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梁山老王的奸滑/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尚书得官油子指点,胸有成竹去和客人们吃酒。若有人要问尚书打仗的时候有主意不是,这怎么就要请教两个油混蛋,让有些人又觉得这一件小事尚书就没能耐了。只因为尚书早就心头火起,早就想拔拳相向,就是后果没衡量好没敢动作。

内心自然的跳出四皇叔和梁晋这等公然也敢横抢东西的无赖出来,就请他们指点,问问他们见天儿混帐是哪里来的底气,这就心中明了,御前失仪可大可小。你骂我国贼,把我气得一怒而起,拔拳相向,你…。活该。

……

浓密的草丛,人马行在里面,仿佛在低矮密林里。因此可以遮盖行踪,不让敌人发现。但五月里夏天蚊虫盛行,闷在这里,是夜里也盔甲酷热,汗水小水源似的顺着肌肤下来。

陈留郡王再一次把水囊举到口边,发现干瘪已空。“父亲,给。”萧衍志送上自己的。陈留郡王接在手里,摇一摇,见还有半袋子。他带着赞许的笑了:“你难道不渴?”

萧衍志舔舔嘴唇:“父亲说过,凡事要留余地,我能喝一口的,留少许出来。”

“好样的。”陈留郡王把水囊还给他,萧衍志惊讶:“咱们还有一两个时辰的路呢,父亲请用才是。”

陈留郡王从马鞍的另一边摘下另一个水囊,萧衍志萧衍忠一起吃惊。他们两个人是苦省着,才留下半袋子,没想到父亲还能有一整袋水。兄弟们知道又能学点儿什么,把眼睛睁得大大的。

陈留郡王打开来,痛快地喝了两口。然后传给儿子:“都别客气,喝几大口吧,余下的水足够咱们见到王爷。喝完,我有话说。”

萧衍志接过,一气一大口下去,抹抹嘴角笑:“真好!”传给弟弟。萧衍忠也喝一大口,还给陈留郡王笑道:“不夸张,这比宫里的琼浆玉液还好喝。”

“骨嘟”,陈留郡王毫不掩饰的咽下口水,对儿子佯装怒目而视:“老子没喝过的别提。”

儿子们嘿嘿:“当时太后没过明路不是?而且父亲您自己说的,在京里呆的日子短,又有舅舅总是请,宫里去的少,这酒在内宫里,是消夏专用的,喝以前冰在荷花池子里三天三夜,”

陈留郡王馋涎欲滴,马鞭子对着儿子们肩头一下,好笑:“偏要提!”后面跟着的兵将也笑,老将军夏直也犯馋,和陈留郡王商议:“您是唯一有府第在京里的郡王,等咱们打完这仗,带我京里去,宫里的酒我不想,舅爷的好酒我能喝到。”

“行啊行吧,不过咱们打完不知三年还是五年。”陈留郡王笑着,从一旁树上摘下几片叶子给儿子:“认认吧,夜里认得白天就更认得,这叶子能生津液。”

萧衍志萧衍忠接过,记住形状,见父亲咬一片在嘴里咀嚼,他们也学着吃一片,只觉得酸酸的,满嘴俱是口水。兄弟们翘拇指:“这个好。”

两个人笑嘻嘻,摘了一大把在怀里。

打马继续前行,在天亮以前走出密林,夜风从山林里追上来,萧衍志笑道:“爽快。”把后背晃几晃,想让风从盔甲缝里透进去。

前方无声无息出来一队人,夏直抽出兵器拍马上前,没多久回来:“是王爷。”

陈留郡王让他们原地留下,独自过去。而对面萧观也独自出列,在中间的地带和他会面。

天色漆黑,星辰退去,启明星没有上来。萧观和陈留郡王的两双犀利眼眸就成最亮星辰,王爷的桀骜,郡王的锋利,狠狠撞在一起。

萧观摇着马鞭子得意:“都让我惹毛了,”他开心的合不拢嘴,马鞭指指几个方向:“满尼加,达罗,苏禄,哈哈,两个月里老子带着他们在山林里跑,地势也摸熟悉,人也得罪光。这下子他们要和高南王教联合,把我包汤圆,哼!看看谁教训谁。”

陈留郡王对他有不易察觉的欣赏。

这位当初是小王爷进军营,陈留郡王就看出来他与生俱来是个打仗的材料。

他是爱打,喜欢打,和有些世子们为袭爵不得不打是两回事情。

面上不表露出来,只在心里一闪而过。在语气上面,陈留郡王并不助长他,取笑道:“您这样的汤圆,我不要吃。”

萧观顿时多心,瞪视过来,怒道:“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吧,你想打我的主意,你瞎了眼!”

“我不打你主意,以下犯上是罪名我还知道。我只打敌人的主意,”陈留郡王眼睛看向一个方向,那是萧观过来的背后,懒洋洋道:“这里,给我让开一个口子,我分支人马过来,这里来的人归我了。”

萧观冷笑:“你想的美!你去你的高南王都吧,这里不用你操心!看住了,别再软蛋脓包的让姓葛的小子钻了空子。你从老子手里护下他,你倒有能耐防他啊……”

陈留郡王侧侧耳朵:“什么?”

