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五章,柳五要人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寿带着皇帝过来的时候,宫宴已过一半。她和太子在这里插科打浑有小半个时辰,互相使个眼色,都觉得差不多可以就寝。

鉴于这是头一次的撮合,又看得出来皇后对皇帝薄情还有恨,存在心里没有抒发,心情就怎么也提不上来,加寿和太子并不敢让他们多说话。以至于出来以后,在宫门停下脚步。

细柳般的眉头尖尖颦起,加寿唤一声太子哥哥,不无担心地问他:“皇上等下会不会离开?”

上方的大红灯笼美艳明媚的洒下光辉,把在太子眼里本就天下第一可爱的胖脸蛋子,映照得更似昙花般难得。

不由自主的,萧战的名言又在太子脑海里浮动,没有加寿可怎么办?太子这样想着,唇角勾出暖心的笑容。

他微俯下身子,把一双又黑又明亮的眼眸和加寿对上,柔声地道:“就算父皇等下离开,在我的心里,也是要深深的感激寿姐儿才行。”

加寿红了小面庞,面对太子直接的谢意,九岁半的她不是情动,只知道那眸光似要把自己穿透,让人浑身发热,而又期待着欲罢不能。

她就把面庞垂下来,这样就可以避开太子的眼光。

又不是很想离开,这是太子哥哥的感激,更要把这事情做好才行,加寿有了一个主意,她兴奋而热烈,只是还不敢抬头:“咱们在这里站会儿吧,皇上如果要离开,还能把他留住。”

兴奋劲头儿上,小脑袋带着上面的花翠摇个不停。轻微的叮叮当当声中,把太子的情愫带动。

他微笑着摆了一摆手,让跟的人退后。双手按住加寿小肩头,语气滚烫上来:“寿姐儿,咱们……。”

这不是头一次提出要求,加寿就更飞红面庞,小小声说一句:“你又这样了,让别人知道多不好啊。”

面庞让太子双手扶住,太子的嘴唇凑上来,轻轻的一吻。

这一吻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情爱,在加寿的心里也种下朦胧,但一个十四岁,一个九岁半,也仅限于如此,也就分开,心里都有满足。

加寿不能总结的轻轻地笑,她知道这是太子哥哥很喜欢寿姐儿。太子轻轻地笑,他甚至大大方方往殿内打量。他在亲加寿的时候,有意往殿内看了一眼,在太子的心里,巴不得能让自己的父皇见到,能提醒父皇对待自己的正妻,理当一心一意。

随后,他又否定这句话。含笑凝视加寿还垂着的小脑袋,在心里认认真真地想,我和加寿一心一意,我只有她一个。

年少的冲动,让太子这样的想。至于以后他登基,八方来献美人儿怎么办,他这会儿还想不到。

宫门上离梅花远,太子和加寿又要守住这条出宫的道路,只并肩看了一回附近雪松。

殿内,皇帝也许收到回报,说太子和寿姑娘还在外面玩耍,很快,里面熄灭大些的烛火,今夜虽然还不能知道帝后是不是歇息在一处,但太子和加寿已能放心。

加寿欢快了:“走吧,天真的晚了。明儿还要早起贺岁,太子哥哥你还够不够时辰歇息?”

太子握住她的小手,把她送到宫车上:“不要担心我,倒是你回去就睡下,明天早早地你也要起来,但早早的见到我给你备的新年礼物,你要说喜欢才行。”

“好吧,”自在的玩了一会儿,让太子亲吻的羞涩消失不见。加寿又把得意拿出来,鼻子一翘:“我会说喜欢的,不过真的不喜欢,那是要给我换一份别的可好不好。”

这是个雪夜,清冷寒冽中,是个笑容都能打动人心。何况面前是加寿。太子看着她坐好,亲手给她拉好衣裳。想上一想:“如果不喜欢,就把战哥儿罚一回可好不好?”

加寿哈地嫣然,嚷道:“罚他便是。”

太子的礼物不好,与萧战不会有半分关系。但就像加寿花足心思撮合帝后,与她没有半分关系,只为太子喜欢一样,这会儿把萧战扯进来说,是因为加寿会喜欢。

加寿知道太子的忧心,太子也知道加寿的喜好。寿姐儿不是一定要罚萧战,这是她喜欢的玩耍话。

当下,两个人分开。加寿的宫车回太后宫里,太子殿下有特权,可以开一道宫门回府。

漫漫雪中,太子微笑,没有加寿可怎么办?谁在今夜全母后的名声,谁会在今夜让自己安心?

