主意正常。加寿答应,脆生生回话:“这就指两个得力宫人去娘娘宫里,把她的宫人仔细告诫。只是有一件,这事情是后来的,与娘娘无关,不可以当着娘娘的面说,免得伤到娘娘颜面。”

太上皇大悦,居然向太后道声辛苦:“不枉你辛苦操劳她一场,为了留下她,跟她的爹生不完的气,这孩子今年七岁就有这般见识,以后你我可以放心,皇上可以放心。”

太后心花怒放,她为一已私心留下加寿做伴,没想到出来太上皇的赞赏,太后也想到太上皇以前是知道的,却百般呵护自己,从不说破。

从促成加寿和英敏定亲,从定亲后英敏封为皇太孙,全是对自己的一片心意。

太后起身,端正的对着太上皇行礼道谢:“这全是太上皇的教导,才有寿姐儿的今天。”又让加寿也来行礼。

加寿行过礼,当着太上皇太后的面吩咐宫人:“钱无用温无行,你们素来说话谨慎,去办这事情。告诉娘娘宫里人,有人去行贿他们说话,。就来告我。”

德妃贤妃端妃哪有不凑趣的,把加寿又是一通的夸。今天跟加寿的是另外一个小公主,满面都是羡慕。

太后见入耳处处是夸赞,又想平衡一下。对太上皇略带担心:“她太小了,当不起很多的好话。再说她才七岁就想得这样周到,这是不是好?”

“刚刚好。”太上皇抚须:“古人比加寿小的,比她话伶俐的有,她这个年纪,能考虑到皇后颜面,这是孝心上生出来的维持体面,你不要担心出来的太早。”

太后就放下心,听德妃又把古代的什么甘罗等说上一通。小二进来,请加寿去听书。太上皇叫住他:“你们今天又往御花园去说书?”

小二陪笑:“枯坐说书怕生闷烦,如今是说诗经,里面有花鸟兽等,指着实物说书,寿姐儿记得牢些。又能活泼天机,恢复精力。”

太上皇欣然:“难怪你年纪不大,看的书比老学究还要多。这里面是一片的毅力,一片的苦心,寻出来好的法子。”

让人道:“取我的玉管笔赏他,好好的教。”小二谢过,太上皇命他带着加寿往御花园去吧,但不要只玩去了。

花径上面,小二边走边念,随口朗诵。加寿边走边学,先背下来再听小二讲解。

太监宫女们怕打扰,退后十几步。

告一段落,加寿悄声地问:“小二叔叔,什么叫青楼女子?”不好的话,加寿又不懂的,在宫里不问,回家问父亲,或者问小二。

小二高声念诵一句,加寿跟着大声复核,两句话的中间,小二轻声插话:“各个行当,各有不同。士农工商,是正当的。以士为尊。还有下九流,”

在这里又高声念上一句,加寿再跟上,小二再接着说:“您以后是娘娘,要协助治理天下,这下九流不可不知,但全说话不好,慢慢的说吧。青楼女子,是一个行当,不是生而低贱,大多是没有办法,被逼卖进,”

简短的把能说的解释,加寿似懂非懂有个概念,知道青楼女子不是好话,但各个行当都有自己的一番辛酸。

民生,小二渗透着,就这样告诉给加寿。不是好话,却是你以后治下的一个行当。

和加寿说完,小二带着赏赐出宫,欣然往袁家里来见宝珠。把玉管笔显摆给表姐看,让丫头们出去,把加寿今天问的话告诉宝珠:“总要表兄表姐和我一样的解释,寿姐儿听起来才不混乱。我是这样说的,等表兄回来,表姐转告给他。如果有不妥当,我再修改就是。”

宝珠嫣然道谢:“要是没有小二表弟可怎么好,”把小二夸得尾巴就要上天,宝珠也让人取自己的东西送给他。

新的簪子,给小二。

花钿,给小二夫人赵氏。

白玉九连环,给琬倌。

小二抱着东西乐颠颠:“同寿姐儿好,就什么都好。”就这还不满足:“我相中袁兄的旧画,表姐有空闲帮我弄出来。”

宝珠笑盈盈:“这只是我的谢礼,他自然也要有谢礼。你先坐好,我有话和你说,先听听你的主张。”

小二坐正,宝珠道:“说起来下九流,我想到我是二爷。那些人出身都不高,可也有义气和中大用的人。”

就像今天,小邹办的漂亮,铜钱已经送到府中,在宝珠内室里摆着。那个应该字朝上,哪两个离的是什么位置,用约一指约二指来描述,别看去闹的妓女老,说得明明白白。

宝珠暗想,如果自己一直就是深宅里的妇人,将对她们终身唾弃,也不会认为她们还能办事。加寿以后是皇后中宫,她要懂得是个草根子都中用才行。

小二翘鼻子:“我就是想到表姐是二爷,才没有说这样的人了解不得,我也是说他们也有中用的时候。”

