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四章,当年的错和错/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魏行太过专注,席连讳默默看他片刻,“呀,”魏行这才发现。他并不乱阵脚,行礼问安一丝不错,席连讳看不出端倪,让他坐下奉茶。

魏行不是能坐在席家说长道短的官员,把来意这就告知。席大人,是个端方的官员,这是魏行和马浦一致的认识。

因为端正方严,不熟悉的人看不出他的内心,像马浦就忌惮他,总怕他资历老过自己,有好事情也抢走功劳。

魏行有心讨好又捉摸不定此人,放出老实面庞说话。

“卑职本不应该上门,但既然在丞相官邸任职,有话不敢不回老大人。”

席连讳倒挺温和:“魏大人不必客气,有话请说。”

“自从马丞相罢官,老大人还是养病,卑职不敢越权,但京里又有大乱迹象,蛛丝马迹已到面前,老大人不出面,卑职莫说看官邸中同事们不行,就是放眼朝中也不能阻止此事。此事可大可小,唯有请老大人定夺。”

魏行说的蛮严重,但席连讳面色不改,还是呵呵地微笑:“最近朝中太平不是?”

有一瞬,魏行以为自己和马浦看走眼,把这位老大人看高。但他自以为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轻易不忽略别人,硬着头皮挑明话题。

“宫里出事,只怕惹得朝堂上下不安。”说完,眨巴眼睛一脸天真打量席连讳神色。

席连讳连个小风都没有从面上过,云淡风又轻,语气和蔼丝毫不让魏行难堪:“你想的周到,但内宫不是你我能说话的地方。”

魏行无奈,重复道:“但柳家官员众多在朝堂上,让袁加寿关押的水家叶家许家等嫔妃娘家人也在朝堂上。还听说,欧阳家最近在谋官职。”

最后一句说的小心翼翼,是魏行代欧阳老大人试一试左丞相这里的口风。

左丞相虽然不管吏部,但他要是肯说话,好或者是坏,对欧阳父子很关键。

举一反三的事情,在席连讳这里显然行不通。闻言,他乐不可支:“魏大人呐,你是多虑啊。后宫里嫔妃女官无数,她们的家人为官的也无数,这要是拌个嘴吵个架你都担心朝堂上出事,你这心眼可过细了,请问你家的家事,你可能烦得过来?”

魏行面上发烧,心里动了气。听他语气都活泼几分,像是自己真成他眼前的笑话。

一个不服气上来,魏行忘记和上司争辨不应该,负气回道:“丞相应该听说,柳家凡有的官员全到金殿面前请命,”

席连讳莞尔:“老夫我虽不上衙门,耳报神还有几个,如你魏大人,不就跑来告诉我。”

魏行懊恼:“那您应该知道柳家动静大,水家等难免认为他们想逼死嫔妃。世上哪有坐以待毙的人,水家等人若是再向柳家寻衅,这里面还牵扯到太子殿下,太子年青,他一心卫护娘娘,这不就乱了起来。”

席连讳慢慢的肃然。

就在魏行以为自己的话打动他时,席连讳威严的开口。

“魏大人,你关心是好的,但你说话老夫听来诸多不解。头一个,袁加寿姑娘是皇帝下旨以公主制养在太后面前,她由太后教导,却不是正经管理宫务之人。谈何诸嫔妃由她关押?”

魏行张口结舌,席连讳接下来又问他:“第二个,柳家诸官员到金殿前请命,当由皇上裁决。谈何水家等不会坐以待毙?”

魏行脸上红一阵青一阵时,第三句就出来。

“第三个,国有国法,水家等敢向柳家寻衅,当请都察院出面。谈何牵扯到太子殿下?”

年老的丞相还有痰喘,但义正词严像尊天神,丝毫不像病人。句句切中要点,把魏行吓得魂不附体,他慢慢的还有一句厉害的:“殿下是储君,诽谤有罪。”

“扑通”,魏行抹着冷汗,聪明的跪了下来。在席连讳出来以前念叨的皇后无德,不能再为国母的话让打飞走,他本就是个时时揣摩别人的人,在左丞相这几句话发现一件事情。他没有一句是歪的。

自己的小官吏谈吐,甚至对着马浦可以用上的,什么水家不服,一定有事。在这位老大人面前完全歪到墙角里,他只会认为心思不正。

魏行求饶:“卑职糊涂,卑职想得过了。”

席连讳倒不赶尽杀绝,也不指着拿魏行的错,换上笑容:“起来起来,这是老夫的私宅,看你们都当子侄辈一般,咱们是闲说话呵呵。”

魏行道谢起身,坐下来都不敢直腰杆。席连讳把他好一通的安慰:“不要放在心上,我把道理说给你听。上有国法在,吏部有尚书。真的出事情也是他们先管,再说目前太平着呢,老夫我昨天在家里赏了赏花,今年气运盛,比去年开的好,太平年呐,理当喜欢。”

