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七章,萧战来帮忙/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夫妻两个人又看了一回月,回房去睡。第二天袁训去衙门,关安还是不敢出门,袁训把他笑话几句:“他们从此不离京,我看你怎么办?”关安抱着脑袋:“不会,不会吧。”

等袁训出门,关安让人去顺天府打听梅吕二位姑娘受辱,两家红着眼告状的下文。

很快,小子欣然回来:“关爷,你可以出门了!”关安一喜:“他们离京了?”又想到:“他们是进京述职的,不能够说走就走吧。”

“倒没有走,是顺天府的府丞路大人,当堂把梅吕两家的状纸撕毁,把他们两家人撵下公堂。说他们讹诈京官,再不知趣,就送交御史弹劾。”小子欢欢喜喜:“关爷,您可以不用再躲避了。”

别的当值小子们在这里,一拥而上笑话关安:“让女人看这是大好事情,我们倒想,偏就没有。要是肯把我光着看上一回,我也满大街张扬去。”

关安吼道:“我不是柳五那无赖!”

又和小子们嘀咕:“咱们家没有人去顺天府打招呼不是?为什么不审了呢?柳家老五巴不得越揭越大,揭得他们回家乡都没法子做人。这路大人是怎么回事?侯爷肯定没去说。要是说了我知道。”

……

七月的夜晚,一波一波的凉风袭来。中元鬼节就在本月,失意的梅老爷坐在烛下,更觉得萧瑟难禁,无常抓了魂似的烦恼。

屋里,不时传来哭泣声。

这个时候的门外,敲门声响起。梅老爷一惊,梅夫人从屋里出来惶然一张面庞,也是一惊。哭泣声止住。

家人见到主人见神见鬼的形容,摇头叹气去开门。见和自己家里倒霉成串的吕老爷到来,后面跟着青衣整洁的一个人。

吕老爷惴惴不安,也是魂不守舍模样,月下似个无魂鬼。太背运,低低语声,气都快上不来:“有要事见你家老爷。”

家人请他自己进去,在后面慢慢关上大门。

“你?”梅老爷对着第二个人又怒又气,这一个随同吕老爷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衙门口几回劝自己息事宁人的张书办。

张书办双手一拱:“大人,可还记得我么?”吕老爷怕梅老爷想不起来,多话道:“顺天府的张大人,”

梅老爷把袖子重重一拂,森森冷意:“我们几回去告状,张大人几回从中阻拦。听话音您是不愿意我们多得罪人。但细想想,您是不敢审袁柳二家吧!”

加重语气,怒不可遏:“就只欺负我们!”

张书办笑了:“果然,路大人说你们不识好人心,要我私下登门一回,果然,吕老爷还肯听我解释,你梅老爷还性傲如此。”

吕老爷唉声劝道:“老梅,张大人说他有话来解释,你我都背运到这个份上,听听又有什么。”

梅老爷心酸上来:“好吧。”往外面看,有让家人上茶的意思。张书办拦下来:“我不打扰太久,就几句话,弄明白就走。”

梅老爷也实在没有招待的心情,就依他。

张书办好生的不客气,开口就见血:“大人,你们好糊涂!”梅老爷对吕老爷使眼色,他这是嫌我们倒霉不足,上门跑来羞辱?

张书办下面的话,把梅老爷心思拉回。

“料来,你们以为今天路大人不接状子,又是什么人打了招呼?我如实说吧。柳家不屑于打招呼,袁家根本不用打招呼。”

袁、柳……刺得梅吕面皮抽搐,一个是浓浓的愤怨,一个是深深的悲痛。

“小的不才,在这衙门口儿当小吏已有十年,没能耐咱升不上去,但见的人多,二位心思一猜就明。”

张书办说话好似剥皮,又狠又准,也真的不拖泥带水,没有多的罗嗦。

“二位大人起意贪婪,以为家有好绝色,往京里一来,大把的王公孙子追逐。”

扎着真病的梅吕二人露出痛苦之色。

“二位也不想想,太子是独一人,京里的姑娘还没进去呢,他柳家的姑娘还没进去呢,轮得到你们!”

