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自然/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面对太子的笑谑,萧战可以不理会。只有为加福买东西这事情上,还是不能放过。对太子眨巴眼睛,皮厚地反问:“我是不讲理,等下拿出好东西,太子哥哥会让给加福是吗?”

太子对房顶子翻翻眼,真是遇到萧战,什么风度仪态全都存留不住。心里想着看你这句话也说得出来,嘴里道:“那可不行,我是给你姐姐过生日买东西,你呢,战哥儿,加福不过是平时的穿戴罢了。”

萧战乐了,抓出一个理由:“祖父给我们买的,就是大姐生日那天的穿戴!”

梁山老王笑呵呵,他的孙子从来反应快,回别人的话从不落后。

但在太子这里赢不了,太子更乐,面对全神贯注盯着自己的萧战含笑:“那我来问你,到那天谁是寿星?”

萧战眼珠子乱转,太子忍住笑等着。萧战没办法回答:“大姐是寿星。”太子笑道:“正是这样,”下面一句加寿是主角还没有说出来,萧战飞快的道:“但加福是妹妹啊。”

小王爷骄傲地宣称:“姐姐应该让着妹妹!”老王爷和太子一起大笑,就在萧战以为太子殿下同意的时候,太子和他缠不清楚,对梁山老王爷解释:“寿姐儿这个生日母后也去,所以我来看看稀奇的东西。”

梁山老王爷目光一闪,听得懂皇后也去的份量。这两年里加寿为皇后出力不少,这算是头一回把皇后请出宫,太子殿下这是为感谢,老王爷理解的点一点头。

他这一点头,萧战傻了眼。六周岁的战哥儿再聪明,和十四周岁的太子差得太远。见到祖父是答应出让好东西的意思,萧战小心眼子里怎么能服输?

飞快的,他又是一个主意出来。走到太子面前,小手拧着,黑脸上可怜兮兮。

还没有说话,这表情先把太子逗得要喷茶。刚捧的茶赶快放下,免得喷萧战一身倒也不错,但顺带喷上自己。

对萧战太熟悉,太子摆出对嘴的姿势,双手按膝正坐,就是面上嘻嘻不太相衬:“战哥儿你说吧,今天大战三百回合是不是?还有你这是什么表情,嗯,让我猜猜,你要是对我哭,我也不会答应。”

萧战大摇脑袋:“祖父说若要成名,一战即可,不用三百回合。”老王颔首,打算等下给加福多买一样。

接下来,萧战再道:“我也不会哭,但是我会这样,”把个眼睛挤巴挤巴,太子就要大笑时,萧战弱声弱声地道:“这一回就让加福穿戴的好吧,因为过上几年,我们都大了,加福是怎么也不能越过大姐的。”

梁山老王微笑,太子大为吃惊,笑声噎在喉咙里,卡上一会儿,嘟囔一句:“这一句亏你想得出来。”

萧战扮不下去了,恢复兴高采烈:“我扮得好吧?太子哥哥你这是答应了吗?”

太子对着他无话可说。

答应是不能答应的,但看在萧战这种出了名“不讲理和霸道”的人也能装可怜,太子殿下让一步:“好吧,请老王爷带着你们在这里看,我换间铺子。”

老王和加福起身送他,萧战黑着小脸儿在后面嘀咕:“这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

端午节的前一天,是采购东西最热闹的一天。有钱的人家早早地就办好过节礼,亲戚家里有送有还。但平民们平时忙碌,大多在节前面的一到两天开始采买。

伙计去告诉掌柜的邱四:“大东家来了。”邱四乍一听不敢相信。

他的大东家,是忠毅侯夫人。侯夫人好些年不在京里,邱四是后来聘请的掌柜之一。

拜见过,平时归总掌柜的管。这总掌柜的是只管京里铺子,有事要往万大娘子红花处回话。

原来的总掌柜孔老实年纪已久,听说最近生病,平时已不怎么出来。红花不在京里的时候,侯夫人也不怎么直接过问铺子,有事情要往文章侯府请当时的世子奶奶、现在的侯夫人拿主意。还有一个东家是常府的五奶奶,但玉珠更是甩手大掌柜。

掌珠对外面行情拿不好主意的时候,各铺子掌柜自己作主。

今天是最忙的日子,说一声大东家来了,不由得邱四露出茫然,过节的日子她不在府里忙活,也要忙着进宫侍奉太后不是,卡着这个节骨眼上来,也打扰铺子上做生意,掌柜的总得应付她,难道是有事情?