只有小加寿才能帮上许多的忙,也只有小加寿愿意为自己做上许多的事。

……

太后还没有睡,坐在偏殿里等着加寿回来。加寿扑到她怀里,知道太上皇睡下,这里离太上皇睡的地方也远,但不大声喧哗是礼貌,她是凑到太后耳朵边上,嘻嘻轻声:“皇上没有走呢。”

太后在她的小鼻子轻刮一下:“你呀,小使节办成了不是?”加寿点着头,但太后教导得当,并不居功。在太后怀里扭一扭,撒个娇儿:“这是太后的功劳,是太后您帮我谋划过的。”

自从接来加寿,太后没有一天后悔过,或者是没有一天不满足。而在今天,加寿的话更让太后觉得一番心血没有白费,看我的寿姐儿多么的懂事体。她六宫为主最妥当不过。

太后放下心,把她心里最近受袁训那句话,“寿姐儿要是定给别人,女婿也会说不纳妾”的影响不再想,亲一亲加寿,慈爱的道:“睡吧。”

加寿乌溜溜的眼睛转一转,有什么蕴含在里面。

太后笑容满面:“还有什么要说的?”加寿犹豫一下,她在太后面前没有什么话是不能问的,太后也让她有疑问就说出来,尽早的对她解释,这样方能长进。加寿就回身看看等着侍候的宫人。

宫人会意悄悄出去,加寿带足疑惑道:“为什么,您不发落欧阳娘娘呢?”

加寿是参与审理嫔妃们和皇后的案子,所以加寿总是知道欧阳容与“下毒”事件有脱不开的关系。还有让太子和柳家怒不可遏的“骂人”事件,加寿现下还说不出来是喜欢皇后,但她也跟太子和柳至一样,她相信皇后。

太后对“下毒”事件是高高的审问,轻轻的结案。对“骂人”事件根本不予理会,由着欧阳容等一分辨,太后也就没多追究。

加寿的想不通早就在心里,她学会遇到事情自己先想主意,还是想不明白,有个合适的时候冒出来,也就直接来问太后。

大眼睛里充满疑惑,这是为什么呢?要说身份的话,嫔妃们和皇后完全不能相比。

太后笑了:“我想你也该问上一问,但我还是先听听你怎么认为?”加寿笑容加深:“我想,这又是为寿姐儿好是不是?”话说太后做哪件事情,不是为寿姐儿好呢?

太后欣慰不已,把她摩挲在手里:“我的孩子,是为你好,但是怎么个为你好,你慢慢的当撮合的小使节,你就会慢慢的发现。”

这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明白,这是在加寿长大的过程中,一点一点的去清晰。

这个答案不能算是明了,但加寿也就安心。她在太后身边长大,太后为寿姐儿好,是她根深蒂固的心思。

把太后送走,加寿睡下来。一时睡不着,大睁眼睛,小小的心里已经有心事,慢慢地想上一回又一回。

太子哥哥愈发的喜欢加寿,这也有因为太后定的亲事,太后把寿姐儿带大,这个宫里有人敢当面骂皇后,却没有人敢对寿姐儿无理。这是太后的功劳。

在皇后和欧阳容之间,加寿更偏向于皇后,这是她未来的婆婆。太后也应该更偏向于娘娘,但太后不处置欧阳容娘娘,一定有她的道理。

不管怎么样呢,都是为寿姐儿着想……。加寿打着哈欠,睡意上来,眼皮子往一处塌没着,这就睡了过去。

这是新年夜,雪花还在飞扬。宫灯红晕处处带足喜气,有如此时还没有睡下的加寿女官嬷嬷们。

当值的她们,蹑手蹑脚看过加寿安歇,坐在火笼旁边喜不自禁。

“寿姑娘越来越得用,太子殿下也越来越动情。”

那宫门上并不掩饰的一吻,虽然是兄长式的吻在了面颊,但情意流动,侍候的人看得出来,不由得喜在心间。

嬷嬷们更是你恭喜我,我恭喜你,甚至抹抹眼角沁出的泪水:“太后操持一场,这就算能对得起她老人家。咱们跟着侍候一场,以后有了结果也就知足了。”

女官手捧茶碗,在火光中有个优雅的沉思出来。她嘴角噙笑,是啊,太后操持一场,太后操纵宫闱,还是当年的风范。

这个当年,是指太后当上皇后以后。女官不过是中年,太后当年的当年,她是没有见过的。

这个新年里,雪下得依然的大,带来明年丰收的暇思,也有这宫院里对以后无尽的憧憬。

更鼓声响起时,新的一年到来,新的日子也到来。它将会有忧有喜,也仍然是有着她关心他,他关心她,亲人间的感情,只会更加的浓厚,而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消失半分。

……

春光明媚,三月里的风吹的行人桃花般生出醉颜。柳五就是其中的一个,他的人轻快的在马上,他的马轻快的迈着步子。

见熟悉的田地出现在眼前,柳五深吸一口气,随后面上带着笑,嘴里骂骂咧咧。

“关安你要是不好好请五爷一顿酒,五爷定然不与你干休。”

“姓梅的一家人,官都没有了,还敢打五爷的主意。五爷我多机灵,我对他说你姑娘要守,为姓关的守着吧。姓关的比五爷我家世好,他你是不了解。你们这起子外官,进京里人生地不熟,就敢到处得罪人。听五爷对你慢慢道来。”

