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欧阳定毒计/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面的是柳家的亲戚中,柳五挺胸腆肚:“磕头,赶紧的磕头。”龙家的小子们把他骂回去:“名次低,名次低!”全神贯注又去等下一名。

……。

袁家二门外的大厅里灯火通明,从袁训到来的亲戚们都没有睡,满面笑容在这里等名次。

这里袁训笑得最为畅快,探花郎看过小二给大家出的模拟试卷,约摸知道能中大于几个人,他很满意,等的也轻松。

平时来上学的人,韩家的人在文章侯府,阮家的人在靖远侯府,钟家的人在南安侯府,就只有龙氏一族的亲戚在这里。

其中包括从谢氏到国公夫人田氏的娘家亲族,还有项城郡王一族。

老国公和袁氏国夫人的外家,是项城郡王一族。本来项城郡王和龙怀城母子不好,阖家不再走动。

但在项城郡王进京受审以后,他从此的认知,输给陈留郡王一舅爷。郁郁闷闷的,把自己和袁国夫人本是亲戚想到。

袁国夫人的母亲是项城一族的老姑奶奶,她也算是项城郡王的表姑母,就是表的比现在的老国公夫人还要远就是。

论起来,袁训是他远亲的表弟。

项城郡王目睹陈留郡王和萧观军营里争风,他陈留郡王敢大过王爷,凭的不就是上有太后,京里有舅爷,以后女儿是皇子正妃,两个儿子是驸马。

陈留有能耐了,所以胆子大了。

能耐二字,是人品质的唯一要点。善良,也算能耐。好心眼,也算能耐。

定边郡王谋逆,东安、靖和自刎,郡王里敢和陈留郡王争的,只有为陈留郡王妃和陈留郡王原本就不和的项城郡王。

由初回军营的不安,到亲眼见到陈留郡王和萧观部下争斗的不服,项城郡王打起精神决定奋起,武走军中,文自然走科举。

只有你陈留郡王才有能耐吗?别人学一学也行。

袁训一道奏章救了他,项城郡王在佩服他和希冀家人有成就之余,又和现任辅国公龙怀城不能修好,他重修亲戚路,一封书信命子弟们随身携带,进京求见袁国夫人。

袁夫人和媳妇宝珠一样,心地最为善良。项城郡王主动求助,信里恳切谦和,袁国夫人不是自作主张的人,把儿子找来说话,袁训看出母亲有意答应,也就答应下来。

项城郡王和袁训的远亲关系是从老老辅国公夫人开始,所以这里坐的人姓氏虽多,但全算是龙氏一族的亲戚。

龙氏一族的亲戚可就没有袁训轻松,他们按大家亲厚散坐,交头接耳:“你有没有把握中?”

“拿不准。”

说话声中,外面吧嗒吧嗒,撒丫子的又回来一个。不中不会这动静,袁训起来往外观看,见龙二的儿子龙显邦大跑小跑进来,秋夜已寒,他跑出来一头汗水。

袁训走到厅口儿,龙显邦跑到台阶下面。见表叔在身后万千灯华中走出——临行前受到祖父叮嘱,说进京后要敬重表叔第一,使得表叔在孩子们心里形象高大——但远不如此时高大。

龙显邦跪下就磕头,喜极而泣:“九叔我中了!我中了!”

袁训也欢喜不尽,快步过去,在肩膀上一拍,提这小子起来。先笑话:“别太喜欢,先中的名次低,你想中春闱还得下功夫。你中了多少名?”

龙显邦用袖子抹抹泪,报出来,袁训这时候才夸奖他:“中就好!”再骂他:“你兄弟中就数你野在马上不下来,所以你中得低。打今天开始,好好的用功,放着阮二叔是好先生,你春闱不中对不起他!”

龙显邦已经很开心,他一面答应一面暗自喜欢。

出门前母亲说年纪太小不中也不要气馁,急急给父亲去信,父亲回信也说是历练,父亲还说自己中不了。如今中了,这是心头一件大事完结,对得起先生对得起长辈,谁还管它春闱。

听着袁训的教训,因为大事完结对九叔感激泣零。回去有牛皮吹。

再想想,候着袁训说完,龙显邦笑嘻嘻:“还要谢谢阮二叔,只不知道他在家睡下没有?”看看星星:“三更过了。”

袁训挑眉头:“他在家也等放榜,不见得会睡。”龙显邦这就过去。没一会儿和龙三、龙四、龙七的儿子一起过来。

龙三、龙四和龙七的三个儿子也是一蹦多高,自觉得这就对得起长辈对得起兄弟和姐妹:“中了,九叔,我们中了的!”