唯唯诺诺一番,魏行带着余悸走出席宅,头也不敢回。他一直觉得忠毅侯算厉害的,一会儿探花一会儿将军一会儿又尚书。也见过几个皇叔和皇弟。但这才发现厉害原来不在嘴上的猜测,而在这四平八稳不动声色中。

魏行苦恼起来,看来左丞相走中正之路,依律法他支持的是太子和皇后。因为那二位现在是国法上的贵人不是。

那自己就要把水大人除去?太子和皇后不是自己的助力,水大人却对自己交了半条心,先不说除掉不容易,除掉真可惜。

魏行烦恼的走了,他不知道席连讳进内宅喃喃自语:“这个人机灵是有的,就是还看不出心计,且看几天也罢,说话也不稳重。在老夫面前论短长,老夫是不奉陪的。当年的柳老儿想拿我的错,他都没有本事,何况你这一小儿。眼前来看,你没有关切的心,分明想在这里分一杯羹的心思,你是勾不出来我话的。”

席老夫人廊下接着,说天气和暖,让他还睡到榻上嗅春风。席连讳在春风里眯起眼眸,眼前仿佛出现柳丞相。席连讳连连冷笑:“我谨守国法,你一辈子没能动我!”

……

垂着宽大帷帘的宫殿里,皇后泪流满面:“是柳至吗?真的是他吗?”回话的宫女柔声道:“正是他,他带着娘娘的娘家官员们,在金殿外面跪上一天又一夜,为娘娘受冤枉请命呢。”

“一天又一夜,真是难为他了。”皇后哽咽着,仰面睡着的她任泪水滑落面颊,凉凉的落在两边耳朵上,带来冰冷好似心底寒的感觉。

原来自己一直冤枉柳至,柳明的话一句一句从眼前飘过。

“回娘娘,您不用再指望柳至出面,他是个胆小鬼,他为自己的官职,他不敢为娘娘说话,他怕得罪太后,娘娘和丞相一直错看了他。”

“今天臣又对柳至苦口婆心劝导,可柳至反说臣为娘娘说话不对,”

皇后病得晕晕沉沉,看床前烛光都模糊。但这些话清晰无比。谁奸,谁又忠?难道我看错了不成?

正让这些话徘徊环绕得头疼难耐,走进来一个宫女,因为皇后气弱,回话声轻轻:“寿姑娘奉太后之命来见娘娘。”

皇后骤然气急:“是抓我的不成,是……”她激动的伸长手臂,宫女们扶住好言安慰着她,加寿走了进来。

“有几句话问娘娘,问过我就离开。”她独自一人站在窗前,小胖身子同瘦弱的皇后相比,逼迫无形中扑面而来。

皇后有些喘不过来气,无力的点点头。加寿见状,让宫女们退出,这里只剩下她们两个人,还有红烛不住轻摇。

“我办娘娘下毒给我的案子,所以有话来问。”

皇后猛地一惊,看着面前小小的人儿。五、六年以前,她从没有在乎过她。三、四年以后,因为她而受难连连。

从往太子府上赐姬妾到“加寿下毒”,和现在的自己下毒,没有一件事不是与她有关系。

曾经憎恨她,曾经不愿意有她出现,曾经也愿意对她好……场景旋转着从眼前掠过,直到今天,她以问案的口吻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孩子,今年是九周岁吧?

皇后深吸一口气,九周岁她就能在宫里问案子,天生的嫉妒想上来,但病软无力,又正在对柳至的懊恼中,皇后奄奄一息,接受这个事实,正要回答你问吧,加寿以为皇后一直不出声是不相信,她认真地提醒:“娘娘,我是钦差。”

精美大床上那个瘦弱如柴,面色无光,以后是自己母后的人丝丝的抽着凉气,以前的倨傲和尖刺都不复存在:“你问。”

“那加寿得罪了。”加寿先告个罪,就干脆起来:“请问娘娘,为什么你要赏赐给袁加寿帕子?”

叫着自己的名字,加寿有模有样。

这里没有别人,皇后嘴角泛起苦笑,也就没什么隐瞒:“没怎么想,那帕子是进贡来的雪白丝锦,咱们国内没有,是异邦羊毛织成,因为珍贵而我喜爱,听说她为我说了许多次情,我想感谢她。”

这一段话她说得缓慢,但倒真实。加寿聆听过,欠欠身子,再回到钦差身份上面:“请问娘娘,帕子一向是谁保管?”

“是我的宫女。”

“除去她再没有别人碰过?”

“我心爱的东西都是专人保管,哪种不好,就问罪于哪个宫女,多人来管一旦出了事情就不知头尾。”

加寿点点头:“这是个好法子,”再问道:“您的宫女和袁加寿有仇吗?”皇后凄然:“她不是我陪嫁的人,是进宫后给我的。你要问她的来历,应该去问宗人府。”

下一句,让皇后猝不及防:“您和袁加寿有仇吗?”

