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皇后又中招/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妃在骂人。

这是种孩子吵架似的伎俩。

隔着大人,或有先生等在旁边不许骂,怎么办?嘴唇一动,不出声的骂你。

容妃用上了。

她飞快嚅动嘴唇,骂的是:“贱人,贱人,贱人……”一气数十声下来,因为重复的多,皇后当时就算没看见,事后根据两个人不和,也能顺出来。

皇后这一气非同小可,差点儿犯肝气疼。一时间,泪眼汪汪,想到自己落到这种地步,由着这等贱人欺负,她才是个贱人,还敢骂人?

正恼得昏天地暗,又有人回话:“何嫔来看望娘娘。”皇后咬着银牙骂,这也是个贱人,新得宠的小浪蹄子。

走出来,有心理准备,见到隔着殿门,何嫔果然也嘴皮子飞动,开始无声骂人。

皇后再蠢,也看穿这些人有意激怒她,想给她扣一个嫉妒新宠的名声。也知道过年加寿为她说话本来有效果,一个受难宫女出来把事情搅黄。

怒从心头起,这些人也是想到中秋了,加寿要为自己说话了,她们是来搅和的。

这就明白,自己出宫是她们的心头恨事,从此有人约束。

皇后心里滴着血,面上木着脸,手指甲掐到另一个手指上,掐的都要出血。

一直告诫自己,忍,我忍。

何嫔很快离去,皇后回到殿室里步子踉跄,几乎晕倒在地。宫女看到她的失态,把她扶起,倒上一碗热茶没喝上几口,“叶嫔求见。”

皇后牙齿里嘶出声来:“我见。”

一直骄傲是她的劣根,一直骄傲占上风。还是不要宫女同行,自己强撑着去见,又忍了一回。

叶嫔过去,水嫔来,水嫔走开,许嫔到。皇后忍得随时可以气绝,这就没有忍住,对着那无声嚅动的嘴唇大骂一声:“贱人,你们怎么敢!”恶狠狠扑上去,这就出了殿门,对着许嫔不像要打,好似要咬她一口。

她是不许出殿门的,两边太监把她扶住。而许嫔既然敢参与,就随时防备,因为谁也不知道皇后见哪一个人要发难,而发难,正是她们串通起来所要的结果。

许嫔尖叫一声,在皇后一动,她就往跟来的宫女身后一躲。然后放声大哭:“我好心好意来看娘娘,娘娘您是失心疯了吗?”扶起宫女就走:“见驾,我要见驾,我险些让娘娘杀了。”

眼前是她离开的匆匆步子,耳边是她尖叫娘娘疯了,皇后眼前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没一个时辰,后宫都知道皇后娘娘嫉妒成性,新宠们敬重她,给她请安,差点儿让她掐死。

……

“唉,”加寿小胖手捧着胖下巴,愁眉不展的在太后面前叹气。太子进来就看到这一幕,也心头酸痛。

加寿和他筹划的差不多,见到皇帝加寿怎么讲,太子怎么帮。然后是太子说话加寿帮,都想得很好。就要再对一遍,就要去对皇帝说,皇后又出嫉妒发狂名声。

她本来还就有这个名声。

别说皇帝相信,就是太子都信。他的母后一直不出宫门,心头郁积必然是有,控制不住发狂太子他信。

太子去见皇后也没有用,怕皇后见到他又是一通的责骂。他就先到皇后宫外问问已醒,太医看过说气怒攻心,致一时晕厥。娘娘底子厚,性命是无碍。太子放下心,来见太后。

进殿门,就看到坐在太后膝下的加寿,愁着小眉头,胖脸蛋子沮丧的往一旁歪着,让太子心疼的不行。

可怜加寿又白操了一回心。

在这里太子没有想皇后,他要是想皇后,就恨她发狂。不是他心里完全没有皇后,他要是没有,不会听到消息就进宫去看,打听到没事才往太后宫里来。

多想想皇后要添堵,而加寿筹划成空理当怜惜,加寿为的是皇后不是?

