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宝珠心地人人服/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人请示太子殿下:“府中空地摆在哪一处?”太子笑得春风一般:“正殿后面。”

请示的人咧一咧嘴,那是真叫无遮无拦。他听命而去。

凡是男的都嘻嘻哈哈要跟着去,太后沉下脸问袁训:“太子过生日,你在这里打架?”镇南王回的话:“儿臣也想和他试试。”太后这才没有话说。

皇后也有些着急,刚刚风平浪静,柳至怎么能去打架?叫一声柳至,柳至笑道:“切磋切磋。”跑出殿外面,让皇后找不到他。

加寿也想凑热闹,但是她管家,太子玩,她要招待,依着太子的话,请太上皇、太后、皇后(皇帝在宴中的时候离去)及女眷们:“安排的凉快地方,咱们去那里看杂耍。”

萧战拍着吃撑着的小肚皮:“看岳父打架比杂耍好看。”

“咄,你自己去吧,把加福留下!”香姐儿又糗他。萧战说热,还真的劝加福别去。

……

一大片空地,日头炭火般的洒落。这是属于校场,点兵将的地方,四面也没有树木。

围观的女眷暴露在日光下面不说,男人们更是全在暴晒的中央。他们的身姿,他们的面容,强光下看得清清楚楚。他们的英挺,他们的俊武,太清楚了,就时时鼓惑在人心上。

袁训在一帮亲戚的簇拥下走过来,他换了衣裳,墨黑的短靠勾勒出他身形,蜂腰一把流水般潇洒。

柳至在兄弟们的簇拥下走过来,他在刑部当差,脱掉外衣就是短打不稀奇,宝蓝色短打也勾出他的细腰长腿,如果不是袁训英俊占的多些,柳至贵气占的多些,他们俩人像双生兄弟。

镇南王和太子殿下走过来,王爷是雪白的衣裳,一看就是他外衣里的那件。而殿下在自己家里有衣裳换,是件雪白短打,滚着镶边。也都是英俊过人。

王爷纳了闷儿,把袁训上下的打量:“柳至里面是打架的衣裳不奇怪,你是为什么?”

袁训笑得高深莫测,柳至抱臂懒懒回话:“他在家里掐指一算,今天要挨揍,所以事先换好。”

镇南王百思不得其解,先就不再多想。对柳至扬扬下巴:“你先打他,我先打他?”

柳至手里晃着把刀,还是懒洋洋:“打这事儿,不着急。让他先把箭法亮亮,给我们看个全套。”

镇南王笑道:“有道理,袁尚书文探花武将军,衣裳也穿得漂亮,露些家底子给我们开开眼。”

袁训也不推辞,大大咧咧:“行啊,不把你们镇住,我怎么能生镇宅女儿。”

从太子开始都放声大笑,都说这话很是诙谐。

可巧,箭跺子本来就有,这就不用再装。太子让人送弓箭给袁训选。袁训问道:“哪个最重?”

太子早听说岳父善开重弓,兴致上来,亲手挑一把送给他:“这个。”袁训接弓在手,两边不知道何时,又是什么人安排,安下两面鼓。

当下鼓点敲响,以为黑色短打的年青尚书会到场中时,但见到他原地不动,双臂一用力,因为短打紧身,手臂鼓鼓的绷起来,惹得柳家的人也喝彩:“这是不容易练出来的。”

也有人疑惑:“你就站在这里开弓不成?”不是地方啊。

然后,“嘣”,一声脆响过,袁训手中的弓箭弦断成两半。遗憾的把弓箭放下,袁训往弓箭堆里再检视:“殿下,您还有没有更重的。”

太子的嘴巴张着,耳边潮水般的叫好声他一个也没听到,只是吃吃:“岳,岳父,这是最重的了……”

袁训皱眉:“那我可怎么办,”左顾右盼找自己的家人,喃喃道:“让关安回家拿去吧。”

萧战看得如痴如醉,把小腰带一紧:“岳父我帮你回去拿。”拔腿就往大门上跑,见有一个人撒丫子往这边来,边跑边大叫:“侯爷,你的弓箭!”

一把铁弓黝黑,光看弓身就厚重,挂在关安手臂上。

镇南王哦上一声:“我明白了,你小袁今天就是来比试的。”关安回了他的话:“王爷,您前几天不就说要比试,我记着呢,你们一说比,我就赶紧回了家。这赶得及不是。”

镇南王侧目:“我们说比试到这会儿,才多大功夫,你已经一个来回的回来。关安,我也知道你是战场上将军,我妹夫梁山王为要你不去挺生气。你站这里别走,等会儿我也要和你试试。”

关安漫不在乎:“行啊。”

场中的视线全到袁训身上,见他接弓在手,小王爷和儿子们乐颠颠抢上一回,小王爷赢,送上箭袋。

袁训一抽,就是五枝子箭在手上。

柳垣问柳至:“我听说,我像是没见过,我看他一只手五枝子箭怎么射!”

说话中,“嗖嗖嗖”,箭矢闪电般出手,瞬间,五个箭跺子正中红心。柳垣惊得嘴合不上,柳至慢悠悠:“你现在看到了,小袁下过狠功夫,龙家箭法在军中赫赫有名,数代的功夫,我们都不如他。”

见袁训一轮出去,并没有停顿。手飞快一抽,又是五枝箭拔出。闪电般出去,正中箭跺红心。

原先的箭也在红心上怎么办,尽数顶穿,从另一边掉落地上。

镇南王吐舌头:“这是人能练出来的?”这么快又这么准。太子也看得如痴如醉,见袁训不过瘾,喝声:“箭来!”

