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我定亲了/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住答应下来,出宫去和魏行说话。魏行心想这不是出难题吗?马丞相经过这一回,怎么也跟柳至好不起来。但让杀他?

魏行掂量下。柳至是太子府上有名会功夫的那一个,这是林允文案子里魏行就了解过的。再说柳至当差的时候让杀也好,袭击也好,他自己就是刑部侍郎,他会是吃素的?

就魏行来说,通过这事情马浦对他很信任,如工部尚书说的,他为马浦奔波,魏行在京里官场上博得一个好名声。再加几把火,让他吐露当上丞相的内幕原因,魏行觉得马浦死活可以不论。

魏行就决定不管马浦和柳家怎么闹去,他唯唯应诺,往昭狱里去传话。

……

腊月里天气,北风寒冰刺骨般掠过。码头近水,更是风吹前后寒。有的人接商船,大厚棉袄也袖着手。有的人抽着鼻音,发出风箱似的动静。

轻撞一声,船靠上岸。禇大路戴着狐皮帽子就要往外蹿。方明珠手急眼快揪住他,在他身上不轻不重的拍打几下:“你不是小爷,也要学学小爷模样,乱闯乱撞的不成模样。”

禇大路不服气,他是独一份儿的在山西长大,对母亲的话不满,冲着她嚷:“谁说我不是小爷,谁说的!”

方姨妈见到外孙活泼就笑容满面,招手让到自己身边。给他正一正帽子,见上面狐皮好货色,对方明珠又念叨起来:“等下多给宝珠磕几个头吧,不然这辈子感激不尽她。看看大路这打扮,你在他这样的年纪,没有这样富裕。”

方姨妈不敢回想,因为方明珠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正是她拖着女儿私卖亡夫家产,让亡夫族人追赶,往安府去避难。

方明珠没多想,她又给儿子把衣裳扯一扯,眼睛对着儿子,笑语对着母亲:“咱们有宝珠,大路有福气不是。”接下来对儿子道:“真是的,我和你爹同你比,你在天上,我们在地上。我们小的时候哪有奶妈。”

禇大路总是不相信,挑起一边浓黑眉头:“不会吧,小红花妹妹也有两个呢。”

方姨妈带笑:“那更是个奴才秧子,和你都不能相比。”禇大路皱眉:“外祖母作什么要骂小妹妹?不是还要和她订亲?”

“我就是实话实说,她就一直是个奴才,凭她侍候你袁家姨妈的情意,也配得上你。”

万大同从外面过,隔着门帘听在耳朵里。他没有再点头,方氏母女要定亲的诚意早就表露无遗,不用他再赞赏这话。只轻咳一声:“姨太太,请下船了。”

方姨妈和方明珠慌张起来,一个拉着禇大路说话:“记得叫人,记得叩头,记得不要淘气。”

一个就去检点带的东西。

禇大路大不以为然:“我去年在京里呢,我比你们知道…。”耳朵一尖,外面的动静听上一听,手舞足蹈就往外面跑:“执瑜执璞,我又回来了。”

隔壁船舱里,万大同也惊喜万分地叫红花:“两个小爷来接你。”红花惊呼一声:“这怎么敢当?”她已经是行装在身,抱起女儿就迎出去。

甲板上面,四个男孩子,执瑜执璞龙显贵龙显兆,和禇大路红花都认识。正抱在一起。

方姨妈和方明珠不敢怠慢的模样,怕儿子冲撞到执瑜执璞,跟出来看,见两个结实的胖小子,比去年离开的时候又高出一个头,和禇大路相对笑嘻嘻。

禇大路太开心了:“哎哎,你们来接船吗?”

执瑜执璞一起笑:“是啊。”

龙氏兄弟好笑着揭短:“他们是找机会出城来骑马。”

禇大路不管,感觉上执瑜执璞出现在这里,在他心里就是来接船。而事实上,他们也是在接船。禇大路得意洋洋:“我要定亲了,我是回来定亲的。”

把红花逗笑,拿他调谑:“看把你乐的,快让开,让小红花见见小爷。”

把女儿放低,还没有揭盖住她的小被角,执瑜执璞齐声道:“闪到风不好。”

然后相对懊恼:“这是和战哥儿学的。”冬天一到,萧战就积年老嬷嬷似的在加福要出门的时候道:“闪到风不好。”这话是梁山老王妃说的,让萧战学了去,把执瑜执璞无意中教会。