太子无声对太后行礼,走到加寿面前蹲下身子,和加寿平视,加寿可怜兮兮:“才刚,我去骂过她们,叶嫔许嫔,凡是去的人我全骂了,”

太子柔声:“我知道。”他没有亲眼见到,他也相信加寿去骂了人。

加寿如今有太上皇支持,她一出现,好似太后出面。她为皇后生气,去骂几个得宠的嫔妃,嫔妃对上大红大紫寿姑娘自是不敢作声。

太子无言地把加寿胖面颊轻轻一拧,这是一个疼爱的小动作。加寿就更难过:“我不许她们再去娘娘宫里,然后我去见皇上为娘娘说话,”嗓音低下去:“皇上让我以后不要再管娘娘,呜……”

加寿轻声的抽泣起来。

不管宫里的事情是谁筹划是谁推动,加寿是真的为皇后伤心。她到今年八岁,一应的阴谋诡计都没有她。

挂着两行泪珠:“战哥儿好几天不和我胡闹,我觉得好闷。娘娘从去年就一个人呆着,她难道不闷吗?呜,皇上让我不要再管,呜……”

皇帝并没有斥责加寿,但难得的冷淡,大红大紫寿姑娘已经觉得没脸面,不是因为刁难别人而哭,就不是哇地一大声,抽抽噎噎,泪珠儿断线似掉下来。

太子给她擦泪水,没擦几下,自己满面是泪。加寿取出自己的帕子,也给他擦拭。颇有点儿加福和萧战互相喂饭的架势,但加福和萧战喂饭是欢乐的,太子和加寿相对伤心。

太后是时候的唤一声加寿,又叫一声太子,见他们两个仰起面庞,太后语重心长:“都给我记在心里,六宫之主,九五至尊,不是人人都顺着你。加寿,你以后可不许吃这个亏。”

太子自当地回答:“请太后放心,我决计不让寿姐儿吃这样的亏,为这样的事情难过。”

太后满意的点点头,让他们去净面,让嬷嬷们哄着不要再哭。等他们出去,太后自言自语:“这一出子有点儿意思。”

而在加寿来说又上一课,别以为你是皇后就天下无敌,有的是人不想让你当皇后。

太子也沉痛彻底的又明白一回,这六宫里想压着母后动弹不得的人,比比皆是。

他和加寿的感情则更进一层。

柳至夫妻第二天知道,虽然皇后不待见他们夫妻,也气了个半死,又无计可施。总不能眼前就和欧阳家,叶家水家等过不去。

满腔愤怒,柳至算到马浦身上,马浦因为官职不低的原因,三司会审。大理寺、都察院和刑部都有份,柳至铁了心要把马浦官职拉下来。

……

中秋过去,红花的女儿过满月。小姑娘没有起名字,红花打算年底进京,把孩子给宝珠看,请宝珠给起名字。

这就因为生得肖似母亲,父亲叫她小红花,家里人都这样叫起来。

红花头一胎的女儿,她现在家境又优越,丈夫除去年纪大些,别的件件让她趁心。久跟在宝珠身边照顾过加寿,照顾过执瑜执瑜等,眼睛里看到的是孩子们的可爱,和孩子们受宝珠袁夫人的优待,红花心疼女儿,一个月子里放在自己炕头。

国公府重视她生孩子,龙四通过奶奶们让红花进城生,说这样就便儿的方便照应。

但秋天正是收果子收山货的时候,红花在小镇上,隔窗还可以吩咐事情。这是她一片忠心不忘记差使,国公府对她赞扬过后,也没再强说。红花就在小镇上生,邵氏张氏和方姨妈母女提前回来照顾她,虽然没有母亲在身边,却有好些上年纪的在,红花生得安心。

到满月后,又有一件喜事出来。红花本来没有想到,这事情来得太出奇。

褚大路月子里没见过几回小妹妹,熬到满月,就见天儿呆在小红花木床边不走。

红花坐在炕上理家务,禇大路负责唤人:“小妹妹眉头又皱了,要溺了吧?”

“小妹妹撇嘴呢,要哭了吧?”