皇后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金星直冒。想支肘把面前小钦差看得清楚一些,却又倒在枕上更容易些,她大口喘着气,这句话像把搁浅的鱼儿空气抽干净,让她不能不用力呼吸。

“我……”回想以前,皇后涌出几点泪水:“以前……我不喜欢她,但后来,”

以她一惯的身份,天生娘肚子里带出来的,所谓江山难改,本性改易,在今天她要剖析自己的错误,实在痛苦无比。

她手脚微微挣着,似乎一起压抑着心中石裂天惊的躁动不安。左冲右突的心里,让她无法抗拒的说此时此刻心里的实话。

“后来,我很愿意对她好,可是……。”抽泣声起来,皇后茫然地又回到那一天,她把两个姬妾锦心绣心赏给太子,从此以后事情的发展不再受她控制,还是从加寿挑奴才,自己送她柳廉柳仁开始?

她伤心落泪,加寿也不再问下去,只是略提嗓音,下面的问话让加寿也有些激动,或者是小心思里压的不满也在翻腾。

“那以后,你愿意和加寿好吗?”加寿问得严肃端正。这一次她没有加上自己的姓,袁。

皇后没听出来这已经不是问案的语气,无力地枕上点一点头,手没有去摸帕子擦泪水,反而直接盖到脸上,像是不想面对加寿。

加寿蹲身行礼,说了一句祝福:“愿所有的错事情都去了吧。”然后告退。

到外面,跟来的嬷嬷把她抱起来,任保陪着来的,和女官一起围起大红大紫寿姑娘走出这里宫墙,都争着欢天喜地:“问的好。”

女官在这几天里太满足,寿姑娘小时候多受太后宠爱都不算什么,太后是她的亲戚,疼爱是本心。只有这几天施恩于柳家,责问皇后,才是女官认为的成就。

任保也开心,他为太后开心是一层,为寿姑娘是他出宫接来的开心,为了接加寿,他六宫总管的职位总让拿下来,落得低等太监侍候徐夫人回乡治病。也为自己那跟随忠毅侯的外甥关安开心。

大家欢欢喜喜簇拥着加寿回宫复命,皇后在枕上更难过不堪。“我错了吗?我又错了?”

她闭上眼眸,柳至和加寿也轮流出现。挡不住的面容里,柳至含笑翩翩,还是当年太子最宠爱,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少年。而加寿胖墩墩走路软软,这是她刚进宫的那一年。

又是两滴子浊泪从她眼角慢慢的滴下来。

……

黄昏,晚霞上来,把忠毅侯府的朱红大门照出玉色光辉。袁训赶着车行过大门,看角门的人见到,把角门拉开。车行进去,还能听到里面稚嫩小嗓音的背书声。

二门外停车,奶妈和丫头从后面下车并不匆忙。袁训揭开车帘,和女儿对个脸儿,惹得加福格格一声笑,张开小手到父亲怀里。

有一只小手上面必然有一本书。

加福在这时候说的话也往往是:“爹爹,今天教我背到这里,战哥儿说只到这里,我还是比他多。”

对于此时的小女儿,袁训疼到骨头里。虽说他的孩子他都疼爱,但加福表露出小神童的迹象,不由得当父亲每每见到她,总像看到家里的另一个骄傲。

她的长姐加寿依就六宫里“横行”,这是有些人的说法。用当父母的话来说,是六宫里协助太后当家,太子府上为大。

二妹香姐儿虽然没有这么大的福气,但近来学乐养花,收拾出来好院子太后喜欢,也是父母亲的心头宝。

最小的加福今年五周岁,不出彩也正常。但她最近是亲戚中津津乐道的女学生,让袁训不管见到谁,都是满耳赞赏声。

答应着女儿,把她一路抱回正房。先和宝珠见过,然后夫妻带着去见长辈,回一声女学生到家。

宝珠接住父女们,送上两个盒子。袁训漫不经心地猜道:“柳家送来给寿姐儿的?”

“另一个是太子殿下送来的。”

袁训恍然,殿下越来越懂事,柳家折损了人,殿下只有心疼的才是。

先看太子送的,红木大盒子里面是数个小盒子,打开来,一个是龙眼大的珍珠串成珠花,做一对。一个是白玉手镯,两个。一个是一排五对簪子,分别雕刻花纹和宝石。还有一个小盒子,是一把子红玉珠子,跟晚霞有得一拼。

袁训道:“太子殿下想得周到。”挑出有福字纹的金簪子,唤过加福给她一左一右的带上:“明天有一根给战哥儿。”加福说好。

余下的袁训捧着,带上孩子们往母亲房里来。

每天晚饭前,安老太太就到袁夫人房里来。这样免得孩子们请安要跑两个地方,在这里一处受礼就行。

谢氏石氏方姨妈母女带着禇大路早就过来,见袁训夫妻进来请安,把盒子呈上:“太子府上送来,这应该是殿下的授意。”

