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三章/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掌珠和玉珠用过午饭就回去,没有再说接孩子的事情。

……

买凶杀外官事件重大,官员们公事以外全在谈论顺天府新审的案子。袁训走进兵部,见荀川和两个书办也要说这件事情,袁训对着荀川阴沉下脸,荀川把脸对着地。

等袁训过去,书办们悄笑:“荀大人,您还没有把尚书哄好?”荀川把头一昂,活似底气很足地道:“不用理他,”

刚说到这里,见身后一阵风似的,袁训大步走出来。他手里拎着一封信,眼珠子往外冒着白光。把荀川吓一大跳,见关安跟上,袁训已经出去。

书办们也疑惑:“出了什么事情?”荀川定定神,暗想能让尚书变脸色的不会是小事情,把收拾袁训公事房的杂役叫来问话。杂役稀里糊涂:“刚才送进去两封公文,上面打着火漆印。”

荀川的心一下子提到嗓子眼,他的脸色也变了。难道是王爷在前面再次大捷?

院子里秋风不住飘过,提醒荀川天寒地冻很快就要到来。粮草,在荀川的脑海里闪现,让他的心砰砰跳个不止。差一点儿,他出门跟上袁训。

以荀川的经验来想,这个时候不去户部要钱要东西的,还等什么时候?

好在他很快按捺自己。

荀侍郎表面上跟袁尚书不和,仗着背后是梁山王府这棵大树,不把上官放在眼里。

但实际上他相信袁训,他能想到的手段,尚书大人也应该能想到。

关安跟着袁训打马,在户部衙门外停下。大门上问一声:“尚书在不在?”门人说声是,袁训不等通报,手持公文来见尚书。

户部尚书也是刚到衙门,屁股刚坐下,见外面呼地闯进来一个人,那气势如入无人之境,户部尚书不悦地道:“公事要一个一个的来,你先去隔壁稍等。”

说着话,这个时候眼皮子才抬起来,定晴一看,来的人目如点漆面容英俊,正是袁训。

户部尚书只能起身,挤出一个笑容:“袁尚书……”下面来此有何公干还没有说出来,“啪”,公文摔到他面前,袁训一言不发,扬长而去。

等户部尚书愣过神,房里就只有他自己在,还有公案上多出的公文。他算是有城府的,一瞬间也火冒三丈。暗骂着忠毅侯目中无人,等我找到机会弹劾你一本,把公文拿在手上,见一长子的人名,全是报功劳。

大捷!

梁山王萧观再次大捷。

兵部里,重新回来的袁训,对本司打听消息的人报过喜讯,让他们自去,他独自一个人好好品味这久等的捷报。

同时到的是两封,另一封袁训打开过,是萧观给自己的书信,就先放到一旁。看过另一个捷报,冲到户部去发威。

此时要钱粮的公文由书办去写,袁训得已细细地看书信。

信中十足是王爷亲临的架势,头一句怒气冲冲:“小倌!”隔开一个字的空,有一个字“儿”。

应该是写信的时候气冲牛斗,把尾音忘记。后来想起来,又临时加上。

袁训微微一笑,开头就这么大的火气,这后面还不知道是什么。往下面看,“哈哈哈……”外面经过的杂役都听到笑声。

大家交头接耳的私议着:“梁山王爷信里另有喜讯不成?”别人也就算了,荀川急得不行。

袁训在等捷报,梁山老王爷也在等。见到尚书开怀大笑,荀川很想早早知道信中内容,想来应该和公文上的不同,荀侍郎要去告诉老王爷才是。

但他和袁尚书面子上不和,只能院子里干站着没办法。

好容易见袁训放下信,手扶案几笑得肩头还是抽动。说了一句话:“你拿他没办法,就来骂我!该,我正好看你笑话。”

信摊在公案上,上面的内容字字带足火气,就要飞起来痛揍袁训一顿。或者,揍他的姐丈陈留郡王。

“葛通小儿!干犯军纪!我命人提他往京中受审,数月有余,直到今天不见他的人影子!你家姐丈包庇人犯,只怕也少不了你在里面出主意!这样一想,你小倌儿就是葛通不服管教的主谋!还我人犯,还我人犯!”

袁训看看信笑上一会儿,好容易不笑,信就在面前,一扫眼就能见到,又忍俊不禁。

王爷也算威风的,但这一回让葛通和姐丈耍了一个团团转。

袁训收起信,嘴角还是勾着。为葛通来想的话,他最好这个冬天也不让你找到。

……

边城外面开始飞雪,天地没有铺全的时候,道路还好辨认。一块白夹一片隐隐青山,灰色的军营看上去,好似小小的豆腐方块。

中间拥立的帐篷稍大,有一个人对着走来。他身穿黑色的盔甲,上面落的有雪,也有肉眼能见到的尘灰。白发掩盖不住,有一部分露出眉角。

看得出来守帐亲兵对他熟悉,无声行个礼,请他进去。帐篷里坐的一个人抬起头,见到是他,也满面笑容。

葛通含笑:“郑老将军,天愈发的冷,我早说过您不必再多操劳,营门给年青人守吧。”

郑老将军郑国其,是跟过霍君弈的人。霍君弈死后,跟随靖和郡王但念念不忘平阳县主的,就有他一个。

面对葛通其实是关心,郑国其却故意装生气:“将军,您当我老了不成?”随着话,他的白发动几下。

葛通莞尔,眼神装作看不到他的白发:“您要是老了,我可怎么办?”他有些动情:“我就没有今天。”