红花抿唇微笑:“包得暖和,看一眼我们吧。”被角遮住风,把女儿小小面容露出,见雪白玉雕似的小面容,呼呼睡得正香。执瑜执璞说好看,荷包里拿钱出来放襁褓里,红花正在道谢,褚大路又蹿上来:“我要定亲了哈哈,我是为定亲回来的……”

从红花和方姨妈母女一概没听明白,四个接船的男孩子哈哈大笑,他们个个听得懂。

万大同都是个糊涂鬼,和陪执瑜执璞出来的顺伯孔青招呼过,送红花母女上车,趁机嘀咕:“我们有说把女儿许给他吗?看他乱嚷一气。”

红花忍俊不禁:“本来我不答应,现在我倒想答应。”万大同这一会儿也有答应的心思,但和红花玩笑,故意泼冷水:“等见到奶奶再说吧,我总觉得有古记儿似的。”

“他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古记儿?”红花不知道万大同无意猜中,还这样的说。

……

宝珠往外面看,过上一会儿,还是坐立不安模样。袁训暗暗好笑,当然他也着急见到红花。

袁家早年就没有几个家人,忠婆顺伯、卫氏红花,更多的像“家”里的人。

红花还是个伴着宝珠不离不弃,如同姐妹的家人。袁训理解宝珠这焦急不安,怨雪下得大,怨红花车进城的慢,但在宝珠又一回的起来踱步,袁训揉额头嘟囔,嗓音不大不小,恰好这房里的人听得见。出这道门帘子,估计就听不清。

“又晃,我脑袋晕。”

宝珠知道表兄是在开玩笑,白个眼儿不理会他。一旁,称心如意殷勤的走上来,称心略颦眉头,用心地把袁训面容打量。

五周岁的称心实在是个聪明姑娘,这与她智力开发的早,早早的就管家也许有关系。她知道看病人要看表情上的痛苦与舒畅,就把公公好好看上几眼,看不出来有多难过,称心才没有那么担心,但还是小心翼翼地问:“公公是闻不得这薰香味道吧?”扁一扁嘴儿:“全是执瑜闹的,香是他选的,并不是母亲平时心爱的。”

袁训还没有乐,宝珠先要一乐,看看小媳妇们多么体贴。再看如意,她小够不到放茶的高几,让丫头倒热茶,用个梅花黑漆填金小茶盘托上,送到袁训面前:“公公请吃这个茶,这是母亲喜欢的,公公吃了就会好。”

在这房里的老太太、袁夫人和袁训一起让逗笑。老太太都没忍住打趣曾孙媳:“如意啊,为什么你婆婆的茶,你公公吃了就会好?”

婆子丫头全捂嘴笑,心想这是姑娘小,这样玩笑还无妨。等大上几岁,开这样的玩笑,一定羞到姑娘们。

果然,如意睁着大眼睛,没有难为情,只是如实回话:“这茶是公公从外面拿进来给母亲,说是养精神的,公公不舒服,吃了母亲的茶就会好。”

安老太太和袁夫人一起夸她:“你办得好。”如意这下子羞涩了,小面庞红红的,不好意思上来,也会说两句话岔开。往外面看扯絮般的大雪:“执璞贪玩呢么,母亲等的急,他不回来报个信儿?”

宝珠就看看她和称心,又看看袁夫人。安老太太笑道:“宝珠,我猜到你的心思。”

“祖母请说。”宝珠嫣然。

老太太道:“这别人好,不如自己好,这自己好,不如上下好,你看我猜的对不对?”

袁夫人抿唇一笑,宝珠也含笑:“祖母说的是。”宝珠想的正是她有一个好婆婆,如今又有两个乖巧的小媳妇,像是世上开心的事情这算一件。

眼角,又把侯爷看在眼中,宝珠轻笑,是了,自己还有一个好丈夫。

有人先回来报信,说红花的车进城门,宝珠再也按捺不住,起身道:“两年没有见她,又有孩子,我得到门上去等着,不然我的心啊只是跳,我在这里坐不住。”

袁训嬉皮笑脸:“我当陪你。”

安老太太和袁夫人见他们夫妻恩爱,笑上几声,也都扶上丫头:“我们也坐久了,起来动动手脚。”