梅老爷嗓子眼里格格作响:“这这这……”

张书办凝视他:“对!这就是柳家和你们做对的原因。一块好宝贝,看着他守着他的人还没有看够,外来的你们凭什么!再来说袁家,原因不说自明。袁侯爷是京中有名美男子,虽有太后,但战功真实,文才真实,并不真的倚仗太后!这样的人能少了女子追逐?他一心一意从不变心不说,我们顺天府管京里地面,我们知道袁侯花街柳巷都去得少。就是去,一定有应酬。他肯眼睁睁看着长女添堵?”

梅老爷嗓子眼里格格格。

“换成我是他,我也收拾你们。而你们二位,还有最糊涂的一条。就是太子殿下他愿意吗!他都没说愿意,你们凭什么和袁柳争斗。异想天开,可笑之极不说。纵女色诱,偏又寻错人!”

梅吕面上火辣辣的疼,难受的面前这个人说话算难听都没有想到。

张书办面色再沉:“你们真心为女儿好!寻错人的那天,不应该在尚家大吵大嚷。求尚家不要出声,和袁柳私了。不肯私,捏着鼻子自家咽了。二位是任上报卓异的官员,京官也不要想了,换个地方重新做人。姑娘一出嫁,你们还有什么负担?”

梅吕茫然。

“一错,不知道悔改,又出来二错!你们占住什么理,还敢衙门口上告别人!”

张书办恨声:“昏瞶!二位是官员,女儿体面有失不知遮掩,直到今天,御史可曾弹劾你们!你们还以为御史们看不到!路大人特意让我来提醒,他把你们撵走,就是不想御史奏章上多添你们诬告一笔!御史直到今天没有说话,一定是有人压着,等到他们说话时,二位,你们细想去,弄不好官也没了!”

张书办冷笑,主管你们的官员,吏部里尚书叫阮梁明,他和袁家是亲戚,别对我说你们京里呆这些时日,自家主管弄不清楚。

梅吕心惊肉跳。

“没人、没势!你们竟敢京里撸虎毛!二位,听我良言,赶紧的明天就收拾东西,尽早离京吧!这京里哪里是你们玩的地方!”

张书办说完,起身这就告辞。

梅老爷掂量出他话的份量,虽然难听,却句句切中。追在后面还想讨教:“大人,下月中秋宫宴,我们是有份进宫面圣的人呐,”

张书办长叹一声,知迷不悟没有办法。面圣,有你们的前程和性命值钱?

他只能再提醒一句:“要知道,路大人是府丞,府尹大人董大人丁忧,路大人才能大胆放你们!要是董大人在,他是袁侯夫人的亲戚。你们自己想去。”

梅吕愣在当地。见书办头也不回走出院门。到外面,张书办在明月下才埋怨:“你们就是现在离京,人家都不见得放过你们。还恋什么中秋进宫。”这般的糊涂,张书办都说不出什么,摇着袖子回家去了。

梅家,梅吕低声商议:“当初我们送女进京,也没有天大的胆子一定进太子府。是欧阳老大人和大公子出的诸般主意。也是他们怂恿我们告状。如今让这位大人一说,明明白白。明天咱们还找他去,横竖他们宫里有娘娘,让他们出主意到底。”

两人无话分开。第二天柳至得到消息:“他们又去欧阳老贱人府上!”柳至阴沉沉浮起笑容:“哦,等他们使完招数吧。这有什么可急的。咱们慢慢的来。”

柳至如果不在这件事情上,给出狠狠的教训,怎么警告后来人。

太子殿下,袁家有份,柳家有份,别的人都收手吧。

……

秋风起,菊香浓,这是赏花的好时节,欧阳容在宫里却提不起精神。

欧阳住垂首在她面前低语:“那两家京官现在就和我们过不去,天天坐在家里要父亲和我为他们想主张。”

欧阳容冷淡:“他们想怎么样?”

“说父亲和我事先隐瞒,阮代尚书是袁家的亲戚我们没有说,顺天府尹董大人是袁家的亲戚我们没有说,柳家不愿意别人染指我们也没有说,”

欧阳住嗤笑:“我们不能猜到柳至的心事是不是?”

见到欧阳容微变面容,似对外官们生出怒色。欧阳住慢悠悠再道:“还有一件事,妹妹要多留意。皇上赏给太子的美人,像是让太子闲置在一旁。”

他煽风点火:“这不是抗旨不遵吗?”