邱四不易察觉的皱皱眉头,天热,在后院子乘凉外衣解下,这就把衣裳理周正,往前面门面迎接。

见好几辆车把铺子堵得严严实实,其中一辆华盖马车灼灼夺目,刺得邱四面皮抽几抽。

从侯夫人宝珠进京,他一年拜见的次数一个巴掌都不到,但每回见到,不管是从丫头娇艳上看,还是车驾精美上看,邱四都有不敢直视之感。

这位夫人是侯爵的名称,享受国夫人之制。邱四暗叹,寻常的人几辈子也修不来。

生意场上结交到人,听说是这家的铺子,那是都趋奉。为什么?家世赫赫有名。

见宝珠下车,邱四不敢怠慢,也不敢上前,跟在丫头后面回到后院。大槐树下面摆小桌子,有一个小茶壶,风不请自来。宝珠看了看没有说话,以她身份在这种地方,再热也是到房里去坐。

跟来的丫头婆子们不少,轻黄淡粉衣裙把房门外面空地占住,跟来的四个家人就叉手排列到日头地里去。

五月的天气,汗水涮地下来,但他们面无表情,没有一个人觉得苦或是累。

就这份儿本份,不由得邱四伸伸舌头。看着伙计把热茶送上来,他接过亲手送到房中。

丫头放到宝珠手边,宝珠从来不喝。也不是为茶水来的。见邱四面前恭候,宝珠慢慢地道:“最近进的都是什么货?”

“回夫人,进的是节下动用的东西。”邱四哈哈腰。

宝珠眼眸在他面上一转:“我许久不来,你说说看都有什么?”邱四觉得诧异,贵夫人还肯过问这不大不小的铺子吗?但东家问话,他只能回答。

“端节下用的东西,艾草粽叶江米咱们都不办,龙舟的饰品,五彩索、香囊荷包……”

有一个丫头把他打断,宝珠和气,她尖声厉色:“一直以山货为主,怎么还有这些?”

邱四吓一跳,认上一认,更大吃一惊。见面前的这个人哪里是丫头打扮,她分明是妇人发髻,淡红色衫子明丽照人,站在丫头队里,邱四所以没看出来。

这一会儿她说话不客气,邱四认出来,赶紧的上前见礼。因为慌乱,所以没有掩饰,比见侯夫人宝珠还要客气。因为这个妇人不是别人,正是邱四的现管,现在京里的万大娘子红花。

见县官和见现管从来是不同,邱四打一躬额头几乎碰到地上,说话也谦卑,惹得红花不屑地冷笑,就更不客气。

喝命他:“不必行此大礼,我只问你,多出来的货物可曾上帐本子?可曾送给孔掌柜的看?”

邱四心想孔掌柜的七病八歪,去年看他一回,气色好似随时要去,今年谁还会讨他主意?万一问错了,他是个病人他不担责任,具体办事的各掌柜们可就说不清。

如实的回话:“孔老掌柜的一天几回药在用,太子府上照顾他,给他专门请太医,年前太医就说不中用,怕他犯糊涂,不敢问他。”

红花愈发冷笑:“那你自己就敢拿主意不成?”邱四陪笑:“有事只问文章侯夫人。”

宝珠往窗外一瞥,邱四看在眼里,摆出殷勤面孔:“夫人要对帐,小的这就打发伙计去请侯夫人。伙计们跑惯了腿,让他们去最合适。”

宝珠看看红花,红花也看看宝珠,她们俩个都不说话,邱四就当她们答应,往外面就要走,红花叫住他:“去哪里?”

邱四陪笑:“小的去叫伙计张扬,他跑得快,文章侯夫人也就能来得快,不让侯夫人多等不是?”

话音刚落,外面有伙计回话:“回夫人,文章侯夫人到了。”宝珠和红花都微微一笑,眸光不离开邱四。邱四猝不及防,忍无可忍的哆嗦一下,随后,很快稳住。

对宝珠再哈一下腰,陪笑:“您还要不要请常五奶奶,让张扬去叫,他跑得快。”

宝珠瞄一眼红花,红花回话:“请三姑奶奶做什么!”邱四紧紧闭上嘴,很快,在掌珠进房以前,飞快又陪笑:“也是,恰好张扬有货物要送,不用他,我还打发他送货。”

边说边要往外面走,宝珠叫住他:“跑得快的伙计,我要见见,带他过来。”

邱四手指死死掐住手心,咬着牙挤出一声笑:“是。”

他出去,掌珠进来。坐下就问宝珠:“你今天得闲?有功夫逛铺子?也是的,三妹和我常说你也来看看吧,虽说这没有你那几间铺子大,也有你的股本。”

宝珠忽闪下眼睫暗示她:“闲呢。”掌珠觉出来,还没有问,见邱四带进一个伙计,生得眉清目秀:“这个就是张扬。”让张扬见过东家。

宝珠冷淡,像是对张扬又没有兴致,但是不让他离开:“送货物交待给别人,让他留下,等会儿有使唤的地方。”

邱四不敢说不,张扬也现出不安。

外面的伙计见到都纳闷,到柜台那里私语。“东家今天来查帐?”

“咱们这铺子不大,一年挣的银子远不如田产上的进项,这有什么好查的?”