红花一开始觉得好玩,后来就总用玩味的眼光寻思禇大路。

出月子那天,方姨妈把万大同叫出去,方明珠请邵氏张氏帮着来见红花:“咱们两个定亲事吧。”

红花大惊失色:“我们两个?表姑奶奶您是主人,我是丫头,不行不行不行。”

好说歹说的,红花不肯答应。方明珠不放弃,撺掇着:“说好的,母亲和我年底进京,侍候老太太两年,回来换二太太和三太太。你去不去?宝珠难道不想看你的孩子?”

红花眯起眼睛笑,小红花还没有落地的时候,宝珠就有信,让生下来满一年送往京里。

宝珠是心疼小孩子,但红花和万大同商议过,打算孩子过完百天当年进京。

就红花来看一个小小奴才没那么娇贵,要等到明年进京。在她也知道加寿也好,小小爷们也好,进京不是大船,就是车里包得铁紧,没有受冻这一说。

抱在怀里,或铺得厚暖,也没有路上颠簸这一说。

最后一个原因红花不愿意说,但万大同明白。那就是往山西路不好走,诸多人烟不通的地方,又是冬天,红花的娘不敢前来,问红花冬天进京的话,她能找到便船搭着进京,不要万大同派人来接,说花费银子。

红花很不喜欢她的娘,但骨子里那是她的娘,要看外孙是正当要求。万大同让人回话说冬天京里相见。

红花答应和方明珠一起进京,约好请宝珠拿主意。宝珠要是说这亲事可以定,红花就答应。

这还没有进京,红花心里先愿意五分。这大路小爷和小红花像是有缘份,从早到晚对着小红花美滋滋地不说,有一天他提出晚上睡在这里,他要守着小妹妹。

这要求当然不许,但把红花和万大同都打动不少。

玉珠还记得方姨妈的旧事,是近几年勤劳肯干的方姨妈不在她面前。而张氏看在眼里,和方姨妈早就有说有笑,对禇大路也视若几出,肯带着上京。

红花也看在眼里,万大同又劝她不念旧恶。糊涂人悔改总比继续糊涂让人不痛快的好,这样的人理当嘉奖。

原谅了方姨妈,对亲事唯一的芥蒂就是一个是奴才,一个是表姑奶奶。

但这表姑奶奶在家境和在家里的地位上面,远远不如红花大管事,说不上谁高攀了谁。

红花就在每一回褚大路又守着女儿,要嫣然一回。她要是知道这里面有小王爷萧战的身影,不知做何感想。

正和褚大路玩笑:“你就这么喜欢小妹妹?”

“喜欢。”褚大路手托着腮,目不转睛把小红花鼻子眼睛又看一回。心里想的当然还是我有小妹妹,我有小妹妹……邵氏张氏叮咛不要说小王爷不好,褚大路干脆不说。

红花就格格地笑,窗外有人回话把她打断:“回万大娘,国公府打发人来报信,说郡王妃有信过来,九月初归宁,还要看看小红花姑娘。”

红花忙着说好,虽然郡王妃不在这里,也谦词几句:“我们算什么,郡王妃信里还提上一笔。”

这个时候,郡王妃在家里,叫来弟妹闵氏在面前。闵氏自从婆婆去世,对长嫂更多出敬畏,丈夫又不在家,叫她过来,步子匆匆而至。

郡王妃手指离自己最近的红木扶手椅:“坐这里,我有话和你说。”

闵氏的心头一跳,她心里所想的就是,难道二爷在京里纳妾了不成?萧瞻峻不肯带妾室进京,闵氏的直觉就只往这个地方上去。面色微有惨白,低下头来内心难过:“嫂嫂请说。”

“我要进京去了。”

闵氏一愣,她在家里是个诸事不通,所以她是今天才知道。老郡王妃交待郡王妃护送她和丈夫灵位进京的话,闵氏也无资格知道。

在意料之外,她诧异地不加思索:“这家里可怎么办呢?”

“交给你。”郡王妃亲切。

闵氏脑子嗡地一下,半晌没有明白过来。她的似迷茫似疑惑似受惊吓的神色,让郡王妃禁不住好笑。

等她缓上一缓,郡王妃徐徐地道:“你呀,素来心高气傲,也想帮忙呢,就是梗着个脖子,谁能看出来你有能耐?”

