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一章,一群蠢妇/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消息出来,宝珠给香姐儿和小六收拾,苏家给苏似玉收拾。而宫里也有人忙着收拾。

……

春光明媚,常绿树篱下面略显阴暗。摆着小小的石桌椅,张姑子满面殷勤在劝茶。

“宣嬷嬷,您是跟太后的老人儿,这出城的事情也不去走走?”

宣嬷嬷冷下脸儿,张姑子忙自打嘴巴:“唉,看我又胡说了,您也有了年纪,上回说有颗牙动了,太后体恤您,留您在宫里歇着。”

宣嬷嬷死板的面上重新挤出笑容,张姑子暗想这好话能把活人说死,也能把死人说活。借机,问上一问:“都是哪些人跟太后出去?您可怜可怜我一辈子困在这里,没见过大场面,对我说说吧。”

低声下气的,宣嬷嬷也就说起来:“赵公公,方公公,吴嬷嬷,新升的一等宫女…。”

……

“赵公公,方公公,吴嬷嬷,新升的一等宫女…。”小半个时辰以后,张姑子对容妃一一道出。

容妃对张姑子是能用,但不信任。几起几落的她学会心事放在心底,但这会儿美丽如璀璨星光的眸子光芒放出。

张姑子冷眼旁观,暗暗讥笑。凭她在宫里见到的嫔妃荣辱,这一位最近不闹出大事她绝不罢休。

宫院冷清,张姑子特别愿意帮她们一把,或者推她们一把,看个热闹也是好的。

故意再道:“不是我眼红啊,这跟太后出去的,全是她面前得宠的红人儿。那赵公公眼睛尖的,不亚于任总管年青的时候。娘娘您打听过没有?任总管年青的时候,跟太后在冷宫里认得,以后跟随太后,什么下毒啊什么陷害啊,光他就识破好几回。”

容妃更是笑得蜜甜,听着张姑子絮叨:“赵公公跟了去也本应当,这田间地头上的,有什么野草味不对,赵公公闻得出来。”

打发她走,容妃忍无可忍,“呵呵”,有了两声笑出来。不再摆架子让嫔妃们过来,而是亲移贵体,去看了看住得最近的水嫔。

“知道吗?这些人都要跟太后出去,加寿姑娘面前少了好些眼尖的人…。”

很快,水嫔去见许嫔,许嫔去见叶嫔,叶嫔去见…。

……

大铜镜,旁边雕刻着十二生肖,栩栩如生而又透着名贵。由两个宫女小心翼翼地捧到攒牡丹花纹红木床前,把皇后最近气色恢复三分红润的面容照出来。

皇后满意的看了看。

镜子里的人儿,还是瘦弱,但眉山因病没有痊愈而如雾生于江中,整个人带出袅袅如仙感。

还有争宠的本钱,这是皇后第一个心思。容貌还在,心情就好。这和她一年多里自认为受尽冤枉,破罐子破摔不顾惜自己不同。她悠悠地想起心事。

柳家的人轮番进宫来问候,几位老太爷老太太们众口一词,说的全是柳至深谋远虑,娘娘你冤枉了他。

特别是过年柳至亲自出手打了许嫔的父亲,事后家里人才知道。如当时在场的兄弟们所说,以前勉强听你的,以后一心一意听你的。都觉得再痛快不过。

皇后对柳至的不满,就是认为他不为自己出头。最近听到他把皇帝宠妃的爱人毫不犹豫的打了,又纵容家人隔三差五的寻衅,皇后心满意足,觉得又像父亲在世一样,有谁欺负自己,父亲就会出面。

七老太爷一直心向柳至,又把柳明等人针对太后,实则是对娘娘不利,他们报的是自己和袁家的私仇,又要提到当年柳丞相谋害加寿,皇后头疼上来,听不下去敷衍说是。

不顺心的话在静夜无人时在皇后内心浮现出来,在这会儿也没有征兆的出来。皇后还是不肯承认当年父亲有错她有错,她死死抱住一条,当年我们不知道是太后的亲戚不是?