欧阳容终于气容出来,火冒三丈:“袁加寿在他府里当家,”又憎恨:“在这宫里也当家,皇上赏的又怎么样,府门一关,还不是由着他们折磨。”

欧阳住凑上一步,耳语:“别人想不到管,妹妹您就不能管管?您给她们送个东西捎个话,别让她们黑在太子府里。”

欧阳容大惊失色:“太子他敢吗?”

“他敢!”欧阳住斩钉截铁。

“乱了,乱了!这宫里如今乱了,小姑娘当家她还能不乱吗!”欧阳容骂着加寿,斯文也不要了:“她懂个屁!”

扫一眼在殿中,更是气愤:“皇上出御花园的前个晚上,不在我这里歇着。她就敢怠慢我,我回宫要的东西到今天也没有给我!那晚侍候的方嫔,回宫那天,就有人主动送东西过去。”

“在宫里都这样,何况是在太子府上。她还不一手蔽天吗!”欧阳住继续添油加醋。

“不把这些人的威风打下来,我在宫里可没好日子过!”欧阳容把手一挥。

她的哥哥欧阳住就是添乱来的:“不把他们全拿下来,咱们家从此没好日子过。那两个外官啊……”

欧阳容烦上来,把美丽的眼睛溜圆了:“让他们滚远些!我在宫里刀尖上过日子,还轮不到他们来威胁。”

欧阳住轻飘飘:“就是嘛,自家的女儿不争气,没认清楚人就进男人房里,他们来怪咱们家,咱们家为他们帮的忙还少吗?”

闻言,欧阳容恶狠狠:“把实话对他们说,他们自己告不下来,怪不到别人!”

“是是,”欧阳住点头哈腰,又陪笑提醒:“那太子府上妹妹还管不管?”

欧阳容咬牙:“对头不倒,我心怎安!管!”

欧阳住笑了笑:“妹妹总是有好手段。”回身,取过几上他带来的食盒:“这是家里现做的,妹妹最爱吃的菜,啊!”

盒盖一打开,从欧阳住手中滑落,欧阳住惊呆在地,盒盖掉落地上啪啪两声,弹跳开来。

欧阳容让吓得一寒,带气来看:“你又是怎么了?天呐!”也张着嘴原地呆住。

食盒里两碗菜的下面,放着雪亮一把解腕尖刀。刀身上,两三滴干涸的血。应该不是人血,但出现在这里,让欧阳兄妹头一个想法杀过人的刀!

尖刀,明亮。

血迹,暗红。

意思不言自明。威胁,恐吓,吓唬……

欧阳容恢复精神时,怒问欧阳住:“你路上遇到过谁!”欧阳住颤抖:“没啊,给妹妹吃的,我抱在怀里护着。”

欧阳容狐疑地眼神一转:“进宫门的时候,有没有搜查?”

“当值的人一定要看,我打开来给他们看过。啊!”欧阳住又大叫一声:“那个时候有人在后面大声说话,我好奇回头看上一眼,也许就那时候让动了手脚,”

欧阳容摇摇头:“这宫里不会乱到这地步,哪能个个是柳家的奸细。”对尖刀看上一眼,欧阳住赶快拾起盒盖,菜也不敢送给欧阳容,压好,抹着冷汗:“我带走,不留在这里。”

等他出去,欧阳容狰狞喃喃:“刀没一会儿不是在脖子上,我容易吗!”至于这刀是她自己讨来的,她肯定不去想。

欧阳容想的是这世上的人都对不住我,我要犯坏的时候你们不死,我要踩你的时候你们不倒。

无声狠狠诅咒上一回,把一个宫女打发出去。

……

“张姑子,你在吗?”宫女走进小小的院墙。张姑子走出来:“哟,这不是容娘娘宫里的姐姐,你送什么吃的给我?”

宫女撇嘴,把她拉到一旁埋怨:“没送顿打给你就不错。”

张姑子诧异:“怎么了?”

