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二章,一网打尽全坏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秋风“呼”地平地而起,刮得野湖水波乱晃不说,天上星辰也乱闪光泽。

树上坐的两个人,依然敞着衣襟,大口大口地灌着酒。

半晌,袁训碰碰柳至:“你还没有回答我。”柳至沉着脸:“你要鲁驸马回刑部,我就得答应?”

“别看他和我们一个辈分,他干不了几年就得告老。年纪在那里摆着呢。”

柳至哑口无言。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袁训作势要往树下跳。柳至扭过身子,袁训停下来,对他眼睛对眼睛。

柳至是隐隐生气,袁训是笑意盎然:“放心吧,小柳,我会说你有德有行,不计前嫌,你主动邀请鲁驸马官复原职,怎么样?”

柳至不置可否。又灌一大口酒,喃喃道:“你说皇上知不知道咱们在这里见面?”

“你瞒着他?”袁训戏谑的反问。

柳至摇摇头:“为什么要瞒着呢?咱们以前不就喜欢往这里来。有了烦心事来,有了高兴的事情也来。”

他似乎陷到回忆里,袁训也怅然:“是啊,这有什么可瞒的。白天说不通的事情,晚上来说,打架在这里也痛快。”

星光一样的眼眸放到他面上,柳至慢慢地道:“所以皇上要是问我,你们两个见了面,商议出来的吧?”手中酒瓶空下来,抬手扔出去,摊开双手,柳至问道:“你小袁指不定收了鲁驸马多少钱,但我呢,我有什么好处?”

袁训笑道:“你不答应,我把你家的人撵出我的家学。”柳至鄙夷:“你敢!你老婆收了钱,再说你不当家。”

“就是收钱这事情真烦,”袁训搔头:“不然我现在叫你怎样,你得怎样不是?”

柳至哼一声,把手伸出来。月光下,他手掌上的老茧厚实的呈现出来。袁训微笑:“做什么?比力气?”

“不扳。三击掌。”柳至也微笑,眼角有几分狡黠。

“什么是彩头?”

柳至的笑容缓缓展开,他就生得英俊,此时笑容如月光下摇曳生姿的水上花。

“春闱我们家中得多,你得帮我做件事。我让你朝东,你不能朝西。”

袁训想想:“你柳侍郎在京里横着走,有什么事情能求到我?”

柳至眯起眼,眺望着黑夜里的远方:“有的。”

“我可不娶小老婆,你们家的小姑娘时常拜会我老婆,难道你打我主意,想当我长辈?”袁训不紧不慢地这里提出来。

柳至一笑,看上去有几分俏皮:“让你看出来了?你想?没门儿!明人面前不说暗话,那是我给殿下备的。”

袁训长长哦上一声,口吻也带出几分俏皮:“你要是能办得成,除非我是死人。”

他的反应在柳至意料之中,柳至懒得多解释生下孩子归加寿这话,只把个手固执地张开,等在那里。

袁训还是伸出手,和柳至重重一击。喃喃骂道:“这事情我打算过两年再和你算账,现在我让你把姑娘定亲,料来你也不肯。咱们过两年再说。”

柳至好奇:“怎么?你不借这个击掌机会让我打消这念头?”

袁训冷哼:“你会打消吗?”也同时好奇:“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你不怕我同时提出这事情作罢?”袁训也眯起眼:“你打算让我做什么?”

柳至笑容加深:“你笨了不是?”

袁训微叹:“我大约猜到,这事情难办。不过呢,你也未必赢。”抬手,和柳至又是一击,随后第三击。

清脆的掌声里,柳至兴奋上来。他把袁训的手紧紧握住不肯松,生怕袁训反悔似的摇上几摇,热烈地道:“小袁,别忘记!”

“嗯。”袁训故作阴沉,有点儿后悔药上来那味道。

柳至看在眼里,知道他大约猜出来自己心思,哈地一笑,他跳下了树。下得太匆忙,在树下仰面招手笑:“把我的酒扔下来。”

袁训提起来:“这我带来的。”把余下几瓶往下一推。

“带来就是我的。”柳至一个不少的接住,怕袁训追着自己似的,上马就走。

在他背后,月光缓缓移动在袁训面上,袁训刚才还若有所思的面容上,忽然了然的一笑。

……

野湖往街道去的路口,柳垣带笑看着柳至过来:“你每每跟忠毅侯见面,自从我知道,我不跟着我不放心。”

柳至数数怀里的酒,大方的分一半出来:“你的。”再嗔怪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咱们家里还是担心,昨天我去袁家学里看咱们的人功课,我进门,张大学士出门,他也是看他的子弟。叫住我到一旁问,你和小袁怎么还不好。”

柳至好笑:“这是个眼尖的,你怎么回答?”