但好在她不认错,却在这一两年的禁闭深宫中学得聪明一些,又有从来爱重的柳至终于大展威风,皇后愿意和加寿亲近。

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名头儿,为了太子。

话说她以前从没有为过太子,只认为太子应该为了自己。现在她总算用上一用,不算诚心,也算能小有掩饰。

镜子照得满意,对柳明也不必再过伤心。七老太爷说了:“柳明的所做所为,那是要害娘娘。”这等害自己的人也就丢下,加寿的好出来。

皇后吩咐宫女:“取我的两条丝帕,我最爱的那个,赏给寿姐儿。说我好了,说她日日送汤水来,我念她的勤谨呢。”

宫女欠身行礼,她是冷眼旁观的人,也觉得娘娘这事情做得漂亮,走得兴冲冲。

春风送暖,对病人最相宜。皇后眯着眼,陶醉在自己主动对加寿关爱一步时,自恃身份,打小儿目中无人,并不是蠢笨的她接下来自然想的是太子就要来和自己亲近,因为自己对加寿好了啊。

而和太后关系修复,皇上至孝,少不得要过来看看自己。在这里心酸难禁,这一到两年里皇上他一步也没有登过这宫里的门,这全是因为太后……

内心愤怨忽然又要起来,好在今天心情实在好,理智尚在,把这不平强压下在心头,噎得自己喘息连连。

人都说经历过风雨,方能见到彩虹。皇后是寂寞还没有过去,只能自己强咽。

好容易抚平气息,寻思着太子如果不来见自己,自己对加寿好了不是,也可以去个人叫他。

虽然皇后现在可以出宫,但她对儿子也有对柳至的不满,现在柳至中用,对太子的怨恨自然消除,也就愿意主动的找他来。

说些什么呢?正想着,外面有疾风暴雨的脚步声,还有隐隐的哭泣声。

深宫内院里,最忌讳的是不平静。皇后从失意中走出还没有几天,听到这乱跑声,不由得面色一变,心头如乱弦惊断。

又出了什么事情?她这样想着,所有的美好瞬间飞得一干二净。颤巍巍支起手肘往外面倾听。

杂乱的哭声:“娘娘救我!”给加寿送帕子的宫女去时光鲜亮丽,此时发髻半散,一根固定头发的金钗要掉不掉,随着她的脚步半空中摇晃。

皇后一口气几乎没提上来,这一两年里的怨与愁全上心头。眉头紧紧攒住,有气无力:“她为难你了吗?”

这个她指的还是加寿,是皇后自己潜意识里认为加寿和她好不了,无端的发猜测时,宫女扑通跪到床前,哭求道:“娘娘救我,下毒的事情与我无关啊。”

“什么下毒?”皇后愈发的颤抖起来。

宫女早就哭花妆容:“您让奴婢送两条帕子给寿姑娘,寿姑娘身边的女官接过,送给寿姑娘看时,她身边的猫儿总是发狂要咬,女官们说猫儿通灵性,怀疑帕子有问题,结果一验上面有毒,娘娘,他们就要来抓奴婢,这事情与奴婢无关啊……”

“通!”

皇后不能承受这个打击,重重晕倒在床上。

……

早开的桃花,把嫣红的花瓣影子倒映在琉璃瓦上,带着春日悠闲。但下面飞奔的太子,只有满面惶急。

刚才有人报信:“宫里又出事,皇后娘娘赏寿姐儿两个帕子,结果验出有毒。”

太子听过,险些也旋晕在地。侍候的人把他唤回清醒,殿下跺脚急命:“备车进宫。”