太子和小王爷一起答应:“来了来了。”大小女婿一起送上两袋箭,袁训一起接在手上,趁着太子还没有退下去,问他:“那边树太茂盛,殿下,我帮您修剪如何?”

太子大笑:“有劳岳父。”

箭声和他的嗓音一起出去,太子的话音落时,箭矢尽数出去。随后“啪啪”一阵乱响,小儿手臂粗的树枝掉落,日光在那边的树下更明亮起来。

镇南王悄声问家人:“我今天是不是办错事,怎么找上他比试。”家人刚笑,袁训一扭头,把个英俊面容看向女眷。

日光如金,尚书威风。所有过来观战的女眷们红了脸,在这眼光下面,都觉得看的是自己。

袁训喊的是妻子,宝珠也在这里。他含笑温柔:“要花不要?”稍远的地方,有一株大杏花树还在开放。

宝珠笑盈盈:“要。”

袁训得了这一声,没再答话。一抬手,箭矢如飞似的出去。这一回看的人全如痴如醉,不错眼睛看那一方繁花落下来。

萧战大叫:“我去捡。”

执瑜执璞也叫:“我也去。”

“还有我。”阮琬也在这里。

亲戚们孩子一起上,跑得最快的还是萧战。先捡两枝,一只小手一枝,跑回来乐得不行,先给祖父看:“岳父都分好了。”

梁山老王看那花,不是粗枝子还要修掐,是细嫩枝子分得干净,到手就能往头上簪。

老王暗想难怪辅国公的箭法无敌,自己让人偷学几十年也没出来几个,原来这样的厉害。

光杀人不能算第一,这还能重箭分花枝子,这眼力,这箭的准头儿,算他有能耐。让萧战送去给岳母,老王打趣袁训:“小袁,这比你石头城打得还要好。”

萧战一溜烟儿的到宝珠面前,殷勤地送上一枝:“岳母这朵给你。”手上另一枝晃晃:“这个给加福。”又一溜烟儿的走开,同时嚷道:“岳父等我回来再射箭。”看这样子是给加福送花儿。

执瑜执璞也各捡到一枝,跟在萧战后面:“爹爹等我们回来再比,我给太后。”

执璞道:“我给太上皇。”

袁训笑骂:“怎么不给太子殿下一枝?”太子见到岳父神武,乐得合不拢嘴:“我不要,不过我要一枝给加寿。”

也要过去拿时,见孩子们回来大多空着手。袁训笑道:“最后就只有几枝箭,只分这几枝花。”太子笑道:“不妨事。”让个从人上树掐些,送去给皇后和加寿。

这功夫也好,英俊也好,官职也好,场面让人热血沸腾,而宝珠当着人的面,大大方方把杏花簪在发上。柳至夫人恭维她好个容貌,宝珠借谦词几句的功夫,微转腰身,把场中人的神情看了一遍。

姑娘们中最能掌住的,这一会儿也面色绯红,眼神爱慕的偷偷落在袁训身上。

没错,她们是爱慕。

就像现代的少女们追星一样。

有人看向宝珠,是肆意的嫉妒。

宝珠更笑得灿然,故意摆出得意的神色。让别人误会自己得意有个好丈夫吧,其实宝珠得意的是女儿有个好父亲。

……

月上中天的时候,镇南王在房里还没有醒酒。瑞庆殿下哄睡孩子,陪着丈夫给他递茶水。

镇南王稍有些清醒,问公主:“忠毅侯一直这样不要脸吗?”瑞庆殿下睁大眼:“这是什么话?坏蛋哥哥从没有过不要脸。”

长公主轻笑:“你同他比试输了,罚多了酒,所以你要骂他是不是?”

烛光下,长公主笑声清脆,镇南王却哼上一声。

见他面色有话要说,瑞庆殿下笑问:“有话请说。”

“你看看他今天,真正的不要脸。”

长公主忍住笑:“怎么得罪的你?”

“他倒没有得罪我,我输得心服口服。但是今天来的姑娘本来冲着太子殿下,后来他箭法一亮,又和我比试,和柳至打了三架,那眼光热辣辣的,全放在他身上丢不开。”镇南王又骂:“好不要鼻子。”

长公主愕然过,丢下扇子抓住丈夫的手不依:“这么好看的场面,你怎么不叫我去看看?”

镇南王微笑:“叫你去,他也是个不要脸。”

长公主灵活的眼眸一转:“是吗?去看的姑娘们全喜欢上坏蛋哥哥?”

镇南王回想到白天,就更忍俊不禁,长公主屏住气,眸光放到他面上:“还有喜欢别的人是吗?”

“有啊。”镇南王越想越好笑:“说起来,这些姑娘们更不要皮。我为什么只骂忠毅侯呢,你当时是没见到,忠毅侯是故意显摆,所以我只骂他。后来南安侯府的那几个生得好的,留沛引沛,更可气的是南安侯后来也来了,满场的炫诗文。”

长公主嫣然。

“阮家兄弟也和你的坏蛋兄长穿一条裤子,兄弟俩一起下场。阮二那夸口的状元公,国子监的天下师,多有名气?他一出来,你那坏蛋兄长的跟班关安就大叫,状元公来了,天下师来了,”

长公主扑哧乐道:“后来呢?”

