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六章,水大人搬起石头砸自己/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过,水大人叫来儿子们:“本来不应该这就动用人,但你姐姐在宫里生死难知。这一动,可就是环环相扣,步步不能走错。”

儿子们没有异议,只是惋惜:“从姐姐进宫就开始结交的人,还没有养得掏心掏肺就动用,生疏且不说,可惜的很。”

水大人面如锅底:“要说这争宠,为父我是赞成的。太后就没有根基,走到皇后位置上。柳家是有根基,保出一个皇后。这路是人走的,回头无益。”

父子们一起:“那就一鼓作气,把柳家拉下马!”

……

袁训听完两个嫂嫂的话,出去安排。宝珠说受惊,让谢氏和石氏回房休息。稍停一时,有人送安神汤过来。

石氏接汤在手,不算太苦,讪讪的用小勺吃着。给她的丫头红彩见到,取蜜饯过来:“夫人用这个过口,总是药材,总有苦味道。”

石氏就叹:“我就要吃些苦的,苦不堪言才好,记住今天不要忘记。”拔刀杀人分尸石氏都没惧怕,此时回到锦绣房间里,怔忡地滴下泪来:“太丢人!帮人却帮出这德性人!”

红彩笑了:“我以为夫人理当喜欢。”石氏一愣,她进这个家门半年居多,知道红彩不是爱取笑的人,就等她解释。

红彩笑盈盈:“夫人常说,是国夫人和侯爷侯夫人帮您一把,您和公子到这个家里安乐。和这易氏相比,夫人是何等的知道恩情,易氏是何等的不知好歹。如今只怕官司缠身,想她家小门小户,怎么打得起人命官司?”

石氏听了进去,心头这才快意出来:“这样我才称心。”

“所以啊,夫人和易氏这就是一出子书。夫人您是个知好知恩的,国夫人也好,侯夫人也好,这就都离不开您,说一家人在一起热闹。”

石氏露出笑容,心想宝珠弟妹教出来的丫头就是会说话。

听红彩下面道:“那易氏呢,遇上夫人您,就好比那雨打的鸟儿有人遮盖,她不兜着,这不就出事了。这才是好人有好报,恶人恶报来。夫人您还为她恼什么气什么?睡会儿,往老太太国夫人面前走走,再也不用想她的困苦,上心算日子给她钱,和大夫人筹划她能做什么营生,岂不是理当喜欢?”

她说到一半的时候,石氏就心头乌云散。等红彩说完,石氏面上羞愧好转正要说几句,外面又进来一个人,桃红色罗衣,是宝珠的一等丫头红云。

红云笑道:“侯夫人说带几句话,说五夫人这件事情办得好。怜贫惜老本是美德,办的多了,什么人都会遇到。说五夫人什么时候还帮人去,带上侯夫人一起沾光。”

石氏喜笑颜开,乌云在话里散开,满面春风连声说好,面上也重新有了光辉。把安神汤喝完,抹抹嘴,就要按红彩说的去长辈们面前承欢,红云还没有走,叫进来两个小丫头,手捧着两个盘子。

“六公子和似玉姑娘过生日,夫人让送来大夫人和五夫人那天的穿戴。大夫人离得近,我就先送过来,这是五夫人的。”

红云说着揭开上面蒙的丝帕,珠光宝气耀眼房中。见一个是青蓝宝石衣衫,另一个是那天的首饰,一挂珍珠流苏。

石氏红了眼圈,宝珠太盛情的话涌到嗓子眼里噎住,化为泪珠儿滚落几滴。

红云笑容满面欠身:“侯夫人请夫人不要恼,只要咱们做的对,不怕别人说,也不怕别人有伎俩。横竖,这天是高的,地是宽的,不是那起子人能逼的咱们没路走。是好事儿,就接着做!不会总遇上糊涂蛋儿,也总有人会懂。”

“对!”石氏冲口而出,愤怒也随之出来,脑海里一松,人安然下来。再对红云说宝珠一堆的好话,像是虚假。石氏满面微笑和平时一样,让红彩给红云赏钱,看着她出去,手抚着额头,轻轻地一声:“吁。”

说不出的满足。

把自己的公公感爱上来,没有他老人家抚养小弟一场,上哪儿有今天寡妇受欺还有人夸奖。

上前来试衣衫,这是因为加福有宝石外衫,惹得女眷们都要有。宝珠心细,怕妯娌们在外省没有,过年做了一件,这是小六生日,又借故给做了一件。

寡妇不用大红大绿,就用青蓝为主。

见合身,石氏让红彩用心收起,换一个团扇,叫上谢氏往长辈面前去了。

……

五更的京城在晨光中醒来,街道上还静。这时辰是宫中上朝的时间,城门也大约这前后打开。

官道上行人中,一行马车往城门上来,带队和押车的清一色的行伍。

自从福王做乱,进京城的检查比前朝严格。押车的军官知道这程序,没到城门前面,先骂骂咧咧:“娘的,又要耽误半天。”