内宫没有事情不能急马狂奔,太子嫌弃马慢,在内宫门的地方,干脆自己跳下车飞奔而进。

旁边,跪下来几个人,焦虑不安地泣着请安:“臣妾见过太子殿下。”太子也顾不上去看,只眼角余光见到珠钗光华,是几位命妇。

以他意思,先去问问母后这是怎么回事。已经是把皇后先怀疑在心里,但听到后面有宫车声音。

能在内宫里坐车的人只有那么几个,加寿当然算是一个。再就是皇上皇后和太后。

车轮辘辘把太子的脚步留住,他又是气又是急,带着一脑门子汗回身去看,见两辆普通的车驾走得飞快,太子想起来今天是太上皇和太后带香姐儿出城的日子。

他懊丧而心灰意冷的想,这算是让搅和了。一时间委屈莫明,自己和加寿满心里好,偏偏出来这些事情。泪水和汗水潸潸而下,太子在道旁迎上宫车跪下。

太后见到,就命停车。打起车帘子时,旁边跪的命妇们更是不安,哆嗦着问候:“见过太上皇,见过太后安好。”

太后酸辣挖苦的嗓音响起:“我不好,我们娘儿们见天儿的让你们害,哪里能好起来!”

太子一惊,心想太后平时说话几乎不失慈爱,能把她气成这姿态不要的人,只能是…。

侧目去看,见几个命妇伏在地上发抖,虽然只看到半张侧脸,也认出是柳至夫人,和柳家的几个夫人。

柳至夫人三魂吓走两魂半,她也是听到宫里出事,急急忙忙赶过来。来得上气不接下气,和太子遇上,也和恰巧回宫的太后遇上。

“回太后,臣妾以死担保这不是娘娘所为。请太后明查,请太后明查啊……”到最后几乎痛哭。

太子也一股酸苦上来,他没有跟着求情,却也是泣不成声。

他和柳家的人都是一样的痛苦,娘娘刚拨开云雾见日头,刚刚没几天……这又……

太子和柳家的人都生出愤怒,这到底是谁又在作祟。

春光灿烂之下,本该是熙熙与和和。但太后是铁青着面容,太上皇面无表情。宫车两边各跪着人,都伏地抽动着肩头泣声不止。

香姐儿解围,跟着太上皇和太后回来的她小声地道:“咱们不赶紧去看大姐吗?”

太后冷哼上一声,吩咐宫车:“咱们走。”竟然也没有理会太子。宫车过去,太子起身,对着柳至夫人跺脚大怒:“这!”

柳至夫人叩头有声,她膝盖下面是石径,没几下子额头青红上来,她凄然分辨:“娘娘是殿下的母亲,殿下,她不是这样的人啊!”

太子原地僵直,泪水早干,后面的堵住哭不出来,面上一阵干涩的难受把他惊动。

木然的:“走,先去看看寿姐儿。”

柳至夫人起来,人阵阵的发晕。几个夫人们相互搀扶着她,和太子跟着宫车。

在宫门上,见到出来迎接的人。加寿绷紧小脸儿,带着宫人们候在那里。

太子大喜过望,飞奔过去:“寿姐儿你没事就好。”把加寿紧紧搂在怀里,感受到胸脯碰到她发上的珠钗,太子茫然。

他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了,听到消息,他本能讨厌皇后,但先去看的是她。见到加寿没事,内心里又生出没有先来看加寿,对不住加寿的心情。

这两年里,太子的日子算是过得苦。

太后本来是对谁都生气,看谁都像要害加寿,见到这一幕,轻轻叹一口气。眼神有所缓和。

加寿轻捶太子:“我好好的,放开我,等我见过太后再说。”太子带泪有笑的松开手,又一个人冲上来。

香姐儿下车:“大姐。”也把加寿牢牢抱住:“你没事吧,你没事就好。”

加寿笑容出来,反手也抱住妹妹,给她一个鬼脸儿:“我很好很好,你可以松开了。”