“娘娘生气,说你平时又吃又拿,最近什么消息也没有送去。”宫女板起脸:“你不知道我家娘娘得宠吗?你敢得罪不成。”

张姑子心里鄙夷,嘴上却哭天抢地似的大叫冤枉:“我怎么敢得罪,哎哟,我说姐姐,消息有,这不是上午有娘娘们来上香,我侍候到现在,还没顾上去。”

宫女一喜:“那你对我说吧,我这就带回去。也免得你跑一趟。”张姑子嘀嘀咕咕:“那我的好处还有没有啊。”宫女一翻脸:“你就知道要好处,好些天不去侍候,拿些消息来哄娘娘开心是正经的。”

张姑子就告诉她:“太上皇最近总是单独出宫,不跟太后在一起。”宫女惊喜交加:“生分了吗?”

“这内幕,我没本事打听。娘娘想要知道,自己个儿打听去吧。”张姑子把个手指动几动。

宫女失笑,指着她骂:“死要钱,看你无儿无女的,死了能丢给谁!也罢,我去回娘娘,娘娘要是喜欢听,我再来找你。”觉得这消息容妃会喜欢,走得姗姗然若飞花。

在她的背后,张姑子冷笑念叨:“不要脸,我家娘娘得宠?亏你说得出口。谁不知道皇上今天喜欢东,明天喜欢西。皇后娘娘如今也上来了,不知为什么去御书房见过,又去太子府上,回来后就欢欢喜喜的,难道不是皇上也许给她?我呸!你有长长久久的得宠,才是厉害!”

一个妇人从她后面房里走出,微笑着劝:“这位欧阳也算得宠,几起几落,她还在。”

“起落的人我见得多了,宣嬷嬷,您是跟太后的人,我呢,在这宫里也好些年,真是那戏上的话,把大好年华都虚浮。像容妃这样的宠妃,我见的太多。除去她自己,没有人拿她是个宝!”

张姑子愈发的骂上来。

宣嬷嬷更笑:“我听出酸味来,大好年华都虚浮,你吃醋也晚了。”张姑子讪讪地笑,宣嬷嬷就要走:“怕太后要找我说话。”张姑子跟上两步,歉意地道:“她今天没给银子,等我讨要去,再给您送去。”

“我来拿吧,太后宫里严谨,不是乱递东西的地方。”宣嬷嬷道:“这人老了老了,就爱个钱。她不给足钱,我也不对她说内幕。”

张姑子连连点头,又小声地打听:“对我能先说说吧,太上皇和太后真的不和了?”

宣嬷嬷煞有介事:“应该是。”走出这院子里。

张姑子在院子里乱转一时,自言自语:“太上皇和太后不好了?这为的是什么?难道太上皇这年纪,还想恋个年青姑娘不成?这容妃又要掺和事了不是?”

……

城外田埂,走着两个步子缓慢的人。

布衣打扮,但干干净净,扛一把大锄头在肩头,这是太上皇。旁边小小孩子,也是布衣打扮,扛一把小锄头在肩头,这是香姐儿。

这段田埂接官道,两边还有树林,遮挡住两边的视线。往前看,又是一大片树林做转角儿,先看不到全景,但来过的香姐儿希冀上来。

在他们后面,跟着香娘儿奶妈和太上皇侍卫。官道上,停着他们的马车。

数数前面路程,香姐儿道:“就要到了不是。”清脆的孩童嗓音,在秋风里特别好听。

太上皇呵呵:“你猜,今天黄了多少?”

香姐儿歪脑袋,拖长嗓音:“嗯?上回来咱们看到黄了一多半儿,黄中有青,青中有黄,别提多好看了。”

太上皇看看她的小神色,见激动心仪,微微一笑,先附合她:“自然这个是最好看的,自然为美,你听过没有?”

“您不是总在说。”香姐儿这样道。见转角儿在即,小步子兴冲冲加快:“咱们快点儿吧,我等不及要看呢。”

太上皇叫住她:“不许跑,咱们出来以前,太后面前你说过的。你这孩子,见到喜欢东西就恨不能一下子到跟前,要还是悬崖底下挖兰草,你可又要吓住我了。”

“嘻嘻,我不会,我不是战哥儿那莽撞鬼。”香姐儿洗白自己,顺手把黑抹在萧战身上。

耐着性子,配合太上皇的步子。太上皇是成人大步,为将就她,故意慢而又慢,这就过上一会儿,才拐过树林。

“哗!”