说话间袁训回来,小二和宝珠争着对他说,小二是夸自己,宝珠是夸小二,袁训也说解释的不错,真的让人把旧画送给小二一张,小二欣欣然,带着得的一堆东西回家去。

宝珠把铜钱拿给袁训,袁训大喜:“果然,是极中用的。”宝珠轻笑,袁训把刑部里发生的事情对她说:“看来这些人是要保姓林的命,无头贴子弄不好也是他们中的人弄的。”

宝珠一惊,鄙夷:“他们家的女眷一定是求过姓林的,有把柄在姓林的手里。”

话音刚落,袁训跳了起来,欢欢的一声:“好,这话说得好!”宝珠让他又惊一下,回过神来吐吐舌头笑话他:“什么好?宝珠说话句句都好。”

也把个鼻子翘起来:“所以生下会说话的女儿,太上皇如今可看重加寿宝贝。”

面颊上让袁训轻轻一拧:“你才是个大宝贝,说的全是可人心的话。对你实说吧,我怂恿王爷和姐丈开疆辟土,但自古以来文官怕战,他们一定要说费钱了,有猜忌的话。有猜忌这是后话,后面慢慢的抚平。当下是给他们发去钱粮物资才是正经。户部尚书也去刑部,我这就去弄清他是不是为林允文去的,如果是,这把柄就是我握在手里,要他发钱粮,看他敢不发。”

袖上铜钱就要走:“式样我已经记得,我去天师府里找人解说。回头再去刑部打听。”

宝珠提醒:“不要再和柳大人打架。”袁训搔头:“该打的时候还要打,再说他不打我一顿,他是过不去。我平白的让他打,我也过不去。”

宝珠心疼:“那就都轻点儿吧,”在这里对皇后愤怨上来:“全是娘娘闹的,如今加寿还要顾全她的脸面。”

袁训哄她:“这是你生下好女儿,是你的脸面,好了,快别生气,把福王旧窖存的好酒准备几瓶,我刑部里打听不出来,还是要见柳至和他打架去。”

宝珠说好,目送袁训出去,依言准备好酒送到书房,等袁训用时自取。

…。

刑部里正上演另一出热闹,刑部尚书阴沉面容,柳至镇定无表情,鲁豫气急败坏,口不择言:“你们两个处心积虑就是为把我撵走!”

柳至继续淡然,刑部尚书怒不可遏:“鲁侍郎!说话当心!”

鲁豫一着急:“我是驸马,你是个什么东西!”

刑部尚书怒极反笑:“我是你的上司,我不是东西,你又是什么东西!”袖子一挥:“鲁侍郎,请交出官印,暂回家中等待。查出你徇私舞弊,少不得也请你来坐坐!”

又皮笑肉不笑:“大理寺里你还没有撕掳清吧?啊,哈哈,老夫这里刑堂你也要占一席之地?”

怒喝一声:“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漫说你只是驸马,你就是再高贵些,我也敢拿!”

鲁豫怔忡得说不出话,气堵在心里似一块望不到边的大石头。

他跟在高台上,看着林允文让拿出来,有心保他性命,也只能保他性命再翻身,才能保住自己名誉不失。柳明就是鲁豫提醒:“这是娘娘案子的重要人证,你要他死要他活?”柳明跑来大闹。

等到他想起来进宫向皇帝请罪,皇帝已经见过马浦等人,同意暂时留下林允文性命,对鲁豫不见,把他打回。鲁豫怏怏回来,自己寻思主意来说服尚书,不想守门的人见到他,就说尚书大人找他。

鲁豫起来,柳至取出一堆他办案不利的证据,什么冒领刑具,什么滥动捕快,全是些办公事上鲁豫这生手没有做全的手续,而他是个新来的,还没有收伏捕快们,自以为自己是侍郎就能调动,捕快们也不提醒他,落下的一堆的小问题。

积在一起,充分表明他办事不当。更有甚者,柳至把王恩一案里死去的祖孙母子三人,一并算在他头上。说他早就结识林允文,所以总要留下林允文性命,那天是他趁乱派人杀死定边郡王的小老婆。

这是要把鲁豫撵出刑部的节奏,而且发难凶猛。柳至最近一段时间不哼不哈,鲁豫拿他当大傻瓜,这才发现这傻瓜发威厉害,在林允文出事,自己受牵连的今天,一出手就想要自己的性命。

牵扯到乌纱帽,等于鲁豫的性命。而诬陷谋害人命,是掉脑袋的事情。鲁豫脸红脖子粗,一跳多高怒斥尚书和柳至:“你们勾结!你们无能!你们嫉妒英才!就凭你们也想害我,休想!”