“我说好着呢,这不是两家子弟一起念书。大学士说哄鬼去吧,你们两家要是好,怎么请不去阮小二,反而要往袁家门里蹭。”柳垣缩缩脑袋:“老奸巨滑,这话一点儿不假。”

柳至嘿嘿:“你下次就直接回他,小二跟小袁好,凡是小袁要我们家好看的地方上,小二都不要我这兄长。”

柳垣轻叹:“所以说明白人还是多啊。”低头嗅嗅接过的酒:“香。”

柳至看着他把酒胡乱塞怀里,和他纵马离开。边走边道:“前福王的珍藏,能不香吗?皇上把福王府赏给小袁,据他自己显摆,库房是整理过的,酒窖却是一丝没动,原来是多少酒,还是多少酒。”

“皇上封他是忠毅侯,其实是想让他当个安乐侯吧?”柳垣忍俊不禁。

“他休想!”柳至抿抿唇,袁柳两家的事情不解决,他别想轻闲。

柳垣听出来话意,沉默一下。打量柳至的面色才问:“你和他说的什么?”

“春闱中举的事情,击了三巴掌。”

柳垣紧张上来:“约的什么彩头?”

柳至把嘴得紧紧的,薄薄的似一条线,再也不能再紧时,才带着怪怪的语气道:“你猜?换成是你,你问他要什么?”

柳垣嗓音都僵着出来:“我,”停下来缓解下紧张,但接下来依然好不到哪里去,是咬牙切齿:“收拾欧阳容妃!永绝娘娘后患。”

月光把他的恨真实地表现出来,让柳至看了一个清楚。

随着恨意,柳垣的话也就挡不住:“皇上是念旧的人,看看六部的大员就知道。吏部是阮梁明,因为年青,代尚书。兵部里,忠毅侯代尚书。礼部里,长陵侯世子代尚书。工部户部还是老臣子,但早年你们一批的太子党已经在。丞相官署,也有你们那一批的人。刑部里,你是侍郎,虽不是代尚书,过上几年刑部尚书告老,你提拔得顺理成章。”

柳至慢条斯理:“你说的这是官场,与欧阳容有什么相干?”

月夜,静得除去远处巡逻的马声步子声,再就只是秋风的动静。这像在提醒柳垣可以放心些说话,又像在警告他说话要低声。

柳垣越说越低下去,人和马也往柳至身边凑凑,几乎快要附耳:“谁人做事情没有自己的章法,皇上对旧臣们是这样,对宫里的嫔妃也一样。早年在太子府里侍候过的人,有皇子的皇上去得就不勤,但没有皇子的,皇上雨露均洒。我认真推敲过,就是不服气欧阳容有哪点儿好,但算上一算,皇上也去别人那里,新宠也有,这心也就能定下来。”

柳至淡淡:“你有没有想过,皇上是真心喜欢容妃?”

有一瞬间,柳垣大惊失色,但随后释然:“幸好有你当家,所以我猜你和忠毅侯今天打赌的彩头,是处置容妃!”

两个人骑的都是好马,马不是急奔时,走路声音极轻,远可以听到周围异常的动静。但柳至还是停下马,谨慎的侧耳听过四周。

见没有危险,低低地道:“如今宫里咱们家算失势,娘娘又没有宠爱,皇上至今没有到她宫里过,太子为此忧心不减,这个时候咱们拿欧阳容下手,就算是老五护送梅吕二位得手,咱们也不好收拾她的娘家。”

柳垣垂下头:“我就是看着她有宠,娘娘没有,我不甘心!”

“还有我刚才说过,万一皇上是喜欢她,咱们拿她下手,可要倒大霉。我不怕事,你也不怕事,可你我不能把全家扯进去。”

柳垣难过上来:“那,你跟忠毅侯的彩头难道无关痛痒不成?”柳至胸有成竹地道:“怎么会?他正在兴头上,我会放过他吗?”

柳垣重燃希冀,眸光热辣辣的信任更增:“你和他赌的什么,能不能对我说说?”

“我啊,我说赢了,让他答应我一件事。”柳至神神秘秘。

柳垣兴致高涨:“这个好。但,你让他做什么呢?”