郑国其哈哈一笑:“所以将军大事不成,我就不能老。”他把手有力的挥动几下:“就是老也不是这会儿,辅国公派人过来,他明天到。”

葛通点点头笑:“我命中贵人多,这又是一位。这又是奉郡王的命,给我们送粮草和兵马。”

自从他躲避捉拿在外面,粮草和兵马全是龙氏兄弟打着给自己补充的名义,轮番给他送过来。

郑国其道:“是啊,到底是将军您有智谋。换成是我,去年他国公把我们看得死死的,老夫一枪搠死他。”

葛通失笑:“人都有私心,陈留郡王一片私心为儿子,将军您一片私心为我。”双手一抱拳,身子站起:“真是我给大家伙儿拜多少拜,也不能表达我和母亲的感激。”

郑国其哎的一声:“谢什么!只要郡王的大旗能重竖,霍将军的名头能重立,老夫我纵死也值了!”

葛通的眼眶微微的湿了,这就是舅父生前笼络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尽心尽力。葛通没有见到舅父,但由他们身上瞻仰到舅父生前的风采,总是让葛通神往。

郑国其把他打断,关切地道:“您明天要对辅国公说明白?”葛通回魂:“是。”他轻轻地笑:“大家伙儿累了,借这个机会也可以休息。陈留郡王以前没吞并我们,在我走以后,也不会起意。只是我走了,要劳动老将军们帮我看顾兄弟们。”

“有我们这把老骨头在,将军您尽管回京。不就是借一库的军需,这种事情经常的有。等兵部里下公文慢,等王爷下公文也慢。没东西用,借也就借了。人还在,又不是不还。”郑国其瞪眼睛:“他梁山王就是借这事情收拾我们罢了!”

葛通一哂:“谁又怕他,不过是京里走个过场,罚上几个钱。”

郑国其一乐:“所以您去吧,就要过年了,正好在家团圆。看看县主,再看看孩子。”他喜滋滋:“是叫德宝?”

“是,霍德宝。”葛通也喜滋滋。霍德宝虽然不是霍君弈的亲孙子,但过继给他,江左郡王这就有了后。

对于郑国其等人来说,他们数十年苦苦的坚持,瞒着靖和郡王联络平阳县主,等到葛通的到来,再观察打量他确实有能力,这就算有了希望。

远在京中的霍德宝,比袁家的加福小上一岁,今年是四周岁,他牵动着这里很多人的心。

郑国其出去,葛通把回京的东西亲自又检视过。当晚睡个好觉,等着龙怀城过来。

龙怀城大吃一惊:“你!”国公火冒三丈:“我家姐丈为你谋划庇护,你却要回京?”

葛通微笑:“郡王让我立功劳,我功劳有的差不多,回京去顶的下来,我快去快回,把这件事办了。”

龙怀城沉下脸:“你说的有理,但你要知道你如今是我家姐丈照顾,姐丈不让你回去,你就不能回去。”

老将军们又要露出恼怒,龙怀城对他们面色冷冷。葛通倒是个好说话的性子,不过他眼下不得势,不好说话也就过不下去。但他手下的这些人,一个一个硬骨头,从来不肯服陈留郡王。

龙怀城的意思,在葛通身上花钱花粮,你葛通还树什么外祖父大旗,干脆的从此跟着姐丈吧。

葛通看得懂他的意思,陈留郡王没有吞并自己的心,但他手下的人为郡王筹划也是有的。

辅国公是郡王的舅爷,他有这样的心思并不奇怪。

幸好上面有郡王在,葛通这样想着。对龙怀城笑道:“你答应我也好,不答应我也好,咱们听郡王的如何?”

龙怀城无话可说,只是大为不满:“早知道你要回去,我不用顶风冒雪的给你送来。”葛通多多的感谢他,粮草已经送来,龙怀城要带走葛通不答应,只能丢下来,第二天收拾营地,龙怀城和葛通一起回营。

陈留郡王倒不意外:“这事总悬在头上也不是办法。”他亲自送葛通来见萧观。

萧观恼的眼睛都是红的,见到葛通劈面大骂:“你他娘的是回京过年的吧!”

陈留郡王都忍俊不禁。

当下萧观把葛通看押,让人送他回京。半个月后到边城,葛夫人等在那里,陪伴丈夫一起回京。

……

京里,第一场雪下来,一夜之间宫中尽皆是茫茫。

叶嫔看着自己的宫女带进人来,慢慢的有了笑容。她看着面前清秀苗条的少女,姿色不比欧阳容差。这是欧阳容新的贴身宫女,叫小兰。

“知道我找你来作什么吗?”叶嫔问小兰。

小兰摇摇头。

“我不瞒你,你家容妃娘娘包藏祸心,逢人就害。我父亲在外面,又让她的娘家给害了。小兰,你帮我一件事情,我回报给你的,等皇上到我这里过夜,我让给你。”

小兰哆嗦一下,让这个厚重的“让”惊吓到。

“你生得好,又年青。只要能得宠,马上就人上人。你自己想想,想通了就来找我。”叶嫔倒不急着小兰现在就答应。

小兰轻声问:“不知让我答应什么?”她怯怯:“害人我可不会。”叶嫔淡淡:“不害人,只把一件东西放到容妃宫里去。”

小兰犹豫不决:“我过几天再给答复行吗?”叶嫔说行,赏她一把子钱,让她出去。

小兰没有回欧阳容宫里,而是看看身后没有人跟着,对太后宫里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