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一章,针对太子的争风/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淑妃把太后送回宫,太上皇沐浴刚好出来,太后回他水嫔许嫔伏法,太上皇只塌没下眼皮。

不管水嫔许嫔怎么认罪,说她们受到欧阳容的怂恿。也不管她们怎么喊冤说没有下毒,这携带毒药心怀怨恨跑不掉,死的不冤。

再说为皇权宫里死人不稀奇,太上皇没当皇帝的时候遇到过,当上皇帝的时候也遇到过,一个嫔罢了,家里官员也没有出彩的地方,太上皇左耳朵听,右耳朵出。

和太后去院子里纳凉,看着满天星光,太上皇询问的还是:“太子最近气度上有长进,加寿呢,书也看得不错,不得不说,天赋是聪明的。”

太后也道:“是啊。”

在他们的心里,重要性排第一的,是对方。排第二的,是皇上。往下则太子、加寿、重臣、亲信的奴仆。

.....

烛光下,太子手指捏得格巴作响,牙齿也咬出响声,眸子微有血红。他瞪着几张纸张,上面列明自太子参政后经手的人和事,都让人动了手脚。

冷捕头微垂头:“殿下,咱们险些大意。”

“不!多亏你警醒。”太子有庆幸。这些要是交到皇帝手里,太子不是中饱私囊,就是安插人手。

这两样都遭忌。

争宠,又一次是他心头波澜的起源,狠狠的给他一记重拳。他想有个人聊聊,最好是柳至共同商议。让冷捕头歇息,收到纸张出府。

见星辰熠熠,太子恍然大悟。担心其实多余,冷捕头是父皇留给自己,这是十足信任。

但现在府门口,回去突兀。见跟从出来,太子道:“去袁家。”跟从们堆笑:“寿姑娘应该没睡。”太子笑容满面:“有句话等不及告诉她。”

加寿是他正经的妻,太子是加寿正经的夫,小夫妻见面是常事。跟从们没多想,护送太子过袁家来。

角门内,恰好灯笼高挂。数个护卫列在门外,梁山老王牵着一匹马等着。马下面,胖墩墩三个小姑娘,加寿香姐儿和加福送萧战。

萧战小手按在胸脯上,认真问加寿:“今天你玩的好吗?”加寿欢声:“好。”

“我们玩了大风筝,钓了鱼儿,粘了知了,打碎碗,拔了花,掐了树叶子,还掉水里......”小王爷数自己的丰功伟绩,香姐儿噘起嘴:“不看大姐生日,不放过你。”

萧战说完,加寿还是点头笑:“谢谢你战哥儿,等你生日我也陪你好好的玩。”

萧战笑眯眯,心里美滋滋:“没有我,你怎么能玩得好!”加寿对他嘟了嘟嘴:“不许骄傲。”

萧战摆手装听不见,面对加福嗓音软下来:“今天咱们都玩了,明天早早接你,祖父说去长街吃薄皮包子,然后用心向学。”加福拖长嗓音说好。三姐妹面对老王行礼:“多谢祖父今天过来。”

三姐妹水晶般晶莹,老王暗自夸赞袁训会生好孩子,让她们起身。把萧战抱到马上,他牵着马,萧战不住回头招手:“福姐儿进去吧,仔细有蚊子叮你,让大姐和小古怪送我,蚊子咬她们好了。”

加寿和香姐儿叉起腰,把脑袋往前送,嚷道:“你又胡闹了,就只欺负我们。”

萧战嘿嘿的去了,只要他占上风,这就得意万分。地上倒影那身子左摇右晃,劲头儿一览无遗。

三姐妹正要进去,太子从墙角转出:“加寿。”他的嗓音也温柔无比。“咦,太子哥哥作什么来?”加寿歪脑袋猜:“明天要吃什么吗?”

太子握住她手,轻描淡写:“啊,我来看看你。”加寿不是多想的年纪,就带他进来。

香姐儿先回去,苦着脸儿:“我去检查毁我多少花草。”后面跟着奶妈,也劝加福:“三姑娘咱们去洗洗,侯爷夫人说小公主们还要你作陪。”

两姐妹告辞,太子不想进去见岳父母,角门内有个玉石桥,和加寿坐桥上纳凉。

“今天生日玩得好吗?”星月如入太子眸中,把他衬得英俊出尘。十四周岁还没有过生日的他,无声的诉说情意。

不管外界有多少恶毒,想想他的加寿太子就力量如山。他的加寿,又会淘气又会磨牙,又会分担又能出头。太子悠然,这是他的加寿,他以后的妻。

加寿还不懂,只说好。缩起肩头悄声:“有战哥儿捣蛋鬼在,从不会玩不好。”

星辉把她的胖嘟嘟隐藏,把她绝色的面容显露。她兴奋的说着说着,太子殿下笑着笑着。

微风吹过,地上一高一矮的影子重重叠叠在一起。

.....