萧观闭上嘴。换陈留郡王冷笑:“说话注意!”萧观阴沉下脸,陈留郡王不甘示弱,对峙过后,萧观呼一口气,语气稍稍放缓,不敢再骂老子。

王爷在自己大帐里对着一堆的人撒野,陈留郡王装听不到。但单独对着自己口头禅出来,郡王不能放过。

萧观有点儿不习惯,别别扭持:“我说,你别总拿葛通当个人好不好?你这是违制!他打什么主意你知道的。”

陈留郡王狡猾的不和他对词:“我绕过王都来见你,就是为听你这些话?”萧观也不客气:“那你大老远的,一叫你就来,你想说什么。”

陈留郡王眸光闪动:“王爷你还有多少粮草?”萧观冷淡:“别找我要,我当初没少分给你,现在离家远,我分文没有。”

“我不打你主意,我就是想知道王爷你还能坚持多久?”

萧观没弄懂他的意思,嘲讽地道:“我也不多了,但这是夏天,咱们在山林里,不是在石头林里打仗。能吃的草根树叶子多的很,果子也有,野味也有。你不会打了吃?”

一只手掌伸到他面前。

月光虽然虚弱,但离得近,彼此动作还能看得出来。陈留郡王面上的微笑也能收到。萧观一怔:“你这是什么意思?”一想失笑:“不讨钱,你就是讨兵将?”

王爷得意:“我呸!让你护姓葛的,我一兵一卒也再没有。”

陈留郡王稳稳地道:“不,”目光闪动:“我和王爷三击掌,不管京里粮草到的及不及时,咱们也打下去。”

他道:“就地抢粮!咱们没有吃的,他们有啊。他们要是没有,也不敢出来迎战。”

迟疑一下,萧观握住他的手。触碰到对方手中茧子,都心头一动,心门这就让打开。

萧观叹气:“京里没准儿都要说咱们叛国,”

“头一回打这么远,头一回在别人国门前面教训别人,没有谣言那才叫奇怪。”陈留郡王跟上。

萧观恼怒:“一起子脑袋上长的不是脑袋的文官,对了,你家小倌儿例外。”

“你家才出小倌儿,我家只出好舅爷。他这几个月日子肯定不好过。报捷他也愁,不报捷他更愁。那起子言官们,都他娘的是造谣的能耐。”陈留郡王先把萧观打回去,后面又附合上他。

萧观感到从没有过的轻松,让人理解真是件这天气吃冰的好事情。两个人的手还握在一起,萧观加意摇上一摇,重重地道:“就这样约定,有粮草也打,没有粮草咱们手中是什么?是刀是剑,抢去。也得打!”

“至少不能亏这一回的军费,不然以后要粮草就成把柄。”陈留郡王老谋深算状。

惺惺相惜,从一个中年人和一个青年脑海中出现,但他们这就放开对方手掌,整齐一致地向对方警惕看去。

萧观即刻就吼:“不许再帮脓包蛋。”

陈留郡王冷笑:“我的军中不需要王爷管。”

“再助长姓葛的,老子弹劾你,把你们俩个一起送京里受审!”萧观恶狠狠。

陈留郡王亦怒了,从牙缝里迸出来话:“王爷说话当心!你乳臭未干,能当谁老子!”

两边跟的人见到骂起来,赶过来准备劝解。见萧观凶神恶煞一般,又让郡王惹毛。而郡王横眉怒目,手已放到佩剑上面。

萧观的中军大声怒斥,而夏直等人反唇相讥。两边人马各自悻悻分开,走开十几步,萧观和陈留郡王同时回头,向对方面上飞快看了一眼。

这一眼都有一个意思,保重吧!因为接下来打的是大仗。而这一眼两个人都收到,身子微微一震,扭头径直离开。

不得不争。

不得不斗。

萧观年青要挟制郡王,这是必然事情。陈留羽翼丰满,宫中有太后,京里有舅爷,自己有名头,不服萧观也是理所当然。还有一条更重要的缘由,消除京里的猜忌,是头一件与性命有关的事情。

争兵权都得放在性命后面。

两个人手中是除去内陆和沿海军队的兵权,各处边城留一部分,余下的全随身而行。

这要是合伙儿嘀咕,咱们做点儿什么吧,足够皇帝招架不住。就是他们不合伙儿嘀咕,只是关系亲厚,皇帝会毫不犹豫把其中一个人换下来。

当皇帝的并不指望下面的人互相伤害,但手底的人关系不错,今天张三说:“哟,昨天我疏忽,这件公事我办错了,怎么办?”王二说:“咱们不上报,兄弟我帮你瞒。”