柳至凑到他耳边:“在宫里杀人就算了吧,他也不肯。我要他弄碗绝子汤,给容妃喝下去。”

“妙!”柳垣兴奋的鼻翼都是抽动的。柳至还有下文:“还有,容妃宫里的宫女,都得喝。”

柳至眸子里寒光闪动,你欧阳容只要生不出孩子,只要你举荐的宫人也生不出孩子,这辈子你再得宠,也兴头得一般。

你压皇后,也就算了。威胁到太子,那是万万不能。

所以柳至敢提出来,他不怕以后袁训知道不答应,忠毅侯是谁?他是太子的岳父。

……

街道上,响起柳垣欢快若孩童的笑声,还有酒香淡淡弥散。柳垣喜欢的把酒这就打开喝,他现在就要庆贺庆贺。

“我,服你!”柳垣一面喝,一面对柳至翘大拇指。好在马术精良,不会一手持酒瓶,一手翘拇指,不控缰绳因此摔下来。

柳至懒散的摇着马鞭子:“你别顾着高兴,春闱这事情得抓紧。”

“你忙外面,家里细碎事情你只管交给我。我想好了,五天一抽查,凡是不用功的没有二话,直接上板子。这回不越过袁家去,上哪儿找这样好的机会。”

柳垣得意的有些张狂,长街上洒下他的笑声。有巡逻的人让笑声带过来,柳至掏出腰牌晃晃打发走他们,柳垣这才收敛。

……

另一条街道上,袁训也是酒意八分的回府。在马上他微微地笑,如果小柳要欧阳容生不出儿子的话,这倒简单。

早在欧阳家对执璞下手以后,没有两天,绝子汤混在欧阳容的养颜汤水里,她早几年就喝下去。

太后做事稳当,怕一回份量不足,给她分成几次,喝了好几回。欧阳容她自己又一个劲儿的邀宠,生病要请最好的太医。皇上呢,因为喜欢她的份上,在冷落欧阳容的时候,也给她最好的太医。

太医听太后的,欧阳容至今没发现她苦苦盼的身孕,今生不会出现。害人的人,从没有想过人家也会害她吗?袁训不屑地想着,对家里行去。

……

秋天的早上,城门打开,天色黑蒙蒙。叶嫔的父亲,叶大人带着几个家人,站在可以看到城门的官道下面,那里有个小树林子,可以让出城的人看不到他。

见第一个出城门的,几辆马车,正是梅吕二家。梅吕二老爷没有见到,应该是长途跋涉,他们不惯于长行马,坐在车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羞于见人坐在车里。

都赶在出城第一份儿出来,这是早早等在城门里面。让叶大人猜中,梅老爷和吕老爷坐在车里,一个愁眉苦脸,一个垂头丧气。

两个人都是往京里来送女儿,来的时候趾高气扬,以为女儿好颜色,这就可以攀附权贵。没成想结果是这样……

梅老爷久久的叹上一口气,这一口气就叹得久久。他在这个时候回想到当初,他进京以前是想到过女儿未必脱颖而出。但女儿实在绝色,怎么办呢?

给别的权贵就是。

外官们不是人人得知京中的风云人物,第一心思是孩子给太子,第二心思是进京后打听下权贵是哪些,又要人物好,又要圣眷久,又要……

这又要到最后,女儿成了没有人要。

这会儿回想前情是莫大的讽刺,当初想好的,哪里赶得上事情变化。这压根儿不是太子殿下相不中,还能有什么赏花会啊,让别的权贵相中。

女儿去一次尚家,直接名声倒地,把个男人光身子看了一半。关安算是客气的,只打个赤膊。

但不管是看光了男人,还是看一只手臂,在这个朝代里,要么嫁给这个男人,要么寻死去,要么有人肯要,也是个不明就里,或者是条件不好。

一次做错事情,梅吕二姑娘直接没有后路走。关柳都不愿意娶,又惹不起这事,这是灰头土脸出京来。

应该盘算下姑娘回家去,怎么隐瞒名声,怎么另嫁良人是不是?总是没有失身。

但梅吕二位心情差得提一提还是个散,又担心有同任上的人早有书信回去,原任上只怕笑话早就看了一遍,他们这是回家的路走一步,就难过增加一分,没有为女儿考虑以后的心。

车轮辘辘中,夹杂着叹气声不断:“唉,这事儿……”

车的后面,叶大人大披风裹紧头面,带上家人不紧不慢地跟着。

秋风起来,他这种打扮倒不扎眼。

叶大人不跟上,也不是道别。他是猜到欧阳家不会放过梅吕,他跟后面来拿扳倒欧阳家的证据。

你容妃的娘家在外面杀人,你在宫里能不受连累吗?

叶大人是怎么神机妙算猜出来的,欧阳家一贯过河拆桥,他的女儿叶嫔就身受其害不是吗?