“还不够,”柳至负手在自家的窗前,这样的想着。

透过雕花窗棂看出去,星汉闪烁无边无际,像小时候见到大门外报捷条子风中摇动。当年小,也觉得看不过来。

他曾为生在柳家自豪过,自豪于家里出许多的人才。在他幼年受柳丞相栽培时,更是根深蒂固柳家与别家不同。

这个不同的家如今在他手上,让柳家昌盛是沁到骨血中的任重而道远。

柳至不知道冷捕头给太子看了些凶险,冷捕头也不会告诉他和袁训。以柳至自己看全局。水家断了根,水大人在狱中待审,袁训不会让他难过。许大人看样子离斩立决不远。还缺点。

他的眼里依然没有欧阳家,哪怕他曾全家上公堂。他也不是现在就要欧阳阖家去死。只是从对皇后和太子的警惕力度来看,还来些风波更好。

人在风波中成长,皇后和太子也不例外。

“至哥,长辈们商议好,请您过去。”一个少年恭敬的出现于身后。柳至嗯上一声,随他到客厅。

白发苍苍的长者们默然:“按你的办。”柳至抬抬眼皮子,对侍立的男人们淡漠:“带他们来。”

十几个人绑着进来,知道不好过去,哭声震天:“我们错了,至哥,饶我们这一回。”

“至弟,”喊什么的都有。

柳至讥诮:“不敬父母不守妻子不管孩子嫖院子开赌场大胆收别人钱的时候,可曾想到过今天?”

修长的手指轻动,外面抬起不止一张春凳,数副板子。柳垣道:“好些年没动家法,板子坏的没修补,就这几副。”

柳至心头闪过一句话,丞相掌家几十年,就对外不对内。家法板子不够是小事,养出这些纨绔不应该。

“拿马鞭顶上。”

很快按人数取来马鞭,柳至冷笑发话:“为玩嫖院子,打到断条腿!死了不要了!为玩赌博,断条腿。收受银钱的,”

邪气的厉视几个青年,青年们缩着身子。柳至面沉如水:“要不是大家机警,今天全家进牢狱!”

“他让我们放到礼物里,没说是军机!”

“呸!他让你们去死,你们怎么不去!这样祸害留着无益!”柳至把手无声一斩,有人进来掩口拖出去,就在院子里能看到挣扎,很快没了声息。

柳云若坐在后窗户下面,听着父亲严厉训话:“家规添上,到年纪老实进学,到年纪下科场,不得有误,违者除名。为官要重官声,为吏要重清廉。谁敢不听,家法不容!”

唉,父亲这会儿又不窝囊废,但白天大包小包带着去袁家,偏生那会儿又是窝囊废不是?

明月悠悠,小小柳的小心思幽幽。

他不想回房,怕见到母亲说窝囊,母亲要骂。喜欢父亲这威风,倚在墙壁上,迷迷乎乎就要睡去。

有力低声把他惊醒:“把这消息想法子给欧阳家,让他们再来上一出,越闹腾越好。”

“至哥放心,咱们家大业大纨绔也多。有几个跟欧阳住吃酒是知己。”

柳云若睁开眼,见有力的人正是自己父亲。迷糊着,他把白天的怨忘记,开心大叫:“父亲,我在这里。”

柳至吓一跳,赶紧把另一个人打发走。抱上儿子看他兴高采烈:“父亲,你打人威风。”并没有听到话,而且他也太小。

柳云若小执瑜执璞一岁,和萧战同年,六周岁。柳至放下心,把他送回房里。

第二天,柳至也没有多想,柳夫人又忙忙碌碌,下个月就是太子殿下的生日,当月又有袁家二姑娘的生日。出于对加寿的感谢,柳家对香姐儿也不怠慢,打发两个体面妯娌见宝珠,请教香姐儿的喜好。

......