袁训已经不喜欢,板着个脸:“这么早回来说中,就不要跳那么高。”眼角见到去回小二的龙显邦讪讪,猜出小二的回话,故意当众问他:“阮表叔怎么说的?”

龙显邦刚才的耀武扬威已经不见,缩头缩脑袋:“二叔没睡,但问过名次不肯见我。说中得这么低,出去别说是他教过。”

袁训哼一声,这四个小龙不敢再看他,灰溜溜到一旁找位子坐下。丫头们送上茶水,也喝得悄无声音。但见到袁训和别人说话,眼神应该注意不到他们,就挤眉弄眼的喜欢。

十二岁中秋闱,和神童不能相比,但在龙家赶考的人里算早的一批。

内宅里谢氏石氏也在等着,索性到一个房里作伴。谢氏担心:“表叔花费许多心血,这要是不中也就该打。”

石氏强颜欢笑:“会中的,这要是不中,真是没脸面见叔叔和宝珠。”

数着更次,几回困的要睁不开眼,又互相推醒,才算听到好消息。“贵公子中在第一百零七名,兆公子中在第一百一十名。”

谢氏和石氏先没有喜欢,面面相觑:“这叫好还是不好?”丫头是个精细的,笑回道:“侯爷正当着人夸,是六位公子们中间,中的最高的。”

谢氏和石氏这才放心的一笑,又体贴起家人:“本想现在就去道谢,又怕深夜私出二门不妥当。我们知道消息,叔叔喜欢这就安心,明天一早再去道谢不迟。”

丫头也说是:“侯爷让摆酒,说吃完各自去睡,这会儿夫人前去,只怕是没功夫见。”

这是在谢氏房里,石氏告辞而去。第二天起个大早,约上谢氏去谢安老太太,谢袁夫人,谢袁训夫妻。

……

“不管怎么算,咱们都少一个。”

清晨的清风里,柳垣的声音已没有昨夜的酒醉。柳家也是大摆宴席,阖家在这里等候名次。然后计算袁家等中的多,还是柳家中的我。

袁阮钟等算一家,柳家加他们各房头子弟,和各房头姻亲等并不少,但算来算去,还是比袁家少中一个。

柳至摸着下颔,打心里不是滋味。

他和苏先、袁训等同为太子党时,虽然好,也你争我赶不爱落后。如今袁训是侯爷,他柳至也是柳家一主,又有双方长辈的旧矛盾在,比个高低在所难免。

爱上进的人,大多是不服气的人。这不服气不是背后捅谁一刀,而是提高自己家的地位,武走武科,文下科场,这个清清白白无可指责。

柳至敢把袁阮钟三家放在一起比拼,是他的傲气,也有他的底气。如今少中一个,不由得昨夜的庆功酒变成冰水堵在他胸口。

嘟囔着:“我可不喜欢输。”

柳垣听见,对他陪笑道:“这在我意料之中。”柳至觉得这是什么话,斜眼瞅他:“早有意料你不提醒我!”

“这没法子提醒,我以为你想得到。”柳垣露出无辜。

柳至火气上来,狠狠地道:“我应该想到什么!”

“你别气,阮英明是他们的人不是吗?忠毅侯开办家学,阮英明为了去教家里人,这一科主动避嫌,主考官都不当,门生少收这一科的。他为的不就是族人多中。”

柳至往自己脑袋上一巴掌,带着懊恼:“这,我也能疏忽。”双手抓脑袋:“我跟小二太熟,熟悉到想不起来他关键。”

柳垣咧咧嘴,听着柳至喃喃细数:“咱们家的先生,这一个,一个,一个……难道都不如小二?”

柳垣张张嘴,想说什么又闭上。阮英明京中长大,所以是各世家再了解不过的人。

太上皇说他是数代奇才。皇上看本古书,不清楚的字还要去他。张大学士说既生自己,何必英明——这是句长辈对晚辈的玩笑话,但赞赏之意满溢出来。

柳家积累的有好先生,但和小二不能并提。

这就柳至数着,柳垣只能尴尬。

柳五从外面进来,把柳至打断。“至哥,”他小心翼翼到柳至面前:“我和您说的那话,你想过没有?”