梅吕二位去欧阳家计较,要把女儿嫁进欧阳家门,这是叶大人挑唆的,欧阳家不答应,不会迎娶两个名声上残花败柳的姑娘,叶大人也知道。

以叶大人来想,梅吕二位回到原任上,会说关柳不好,也会散布欧阳家帮人其实是陷害的名声。

欧阳家把他们一刀切……咦,想到这里,叶大人豁然开朗。当时他在家里月下为女儿忧心,为欧阳家怒心。他明白了:“还可以陷害关将军陷害柳家五爷不是。”

叶大人恨欧阳家入骨,他不去提醒梅吕二位,他挑几个有力气的家人,他跟后面,等到欧阳家行凶的时候,不管是欧阳家的人出现,还是欧阳家买凶出现,叶大人是能拦就拦,不能拦死人正中他下怀,他只收集证据,去顺天府告……告他个稀里哗啦。

叶大人就在后面跟着。

第一天,是官道,路上行人众多,安然无事。

第二天,还是官道,路上行人更热闹,叶大人不敢离得近,又不是善于跟踪的人,好几回险些跟丢,是一个家人紧贴着梅吕的车走,才算又跟上去。

到了下午,车夫有觉察。对车里递话:“老爷,后面有人跟着。”梅吕二位都吓一跳,想到什么惊恐万状:“走,赶紧走。”

梅家车夫道:“老爷还记得来的路上,有一段子路人烟稀少。但后来有人指点,说前面小路斜插过去,用不到盏茶功夫就到热闹路上。”

“走小路!”梅老爷低吼。车夫变道,吕家得到知会,吕家跟上。一气奔出小半个时辰,叶大人是不知所踪,但车停下来时,到了更僻静的路上。

马嘶人呼,一行十几个蒙面人从树后闪出,把前后的道路围住。

吕老爷直接软倒车上,梅老爷嘶呼:“你们是谁!”

蒙面人冷冷地道:“得罪了人,你自己没数?”

梅老爷一想,脱口而出:“你们是忠毅侯的人!”

另一侧的树上,柳五窃笑,你只管这样想,我就不用下去帮忙了吧?但下一句,梅老爷脱口:“柳家是不是!”柳五对同来的人打个手势,这笨蛋!非把我们扯进去不可。

他们先在树上看动静。

见梅老爷一挥手,没命的大叫:“上啊,把他们杀了!”自己去捶打车夫后背骂:“快回头,赶紧回头!”

车夫一跳下了地,几大步走到蒙面人堆里。梅老爷面如土色,蒙面人哈哈大笑:“你也不想想,没有他带路,你们怎么能走到这里来!”

车夫对梅老爷行个礼:“老爷,不是我背弃你,是您的名声丢得太干净,回去也没有好日子过。我跟老爷有十几年,常听您和先生说,良禽择木而栖,小的也择木而栖,换家能得势的主家。”

柳五在树上低低的骂:“这没出息劲儿,家里只能养出这样的奴才!”

树下梅老爷也顾不上骂,和勉强撑着,不撑就死在眼前的吕老爷一起指挥家人:“上啊,挡住!”又分出一个家人去赶车。

他们两家带主人,不过十个人出去。蒙面人比他们人数多不说,还个个功夫不错。

夫人姑娘吓得尖声不断,但没叫几声,就吓得说不出话。车帘半打起,是准备逃出去,又让吓回来。这就地面上狼藉无遮无挡,已经死了几个。

秋天渐渐的黑得早,黄昏没到来,树林里已昏黑。但血在模糊的视线里一点一点的浸润地面,恐惧的吞噬着女眷的心。

梅夫人抱紧女儿发抖,吕夫人抱紧女儿哆嗦。梅老爷和吕老爷在蒙面人的逼视下一步一步后退,退到车前无路可退时,梅老爷嘶声长呼:“袁家柳家!我做鬼也不会饶过你们!”

吕老爷也悲痛长声:“你们好狠的心呐!”在他们心里都认为这是袁柳二家为绝后患。

蒙面人狞笑,隔着黑布都能见到森森白牙:“下地狱去和他们算账吧!”手举钢刀,往下就落,梅吕二位吓傻了,忘记闭眼,大睁眼睛呆在原地,夫人姑娘全吓得一闭眼睛,就听到又一阵大笑声出来。

“哈哈,你们这群不长眼的家伙。五爷来也!”

“当当当……”十几声响彻耳边。吕姑娘睁开眼,身子颤抖得不停。他,他他他……她牙齿打着战。

那不是害自己名声扫地的恶人,那柳家的人!她在柳五身后,虽然只是一个背侧脸儿,也认了出来。

柳五才没有心思看她,带着家人击退蒙面人的柳五慢慢悠悠:“我说笨蛋们!你们躲在树下面,老子们在树上面!要问五爷怎么在树上面,这话得从五爷跟上你们开始!”