香姐儿大叫一声,小手张开,肩膀上小锄头落到地面,砸出一个土炕,把泥渍溅到她裙上。

爱好看爱漂亮的香姐儿没有在意,这不是她头一回出来接地气,挖花草什么的,溅身上是寻常事。

她只顾着看眼前的盛景,那一片金黄的庄稼地。

秋风晴阳,高空衬托,亮得像直到人心。但和金黄的庄稼相比黯然无光。

金黄色,有王者风范。又是自然而生成,把眼帘内全充满。远方青山隐隐视而不见,只有这一片金黄洋溢在大地上。

“您又说对了,这个才真的叫好看。”香姐儿有些忘形。太上皇佯怒:“我几时没对过?”香姐儿回他:“嘻嘻。”目不转睛继续看这天然丽色。

太上皇呢,就自得地看她神色,回想到几个月前。

香姐儿收拾好房子好院子,太上皇和太后这一年里,在袁家住时,不住正殿住她的院子里。

一直很喜欢,也就一直没想起来说。是数月前,夏天防讯,报上水灾不止一处,地方官预先报秋粮减少,请皇上拨赈济钱粮。

太后教导加寿:“你以后不会少遇到这样的事情,春天有疫病,夏天有水灾,秋讯厉害,冬天又防雪。国库银子充足还好说,要是连年减产,国库不足,怎么办?”

加寿晃脑袋:“怎么办?”

“这天灾先要从自己身上抓起,祷天求助,再减自己费用,为六宫之表率,让百姓心安。”

加寿就捐出她的私房钱,带动六宫捐出一笔钱,得到皇上赞赏。

太上皇由此想了起来,私下无人对太后道:“这姐姐是这个样子,寿姐儿是你带大的,不是乱花费的人。二妹呢,就奢侈了。她房中木板,不要漆上去的花纹,天然生就树纹拼命成花,几百株树对不出一尺的板壁,这坏毛病要改改了。”

偏心太后笑着为香姐儿辩解:“她自小儿爱天然不是?不信,您看看别家的姑娘们,今天首饰换个样子,明天换个宝石,二妹就同她们不一样,她就爱天然的东西。”

“她是不爱虚荣,但天然里的,假山石,老树根,比宝石还贵。”太上皇抚须:“既然她爱天然,我有个主意,把这孩子带到正道上来,让她从此不叫小古怪。”

又对自己道:“难怪叫个小古怪,这癖性是古怪。就差学人去种蝈蝈葫芦,上好的蝈蝈葫芦,在有癖性的人眼里,有市无价。”

当时恰好夏收,水菜清新也好看,太上皇就把香姐儿带出城看庄稼。

“别只相中高雅兰花吧,这野地有野地的趣味,这庄稼青了黄了收割了,是兰花不能比的。”

一个夏天过来,香姐儿看过垂吊累累的葫芦架,黄花细长的嫩丝瓜。她看出意思来,说比花篱笆还好看。

夏收看得不过瘾,秋收请太上皇出城,再次来看。

太后种地的出身,她说不好看,她不出来。宣嬷嬷就可以拿这个当谣言,太上皇可以自自得,怎么样,我说好看就是好看吧。香姐儿陶醉其中,嗅一口秋天庄稼香:“这是最上好的薰香。”

太上皇笑出了声,肩头锄头没扶住,也掉到地上。

他不去管,和香姐儿一起欣赏。

欣赏过了,重捡锄头,准备别的庄子里转转,地头上能发现奇花草——以前就找到过——顺手可以挖走。

一老一小蹒跚地走着,香姐儿忽然道:“咦,我在家里种庄稼怎么样?”太上皇愕然:“为什么?”

我是要你知道粮食金钱来之不易,不是这就让你当老农。

香姐儿回答:“您看那边一大片,根本种的不好。想来种的人没有我聪明,”

太上皇嘴角微勾,袁家的孩子全是这样:“我聪明,我什么都会,就是我不会的,我一学就会。”个个底气十足那种。

“都说我兰花种的好,如今我看庄稼更好看,我要改种庄稼。”小手对身后一招:“明年有谁种的不好,我帮帮他。明年打的粮食多,您和太后娘娘们就不用减衣食,大姐也不会回来盯着我吃肉,说以前吃两块,现在只给一块吃。”

太上皇大乐。

“虽然我不爱吃肉,但大姐对着肉流口水,明年就放心让她多吃。”香姐儿的雄心大志,过一个夏天,由原本的爱天然,变成这模样。

秋风中,太上皇觉得自己理当自豪。小古怪别看年纪小,做事情有袁家人的特长,很认真。要做,就做好它。

太上皇相信她能把庄稼种好,而她说的种好了帮别人,虽然朝廷另有负责田地保收的官员,但太上皇不介意小古怪也钻研一回。

他乐着取笑香姐儿:“那你长大可以当司农的官儿,不会有人再叫你小古怪。”

“还是叫着吧,我喜欢听。”香姐儿回答的不假思索。

太上皇奇怪:“为什么?”