这话柳垣也知道,柳垣皱皱眉:“办这事情,我是不怕找后帐,但要做得谨慎。”

柳五在柳至面前和柳垣不能比肩,就陪笑点头。

柳至的心思转到柳五说的话上面,缓缓地道:“老五,你想的周到。梅吕二家宵小之辈,你和关安都不肯娶他们家的姑娘,回去任上也是怀恨在心,他们有得势的时候,势必要和咱们家做对。”

“不怕明枪,暗箭得防不是?”柳五点头哈腰过,嘴角撇一撇:“再说咱们家不动手,姓关的大大咧咧,可不像能防备的人。那忠毅侯,我看他更是太正气了。”

柳垣微微一笑:“袁训他有本事,他有太后,所以正气。”

柳至白他一眼:“那你我就是背街上小人?”柳垣忍俊不禁,柳至没好气唤过柳五:“你想杀梅吕,给我离远些。过一个省再动手,盘缠银子帐上多支使些。”

柳五连声答应,听柳至慢慢地又道:“还有一件,你是得跟着梅吕过一个省我才放心。”

柳五柳垣支起耳朵。

柳至想到什么,似笑非笑:“你想啊,你老五能想到收拾他们。只怕别人也能想到我家要收拾他们。要是别人先收拾了……。”

眸中寒光一闪,柳五柳垣齐齐打个激灵。柳五后怕地道:“幸亏我出了这杀人的坏主意,不然的话,他们可就让别人杀了。然后呢,嫁祸给我们?”

他受惊似的一跳,更对柳至俯首帖耳:“还是至哥想得周到,至哥放心,我看着他们平安过一个省。只怕他们路上要分开,再叫老十一来,他比我办事稳当。”

“嗯,过一个省,是死是活不与我家相干!这路上山高水远,赴任的还有让强盗杀死在半路上的,上哪儿去找头去?”柳至轻描淡写。

这算是擅杀官员,但柳至不管。世家公子们学会的,远比平民百姓要狠厉。

柳五心花怒放,这主意是他出的,不然以柳至傲气,梅吕也没动到他的根本,柳至不会花功夫想这主意。柳至就是个有人愿意去做,想想也绝个后患,他就不管了。

但在自以为能为家里出力的柳五心里,他简直是心潮澎湃。嘿嘿笑着:“至哥,这事情办得好,以后你有事多交待给我。”

柳至给他一个白眼没解释,柳垣解释,冷下面容:“老五,我们家是朝堂上扎根,不是市井里扎根。以后出来的都是这样事情,你想至哥能累成什么模样。”

柳垣心想你看你的主意,换成我想不出来。

柳五抓耳挠腮:“我是说,我也想上进,我也能帮至哥正大光明的办事情,至哥您看,这事情太子殿下不方便出面是不是,这事情袁家装好人他不管是不是……”

柳至忍不住一笑:“你啊,心是好的,就是斗鸡玩狗不成正道久了,”

“这怨丞相,丞相他不管我们不是,不像至哥您重整理家规,您……”

柳垣照脸给他一口:“我呸!你就差你爹娘生错了你!”

柳至又要笑,对柳垣道:“他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望向柳五,面容温和下来,柳五受宠若惊:“至哥你教教我,我看不懂的地方你肯定懂。”

“老五,杀人放火不是好主意,但你的心是为家里。你听好,让我告诉你吧。你是咱们家长大的人,就没注意御史们没奏章弹劾?吏部代尚书阮梁明他没说话?”

柳五嚷道:“他有什么好说的,他只是个代尚书,一不小心,就得下来,他少得罪是一个。”

柳垣要笑:“你真真是个糊涂混帐!”

柳五冲他一瞪眼:“至哥说话,你别插嘴。”柳垣不跟他一般见识,笑笑不理他。

“太子殿下那里,压下御史们奏章。”

柳五吸溜口冷气:“不会,不会吧!”随即斗志昂扬:“谁!是谁使坏进谗言!”