闵氏涨红脸。

“这一回趁你的心,你也知道京里还有个王府,而太后呢也上了年纪,又和我娘家母亲弟弟、我几十年失散,她要我去京中守孝期,也可以陪着她。而母亲临终前,”郡王妃在这里顿上一顿。

闵氏头更低垂一分,她知道老王妃临终前对郡王妃有话,但郡王妃不说,她也不能打听。

见闵氏并没有贪婪要听的模样,郡王妃心中更为满意,款款地对她说了几句:“母亲遗言,也要我往京里守孝期,要我把她和公公牌位奉请,一同带上。”

闵氏吃惊的抬起面庞,也就明白老王妃的心思。郡王妃点上一点头,再道:“郡王也答应。从此以后啊,太原家里就交给你了,你不可以怠慢,出了差错,我可不放过你。”

“扑通”,天大的美事情把闵氏压得跪到在郡王妃面前。郡王妃让她起来,把哪些亲戚要加意敬重告诉她,哪里管事忠心也告诉她:“你明天就管几天吧,不要怕生疏,有事多请教老管事们。明天一早,我往大同娘家走走,辞行后回来,我就进京去了。相见有日不必难过,志哥儿忠哥儿念姐儿大婚,请你进京去。”

闵氏痛哭流涕,等郡王妃说完,再也忍不住,哭道:“嫂嫂,以前是我对不住你。”

“以后你对得住我就行,快别哭了,回房去理理我说的事情,明儿就把家交给你,有不明白的记着,等我大同回来,再对你说一遍。年底我是一定要进京的,要奉公婆在京里享受祭祀。家庙里的祭祀,就归了你。”

郡王妃是真的很赶钟点儿,说完就命闵氏拭去泪水,叫来丫头:“还有红花的一份儿,生了孩子,她是宝珠最得力的丫头,不能慢待她。”

闵氏闻言,就回房去,让自己丫头也给红花备上一份礼物。姨娘兰香听到,她和红花曾经很好过,小心地来回闵氏:“我想跟随郡王妃去看看红花可行?”

闵氏如今管上家,小肚鸡肠不说一扫而空,也空下来大半。答应下来,带着兰香去见郡王妃。兰香本就是郡王妃的丫头,又是给宝珠长脸面,看看这个家里有多少人要去看望小红花,郡王妃欣然答应,第二天带上兰香和家人出门。

国公府里张灯结彩,一连几天,奶奶们起早睡晚。龙四每天检视家里:“这牌子不正,姑奶奶是嫡长女,样样要再正。”

老国公夫人又是惴惴,又是不安,八奶奶却欣然得意。这可是嫡长女自出生,足有三十来个年头里,头一回归宁到名正方顺的嫡母房中。

头一回?想想由不得八奶奶心酸。但实在又欣喜,就一会儿喜欢一会儿去酸。

老国公是唯一毫无顾虑开心的人,小十会爬到床上和父亲说话,老国公对他成天乐呵呵:“姐姐要回来了,你知道不知道?”

“姐姐?”小十纳闷。他有一堆的侄子侄女儿,又因为老国公还睡倒起不来,生下他城内一堆的谣言指责老国公夫人贪丈夫,老国公夫人不情愿让儿子多见人,小十的心眼里还不知道什么是姐姐。

“姐姐给你田地,姐姐会抱你。”

老国公夫人每每听到老国公这样和儿子说话,心里又安心许多。

头天晚上,红花回到城里,准备迎接郡王妃。头天晚上,整个国公府的大人都没睡好。就是老国公也兴奋的睡不着,只有小十呼呼一如既往。

第二天,说一声郡王妃到府门,老国公夫人直了眼睛。原地僵住,袖子低垂,幸好小十不是她抱着的,倒不会受影响。

老国公催促:“出门去啊。”说上好几句,老国公夫人才醒过来,八奶奶看着伤心,勉强撑着还要来扶她。

婆媳两个互相鼓气,当媳妇的道:“恭喜母亲,姐姐归宁了。”老国公夫人叹着气笑:“是啊是啊,归宁是好事情。”

这才想到找儿子,却见儿子早早走在最前面。老国公夫人看着儿子一乐:“这是个迎姐姐的。”

她们往前面走,龙四陪着郡王妃往里面来。隔着一条路,两下里见到花枝招展各一行人,四下里一对眼眸,老国公夫人手脚一缩,再也不敢过去。

八奶奶没办法,推着她一步一步的挪,而这个时候,小十走了上去。把小手张开,为首的是哪个他还知道,又姐弟们是表姐弟血缘亲,一下子认出来。

“抱抱!”