袁夫人会意,方姨妈她们都在,不好谈论宫中的事情。看了看,也说想得周到,阖家人都有。

把一对珠花和安老太太分了:“老太太,你一枝我一枝,小六生日那天刚好戴这个。”

安老太太喜盈盈接过。

白玉手镯留给宝珠,余下还有四对的对簪,一式两枝。把执瑜的给他,让他明天分一枝给称心。把执璞的给他,让他明天分一枝给如意。小六和小小苏的袁夫人留下,香姐儿的一对全给了她。袁夫人不多说,香姐儿也不提,自己个儿玩两枝,感觉良好。

玉珠子分给谢氏石氏和方姨妈母女,龙书慧和念姐儿住在陈留郡王府上,袁夫人让送几个过去串扇坠儿也行,系在荷包上面也行。

太子果然是周到的,这个家里人人都有。这也是太子常来往袁家,知道岳父家里是有东西人人不少,内中有太子的一腔羡慕。加寿的不在这里,想来太子自己另外给。太子府已归加寿掌管,不管给什么也不过是他们两个的东西取出来,再给他们两个自己。

分家,一家人去用晚饭。方姨妈往老太太面前陪着说话,谢氏石氏觑着袁夫人今晚会不会姑丈,不会就陪她多说几句。

方明珠红着脸告退:“托这里的福,大路明天进学去,我给他再收拾一回笔墨纸砚。”

袁训和宝珠带着孩子们回房,孩子们在前面走着,侯爷在后面悠悠:“接来倒没有错,祖母也有人陪,母亲也有人候着。”

宝珠和他并肩而行,柔如春波的眸光轻轻抬起:“侯爷就是这一条好,总是看得到别人的好。所以,这接来以后,长辈面前我疏忽也没什么,你还落下一个好名声。”

“好名声全是宝珠的,我一出门,家里全归你照管。”袁训把好听的话还回来,对宝珠温柔一瞥,把她手握住,兴头上来:“走,回房去预备,今天晚上顺带的谢宝珠。”

宝珠嘟起嘴儿不依:“能不能不顺带,特意地谢一回宝珠。”袁训还没有回答,和哥哥姐姐走在一起的加福回首:“爹爹母亲快些儿,加福还要念书呢。”

“你看,我哪里有许多闲功夫谢你,能顺带上你就不错。”袁训借势说过,和宝珠笑容满面回房。

执瑜执璞香姐儿进房就嚷:“说有好玩的,带我们玩什么?”宝珠含笑:“先坐会儿,等咱们的女将军念一段儿兵书。”

让丫头取针线筐来,和执瑜执璞香姐儿刚好做两对拈线。袁训抱着加福在榻上,见到微笑:“儿子们天天说当大将军,你倒让他们做这个活?”

“大将军也得穿衣服,问问侯爷自己,听说你在战场上,遇到偷袭的时候衣包全丢掉,衣裳破了没有的换,关爷缝的是粗枝大叶,蒋德将军倒是有个模样,可曾离得开针线过。”

说到这里,执瑜执璞喜欢了:“好,我们先学一学。”加福从父亲怀里探出小脑袋,笑眯眯:“哥哥学拈线,加福学打仗。”

袁训把她塞怀里坐好,脸儿又要虎起来:“你是个陪学的,把战哥儿磨出来也就罢了,你将来也是和母亲一样,一辈子坐房里绣花衣裳。”

加福嘻嘻,宝珠不服气,自言自语:“好一阵子没见到田光,还有小邹、周边,过得怎么样?”

袁训甩她一眼:“要不要我请卫妈妈来,告诉她,你二爷的病根儿又犯了?”

宝珠抿抿唇陪个笑脸儿:“那要听好些罗嗦话。侯爷赶紧的,把小女儿侍候好,这里还有三个孩子等着你。”

袁训哼哼两声,继续去教加福。一般晚上只教一段,今天晚上有事情,更是教的短。把加福送到宝珠怀里,加福叽叽哝哝自己背着,袁训如释重负般:“好了,取纸笔来。”

丫头按叮嘱过的,同时送上大红烫金贴子。执瑜执璞和香姐儿知道要请客,站旁边看着。

袁训执笔在手,先写上款姓名:“袁执瑜,”执瑜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啊地一声大叫,手往自己鼻子上指:“是我的,爹爹请我?”