随着话,离城老远,先把一纸公文亮出来,吆喝道:“弟兄们,分点儿人出来看看哎,我们这是送往兵部的,梁山王爷在边城外等着呢,这里多费功夫,他就得多等着。”

水大人在这个时候出来,他在顺天府任职,在董仲现的父亲手下。这么早本来也没他什么事情,但也是自福王作乱以后,京都护卫都加强巡逻,宵禁的人手都增多,水大人把女儿送进宫以后就装勤快,按日子当值,一早一晚在京里出溜,董大人也觉得用心没坏事。

明明对马车的来源去脉了如指掌,但水大人还是装不知道,走上来,对守城门的小军官问道:“这是兵部的什么人这么横!”

守城门的小军官昨天和老婆吵架,今天下床气。气咻咻回话:“如今鸡毛可以当令箭,梁山王爷外面打仗,兵部里牛气哄哄。袁尚书要粮草军备要的怕,皇上面前请旨,他的军备库只要不满,就要工部户部填满了,免得他运送的时候再讨要麻烦。这个,就是送东西的。”

水大人恍然一声,再还是疑惑不解:“怎么不先送往城外军备库里安置?这一长队车进京,有什么闪失,或是夹带了什么,不是好收场的。”

小军官接着恨恨:“谁知道他们怎么回事!兵部现在比天大!你敢拦他们的,他们说是新帐篷新兵器,要请尚书大人过目,所以要进城。我的官职小,我哪里敢压他!”

水大人又是一声恍然:“原来如此。”摆出关切来,循循地道:“那你要细细的查,查出什么来,不可以放过。”

小军官知关窍,或者说他心里有气要找地方出。露出笑容说一声明白,亲自带上人过去,大大咧咧:“全打开,检查!”

带队的军官火上来:“我说兄弟,这是送往兵部的!”

小军官本来就气不顺,让水大人挑唆几句以后,气焰高涨地想不管你们在兵部里怎么捞钱,想进城门归我管。冷笑道:“我说哥哥,你是公事,难道我是走私的?”

带队军官看出他今天气性不好,忍气对同行的士兵道:“这一位昨天没和老婆睡好,咱们认倒霉!”

扎中小军官心病,他还正是和老婆拌嘴,老婆不让他上床睡,气了一整夜。

数落声中,小军官恼的把个马车上箱子一推,箱子外面为行路安全,绑的都有绳索,这一推不至于倒塌下来,但车身乱晃,拢好的马匹一惊,长嘶一声就要扬蹄。

士兵们训练有素,把马重新安抚。带队军官火冒三丈,抬手向小军官肩头一拍:“兄弟,低头不见抬头见。”

小军官肩头一麻,顿时酸了半边。他知道这是拍中位置才这样,怯怯的本不想再细查,水大人走过来满面含笑:“像是闹意见?我来为你们解开。”

先看向带队的军官,笑道:“这位将军一路押解到这里,最后一道验看,请不要嫌麻烦。”

再看向守城门的小军官,笑道:“你手脚麻利些也罢,但检查不可不细。”

带队军官暗骂,你又是个什么鬼,老子正吓他,要你跑出来多事。但见到这一个两个的都出来,知道今天倒霉到家,势必要耽误进城。悻悻然:“你查你查。”

抱着手臂往后面退两步,心想看你们两个混蛋怎么折腾。

一排的马车这就开箱子,小军官以耀武扬威,扯嗓子嚷道:“全打开,对,不行你们就卸车,下面的也得给我打开,箱箱都要验!”

当兵的露出怒容,这一车好些箱子,以往全是看上面的也就过去。你让我们卸车,你重新给装不成!

带队的军官只是冷笑,小军官拍着腰刀:“卸,赶紧的,不动是怎么的!”

城门里面出来几匹马,有一个人忍无可忍:“我说你瞎了眼,我们兵部的东西你也不认得!”

大家看过去,恰好晨光在这时候更明更亮,晨光里的这几个人,也让他们眼睛齐齐一亮。

见为首的两个人,一个人马稍靠前,好似一株玉树在瑶池。在他后面的一个人,差不多的年青,英武不凡。

带队的军官上前拜倒:“卑职武向见过尚书大人,见过宋侍郎。”原来这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兵部尚书袁训,和侍郎宋程。

水大人暗暗道,来得好!这难道是天助我也?这车东西针对你忠毅侯而来,你恰好就出现在这里。等下搜查出来,你这算是心虚前来吧?

上前见礼故作诧异:“今天是上朝的日子,袁大人宋大人怎么不在宫里?”