要是这样的关系,皇帝脑袋迟早送他们手上。因为他们一心一意去了,把兄弟情看得比忠君情还要大,皇帝要是不担心他是个傻子。

现在是你指责我,我挑你的刺。你敢出错,我马上给你报上去。两个人如此行事,都是明白人。

为粮草同心这么一回,都惬意。但这种时候不能多,接下来还是要争,还是要防,看似不太平,王爷虎视眈眈,郡王以资格卖资格,其实才是太平。

萧观知道陈留郡王没有后续粮草也打,他松口气。陈留郡王敲打一下王爷此仗不胜不能班师,也就放心。

第二天萧观回营,十分之八的兵马作战,余下二分防陈留郡王冲上来抢功。

陈留郡王晚几天回营,即刻分一支兵马出来,单独给儿子们,私下叮咛王都一破,你们就冲到王爷阵营里抢功去。谁拦先打谁。到时候是混战,王爷管不了。

而他们不和的话又一次传开,都知道陈留郡王要抢功劳,王爷大骂不止,险些动手。

于是,王爷中军大骂陈留郡王,龙氏兄弟背后大骂萧观,没有在一个地方,都骂了一个不亦乐乎。

……

到五月底,御前会议的人数增加。丞相马浦,以他的官职,皇帝对他不宠也没恨到不想见,他应该在。

走进御书房,扫视一眼,马浦松口气。席老丞相不在,那自己说话可以由性些,并且席连讳不在,这里就少不了自己一席之地。

和他政见相同的几个御史都在,户部尚书侍郎全在,工部尚书侍郎全在,忠毅侯自然也在。

别的人,吏部阮梁明等也在这里,柳至和大学士们也在。马浦知道是袁训亲戚,但他胸中一团怒火燃烧,今天他不管这里有多少人是忠毅侯后援,非得把袁训参好为止。

他率先出列:“皇上,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军中骄横一直都有,异域称王京中也鞭长莫及。前年定边郡王造反,前年东安、靖和、项城三郡王京中受审,都是陈年旧事,前车之鉴,而今不能不防。”

脸儿一扭,对着袁训死死的剜上一眼,含怒道:“忠毅侯身为兵部尚书,不思检点。他口口声声前方血战,他在京中是面对皇上一张脸,回到家里又一张脸。既然前方血战,既然你装模作样忧愁上火,接来两个寡妇亲戚大摆宴席,你何曾有忧国忧民之态!”

忠毅侯府为谢氏和五夫人请客,除去董家丁忧没有出席,亲戚们均到场,还有拍马奉承的官员,走动往来的知己都登门。那天的热闹像猫一样搔马浦的心,让他有时失神,都忘记他是防备朝中出个比他大的权臣,他满心里嫉妒愤慨,红眼睛瞪在两个字“寡妇”上面。

自觉得有理,这就当殿进言。

寡妇都是静养为主,避人或少见人是她们的主要日子。寡妇?你至于请亲戚的闹。难道是给寡妇招亲?难道你忘记天天忧愁为军中,见到寡妇你就不愁了?

他的话一出来,与他政见相同和不同的人都一愣。都还没有认真转心思,袁训火冒三丈走出来。

来得好!袁训暗想。

别说早就想揍两个。就是不打揍人的心思,哪家的寡妇是你能骂的?袁训是真的生气,一半儿怒,一半儿策划。马浦认为他说话有理,袁训也抓住理,原本谋划的对皇上先行解释,分说道理也不要了。几步出去,一把揪起欠身的马浦,心中难免闪过四皇叔的话。

把气势横起来,眼睛瞪圆了,拳头高举……压根儿也就不用举,“啪”,一巴掌煽在马浦脸上。

打得马浦懵住,羞耻都让吓住,袁训把他一推,马浦踉跄后退,“噔噔噔”,撞到御史张秋松身上。

两个都是文官,也没有想到皇上在座,能动起手。哎哟一声,一起倒在地上。

两眼撞得晕圈不断,耳边是袁训的骂声:“我把你们这起子龌龊小人,吃我一拳咱们再说话!我家的寡妇怎么了!寡妇是能拿出来嘲笑的!你家没有寡妇吗?你家的寡妇还不是好寡的,我家全是英勇战死的寡妇!”

马浦脑袋发疼,后脑勺撞张秋松鼻子上。张秋松捂着鼻子,鲜血从手指缝里出来,撞出血了。

“哎哟,我的脑袋。”

“哎哟,我的鼻子。”

“哎哟哎哟,你别打!”

最后一个大叫的是户部尚书,袁训把马浦一摔,就奔着他过去。当胸一把也是揪住了,刚打过人的巴掌高高举起,冷笑连连:“大人,拿寡妇说事情,这就是你们的能耐!你有能耐来来来,咱们今天好好的说寡妇。别让我找出奸夫寡妇,淫妇寡妇来!”

电光火石般来,马浦一挨过巴掌,袁训就出现在户部尚书面前。户部尚书心思还没有连成线,就只有忠毅侯今天发了狂,自己就到他手里。

户部尚书本来是气的还能镇定,大喝一声:“忠毅侯,皇上在此!”奈何话只说到一半,袁训有力气,也不打他,马浦不骂寡妇,袁训知道他背后撺掇也未必真动手。只把尚书身子摇晃几下,尚书眼珠子就乱转个不停,只看得见袁训的一只大手,骨节分明在面前乱晃,活似就要飞下来。

“你们这些不要脸的下作东西!全然不管军中过的是什么日子!只管自己小老婆抱着,酒肉果子吃着,池边风吹着。享受足了就中伤。你们耽误一天,军中能死多少人知道吗!人命值钱,还是中伤值钱!”

袁训想我打也打了,皇上肯定生气,索性做到彻底。

装着手指一松,户部尚书脱开就走。上面皇帝大怒:“忠毅侯住手!”户部尚书寻寻方向,对着皇帝面前就走。袁训跟后面就追。中间,把那不给钱粮的户部侍郎曹田胡子揪了一把,让你上来拉架。把工部尚书踹了一脚,让你不站得远些。

在皇帝面前几步外,再次把户部尚书按倒在地,武松打虎似,就是没骑他身上就是。高举拳头,怒目圆睁:“此仗必胜,扬我国威,三军忠诚,发不发粮草!”