“红烟,再烹茶送上去。”红云从正房里出来,对一个丫头道。红烟说声是,走到隔壁的房间。小火炉上摆着茶吊子,几个俏丽的丫头见她进来,叽叽哝哝。

“那位金姑娘说中,咱们的水是城外的泉水。”

“邝姑娘压不住性子,不是好说话的人。”

最后一个道:“以我来看三个姑娘没有一个能可以陪伴寿姑娘,最后一位凌姑娘又高冷。”

红烟轻啐:“谁对你们说是给寿姑娘找陪伴?再说凌姑娘大方和气,高冷在哪里。”

说话的丫头把她带到耳房里,从这里能看到正房的一举一动。榻上坐的年青妇人是侯夫人宝珠,这是她的正房。

以宝珠身份,在自己正房里接待人,不是亲戚就是熟识。但侍候的丫头认得,来的三位娇花软玉似的少女全是初进京。

把红烟叫到这里来的丫头红雨压低嗓音,指着天蓝色衣裳的少女,她满面和气,抬手握茶碗,一顾一盼都有优雅。

红烟纳闷:“凌姑娘不高冷啊?”

“你看她的眼神,她对着邝姑娘在笑,但眼底有喜欢样子吗?”

红雨这样一说,红烟哦上一声:“像是有道理。”

“还有你看她对夫人,表面上很恭敬,其实带着打量。”红雨眼尖的又指出来。

红烟撇嘴:“她一个外地进京里来的,到咱们家里来拜见,为的就是巴结,她凭什么打量人?”

红雨瞄她一眼:“你好呆哦。”红烟又要啐她,红雨说声:“茶水好了,你送上去。”把她又带回去。

红烟把茶水送进去,宝珠亲手提壶离了席面,同时不动声色她要打量,看今天来做客的三位姑娘神态。

金姑娘压根儿没有想到侯夫人会起身,啊地一声站得慌里慌张,撞到椅子响了一声。

邝姑娘说点心好吃,埋头苦吃好几块,正埋着头,就在金宝姑娘啊地一声后面看到,站起来时手上才放下点心。

凌姑娘眸中闪过不屑,起来的风姿盎然。

三个姑娘都道:“当不起,请夫人入座才是。”宝珠噙笑,一一地为她们倒上茶水。

放下壶对外面看一眼,红云进来,宝珠慢条斯理吩咐:“去书房里见侯爷,早上说的事情,让他拿个回话出来。”红云应声出来。

袁训在书房里,面前坐着鲁豫。

鲁豫带着遗憾:“本来欧阳家拿到太子殿下什么证据,叫上叶家要行事。我还没有问出来,容妃回到自己宫里,让人传了句话出来,欧阳家马上风波平息,可惜啊,”

袁训微笑:“这不可惜,风波平息不是正好。”鲁豫没有他的平静,心痒难熬:“下面的事情我会办,再找个人去挑唆几句,送他一个不大不小的把柄,勾动他们跳出来,这就方便一网打尽。”

他以为他出了个好主意,放在谁的身上会不感激。鲁豫曾针对过太后,所以这一回他和嫔妃娘家打交道,深深看出他们不会放过忠毅侯。

“养虎为患,侯爷不可啊。”

袁训不放心上的一笑:“他们算什么。再说没的结怨去,不是大丈夫所为。大丈夫顶天立地,不怕谗言不惧难关,怕只怕一片忠心无处寄。”

鲁豫怔在当地。这话像无数雷霆闪电在他脑子里翻腾。他直着眼神,反复琢磨这话。

“大丈夫不怕谗言不惧难关,怕只怕一片忠心无处寄。”不由得涨红面庞。

他再脸皮厚,也应该知道自己当过那进谗言的人。嘴里嘟囔几句是吗也行的话,难免也推敲忠毅侯你就没有进过谗言?

但奇怪的是,他竟然相信他。相信案几后神色坦荡的青年。

还想再试袁训,鲁豫大着胆子:“可侯爷您真的不怕后面还生事情?”袁训扑哧一乐。

“驸马,您拿我开心不是?您胡子都花白,应该知道这背后捣鬼的人层出不穷,是杀不完的。”袁训唏嘘:“身居要职,没有这样的人才是怪事。说不上得饶人处且饶人,也说不上积阴德。不过给别人一个机会,给自己留个机会吧。”

鲁豫又一次如遭雷击,也许是死在他手下的冤魂在眼前晃动,他有一时的茫然。

红云这个时候进来,欠身行礼:“回侯爷,夫人说您快点儿去啊。”她传的话和宝珠的不一样,但袁训自家明白,丫头也明白。袁训就对鲁豫颔首:“对不住了,我得进内宅,改天奉酒。”

把鲁豫送到书房门外,见关安跟得远,袁训低声笑:“这事情就算结束,驸马请先在家里歇息。有机会,你的官职我为你说话。但咱们是皇上近臣,一则不循私,二则由皇上做主。我只能答应你,一回说办不到,再为你说第二回。”