水大人暗乐,该上朝不上朝,等下和你去大理寺,你这算是护东西的行为,可就百口莫辩。

袁训像是一点儿没看出他怀鬼胎,神采奕奕略显亲切:“我挂念这一车东西,这是看过火速要发给王爷的,我和小宋昨天皇上面上告过假。”

想睡觉有人送枕头,就是水大人此时的感觉。他哦上一声,装作好奇上来:“不知是什么好东西这么紧急?”

宋程面色一沉,斥责道:“水大人,军务上的事情休要乱问!”水大人面上一怔,好似没想到让年青人给训斥,再就不服气上来,阴阳怪气:“宋大人,我今天当值巡视。”

袁训闻言,笑了笑,对宋程板起脸:“退下!”宋程欠欠身子退到后面去,袁训亲自来对水大人解释:“几把刀剑,不过就是多淬了东西,多锋利一些,没什么好看的。”

水大人好似余怒未息,十足一个老夫有年纪,你等皆年青的嫉妒青年,阴沉下面容:“既然只是刀剑,我等又当值,看上一看又能如何?”

宋程从袁训身后又怒着出来:“你水大人又不在城门当值!”

“咄!住口!”袁训把他拦下去,往水大人面上瞄了瞄,大有你看我这么给你面子,你还要纠住不放吗?

水大人面沉如水不看他,转身对城门的小军官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在其位上不能松懈。验看吧!”

小军官让他鼓动的底气又足上来,答应一声,带着人亲自上车搬箱子,一箱一箱的看起来。

不错眼睛盯着他们动作的水大人手心里沁出汗水,面上隐隐的狂喜露出,心都怦然跳个不停时。

“这是什么!”一声惊呼出来。

水大人差点儿拔腿就过去,但他压抑着自己,装模作样不动声色。看着小军官们从箱子里搜出一个包裹。水大人差一点儿就要兴高采烈,他就没看到宋程和关安注意到他的神色,而对他狞笑。

因为袁训的官大,东西送往袁训面前。水大人也没有说什么,当着这许多的人面,你亲手打开最好不过。他就是凑上来,同时如临大敌:“袁大人!你们兵部还走私东西不成!”

袁训面色和刚才一样,只是神色冷下来,淡淡道:“看看再说!”水大人心里那个得意,暗骂你还想装心里没有鬼,少时就让你面临囹圄。

见包裹解开,露出里面一堆宝光色。有金钏儿,有玛瑙,有碧玉,有翡翠……

水大人牙咬得死死,他这可是把家财耗尽一半来攀咬袁训。正要怒喝一声,袁训从包袱底下抖落出一张纸条。水大人正觉得做事的人精细,把手摊开,带足不信任:“大人,给我看看吧!”

袁训已经打开,看过笑了。对守城门的小军官温和地道:“在京里当兵不一样,总得认几个字。你来,大声念出来。”

小军官有些哆嗦,总觉得大事不妙,今天会得罪什么人,这和城门查的严是两回事情。但在袁训“温温”地眸光下不敢也不能说不字,接过纸条大声地念道:“子益兄见字如晤,兵部运送皆傻瓜也,城门验看皆蠢笨也,数批货物无损到达,此系谢礼。”

小军官还发怔:“这子益是谁?”

耳边就听格格有声,循声看过去,却是刚才还威风的水大人面色发黑,嗓子眼里发出这动静。

现在换成袁尚书对他一声冷笑,而宋侍郎斜睨俯视,他在马上不是。关安愤怒的揪着自己下巴上冒出来的胡须。

袁训怒目瞪视:“水子益!你好大的胆子!”

宋程照脸就是一口:“不要脸的东西,难怪你前几个月往兵部打听东打听西,我们盯上你了!老东西。”

关安咆哮:“我打过仗,在前边边流血掉脑袋,你他娘的利用我们发大财!”

“幸好我们不大意!”袁训再次冷笑。

“前几回是怎么运送的,东西都在哪里!”宋程冷笑。

“能运进来,就能运出去。送他大理寺去!”关安冷笑。

水大人一跳起来:“你们诬蔑我!”

袁训摇摇手中的纸条,心平气和:“这就是证据!”一挥手:“把他拿下!”关安和宋程,一个是五品的官职,一个是侍郎,也不吩咐别人,扑上去老鹰捉小鸡似的把水大人按倒在地。

“袁训小儿,你敢诬蔑老夫!”水大人破口大骂,让关安灌一嘴地上的土,把他扭送去大理寺。

对着那不断挣扎的身影,袁训默默的回他一句,是你诬蔑与我吧!

……

当天皇上震怒,当天把水大人下狱,当天欧阳家等震惊,当天袁训给守城门的小军官报功,喜欢的他屁颠屁颠。当天押送的军官洗清嫌疑,刑部出动人手公文,往发送地提取一干经手装车的人犯。

当天晚上,月上高空,尚书在书房里独自沉思。

鲁豫有他能干的地方,没有两天送出这个消息果然属实。不然袁训就是不下狱,也让又黑一把。

忠毅侯感觉扑面而来的恶意,寻思着要去个人京外巡视一番才能安心。

让关安去?他执意跟随自己,官职不过五品。又因为跟随自己,和外面的衙门不熟悉,没有公事上的往来不是,不然,让宋程去?