大家全乐了,离得老远的僵局这就打开。小十急了,怎么都笑呢。小十再伸高小手:“父亲说的,姐姐会抱。”

郡王妃把他抱到怀里,早看到这个孩子不止像老国公,还像一个人。那个人是郡王妃一生荣华的根源,像她的外祖母,名义上的祖母,已经去世的老老国公夫人。

那眉眼儿鼻子上,有那么一丁点儿影子。

只一个像父亲老国公,又在晚年给他留下血脉,郡王妃就原谅老国公夫人。再说她既然肯来,本就是原谅了她。

又这一个像带大她,把她看成心尖子的祖母,郡王妃决定和老国公夫人做一对正常的母女。

老国公夫人还不敢上前来,郡王妃抱着小十走上前,把小十放到地上,对着老国公夫人拜了三拜:“见过母亲。”

“呜……”老国公夫人哭了出来。

八奶奶急得九月天气满头汗:“母亲,姐姐回来了,这是天大的喜事,是喜事。”八奶奶都恨不能嘶吼出来,只可恨没有那个嗓子。

她不说还好,说过老国公夫人更瘫软在地那感觉,是郡王妃上前扶住她。纤纤手指伸到胁下,老国公夫人浑身一震,精神潮水般回来。反手抓住郡王妃的手,满面是泪,嘴里嚷道:“回来就好,盼星星盼月亮的盼着你呢,进房去坐,这外面风大,就要冬天了,别冷到你……”

郡王妃叫上小十:“跟上来。”小十踢哒着小腿过去。

她们走远,八奶奶长长松一口气:“我的娘啊,总算母亲缓过来。”旁边丫头送上帕子:“夫人,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姑奶奶头一回归宁,您满面是泪可不好。”

“我有泪?”现任国公夫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接帕子,手指往面上一揩,顿时呆住,这可不是满面泪水,湿漉漉地在手指上。

头一回?这句话又一次由丫头送到耳边,八奶奶火急火燎地就要追上去,姐姐头一回认母亲,头一回正式归宁,和以前打回来的不一样,得赶紧地上前去招待。

这一动步子,坏了,腿软酸麻,全身无力。八奶奶震惊,原来,自己也和婆婆一样,也是快要瘫软下来。

亏自己还认为婆婆不撑着,原来自己也是一样。八奶奶无奈扶上丫头,没法子,这是头一回啊。

房里,老国公夫人胆怯下去,兴奋也下去,带着点儿紧张,带着欣喜张罗送茶摆果子。郡王妃坐在老国公床前,父女在相对流泪。

“像,”郡王妃泪如泉涌。

老国公也流下泪水:“像。”

小十太像他的祖母,就有点儿像袁夫人。和袁训相似不了,却和郡王妃是姐弟模样。

老国公夫人佯装不理论,装着让丫头又送东西出来,在外间肩头颤抖的无声哭泣。

那临死也不肯原谅她的老老国公夫人,这最后一个孙子像她。

当天郡王妃见过红花,红花请兰香去做伴,郡王妃应允。收拾出老老国公夫人的房子,给郡王妃居住。郡王妃住过三天,辞行返太原。

要把小十带进京,老国公没答应。

老国公不瞒长女:“把老大家的、老五家的,整房头送进京,已经是给阿训添麻烦。听说寡妇还给他惹出是非。把小儿子也送走,这笑话可就大了。再说我在房里也闷,留下他陪我说话。再大大,要进学,我也老得照顾不了,再说这事吧。”

郡王妃表达一同进京,老国公夫人是没有意见,老国公还是以为儿子着想拒绝。

国公夫人八奶奶和龙四也不答应。龙怀城常年不在家,老国公夫妻在,八奶奶当家有底气。

龙四是儿子,谢氏和五奶奶走,他出门走动,已经有人猜测说他们家不容寡妇。

哪有个丈夫尸骨在边城,把守灵的人送走这荒谬事情?