“殿下胸怀天下,只要梅吕政绩是真的,不会计较这邀宠的事情。”柳至淡淡:“姬妾对主人,有邀宠的心。童子对家人,有邀宠的心。臣子对君王,也是一样。这不是谋逆犯上,太子殿下是忠毅侯进的……谗言。”

扑哧一声,乐了。

柳五听明白了,就只嘀咕:“我都猜到离不开他袁家,他就会办这正大光明的坏事儿。”

“坏事情?”柳至斜睨他:“我也是去进这谗言的,坏事由咱们家来做,好事是殿下的。殿下说哈,国舅你来晚一步,岳父刚刚来过。我……我呸!”

柳至对着地上就是一口,忿忿然:“又抢到我前面!”

柳五和柳垣面面相觑,都露出诡异的神色。柳五悄声:“要不,我半夜弄只死鸡扔过去?”

柳垣放声大笑,同样是玩笑:“对,这个主意能给至哥出气。”柳至抬腿一脚:“我是那样的人吗?”再迁怒柳五:“不是对你解释,就不会让你们知道这事。”

柳五堆笑:“这是至哥您拿兄弟我当放心的人。”

柳至怒目哼上一声,面容稍缓:“再来说阮梁明,他不是怕事的人,但他是袁家的亲戚,小二是加寿的师傅,他在这里没道理的避了一个嫌疑。”

柳五瞪大眼:“他想怎么样?”

“他肯定是知道袁训对太子进言,所以阮梁明不开口。以后太子要翻这旧帐,和梅吕过不去,阮梁明正好发难。以后太子要是度量大,梅吕继续当官,还是在他阮尚书手里面,梅吕要是不识相的还想和关安过不去,你看阮梁明会客气吗?”

柳五豁然明白:“这一个比一个阴?”柳至和柳垣一起瞪视他:“你说谁?”

柳五失笑:“我说我自己。”低下头来心思一转:“那,我还杀他们吗?不杀他们,我不放心。”

“按我说的,你先送他们安然过一个省,随后你要杀要剐,全由着你。”柳至沉稳地道。

柳五答应下来,不敢再打扰,告辞出去。在他背后,柳垣问柳至:“您不把梅吕放在眼里,为什么还答应老五?”

柳至冷淡:“哪能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针小能扎进肉,鱼刺小能卡死人。我本来就担心梅吕上路,你知道的,咱们家政敌最多。丞相在世时有,祖父辈在世时也有。他们要是死在京郊,咱们家和袁家都说不清楚。小袁上有太后,咱们家可怎么办?娘娘刚刚好起来,殿下只能用心扶持,这不是添事情的时候。要我打发人护送他们安然过一个省,派谁合适?还要费口舌。这不正好,老五自己要去,了我这件担心。”

柳垣默默听完,由衷地道:“我不是又夸你,实在是丞相早就应该把家交给你。”

柳至一声长叹:“丞相年青的时候难道糊涂?后来那不是老了。唉,我要是老了,你可千万提醒我,早早地把家给别人,也免得一件一件的办错事情。”

加寿愈发的能帮到太子和皇后,柳家的人就愈后悔柳丞相办下的糊涂事。

柳至想想,世上哪有后悔药吃?

柳垣听完,笑了起来:“我说你好,引来你的感伤。赶紧的,趁你还不老,把家里中功名的事情拿个主意出来。再过一天,你不是老上一天。”

柳至眉头轻轻的扬起来,笑容慢慢的出来:“让你又猜中,我和老五说话的时候,有了主意。”

低低的说出来,柳垣脱口道:“妙啊!”

……

袁训和小二走进来的时候,龙二的儿子龙显邦还在给执瑜玫瑰糖:“二妹说好吃的那种,”

执璞也接过一把,就忘记往窗外看。

龙显邦的兴奋还没下去:“我昨天给我爹写信,说执瑜对我很好,执璞也对我很好,所以我中了……”

袁执瑜袁执璞哗啦一下子坐好,同时使眼色歪嘴角。龙显邦是回过身子说话,他看不到后面,指着执瑜大笑:“都来看他,你这是什么表情?”