“叫我小古怪呢,就不会有太多的人和我玩,我就可以安静的一个人玩。”香姐儿这样道。

她是不当一回事情,但太上皇听着心酸。

这孩子今年六周岁,刚过了生日。这年纪正是孩童玩耍嬉戏不论规矩也可以不论男女避嫌的时候,她却因为一个绰号,天天自己玩的最多。

太上皇拍拍她的小脑袋,有时候为出来挖东西方便,给她扎个男孩子发髻,首饰扎手的都没有。

“啊,小古怪,哈,看我又这样叫你了,你不是一个人玩,我不是在陪你。”

香姐儿抬头笑:“是啊,”把肩头小锄头晃晃,欢快地道:“咱们今天兴许还找到好东西呢。”

太上皇又要笑:“你是专心种庄稼,还是种花种地两不误?”香姐儿兴高采烈:“两不误。”

一老一小又笑了一回,太上皇温和地道:“不然,同别的男孩子玩耍如何?你喜欢谁,对我说。”

太上皇的意思是实在不行,换个亲事吧。

香姐儿撇一撇小嘴儿,却说出这样的话:“好玩的男孩子,就是我的大哥二哥和三弟。还有,战哥儿算一个。还有我爹爹。比他们更好的没有,我个个都不喜欢。”

和萧战见面就吵的香姐儿无意地道:“战哥儿对加福多好啊,再找不出第二个。”

六岁孩子的感慨,把太上皇震惊得不知该怎么劝她。劝深入的,她是个孩子。只能不劝,把因笑而歪的锄头扛正,和香姐儿重打笑容,去别的庄子看秋庄稼,再寻找有趣的花草。

……

马车停下,小沈夫人带着神秘的揭开车帘:“沐麟,你看!”一大片金黄色,背后是远山里秋果的浓红深紫和油绿。

角度选的又好,天空又极澄净。沈沐麟吃惊的睁大眼:“这是……”赶车选角度的是他父亲沈渭。沈渭没有妻子话多,却往往画龙点晴:“像不像你新近喜欢的画?”

“农耕图的后半部?像!”用天生对美的敏锐,沈沐麟不错眼睛追寻眼前:“但画是画,和这天然的没法相比。”

小沈夫人不是忍寂静的人,她把话接过:“画是画家的作品,这天然的,是农人的辛苦。就像你夏天种的花儿,是你的辛苦。”

沈沐麟开了:“是啊,天然是我种成的。”由已推人,要往车下跳:“近些看看,这里好香啊。家里的香也没有这样味道。”

沈渭把他抱下地,把妻子抱下地,小沈夫人带着儿子先走去田头。沈渭把车给跟的两个家人,慢慢步行跟过去。

沈夫人的心全在儿子身上,因为香姐儿最近爱看庄稼了,也好巧不巧,这两个孩子是真的有缘分,她收到宝珠信的时候,沈沐麟正好爱看葫芦,自己在后院里种了一小片,和香姐儿又对上。

太上皇说今年种晚了,香姐儿明年才种。而沈沐麟正玩到工艺葫芦的层次,工艺葫芦历来受文人追捧,又和香姐儿凑成一对。

小沈夫人心无旁骛,一心一意想着宝珠信上说的,香姐儿看完夏收还要看秋收,让沈渭下衙门后出城,特意选定在这里。

一抬眼,远山郁郁,秋果红黄。而下面,金黄灿烂,难描难绘。

沈沐麟也一下子就喜欢上,小沈夫人又故意道:“哎,那远地方上,怎么一片好不中看?”

母子重新上车,过去问。小沈夫人做足功课,和农人攀谈起来:“肥没有上足?种子不好?犯懒没浇足水?”