红花的娘先两天进的京,见到这个欢迎的阵仗,本能认为自己应该谦虚几句,但她不会说话,又好在没有带侄儿媳妇进京,也就没有人插话,她跟随出去。

在二门上,宝珠还是着急,原地走动几下,袁训劝她:“既然还想早见,我陪你再走几步,咱们上角门去。”

宝珠握住他的手。

“走吧,红花不是一般的丫头,我也想早早看到她的孩子。”袁训扶上宝珠,为她把风帽扯紧,带着她往角门上去。走几步,回首祖母和母亲:“长辈们请在这里避风雪吧,都去了,红花也当不起。”

安老太太笑容满面:“你们去,我和国夫人落在后面,别说,我就爱看你们两个并肩的行走。宝珠你是个大红衣裳,雪地里好不整齐。侯爷素来不怕冷,只这一件青色锦袍,宝珠像个梅花,你就像个梅枝,我先看看你们,也就不着急。”

袁夫人也说很是,雪地里那一对人,男的似玉山之钟秀,女的似娇枝之锦簇。她总能从他们身上看到自己和亡夫的身影,和老太太一样,袁夫人也是个很爱看。

袁训和宝珠就去角门,称心如意是媳妇,又是孩子爱玩的时候,也跟上顺带的踩雪玩。

道路两边白雪如垠,知道不去踩,是留着看的。就路上大雪一会儿一层,就足够她们格格轻笑。

忠毅侯府因为上有太后,中间袁夫人又是个和气祖母,父亲袁训自小儿撒野的玩着长,母亲宝珠遗憾小时候过于拘束,因为没有父母亲带着玩,对孩子们天性并不加拘束。

少有出格的,就像小王爷萧战时时粘着加福,宝珠和袁训向母亲祖母认真请教过这算不算应该,老太太说是天性,袁夫人也说无妨。

世上的人多多少,有的人爱古玩,有的人有雀子,有的人爱吃酒狎妓,这些人中,都有为癖性而倾家荡产者,萧战喜欢加福是喜欢他的小媳妇儿,应当应份,再说他也敬重长辈,袁训让他不要香香,萧战小心眼子里憋着许多气,但也就不香,眼巴巴看着岳父母香。

但要是不让他和加福一处玩耍,小王爷肯定要发飚。这也是孩子们中常有的事情,很多家里大人不和气的,叮嘱不要和张家的玩,不许再和王家的说话,孩子们背地里到一起,这也常有。

称心如意在这样的家里,就小孩子天性得到很好的保护。两个人手扯着手儿,也是大红雪衣,把雪踩来踩去的笑,又去掐红梅,说是准备给红花姑姑和小孩子。

宝珠偶然回头见到,就让袁训去看她们怀抱红梅的娇羞小面庞。而安老太太和袁夫人就看夫妻们携手模样,都是乐乐呵呵。

红花的娘也在后面跟着,到底是她的女儿,如今又过得这样的好。是过得这样的好重要,还是她的女儿更重要,红花的娘没有去想,她只知道她也想早些见到红花。

又有宝珠袁训都出迎,她怎么敢还站在门洞里避风。

她是见过袁家富贵的人,对着两个小姑娘一双好靴子踩得雪格叽格叽响,又是心疼东西,又是想满意叹气,唉,庄稼人哪有这样糟蹋东西的,只怕红花的女儿长大也是这样,是个不爱惜东西的人。

一面想着这可怎么好,一面听到外面马车进来。

先是几匹高头大马,孔青带着执瑜坐,顺伯带着执璞,全是趾高气扬,见到父母亲就邀功:“我们接来的。”

袁训和宝珠齐声笑:“好。”

万大同慌了手脚,向车里道:“红花,侯爷夫人亲自到这里来接你,”车里一阵慌乱,万大同也顾不上,先行去对袁训和宝珠见礼:“当不起侯爷和夫人冒雪出来,请回房,我这就红花母女进去。”

一阵北风吹来,梅花香气扑鼻而至,随着的,还有透骨的寒。宝珠也就按下心情,道:“真个的,这里太冷,别闪到风,咱们回房去再看。”

“夫人!”车帘揭开,露出红花喜笑盈盈的面容,她托着小襁褓:“奴才没有这么娇贵,请夫人看上一眼吧。”

宝珠大喜过望,连说着:“好好,”又命道:“不许你们出来,我到车里来看。”