至于说为了孩子,这话只有亲戚们面前才能说得过去。谁不知道亲不亲,故乡水这话。

郡王妃没再多说,和红花约好京里见,返回太原住上三天,该对闵氏说的又说上一通,约齐家里人,把老王妃遗言一说,陈留郡王离家以前也交待过这话,亲戚们没有异议,郡王妃上船进京。

…。

丞相有通知嫌疑,京里审的如火如荼。为马浦说话的人也有,这案子不是这个月下个月就能定。

萧瞻峻忙着落井下石,军需上早安排的有人,不急着回去。韩三老爷也乐得在家里呆着,看这架势还可以过个年。

梁山老王给萧观去信还没有收到回话,不妨碍他继续关注往京里来的异邦人,再有来贿赂人的,老王不会犹豫再次送他下地狱。

除去这件以外,就整天和袁训为孩子较量来较量去。尚书屡屡败在下风,他不是老王那闲人,孙子放在头一位,败退也有原因。但尚书虽败犹勇,虽败不服,再屡屡的败下去。

家里人包括枕边人宝珠,都开始看尚书笑话,就尚书一个人还为加福今天在家还是出门儿费神思。

而太上皇不知不觉的和香姐儿成了忘年交,这事情最早从三四月里桃杏争春开始。

香姐儿把院子收拾得差不多,按她对母亲宝珠说的,请太上皇和太后先住。

她的院子费时这两年,花的木料东西海水一般,银子更不用提。如果背后没有太后支持,没有她的祖母国公之女支持,她的母亲有许多产业支持,就是老太太的背景也管不起香姐儿修整这院子。

前福王见到,估计要气得不敢投胎。

房里几不用薰香,完全用四时花木熏陶。没有窗户,四面全是雕花大门板。除房子廊下掏一条水源出来,种上荷花到夏天香满房屋以外,别的四面种四时花卉,四时风向不同,根据风向种花,秋天起西风,只下菊花这一边的雕花门板,把花香完全送到房中。

又为看月色,设置观月镜。

这镜子不是让人睡着看月亮的,是分别在满月、月牙儿的时候,调整角度,把一轮,或一挂月亮送满房中。

月色明亮的时候,夜里不用烛火甚至可以看书。

别的古玩摆设,奢侈的一概不要,全是秀朴一类的,和房间木板花纹相映得上。

自然二字,永远压倒一切。

太上皇和太后欣然住了几个晚上,以后到袁家,不住正殿就一定要住香姐儿院子。也请了皇上,皇上闻名而来,他没有住,在这里用了个午饭,也说不错,回去又赏赐许多。

太上皇觉得这孩子太聪明不过,怎么会有个小古怪的名头儿?问上一问,和沈沐麟有关。遂问香姐儿:“怎么不喜欢小夫婿呢?”香姐儿对上他没有尖叫躲开,又大一岁,慢慢红了眼圈:“他也不喜欢我。”