“看着不对呢,一本本的帐本子抱进去。”说话的人悄声道:“列位,这会儿能松口气。你们顶着,我去让方姨太太和禇大娘子过来,怕是有人告她们的黑状不成。”

一个老成伙计摆手:“你想多了,方姨太太是东家的亲戚,一个月里有二十天住在侯府,以我来看,东家不是针对她们来的。”

说话的人陪笑:“列位知道去年方姨太太进京,报报家乡,我们是一个地方的。再说她帮着料理咱们几间铺子上的饭食,干干净净不说,冬天肉汤分量足,夏天瓜果也给得好。报一声儿吧,东家都到了,她们还闲在家里不好。”

大家就行个方便,让这伙计快去快回,免得东家一会儿查伙计,独你不在,这是做好事反给自己惹是非。

伙计道:“前天我问过她端午怎么过,她说头一天收拾家里,第二天往侯府里过,她们今天在自己家,不远,帮我照应着,我就回来。”说过出去,过不了两条街,就是禇大的旧房屋。

见门半开,伙计试探的探进身子,问一声:“方大娘褚大嫂?”方明珠走出来,发上扎着布巾,手里抓着扫帚:“是吕兄弟?你不在铺子里怎么来了?”

“大东家忽然过来,这会儿正在铺子查帐。我抽个空子来说一声,方大娘经管着吃饭的银钱,要不要过去候着?”

方明珠哎哟一声:“怎么?侯夫人去查账?”慌手慌脚就对里面走:“娘,快出来,别收拾屋子,宝珠查账呢,赶紧的你管一部分钱,赶紧过去。”

吕伙计咧一咧嘴笑,觉得自己帮上忙,欠欠身子:“就来哦,我先走了。”方明珠又谢他。桌子上摆着待客的鸭蛋粽子,抓几个塞给他。

吕伙计匆忙回来,见铺子里正好来一波客人,忙上前招待,把衣着不俗的客人往上房里引,就听到“啪”一声,好似在拍桌子。

铺子都临街,客人就没有听出来,还以为外面的动静。伙计是有心的人,分辨一下,这是侯夫人坐的那房里传出来。得空儿扫一眼,见家人林立什么也看不出来,伙计先去招待客人。

他没有听错,房里,宝珠沉下脸,掌珠气得浑身发抖,是她拍的桌子。

邱四和张扬面对土色,眼珠子瞟过来瞟过去看地上一箱子货。

箱盖打开,里面装的过节东西以外,中间一大包袱的雪白花花,是没有碾过的粗盐。

怕影响进出的客人,掌珠压下一半的嗓音,一半的怒火也就压到心里别提多难过。

“这是哪里来的!这是你从什么地方进来的!”掌珠怒不可遏:“邱四!你不是新来的掌柜!枉我信任你这几年!你贩卖私盐你自己去,不要在这铺子里!”

古代盐铁铜等,由官府治理。要卖盐不是不可以,要有盐引这种东西,否则就是违法,一些朝代视贩卖的多和少,有杀头的罪名。算走私的一种,所以掌珠愤怒。

面对这一箱从仓库里现搬出来的东西,邱四无话可说。他跪地求饶:“夫人饶我这一回,要说私下里挣钱,这是没有的事情。这是常有生意往来的大客户,说货物进得多,暂时没有找到地方存放,问我借仓库用上几天,说好月底一定搬走。”

红花按他脸上啐一口,指着鼻子骂道:“烂你的心肚肠,你办出这种事情!今天是放盐,明天放造反的东西,你想害死人吗!”

这话把掌珠提醒,掌珠面色雪白,因为这邱四经常对她回话,她就没有看出来这个人不可靠。心如刀绞的痛恨,站起来对宝珠道:“我去各处库房里看看,”滴下泪来。

宝珠安慰她:“大姐不用着急,已经有人去查看。本来不用劳动大姐,但这是大姐经手管的铺子,我平白的处置人不好,才请你过来。”

掌珠泣泪交加:“妹妹不用劝解我,这个人是我经手提上来的,叫我过来是对的。虽说妹妹安排人一定妥当,但我这会儿急上来,我得去看看,亲眼见到各处库房没有事情才能安心。”

再瞪一眼邱四和张扬:“这两个,一个是主谋,一个是跑腿的,就由妹妹发落,这个不用问我。”

宝珠也就答应,让掌珠去看看安然无恙,过节也安心。掌珠出来,加快步子出铺子,见外面进来一对人,方姨妈和方明珠也是急步进来。

两下里一照面,因为心里各有着急的事情,竟然没有愤怒啊旧事这些上来。

掌珠出来一个笑容,方姨妈和方明珠也一起笑:“出去啊?”掌珠就道:“库房看看。”方姨妈和方明珠点着头,三个人擦身而过。

丫头随后跟上,掌珠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心急如焚邱四做下的事情太大,只想着这是针对四妹夫,坐车走了。

方姨妈母女和伙计再打过招呼,直到通往后院子那道门时,母女同时站住脚,眩惑的往身后看。

就这样算大家重新见过面?就是这样的简单?不是理论她掌珠以前看不起母女们,打小儿就认定姨妈是打秋风的,问题是姨妈打秋风也没有打你家,老太太都不说话,你小人儿家凭什么!