刑部尚书见他还是不醒,索性挑明:“鲁驸马,你是皇家姻亲,谁敢要你性命!但我这里官你当到了头,请即刻离去!”

阴沉沉一笑:“你识相的,咱们手续办全,我好好送你出门,随你到别处为官,我不为难。你若是再胡搅蛮缠,咱们公事公办!”

喝一声:“柳侍郎,你告诉他!”

鲁豫血红的眼睛瞪向柳至,柳至慢吞吞:“这个,领刑具,啊,这个,不是说用就用的,这个乱用,这个犯法纪。这个,有一年,这个,有个捕头,这个,对人动私刑,这个,就是公事办私差,这个,把人弄死,这个,人家要告…。”

“你舌头撸不直吗!”鲁豫怒问。

柳至嗓音一提,飞快利索的大声回喝:“冒领刑具者,重者去官审问,轻者革职!”

鲁豫嘶吼:“几时冒领过!”

柳至咆哮,把鲁豫吓得一震。“张捕头!”张捕头飞快进来,柳至怒道:“你对他解释!”

鲁豫恨恨,原来这一个也是两面三刀!张捕头道:“鲁大人,咱们的刑具与外面的不同,要弄死人弄死人,要弄伤人弄伤人,要不死无内伤的也有。你新官上任不能全领,全用的是柳大人名字。”

柳至憋屈地望向刑部尚书:“大人,我早说我是冤枉的!外面发现弄死了人,与我不相干。”

刑部尚书哼一声:“你也不好,你不插手经办,怎么不各处说个清楚。”

柳至忿忿:“说我家里出娘娘,让我回避不是,让我回避,怎么不去各处说个清楚,怎么还用我的名字领东西使唤人!”

“住口!”鲁豫牙咬得格格作响:“你们这是欺负人!”

“咄!”刑部尚书大怒:“本司规矩,一直就有,不是你鲁大人到了以后才定!”他也牙咬得格格作响:“你怎么不问个明白!”

鲁豫怨毒满腔:“你怎么不说明白!”

“你来的那天,我让人对你去说,难道你没听吗!”刑部尚书反问。鲁豫僵住。

他以为是刑部尚书对他杀威棒,叫个捕快去说一堆的话,他问问是刑部里各处行走打交道,让林公孙听的。

林公孙现在估计灰都烂了,鞭尸也顶不了这缸。鲁豫无话可回,心中怨气亦不能平息。

全是你们害的我!

他心里就这一个念头。

无奈交出官印,刑部尚书命人收下记档,有书办来请鲁豫办暂停官职的手续,鲁豫出去,灰溜溜写完,丧气回家。

尚书听到回信,松一口气。把已经出去的柳至又叫来,对他道:“这案子就交给你了,皇上刚才说暂时留他一命,你用心的查,还有,”眸中一狠:“是时候,把他弄死吧。这姓林的一出子一出子,就是祸害!”

鲁豫离开,柳至心头松快,对尚书开个玩笑:“我服!”学着鲁豫语气:“我是驸马。”好笑道:“驸马让您开罪了。”

尚书斜睨他:“有你这国舅在,我怕什么。横竖他恨的也有你一份。”柳至瞠目结舌:“您这样想?这也太奸滑。”

尚书对他嘿嘿笑:“小子,别看你们当太子党的时候牛皮大,跟我相比,你办的案子还少。”傲气上来:“宫闱的案子我办过多少!”断然道:“以我看,这姓林的会惹出大祸,不能留!”

他也柳至的恨也勾上来,柳至认真问他:“鲁侍郎不会再回来?”尚书狡猾地反问:“回来又如何,不回来又如何?”

柳至冰寒的一笑,低声道:“他敢再拿娘娘说话,我碎了他,您信不信!”

“你小子像当年的我,别看笑起来跟娃娃似的,是个狠角色!”尚书对他赞赏过,犹豫一下,也有件事情想问。

也压低嗓音:“我来问你,你和忠毅侯装相装完没有?”猝不及防,柳至一个踉跄,站稳后干咳几声,没好气回答:“我们是家仇,怎么是装相!”

他这姿势和形容,刑部尚书更乐:“蒙我你还早,既然是家仇,为什么打架那天,你一个人就能拦住袁家许多的人?家仇这东西多可恨,他现在又过了明路有太后,他长女又明白的让人行刺,换成是我,先把你家砸个稀巴烂,出一口恶气再说。就不是你家干的,也敲山震虎,把暗中主使的人震慑一回。事实呢,你们两个人打上一架,你们不怎么一边儿打去?当着人闹,还说家仇,装给谁看!”