手指一个蒙面人:“把你的脸露出来!”再一指梅吕二位:“让这两家子蠢蛋认认你是袁家,还是我家的!让他们认认!”

蒙面人拔腿就跑,几个柳家人从他后面的树上跳下,嘻嘻哈哈把他截住:“别走啊,你们把人家包了圆,我们把你们包了圆,哈哈,没想到吧。”

蒙面人让揪住送到柳五面前,柳五拎起他的衣领,送到梅吕二位面前:“给五爷我看清楚,这是谁家的人!”

“哧啦”,蒙面巾扯去。梅吕惊呼:“欧阳表公子!”露出的面上无地自容,这是欧阳家进京赶考的族人之一,进京的早,借住在欧阳家,梅吕二老爷跟欧阳家俨然通家好的时候,子侄辈都叫出来拜会。

这也是后来梅吕二位气恼欧阳家的原因之一,你真心帮忙,让你家子弟娶我们孩子就是。

柳五得瑟:“看清楚,看清楚没有!这个是五爷,还是我是五爷!”开始骂骂咧咧:“别有事没事就诬蔑五爷,五爷我是来救你们的!”

梅老爷吕老爷这会儿聪明上来:“栽赃嫁祸!”

柳五满意:“对了!这句才像话!”但随后梅老爷吕老爷对他手里的刀看看,再看看又黑暗几分的林子,一起往旁边退了一步。

那表情,你出现在这里,谁知道你是什么意思?

柳五恼火的不得了,这情形他也看明白,原本他是想杀人,但现在他得救人才行。

由杀人变成救人,是柳五最不擅长的不说,他还救的是讨厌的人。

对着梅老爷吕老爷的防备,柳五气不打一处来:“爷好心来救你们,爷不应该来,应该让关安来,让他受这窝囊气。”再一想,姓关的还不知道呢,破口把关安又骂一顿:“爷这算是帮你大忙,他娘的姓关的还不知道影子!”

这里正在骂,天色更黑。树叶把晚霞挡住,外面好容易找来的叶大人看不清楚。闻一闻,顶着风头,有味道不对,好似血腥味。叶大人早有准备,让家人们一起抽出刀剑,往里就冲。

柳五等人带的有火把,一起亮起,叶大人张口结舌,柳五目瞪口呆,梅老爷吕老爷呆若木鸡,然后是几个死人比站的人还抢眼睛。

要说柳五这泼皮,反应就是快。认出是叶大人,这也是柳家深恨,那骂娘娘的人家之一。

“唰!”

柳五刀锋一晃,笔直对上叶大人鼻子:“姓叶的!你也是来杀人栽赃的!你跟我们家也不好。”

梅老爷吕老爷已经不能反应,到底柳五没杀他们,杀的是蒙面人。梅吕随着点头,对叶大人愤怒上来。

叶大人到这会儿才听明白柳五的话,他是个文官,眼前的事情又出乎意料,他万万没想到遇到柳家的人。

因为女儿在宫里受欧阳容挑唆,和皇后娘娘从此结下仇怨,叶大人不能说不记得。他见到柳家的人在这里,比见到鬼还要吓人。

结结巴巴辩解:“不不,我不是,我是来……”

柳五哪里容他说话,大喝道:“哼,我家至哥掐指一算,算出妖魔鬼怪今年多!抓住空儿就要跟我家为难。至哥命我保着安全离京。没想到啊,我只顾着欧阳家,跟着他们家的杂碎一路过来,我们才得事先躲在树上。把你叶家给漏掉!”

手一挥:“兄弟们,小子们还等什么!把姓叶的也一并抓了,送到顺天府去!”

“好!”震天响的一声喊中,叶大人吓得腿一软,梅老爷回了回魂,迅速对吕老爷道:“要真的到顺天府,柳五爷就不是来杀人的。”

这会儿把五爷也称呼上,梅老爷已经是相信柳五一多半儿。

吕老爷盯着柳五不丢,这是他女儿看光的男人不是。吕老爷打心里巴不得柳五是个好人,见义勇为,行侠仗义。鸡啄米似的点脑袋:“是是,五爷是特意来救咱们的。”

见柳五的人没几下子,又把叶大人给放倒。没有绳子捆,笑骂着把叶大人等的衣裳剥来用上。

柳五占尽上风,看到姓叶的倒地,觉得给皇后娘娘出一口气。耀武扬威吆喝梅家吕家的人:“上车,回京,顺天府里打官司去!”