户部尚书只看得到斗大的拳头,近在咫尺的皇帝铁青面庞都没有看到,这会儿也镇定不了,颤声道:“发,发!”

皇帝气的一跺脚。

闷响声中,袁训把户部尚书丢下,手脚并用,膝行到皇帝面前,伏地悲声:“臣请皇上治马浦有罪,臣自幼丧父,是舅父帮着抚养长大。舅父就是臣的亲生父亲。我舅父满门征战,寡妇是从征战而来。长嫂五嫂膝下有子,为侄子念书往臣家中。就是有寡妇,也不是他马家的寡妇是下毒来的,横死来的,寡妇有罪吗?寡妇是能骂的吗?寡妇与粮草有什么干系?亲戚进门不能相请,他马家最近频频宴请官员,曹田,江大成…。和他一个鼻子出气的全是座上客,还不如臣家为寡妇请客,至少没有坏心!”

曹田和江大成跪下来:“忠毅侯你一派胡言!”

袁训回身怒骂:“你们眼睛只盯在寡妇身上,你们才一派胡言!”

曹田气得哆嗦:“说你家有寡妇的,是马丞相!”袁训飞快追问:“那你想说的是什么!”

“你……”曹田把下面的话咽下去。马浦说他挨了打,户部尚书让他按倒威胁,没有打也丢人,自己犯不着跟上吧。

他气得浑身颤抖,对着皇帝奏道:“皇上,忠毅侯这是不把您放在眼里。”

“你们不管前方士兵们性命,不管他们饿肚皮。你们才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袁训扬身又骂。

皇帝忍无可忍,袁训离得又近,抬腿一脚踹在袁训手臂上,骂道:“无法无天的东西,给朕闭嘴!”

袁训这一回撒野到底,也是给这些人看看,本侯是不想撒野,想撒野轮不到你们。

不但不闭嘴,反而话语巴巴还是一堆:“皇上,养兵千日,养成不易。不管他们的生死,死一个才真的是大把的银钱。马革裹尸还能扬我国威,让户部尚书害死在战场上,皇上,您不心疼吗?”

户部尚书才醒过神,坐在地上取帕子抹汗水,就听到全是他害死的,打一个激灵,他也不能干等着不是?

好在是坐着的,翻个身子就能跪下,叩头道:“忠毅侯一派胡言,皇上不治他的罪,以后战场上死的人,全成了臣害死。”

“是你饿死的!你扎着脖子不吃,看你几天死不死!”袁训又接上他的话。

“撵了出去!”皇帝手指外面咆哮,太监过来把袁训带出去。到外面有埋怨他的:“侯爷您今天惹皇上生气了,”有人给他出主意:“要去见太后不见?”

而殿室里面争论开始。

一方主张发粮草,一方说灭人国家从此干戈不息。一方说忠毅侯的话有道理,饿死军中像话吗?一方说消息频传,军中有自立为王之意。

马浦跟在里面要治袁训罪名。

梁山老王知道今天御前商议,让人守宫门看着。他今天不进宫,袁训打人他再去帮着斥责,拉帮结党似的,在皇上面前看着不好。

但老王爷也气啊,他另有主张。候在家里等消息,小子们回话:“亲家侯爷打了马丞相,马丞相骂他为寡妇请客,皇上把忠毅侯撵出来,罚俸三个月。”

老王乐了:“你听得很清楚,只罚三个月?”小子也笑:“三个月还不够福姐儿下次馆子。”梁山老王把袖子一卷:“小的们,跟我走,咱们也别闲着。”

带上四五个小子乱哄哄出门。老王妃和梁山王妃见到也没有阻拦,婆媳也生气到今天。

害我儿子害我丈夫吗?真的是军中再死一个人,全是你们害的!

今天不上朝,商议过,户部尚书坐在轿子里,一面抹汗回家,一面暗骂马浦。

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你骂人家寡妇,相当打人脸,人家就打你脸。

他为寡妇大摆宴席……袁侯爷是舅父养大,这事情你马浦也知道啊。正想着轿子停下,户部尚书吁一口长气:“到家了?”有死里逃生之感。

侍候的家人结结巴巴:“到家了,也……”也字没说完,轿帘子让一揭,一个白发苍苍的脑袋塞进来。

户部尚书惊呼:“老王爷?!”眼前一亮,让老王拉出轿子。老王当街数落:“是你诬陷我满门忠烈?”

“不不,不是我。”

“是你要害我儿性命?”

“不不,不是我。”

“啪,”一记巴掌不轻不重,但当着人煽在户部尚书脸上。老王爷骂道:“没了王法的东西!前方打仗,你们后方胡扯!你不信我满门忠烈,你,就你,把尚书不要当了,给我监军去!”