柳至脑子嗡嗡作响,他知道袁训是不想让娘娘在名声上翻身,他就万万没想到还有这种说法会出来。

真的琢磨也有道理,他的儿子骂袁训不要脸,柳至虽恨袁训,内心也有不安。

换成以前他恨自己太重兄弟情意,觉得儿子骂的有理。要说不要脸,几年前是丞相,今年就到小袁家,两个不要脸就柳至来看都没骂错。

但今天他让尚书的话打醒,几年前柳家去闹袁家,可是一堆的人往上冲,没有说拦住袁训一个人打的话,柳明他们也不肯才是,一心要把袁家打个稀巴烂。

和关安带人到自己家门外面骂战,这姓关的听说骁将一员,那天也是先骂着,没动手。

小袁赶到,和自己打了起来。要说他带来的人,都没有动手。柳家并没有吃实质上的亏。娘娘吃大亏,她又怨谁?怪她怀执怨怼正合适。

情意深深,随着尚书的话在柳至心头激荡。让他想到还有后面的执瑜执璞迅速出京,这里面有小袁的情意在内。

本来气直理怒的柳至,对着等回话的尚书支吾起来。勉强回说:“不是,我们是家仇。”

尚书不信,他欣赏的看着柳至:“你,是我瞧得上的年青人。忠毅侯也是一个。两大外戚,太子和袁家长女又结成亲事,你们两个不合,御史们也省心呐。行了,别解释了,你说的我也不听,我自己会看。”

柳至出来,这一天想着尚书的分析,茫然到晚上。有什么让他在家里呆不住,吃过晚饭,让柳垣去和柳明等人吵,他打马往野湖边上来。

秋风怒作,鼓起衣衫。月光明亮,照出树上一个人影。刀雕斧刻的侧容,带着熟悉感扑面而来。

同来的,还有美酒香。

柳至还是恨的,但那种见到袁训就揍的心思消失不见,换成的是能和他坐上一会儿。

跳上树,不客气地打开一瓶酒,往嘴里就灌。酒意很快涌上心事重重的心头,对面的流水潺潺,又如明镜可以照见胸怀。柳至微微的醉了。

那一如寻常无事时的嗓音,轻轻的响起:“姓林的要紧吗?”

似怒似怨在柳至心头响起,他刻意冷冷的回:“怎么,你也是求情的?”袁训这就明白,自言自语:“果然,户部尚书也是去保他的命。”

两道霜寒的眸子扎到面上,柳至在第一眼正视他的时候,身子微微颤抖,双拳握起,慢慢的才平息下来。

为了怕说话快而愤怒又生,柳至放慢语速:“你想做什么!”袁训正要说话,“啪”,有什么碎裂开来,酒水溅到两个人身上。

是柳至手握的酒瓶断裂。

柳至把碎瓶和酒水往树下抛,一个帕子出现在面前。带着月光宁静的帕子,好似旧日一模一样的关切,让柳至红了眼睛。

他这会儿不打袁训,不代表他心里没气,夺过帕子往地上一摔,拿自己衣裳胡乱擦擦手,取过另一瓶酒,一大口灌下去,这才好过些。

“是这样,我给王爷和姐丈出的主意,让他们开疆辟土,户部尚书只怕不答应出钱粮,像是他老婆也求过大天道观,姓林的暂时不死,我可以拿住户部尚书,让他答应。”

柳至怒回眸:“你说这么多做什么!这是你的私事,不用对我说明!”袁训微微一笑,无赖地道:“我已经说出来,你不服,去皇上那里告我吧,说是我挑动的他们。”

他的笑容明朗和气,处处带着旧时兄弟的温暖。柳至拳头又想握起,又想质问他为什么那样做!知道问也无益,但卡在兄弟情上面,有想问的冲动。

半晌,才忍下去。不想和这个人笑,一面拿酒灌自己,一面生硬地道:“那你要手脚快,林允文现在我手里,你知道我不会容他拖延时日。他一旦供出同伙,就要没命。”

“我知道,多谢了。”

轻暖的话语像针一样让柳至不痛快,他抱起余下的酒往树上就跳。落地后站稳,仰面恨恨:“你给记住,你欠我一顿打!”

袁训对他含笑:“这酒不错,我老婆怕我们遇上又打架,加意挑的福王珍藏,以前是宫中珍藏。”

柳至扭头就走,对他的笑容看不下去。他怕自己多看上一眼,就想和袁训握手言欢。

他不能,他对自己道,我们有家仇。

求票票。

感谢亲爱的支持,仔能量满满。一万四送上以为昨天的歉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