鲁豫这会儿听不进去,谢过袁训好意往角门去,强烈的冲动让他总想回头,看袁训一眼,再看袁训一眼,把青年神采刻在心中。

他的话还轰然在耳边,他的心思明亮而无遮挡,总让鲁豫有面皮扒的一干二净之感。

忠毅侯最像刀尖的一句话,就是“层出不穷”。

鲁豫活大半辈子,在此时此刻才明白这个道理。别说官职在身,窥视的人层出不穷。就是一个寻常老百姓,出门遇邻居,做事遇主顾,做得好了,也是层出不穷的遇事情。

赶不尽灭不绝,一辈子的事情,该三十岁出来的,二十岁找不出来。四十岁的坎,三十岁无从填平。谈不上灭了谁此生皆大欢喜。

坦荡让鲁豫震惊,胸怀让鲁豫战瑟。忠毅侯有过人之处。他这样想着离开袁家,难得的对自己官职能不能得手,看得很轻。

袁训已走进内宅,后门到正房后窗下面。他从不说自己是君子,但也不偷看姑娘。只把个耳朵送上来,听着房中动静。

最悦耳的嗓音,对侯爷来说,总是宝珠的。宝珠嫣然:“金姑娘你衣上的花儿扎得好,我看出来了,这是你自己扎的?”

有个姑娘慌乱的说是。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响起,带着刚硬,袁训点头,这是跟来的婆子。

“姑娘,换个帕子吧。”

袁训没看,宝珠看得清楚。见凌姑娘身后侍立的妇人送上一条帕子,特意的展开一下,上面一朵荷花栩栩如生。

金姑娘压了几压,才把面上恼怒压下去。

宝珠好似没看到,对沙漏看看有送客之意,三位姑娘正要说告辞,宝珠对外面招手:“把我的一点心意送上来。”

丫头捧过白玉大盘子,客人有三个,里面却有五个荷包。

金姑娘不动声色,邝姑娘不动无色,凌姑娘眼神瞄也不瞄。宝珠亲切地道:“你们刚进京就来会我,我竟然想不出好东西给你们。这是宫中出来的针指,外面买不到。有些针法外面也没有。你们捡喜欢的,各拿一个走吧。”

话到一半的时候,金姑娘眼珠子放光看向荷包。自觉得失态,金姑娘掩饰:“记得我家舅母有一个宫里出来的帕子,放着不是过年过节,轻易不给人瞧。”

宝珠含笑。

邝姑娘早迫不及待的伸出手,对着粉红轻黄的一个。

一直稳重的凌姑娘在听到“有些针法外面失传”时,也有片刻的激动,还没有下去,邝姑娘就相中最好的那个。凌姑娘微变面色,此时再忍那个就没了,凌姑娘冷冷道:“妹妹从来是挑尖的那个,相中的也必然挑尖。”

袁训在窗外不用再听,三个姑娘的性格都在心里,悄步离开。至始至终,侯爷谨守,没有看过一眼。

在外面转个圈子,约摸客人离开,来见宝珠。

“生得好吗?”因为没看,所以问一句。

宝珠淡淡:“不好能往京里来。”

她声气儿不对,袁训劝着:“你嫁给我这几年,看你丈夫像怕事的人?”微微一笑:“来一个打一个,来一双打一双。”

宝珠捧场的笑笑:“我不是这意思,我觉得还可以更和气些的推开她们。不是个个是仇人。”

“你有好主意,我自然听你的。”袁训道。

宝珠展颜:“附耳过来,正要和你商议一回。”

......

凌姑娘先回到家,她的母亲问东问西:“忠毅侯夫人生得好吗?”凌姑娘在母亲面前不避形迹,带着讽刺:“好,不好能当侯夫人。”

“可曾见到她的女儿。”凌夫人关切。

凌姑娘颦眉头:“父亲打听的不错,寿姑娘不是想见就见到。听说她生得像父亲,我没理由去见忠毅侯。”

“你父亲见过他,说生得一表人才。寿姑娘像父亲,和女儿你相比,可就难分胜负。”凌夫人有担心。

让母亲夸奖,凌姑娘心中喜欢,表露娇嗔:“母亲取笑我。”

凌夫人慈爱的看着她:“我的孩子,你是姐妹里生得最好的一个,像当年的我。不然,怎么会大费周章把你送京里?太子殿下就要过生日,听说大摆流水席面,街上叫花子也能去庆贺,何况我们这新进京的官员,带上你去见见世面没有人说三道四。”

凌姑娘从离开家的时候就听母亲说这几句话,现在听到还是认为有理,点一点头。

金姑娘是第二个到家,金夫人和她坐下:“听到有用的话没有?”