兵部里两个侍郎,一个是前太子党,和袁训等一批从军回来的小宋将军。

另一个是出自梁山老王门下的荀川,袁训和梁山老王是亲家,也不能拿他当心腹用。

就想着宋程去最好,前太子党都有和外地衙门打交道的事情,先不说人头熟悉不熟悉,就是走章程也不会让人忽悠。

决定下来,袁训踏着月色回房。关安要跟他到二门,确定他不再出来才放心睡觉,这又跟上。

袁训回身看他一看,见月光下那大脸庞大鼻子带足忠诚,心头暖溢,体贴地道:“你也有妻房,以后晚上让小子们跟我,早早的回去陪妻子是正事情。”

侯爷说起这一句悠然自得:“在咱们家里陪老婆是一等一的大事。”关安嘿嘿笑了,侯爷亲口吩咐,他哪能不捧场,答应以后,再反驳:“小子们还嫩,遇事不精细。再说我不跟着侯爷直到您睡下,我不安心。”

月色流动,关安的话也随着流动。如夏夜飞萤带来明亮,又似静夜繁花带给人缓缓的心喜。不见得浓厚,但能持久。

袁训也就不好再劝他的这片痴足心,关安把舅父任保找到他们母子,因此母子们得脱困苦,母亲改嫁成夫人的恩情全数算在袁训身上。

这也是一个感恩的人,袁训这样想着,同时想到接来的寡嫂大夫人和五夫人。

龙大龙五都对不起人,一个对不起全家,一个对不起全国。但两个寡嫂嫂在这次的事件里表现机智,是一片维护这个家的心,也就是维护侯爷名声。

这也是一对知道恩情的人。

回房去,袁训就笑容如春风。小女儿加福跑上来,摇着书眨动大眼睛:“爹爹,加福等你好久好久呢。”

袁训抱起她亲亲,把女儿小脸儿看不够再看一遍。真红色绣牡丹花的榻上,宝珠看在眼中取笑:“怎么,女儿又长进了,你这就认不得她?”

“不是认不得,是我前天还和镇南王说,孩子们转眼就大了,就不能再抱在怀里亲香。寿姐儿就是个例子,姐丈现在想抱,哪里还能抱呢?趁着加福还小,好好抱上一回吧。”

袁训和女儿在宝珠对面坐下,叫一声丫头:“天还不晚,去国夫人房里看看二姑娘还没有睡的话,让她这里来。”

丫头就知道侯爷还要抱抱二姑娘,笑着去了。

不一会儿,香姐儿兴冲冲过来,也让父亲母亲抱上一抱,听完加福念书,姐妹手扯着手一起回去。

也难怪他们的父母亲遗憾,孩子们在他们房里睡的时候很少很少。古代稍有身份的人家,是不作兴孩子睡在大人床上。但袁训数年在外面打仗,宝珠常把孩子们接来作伴,在这个家里不算稀奇事情不说,也写在家信上,袁将军时常羡慕一回。

曾想到回京后如何如何亲香孩子们,但夫妻尚在青春,上有太后,有六个孙子不知足,年年殷切地帮宝珠调理身体,年年热烈的悄问宝珠:“你有信儿没有?”

忠毅侯为孝敬上,也要和宝珠不减敦伦。夫妻又情投意合,也要不减恩爱。和孩子们夜夜玩耍,终是一张大画饼。

这一夜又是夫妻和美,第二天早早起来预备接驾。

……

柳云若一早起来极不开心,到父母房里请安,不情愿的看父母亲换上出门的打扮。

柳夫人不死心地又问儿子:“你真的不去袁家?”柳云若很有骨气的大摇其头。

柳至道:“不要勉强他,他不喜欢,去到吵闹不好。”柳云若小心眼子里忿忿,谁要和不要脸的那两个吵。

他年纪太小,先入为主袁家不要脸,还不能像家里别扭过的大人们一样扭过心思。哪怕为讨好太后和加寿姑娘,也得在袁小六过生日去道喜。

因为全京里的人都知道太后宠爱侄子如亲儿子,孙子过生日太后不会不来。

柳至夫妻等柳垣等人到后,一起出门。柳云若在家里气白小脸儿,一遍一遍地喃喃骂:“不要脸,我才不去呢!”

在他心里还是不要脸的那两个,袁执瑜袁执璞,正在小二面前背书。两兄弟抑扬顿挫把昨天教的背完,见小二叔叔满意,上前来讨奖励。

“说过的念书用心就奖点儿什么。”两兄弟鼓起胖脸蛋子。

小二还没有说话,他的儿子琬倌儿把父亲出卖:“父亲给哥哥们备下的好玩意儿,”说完,眼光往外面溜,把门外窗户全瞅瞅,这才放心:“收钱的那个今天没来。”

小二就掏东西,袁家的孩子们喜欢小二叔叔,就是小二时常给他们准备好玩的。

但执瑜执璞眼睛亮晶晶,一左一右的按住小二的手,用讨好商议的语气道:“能不能多给一样?”