“嗯哼!”后面一声冷哼。

龙显邦扭转身子一看是袁训,旁边是板着脸的阮二先生,忙坐端正,衣角把案几上的糖扫落地面。

“哗啦,”一地全是。

兄弟们忍住笑,只有龙显邦面如土色。他怕袁训也怕阮表叔。

袁训和小二都没去管糖的事,袁训只沉着脸道:“秋闱中的,不要骄傲。秋闱不中的,也不要气馁。难得二先生今天又来给你们说春闱试卷,中和不中的,全听一听。”

目光在儿子们面上扫过,执瑜执璞笔直下身子。袁训命他们在正常功课之余,也要听小二说旧试卷,只要加上这是大人才能听的,胖世子兄弟抢着过来。

“熟读唐诗,不会做也会编。”袁训知道这句话,家学是他开的,方便他为儿子大开方便之门。

他说过话,就退出去,还是没有说龙显邦。龙显邦对着一地的糖,全散落在他腿边案下面,不安的心里怦怦直跳。

阮二叔的严厉是出了名的,韩家的小四见到他从前面走过来,小四猫腰就从后面走,是这个学里的笑话。

龙显邦屏气等着,唯一觉得是安慰的,是表叔不在这里了,等下挨训,脸上是不是会好过一些?

也许阮二叔骂过,又不告诉表叔,表叔明天就忘记这件事,不会写信和祖父说。

他这样想着,直到小二开始讲课。龙显邦惊的又一身冷汗出来,二叔没看到吗?

这一地的糖,自己看着都难过?二叔也许不管。抱着这侥幸的心思,龙显邦安下心,开始认真听课。

总想等小二闭上眼睛吟咏的时候,把糖收起来。但小二一直瞪大眼睛,别的兄弟们都使眼色笑,龙显邦也没胆子伸手把糖收走。

这个时候救星来了,一行人带着不客气进来,为首的第一个,青衣飘飘,面容俊朗,却是柳至。

守门的人跟过来的,讪讪:“阮大人,柳大人说找您。”小二哦上一声,自然是说:“好,柳兄是我认识的。”

守门的人回去,小二对柳至笑道:“柳兄,我这里教书呢,你有话等晚上咱们说?”

柳至把屋里扫一个遍,见到执瑜执璞也在这里,更觉得自己来得对。问小二:“你今天说什么书?”

眼睛在小二手下的一堆明显是试卷的东西上瞄过。

小二对着他,倒没有遮掩的意思:“这是历年春闱的好文章,我来解说。”

心中电光火石一闪,小二哑然失笑,对着跟随柳至进来的人一瞥:“柳兄你今天来的意思?”

柳至把他一通的好训:“不是我说你,你是什么官职?天下人都可以请教!你倒好,三几天里往这里一教半天,你让别人还活不活?还能不能中?还考什么考?”

小二忍住笑:“柳兄您是来砸场子的?”

“哈哈哈,”学生们哄笑出声。

柳至面无表情,绝对不会红上一红。这房里他看过,就指着空地对跟来的人道:“阮先生是天下师,没道理他教书咱们不能听!该给多少银子咱们给就是。去,咱们是半路插进来,没有案几没关系。哪里有空坐那里。坐不下的,站着听。”

学生们傻住眼,特别是和柳家挑衅过的龙氏兄弟,悄悄问执瑜:“这不是咱们家的家学?又不是柳家的。”

执瑜兄弟机灵,胖世子离席,斯斯文文:“欢迎欢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柳至含笑,对胖世子拱拱手:“打扰打扰。”

这是对大人的礼节,袁执瑜欢欢喜喜还礼。袁执璞见到,也来做主人:“匆忙备不得案几,我这里还可以坐一个人,有请有请。”

柳至也对二公子拱拱手,笑容满面:“主人殷勤好客,恭敬不如从命。”执璞也乐颠颠,我和哥哥是大人。

小二没有说话,但他面上的笑容表露他的心思。柳至一句话就让他没话回,又把小二恭维到半天里。

“你天下师说的书,全天下人都可以来听。”

小二也乐陶陶,这话有理。

龙显邦趁机把糖全收起来:“我这里也能坐人。”至于坐一屁股糖迹,龙显邦就不管了。

很快大家安顿好,柳垣在外面微笑,袁家的家教不错,世子兄弟和先生不阻拦,别人说话不算。

见柳至和世子兄弟告辞,又和小二辞别,走到房外却不离开。柳垣以为他不放心,在这里又盯一会儿,悄笑道:“都坐下了,书摆腿上也能念,你去衙门吧。”