骂完,袖子一卷扬长而去。

小子们跟上,到大街上,和老王爷逗乐子:“老爷子,您今天的酒不要喝了。”

“作什么?还有哪个敢扣我的酒肉!”老王怒容满面。

“您只怕要罚俸半年,所以今天别喝酒,把这钱省回来吧。”

老王哼哼:“要省,先从战哥儿开始省,这小子今天又去哪了?让他少吃一回酒楼,省下钱给祖父吃酒。”

好事不出门,生分传千里。没半天的功夫,京里传遍消息,萧战和加福,一个四周岁,一个五周岁,也都听懂。

萧战怒火冲天,对跟的人道:“谁要害我爹,去他家问他!”加福却道:“去见大姐,去太子哥哥府上。”萧战也要打人,正好不带加福去,把加福先送到太子府门外面,问问加寿午饭刚过,还没有回宫,把加福和奶妈等丢下,他小人家离开。

加寿正在和太子说这件事情,加寿骨嘟嘴儿:“爹爹让罚。”太子竭力地平息她的不喜欢:“岳父先打的人。”加福进来。

大眼睛里泪汪汪:“大姐,爹爹没钱用了。”

加寿给她擦泪水:“别担心,”

“我要把我存的钱给爹爹,但是怕不够,大姐,你还有吗?”

爹娘心里的第一大宝贝儿加寿自然说:“我有。”于是,加福回家去,回袁夫人房里,告诉她:“把加福的私房给爹爹用。”袁夫人笑容满面给她收拾出一个小包袱,加福背着刚刚好,分量不会累到她,加福背着,奶妈捧着加寿给的,去见香姐儿。

香姐儿正和龙书慧在说话,见三妹跟要出门似的进来。小包袱背得端端正正。香姐儿笑问:“战哥儿又出新的淘气主张?”加福走到面前,大眼睛里泪汪汪:“二姐,爹爹没钱了,让罚了没有钱用,二姐的私房给出来,大姐的这个,”

一指奶妈拿的包袱。

再一指自己背上:“加福的在这里。”

香姐儿不太相信,在她们兄弟姐妹的概念里,对钱很模糊。龙书慧这几天来做客,又夸香姐儿用的东西没有一件不是珍品,香姐儿狐疑:“三妹,你听错了吧?”

“没听错!二姐,你的首饰匣子我取了来,送给爹爹好不好?”加福再一指她的丫头,丫头从后面走出来,窃笑着端着个红木镶珠匣子。

香姐儿张口结舌:“三妹,我……”加福小手一摆:“多谢二姐。”带着人默默地出去。

龙书慧说咱们去看看吧,表叔真的没有钱,龙书慧说我也有几两私房。两个不相信的姐妹跟到加福后面出来,见她又去寻了大哥执瑜,二哥执璞,幸好也都在家。

加福带头,哥哥姐姐在后面嘻嘻哈哈跟着,私房都让取走一样,加福送到父母亲房里。

袁训正和宝珠说今天的闹剧,见孩子们进来,加福的小包袱是祖母给背上的,自己不会取,把个背给母亲:“帮加福解开。”宝珠解开,加福抱着放到袁训膝上,天真无邪地道:“爹爹你没有钱用,加福的给你。”

袁训和宝珠失笑,见加福指挥奶妈送上来。

“大姐的,”

“二姐的,”

“大哥的,”

“二哥的,”

“哈哈哈,”孩子们一拥上来:“这全是加福闹的。”加福默默的挤出去,往外面走去。

袁训和宝珠说上几句,让孩子们不要担心,一扫眼不见加福。袁训笑道:“我的最好女儿去了哪里,快来让我疼疼。”

没多久,院子里丫头们先笑个不停。加福两只小手并用,一只手扯住小六的小手,一只手揪住小六脖子上的金锁,安老太太给的。小六嘴里吃着糖,让送到袁训面前。

加福大眼睛里一片清澈和童真:“爹爹,小六这里还有钱。”小六呜噜几声,勉强能听清,他正陪曾祖母看戏,让三姐带来。

把袁训心疼的,抱起加福亲亲她,宝珠也凑过来亲亲,加福美得不行,小脸蛋子喜欢的红通通,张着小手稚气地问:“爹爹够用吗?”

香姐儿笑眯眯:“还有战哥儿没有给。”加福就要下地:“我去找他。”袁训大笑抱回她不放手:“够了,我的乖乖,爹爹有钱呢,快把你们的私房都收回吧,哪里用得到你们的。”

这个下午就和孩子们亲热一回,晚饭大家一起用,从安老太太到袁夫人,再到谢氏和五夫人全是笑,把加福夸了又夸。

晚饭后,宝珠问起来:“战哥儿今天有半天不在?”袁训微笑:“老王爷让人送信,你和母亲在说话,我就没有给你说。战哥儿要闹事,老王爷把他带在家里训呢。”

宝珠抿一抿唇:“论理儿,也该说说。京里出名的几个,咱们家的全有份。”

“战哥儿你可以放下心,老王爷年前就对我说,六月里他满五周岁,就拘他在家里学功夫,把底子扎下来。我说好,我们管好加福不去寻他。天知道我这话冤枉不是,加福几时寻过战哥儿,全是战哥儿见天儿的来。”

见他有诉委屈的意思,宝珠轻笑安慰:“你说的好,对着亲家谦词些是对的。”

稍停,颦起眉头:“但是皇上那里…。你闹这一场有结果吗?”袁训往外看看天:“是时候了,取我衣裳,我换上进宫。”

皇帝倒没有不见,宫灯下面还黑着脸:“你又来说什么?”袁训跪下:“臣拿脑袋担保,此仗必捷!八方来朝,必将多些国家!四方纳贡,为皇上万代千伙贺。”