“有几个才女,在太后面前她们家人夸过的,从这开始那视线就离不开阮二。后来关安又叫,吏部尚书下场,才算分出去几个。”

长公主悠然向往:“这样的热闹,我竟然只陪着母后没看到。”又把儿子也怪上:“父皇说天热,让我哄他在殿内玩,不要出去,我竟然听了。”

镇南王逗她:“你出去能做什么?”长公主自吹自擂:“我换上你的衣裳,少不得也有几个喜欢我的吧?”

镇南王张口结舌:“你说什么,我听错了吧?”长公主淘气一向出格,但这种心思王爷也没有想到。

长公主对他眨眼睛:“有几个喜欢你的?”王爷继续目瞪口呆:“我不是那不要脸的。”

“为什么你不系住几个姑娘?”长公主“温柔”地给他捶两下。

镇南王还没有从吃惊中走出来,长公主笑眯眯:“这些姑娘们啊,全是冲着英敏去的是不是?坏蛋哥哥都担心的自己上阵,你怎么不去帮忙?”

乌黑调皮的眼眸,对上镇南王明白过来忍笑的眼眸,长公主嘟囔:“可惜元皓太小,不然元皓也可以帮忙。”

“哈哈哈哈……”镇南王放声大笑:“你是这样想的,哈哈,你不愧是忠毅侯教出来的,师徒一个德性,”

长公主正色:“难道你要看着加寿不喜欢吗?”

“依我看加寿还不懂,要不喜欢也是你们教坏。哈哈哈,”镇南王继续大笑:“果然不要脸,今天起劲儿把太子风采压得点滴没有。那阮二,卖力的做好些诗。那柳家让带得也卖弄好些少年,哈哈,一群不要脸!”

“你也去吧,明儿个你也去,姑娘们进京,总要有聚会。不如这样,明天我下贴子,请她们后天来做客。到时候你穿几件好衣裳出来,把她们全系住。怎么样?”长公主“善良”地笑着。

……

常家。

玉珠从灯下起身,把一张纸送到五公子面前。五公子接过,念道:“林姑娘,钱姑娘,”问妻子:“你准备请客吗?”

玉珠气鼓鼓:“谁要请她们!这是我今天去太子府上道贺,亲眼挑中的不安分的人,问过了家乡和姓名。你记下来,从打明天起,打听她们往哪里去玩,你跟去卖弄颜色,把她们全系住。你要娶,我答应。”

五公子失笑:“卖弄颜色?这话说的真不中听。再说前面有袁家妹夫在,我就不用了吧。”

玉珠激将他:“背后常说你不比四妹夫差?”五公子挺一挺胸脯:“我功夫不如他,但我风采不比他差。”

“那你去吧,这是为了加寿,勾引一个是一个。”

五公子笑弯了脸:“勾引的话你也能出来?”玉珠对着他深深看看:“不行,你文才好,武的不行。”她抬眸对房顶:“要是兄长们一起,”

五公子骇然,晃晃纸张:“你这人丢到我这里就行了,别把我哥哥们全算上。”

玉珠就没有听到,若有所思:“你一个人去对兄长们说,他们要是不答应怎么办?有了,我去见父亲,请他发话。”下榻就要出房门。

五公子吓得拖住她:“我去,我承担还不行吗?归我了,我能骗几个骗几个行不行?”

青花从外面过,对房内笑声抿唇欣然。她仰面对繁星,双手合十:“过往的神佛,保佑我家三姑娘和姑父天天这样喜欢才好。”

……

文章侯府。

韩世拓怒容不减:“太子大了,这些人都上来。”叹气:“四妹夫的心思我看得出,只可惜我最近不做这事情,不然我也去帮忙。”

掌珠呛他:“你不做,你不能帮忙出主意。这样的主意,你会少了吗?”韩世拓让打醒:“真真是你聪明,这样的主意,我从来不会少。”

这就开始思虑时,掌珠再道:“宝珠是个好心地的,未必喜欢害人。幸好我今天和三妹试出几个不安分的,你不要放过才好。”

韩世拓淡淡:“这个不用你交待我,姑娘们没有那心思,就不会有事。安守本分,不走错一步,谁能动得了她?说到底这是京里,咱们总不能做没王法的事情。”

掌珠一怔,让勾出心病。咬一咬唇:“你说的对。”韩世拓知道无心的把自己夫妻们扫进去,又添上一句:“要是中招,像你我一样还能过好,咱们也算成就姻缘。”

掌珠转嗔,笑骂:“你这是吹捧你自己吗?”

……

忠毅侯府。

凉风送爽,月色如银。竹榻上宝珠桃红色的寝衣,散开乌黑的长发在身前,发尾让袁训拿在手里把玩。

忠毅侯是个会享受的人,所以劳苦功高的他枕在宝珠腿上。丫头虽然都不在,宝珠也不肯把雪白肌肤露出来,但她把裙子盖好,袁训又不老实的拂上去,另一只手放在上面。

过一会儿,就张张嘴。小几上放着几盘子佳肴,宝珠吃吃笑着喂给他,再给他一杯酒。

竹叶青里浮动月光,似生碧云烟。

吃着喝着中间,袁训见缝插针吹着:“呆子小宝,你今天看到没有?”

宝珠眨动眼睫:“看到什么?”