袁训带笑答应,随后又写给执璞,香姐儿加福都有份。分给女儿们:“你们两个作陪。”这就起身要走,宝珠扁扁嘴叫住他:“这里还有一个,”眨动眼眸:“难道你明天要见王…。”

袁训对孩子们看看,宝珠轻笑:“给宝珠写一张,不然明天宝珠送儿子过去。”

“本来你也就要送,儿子们明天开始折桂,你不送怎么行?”袁训说着,坐下来又写一张请帖,儿子们握住送到母亲面前,宝珠放下针线,同他们出去。

去的是香姐儿院子,那里月光最明亮,花香最袭人。长廊下摆好大红圆桌,香姐儿加福个儿矮,座椅上面摆小圈椅子,大家坐定。袁训亲手执壶,给儿子们倒上酒。

蜜合色的酒,嗅一口沁入心脾。执瑜执璞反而怔住。这个家里不是严父,孩子们言谈相对自由。就问出来:“爹爹,今天给酒喝吗?”

袁训肯定的颔首。

执瑜没有喝先一脸的小陶醉:“姑丈说,能喝酒就是大人。”

执璞推醒他:“哥哥咱们敬父母亲。”

两兄弟把酒杯双手捧起,香姐儿和加福椅子上站起来,双手也捧一小碗的蜜水儿,袁训和宝珠亦起身,一家人杯盏相碰,袁训笑容可掬:“儿子们明天进学,从此就是大人,为父和你们母亲等你们高中榜首,不负祖父一生心愿。”

托赖宝珠勤谨,念书又是正经的大事情。没几天把家学收拾好,请各家里的长辈们看过没有挑剔的,算出来的黄道吉日就是明天,是袁执瑜袁执璞进学的第一天。

月明星朗,春月无垠。眼前佳园,如花美眷。儿子们健壮英气,女儿们姣花软玉。袁训自然而然想起祖父,头一句祝儿子的话,就要把从未谋面的父亲带上。

香姐儿和太上皇收拾的花草好,有一枝子早开的蔷薇在枝头轻俏,袅娜轻柔本是形容美人儿最好,但袁训鼻子一酸,想到自己听说的父亲,全是柔弱无力,病体难支。

他在姐姐出世以后,遗札里不断提到盼望有个儿子。在最后两年里,他遗憾和强支撑身体活下去的心情,早早地就深刻在袁训心里。

父亲一生没能进学,秋闱是秋天,秋凉一上来,他就要病体加重,科闱不能去,也就阻断科考的路径。他以不可能得到的疯狂,臆想着能有儿子,儿子能代替他考中,他想到有孙子,但还不敢想孙子下考场。

而今这一天不远了,袁训把手中酒一饮而尽,儿子们这就要进学,有小二帮着何愁科举不中。

正在暗暗想着,父亲啊,你毕生没有达成的科举心愿,我达成了,孙子们也就要开始……“咳咳,”执瑜执璞的咳嗽声把袁训打断。

“咳咳,辣…。”

宝珠笑得肩头抽动,快步过去帮儿子们喂水。香姐儿歪脑袋笑话:“哥哥学父亲,吃的太多,哈哈,呛到了不是?”

加福睁大眼睛,端起她的小碗,一下子喝干,作了一个示范:“哥哥看加福,加福这样喝就没有事啊。”

执璞猝不及防,辣的眼泪都出来几滴,揩着嚷着:“你的不是酒。”

收拾一回,重新倒上,袁训执意给儿子们的还是酒:“七周岁生日都过了,再吃一杯睡得香。横竖也不多给你们。也就今天给。过年过节还是不给。再要喝至少十二岁。”

宝珠了然他的心喜,不阻挡,但是在这里小声插话:“十二岁还小吧?”袁训斜眼儿:“你说实话,你几岁上偷喝的酒?”宝珠紧紧闭上嘴,抬抬手,让他继续给儿子倒酒,把这句话混过去。

这一杯,袁训不许儿子一气喝完,在他们慢慢的呷着,慢慢的说话,宝珠独自窃笑。

几岁上偷喝的酒?这要把三姐玉珠叫过来问问才好。三姐是个清高性子,但那是后天看多清高诗词养成的。小的时候,三岁还是五岁,淘气无所不至。

三姐妹年纪相差不多,淘气有作伴儿的。过年前厅客人多,三个小姑娘在后园子头碰头:“什么是喝酒?”

“不给喝。”

“自己倒点儿来尝尝。”

喝过以后,各自找地方漱口,从此不再提喝酒。

又大上几岁,老太太有一年过节有兴致,说给姑娘们也倒上酒。三姐妹勉强喝下,咦,这酒不辣啊?