小二聪明的反问:“说说看。”

执瑜执璞有大人模样出来,不是一定要瞒住表弟阮琬,但嫌弃他小,对他看看。

小二会意,就要让儿子出去玩耍,外面一声大笑:“哈哈哈…。”跟谁家的小鼓让敲响似的震天,阮琬眼睛一亮,小手一掬成了一捧,飞快跑出去,小嘴里叫着:“收钱收钱收钱!不收福表姐的钱,只收你的!”

远处小王爷大叫:“快跑!”阮睕没回来,估计去追萧战。

袁执瑜袁执璞就可以放心说话,他们为了和小二套消息,特地把他带到这里没有人的地方。

浓黑又亮的眼睛随足父亲,疑惑而又渴望:“柳家和我们家为什么不好?”

小二本性顽劣,虽然名扬四海,骨子里也有几分永远长不大。他还有一个优点,拿孩子们当同龄的人看待,这就深得他们的欢心。

袁训不愿意过早告诉孩子们的话,以小二来看没有不能说的,也不用分早和晚。见两个小子巴着听,这就把高台说书的劲头儿拿出来,就差亲自比划。

先说加寿怎么怎么可爱,听得小小子们皱眉,怎么总是夸大姐好。把小胸脯一挺,意思这里有两个更好的。

但小二没留神,再接着说柳丞相怎么怎么不好。执瑜执璞听了进去,胖拳头握起来,小脸儿上露出怒容。

大姐再不好,也只能由自己家里人欺负,别人不可以!

随着小二的话,执瑜执璞在肚子里几乎呐喊,几乎气破。他要杀大姐!他怎么敢!

到底是血脉亲情,一个心思浮现出来,要是大姐没了,爹爹母亲该多伤心。还有太后,还有祖母曾祖母,还有太爷爷,还有面前的小二叔叔,他做的新玩意儿头筹还给谁呢?

他们没有想到自己,但其实这样的想,已经是把自己的心思带进去。

等到小二说完,袁执瑜袁执璞均怒声道:“他们家才不要脸!”小二大为赞成,这骂的多痛快不是,跟着道:“真真不要脸!”

执瑜执璞希冀地问:“那咱们是要脸的吗?小二叔叔。”阮小二能有第二种回答吗?他摇头晃脑:“执瑜啊,执璞啊,咱们是大大的要脸,得体的要脸,光彩的要脸。”

袁执瑜袁执璞心里再也没有遗憾,说一声:“咱们去玩吧,”把小二带出来。

就要分开时,小二才又明白过来。提起当年旧事,小二恼怒的还是柳丞相。还有柳明等人上袁家打闹,一不小心就要对全柳家不屑。

这里面极容易忽略掉一个人,柳至。

曾是袁兄好友,现在闹不清楚他们俩个好还是不好,但目前还是自己兄长阮梁明好友的柳至兄长。

小二急急的补充:“柳至叔叔还是好的,对柳至叔叔如何要听你们父亲的话。”

执瑜执璞齐声道:“知道,爹爹说柳爹爹还可以叫爹爹。”小二放下心,抹一把迟来的冷汗,送孩子们去玩,问了问儿子还在纠缠小王爷,他往前厅去,准备帮忙待客。

太上皇和太后到来,小寿星们出现,获得宾客们喝彩。小六大红锦衣,发髻上戴着金花。小小苏大红罗衣,发髻上金珠宝石。乍一看好似一对拜堂的夫妻。

今天风头本当小六数第一,但另一个又把小六小夫妻压下去。

从去年开始备受梁山老王疼爱的加福,今天又是一身崭新的宝石衣裳,宝石的成色把加寿也比下去。

太后笑说惯坏孩子,老王笑说加福是太后的品格儿。太上皇心想你睁着眼睛说假话的功夫不小,加福生得像母亲,但不揭穿这老滑头,由着他胡说。

到中午请入酒宴,开了近百桌。

……

加福得到夸奖,小王爷心满意足,晚上随祖父离开,在车里还不老实的左扭右歪的喜欢。

他的活泼让梁山老王感叹这是家风使然,从来看不足够。

下车抱着孙子回房,老王妃先回来一步,打发他们洗漱,说做客一天,早早睡,明天早早的接加福。

萧战对这话百听不厌,催着祖父上床。还沉浸在白天都说加福衣裳好里,抱住祖父脖子问他:“香一香怎么样?”

梁山老王一生在军营里渡过,回来后只带孙子,和老妻间由年青时的恩爱缠绵,转为温厚缠绵。没反应过来,笑着问他:“什么是香一香?”