沈沐麟也为怎么更好看,而跟在里面津津有味。

沈大人晃着马鞭子,在秋风中自豪。他在以前的岁月里,见识的是妻子——小表妹的飞扬跋扈。一直是兄弟们的笑柄,也是自己的烦恼。

但出京后,为促成两个孩子的姻缘,妻子什么都去学,就说此时,换成以前对她说上农家肥,她还不跑得远远的说恶心。但现在她为孩子们,香姐儿喜欢上庄稼了不是,小沈夫人就门门儿要弄明白,好把儿子哄到她想要的贼船上去。

那贼船的名字叫:小夫妻和和美美。

……

中秋节以前,京里凡下科场的人家,家家忙碌,打发书生们下科场。中秋节对前,是加福的生日。

加福的生日以前,萧战和加寿狠狠的吵了一架。

要说来的时候,小王爷嬉皮笑脸,态度极好不说,还拎着满手的礼物。他为献殷勤,不要别人帮忙。左手点心盒子,右手油纸包里应该是外面的卤菜,怀里捧着两枝子水灵灵,似乎还带着昨夜露珠的荷花。

加寿爱不释手:“秋雨一下就凉一场,这府里的荷花只好残荷听雨声,纵然有开的,没有这个好,这跟夏天的一模一样,你从哪里弄来?”

萧战摇头晃脑:“你喜欢吗?”

“喜欢。”

加寿说过,萧战又打开点心盒子,取出一块点心:“最好的铺子,最出名的月饼,还没有发卖,我弄来给你赏鲜。”亲手送到加寿嘴里,加寿乐得唔唔:“好吃。”

有滋有味吃完,加寿抱着荷花紧紧的,俏皮地洞察到萧战来意:“你要对我说什么?”

萧战先小心翼翼问:“你都喜欢吗?”

“都喜欢。”

萧战得了意:“好吧,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加福过生日那天,衣服可以比你的好。”

加寿笑眯眯:“我还没有答应呢。”

萧战小手一张,吹嘘着:“我给你送了这么多的东西不是?你还要想什么,你对我说,我给你弄来。只要你答应加福过生日,衣裳比你的好。”

加寿左晃身子,右摇面庞,萧战盯着。半晌,加寿慢吞吞:“战哥儿,我想起来了,”

萧战急急:“你要什么,你只管说。”

“你以前总欺负我来着,还欺负二妹。”加寿小脸儿全是坏坏的笑。要说这笑最近地道,跟阮家二叔学来的正宗阮氏坏笑。

萧战一急:“可我还陪你玩呢。”

“是啊,”加寿一本正经:“你今天送的东西呢,我也很喜欢。”萧战面容又是一松:“哈哈,那你答应了吧。”

加寿哈地一声乐了:“你当我傻吗!我要是答应了你,以后你就不给我送了!我不答应你,保不齐明天你就又来了。”把荷花闻了又闻,眉开眼笑道:“明天再来,咱们明天再说。”

水灵灵的荷花,喷香的点心,可爱的小面容,就是小嘴里没有萧战要听的话。

小王爷气得,腾,一跳多高,怒道:“你吃了拿了,你还赖账!”

加寿吭吭:“我赖了,你要怎么样?”

“你是大赖皮!”小王爷咆哮。

加寿和他吵架不下上百回,纹风不动:“我赖了,你怎么样?”

“你是大坏蛋!”小王爷恼怒。

“你是大黑熊。”

“你是大……”

嬷嬷们上来劝:“吵归吵,可不许骂人。”小王爷气的黑脸涨成紫颜色,一跺脚:“哼!”走了。

加寿抱着荷花直到看不见他,才得意的挑起眉头:“我早就对太后说三妹过生日,衣服会比我的好。但你要我答应,我才不答应呢。哼!”