“不知道有没有用,我说母亲听听。”

金夫人凝神。

“同去的两位,一个姓凌,一个姓邝,生得都和女儿不相上下。凌姑娘有心计些,说请寿姑娘出来见见。侯夫人说寿姑娘不住家里。”

金夫人插话:“看看,你父亲为你算上心,这么要紧的事也帮你打听到。咱们在外省的时候,都说寿姑娘养在宫里。我想这如今大了,父母又在面前,难道还养在宫里不成?幸好,让你去拜见侯夫人,总是听到什么。”

金姑娘起身:“谢过父亲,也谢过母亲。”她如花似玉的容颜让金夫人越看越喜欢,夹杂的还有怨恨:“你父亲一堆的妾,生下一堆不中看的人,但最好的,还是你。谁也越不过你。”

“是。”金姑娘笑着,继续说:“我对侯夫人说,请二姑娘三姑娘来见见。只有二姑娘一个人在家。这家子真有趣,三姑娘听说五岁,也成天不在家?”

她们从外省里来,不知道加福白天养在梁山王府。

“二姑娘就来了,嚷着,太子哥哥过生日,大姐就会大红衣裳绣百花,太子哥哥喜欢,我不喜欢,我要换一件。”

金夫人眼睛亮了:“这就让人给你办大红衣裳绣百花。”

“还有杏黄裙子龙涎香,二姑娘全说出来,这是太子的喜好。”

邝姑娘最后到家,是父母亲陪着。也把话说出来,邝大人抚须:“让你母亲办起来。”

邝夫人笑着:“太子殿下今年十四岁。”一家人心照不宣。殿下离成年不远。

......

太子生日那天,香姐儿一早请安问母亲:“今天还要我当着人说大姐的喜好吗?”

宝珠亲亲她:“不用了,今天你自在的玩。二门上一家人上车,宝珠最后叫过袁训问:“侯爷从来神机妙算,但我再问一声,你确定柳至会说?”

袁训嘴唇碰上宝珠耳珠:“柳至最近没进宫,关安一早盯着,皇后娘娘已驾临太子府上,柳至也刚到府上。他不会不说。”

“争宠!这些不要脸的,进宫不好好侍奉皇上和娘娘,满心里想歪,全是争宠!”

太子的书房里,柳至跪到地上,说着动情上来。两年里他受尽皇后冤枉,他的夫人硬着头皮进宫请安,看完太后脸色再看皇后脸色,回来自己哭上一场,打点下一回进宫继续看脸色。

柳至有了泣泪。

太子鼻子一酸,也有了泣泪。

要说争宠,皇后的感触最深。她幽锁宫中度日为年,几回重病几回凶险。是什么原因造成,是争宠!

“我知道你是个好的,是我错怪你,你不要生我的气,你是国舅,你不保我谁保我?太子尚在年青,我们母子离不开你。”

柳至听到,眼泪更似断线一般往下掉。他哽咽不止:“娘娘您,改了吧。为了殿下也为全家。”

“是。”皇后痛哭。

“不要和皇上置气,免得这起子人拜高踩低。”

皇后犹豫。看出来,柳至泣道:“为什么近两个月我不进宫。我进宫,是我劝好娘娘,皇上心里难免怪娘娘又听家里人的。以后错了,也难免认为听家里人的。再说娘娘您本自贤淑,偶然犯了太岁,还是您自己澄清。您需要听谁的呢?”

这句话深深打动皇后,把她不必要的骄傲击倒在地。她愈发哭得厉害:“是,你是一片好意,我知道了。”

“忠毅侯在臣心里不是个东西,但他对殿下从无二心。臣和他的仇冤,臣自己担着。请娘娘再也不要为去世的丞相而生嫌隙,”

太子听到这里,忍不住也道:“母后,国舅说的有理。加寿对您一片孝敬,您别再不喜欢她了。”

让儿子当着面说,皇后羞惭难言。都知道她得自由是加寿一直出力,皇后让太子安心:“母后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

一段争宠的分说,让三个人都哭得泪流满面。皇后的委屈,太子的心酸,柳至的痛苦,都在泪水中渲泄出来。

擦擦眼泪,皇后叫过柳至:“你可听说皇上喜欢欧阳容?欧阳容回到自己宫里没几天,皇上就去她宫里。”

这还是争宠,不由得柳至怒火中烧,双手攥紧拳头:“皇上喜欢谁,臣没法干预。但欧阳家再敢不敬娘娘,全家老少都不答应。”