柳至夫人等跟在香姐儿后面上来,一句话不敢再说,伏地跪下只是磕头。

太后不动声色,对加寿使一个眼色。加寿摆出威严面容,此时不是皇后,也胜似皇后气派:“我好着呢,起来吧。先不要说还不能确定与娘娘有关,就是与娘娘有关,也不见得与你们有关系。”

柳至夫人等战战兢兢谢过加寿,准备起身时,一下子晕倒两个。

太后摇头,对太上皇道:“唉,这个乱劲儿。”太上皇更加淡漠:“你当皇后的时候,没有这样过。先皇后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过。如今是妖魔鬼怪全横行。”

加寿的有条不紊在这里更显示出来,吩咐宫女和柳家余下的夫人们扶晕倒的人进去,吩咐请太医,再请太上皇太后太子进去,让香姐儿回家:“你在这里帮不上忙,只添乱。回家去告诉母亲我无事,让长辈们都安心。”

香姐儿乖乖答应,把在车里探头探脑的小六和阻止他探头探脑的小小苏一并带走。

加寿反身进来,把事情一五一十回到太后。

女官送上一只雪白的猫,加寿手指着:“帕子送过来,我是要接的。可巧儿手上沾了墨,寻水洗手来不及,女官代我接在手上,我说洗了手来看,猫儿是二丫抱着的,就叫个不停。嬷嬷们有经验,说灵猫护主,说大胆猜测这帕子兴许有不对,我还说不能诽谤娘娘,结果送给太医一看,说上面下的有毒。这天气用来抹汗水,就要中毒呢。”

天方三月,不是夏天频频出汗的日子。但姑娘小姐们都有握帕子在手上的习惯。

太后目光阴沉,怒容涌出想说什么,但看向太子,又带着隐忍。太子攥紧拳头,叫过太医来问,叫过送东西的宫女来问,宫女大叫冤枉:“我来的路上遇到容妃叶嫔娘娘等人,她们看了,她们看了……”

太子面上怒不可遏,身子慢慢颤抖起来,太后适时的幽幽加上一句:“这后宫里争宠从来腥风血雨。”

“把她们都看管了,一一的问话!”太子涨头涨脸,忘记这里不是他发话的地方,咆哮出来。

……

“赶快,把这东西扔掉。”叶嫔忽然心绪不宁,对随她进宫的贴身丫头说道。

丫头抓起藏有孔雀胆的荷包匆忙出去。

水嫔也隐有不妙之感,让自己的丫头去扔掉。

容妃、叶嫔都做了同样的事情。随后,一队太监冷冰冰到来,口称太后懿旨:“请娘娘们过去说话!”

容妃手心都是冷汗,她是没有动作。太后的宫里看得严紧,太医也不是好收买的,她还没有机会下手。

但也许是水嫔也许是别人她们动了手。她要做把皇后拉下马的大事,但真的到面前,容妃面色煞白。她暗自庆幸着,幸好,家里可以当个小小后援。希望他们收到宫里的消息,已经有举动。

特意摆出坦然,高昂着头对上太监们的冷漠:“太后叫我?那我自当的前去侍候。”

……

茶香飘浮在房中,是上好一闻就提神的那种。但房里的人非但没有精神模样,反是皱眉苦脸的忧愁。

欧阳住看在眼中,并不觉得为难。这正对他心思,让他略一提声,吸引视线过来后,肃然地道:“我说的话你们都想好没有?”他一个一个的点名:“许大人,水大人,叶大人…。”

许大人翻个白眼儿,心想你让我们一起把皇后扳倒,把柳家扳倒。你是报了仇,我们有什么好处?