见孙子黑脸蛋子凑上来,“吧嗒”,就是一口,小孩子柔软的嘴唇贴到面颊上。

天伦之乐的肌肤相亲,把天伦之乐的暖流贯穿老王全身。他心里如明镜一般,知道是加福出彩,孙子表达心意。但控制不住的飘飘然陶醉,哄着孙子:“再来一口。”

萧战依言又亲一口,见祖父喜欢,他乐上加乐,扭着小手说道:“等我再大大,还可以香加福。”

“咦?”老王让从云端打回现实。觉得奇怪啊:“现在不能香吗?”

萧战不无遗憾:“岳父说太小不能香,大了才给香。”

老王气得嘴唇哆嗦几下,好你个袁训,你这是防着我孙子……我孙子他才多大!

他和加福,一个六周岁,一个五周岁,分明两个还在懵懂的孩子。再说他们是夫妻。

这自己要是不回京,孙子还不让他欺负死!老王火上来,你忠毅侯是老夫帐下出来的,跟老夫玩心眼子,你早得很!

他是不会教萧战一定去香,这实在不算招数。老王是先把孙子哄睡,开始想主意。

早在去年接加福,就看尽忠毅侯的脸色,这口沽气还在,这就一并蹿出来,这就一起的打算还给他。

老王就是老王,在老王妃来睡的时候,已经有了一个让忠毅侯吃瘪的主意。

……

袁训到衙门后,先把公事办办,再把宋程叫过来说完话,已经是下午。这不是着急的事情,就让宋程明天一早离开。

到晚上,准备去接加福,另一个侍郎荀川走来。他满面热烈:“新开的酒楼,我亲戚家的,菜地道,袁大人请捧个场子吧,我请客。”

同僚之间不好推辞,袁训说不要太晚,荀行答应:“知道您还要接小姑娘,吃几杯就走。”

出门的时候,把全衙门的人都叫上,十几个人带着家人过去,坐了一个大包间,能放三张桌子。

袁训的意思喝过三杯就走,但是荀川格外客气。殷勤的挟菜,没口子的说着:“袁大人,您尝尝这一块大肉,这是独家的方子。”

“袁大人,再请喝一杯,您是我们大家的上司,以后凡事还要您多多关照。”又改动同僚:“列位,袁大人年青有为,我是在军中亲眼到。咱们有幸能到他手下做事,三生有幸三生有幸。”

袁训就纳闷,这家伙以前没这么谄媚不是?以前他就是对着梁山老王也没有这样的低声下气。

好听话人人爱听,袁大人晚上只有一件事情是接女儿,这是和亲家置气,不是十万火急的军国大事,也就欣然吃了,同来的十几个人一起敬他,荀川吹捧袁大人酒量从来是高的,我亲眼所见,袁训就把十几个人的敬酒全吃了。

包间里,前半段是荀川一个人口沫纷飞:“除老王爷以外,独有袁大人是我平生佩服的人。厉害!那石头城打的!厉害!那板凳城进的!厉害,那…。”

已经有人背后嘲笑和嘀咕:“这一位背后有老王爷,天天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今天这是老王爷让他服软?”

“他再横,也是老王爷的家将出身!袁大人的女儿,是梁山王府以后的王妃,是他以后的主人,他敢不巴结!”

取笑归取笑,这些人也就不笨,能和尚书同桌吃饭机会难得,一拥而上巴结袁训,或乞怜或恳求或拜求,让袁大人说说他当年的英雄事迹,让这里有福的人更添耳福。

喝酒的钟点儿总是过得快,等到袁训想起来一定要走的时候,天色已过二更。

关安把马车赶到酒楼下面等着,荀川送他下来,目送主仆离去,在荀川和外人眼里,关安和袁训是一对主仆关系。荀侍郎笑得好似猫儿偷吃了腥。

梁山王府的门一叫就开,袁训在路上散了散酒,怕薰到女儿,又反复的用帕子拭过面庞,往里面进去接加福,二门内陈设露天的小石桌子旁,老王不无得意的等在这里。

袁训还没有想到,反而笑了笑:“我今天来晚了,有劳老王爷还在等我。”

对熄了大半灯火的静谧内宅看看,觉得不进去最好。陪笑道:“我在这里等着,有劳老王爷打发人进去,把加福接出来给我。”

老王抚须,眸子发亮:“加福睡下了。”

“什么!”袁训脱口而出,背后寒凉上来,心里闪过两个字,上当!

上了荀川的当!