方姨妈张口结舌,以前对掌珠的憎恶,和刚才对掌珠的满面春风在心里撞击,她问女儿:“刚才没有人走过去吧?”

方明珠也迷糊上来,刚才那个一定不是表姐,表姐才没有这么客气。她道:“没有,咱们看花了眼!”

不说这一句还好,说出来母女们心头一震,都明白真的,她们是和掌珠说过话。

“唉,”方姨妈叹气。

“怎么这样,”方明珠叹气。

嘴上是这样的说,其实母女们心里都有一种依恋上来,似繁花系蝶,因为有美好的地方。她们没有去想这繁花的名字叫亲情,急急的去见宝珠。

……

邱四在地上砰砰叩头,额头一片的青出来:“求夫人不要把我送到衙门里去,小的还有家人老小等着养活,是我贪心,我贪了钱……”

宝珠慢条斯理的打断他:“你不仅仅是贪心!就在刚才我进来,你还几次三番的想让张扬离开,是为什么,你自己说。”

邱四偷眼看看四面站的人,万掌柜娘子是厉害的早就知道。她身边站着她的男人万掌柜。这个也是厉害的,邱四是由家里铺子上别的掌柜嘴里闻名而没有见过。

但是认出来外面站在日头地里晒出汗的家人里,有他一个,邱四有眼前一黑的感觉。

这说明侯夫人治家甚严,对这么大的掌柜也是规矩森严,回想到自己的身上,让他惧怕增多。

还有方姨妈母女数落着他骂,说他没有良心。人人喊打,邱四走投无路,不得不说实话。

他灰头土脸:“夫人想来已经猜到,才把张扬留下来。我没想到夫人过来,您又查验进的货,我本想打发他出去,他跑得快,把库房里的货挪个位置。”

宝珠不动声色:“你准备往哪里挪呢?”

“这货是大客人给我银子,让我帮忙收留。夫人您在查验,小的还给他就是。”

宝珠微微地笑了,叫一声:“邱四,你知道他的来历吗?”邱四犹豫一下,终于在宝珠的眸光中彻底认错,他头也不敢抬:“小的知道。”

“你是明知道他要陷害侯爷,你还收留他的东西!你收他多少钱!”宝珠怒斥。

邱四结结巴巴:“一千两银子,他许给小的离开京城,”方明珠气得又大骂起来。宝珠抬抬手,方明珠闭上嘴,宝珠招一招手,红花走上前来,取出一张大额银票,上面写着,两千两。

邱四傻着眼睛,宝珠淡淡:“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我要你怎么做,这钱,还有我放你走,同行之间不毁你的名誉。你,把东西给我送回去!送到他的库房里!”

……。

当天晚上,方姨妈和方明珠睡下来,在她们中间的褚大路呼呼入睡,母女们心潮起伏睁着眼睛。

“明珠,你说咱们也没有看出来,咱们对不起宝珠吧。”方姨妈这样道。

方明珠道:“是啊,咱们对不起掌珠。”

方姨妈停上一停,见女儿没有意识到说错话,又问她:“不是我不愿意陪老太太轻闲,是不做活白吃饭可怎么行。亏得宝珠在京里也肯给咱们事情做,又不用天天去,指点下面的人什么季节买什么菜,不亏着伙计们就行。你说宝珠好吧?”

有团月色透到纱帐上,方明珠目光游移在上面,喃喃道:“是啊,掌珠也没什么不好啊。”

又一次,方明珠叫错名字。

……。

文章侯府里,掌珠轻轻拍着熟睡的儿子,还在对韩世拓生着气:“亏我还想着到秋天,把另一个铺子也给他管,他就这样对我……”

韩世拓揉眼睛:“四妹妹不是撵了他,明天过节亲戚们多,你睡吧。”掌珠就没了声音。

就在韩世拓就要睡着,掌珠气恼的又道:“气死我了……”韩世拓一睁眼:“你快吓死我了。”

他怕吵醒儿子说话声音不大,对走神的掌珠丝毫没有影响,掌珠气恼地又道:“小时候那么讨人嫌,这长大了怎么不讨人嫌了呢?小时候划花我的衣裳,跟我抢祖母的疼爱,这今天我还同她们说话,我是傻了不成?”

韩世拓省悟,这说的是方氏母女。韩世拓暗暗好笑,总是亲戚还是想着的,她们进京到今天也没有见上面,今天是什么样的机缘竟然说上了话?