“喜欢我的姑娘最多吧?”袁训惬意。

宝珠眉开眼笑:“是啊是啊。”把他爱吃的喂一口,笑盈盈:“你是加寿的好爹爹。”

“那当然。”袁训得瑟:“小二还敢跟我争,说喜欢他的比我多一个。我要是有十个八个喜欢的,他就一定是十一个和九个。阮梁明不服气,说他一定比我多两个。这兄弟俩个,今天跟战哥儿似的,抢风头。”

只看着当丈夫的这得意,宝珠就满心里欢喜。俯下身子,在袁训额头上轻轻一吻,袁训闭上眼睛品味着,带着不满足:“太轻了。”

宝珠再在他面颊上亲一口,袁训啧啧嘴。天知道也没有亲到他嘴上,他啧嘴有什么意思。

“太少了。”

宝珠再亲一口。

“情意不够。”

……

“代女儿亲一口。”

……

“代二妹亲一口,难道她就没有求到爹爹的事情。”

房中轻笑声飘扬,直到外面丫头回话:“阮二爷打发人送信过来。”袁训坐起来,宝珠也和他分开距离,袁训让人送信进来看。

一张信笺上面,写得一长串子人名。

头一个,是阮梁明。后面跟着数字:伍拾有贰。还有一句话:受兄长逼迫,不得不排他在榜首。

第二个小二:伍拾。

南安侯:肆拾捌。

一路排到袁训在最后面,数字为贰拾捌。

袁训大为不满,正看倒看,问宝珠:“你看得懂吗?”宝珠掩面轻笑:“这是你们今天的功劳吧,看上去侯爷最少。”

袁训撇撇嘴,下榻去取来笔,把贰拾有捌一笔勾掉,大笔一挥,贰佰捌拾。

宝珠笑个不停:“今天哪里有这么些的姑娘?”袁训耸耸肩头:“我不管,谁叫他们欺负我。个个都比我多,就我坐榜尾。”

下一个注解:“休想!”

把信交给丫头,让来人带回。

回信的时候坐得笔直,等到丫头一出去,竹帘子还没有放好,侯爷涎皮赖脸又往宝珠身上一扒,在她怀里睡下来。

宝珠抱住他轻轻摇晃,像晃着个孩子。袁训舒服的眯起眼,宝珠还是舍不得放手。

抱他的感觉像依住山石,而嫁给他以后的感觉也一直是依靠山石。明月悠悠,宝珠笑容加深。

想寿姐儿真的是祖父加持福气的孩子,才有父亲自己出马为她挡风挡雨挡争宠。

也就想到自身,宝珠也是有福气的啊,宝珠的父母亲早早亡故,也许是把福气全让给了宝珠不是?

宝珠继续晃着袁训,不时在他面颊上轻轻一吻。

……。

一早,柳夫人也问柳至:“昨天你们过了头吧?姑娘们本是奔着太子殿下去的,结果有好些不是偷看你,就是偷看忠毅侯。”

柳至漫不经心:“偷看也是白偷看,白喜欢我。”柳夫人轻笑:“我不是让你安我的心,我是说你们搅了太子殿下。”

柳至抬眸:“你看小袁他不是这个心思吗?”柳夫人明白过来,惊呼一声:“他,有这么大的胆子?”

“当年加寿定亲的时候,他都敢在金殿上面说退亲,结果呢碰一鼻子灰,把自己三品将军降到四品。他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柳至嗤之以鼻,完全是对袁训退亲的鄙夷。

柳家是商议过,从现在来看,幸好定的亲事是袁家的加寿。因为娘娘的骄傲是一直就有的,定亲的只要她不满意,都会出现娘娘和她的不和。

而嫔妃间的争宠,这个与定亲的人无关,是肯定会有,早晚会有。

但因为是加寿,太后不会允许生分。所以加寿卖力的为皇后说话,皇后到最后的结果都是必然感激。

把这一点弄通,柳家上上下下对柳至刮目相看,现在回想他一直的忍让没有错,袁家是门能帮到太子的好亲事。柳至在这种心情上,回想到袁训退亲事,对他只能是不屑一顾。

听过他的话,柳夫人茅塞顿开,但担忧随之而来:“这又要腥风血雨是吗?袁家要挡太子纳妾,唉,才经过两年娘娘的宫里不太平,我现在听到不太平,心里就哆嗦。”

柳至因为自己要么不出手,出手就无情,对袁训没有多想。他道:“换成我是小袁,我也收拾她们。”外面在这时候进来一封信。

“忠毅侯夫人送给夫人。”

柳夫人打开来看看,露出笑容:“袁侯夫人可是个好心地。”把信送给柳至。

信上是这样写的:“……小儿生日小女生日,都蒙宾客众多。现为答谢,于本月某日在园子摆宴,往来者皆俊秀。现请府上俊秀未定亲事之少年青年于那日到来,消夏有诗,瓜果佐酒。请勿推却。”

柳至惊讶:“小袁没有这样的好心肠,夫人说的对,这只能是忠毅侯夫人劝了他。”

“这是好事情,这样一办,以后打太子主意的人也就要收敛。”柳夫人脑海里出现宝珠和气亲切的面容,不由得点一点头,赞赏着她:“真是个冰雪聪明的玉人儿。”

柳垣让人请来,进来就对柳至笑:“我正要过来,昨天太可乐,咱们玩到晚饭后,阮尚书是让扶着走的,我也酒多,今天起得晚。”