难怪一直奇怪这家伙硬骨头,不是爱巴结的人。今天他满嘴里阿谀,简直像变了一个人。

荀川是老王爷的家将,袁训笼络他像挖老王墙角动不得,也不拿他当成作对的人。

这就不防备,结结实实吃这一个亏。

尚书大人面色变了又变,老王看在眼里,心里那是个乐呵。

尚书哪里是一挡就退的人呢?袁训忍忍气,坚持道:“那让人抱她出来,我抱她回去。”

老王哈哈一声笑,把静夜划破。接下来劈头盖脸,把袁训好一通的训。

“年青人,你跟老夫比心眼,你不自量力!加福是我家的人,住在我家理所应当!凭什么你说接就给你接!天天给你接,你接的得意是不是!我们是奉旨接加福,轮不到你猖狂!”

尚书能屈能伸,不作声听完:“您骂完了,可以把加福还我了吧。”

老王那个得意,这就全飘到脸上:“实话对你说,加福在我儿媳房里睡下。要是在我老夫妻房里睡下,我带你进去,你是个子侄,老妻不怕你看。如今你怎么进去,今晚你死了心吧!”

袁训忍无可忍,又有了酒,一跳起来:“岂有此理!”

老王鄙夷:“岂有此理的事情太多!你看看清楚,老夫我在京里,不是你想糊弄就糊弄!”

袖子一摆起身:“你要是不怕丢人,请请,你自去我儿媳房外讨人吧。天晚了,老夫我不奉陪,我要睡去了。”

对家人吩咐:“侯爷要是睡这里,好生招待。”说完,他走了。

袁训在风中蒙了好一会儿,荀川这会儿要在面前,一定上去拳打脚踢。但荀川不在,袁尚书有气没有地方出,不甘心地跟上老王还要理论,把白天的心事想起来。

叫住老王:“等等,我有话说。”

……

第二天一早,兵部里还在津津乐道昨天的吃请。见荀川进来,都来奉承他,说昨天算个大乐子。

荀川就同他们在院子里说短论长,有一个人一抬眼见到:“大人来了。”

有昨天的酒盖住脸,都觉得尚书好生亲切,忽拉过去问安,胆大的问昨天睡得好不好,试探的想回到昨天的话题里,说酒不错,就见到尚书大人面色往下一沉。

荀川是心中有数,旁的人是不明就里。脑海里是昨天热闹,眼前是冰霜雪面,都坠入云里雾里之中时,见尚书勃然大怒。

“虎”,身子带风转向荀川,开口就是大骂:“不用心为官,就会歪门邪道!有这歪心思放在公事上面多好!……。”

下面一通大骂,跟梁山老王昨夜骂尚书一模一样。

有几个同事胆子小,见到尚书血山尸海的杀气蒸腾而出,差点摔倒在地。

上官在震怒,大家一起垂下头。有的人在心里诽谤,不过仗着太后罢了,这荀侍郎虽然官职不如你,如何能当着众人的面大骂,让他脸上怎么能过得去。

有的人则是趁心,荀侍郎你马屁拍到马脚上去了。

有几个别的衙门官员来往公事,见到这一幕也吓一跳,小心翼翼避在旁边等着。

都为荀川觉得脸上难过时,袁训也还是骂足一刻钟。带着余怒,重重哼上一声,负手走进公事房。

他黑脸吓人,杂役送茶手都是打着颤,大气不敢喘一声退出来。

都好奇这是怎么了?杂役没资格去昨天的席面,也由今天早上大人们的谈话里听说昨天吃的痛快。

杂役也暗想这是拍错地方,这会儿闲,他去打听内幕。

荀川正在公事房里叫屈,把他当将军时的泼皮蛮横也使出来:“我哪点儿对不起他!他是王爷的亲家,我看着王爷给他脸面。这官做不下去了,这当着人扒我的脸面,我要不是看着王爷,老子拍屁股走人!”

正骂着呢,袁训出现在门外,又把荀川一通臭骂:“别以为你背后有人,我就不敢动你。你不干赶紧滚!”

荀川气得脸红脖子粗,最后让同僚们劝住。昨天吃了他的酒菜,今天落井下石也好,幸灾乐祸也好,真心帮忙也好,都得有几句话出来。

商议出一个主意:“你讨件公事,城外避几天。等风头过去再回来,强过于此时在他眼前出现。”

荀川装着无奈:“好吧,这不是家有老小要吃饭穿衣,老子真拍屁股走人。”

去见袁训,袁训准他出京,荀川走以后,也有人笑话他:“一个衙门里就两个侍郎,他要是真舍得走,对咱们倒是福气。”

荀川打马出城,半路上把宋程截住,宋程转回京中,他往周边巡视不说,顺便的当着人把袁尚书回骂一回。

……

晚上,萧战和加福等在二门,加福刚离家不习惯,有些担心:“爹爹不会又不来接加福吧?”

萧战笑眯眯:“岳父晚上要是还有事情,福姐儿,你还睡母亲房里,我唱儿歌哄你睡。”

加福尖尖小眉头:“那只能这样了。可是,加福今天想回家。”

好在很快父亲过来,加福兴冲冲到马车下面,仰起小面庞追问:“爹爹,你昨天吃多了酒是吗?”