“再等会儿。”柳至不走。

房里小二也当他是不放心,不是怕自己藏私,就是怕学里的学生欺负柳家人,小二就开始讲解,也有心让柳至听听,我小二不会误人子弟。

柳至依然站着,一刻钟后,也许站得枯燥,在院子里欣赏山石。柳垣不明就里,还以为柳至要盯这半天,也陪着他踱步。

家学开张那天,是柳垣来送的礼,把这里逛过。这就指点给柳至看:“这边是睡觉的地方,是了,你是担心咱们的人中午没地方休息?不然破费几个钱,让他们附近的小客栈里睡睡?这秋天马上就冬天,不午睡又有什么。”

柳至微笑:“我不是这个意思。”让柳垣:“你接着说,那道门通往哪里?”

“那是演武场,那边角门紧闭,是袁家的园子。这家学幽静,是园子里隔出来的……”

正说着,角门“吱呀”一声,开了。先出来两个婆子,随后两个管家妈妈模样的人出来,后面丫头们簇拥着一个美貌妇人出来。

忠毅侯夫人宝珠。

柳垣是吃一惊,心想她怎么来了?柳至却是笑了,迎上去施一礼:“有劳侯夫人到此,愚兄我这厢有礼。”

宝珠回他:“叔叔少礼。”

柳垣窃笑,你们说的在一个意思上面?

也上来见过礼,心里恍然明白,又把柳至佩服到骨头里,他哪里是不走,他是在等袁家出来个主人说话。

这袁家什么听到消息就要出来个主人呢?这个倒好猜。柳垣柳五一早对袁家的评价,全是袁家有太后,所以表露出来的多是正气。柳家来人入学,他袁家只要不是出来骂人的,就只能出来招待的人。

见忠毅侯夫人果然是说:“听说叔叔到来,我赶紧过来。请问叔叔府上过来多少人,打算过来几天?我也好备下使用东西。”

柳垣咧嘴嘻嘻,谁出门求学还背着书案,这里备下最好不过。

柳至呢,更稳稳的回:“有劳弟妹,但先请问这学里一年一个人出多少银子,我这里也好奉上。”

宝珠就告诉他,柳至也就告诉宝珠来多少人,打算听小二讲课直到殿试结束。

宝珠当着他们的面让人:“学里凡是阮二大人来教书时,每天加这么些人的饭食,让这里的管事备下这些人午睡的床铺,学里该发的纸笔也按例给出,开库房,把案几如数拿出来。”

柳垣听一句,对宝珠躬一次身子。宝珠含笑退一步,不然她还礼还不过来。她说完话,柳至也把银票准备好:“请弟妹收下,多出来的以后再算,以后说不好还要再加些人。”

宝珠报一个数儿出来,随手交给丫头。袅袅再行一个礼,知道这两个人不会久呆,宝珠从角门进去回房,铜锁叮当几声,婆子们从里面把门锁上。

柳至这就不踱步,也不对这里的房子到处好奇。一拍柳垣:“走。”两个人走出侯府门前的街道,柳垣大笑出声,亲昵地给了柳至一拳:“真有你的,给了束脩就过了明路,你怎么算到侯夫人会出来?”

柳至悠然:“人家这是能抗苏赫的老婆?你当是你老婆,这点儿事情她还能处置不好?”

两个人嘻嘻哈哈离开。

……

“什么?”暮色黄昏中,袁训把加福抱进房里,就听到宝珠说这件事。袁训脸黑黑的,把女儿放下地:“这也太皮厚了吧?他柳家没有家学吗?”

宝珠嗔他:“看你?要是你在家,你也会跟我一样办理。”袁训翻眼对天:“你还收他们的银子?这明天来得理直气壮。”

“都收,为什么不收他们的?你不收,人家不来了?”宝珠取笑他:“侯爷也有不会过日子的时候,你不还是杂货店的少东家出身?”