今天晚上回家住,当成笑话一件说给父母亲听。而宝珠要听的,却不是这个。

等到加寿去梳洗,宝珠独自请来女官。满面笑容问她:“不怕你笑话,我们加寿是侯爷心爱的,最心爱的那个。”

女官嫣然:“太后也说可以对夫人说说,夫人请听好。”她清清嗓子:“我每天都往园子里散步,总是经过她们院子。皇后娘娘到来,给赏赐下来的人定下院子,又指派丫头妈妈照顾。”

宝珠轻笑。

“直到今天,她们也算不上是姬妾。太子说是皇上赏赐的人,免去定省。她们中有不安的,也每天说给太子和寿姑娘请安。”女官在这里眨眨眼睛:“但指派的丫头和妈妈会拦住的,我亲耳听到过。”

学学妈妈们腔调:“姑娘们不是一般身份,皇后娘娘爱重,太子殿下高看一眼,虚礼不用了不用了。”

宝珠含笑:“姑娘?”

女官忍俊不禁:“如今身份尴尬,只好算是个姑娘。”

宝珠双手合十:“谢天谢地,我就怕寿姐儿慢待她们,只要待得尊重,这就好。”

女官轻笑:“可不是,顶顶尊重她们。”请安不用,太尊重了,平时也不用出院子,好好的尊重着就行。

宝珠谢过她,拿好东西赏她,赏别人的也交给丫头们去送。女官退下,外面加寿的笑声传来。

“哈哈哈哈,爹爹你知道吗?战哥儿跳起来说,你是大赖皮。哈哈哈,我就是大赖皮。”

秋凉刚起,还能洗澡,今天又是加寿洗头发的日子,湿漉漉地让等在外面的父亲用小锦被包回来。

去掉锦被,只有里衣在榻上蹦哒:“母亲,你看我学战哥儿,”宝珠逮住女儿擦头发,打趣她:“从你到家,已经说了七遍,”加寿笑嘻嘻:“那我到睡着了,还能再说七遍。”

袁训张开女儿寝衣在榻旁,也取笑她:“战哥儿虽然没成,这也算是有谋略,你呢,是个守株待兔,等着他自己撞上去。”

加寿眼睛一亮:“是啊,爹爹母亲,你们还是不要对他说,太后已经答应,正在给加福准备比我和二妹的衣裳首饰。我还是树,等他再来撞我。哈哈哈,战哥儿……”

宝珠和袁训失笑:“又开始了。”

又结下这样的小小“仇气”,小王爷记在心里。哪怕在加福生日前送来的衣饰能确定是独一份儿的,萧战也沉着小脸儿暗自盘算。

再好的衣饰也是我战哥儿的本事能来的,与大姐没有有关系。大姐你吃了我的喝了我的,你还不答应我。哼哼,加福生日那天太子哥哥说过会到,哼哼,走着瞧。

……

生日这天,太子是再忙也得过来。他亲耳听见萧战最近胡说八道升级,他不跟来守着加寿,怕加寿跟萧战学坏。

也许,还有萧战的话:“我家加福不纳妾。”

“大姐你以后可以到我家里来哭。”

这是小儿无心或争风的话,却把太子刺激的一直没有忘记。

他的母后饱受“争宠”之苦,因为争宠,欧阳容把手还敢伸到他府上。太子几回想到几回气的坐立难安。

我还没有找你算帐呢,你又上来了!

人的改变,由心开始。太子自己听不下去萧战的话,就以为加寿听多了会不喜欢。

哪怕加寿听得很欢快,战哥儿又来胡闹了。太子也得在这一天守着加寿,因为他不用猜,就知道加福过生日,萧战他会消停吗?

他一定会有无数吹捧加福和夸赞自己的话,全然不管别人全不想听。

求票票哈哈哈,小王爷是最可爱的银。

推荐凌七七《盛宠之毒医世子妃》

容凰,东楚国勇毅侯府嫡出小姐,温柔似水,知书达理,容貌倾城!母亲南风国和亲郡主,身份高贵!

可惜母族夺嫡失败沦为罪人,死去的母亲从妻降为妾,容凰也从天之骄女,成为尼姑庵里人人可欺小可怜!

当她成为她,眼底温柔不在,取而代之的是凛然杀意!

庶妹抢她未婚夫?不用抢,姑奶奶送你!这种渣男,不稀罕!毁你容貌,让你跟渣男继续“相亲相爱!”

继妹夺她嫁妆,帮她的王爷未婚夫当太子,她好当未来皇后?做梦!吃了的都给姑奶奶加倍吐出来,否则打你个半身不遂!

渣爹想利用她往上爬,不用,姑奶奶这么孝顺,不帮你把勇毅侯府弄个家破人亡,姑奶奶都嫌睡不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