太子也愤怒,但他压在心里。暗道有句话等没人的时候告诉母后,却听到柳至说出来。柳至委婉地道:“娘娘,争宠这事情,您能有作为。”

这与刚才劝皇后不要和皇帝置气是一个意思,皇后还有百根刺,但勉强自己点点头。

有人回话说客人们到来,太子让打水,皇后他们三个分房间净过面,柳至先出来。

大厅下面和袁训碰上,柳至皱眉,袁训翻眼。柳家别的人彻底明白柳至的意思,见到袁训倒肯见礼。柳夫人更是殷勤,握着宝珠的手进去。

坐下来,尚书和侍郎视线只要遇上,就相对一个瞪眼。柳夫人和宝珠坐在一起,却是笑语欢声。

皇后和太子出来见到,也是没有办法。加寿主中馈,在皇后过来以后出来拜见。进京的姑娘们看上一看,和她们在忠毅侯府打听的一模一样。

这位寿姑娘大红绣百花的宫衣,太子见到她出来就笑容满面。她们各动心思中,太子纳闷,今天怎么一堆大红衣裳?

本能的他反感上来,今天是加寿生日啊,这不是抢风头?

“你抢风头!”香姐儿大声说着,和萧战加福走上来。太子轻笑,不用问缘由,必然是:“战哥儿你又做了什么?”

萧战昂起头:“祖父给我和加福备下好马,小古怪就说我。”给香姐儿一个鬼脸:“太子哥哥喜欢骑马啊,我也喜欢,加福也喜欢。”

太子满面笑容。

凌夫人轻声叫女儿:“你又打听的不错,这忠毅侯夫人并不聪明,她把太子的喜好全说出来。”

凌姑娘底气大增,骑马这事情她会。不敢说骑得有多好,在家里的时候比同城的姑娘们要好。

见加寿大声接上话:“我也喜欢!”太子哈地一声笑出来。不少姑娘们鄙夷,果然,她很会讨太子喜欢。

看她小小的年纪,胖胖的身子,不像会骑马的人,不过是强说罢了。

加寿不但说,而且站起来:“太子哥哥,咱们现在就去骑马。”萧战又是一个鬼脸儿。

小王爷偏偏不提加寿喜欢,加寿也偏偏不提他牵着好马过来。小王爷带上加福走在前面,回身只对太子说话:“太子哥哥,你快来啊,不然我就赢了。”

香姐儿凑近加寿气呼呼:“大姐,你过生日,爹爹送你好马,说大姐这就可以学骑马,就会变苗条姑娘。战哥儿又和你争风呢!”加寿道:“咱们正眼不看他。”也只对太子笑眯眯:“太子哥哥,你喜欢,我也喜欢。”

把萧战同样否定到爪哇国去。

袁训和宝珠相视一笑,用口型道:“战哥儿是个好女婿。”这一段不在夫妻算计之内,但出来的挺好。

皇后也欣然,主客一起到跑马场上。加寿骑马是母亲牵着,太子是自己骑,萧战是祖父牵马。萧战从来不老实,对太子咧嘴儿:“我的马和太子哥哥的马最相配,咱们走到前面。”

加寿让挡在后面,伏身对母亲噘嘴。宝珠微笑:“你是大姐,让一让吧。”加寿才没有理会,跟在太子马后。瞅着战哥儿马尾巴,又和母亲嘻嘻:“我想揪一把,看他还气我。”

加寿大了才有马,你战哥儿还小,你凭什么有马?

宝珠闻言,正好后退两步,对女儿笑语:“分开些,免得你淘气。”这两步一错开,和太子萧战距离更大。

萧战是来争风的,抓住太子叽哇个不停,不让他回头看加寿。太子恨的笑:“我不想陪你,老王爷带他到前面去,我只陪加寿骑。”

说时迟,那时快,小王爷正扁嘴,太子就要落后陪伴加寿,姑娘们马要跟上来时,一声尖叫出来,随后马蹄奔雷般,有人大叫:“不好了,凌姑娘的马惊了。”

凌姑娘头发晕面苍白,她不过就是个会骑,但突然的马受惊,她没有遇到。

她刚刚调整好方向,准备到太子身边去。这马就笔直冲了过去,加寿在太子身后,方向正对着她。

皇后吓得眼前一黑,晕倒在女官怀里。女眷们也跌跌撞撞吓好几个。凌姑娘尖声斥责:“停下来!快停......”