袁训没好气:“我遇上这种主顾,从来亏大发。”还想再说几句,加福催着:“爹爹母亲,去见曾祖母和祖母,然后吃饭,加福要做功课。”

袁训就不言语,和宝珠女儿去母亲房里。执瑜执璞先过来,见到父亲就炫耀:“今天我当主人。”

“今天我也当了,柳叔叔还行的礼。”

宝珠瞅瞅自己丈夫,这会儿你倒是再说不好啊。袁训满面笑容,拍拍儿子们脑袋:“全是好孩子。”小六慢吞吞玩着玩具,袁训叫他:“要和哥哥们学一学。”小六说声好。

晚饭后,加福做功课,侯爷继续对宝珠抱怨。宝珠塞本兵书给他:“看书,对着书唠叨。”

侯爷没看一会儿,放下书继续抱怨。宝珠把他轻轻一推:“看你女儿今天用的纸还是好的,”这才把侯爷嘴堵上,老实的去眼馋女儿的文房四宝。

第二天张大学士知道,大学士拍案叫绝:“这个主意好,避免他阮英明去给袁家吃独食。”把他们家的人也送来。第三天,又来一批熟悉和不熟悉的官宦子弟。

忠毅侯装模作样气的已经不会抱怨,宝珠收下来,另给开大房间,又怕小二累到,和小二商议,把各家里的好先生请来讲课,也避免他们回家自己吃独食。

柳家的先生们是头一个去请的,柳至对柳垣笑,柳垣对柳至笑。“怎么样,人家这不是一般的老婆,吃不了亏。”两个人一起这样说。

……。

“他们这是想独霸科场吗?”欧阳容冷哼一声,画得精致的妆容皱眉头歪嘴角的拧成一团。

欧阳住在她面前:“这是各家都把自己家里往好处收拾。娘娘,咱们家里你也得上心了。”

他希冀的和妹妹对对眼光,对你说过好些回官职,你只当耳旁风。你看看柳家袁家,还有张家等京里有名的人家,卯足了劲要得官职。

“妹妹,家里好才能帮得上你。”欧阳住劝道。

欧阳容这一回没有直接反驳,而是半吐半露:“我也为你们着想啊,可你们为我想一想,皇上是个不能听人说半句政事的人,我要为你们说话,得有缘由是不是?”

这是几年里,欧阳容头一回松口。欧阳住大喜,道:“那咱们来一起想想办法。”

他心里早有看好一个官职,所以故意道:“妹妹要给我们谋什么样的官职,定下官职,才好定主张。”

欧阳容淡淡:“父亲和哥哥难道没有说过?说出来给我听听,我们定主张。”

欧阳住的眸子似有火光跳动,他舔舔嘴唇:“刑部侍郎,妹妹看怎么样?”

由一个赋闲在家的官员,一跃而至三品侍郎,这难度总不小。但欧阳容目光一跳,随即默然不语。

猜测她的心思,欧阳住脱口:“妹妹也想过?”

欧阳容的隐痛让引动,有几分按捺不住的怒火:“我怎么没想到过!你对我来说,袁柳急忙忙为自己家里着想,我也为自己家里着想。但我为家里着想,就得先除去这些人。”

眸子阴沉:“这些全是我们的拦路虎!”

欧阳住也这样想:“我们家也有应试的人!但不把袁柳扳倒,就当官也不趁意!”

“要当官!就要去刑部!兵权由袁家说了算!梁山王又是他的亲家!哥哥要当官,去能查他的地方,又能制约柳至的,只有刑部侍郎最合适。”

“我不信他柳至公事没有错,只有我去刑部,才能拿住他的把柄!”

兄妹一人一句,都暴露出自己的心思。要发家,先收拾人。

“可你们怎么能去呢?”欧阳容眉头紧锁。

欧阳住坏笑:“你哥哥我能查案子不是?”欧阳容眼睛一亮:“哥哥你说?”

“妹妹你想想,他柳家的对头不少,要是死一个再死一个,他家会往自己身上扯吗?这个时候,就要有人站出来,明查秋毫地把犯人揪出来。案子一出再出,这个人一揪再揪……”

欧阳容微微地笑了:“哥哥你有这样的手段吗?”

“娘娘您听好,那梅吕二家如今同我们家不好,姓梅的,纠缠我娶他女儿为平妻,”

欧阳容怒骂:“胡扯!”

“吕家的,让父亲答应二弟明媒正娶。我和父亲早就烦他们,不如在京外把他们一刀……”欧阳住露出狠厉:“安排几点证据,处处对柳家不利,他柳至在不明原因的时候,想来会隐瞒,我来揭出来,妹妹你看怎么样?”