眼角见掌珠呆呆,故意问她:“明天过节,你的亲戚请不请?”掌珠啊上一声,韩世拓侧过身子来:“我说的是你的姨妈和表妹,说到底不是四妹的亲戚,她们是母女相依,你姨妈没有丈夫,你表妹丈夫又不在身边,过节理当你请来做客。”

掌珠忘记自己刚才的自语,黑了脸:“你要请,你就去请吧。”韩世拓好笑:“我已经请了。”

吓得掌珠猛地回过身子,抱到大床上睡的韩正经让打扰,梦中发出唔唔两声。夫妻忙先哄孩子不要醒,同时掌珠埋怨韩世拓:“你请的是谁?你什么时候请的,应该对我说一声。”

韩世拓懒懒:“我托四妹妹代说一声,所以你这会儿不用烦,明天就等着人上门吧。”

掌珠气呼呼转回身子:“我不烦,我就是纳闷我今天怎么跟她们说的话,我想不起来当时的样子。啊?”她愕然住了语声。

韩世拓哈哈笑了两声才忍得下来:“说实话了吧?一个人嘀咕半天有意思吗?说出来也痛快。”

掌珠回想一下,轻咬住嘴唇笑。既然韩世拓已经知道,掌珠越过儿子扯扯他手臂:“听我说完,今天是这样的……”

在一半的地方上,韩世拓发出鼾声。掌珠拧他一把:“装睡是不是?”韩世拓对她挤挤眼睛一笑:“是装睡,也是告诉你不用再说。这有什么好想的,这就算说开了话,下回遇到大大方方说两句,几十年的不和也就过去。”

“你说得倒容易。”掌珠真的不再说,累乏上来,很快睡去。

第二天过节,来的依然是褚大路。但对掌珠来说,也算安抚。

……

加寿过生日这一天,萧战一早过来。看着袁夫人给香姐儿、加福梳头,对旁边大荷叶翡翠盘子里摆的衣裳扁起嘴。

香姐儿对他扮鬼脸儿:“没吃到独食吧?大姐、我和三妹的衣裳一模一样。”

袁夫人笑容加深。

加寿因为身份的独特性,一向是姐妹中衣裳最好的。小六过生日,梁山王府过于打扮加福,太后看在眼睛里。

还有太子殿下为加寿张罗首饰,太后知道后把袁夫人请过去:“是我疏忽,三姐妹的衣裳理当一个式样。如今由着梁山王府办,就办出生分的事情。”

赏下两份儿衣裳和首饰,加寿的留在宫里,在今天穿戴好回来。

今年寿姐儿的生日是回自己家里来,对在宫里大红大紫的加寿来说,是难得的一件事情。

她一周岁出去离开父母,此后数年养在宫中。在别人看来她风光无限,其实她最在乎的还是在父母亲面前撒娇,说自己父亲买的东西不如小二叔叔给的好。

袁家加意办这场生意宴会,也让萧战有一定的误会,要给加福大费周折办衣饰。

结果办来了,却又不能穿。

萧战绕着盘子就东一圈西一圈,用转圈圈表达他的不满。

……。

皇后宫中,两年里难得的热闹。宫女们难得是轻盈的笑容,轻盈的转动身子。捧水盆送脂粉,看着皇后的面颊生出红晕,看着她在装扮下面恢复容貌。

对着镜子里的丽人,皇后不着痕迹的轻轻点下头,心思随即想到皇帝,今天他也在,皇后要以最好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让他看看自己没有倒下。

两年里他没有抚慰,两年间他歌舞升平……说不恨他怎么可能?皇后看向打开的匣子里,那颤巍巍的凤冠。正要说话,侍候的宫女看出她的心意,柔声进言:“已经打听过了,太上皇和太后并不是正装,皇上也是常服。”

皇后就要抬起的手落下来,用低不可闻的嗓音道:“是这样啊。”宫女笑盈盈:“听说是忠毅侯进宫里请旨,说太上皇太后皇上娘娘一起去为寿姑娘过生日,已是当不起。请常服驾临,以免寿姑娘折了福气。”

皇后苦笑:“我知道了。”

她听得出这是假话,是宫女得体的劝自己着装不可以郑重。也是的,太上皇和太后时常往忠毅侯府去,如果总是正装省亲,也拘住忠毅侯府。

皇后就遗憾上来,这是两年里她头一次着皇后冠服出现在别人面前。轻叹一声,不能用就算了吧。

她的心思不用猜就知道,宫女们要弥补这份缺憾,除去凤冠以外的贵重首饰流水似捧上来。

通报过,太子和加寿来接她,就见到一个灿然流彩的丽人,挂着许久没有见到的笑容,端坐在帷幔深深中。

太子和加寿一起欢声:“母后(娘娘)今天气色好。”

皇后就看太子,愈发的高挑,愈发的贵气天生,何尝不是好气色?还有加寿,大红绣牡丹的宫衣,那颜色正的把她面上红晕遮住,重新生出一层红晕。把小小年纪的她衬得国色和天香。

皇后难得的没有挑剔加寿什么,反而在加寿扯住她的右手,太子扶住她的左手时,油然生出欢欢喜喜,嗓音都灿烂几分:“晚了吧?咱们别落在太上皇和太后的后面才好。”

太子边走边躬身子:“说好的,咱们和太上皇太后的车驾一起过去。”皇后背上一紧,昨夜想的好好的见到太后泰然自若,这就不翼而飞。她把自己的不顺归结,总要恨上一个人。以前是看加寿不顺眼睛,现在是看皇帝、太上皇和太后。

她看加寿不顺眼的时候,还能有居高临下之态,因为加寿是她的晚辈。但皇帝、太上皇和太后,哪一个是她能不顺眼的呢?