但马不受控制,饶是她手心出汗,心生惊恐时,那马也闪电般奔出。她的眼睛里一片红衣,是加寿的。一片紫衣,是太子的。

完了,脑海里闪过这句话时,眼前红影紫影闪动时,凌姑娘几乎从马上虚脱。

“砰!”耳边有风声忽然生出,有什么狂奔过来。

一声巨响,她狠狠撞上什么,只撞得她五脏有移位的感觉。然后有人温和地一声笑:“抓稳了。”有什么在她腰身上一系,把就要落马的她拉了回来。

片刻的寂静,耳边大声的叫好:“小袁,好骑术!”

“小袁,你除了会用弓箭,马鞭子也用得不错。”

凌姑娘睁开眼,顿时眩惑。六月的日光明朗时光华万丈,光华时一个神采弈弈的青年正对自己微笑。

他手里握着一根马鞭,顺着马鞭看去,直到自己腰间。原来险些落马,是他用马鞭救回。

他骑一匹黑色大马,光看马模样就有狰狞厚重感。更把他的人衬得如天上温玉下凡尘。

凌姑娘莫明的红了脸,颤声问:“是你救了我?”另一个小嗓音兴高采烈出来,还有拍巴掌声:“爹爹,再来一次。”

黑马的另一边,是忠毅侯夫人和红衣的加寿,说话的是加寿。这黑马上的青年,正是忠毅侯袁训。

加寿对父亲崇拜:“爹爹,你的马好快,也好凶,一过来就撞开她的马,爹爹,能再看一次吗?”

凌姑娘这才明白始末,而袁训带笑责备女儿:“还再来一次?以后不可以再犯险。”

在这里回身,对凌姑娘满面疑心,慢慢地沉下脸:“这位姑娘,你是什么意思?为太子殿下庆生,怎么能带烈马前来?”

凌姑娘委屈莫明:“我的马温驯。”

见面前的人目光炯炯:“那你解释它为什么受惊?要不是我快,你这会儿先伤到我女儿,再伤到太子殿下!”

场边,皇后悠悠醒转,不敢看场中,只问:“伤到没有?”女官解释:“忠毅侯把那姑娘撞开。”

皇后也正好听到袁训最后一句,怒气上来:“问问她是什么居心!伤到加寿不行,伤到太子更不行!”

不久前受到加寿无数孝敬,不能说这就把加寿抛开不提。女官答应着就要过去责问时,场中凌姑娘让袁训问得哭出来:“我没有,我的马从来温驯,”

同来的姑娘们中,有人出言讽刺:“所以你对着太子殿下的方向,结果呢,马惊了,忠毅侯抢在前面救了你!”

凌夫人看看,是这几天里会面的姑娘们,她们会结交人大家见面,见出来不和的人也有。

凌夫人骂道:“你血口喷人!”另一个姑娘也鄙夷:“我们都还在这里,就她觉得自己骑得好,先上去了。你打什么心思你自己知道。”

京里的姑娘们讶然,原来当众还可以这般肆意指责。这是当众啊,外省的姑娘们。

皇后脑子嗡地一声,眼前出现那总在她梦中出现的一幕。无数红唇飞快嚅动,贱人贱人贱人......

争宠,无处不在。

凌夫人和姑娘们反唇相击时,皇后愤怒:“放肆!”凌夫人等外省来的只是愕然,京中女眷们纷纷跪下。她们明白过来,随后跪下到底晚了。

皇后让人叫过凌姑娘,当众,劈头盖脸一脸骂:“你是什么身份!妄想接近太子!没照过镜子吗!凭你也配。”

凌姑娘掩面呜咽,瘫软在地。皇后还不肯放过,她面对这张花容失色的脸,看到是容妃,是她!她的仇恨得到抒发,越骂越激烈:“狐媚子一个!你敢攀高枝儿!”

凌大人也在这里,羞的无地自容,同时反感上来。他知道自己家女儿的马素来温驯,今天惊马必有原因。就算是有可能撞到太子殿下,也不必当着人骂这样的难听。

他身边跪着的,是他新交的知己。凌大人在皇后大骂声问他:“帮忙劝劝吧。”

那个人摇头。

娘娘这是把自己的恨添上来,谁劝谁倒霉。

凌夫人呻吟出来,也要晕过去时。加寿和太子过来跪下,加寿道:“娘娘息怒,这位姑娘想来不是有心。太子哥哥和我没有伤到,娘娘伤到身子可就不好。”

把皇后拦住,犹是余怒未息瞪视凌姑娘一眼。然后命加寿:“你不要骑马,太子也回来安生坐着,今天要不是忠毅侯,你们有个损伤,我的命也跟着去了。”

暗骂一声贱人,带着大家重回正厅安坐。

柳至走近袁训:“你弓箭是一绝,我服。这石头子儿也打得这样的好?”袁训嗤笑一声:“石头子儿不是证据吗?笨蛋!那是泥块,早就散了。你想出首我,去吧,只要你有证据。”

“我特来提醒你马屁股上有个红点,你怎么解释?”