袁训把女儿搂在怀里舍不得丢,比平时抱得紧,加福感觉出来,也把父亲抱得紧紧的。

小身子到怀里,袁训有失而复得之感。一夜没见,嗓子有些颤:“是爹爹不好,以后爹爹晚上再也不同人吃酒。”

加福亲亲他面颊:“加福不生爹爹的气,祖父说爹爹应酬是大事情。”她说的祖父只能是梁山老王爷,袁训一口气呛到嗓子里,气又不打一起来。

不好和萧战撒气,到底他是个孩子,这就把女儿安置在车里,在萧战的依依惜别之下离开。

出王府几步,叫上一声:“加福,你坐得稳不稳。”加福答应上一声,袁训心里才能舒坦。

好在加福很快背起兵书来,在外面随时能听到,袁训从没有这样喜欢过女儿背兵书,同她一起背,父女其乐融融进家门,一个在车里面背,一个在车外面和。

宝珠在房里接住父女们,看出丈夫高兴的不一般,拿他取笑:“哎哟,我正等着梁山王府再打发人说留下福姐儿,侯爷倒接回来了。”

袁训一手抱着女儿,到房里也不肯放。另一只手在女儿身后晃晃拳头。

加福不乐意了,对母亲伸长小身子,香上一香就伸手到她怀里,软软的道:“昨天加福等爹爹呢,加福没有说不回来。是那府里祖母说洗洗再等,后来婆婆说坐床上等,爹爹会来抱我,后来加福睡着了。”

袁训阴沉着脸问宝珠:“梁山王府昨天什么时候打发人来说留下的?”宝珠乐不可支:“晚饭还没有过,就说留下加福。”袁训在宝珠面颊上拧一把:“你是个呆子不成,天还没黑,你不知道去接!”

宝珠呼一声痛,又继续看笑话:“我和母亲祖母打了赌,我们没有一个看好你,都赌老王爷赢。”

把个手板儿摊开:“给钱吧,祖母、母亲和我一边儿倒,这就没人付银子。只等着侯爷给几两。”

雪白的手指还勾上几勾,跟宝珠瞟呀瞟的取笑眼神儿一模一样。

袁训向那手心里一打,宝珠嘟嘴儿收回,嘟囔:“不给钱还打人。”抱着加福往外面去:“咱们去看祖母,不和小气爹爹说话。”加福才不肯,先纠正母亲:“爹爹从不小心,”笑靥如花在母亲肩头招小手:“爹爹跟上。”

袁训眉开眼笑,从后面跟着。

老太太和袁夫人见到加福也喜笑不停,问问加福受到的招待。加福说得很清楚:“婆婆夜里叫我吃奶,给我喂水,战哥儿和祖父母睡,他看着我睡下走的。”

袁夫人也拿儿子取乐:“你可以放下心了吧,平白无事和亲家王爷就拌嘴去了,幸好人家不同你生气。”

袁训耸耸肩头,我和他生气就是。

尚书吃一回亏,过上几天才缓过来。于是他另一个名声再次流传出去。

“晚上不要请袁尚书吃酒,他说接女儿是头一等大事。”

梁山老王对此名声嗤之以鼻,老夫且放你一马,等你小袁自己的事情办完,再和你算账不迟。

不能亲亲?

梁山老王什么时候想起来,什么时候打袁训的心都有。你防着我孙子,你眼睛里没有老夫在,不给你多吃几个苦头,你青年将军就炫耀去了,不知道老夫我一生征战的厉害。

……

水家兄弟慌了手脚,父亲算计好的发难忠毅侯,没想到把自己送进去。他们一面营救,一面痛恨,一面还要为宫里水嫔操心。

水大人在京里安置的确定有人,要是把他抓来,水家兄弟知道父亲这一回不死也掉半条命。

走私在哪个朝代都是大罪,他们家又在多事之秋,内宫里没有人无人说话。

兄弟们太恨了,又熟知父亲的计划。一旦发动,环环都要引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两个人合计一下:“下一步开始。”不扳倒几个难出心头恶气。

这是把兄弟俩自己的官职也不管不顾了,当下说定,各自出去安排。很快找好人手,这是水大人早就收买好的,只是提前几年让他们动手。

他们彻底放弃易家,易家是把牛大牛二偷着埋葬,结果运送碎尸出城的时候,忽然盘查,打开来一堆碎人,当场抓上顺天府。

她们是想攀扯谢氏和石氏来着,奈何牛大牛二的妻子不知怎么得到消息,来认人头,当堂成为苦主,要她们偿命。

不到三天定下斩立决,送进宫给皇帝勾决,按惯例秋分执行。谢氏石氏拍手称快,约好去看。

……

四月,袁训严阵以待,宝珠也不敢放松。这一天正和媳妇们在说话,有人回话:“田光带一位姓邹的来见。”

宝珠忙让进来。

求票票。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