“哼哼。”皇帝翻个白眼儿。

……

没几天,第二批粮草发出,袁训隐晦论朝事的公文也发出。户部尚书知道厉害,没敢往宫里告老王。御史们倒有弹劾,但另一拨御史以常家为首,弹劾丞相马浦出言轻浮,讽刺为国捐躯的未亡人。辅国公府虽然还没有上书,但龙怀城等人一旦回师,对于此事必然不善罢干休。

然后第三拨御史弹劾马浦娶小老婆,弹劾曹田家里有个把自己丈夫毒死的寡妇,有个和人通奸把丈夫气死的寡妇。

家族一大,什么人都有。寡妇成了好几天的议论主题。无端的,把市井里一些泼辣的寡妇惹恼。她们不把去马家闹,就满京里谩骂,诅咒马家女人早早当寡妇。

乱七八糟中间,韩家有件喜事。掌珠生孩子的时候,文章侯上书让儿子袭爵,礼部里一一审查,六月初圣旨下,韩世拓袭爵成文章侯。他知道这里面袁训不会为他说话。

袁训一片心思扑在军事上,他这是个小事。是小二为他说了不少好话,说他最近长进。小二是他顶头上司,三件好事里带上他一件,韩世拓在国子监里过得不错。

小二的功劳,就是袁训的功劳。文章侯收拾东西谢过袁家,又给小二转送一件东西。也想帮帮袁训的忙,奈何没有出力的地方。

寡妇的话甫一出来,谢氏和五夫人也气也急,担心自己为表弟家里添累赘。宝珠劝着,袁夫人说无妨,安老太太打起精神做大媒,一心想学着兄长再做个袁训和宝珠一样的好亲事,带着谢氏和五夫人在各家亲戚里相看,忙得脚不沾地,谢氏和五夫人渐渐把生气忘记。

董家没有登门,是把他们家的孩子带到亲戚家里看过,阮家的亲戚中挑出龙显贵的媳妇,董家的亲戚里挑出龙显兆的亲戚。

为敬重董老夫人,显兆先不下定,口头约定,待三年满后再下定礼。谢氏和五夫人满意不说,两个表哥兴冲冲去找执瑜执璞:“这就可以和加福玩了吧?”

执瑜执璞说可以,带他们去见萧战:“表哥们定过亲了。”萧战大加赞赏:“好!”然后道:“跟你们媳妇们玩去吧。”

龙显贵龙显兆傻眼。执瑜执璞总结出来:“战哥儿最会耍赖,横竖不是一定要和三妹玩,表哥们今天不上学,咱们还出去骑马。”

……

天色微明,梁山老王爷睁开眼睛。先看床里面,孙子呼呼香甜。他松口气,轻手轻脚起来,和老王妃到外面说话。

老王闪动笑容:“孙子这就真的五岁了。”老王妃也是喜欢:“昨天的生日,他们几个,孙子,香姐儿,称心和如意,全都五岁了。”

“连家办的不错,这也有意思。一年生日在袁家过,一年生日在连家过,一年是尚家,一年到咱们家。”老王觉得热闹上令人满意。

老王妃也满意:“连家的称心越来越能干,这才五岁,就会办生日这样的酒宴。忠毅侯夫人多会教媳妇,难道孙子天天让接加福来管家。”

老王吓一跳,连连摆手:“慢来慢来,你们先不要急着接加福。我和袁家说好,从今天开始,战哥儿留在家里学功夫。认字慢慢的来,先把身子骨儿打熬得好,”

老王妃有些伤心:“再送走,然后你和我一天天的牵挂他。”老王爷劝她:“哈哈,我不是在陪你。再说宫中也知道咱们家辛苦,这不,我打了那混蛋尚书,没听到一句说。”

老王妃又生气了:“他要害我儿子,就该打!”老王爷笑道:“你放心,他再使绊子,我拼着老脸不要,我和他没完。”手在老妻手上一拂,权做另一个安慰,再道:“但现在,你我心思放在孙子身上。给他家里备好吃的,他爱什么就给他什么,哄着他不要想加福,乖乖的学功夫。”

老王妃微笑:“他爱的是加福。”

“等他起来你不要提,拘他几天,他就不想,也就上正道。加福又跑不去别人家里。”

说着,里间有动静。萧战打着哈欠的小嗓音:“加福,起来我和你打鸟去。”

老王妃窃笑,悄声对丈夫道:“你能让他几天不见加福,从此我服你。”老王爷胸有成竹:“大倌儿小时候不也是爱玩,你看我手段。百万军中我尚且做主,何况孙子还小,我说什么就得是什么。”起身进去,对萧战哈哈:“好孙子,你起来了,快洗洗吃奶去,多吃长得高。”

萧战站到床沿,让祖父给穿衣裳。这也是当祖父母的一点儿享受,祖父甘之如饴。

乐呵呵:“你这小胳臂腿生得真不错,有力气。”萧战睡眼惺忪听着,不理祖父,往外面道:“备车,吃过奶我去和加福吃早饭。”

老王爷也不理他,给他穿好鞋子,抱他下地,看着他吃完奶,把他叫到身边,满面堆笑:“孙子,咱们昨晚上说好的,从今天开始,你大了,你要学功夫,你要振家声呢。”