柳至把宝珠的信给他看,柳垣也翘拇指:“这事情做得大气,这要是侯夫人的主张,在我眼里,她可要高过忠毅侯了。”说着哈哈笑起来。

柳夫人附合的话还算中听:“是啊,不瞒你们说,我见到她头一面,那是好些年以前,我就喜欢上她。”

柳至却是煽风点火:“以后咱们见到小袁不用理会,对他老婆客气就行。”

柳夫人嗔怪:“看你说话不中听,怎么配拿着这好心地的信。”

柳至忍不住一笑:“这信不是给我的,还你。”把信给夫人,柳垣满面堆笑问:“这事情咱们响应吧,”

柳夫人一片好心思:“自然响应,袁夫人的好意,岂能不去?”

柳垣嘿嘿两声,说的和她恰恰相反:“无事结交外官是遭忌的事情,但这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结交。昨天我看到,不是所有姑娘都不稳重,还是有可取的人。咱们家也有二、三等,三、四等的男子没有婚配,咱们答应过去,以后皇上怪罪下来,罪名也是忠毅侯担。”

柳夫人气急:“我说你们两个可太坏了,袁家明明是好意,到你们嘴里就办成坏心思。”

柳至好笑:“我们帮忙分担忧愁,哪里又坏心思?我是一片好心,要是都喜欢小袁那东西,他就忙不过来。”

他说得煞有介事的,一半儿借机结交外官的心思,到侍郎嘴里也成好心思。

柳垣更是乐颠颠:“昨天还有两个像是喜欢我,我可不可以再娶一房?”柳夫人拂袖起身:“两个趁火打劫的,我听不下去。”进房里去。

外面柳至说不行,打发柳垣出门:“按你说的,把咱们家二、三等的没有婚姻的男子,丧偶的也行,但不要窝囊废。要么有才气,要么能进武举,要么会营生。咱们这是帮忙不是吗?既然我们只要好姑娘,出去的也只出好男子。”

柳垣嘻嘻哈哈:“咱们是帮忙,就是这样。哈哈这个忙帮的,”

走出大门,柳垣佩服袁训的心思重新上来。别说他还真敢做事!昨天他凭马术高超,箭法无敌,功夫过人,赢得一堆的芳心。今天又由他夫人出面,这是开相亲大会?

解决这事情还能促成姻缘,这些成年的姑娘们进京,不就是为姻缘吗?

也许她们的起意,或者说她们家人的起意,对太子殿下而去。但应该有自知之明,太子不会要所有的人。

袁家不是把人往死里害,柳垣五体投地。这样的好老婆,他是怎么娶到的?

在他出这道门以前,负责送信的顺伯和忠婆卫氏在一个门前停下车。顺伯上前叫门:“敢问这里是才进京的凌家吗?”

凌家的门人无精打采,他们家姑娘昨天兴冲冲去太子府上道喜,结果让皇后扫了脸面,回来要上吊要抹脖子,一夜没有消停,把家里人带得一夜都不敢睡。

门人都觉得跟着没脸,唉声叹气:“唉,你是哪家的来找我们老爷?”

顺伯陪笑:“稍等,我请同来的妈妈们过来说话。”门人见这家子人上门郑重,打起三分精神,看着两个穿戴不俗的妇人,一个偏老些,是忠婆,一个中年,是卫氏。

忠婆带一个小丫头,卫氏带着小卫氏。笑容满面:“我们是忠毅侯府的,奉侯夫人之命前来下请帖,请为我们通报,让我们面见夫人小姐。”

门人就进去,凌夫人正为昨天生气,又让女儿缠得一夜没有好睡,疲倦不说,疑惑着怕上了忠毅侯夫人的当时,听说袁家来人,如临大敌:“来的是什么人?”

担心是来二次羞辱。

这是心怀鬼胎的想法,出自于她们进京是打太子主意。

门人说是两个和气有礼的妇人,凌夫人主要是怕明着开罪袁家,才无奈的道:“请进来吧。”

没一会儿,见到两个妇人进来,发上是成套的头面,衣上是锦绣繁花。把凌夫人不敢小瞧的心思拿出来,面上笑容算是热烈。

忠婆问候过她和凌姑娘,笑道:“我家侯夫人有几句话,说昨天惊马凌姑娘也受到惊吓,娘娘担心殿下,说了凌姑娘几句。去的客人都知道不是凌姑娘本心,侯夫人也觉怜惜。后日是我们家答谢亲戚知己,请夫人带着姑娘去玩一天,不要拒绝才好。”

凌夫人听到为女儿昨天说话,面上光彩回来五分。思忖一下,女儿昨天丢了颜面,要是在袁家能找回来,最好不过。要是找不回来,老爷在京里述职不成,全家人都像京里混不下去,灰头土脸回去不好看。

她心里先愿意上来。

又怕女儿想不开,拿出比进门时多的客气,欠身道:“这敢情好,不过容我问问女儿。”

忠婆和卫氏说请便,在这里等着。凌夫人出门,到凌姑娘房里,把话对她说了一遍。

“这是找回脸面的事情,如何我不答应,”凌姑娘说好。凌夫人放下心,回来告诉忠婆和卫氏去,这个时候才有心思打听她们在袁家的地位。

忠婆有心告诉,并不隐瞒:“我算侯爷的奶妈,他不是吃我的奶,却是我从小抱着长大。”