后来问卫氏,把卫氏笑得眼泪出来:“姑娘,你们错拿了没酿果子的烧酒吧?不辣才怪。”

这就是宝珠的幼年喝酒史,比儿子们早出好几年。

年青的侯夫人独自的乐,那边父子们说着话。袁训请儿子们喝酒,不是只说进学。

他笑吟吟:“进了学,如今也有酒,这是大人了。”

执瑜执璞神气地回答:“是大人了。”执瑜甚至给加福挟菜:“三妹,你小呢,你要吃什么,找哥哥要。”

执璞也见事学事的给香姐儿拭嘴角,香姐儿夺下帕子:“我自己会。”香姐儿撇嘴,哥哥们只大上一岁,看你们得瑟的。

当父亲的笑容满面:“是大人,就要说几句的大人话。”儿子们争先恐后:“爹爹说。”

“要孝敬长辈,也要孝敬我和你母亲。”

儿子们争着点头:“这是自然。”

当父亲的不疾不徐:“以后说话办事情,要想到你姐姐。件件桩桩句句字字,要为姐姐着想。”

不要说儿子们愣住,就是六周岁的香姐儿也愣一下,五周岁的加福天生性子和气,随足她的母亲,加福晃动笑靥,是头一个支持的声音:“好。”

拖得长长的,可爱之极。

香姐儿也就跟上说好,执瑜执璞还憋着气,没转过来。

袁训含笑,不是教训的语气,是和儿子们商议探讨:“姐姐是长姐不是吗?”

执瑜执璞睁大眼睛。

当年的急才探花郎,至今依然名不虚传,见这一句说不通,再来一句一步到位。

“是大人,都是姐妹兄弟考虑的。还是孩子,才只想到自己。”

小手争着举起来,执瑜宣布:“我是大人,我让着二弟,我让着大姐,我让着二妹和三妹。”

执瑜宣称:“我是大人,我不再和哥哥拌嘴,让着二妹和三妹,以后按爹爹说的,为大姐着想。”

袁训满面放光,宝珠也喜笑盈盈。袁训不是称赞孩子们,是端起自己酒碗,主动伸到儿子们面前。

执瑜执璞已经七岁,知道敬长辈酒要送到别人面前。敬客人酒也是这样。知道父亲这是尊重,他们兴奋地和父亲碰了一碰,互相看一眼,豪气地道:“干了!”

这一次早有准备,忍住没有说辣。袁训放声长笑,内心中自豪上来。但他从不自私,自豪也好,骄傲也罢,这里有宝珠一份。

给宝珠倒满酒:“你也干,我知道你素有酒量,吃这满的,咱们睡觉去。”

宝珠也就吃了。香姐儿也斯文的干了。加福则学哥哥们豪气,也可能是最近梁山王府里天天呆着,潜移默化的豪气学来,把她小碗里蜜水也喝完,还把个碗底子在桌子上面晃晃:“加福喝完的。”

香姐儿嘟嘴儿:“三妹,你让战哥儿带坏。”加福摇头说没有。此时月上中天,明亮无比。袁训和宝珠看着儿子们喝半碗醒酒汤,送孩子们回房,叮咛早睡,夫妻携手看一回月色回房。

宝珠有酒,觉得兴奋上来,忙去洗过换身薰香衣裳。出来见袁训不在房里,在廊下悠悠对着月色,那面上带出痴痴的回忆。

轻移裙裾过去,宝珠在他身边坐下。倚上他的肩头,柔声道:“又想父亲了?”

宝珠与他同病相怜,宝珠是生下来有父亲,但记事的年纪里从来想不起父亲的面容。

袁训欢喜而又感叹的叹上一口气:“对他说说孙子要进学了,没进学就蒙太后安排人教,好些书全在肚子里。小二为他们以后中状元,思虑几天写了一个条程给我,我说我不是你上司,你不用这么正式。你猜小二说什么,”

“说什么?”宝珠温温婉婉。

“小二说他一片心思为的是我,不是因为我有太后。你说这个人,要是太后知道,还不骂他吗?”袁训嘴上抱怨,笑的却欢快。

宝珠嫣然:“太后知道,只怕会夸他。”把丈夫身子抱住,甜甜地说个事实:“都说太后最疼加寿,最疼孩子们,其实姑祖母最疼的是你啊。”

袁训倒也承认,孩子们不在面前,他这不算争宠。把宝珠揽在怀里,低低的笑上几声,颇为自得。

他的姑母为接他大费周折,为他常进宫里常见面大费周折,为他娶妻他不答应,为他孩子们抚养也大费心思。

“直到现在,寿姐儿还是太后最上心。”顿上一顿,袁训幽幽:“所以小柳心里苦,我也不好明说,只希望这样的日子赶快过去。”

宝珠轻轻的给他揉着胸膛,看得出来自己丈夫也有一腔幽怀。柳至不用说是吃不安睡不下,宝珠袁训都能明白。

行刺加寿这事情太大,太后如此安排,柳至担心太后为下一任皇后,要把现任皇后连根拔起,这就苦了柳至担惊受怕,委屈周旋,最让柳至委屈的是兄弟情意难道从此一文不值。

袁训看在眼里,陪着一起难受,还不能明说,该做的事情还一定要做。明说走漏风声出去,拂了太后好意是一回事,影响加寿和太子的感情是大事情。

今晚忠毅侯幽怀上来,欣喜于儿子长大,感怀可以回报父亲,也触动心底对柳至总有的内疚。但再内疚,回到行刺那天,袁训还会毫不犹豫地去柳家闹事,把这帽子扣到柳家头上。

谁叫宫里那一位她姓柳呢?