真的这就要面对,不自在奔腾般过来,把她的全身袭罩在里面,步子也有迟迟之间。

如果出门的是她一个人,她就要犹豫地停下来。但左边有太子,右边有加寿。太子说过话,加寿正在兴高采烈:“娘娘咱们快走,我和太子往这里来的时候,太上皇和太后就要出宫,不能让等着咱们是不是?”

这是宫规,也是礼仪,皇后就让催促得着急上来,就着这急劲头儿,别的也顾不上去想。出殿门上宫车,太子把加寿抱上来,笑脸相对:“加寿陪母后坐车,沾沾她的喜气。”

不知怎么的,皇后松一口气。等她发现到自己愿意和加寿坐车时,只能用一个理由去解释,加寿爱说话,和她坐一路子的车,自己不会孤单,也就不会乱想杂心思。

宫门外面,果然太上皇和太后车驾先到。太子不敢怠慢地过来,陪着有几分慌张的皇后见驾,出乎皇后的意料,太上皇和太后让打起车帘,满面春风。

皇后回到车里,心里又放松几分,想想这是寿姐儿过生日的缘故吧,对加寿也更客气。和加寿说着话,听她回答家里准备的都有什么,把这一路子很快混过去。

安老太太等在大门外面接驾,听着山呼叩拜的声音,带给皇后久违的模糊幸福感。

她正要下车,见加寿凑过来身子,飞快地叮咛:“要笑哦,下车的时候一定要笑哦。”

车帘还没有打开,但日头有几丝在车里。小面容上的关切,俯过来的身子,清清楚楚在皇后眼里。皇后嗓子眼里有什么堵上,酸涩的依从:“好。”

然后一只小胖手过来,把皇后大手握在手里。是她握住了她。

这就下车的时候,加寿满面笑容,皇后笑容满面,大手扯着小手,下车不太方便也没有松开。高挑秀丽的皇后和胖墩圆乎的加寿姑娘亲密的出现在人前。

柳至早就到了,他带来柳垣等同心同德的家人。见到这一幕后,柳夫人激动的热泪盈眶,而柳至迅速叫过柳垣:“接过驾你就回家,让家里所有官职在身的人全过来,还有德高望重的长辈们,记住,不要空手过来。今天花的钱明天公帐上面领。”

柳垣也酸涩的嗓子,他心疼柳至就不能答应他最后一句话:“别说加寿姑娘能把娘娘请出宫,就是娘娘自己到来,家里的人也要都来侍候。还有最近出彩的兄弟们也要来。能见到娘娘安好,他们自己花几两银子也甘心。”

柳至眼睛只盯着皇后的脚步,没功夫和他理论这些,就一点头:“这话明天再说,接驾了。”

带着家人们,不用说个个心情难描难画,跪到袁家的身后。皇后身子一震,两年里她难得的见到柳至。

柳明既然是个坏蛋,柳至就是个护驾的好人。特别是他为了自己,带着全家跪到金殿前面请命,皇后不敢忘记。

皇后在此后一直想召见柳至,但一个是身子还没有好,一个是太子时常来回话,说柳至让人暗杀,事情繁多。就耽搁下来。

此时皇后含泪,本能的想对跪伏于地的柳至走过去,对他说上几句话,问一问寒温。

但太上皇和太后在这里,她跑去跟别人说上话,好似在展风彩,也算失仪。

好在她的手在加寿手里,从她身子一动加寿就注视她。见皇后神思不动,满面苍白有越过太后的意思,加寿把她拉住,晃动她的手,同时把一个大大的笑脸儿给她。

太子松一口气,见到皇后震动一下,初时有些眩惑,后来明白过来,迫不及待的给加寿也一个笑脸儿。

一对未来的婆媳你对着我笑,我对着你展颜,都有些面颊酸上来,但原地笑容满面,算没有乱动。

柳家的人是伏在地上,但略抬面庞,再跟着略抬起眼神是可以的,也一起松口气。把这一幕看在眼里,柳垣更是心头生出对家里人而言的得意。

看看,柳至是对的。幸好只有他一个人和忠毅侯动手,他顶着全家人骂他,阻止别人和袁家打斗。就今天来看,他正确无比。

柳家的人应该都有一样的想法,就在平身后,目光片刻不离开加寿和皇后。

见忠毅侯走上去,对着女儿张开手臂:“来,让爹爹抱抱。”加寿格格笑着,在这一会儿放开皇后,扑到父亲怀里,坐到他手臂上。

太后见到是欣喜的,但是嗔怪:“大姑娘了,以后不能抱了。”袁训满面的遗憾:“真个是的,怎么一晃眼就大了呢?这抱一天少一天,能抱一天是一天。”