凌夫人素然起敬。

忠婆又介绍卫氏:“这位卫妈妈,不折不扣是侯夫人的自幼奶妈,侯夫人吃她的奶水长大。”

凌夫人欣喜,袁家这算是有诚意。亲自送她们出门,回来再次告诉女儿:“请你去的是两个这样的家人,她们有那么样的辛劳,如今在侯府里还不是老太太一般的地位。她们来这是难得的。这说明啊,你昨天受屈,大家看在眼里。”

母子面上光彩一起回来不少,这就凌姑娘也不寻死,凌夫人为她挑首饰配衣裳。凌老爷去有司衙门回来,听到也放下心,说这是大好的事情。

……

后日,袁家人来人往。常五公子下马,回身还是哭笑不得。在他的身后,不仅有玉珠的车辆,还有他的四个哥哥,和他的父亲,常御史大人。

打发仆妇陪玉珠去见宝珠,五公子见左右人离得有几步,再次对父亲苦笑:“父亲,有哥哥们肯陪我来,这事情我们会办圆满,您说您也来了,这以后传出去不是笑话一桩?”

常御史摇头晃脑:“怕你们办不成,我跟着你们吧。你眼里不要有小瞧为父的心思,为父在你们这年纪,也是有个风流的名声的。”

随后放低嗓音:“回去不要告诉你们母亲。”父子们相对而笑,父子们都生得玉树临风一般,都是好颜色衣裳,金簪子玉佩香囊荷包一件不少,各摆仪态光鲜亮丽。

五公子在心里嘀咕,全是玉珠害的,自己一个没看住,她还真的跑去见了父亲。

他们进去以后,文章侯府的马车在门外停下。文章老侯、二老爷、四老爷,韩世拓和掌珠到来。

掌珠也是先进去见宝珠,韩世拓再次交待父亲和叔叔:“今天咱们大展手段,请父亲和叔叔不要藏私。”

文章老侯笑道:“这个不用你多说,你还在娘肚子里,为父我就是京中风流第一人。”

二老爷假意沉下脸:“大哥,有我在,这话你别说。”

四老爷更不服气:“大哥二哥,一直我是第一人,你们好意思的来抢。”把个衣角一抖,眸中这就含上情意:“看看我这眼睛,勾人魂不是?”

四个人大笑,也一起进去。书房里见过袁训,就往园子里相看姑娘。

倒不会脸对着脸儿相看,不过是姑娘们花前水边,他们花丛后面水对面罢了。

凌姑娘在母亲的陪伴之下,已经在园子里。

她们早早来到,不是因为猜到宝珠的心意,早早的来相看未来女婿。是来得早,就不会进门和许多的人遇到,听到很多的言语。

先见过宝珠,先进园子,占上一个“先”字,后面过来的人见到她必然奇怪,但凌姑娘先占住在园子里的熟悉感,感觉上好些。

凌夫人怕女儿再出错,一步不离的在她身边。

母女无心欣赏好园子,从以前的背后非议忠毅侯夫人:“不过就是嫁个好丈夫,所以生个女儿能许给太子。”

到今天是没口子的感激。

凌夫人道:“侯夫人真个是做成别人脸面的人。”刚才在房里拜见,忠毅侯夫人又开解那天的事情:“可怜见儿的,这样的好姑娘,不巧遇到娘娘心绪不佳,才有那样的话出来。请你来散散心,到晚上欢欢喜喜的回家去,也免得当父母的为你忧愁。”

这话把女儿也照顾到,也父母的心也照顾到,凌夫人这母亲当时就想落泪。

凌姑娘嗯上一声,此时心口俱服,低低地道:“和她不能相比,所以她的女儿必然一样的出色吧。”

母女转过柳树,往林处阴凉的地方去。见树后有一个人走出来,一揖到地:“见过夫人见过小姐。”

凌氏母女一哆嗦,回身就看林外有没有人经过,同时后退,就要回避。

那个人脸是对着地的,但猜到母女们躲避。急而清晰地说出一番话:“晚生阮风,那天在太子府上慕姑娘神采,本不敢高攀,这是斗胆。晚生家世清白……”

凌姑娘母女脑子嗡的一声,因为没想到,僵在原地一步也移动不得。

凌夫人世故多些,脑海里飞快转动着,女儿还能有人相中,这算是亲事有救吗?

天下有慈爱的父母之心,大多如此吧。话说她们进京,为的就是太子亲事。

如柳家所说,总会想到后路,太子殿下相不中的时候,京里别寻亲事。

凌姑娘更是心头一震,她让皇后当众怒骂,脸面是丢到姥姥家。已生出在京里心灰意冷的心思,强着往忠毅侯府里来,不过是想挣回几分脸面,给同来的人看上一看,我若是没脸的,侯府里不会请我。

回家还要做人呢不是。

居然遇到表示爱慕的人,凌姑娘泪水哗哗的下来,和母亲一起看面前的男子。

阮风呢,让她的眼泪吓了一跳。觉得自己家世报的挺明白,也知道自己出来的莽撞。羞惭惭地又低下头,慌乱的说几句:“晚生鲁莽了,冲撞姑娘莫怪,恕罪恕罪。”