吕老爷实在感激,凑上来想重新套个近乎,树林外面又有人进来。十几个人围着三个主人,年长的那个头发胡子有白的,鲁豫带着儿子们过来。

鲁豫喝道:“你们是什么人!在这里行枉法之事不成!”

梅吕叶三位一起大叫。

梅吕对柳五的不放心,在见到鲁驸马出现,这就可以对安全上放心。他们大叫的是:“驸马救命。”

叶大人叫的也是这一句:“驸马救命!”

鲁豫威风地道:“慢慢道来!”

柳五鄙夷:“你算老几!你同我家至哥在刑部里作对,你如今没了官,轮不到你说话!”

鲁豫沉下脸:“咄!小儿胡言乱语!我乃太上皇驸马,皇上至亲!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凡是犯王法的事,我为皇上都能管能问!”索性的下马,架势一摆:“让你小子提醒,我本在刑部为官过。审案我懂,天色已黑,今晚回不到顺天府,我先审上一审,也免得这附近有同犯流窜,正好一并捉拿。”

柳五吐吐舌头,还讽刺一句:“您是哪庙里的没官印神,”鲁豫的长子回骂:“你又是哪庙里的鬼!”

柳五闭上嘴,带着家人一旁站着。暗想,走的时候至哥交待,不管半路杀出来什么审案子的程咬金,只要他不私放犯人,只要他不颠倒黑白,全听他的。难道是为鲁驸马这混蛋说的?

他越来越佩服柳至,倒肯听从。又瞄瞄叶家,这一回把老叶家也扯进来,哈!哈!哈!这一行至哥神机妙算,塞过诸葛之亮。

……

欧阳住在家里等消息,算着他的表弟昨天就应该回来,在厅上左一转右一转的走。

欧阳老大人劝他不要心焦:“你表弟头一回办这事情,兴许下午就回来。”

“他不好好办,就得罪宫里的娘娘,他敢吗?”欧阳住这样说着。

外面有家人跑过来:“不好了,表公子让鲁驸马拿住,送到顺天府去了。”

欧阳父子一起震惊:“你再说一遍?”

“表公子和叶大人串通,意欲谋害外官。柳家的人从旁救起,鲁驸马经过,当时夜里,怕有同谋还没有抓捕,就地审问,叶大人据说是证据不足,是柳家咬住不放,但表公子是柳、梅、吕三家一起指证,顺天府这就要审问定罪。”

这是个往顺天府去打听的家人,京外有死人的大案,又死的是官员,会递交京里。结果他就听到这个,急急回来报信。

欧阳父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谁审出来的!”

“常往我们家里来的鲁驸马。”

欧阳父子异口同声的懊恼:“怎么是他抢了去?”

谋害官员不是小事情,在中间经手的人就算没有实际功劳,也会有个美誉什么的。

欧阳住失望到极点:“这是为别人做了嫁衣裳吗?”

……

加福在榻上写字,袁训和宝珠离得稍远低低说话。

“欧阳住的表弟当堂供出受欧阳住父子唆使,但欧阳住早有准备,他表弟早年对家人有忤逆行为,欧阳住反过来说他加害梅吕二家,是想陷害他们父子。”

宝珠道:“我听过不知道怎么评价这家子人。”看看面前带笑,笑话看得正好的丈夫,又看看红色烛光下乖巧的小女儿,满室温馨中听这一家子互相指责,宝珠摇摇头不想再听:“你只对我说鲁驸马的事情吧,别人的要污我这好房间。”

“我出马,鲁驸马还能不成吗?今天我去刑部里见尚书,柳至跟我争论了几句,最后他气走了,尚书只能答应我明儿一起进宫,皇上面上讨个说法。”

宝珠笑了:“是了,你说说你和柳大人争吵,我倒爱听的很。”袁训笑骂:“出门跟一圈儿公事上坏蛋缠不清,回家里还有你这个坏蛋等着看笑话。”

宝珠对加福努努嘴:“那加福就是小坏蛋了不是?一会儿让小坏蛋和你缠。”

话音未落,加福放下笔,乌溜溜的眼睛看过来:“我写完了,爹爹,快来说故事,母亲,快来收拾书包。”

袁训和宝珠一起堆笑:“来了来了。”袁训不忘记挤兑宝珠:“福姐儿我的乖乖,你使唤母亲最好听不过。”

加福张大眼睛:“这是使唤吗?战哥儿要帮我做,我说这归母亲。”

宝珠在袁训背后拧一把,对女儿笑盈盈:“这当然归母亲,不归战哥儿。”