老王妃又要笑,他昨天在连家玩得抱着回来,半梦半醒中回话,好,估计今天记不得。

果然,萧战纳闷,把脑袋摇晃着:“没有啊。”往后就走:“去找加福。”肩头让老王爷握住:“不许去,男人说话算话,在家学功夫。祖父有一身的功夫等着教你。”

萧战对他扁扁嘴儿,说声:“好吧。”下一句:“我要撒尿。”老王一指廊下泥地:“去撒。”

“撒不出来。”萧战把他挣脱开,对着净房走去。熟门熟路,从窗户里往外面爬。

这是他对付祖父的招数之一,他也习惯,老王也习惯,跟小王爷的人也习惯。

等小王爷直奔后门,跟随早就等着,把他送去袁家。

小王爷眯着眼,往窗户下面一跳。“扑通”,面前跳出一个人。老王板起脸,一脸的昂扬:“祖父候你多时。”

一猫腰,萧战灵活的从他手臂下钻出去。顺着低矮花木里跑,祖父钻不进去。来到假山石下,有个洞,毫不犹豫进去,这是他对付祖父的另一个招数。

洞口黑暗,进去拐个弯日夜长有烛火,擦得也干净。洞低不高,进来擦拭的也是孩子。小王爷轻车熟路往前走,前面出去就是后门。

祖父候在那里,面有得色,活似华容道上关公等曹操:“来将通名报姓!”

小王爷就不出去,扭头就跑,假山中间有个往上的洞,攀上去,可以到附近的树上,树下成天放着一草堆,给小王爷跳下来缓冲用的。

跳下草堆,再寻路出去。

祖父守在那里:“哈哈,雕虫小技。”萧战退也不行,让祖父揪住肩膀带出来,往手臂下面一挟,小王爷手舞足蹈:“放我下来,我不和你玩,我要和加福玩!”

“我不吃饭,我要和加福吃!”

大喊大叫声传到梁山王妃耳朵里,王妃轻轻一笑,也等着看公公怎么教导儿子。

早饭就没有吃,因为萧战不肯吃。老王心疼,但是发狠:“玉不琢不成器,饿一顿没什么!几时要吃,几时给你。”把孙子带到演武场上,亲自比划:“这是马步,这是踢腿,这是打拳。”

萧战黑着小脸儿,让他马步,他干站着。让他踢腿,乱踢一气。让他打拳,越打越打力气。

一个上午下去,祖孙干瞪眼无数回,小王爷闹了无数回。到中午没精打采吃了几口饭,哇哇没有人答应,气呼呼再去演武场。

梁山老王为哄他有精神,把在军中看到的什么猴拳,什么鹰拳,什么螳螂拳,他没学,就是看过,四不像似的打给他看。

奈何孙子不捧场,嘟着脸儿小眼神儿阴森森。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老王安慰自己似的告诉妻子和儿媳:“拧两天就过来了。”

第二天,依然如此。第三天,萧战有些认命。让他打拳就出拳,但是软得像堆面条子。扎马步活似腿里面夹个东西,别扭劲儿。

到了下午,忽然抽抽噎噎,把老王吓一大跳。

他的孙子冲他吼,冲他大哭,老王都认为正常。但这小姑娘似的抽泣,是老王头一回见到在萧战身上出现。

越哭越伤心,还用手背抹眼泪。不是以前他哇哇大叫,把眼泪往别人身上甩。

老王打迭起慈爱问他:“你到底要怎么样?”

萧战小脸儿上伤痛欲绝:“加福在做什么?”

把老王彻底吓住。

那脸上,那是绝望?

老王就这一个孙子,不是一定要分开他和加福。也早就想好拿加福哄他,就让一步:“祖父给你接加福,但你要好好的学。”萧战点头。

老王妃早就等着,套车去袁家接来加福。搀着加福小手过来时,那一幕把老王震惊住。

见到小身影,萧战飞快的跑过去。刚才的没精神一扫而光,叫着:“加福。”

加福也挣开老王妃,同样飞快跑过来:“战哥儿。”两个人碰到面上,扯起小手,眼睛不离分开。萧战问道:“没有我,加福你玩得好吗?”

加福认真摆小手:“不好。”摆完,小手又互握住。换加福问:“战哥儿,你玩得好吗?”

萧战大声道:“不好!祖父一点儿也不好玩。”

老王妃笑抽着肩膀,老王吹胡子瞪眼:“祖父是用来玩的吗?”萧战转向他,绷着小脸,郑重宣告的意味:“祖父你不好玩。”把加福更贴一贴:“我要和加福玩!”