太上皇想想也是,出天花后的孩子面相不好,香姐儿害怕有她的理由。但因此,沈家孩子也不喜欢她,这两个都太小,不懂事儿。

最近见梁山老王次数太多,太上皇更对香姐儿怜惜。萧战和加福多么的好,香姐儿就只能孤单地自己赏院子。太上皇有时候很愿意陪她。

难得有闲功夫,太后和小六、小小苏坐在廊下玩。小六是会淘气的时候,他几天里见不到太后,就会指着皇宫方向,奶妈问过家里,送他进宫去找太后。

见到太后,往她怀里一扎,太后抱住他,就有宫女过来帮着太后理理衣角,全让小六弄乱掉。

小六淘气就在这里,他就伸小手,再次揉乱,然后自己缩在太后怀里笑。小小苏姑娘呢,和他相反。小小苏要是在,小六弄乱的地方,小小苏不厌其烦地归整齐。

三个人铺着厚垫子看菊花,小六就揉垫子,小小苏就跟后面抚平。太后舒畅地看向廊下,那里是香姐儿的花圃,一个大花锄,太上皇挥动,一个小花锄,香姐儿挥动。

旁边舍弃的旧花根子,有丫头们帮着收拾走。

太上皇衣角溅的有泥土,间中柱着花锄呼气,但很满意,还悠然自得:“子曰,吾不如老圃,如今我学老圃,我比夫子还要强。”再挥动锄头。

太后好笑:“就是两个种庄稼的,不要把夫子也说上。”香姐儿笑眯眯的回:“民生大计是大事情呢。”太上皇大乐:“就是这样。”招呼香姐儿:“再来,咱们今天把这块儿松完土,明天就可以种兰花。”

香姐儿希冀地看着他:“只是没有好兰花,那花房里的兰花全是由着人长出来的,好个端正模样儿,却少许多趣味。”

太上皇摇晃一下身子:“我掐指一算,你且等着……”话音刚落,侍候在旁的太监回话:“梁山老王来了。”

香姐儿喜笑颜开:“来了来了。”

太后笑着打趣:“来了来了。”

小六不懂,见事学事:“来了来了。”小小苏对他嘟嘴儿:“乱嚷嚷。”话说得已然流利。

“来了来了,”最后一个嚷的梁山老王。分明他是从家里骑马过来,却带着大步仆仆模样,膝前奔跑着加福和萧战,一起笑嚷:“我们出门儿去。”

太上皇对香姐儿挤挤眼睛,香姐儿大喜:“好啊好啊,我和你们去。”

说话间,老王到面前。萧战去花丛里,丫头忙跟上,他要哪枝剪哪枝,免得小王爷自己动手,他是连根拔起。

香姐儿敢怒不敢言,因为有要用到萧战的地方,还有丫头得力,不容小王爷整枝糟塌,这花又是给加福,暂时忍气吞声。

小王爷得了好几枝子大菊花,送给加福手上,加福拿在手里,加福最乖巧,送去给太后。

太后见到加福,把小六先抱开,把加福抱到怀里,看她的衣裳,打心眼里得意。

她的加寿如今六宫里震慑,她的加福如今梁山王府当成宝,叫太后怎么能不得意。

见加福一身小衣裳,又是扮成小鹿模样。梁山王新送回京的皮货,加福做了好几身。双丫髻,从鹿皮上出来充当鹿角。又暖和又可爱。

太后把菊花给她一一插好,笑说:“这是个菊花鹿仙子,等到冬天,就真的是梅花鹿仙子。”

加福笑得小脸儿似一朵花。

太上皇问梁山老王:“你又打什么主意,来找我来了?”老王笑得合不拢口:“这俩孩子太聪明了,这个月背下来的书,超出我预定的。这不,学几天,给他们玩两天。太上皇,西山里桂花开野菊香,老臣我陪您出城走一回吧。”

太上皇手指着他:“是你沾我们的光儿,就不要说你陪我。”梁山老王满面堆笑:“不跟上您和太后,把加福带出城去,这旁人的脸色不好看呐。”

太后在廊下都扑哧一乐,对加福和萧战道:“你父亲难缠名声出了名。”加福现在懂了,摇一摇头:“爹爹不难缠。”萧战是一脸的小违心:“我岳父是最好最好最好,要是能让加福住我家,就更好。”

“扑哧”,太上皇也喷出一笑,和老王约好明天出城,西山逛一圈,也正好为香姐儿寻找野生花卉。

侯爷回来知道,又让全家人饱饱的看一回脸色。宝珠故意装不平:“你不喜欢给别人看去可好不好,祖母、母亲和我都不想看。”