袁训没好气:“你拍的吧?”和柳至再次相对瞪瞪眼,看在别人眼里,这两个又跑到一处骂架去了,两人分开。

太上皇和太后、皇上到来,宴席摆开,凌大人舍不得走,凌夫人母女没脸呆着,悄悄的离开。

香姐儿抓个空子,在没有人的地方逮住萧战:“全是你闹的,非和大姐比马。要是大姐撞到,这辈子我不理你。”

萧战有心虚,但脸上装不让步:“让开路,我给加福打青石榴,不想和你说话。”

还没有到石榴树下面,执瑜执璞也过来,对着萧战好一通的埋怨:“又争,就你最闹!”

萧战自知理亏,把脑袋一耸拉:“谁让她显摆,谁让她得瑟。”

“就显摆就得瑟。”执瑜执璞道。

萧战没办法,哄他们:“加福生日我让大姐好不好?我们不骑马,给她一个人骑。”

随时随地,小王爷都能找出坏笑的地方,对两个舅哥道:“你们也别骑,骑了就成争风的!”

袁执瑜袁执璞鄙夷:“我们大了,不和你这小孩子争。”笑着跑开。

没走几步,冤家路窄。见一个小孩子在离正厅不远的地方,在家人视线里面,所以没有家人跟上。

三个人视线一对上,全是脸一沉。

柳云若!

执瑜推一把执璞:“走!”柳云若也不甘示弱的迎上来。

“不要脸!”胖世子骂了一声。

柳云若身子一晃:“你,你骂谁!”

执璞跟着骂道:“回你家问问去!你家祖父要害我大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不要脸!”

兄弟们哼一声,回去吃酒席。

柳云若呆若木鸡,我家祖父要害人?他奋力跳起来,对着胖小子们后背挥动拳头:“胡说,你们说得不对!”

正是午饭时候,柳云若也知道不方便问家人,忍气吞声回去坐好,不时拿眼睛瞟加寿。

我家祖父怎么会害你呢?只有你们家全是大坏蛋。

他坐得不算远,但加寿没功夫看他。太子正劝她:“加寿你再大大再骑马吧,今天把我吓到。”

“可我已经大了,爹爹说我可以骑,我就可以骑。”小王爷争风从来不会错,最近爱在马上,无事就吹嘘的,不是太子,是加寿姑娘。

......

一排雅舍是新修整的,专门给女眷换衣裳。金夫人和女儿进来,金姑娘趁心如意:“凌姑娘这下子高傲不起来。”

金夫人冷笑:“娘娘没有骂错,当谁看不出来似的,她的马明明就对着太子过去,哼,走一个少一个。”

金姑娘犹豫:“但是,娘娘说我们没有身份。”

“别傻了!他柳家早几代以前,难道就有身份?你也看到了,太子已成年,袁家的女儿还小不能侍奉,这个时候谁到太子身边谁有机会。换成是我,凌姑娘要伤我儿子,我也骂她狐狸精。”

把女儿疑虑打消,金夫人让丫头送进带的衣包,给女儿重新打扮一回。再回到厅上去,太子的怒气腾腾地上来。

加寿等下要换的是杏黄色宫衣,她还没有换上,这别人全换上。

柳至一早的敲打,皇后刚才的怒骂,和最近两年里太子的担心,全源自“争宠”。

太子眸寒面冷,当我傻不成!

在宫里总有人要和母后过不去,在外面这就总有人要和加寿过不去。

六月里欢宴本是妇人斗衣裳的季节,太子就故意不看。往男人堆里找话听,见袁训那一桌争得厉害。

镇南王手指着他:“我就是不服你,都说你弓箭好,你去射一个给我看看!”

袁训无事生非,把柳至捎上:“你服不服?”

柳至是见过他射箭,但柳至用手比划一下刀,反问袁训:“你服不服我?”

袁训是见过他用刀,袁训比划一下齐眉短棍:“你服不服?”

镇南王喝一声:“分开!”再指袁训:“你不是跟我在说话,怎么又找上他?”

袁训笑道:“我怕他太闲。”

柳至勾勾手:“那咱们出去比划比划,揍你我永远有兴趣。”太子喝一彩:“我也去看。”对外面日头看看,对加寿道:“你不要去了,太热,你陪太上皇太后母后坐着。”

演武场上,更没有遮阳的地方。太子悠然,谁跟着我来,晒花谁的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