后退而走,吓跑了。

等到凌氏母女完全明白过来,人呢?不见踪影。

他贸然的出来,以为自己报的名姓不少。但凌氏母女初时惊吓,只听到他爱慕女儿,说自己家世清白。

完了,名和姓一个也没记住不说,就是他的脸都没看清楚。隐约的,这个男子生得不错。

凌夫人在林子内外找了好几圈,回来搓着手着急:“能到忠毅侯府做客的不是一般人,这只怕是好姻缘,哎哟,女儿啊,全怪母亲,母亲让他吓一跳,还以为哪来的登徒子,等到想明白这里不会有登徒子,他就走了。”

凌姑娘抹去泪水,却道:“母亲,我心里好过许多。那天的事情,是非黑白真的在人心里。有侯夫人还肯请我,有这样一个人清白家世的人还眼里有我,这就行了。”

凌姑娘对找不到这个人虽然遗憾,但没有母亲的浓厚。她怔怔的,眼前浮现出一个身影。

黑色高头大马,远山沉重般出现在面前。光华中的男人,俊朗眉目,马鞭子直缠到自己腰间。

忠毅侯那天的亮相太过出色,凌姑娘又是从生死关头上走来,心里悄然有了袁训一缕影子。

宝珠很快得到回报,丫头笑道:“卫妈妈亲自盯着凌家,说阮家远房的爷们像是有意,只是他把凌姑娘吓哭,他跑的远远的,从角门里回家了。”

宝珠好笑:“这是个胆小的。”掌珠、玉珠在这个房里,听着难免奇怪。正要问话,外面回说凌氏母女来辞行。

凌夫人低眉顺眼:“女儿忽然头晕,像是天热中暑,多谢夫人相请,这就早早回去,不敢在这里打扰。”

原来是母女一商议,都有回家去好好商议这事的心。凌夫人是怕在这里说话不便,而凌姑娘怕遇到忠毅侯。

经过太子府上惹怒皇后,凌姑娘不敢再多生心思。内心痴想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排解,她自知之明,不见忠毅侯是明智之举。

宝珠客气几句,说下回再来玩吧,让人送母女们出府。

掌珠玉珠早就等不及,忙忙问道:“宝珠,你不是在记恨她?”宝珠嫣然轻笑,老太太坐在这里,抢着回道:“记恨什么?宝珠哪有你们的坏心思。”

掌珠玉珠装着受教,眼珠子瞍来瞍去,等着宝珠解释。

宝珠笑道:“这种事情哪能避免,只怕是生生死死都有人出来。给她们寻亲事吧,安分些的,有个好归宿,这事情自然消退不是。”

掌珠脱口:“妙啊。”想想自己的心思,不是害这些姑娘们,就是全家风流鬼出动,打算毁姑娘们的名节。掌珠惭愧的抬不起头。

玉珠也脱口:“到底宝珠是宝珠。这样一来,说你好的人更多不说,也多了许多人缘儿。大家收敛歪心思,以后遇到再敢上来的人,不用咱们说话,自然有别人劝她们收敛。”

心悦诚服之下,转脸儿看祖母,玉珠诚心诚意:“果然是祖母有眼力,宝珠是比我和大姐都好。只遇到这件事情上的厚道,我和姐姐都不能比。”

玉珠也是发动全家人来损人名节。

安老太太大为得意,把自己吹捧几句,把袁夫人吹捧几句:“亲家太太教导的好。”袁夫人同她把宝珠又夸上几句。

掌珠就出来,园子里找到韩世拓:“宝珠的意思是这样这样,宝珠说信写得多,在我们信里没有写明,你看看,我们都不如宝珠,我们全是坏心思。”

韩世拓对着自己额头狠狠一掌:“哎哟,我们真的,全是坏心眼儿。”掌珠含笑:“坏心眼的,你赶快去告诉父亲和叔叔,不要办错事情。”韩世拓就要走:“你不来说,四叔还真的勾引几个。”

忽然又停下步子:“四妹太好了,但总有一些不安分的,不收拾不行。”掌珠心中喜欢:“你想得周到,以后让加寿谢你。宝珠说了,不安分的她也看在眼里,今天请来的,可全是安心的。凌家的姑娘不能说安分,但宝珠说她冤枉受惊,也请她过来。刚才有点儿事情,她们母女离开,倒也算安分。以后只要是好的,宝珠还肯帮她。”

韩世拓听出来了:“冤枉受惊?这话有意思。那天太子府上我也在跑马场上,我骑术不比四妹夫差。事后我为找证据,相看了那姑娘的马,确实不是烈马,而四妹夫瞬间就加速,像是有备而发……。”

“啐呀!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掌珠一直就护短,打小儿就这样。打小儿只护自己和母亲,现在是全家都护。

韩世拓笑着去了。

找到文章老侯一说,老侯也跟儿子一样,对着自己脑袋上一巴掌:“我们,唉,我们真是一家子坏人。这心思咱们压根儿没有!”

把二老爷、四老爷找回来,四老爷兴高采烈:“大哥二哥,你们有了几个爱慕?小弟不才,已有十个了。”

老侯翻脸:“别去毁人名节了,你说十个,这会儿不过只是十个愿意和你说话的,收敛吧,放她们走正道。来听听侯夫人的话。”

韩世拓把话一说,四老爷傻住眼:“那我不能娶了是不是?”二老爷也佩服:“不得不说,袁家昌盛,人家有人家的能耐,就这一条好心地咱们家出娘胎就没有。”

韩世拓赶紧道:“我儿子有。”文章老侯也道:“我孙子有。”二老爷失笑:“那我说错,是就大哥这一房头有。”

大家一笑,老侯让重打精神:“难怪柳家来的人不错,个个好男儿。却原来这是正经的挑亲事呢。我说兄弟们和世拓,咱们家没成亲的男儿也多,老四,你回家去挑几个来,我和老二世拓重新相看起来,这一回只相看好姑娘。”

二老爷一眼看到利益:“这是结交外官的好机会。平时,上哪儿找这样的机会去?”