欧阳容垂一下眼帘:“不会连累到自身吧?”

“不会。”

“那就好,只要你做得巧妙,哪怕一时扳不倒柳家,也算一道脏。”

欧阳住阴阴地笑了:“娘娘您还没有看出来吗?柳家袁家不是一下子砍倒的,就得一下一下的放倒。不管事情真不真,满京里今天乱猜,明天乱猜,全是他们家,他们慢慢的就好不了。”

欧阳容断然:“好,你只要有这样的能耐,我拼死也为你进言!”

“妹妹放心!哥哥我是一条计接一条计,黑过柳家黑袁家,黑过袁家黑柳家,这不是三几个月的事情,但一年一年的,直到妹妹生下小皇子,哥哥我也办成了事。”

欧阳住在这里停下,对欧阳容身子看看:“妹妹要快些有动静才好。”

欧阳容烦躁上来:“这个不要你管!”

欧阳住噤声,不敢再说就此辞出。欧阳容一个人在殿中,慢慢的流下泪水。

她也想早早有孕,而且仗着时不时的有宠,缠的皇帝答应,给她看最好的太医。但一直没有,她又有什么办法?

……

鲁豫谨慎的把袁训约到镇南王府,袁训坐下来就笑话他:“你这个人什么时候才能大气?我家里不让你进吗?还是欧阳家绊住你的腿。”

鲁豫冷笑:“等我说出话来,看你还有风凉话?”

陪坐的镇南王起身:“我的事情完了,你们慢慢说。”

只剩下鲁豫和袁训,鲁豫更沉着脸:“你知道欧阳家最近打什么主意?”袁训漫不经心:“听你说说。”

“从上个月起,就不时的盘问我与柳至不和的事情。我以为他们挑唆,一直敷衍。直到昨天,我想明白了。他问的其实是刑部里当差的具细。莫不是这父子二人打刑部官职的主意?”

袁训稍有些注意力集中:“想得美,但刑部是好去的吗?”

鲁豫沉声:“所以他们问我历年刑部官员有没有特例,办什么样的案子叫大案,大案能不能引进官员这些……”

袁训微微一笑:“想的不错,但刑部当下空缺就那个侍郎缺,而且有人选了。”

“谁?”这是鲁豫落马的官职,不由得他脑袋一热,满面涨红上来:“什么时候定下来的,这个人我认不认得?”

袁训黑亮的眼光在他面上。

鲁豫愣神:“你看我做什么?我在问你……”忽然就哑然无声。

袁训不说话,两个人你看我,我看你,鲁豫泛起满眼泪水。

“您一大把子年纪,能不能让后生小辈看得起你。我为你筹划,你哭什么!”袁训扭过脸儿不看他。

鲁豫用袖子擦干净泪水,忽然也脾气上来:“我哭我的,不要你管!”

袁训笑笑:“好吧,那咱们说你能管我也能管的事。”

鲁豫闷着头,手指尖全是颤抖的:“柳至他不会答应。”

“你比欧阳家好。”袁训拿他开玩笑。

鲁豫信以为真,手哆嗦的更厉害:“那有劳你去对他说,他家里中举的人在你家进学,你总能找到机会,他也算欠你人情。你对他说说,让他不要阻拦。我会用心当差,但是,”

胸脯一挺,精神头回来,眸子炯炯亮:“他就是答应,我也不会徇私舞弊!”

袁训翘翘大拇指。

哪怕袁训还是笑谑,鲁豫的泪水也再次夺目而出。他夺路就要离开,又想到话没有说完,扭身飞快地道:“听欧阳家的意思,想自己犯案栽赃给人,他自己破。所以我不敢去你家说,他们家要针对的人,不是你,就是柳至。柳至我才不管他,你自己小心。以后我还是约你出来见面,也好多多探听消息。”

没有再问袁训怎么让柳至答应,鲁豫针对袁训的时间,超过信任袁训的时间,但鲁豫就是信他,这就大步出这房里,找个僻静地方去流泪。

袁训在他身后若有所思:“自己犯案自己破?还能栽赃给我和小柳?这能是什么事情……再也没有比梅吕两家死在路上更合适了?这在京里当官还真是热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