那脸上暴风雨随时下来,加福哄他:“我和你玩,你不在,和二姐也不好玩,大戏也不好听。”

加福虽然不像萧战的反应激烈,但家里也是花足功夫哄她,怕她不习惯。

日光从演武场边上杏花上照射下来,把一对坚决的小小人儿照得明亮放光。

老王妃喜欢加福,这是她目前唯一的孙媳妇,她笑得合不拢嘴:“你们两个多么要好,这真是福气。好了,都不要生气,加福坐在这里,战哥儿你听祖父的话。”

萧战说好,对加福兴高采烈:“我会打拳,我打拳给你看。”加福说好,让安置到放茶水的小桌子旁边,老王妃去取果子点心给她,萧战紧紧小腰带,学个似模似样的猴拳。加福拍着小手喝彩:“好看好看。”

“我还会扎马步,加福你等着,我能一动不动到天黑,到明天!”豪言壮语一出来,小王爷就地一扎。加福溜圆眼睛看着,老王爷目瞪口呆。

见孙子往下一坐,档也对,胯也正,是这几天里最正确的一个姿势。原本还以为他小,他没听懂,他才站不好,现在老王知道孙子在闹别扭。

老王生出一个主意,还没有说,“咕噜”,有一声出来。加福笑靥如花:“战哥儿饿了,给他好吃的。”说过看看老王:“咦,不是母亲?”老王啼笑皆非,打发人去见老王妃,说孙子饿了。

老王妃和王妃坐在一起,闻言道:“这几天就没有好生吃,再说去接加福前就备下,我最爱看他们两个吃饭。”

老王妃亲自送去,蒸一碗肉羹,还有好汤,就是素的,摆下来,萧战头一个舀起来吹吹,送到加福嘴里:“加福你吃。”加福吃了,也喂他:“战哥儿你多吃。”

小手臂起起落落,和这两天梁山老王哄着劝着震着相比,很快下肚。萧战看向祖母:“备晚饭,加福在这里用饭。备明天的早饭,加福在这里用饭,备明天的午饭,加福在这里用饭……”

他滔滔不绝,只会说到后天,一气说到后天。老王妃眉开眼笑:“好好,祖母亲手去做,加福你等着,在这里吃晚饭。”

老王妃走后,萧战又耍宝:“加福你继续看我扎马步,我到明天早上。”又要去扎。

老王爷把他叫住:“刚吃过,歇会儿再扎。”看着萧战和加福说说笑笑钟点儿过去,老王爷开始施行他刚想到的主意。

“加福,祖父打个拳给你看。”

老王爷亲自下场,打了一套军中操练士兵的最基本拳术,招式少,练基本功的,简单易学。

加福自然说:“好看。”萧战不服气上来,跑上去:“加福你看我也会。”在老王的鄙夷中把一套拳打下来,加福说好看,萧战说:“我再打一遍给你看。”老王爷继续鄙夷和欣喜。

老王爷心花怒放,这孩子太聪明了。一直就知道他聪明,没想到他一看就会。

这几天就和孙子生气去了,看他马步也扎不好,踢个腿就把自己踢到地上坐着,还没有教他,刚打出来,他为献殷勤,已经会了个七七八八。

一个下午加福坐在这里,萧战打了十七、八遍拳,老王指点,已经有模样。然后老实站马步,刚站,为逞强,一刻钟里一动不动。老王心疼,让他慢慢地加钟点儿,小王爷又气呼呼:“我能到明天,加福看着呢!”

这样消耗,到晚上很快睡着。在他睡着,老王爷把同样睡着的加福送回。

本以为第二天可以和孙子有商量:“好好打,明天给你接加福。”萧战又变成那出拳软绵绵,踢腿往后就倒。

老王没有办法,把加福接来。老王妃把他嘲笑一通:“都说了离不开加福,您这是一定要和加福吃个醋,吃不过才算罢休。”

让调谑,老王气上来,就想捉弄孙子,也是试试加福的影响力有多大。

“孙子曰: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孙子兵法,背吧。”老王等着看孙子几天能背下来。

既然给了加福,这功课要加重。

上午让他基本功,下午让他打拳,晚上让他背书。这个晚上,萧战是没有背下来,加福背了下来。

月上中天的时候,袁训在家里着急:“怎么还不送回来?”宝珠也奇怪:“去接吧。”套车,袁训来到梁山王府。老王爷亲自出迎,满面城春风:“加福?给老夫一个薄面,加福今晚不回家。”

袁训对外面月亮看看,老王笑道:“正要让人去告诉你。”袁训不答应:“不行,女孩儿不能不回家。”

老王拗不过他,把袁训带到他和老王妃正房。在房门外面,里面嘻嘻笑声。

“战哥儿,你又背错了,是这样的……”加福一气背下去。萧战乖乖老实:“那我再背一遍。”

袁训惊愕的止住脚步,孙子兵法?他疑惑的在老王面上不住打量,老王同时阻拦他进去,低声下气:“正用功呢,小袁,我陪你喝酒,来来来,我有好古玩给你看,你喜欢,拿一样子走。”

袁训让他拉走,坐下来后,老王把盏,袁训压不住恼火:“您这是做什么!我女儿她还小,她看书太早。看也不看兵法。”袁训怒了:“您别打好主意!”

老王爷本来是没有想到,只想用加福哄着孙子用功。让袁训一说,他想到。

这就更殷勤,更客气。让人取来自己心爱的古玩给袁训,不用钱似的塞给他:“你我是亲戚,拿上拿上。”

袁训揣上人东西,还带着气回家。把加福送回母亲房里,回来见宝珠:“给,母亲看过,让你收着。”

宝珠扑哧一笑:“怎么你得了东西,还像让欠三百大钱?”

“老王爷狡猾的不得了,老奸巨滑……”

哈哈,今天又提前,求票票。

感谢昨天前天等,及今天明天后天一切之票票哈哈。

提醒一句,跳看、走马观花,看歪机率高。明明写的是感恩的明白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