袁训翻个白眼儿,由着宝珠安排女儿们明天出门。

第二天,先打发走孩子们,随后奶妈卫氏同谢氏和五夫人走来,她们说好的敬香,宝珠安排车辆。

奶妈卫氏敬香是出了名的,这是她在山西的时候许的愿。宝珠孩子生的如意,奶妈在陈留郡王府上许愿,不留余财,尽数供奉。

郡王妃曾感动,说代奶妈出钱,奶妈说个人心意神知道,还是自己供奉。

宝珠不答应,让奶妈手里要留些余财才好,不能尽数供奉。

奶妈没有孩子,侄女儿柴妞儿嫁给天豹,宝珠不给柴妞儿差使,让她以侍奉姑母卫氏为主,奶妈就把钱分给柴妞儿,也好让她不过多的想丈夫常年不在身边。这出门敬香,柴妞儿跟随,还有关安的妻子平氏。

谢氏和五夫人是进京后跟着,热热闹闹家人护着出门。

先往最近的大庙,卫氏供奉的不止一家,也不是一撒几百两银子,但每个月几十两的不在少数,按月都有,住持亲自迎接,卫氏上一回香,往下一家去。

一个上午能走三、四家,选一家用斋菜,这里有静室,大家歇息。

睡到一半,让哭声打断。卫氏的静室在隔壁,她没听到。最早听到的是谢氏和五夫人。

两个人往窗外看,见一个瘦弱勾背的女子,妇人打扮,带着个小姑娘,满面惊惶不住口的劝她:“娘,您别哭了。”

谢氏和五夫人的心一下子让揪紧,还没有问过妇人家世,就由人推已,满心里为她痛楚上来。

总觉得有同病相怜之处,谢氏和五夫人身不由已走出去,柔声问她:“这位大嫂,你为什么事情啼哭?”

妇人受到惊吓的回眸,还没有说话,一个姑子风风火火的过来:“这里是奶奶姑娘歇息的静室,施主,寻常香案不许来。”就让她走。

谢氏和五夫人带笑止住:“我们留她坐会儿,小师傅忙别的去吧。”把妇人请到房里说话。

妇人道谢,见给茶水,又给女儿东西吃,心里难过也想对个人说说,慢慢的说起来。

“丈夫去年病故,婆家受灾,没办法回娘家投靠,弟妹们见孤儿寡母,有些话出来,在家里不敢哭,今天出门为亡夫上香,无意中走到这个清净无人的地方,所以哭上一回,没有想到把奶奶们打扰到。小妇人这里谢罪。”

她的话没有说完,谢氏和五夫人含上眼泪。又是不由自主的问妇人名姓,两个丫头红月红彩看意思,是想帮妇人一把。红月对红彩使个眼色,红彩悄走出去,往隔壁见卫氏。

卫氏眯着眼还在睡:“什么事儿?”

“老奶奶去看看吧,大夫人和五夫人把个穷妇人请到房里,给吃的给喝的,又问住址,像是要帮银子给人。别遇上讹诈的人,以后往家里骗个不停。”

卫氏就坐起来,问了一个明白。反而面容平静:“是这样啊,让她们去结交吧。”

红彩吓一跳:“这怎么行?不知底细不说,再说同情上来,花多了钱,夫人知道要怪我们不经心侍候。”

“有我呢,”卫氏应承着。

红彩吞吞吐吐:“还怕,同是投奔人的,跟着学会抱怨,以后夫人不为难么?”

卫氏笑了:“好丫头,不枉夫人疼你一场。你既然说到这里,我索性对你解释明白。”

抚一把发丝:“这人呐,不珍惜眼前好的为常见。以后不好了,就知道以前好是难得的。人人都是这样学着出来的,那出不来的也就出不来了。如今二位夫人们如你所说,有个投奔的名头儿,所以让她们见见别人家里的,才更知道老太太、国夫人和侯夫人对她们母子有多好。就是侯爷,以前和表公子们不和,这对显贵显兆公子好似亲生,有点儿错,侯爷是要说的,从没有当成隔房的客气,这叫不耽误孩子。去吧,我就说到这儿,你侍候去,听听她们有些言语,你不懂的,心里没底气,再来告诉我。”

红彩兴奋的行个礼:“到底是老奶奶明白,既然这是有个比头儿的意思,那我不再拦着。”

卫氏满面笑容:“就是这样。”等红彩出去,卫氏自言自语:“你拦个什么呢?该长进的长进,不该长进的也拦不了,该遇到的事情啊,就得遇到。”

求票票。

哈哈,又恢复了。大好乖大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