膝下站着另外两个女儿,袁训弯下身子又抱起加福。对香姐儿歉意:“等明天姐姐就不在家,三妹也去念书,爹爹单独抱你。”

这话是实情,香姐儿就答应着好,小手拧住父亲衣角,看上去忠毅侯左手一个,右手一个,衣下还有一个,好一个拖家带口的人。

日光从父女四个人的面上掠过,把他们的笑容均匀的带离开来,撒向在场的每一个人。

父女们看去上亲密无间,加寿和加福一个在父亲左肩,一个在父亲右肩,正在嘻嘻哈哈,香姐儿仰着面庞和她们对答,袁训主要还是承欢,献宝似的这模样给太后看,太后乐得哈哈大笑,皇后的心头如遭痛击。

再一次的,她尴尬上来。

别人阖家的欢乐更带她不得丈夫疼爱的痛,有一刻,皇后忽然想离开这里,认为今天这顿酒宴必然刺骨刺心的过去。

她无力的就要扶上宫女的手,柳至对夫人使个眼色,柳夫人也准备上前去的时候,加寿在父亲怀里踢了踢小腿,一不小心踢到加福,加福哈哈笑着。

“爹爹,我要下来。”加寿说过,袁训舍不得的放下她。加寿对父亲行个礼,笑眯眯道:“今儿个晚上,太后准我不回宫,晚上爹爹好好的抱我,这一会儿让给二妹,我是主人,我负责招待娘娘。”

柳夫人就停下脚步,皇后也有依赖似的看过来。见加寿回到自己身边,又一次握住自己在袖子里的手,把一个大大的笑脸儿送过来。

此时驾也接过,大家都有功夫观瞧。见皇后赶紧的也把个笑脸儿给加寿,未来婆媳相对笑上一回,估计脸又酸了,加寿带着皇后往里面去。

太上皇和太后早就进去,老太太国夫人跟上侍候。皇后和太子进去后,别的人一起跟随。把呆怔的柳至原地落下,没有人的时候,他这才松一口气。

和太子殿下的一样长,一样的有劫后余生之感。

他看出皇后的不敢怠慢,迟来的喜悦和安心,让他的泪水也布满眼中。他不会哭出来,却在五月的毒日头下面一直怔忡。

直到执瑜唤他:“柳爹爹,请进去待茶。”柳至醒过来,见大门上除去门人以外,就只有胖世子和他在。

柳至知道失态,大步过去,脑海里有加寿和皇后的身影,握住执瑜的小手。脑海里有加寿和皇后的笑容,也把大大的笑脸儿给袁执瑜:“你还在等我?”

袁执瑜用另一只小手一拍小胸脯,骄傲全在面上:“爹爹说我是大人,我要帮忙接待客人。”小手一招:“柳爹爹请。”

这懂事而又傲气的模样,让袁训抱孩子们出现在柳至脑海里。他一把抄起袁执瑜,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时,把他抱到手臂上。往里面走,笑道:“请,咱们两个一起请。”

执瑜明白过来,到底是个孩子,有人亲厚他,他就觉得好。而抱他的人又是父亲嘴里放心的人,执瑜没有拒绝,让柳至抱着进去。

……

皇帝很快过来,他一个是今天悠闲,一个是嫔妃们借机邀宠。说为加寿过生日,她们不能出宫,把小殿下小公主们送到御书房,请皇上带出宫。

小殿下们是可以跟着太后的车驾,但这样一样,嫔妃们又能见到皇帝一次,她们何乐而不为呢?

有小殿下们等在外面,一个一个面有喜气,说着到了袁家怎么玩,皇帝的兴头让勾出来,想自己一直勤政,悠游半天也应当。

本来真的勤政,打算中午吃饭的时候再到,这就提前起驾,带着小殿下们欢天喜地的到袁家。

皇后见到他自然行礼,皇帝也没有多看她,场面呢,也没有皇后认为的,受到别人和气的尖刺,一直欢乐的进行下去。

这里面孩子们功不可没,孩子们中萧战功不可没。

太上皇太后皇上皇后的到来,让他们坐在正殿里。皇帝到来以前,萧战一个人就占据所有眼光。

皇帝到来以后,萧战正在变本加厉的时候。

大家都看出他的心思,看着他笑个不停。

“加福会背好些书,”萧战这样显摆。

“祖父说我家整个儿就是学堂,所以加福不用在家学里念书。”

太上皇道:“你这是抢风头,今天的寿星不是你。”加寿坐在皇后的另一边,陪伴皇后是她今天的主要事情,她就不能跳下椅子去和萧战争吵,就一直撇嘴一直撇嘴。

萧战对着太上皇嘿嘿,好似很难为情,没一会儿,又凑上来,小手一张,不由自主都要看他。

“加福会……”

皇帝都让他逗笑:“这个孩子太淘气了,”分明今天是加寿生日。

太上皇和太后上坐,皇帝坐到侧边,他的身边理当坐皇后,皇后让宫女引到他的身边。

无意中的一句话,能是对谁说呢?皇帝的另一侧又没有人。皇后也就道:“是啊,这孩子多可乐。”