…。

天蒙蒙亮,禇大路就推醒母亲方明珠:“上床了,我要上床了。”方明珠在草场上忙碌惯了,起早不为难,给儿子穿衣裳,再叮嘱去到不要淘气,带他出来见方姨妈。

方姨妈也是起早惯了的,早早的自己抹了一回眼泪。见到外孙过来,泪水再次忍不住。把他肩头握住,泣道:“你要放在心上,先生好,离家近,还能和你姨妈家的执瑜执璞做同学,你爹知道指不定多开心,你要好好的学,咱们家里就指望你了。”

禇大路让她不要哭:“我全知道,祖母随我和母亲去各处请安,从此我就上学去了。”

方姨妈止住泪水,带着禇大路往袁夫人房里请安。昨天说好的,安老太太今天在这里,免得孩子们四下里跑。袁训和宝珠也过来,禇大路请过安,对姐妹们说过辞行的话,咧开小嘴儿:“我想,是不是和小红花道个别。”

小红花去年进京,还不到一周岁,宝珠让红花不要起早请安,照顾女儿为上。

禇大路就跑去红花房里,万大同起早习武,房门早开。红花也猜到禇大路要来辞行,给他准备一方好砚台:“这是你岳父存的好东西,一共十二个,送给侯爷两块,小爷们每人一块,三个姑娘一个人一块,余下的,也给你一块。”

禇大路谢了,对还沉睡的小红花念叨几句:“哥哥我上学去了,你在家里好好睡觉。”

红花的娘看着他出去,走来对女儿笑道:“这个女婿倒是粘姑娘。”红花撇嘴:“他学小王爷,不稀奇。”红花的娘去年进京,加福已经往梁山王府念书,红花的娘就没有见到小王爷那种,对红花的话不以为然:“管他学谁,他用就是他的。”

红花随她喜欢去,过上一会儿,红花的娘道:“我该回去了,还赶得上回家过端午。总在这里也打扰。”

过了年她就说回去,万大同留了好几回,宝珠留了一回,这一回红花就不再留:“等我准备东西,让红花爹雇船。不用等小六公子过生日,他过完停一个月就是寿姑娘,寿姑娘生日过去,是太子殿下和二姑娘,然后又是三姑娘,都过完这一年又要过去。”

红花的娘道:“就是这样说,京里繁华,真的要呆,十年八年回不去,我挂念地里庄稼。”

红花就说下午带她去见宝珠,说离去的话。

宝珠上午不得功夫的,袁训带执瑜执璞去宫中回太后,称心如意到来,宝珠带着媳妇们准备中午学里的饭菜,等一会儿还要送儿子们去进学。

分出园子的一处,近小小山丘,又临水,夏天把门窗一下,稍有点风就不热。房子重新修整过,下面可以生火,冬天也不会冷,给学子们一个好条件。

正门,请董大学士亲笔题匾额:笃学善道。取出论语里,笃信好学,守死善道。

两边槛联是小二亲笔。

只这一个大学士和一个夸口状元郎的字,就让这家熠熠生辉。内中数道门上,又全是忠毅侯亲笔。

勤学,苦读,讷言等,还有尚武,在通往练武场的月洞上。

每一个字都用足心思,四皇叔和梁二大人见到,估计要半夜里从大门偷起,一路摘个干净。

亲戚知己又或者闻风的人都有礼物赠送,庆贺袁阮董几家开家学。太上皇和皇上都有新书和笔墨赏赐。

韩世拓带着家里几个兄弟和侄子进门,四老爷的儿子小四死活不肯下车。

小四抱住车柱,满脸泪花花:“要我在这里学,我宁可去死。”一语未了,掌珠抱着韩正经下车,见到笑话:“兄弟,你以为阮二表弟有功夫教你,放心吧,也许你遇到咱们家的先生们,都是你的叔伯祖父,你可以偷懒,还可以顽皮。”

小四这才不哭:“真的?”陪着大哥韩世拓下科场,让小二当先生剥了几层皮的小四早早扬言他不来,见到阮二表兄小四要跳河去。

手一松,让韩世拓揪下车。韩世拓边对掌珠道:“你别同他废话,他不来都不行。”一边拖着杀猪也似大叫的小四进大门。

韩家的公子孩子嘻嘻在后面推着小四。韩正经溜圆眼睛看着四叔。

这动静跟送去屠猪似的,把门内的人全惊动。

春风中,那一个最出尘逸群的青年,生得好似白玉簪花,正是阮英明。拿眼睛一瞄,韩小四立即老实,垂下手低下头,恨不能阮英明见不到他。

小二没好气:“洗脸去!”小四中箭的兔子一般拔腿就跑,跟他的小子在后面叫:“四公子,这边是练武场吧?”把小四叫回来,问问地方送去洗脸。

掌珠啼笑皆非,轻啐一口:“见到师傅你像见鬼,难怪你不中。”对小二盈盈一笑,细声细气:“我们也来沾沾斯文气。”把怀里的韩正经先送进门,再移步进来。

指着各处门给他看:“你以后啊,也是要来上学的,先认认地儿吧。”