红花就不敢动,宝珠走上来,上半身欠进车里,把孩子仔仔细细看上一遍,喜笑颜开:“生得好。”

活脱脱就是个小红花。

袁训不能把脑袋扎进去看,就在外面问万大同:“生下来几斤几两?随你随红花…。”

他问得细的好似碎嘴老婆,万大同湿了眼眶。万大同和宝珠一样,也是幼年就没有爹娘。从侯爷絮叨地问话中带出家的味道,万大同在雪中也觉得遍身暖上来,一一的回了话。

称心如意也让奶妈抱着,各把一抱好梅花送到车上,也看了一回,对着红花嘻嘻,又对着孩子面容嘻嘻,红花也嘻嘻:“像是不是?”

这就红花下车,抱着孩子去往二门。她见到她的母亲,也招呼一声,但丫头和孩子们把她簇拥,红花的娘怯手怯脚的没敢上来。

走到一半,又一个等不及的人过来。卫氏扶着小卫氏,离开几步就介绍:“这个就是你红花姐姐,”又嚷:“红花儿啊,你总算回来了,你总算有了孩子,看你以后还淘气不淘?”

万大同凑趣:“卫妈妈快不要这样说,以后母女一起淘气,可就苦了我。”卫氏取笑:“一个是你的老婆,一个是你的孩子,苦你还不是应该。”

后面,又上来忠婆。忠婆看着还是高大康健,中气十足:“红花如今也有孩子了,还记得上树掐杏花掉下来,还像是昨天的事情。”

这样的热闹中,红花的娘更插不上去话,讪讪跟着。二门上,老太太和袁夫人又说上几句,但不让孩子在这里受风,就不看,一家人带上丫头家人约有几十个,热热闹闹说着回房看孩子。

红花的娘从后面看自己女儿,夹在中间浑然似这个家里的女儿,红花的娘想到红花对她的不满,心酸上心头,为女儿喜欢也上心头。

她虽然还没见到孩子,但那绣花灿烂的小襁褓看在眼里。还有后面跟着的……两个奶妈。

用手掌拭去眼角的泪,红花小时候羸弱讨奶吃仿佛还在面前。红花的娘在此时此刻才发现红花恨她有理由。

她的奶水大多给了侄子,因为三房只有这一个根,而红花是用地瓜粥养大。

女儿对这里奶奶夫人们亲,有她的道理。

……

房里热闹喧天,就是老太太也亲自过问:“奶水可足够吃,两个不够,京里再寻两个来。”

袁夫人则把个孩子抱在腿上,看一回笑一回。

老太太和袁夫人赏的全是银两,而袁训和宝珠是首饰。称心走上来,把一个珠花放进襁褓里。

冬天的襁褓包的有两层,放进去硌不到孩子。红花和万大同如今虽是大管事,也不敢拿大,上前叩头说不敢当,称心笑盈盈祝道:“添福添寿吧。”

如意是一个花钿,也是笑盈盈祝:“长命百岁呢。”又添上一句:“这是我和执璞的。”说过不确定,问执璞:“你备下的还有吗?”执璞把胖脑袋一昂:“我和哥哥在船上就给了,”

禇大路哈哈大笑:“你们给的,哈哈,给小妹妹弹弓儿弹子儿,她长大也不会玩。”

执瑜和执璞一起黑着脸:“那是我们挑了又挑的。”

万大同说很好,说红花的孩子,不管儿子还是女儿,长大一定撵鸡打狗,备下弹弓最好不过。

谢氏石氏也和红花认识,走上前来各给一样东西。方姨妈母女又上前来见过,安老太太见姨太太瘦下来,发福的虚胖全结实了,谈吐也不再虚浮,暗暗满意。

禇大路等来等去,等到说一声要吃饭了,也没有人提。他眼瞅着闻讯回来的加福和萧战,去问母亲:“不说么?忘记了吗?”