加福放下心,坐到父亲怀里去,让丫头去请哥哥和二姐。孩子们过来,多出两个。

一个玉秀可爱,是玉珠的女儿常巧秀。另一个是掌珠的儿子,大名韩正道,小名韩正经。

巧秀跟着香姐儿过来,一进来就满房里宣告:“曾祖母说,我是生的好的孩子,表哥是生的不好的孩子。”

这是老太太的偏心所致,不是偏心玉珠,是偏心宝珠。所以跟宝珠一样先生女儿的,就是生得好。不跟宝珠一样,就是生的不好。

巧秀和韩正经都是两周岁,这个年纪大人纠正也不是根深蒂固,宝珠就不说她,让她上榻坐,让韩正经和表哥们坐。

到睡下来,袁训才取笑一句:“这孩子长大,可以把韩正经欺负死。”宝珠护短:“到大了自然直。”袁训就不再说,宝珠不放心,又叮咛他:“出去别对姐丈们说,就这大姐三姐不放心,明天要来跟一天呢。”

“什么叫跟一天?”袁训听不懂。

微弱的起夜烛火把宝珠的笑容衬得柔柔的:“大姐三姐只有一个孩子,舍不得,想要接走祖母不答应。祖母只许大姐三姐从早到晚跟一天,说孩子们在这里要没有不适应,才许她们接。”

袁训莞尔:“我赌祖母赢。”

宝珠轻捶他:“我也赌祖母赢。”

……

掌珠起个大早,韩世拓出衙门的时候还笑话:“我劝你不用去,袁家的孩子多,正经早玩得想不起来你。”

掌珠不服气:“我不信。”还是坐车出来,进老太太房里时,韩正经和常巧秀还没有醒来。

很快,玉珠也进门,也是和掌珠一样,睁大眼睛看看女儿这一天怎么玩,为什么就不能接回家。

孩子们醒来,见到母亲只是一笑。韩正经的名字也许起得不对,不爱笑,正经的板着小脸儿,听完常巧秀的起床口号:“我是生得好的孩子,表哥是生的不好的孩子。”

老太太呵呵笑,掌珠生下儿子以后把这话听习惯,也就不往心里去。

按照约定的,当母亲的跟着孩子们,并不劝他们回家的话,只看着他们玩上一天。

袁夫人房里用过早饭,常巧秀跟着香姐儿走。她爱说话,但词汇还少,不会说表姐我跟你去玩,就在后面跟着叽叽喳喳不停。香姐儿带她到自己的院子里,师傅过来教笛子,香姐儿不用照顾她,用心用意的学着,已能吹得很动听,常巧秀这会儿不打扰,睁着乌黑眼睛听得全神贯注。

玉珠暗暗得意,看看我们这是无师自通,天生的会欣赏。

小孩子坐不久,常巧秀又是个活泼孩子,听完一曲,自己从地上趴起来,拍着小手不要奶妈抱,丫头后面跟着,自由自在出了院门,按远近,先往隔壁是表哥执璞的院子去。

走几步,摔一跤,但自己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哈,”桂花树下捡几朵花,又去执瑜院子门上看看,来见宝珠。

玉珠看着有趣,问奶妈道:“小姑娘已经认得什么院子住什么人?”

奶妈笑得见牙不见眼:“老太太说小姑娘最聪明不过,这不您看到了不是,跟着老太太啊,就愈发的聪明,三姑奶奶只管放心交给我们吧。”

玉珠含笑。

跟随女儿过来的奶妈有两个,祖母说不够吃,要按加寿执瑜小时候的食量,又给加上两个。且不说巧秀是不是真的不够吃,只看到奶妈多出来,就是祖母的慈爱,玉珠接孩子的心灰了三分之一,是奶妈推她:“姑奶奶跟上,小姑娘进去了。”

玉珠随女儿来见宝珠,见女儿不用丫头招呼,去里间拖出一把小椅子,“咣当当”到称心身边安置好,坐下来乌溜眼睛看着称心和如意做什么,她就跟旁边比划。

管事的说:“请夫人核发年下丫头做衣裳的银子,”宝珠就报个数儿出来,称心重复给她:“一共多少个人,多少两,”把对牌给出去。

常巧秀爱说话,跟后面学,小手比划:“给,收好,好当差。”

她天真烂漫的小模样,宝珠婆媳都看惯,只把玉珠和跟来的丫头逗乐。

玉珠怕惊动女儿,躲到廊下笑个不停:“这就会管家了,了不起。”

她心头微动,女儿这自由,正是她、掌珠、宝珠小时候没有过的。

她们三个在巧秀这个年纪,正是老太太新丧夫丧子没有两年,老太太没了丈夫,彻底断绝生子的可能,又庶子们也死得一干二净,有庶孙的可能也断绝,对着三个孙女儿百般的不喜欢。