在她后面,文章老侯兄弟满面堆笑,进门前就拱手,不管认不认识的,一路拱手下来,对阮英明一如既往,恨不能在他面前拜着走路。

这个挽救文章侯府为“文章侯”的青年,文章老侯就差给小二供个长生牌位。

说笑声中,南安侯府送孩子们过来,也有少年准备今年下科场,想请小二给他们补补课。董家也送孩子们过来,全带孝在身,独自站队,不和同年纪孩子说笑。

陈留郡王妃过来,随身带着念姐儿和龙书慧,钟南见过,大大方方对郡王妃见过礼,就对念姐儿笑语:“如今我上这好学,妹妹送我什么?”钟南是今年下科场。

他的兄弟们全在后面挤眉弄眼,念姐儿把避到自己身后的龙书慧推出来,笑道:“我没有东西送,我姐姐有好东西给你。”

龙书慧把个精致的笔套给他,钟南大喜退回,和兄弟们去寻亲戚们知己说话。

都知道执瑜执璞要进宫再过来,就都不急等着。等到说一声侯爷到了,这是忠毅侯府的房子,是从通往里面的门过来,大家看过去,见一行人走过来。

正中簇拥着两个白发的妇人,一个颤颤巍巍,南安老侯先笑:“二妹倒有兴致。”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安老太太。

第二个,是袁夫人。想来孙子头一天进学,没有不来送的道理。

见她们两边各有妇人相伴,如谢氏石氏等,却不敢占住正道而行。

眼睛尖的脱口而出:“太子殿下。”

离开十几步的后面,袁训满面春风陪着一个长身玉立的少年,他天生贵气难描难画,正是太子萧英敏。

太子手里扯着一个人,胖乎乎的加寿姑娘走在他的另一边。走在加寿旁边的是侯夫人宝珠。

孩子们散落的走在两边和后面。

从董大学士到南安、靖远、文章三位老侯开始,再到各府里的老爷公子们,无不喜笑颜开。

太子到来,此处蓬荜生辉。

大家一起迎上前去,只有掌珠往旁边躲一躲。玉珠刚到,和她走在一起,奇怪地问:“姐姐,咱们把孩子们送去给祖母瞧一瞧,你往后让的是什么?”

掌珠她板起脸:“你还看不出来吗?”玉珠就在来的人里找找,扑哧乐了。

走在老太太旁边的一个中年妇人,几年还见还是精神,那不是当年祖母给姐姐挑的未来武状元之母。

祖母憎恨大姐和大姐丈去游玩,一定要把她许给这一家做生意的,偏巧那年武举开后,陈留、项城二郡王进京打御前官司,说:“边城缺人,要中武举到军营里中去,”那一科武状元后来才颁布,这一家儿子不是武状元,却也中的不错,留在军中不肯回来。

玉珠掌珠出嫁,和给老太太请安的武状元之母不经常遇到,但遇到一回,掌珠总是不自在,怕祖母又说话,这就避开。

玉珠笑笑:“依我说,姐姐如今是侯夫人,大姐丈洗心革面,你正得意头上,正好上前去寒暄一番,也让祖母看看还是姐姐的眼光不差。”

一番话里掌珠气得好几回,和玉珠理论:“什么是洗心革面,你姐丈是一心向学。什么是祖母看我眼光不差,这是宝珠的功劳。你呀你,诚心来气我。”

跺跺脚,一恼,反而抱着韩正经上去了,反而不再难过。

玉珠跟后面说是是是,偷偷地笑着,也把女儿抱上去给安老太太看。安老太太对武状元之母道:“这个叫巧秀,是生得好的孩子。这个叫正经,是个男孩子。”

这种介绍,掌珠无可奈何,只能听着。和玉珠走到祖母身后。家学里热热闹闹,气氛高涨起来。

外面有一个人缩脑袋经过,看上一眼,又一眼,离开,一路直奔欧阳家。

欧阳老大人等几个人全在这里,见家人进来回话。因为主人家要和人家作对,当家人的也有畏缩。

“太子去了,亲手给袁家的家学题字,和气的很。”

欧阳老大人等迅速沉下面容,水大人冷笑:“怎么样?我说没错吧,要把这些人全拉下来,先要动的是忠毅侯!”

皇后姓柳,但太子定亲姓袁。和柳至相比,内有太后,外有郡王的忠毅侯才是最让他们担心的一个。

几个人凑上来:“你有什么好法子?”水大人狞笑:“都来听我说……”

求票票,今天准时,哈哈,也多更了。

水家开始蹦哒了。大戏登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