说过心头一震,她就这样自自然然的接上话,好似夫妻回到以前。

应该有个黯然神伤吧,但正殿里笑声哄然出来。是钟南的等表兄弟撵萧战:“下去吧,我们都没有夸媳妇,就你爱抢光。”

萧战一本正经,把太上皇刚才的话活学活用:“太上皇说的,你们不许抢风头。”

太上皇大乐,又送他一句:“你这是假传懿旨。”萧战眼睛左瞟右瞟,寻思着要把这句话也送出去。

小些的孩子们也忍不住起哄,称心如意笑道:“哈哈,战哥儿又胡闹了。”小公主们笑道:“战哥儿,我们要和加福玩,不带你。”

萧战鼻子一哼,走到加福面前,对上加福,小王爷客气又和气。六周岁不懂什么叫温柔,不然可以拿出似水柔情。

“加福,咱们出去玩吧。”

加福说好,和萧战就要走出去。小公主们不乐意:“战哥儿你又把加福带走,”香姐儿跳下椅子:“追他!”

萧战拔腿就跑,加福原地站着笑,香姐儿等越过加福。讨加福是次要的,追萧战是主要的,一起追上去。加福见有趣,也就跟到后面去跑。

皇后扑哧笑出来,皇帝听到,用眼角瞟瞟她,随后让加寿吸引。加寿此时没有出去,但煽风点火不在话下。高举小拳头:“二妹,打打打!”

“打打打!”一群小姑娘高举起小拳头,一呼百应的紧跟萧战不放。

厅上的人都笑得前仰后合的时候,有人回话,报出一长串的官职:“通政司参议柳……”

袁训忙迎出去,太后微微点头,皇后的心再也不是忧虑今天好过难过,这些名字是她两年里没有听到过的,她鼻子一酸,又一次湿了眼眶。

在场的客人亲戚们到了不少,见到黑压压一百来号人过来,不仅有官员们,还有神采飞扬的少年,一看就不是纨绔那种。还有秀丽大方的姑娘们,从小到大都有。

小的是来陪伴加寿,大的是和忠毅侯夫人寒暄。都看出柳家这一次费足心思时,见他们让开,把中间数个白发苍苍的长辈簇拥进来。

太上皇哎哟一声,这有几位是他的老臣子,他情不自禁站起了身。

柳家的人山呼,叩见过太上皇太后,来见皇上和皇后时,面上都有了泣泪,泪光都放到皇后面上。

无声的目光,却有山海一般的呼啸。

皇后泪流满面,她知道这里面有拿命为她请命的人。太子对自己说过来劝劝,但也哽咽着挪不动步子。

这本是热闹的做寿,这一会儿变成泪眼相对泪眼。看着他们的人都觉得不能打断,但总是这样又未免失礼。

太后露出不悦,觉得这算失态时,皇帝也露出不悦,好似谁亏待皇后多少似的。孩子们再一次成了解围的人。

“打打打,”喊声中,萧战跑在前面,小姑娘们攒足劲头跑在后面。香姐儿平时是端庄的,小公主们平时是稳重的。但这会儿跑得小脸儿通红不说,香汗淋漓额头遍布。

女官趁机对加寿使个眼色,加寿早就想去,一跳下了椅子,小拳头举起:“打打打,我也来。”追了出去。

就是柳至也冒一身冷汗,清醒过来时,忽然听到太后哈哈大笑,皇帝也大笑出来。

那追打的人最后面,一个妇人抱着个孩子。满面鼻涕眼泪花花,小手举着,但是哇哇大哭:“打,追……呜噜呜噜,”正是萧元皓。

萧元皓也跟出来玩,他跑的还不利索,奶妈怕他摔就抱着。又怕摔到他,自己不敢跑快。这就落在最后面,萧元皓哭得鼻涕一把眼泪一把:“追……”

后面不知道说的是什么,太快了,又一次:“呜噜呜噜……”

太上皇也笑得腰弯下来,让一个太监过去:“你背着追快些。”柳家的人趁机整理好自己,在袁训指引下归座。

求票票。

接上昨天。

关于更新时间,在前一段有事变动以后,天又热,好几回差点颓废,有不能翻过来之感。所以不把置顶的评论,那个往十点上靠的撤下来。

都有体会,说什么做什么难以坚持,但有那评论在眼前,咬咬牙还是把恢复到上午十点。因为这是说过的话。

以后会不会有变动,尽力罢了。有几个作者敢保证长文更新不变?理解万岁。

就像昨天,瑞庆是四月产子,记成八月。回头又去翻找,重新改过。

以前构思需要一个小时的,现在需要两个小时。真的催促,越催越累。不催,不是也变过来了?这是自己抓紧的事情,不是催就出来。

更新在十点,但早写早发。适应一下灵活一下。十点不发,就出公告。

读者有工作忙学习忙的时候,作者也是人。等不及就第二天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