宝珠的奶妈卫氏护住宝珠,二房里邵氏护住掌珠,三房里张氏护住玉珠,轻易皆不肯让小姑娘单独出房门,怕无意中遇到祖母,祖母可不是好脸色。

宝珠记得的,奶妈卫氏说:“四姑娘,没事儿别往老太太面前去,就在房里玩吧。”宝珠还振振有词:“那不是祖母吗?为什么我不能去和祖母玩。”玉珠也记得母亲张氏这样说过。

三姐妹的童年,对她们的个性产生一定影响。玉珠因为母亲说不要轻易会人,又看才女书。古代女子抛头露面叫不好,孤高有一定程度受闺秀们追捧,慢慢养成孤高性子。

掌珠因为母亲懦弱,觉得强才能出头,养成好强性子。

庇护宝珠的不是母亲,是奶妈。在祖母面前更没有说话出头的人,潜意识里造就温和性子。

在小的时候,就是自己家里,也是这里不要去,那里不许玩水的。如今和巧秀小姑娘随意逛相比,玉珠恍然明白。

这是祖母的疼爱,盼着夫妻能再生孩子,也是祖母的弥补,弥补她小时候对孙女儿的忽略。

老太太眼中第一得意的,自然是宝珠的孩子。也说真的,别人的孩子和宝珠生的小小太子妃,小小王妃不能相比。但老太太心里也有另外两个孙女儿,话说得不好听“你们不会带”,但她弥补的心应该不差分毫。

玉珠只跟了半天,也就打消接孩子的心。跟着她又回到老太太那里,戏台上听着的戏,这就全停下来,巧秀小姑娘对着曾祖母说个没完。

“二表哥的花开了,大表嫂给银子,二表嫂中午给我好吃的……”

老太太笑眯眯垂下面庞听着,没有一点儿不耐烦。

银发在风中微扬,这是难免有乱了的发丝。一根一根颤动着玉珠的心。玉珠慢慢的嘴角勾得更高,笑容更深,眸子里也湿润得更狠。

那秋风里,戏台上忽然停住的鼓点,戏子们跟着原地不动的姿势,和台上这一老一小的说话声,好似没有动人的地方,却深深打动人心柔软之处,又酸又涩的,把当年往事随风而去。

……

掌珠在家学外面,心里暖暖的。

她一早跟着儿子乱转,韩正经是先往宝珠面前去坐会儿,出来直奔家学。

秋风起,房门掩上。韩正经老实不客气的推开,先生也不奇怪,学生也不奇怪,由着他坐到执瑜身边。

执瑜背书,古人的模样,头一晃三摇摆。韩正经也跟着念,头一晃三摇摆。

到底是孩子,念上几句,手里有宝珠那里拿来的果子,双手抱着咬一口,再跟着念,头一晃三摇摆。

他的小脸儿有陶醉之色,掌珠看得清楚,跟他在自己面前,自己看着背三字经愁眉苦脸的模样不同。

身后一暖,掌珠回身,见是韩世拓。韩世拓也是隔几天往家学里来帮忙,这就正好对掌珠悄声笑:“叫你不要接是不是?你看他念得多开心。”

开心用得很妙,韩正经当念书是玩耍。

掌珠嗔道:“你怎么不早告诉我?”

韩世拓低笑:“我那天见到,把我乐得不行。回家去要对你说,你说要接回家,我就没说,等你自己来看。”

示意掌珠再看儿子:“你看他,又吃又玩的,你还是别打扰了吧。”掌珠微微地笑:“真是的,这里同他玩的人多,这念书也成了玩,我接回去,就要耽误他念书,我岂不是罪人一个?”

求票票,抱抱贡士梧桐叶落时、妞妞小鱼亲爱的,感谢支持。

本人隆重推荐一下好基友五女幺儿的文文《空间之王妃升职记》

五年婚姻,一朝生变,豪门贵妇李筱玫穿越成了大雍国的炮灰王妃李晓媚。

王爷丈夫冷漠无情,视她如无物;太妃婆婆阴狠跋扈,视她为家门耻辱;嫡子嫡女们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更别提让她享受嫡母的尊敬;就连侧妃庶妃们也各个嚣张狂妄,对她这个正妃任意欺凌侮辱。

李筱玫(李晓媚)郁闷了,作为一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豪门贵妇,她委实不能应付自己目前的处境,好在意外获得了神秘空间,加上腹黑神兽保驾护航,她悲催的人生才开始逆转。

欺凌她的贱人们,来来来,排好队,让本妃一个个的收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