就道:“水大人先说。”

水大人沉不住气,对着欧阳住讽刺地道:“你们家和柳家是死对头,你父亲因为冲撞一个死人,丢了官不说,还让发配走。你弟弟至今是个残废,说不好也是柳家动的手。你呢,别看你妹妹如今受宠爱,但我女儿也不差,你还没有官职,说什么大话让我们联合起来,”

欧阳住平平静静看着他,对他提到自己家人的伤痛时眸子微跳,但还是有个微笑,缓缓地道:“你说我凭什么让大家一条心,你再等会儿就知道了。”

水大人一掸衣裳起了身,不掩饰他脸上对欧阳家的不屑。宫里在争宠,他看欧阳住就好不到哪里去。不客气的一昂脖子:“我没功夫听你胡扯,衙门里有事,我要走了。”

欧阳住盯着他的脚步,在心里默默算着时间。从他收到宫里容妃的话,到他请出大家,再到这会儿连说带寒暄有小半个时辰,宫里的消息应该出来。

他暗暗期盼着,仿佛对水大人就要走出这里视而不见。而水大人就要离开这里时,水家飞快跑来一个家人。

“老爷不好了,宫里娘娘出事了。”

水大人骤然受惊,身子摇晃几下。他一开始起了误会,怒目回头去瞪欧阳住。欧阳住把个二郎腿跷起来,淡淡地道:“别看我,先问问明白。”

水大人也觉得自己过于浮躁,抹抹受惊出来的冷汗,在外面不是问话的地方,左右看上一看,又等不到回到家里再问,只能把家人叫进去问话。

家人气喘吁吁:“娘娘宫里的太监好容易才出得来报信,让皇后娘娘宫里的人送两块帕子给袁加寿,结果帕子上有毒。”

水大人生气地道:“这与我们家的娘娘有什么关系?”

“送东西的宫女供出来,说我们家娘娘,容妃娘娘,许嫔娘娘,叶嫔娘娘等看过那帕子,各位娘娘一起让太后宫里的人拿走审问去了。”

水大人一屁股坐到地上,许大人正抽水烟,一口烟呛在肺里,叶大人也慌里慌张的时候,叶家和许家等的家人也找到这里来,把话说的和水家人说的一模一样。

他们几个人就都有了疑心,一起去看欧阳住,质问他:“是不是你?一定是你们家捣鬼。”

水大人握着拳头就要捣过来,欧阳住面如寒霜:“你打到我,就没有实话听。”

许大人叶大人拦住水大人,让欧阳住赶紧说。欧阳住把家人打发出去,压低嗓音:“我找你们来,是新收到宫里的消息。说皇后娘娘嫉妒宠妃,要和她们过不去。这不,她先是示意柳至状告我们,再就用这样的法子,各位,你们还不明白吗?你们都是傻子,还要来疑心我?”

这几句话真管用,水大人等心想是啊,宫里的消息只要有心,都能打听出来一些。欧阳家和柳家是死对头,他们对皇后的消息应该真实。

这就不明就里,而嫔妃们和欧阳容约好下毒,怕知道的人多走漏风声,也没有对家里人说起,他们一起着了急。

嚷着:“见皇上去。”

“下毒害人这是死罪,陷害娘娘也是死罪。不是我们死,就是皇后亡。”

听着这些话,欧阳住阴森森的笑了起来。看来不用他再挑唆,这几家子也要和自己家在一条船上。

他们说上几句,各回各家,换上官袍一起进宫。因为这是死罪,不管路远路近的,都跑得飞快,以最快的时间进了宫去见皇帝。

皇帝却不在御书房,当值太监冷冰冰出来:“太后让人请皇上过去,指不定什么时候出来。”

几位大人包括欧阳住一起傻眼,后宫他们不能进去,生怕这就见不到女儿,一起瘫软在地上。

这里面欧阳住又一次把大家的神色打量在眼里,暗暗地又一次有了欣喜,妹妹说这事情闹的越大,以后和柳家对立的人越多。果然,这次要是死两个,她们家里的人还不怕皇后恨之入骨,一定要把她拉下马吗?

至于欧阳容说得胸有成竹,这几年里又是她自己煎熬出的头,欧阳住反而不是太担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