四老爷满心里不情愿:“二哥去吧,我还没看够。”

“咄!不许你再有损人名节的举动。”老侯怒目于他。四老爷道:“我不损人名节,我也得相看。小四还没媳妇呢,我看有好的。给我儿子相一个。”

二老爷体谅他,就他出府回家,把家里拿得出手的、没有婚姻的男子找上几个。

这里文章老侯带着兄弟和儿子,摩拳擦掌:“咱们重新相看起来。”

玉珠也找到丈夫,五公子吓得舌头伸出来:“你不早说?我是干不了这坏事,还在这里没有动,但父亲今天跑来说风流,这个不好。”

也是就要离开,回身温柔的叫住玉珠叮咛:“和四妹好好学学。”玉珠啐他,五公子放下包袱,满心畅快的跑开。

常御史听完,大笑一声:“你呀,你是我生的,居然不知道为父心思。为父一把年纪,还真的跑来卖弄风流,干损人阴德的事情不成?”

他在高丘的亭子上面,下面经过的人一目了然。常御史手指刚过去的几个少年:“老五你来认认,这是阮家有名的几个,跟着阮英明到处书社里会诗文。阮家要害人,他们难道拿不出来恶棍。喏喏喏,那边是南安侯府,也是大好少年。柳家今天是争风来的,主动挑衅阮英明论诗文,文才都有独到之处,要害人,柳家恶棍最多,柳丞相西去,他带出来的恶棍还没有西去呢。为父么早就看穿,也给亲戚们孩子相看几个。”

同时压低嗓音:“此时结交外官,大好机会不是。”

常五公子敲自己额头:“四妹是聪明过人,父亲是过人的睿智,独我是个笨蛋。”

常御史接着他的话,也是赞叹一声:“侯夫人不仅是聪明过人,是好心地过人。难怪太后喜欢她,忠毅侯爱重她。”

话锋一转,也有得色:“不过你媳妇也是个聪明的,这聪明人家的人,咱们也有一个哈哈。”

这就五公子去知会哥哥们,常家父子们也是精神抖擞,把些好姑娘们相看起来。

角门外面,此时到了两个人。

田光对小邹面如锅底,上前去问门。很快,宝珠出二门见他们。小客厅上,田光恨不能钻到地缝里去。

“本来不应该再带他这样身份的人前来,但他的话我学不出来。二爷听他自己说。”

宝珠就看小邹。

田光是个抬不起头,小邹是个扬脸自得。

“二爷,我听说了太子府上的惊马,我呢,听二爷的许多训教,咱不轻易冤枉人。这些进京来的,安置下房子就要找粗使的婆子不是,谁走道儿家人带的齐全?这些人我总能找到关系。这就不费功夫,我打听到。有些人心思不正,确是打太子殿下的主意。”

那常年哈着的猥琐相在这里一挺,手在胸口一拍:“敢和寿姑娘过不去,就是和二爷过不去。我都准备好人手,只等二爷发话,咱们是要害人就害人,要杀人就杀人,要奸人就奸……。”

田光把他喝住:“二爷面前不能放肆!”

宝珠忍住笑,也为他们对自己的忠心感动。把自己的心思解释一遍,田光也服,翘起大拇指:“这个才是二爷不是。”

小邹嘴张多大:“哦哦哦,”陪笑:“二爷我想错了不是?”他是个不脸的人,抬手对自己脸上就是一巴掌。

宝珠阻止,笑道:“我要感谢你,你为我们娘儿们想的周到。”小邹又得意起来,他要尽的就是一份儿心,他也约摸猜到宝珠不会答应,袁二爷就不是这样的人。

宝珠说过,让他们不要走:“稍等,我回来还有话说。”出来见袁训,一五一十的对他说:“忠心可嘉,大热天的过来,侯爷陪他们吃杯酒。他们有自己消息灵通的一面,说不好咱们用得上他们。”

袁训也欣然,把宝珠调谑几句:“二爷如何比大爷还要厉害,这个风头算你抢得干净。”

和宝珠一起出来,丫头送上好酒。田光和小邹接在手里,见碧色浮动,喝一声彩:“这是上好的!”

袁训满面笑容:“这是进上的,轻易喝不到。我们家过年过节才赏一坛子,预备着接太后的时候用。二位心意我夫妻感激不尽,以酒三杯聊表心意吧。”

田光和小邹激动的湿了眼眶。敢情二爷不嫌弃我们,大爷也不嫌弃我们不是?

小邹喝完,把胸脯拍了又拍:“只要二爷一声令下,什么样的人都给他放倒。”

田光瞪眼:“二爷不发话,你就闭上嘴!”

小邹道:“那是那是。”

袁训看在眼里,微笑加深。加寿宝贝儿以后岂能只用忠臣良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些人也是她以后的臣民。

求票票。哈哈,写这一章乐死仔了。今天提前今天提前今天提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