陡然一嚷,房里的人都看过来。方姨妈满面堆笑:“请老太太和国夫人做主,我们大路想高攀红花的女儿,定下亲事。”

老太太吃惊得眼溜圆,但她不是不答应。随即,她也是嚷嚷,太喜欢就成这腔调:“这亲事好,我是一定要做大媒的。给老侯爷看看,我也会做一门好亲事。”

老太太悄地里又满意一回,方姨太太可算是上了正道,从她不嫌弃红花是奴才,老太太打算从此高看她。

万大同红花是大财主,但红花身份是个家人。

红花手里没有孩子,就方便上前来跪倒,还是她以前的推辞:“这可不敢当,姨太太是姨太太,我红花是夫人的丫头,我们不敢高攀才是。”

袁夫人还在看着孩子,她因为自己丈夫的病弱,对孩子有难言的喜欢。闻言也不劝红花,只对老太太道:“我也算一个媒人。”

方明珠笑得眼睛只有一条缝,正要让大路去拜岳母,见宝珠轻唤:“丫头,取我昨天说的东西来。”

一个小匣子过来,宝珠递给红花,含笑殷殷:“你跟我一场,苦也吃了,凶险也经了,杀人也杀过,我心里当你是妹妹一般,这卖身契给你,从此你就只是我的大管事,是我请的掌柜。”

老太太笑嚷:“这个好。”她也是个偏心的人,偏心程度不亚于太后。还有一句:“到底是我的宝珠最好。”

方姨妈一迭声的说是。

再看红花,跪到宝珠面前泪流满面,哽咽一会儿,她泣道:“不!夫人,您不要我了吗?我跟随着您走南闯北一步儿不丢,这要不是嫁了人,我还跟在您身边。这东西我不能要,您不能不要我。”

房里安静下来,卫氏和忠婆相对颔首,都是悄声:“红花从来是懂事的。”

红花的娘心头让一揪,又陷入茫然。怎么红花是自由身她也不要?这孩子对这个家里真的是离不开啊。

推上一会儿,宝珠劝,袁训也劝,红花坚决不答应。宝珠就命收回,但是坚持:“小红花可不能当奴才看。”万大同上前谢过。

这样一闹,又把禇大路着急的不行。“哎哎,我的亲事。”

房里哄然大笑:“你急的是什么?”

“这么点儿大,就急着要亲事。”

老太太忍住笑,再笑她觉得肚子要疼:“我做主,这亲事定下来。赶紧的,你们把信物交换。”

方姨妈早就准备好,方明珠取出一个盒子几件首饰,钗钿簪子样样俱全。有一个祖母绿的簪子,不能和老太太袁夫人宝珠的相比,也算不错的东西,是禇大战场上得的战利品。

万大同收下来,也把一盒子男人用的玉佩、簪子、腰带金环给方明珠。方氏母女欢天喜地,可见红花家里也是早有准备。

这就正皆大欢喜之时,“嗖”,禇大路蹿到萧战面前:“我定亲了我定亲了,我可以和加福玩了吧。”

萧战把加福一带,后退好几步。

孩子们站在一堆,执瑜执璞龙显贵龙显兆学着萧战口吻,异口同声回答禇大路:“知道了,以后和你媳妇儿玩去吧。”

禇大路傻眼,四个小子捧腹大笑。

“你上战哥儿当了,哈哈哈,”执瑜笑得胖脸蛋子抖动。

“战哥儿最会耍赖。”执璞撇嘴。

龙氏兄弟见吃瘪的多出来一个,顿时把他们在萧战面前碰的钉子忘记,一起取笑禇大路。

大人们见到,笑着继续去饭厅。万大同凑到红花耳边:“我说的,粘着定亲有原因。”

红花底气十足:“这亲事是老太太和国夫人为大媒,不怕他以后飞到天上去。”

女儿接回在手臂上,红花眉开眼笑:“我的乖乖,看看你的福气多好,这是你生在这个家里,粘带上的。”

红花的娘过来,万大同让出位置给母女们说话。红花是和她的娘说不来话,把脸儿木起来,笑容僵住。

“我明天就走,我见到你们,我就知足,这家里的人对你都好,我不在这里拖累你。”红花的娘拭眼角泪水。真个的,这个家里的人对红花都太好了。

红花心平气和,就她来说,能有这种语气她自己都吃惊:“留下住过年吧。”

红花娘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红花淡淡不看她:“我如今也有女儿,多少懂些当娘的心。”

求票票。今天也提前哈哈。

关于多更少更,早更晚更。咱们达成共识。已过贪玩年纪,不是仔玩去能写不写。总是身体不太好,工作忙碌。不愿意一一解释,也不想以此博感情。就仔来说,愿意守时。少更晚更非已所愿,只能说,多体谅吧。让咱们信任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