柳五边骂边笑,把去年冬天的事情回想起来。

梅家吕家到底没扳倒欧阳父子,还让革去官职。柳至觉得事情到这里就差不多,让柳五随意的送,不想送也行,要送只送出京郊。

柳五一直是害人的主意不少,偶然救一回人,把欧阳家抹一鼻子灰不算,还把叶大人也放进去。

他尝到甜头,满心里盼着再有几个来陷害自己家的,最好全是大对头那种,五爷好一个一个的收拾你们。

按原来的想法,还是把梅家送出一个省。

他是个好玩的性子,算算过年前回不来,也正好外面看看别人的风土习俗。

梅老爷这算是跌到谷底,忽然就聪明出来。他是名声不检点丢的官,不是重大不能起复的案情。以后用得上柳家,柳家有太子不是,他一路上对柳五好吃好喝招待。

他丢了官,倒不是抄了家,送女儿进京时,备的有一笔嫁妆,是给女儿进太子府后傍身用的。以前不敢使用,这就花用上来,把柳五奉承一路子。

柳五吃着喝着不说破,等出了一个省,送梅家上官道,手指前面:“全是热闹路段,还有几处山林,但官府衙门离得近,贴的也有告示,行人结伴而行,料来无事,就此别过。”

梅老爷装着拜谢他相送的恩情,把女孩子送给他的话挑明。

换成数月以前,梅老爷还不肯把女孩子作妾,那时候还是清白身。不想很快就让小邹做了一回圈套,梅老爷把脸皮一揭,不要了。阖家跪着恳求柳五:“情愿给五爷当使唤丫头。”

柳五暗笑不止,说出一番话来,梅老爷是从没有听过,吃惊的不行。

“你们傻啊,姓关的是什么人家知道吗?我跟他比?我是鞋底下烂泥,他是云天上的白鹤。”

梅老爷一愣:“这个,倒没看出来。”

“你们都当我姓柳,父母丢下一份儿田产,族中有公产,所以把我看得起。但我们家多少人,比我出色的人可以排到京外去,在至哥眼里没有我。倒是那姓关的,他是家里独一份儿的苗子,以后有一份儿好家产等着继承,你家姑娘是同她有瓜葛,还是为他守着更出息。”

梅老爷苦笑:“请五爷让我明白明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说,这王土之上,谁最大?”

“自然是皇上。”

“皇上身边谁最大?”

梅老爷说了好几个官员,才猜对:“是总管太监?”

柳五哎地一声:“外宫里,是皇上的总管太监最大。内宫里,那是六宫总太监最大。如今的总管任保跟随太后几十年,他手里能没有几个?”

梅老爷迷乎:“这和关将军有什么关系?”

“关安是他的外甥!是他以后养老送终的人!太监没儿子,接个亲戚到身边,拿他当儿子看待。要说你们家姑娘真有造化,和关安有这一出,守着吧,为他守着。这种内幕要不是五爷在这里,别的谁肯对你们说。”

梅老爷震惊得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任总管三个字把他砸得一蒙又一蒙。如果柳五的话是真的,关安是比柳五有前程的多。这就梅老爷又晕乎了,柳五坏笑着从容离开。

他得意了一路子,此时回到京外,柳五还是得意:“姓关的,你的来历,我清楚。”

就要打马回去复命,抽一马鞭子让马疾行时,一阵笑声传过来,有人大叫:“姓柳的,你们不行!”

“咦?”柳五瞪圆眼睛,随后勃然大怒,这就家也不急着回去,往声音的来处张望:“谁他娘的这么大胆,敢骂柳家!”

他也不知道人家是骂哪个柳家,反正他听到,就要管上一管。打马过去,走到一半视线能看得清楚时,柳五冷笑更是怒容。

小子们!

一听就知道骂的是我们家!

一群小混蛋们!

…。

桃林的深处,一大片空地上,十几个少年在马上纵声而笑。他们都或背着弓箭,或手里提着弓箭,嘲笑着对面的人。

“我龙家的弓箭,就是把梁山王叫过来,他也不敢说不服!我们是祖辈们真刀真枪杀出来的。你柳家算什么!京里缩头春天看花冬天吃酒,花花公子哈哈,纨绔!”

这不是别人,正是袁训的侄子辈,在京里赶考的龙家小爷们。

在他们对面的人,不用说是柳家的子弟。

面对嘲笑声,都气得面色涨红,却干瞪眼睛听着,没听到有人回话。

柳五气的快要发狂,认一认,出来的这些全是家里爱动唇舌的,那你们今天这是怎么了?

他疾冲出去,劈面就骂:“舌头让猫咬掉了不成!”翻过脸儿,又来骂龙家小兄弟。

“去你娘的真刀真枪!孙子们吃你祖宗我一箭!”

胡吹大气你吹弓箭,那就试一试。柳五马鞭子往腰上一掖,背上是出远门带上的弓箭,也算是快手,一抬手取下来,抽出一只箭搭上就射,同时放声:“给祖宗我闭上嘴!”

“铮!”

就在他来到场中,抽出弓箭准备射,还要骂人的功夫,对面的小龙二面有笑容,抬手一箭过来。

“呼!”

风声似能撕裂青空,小龙二龙显邦手中黑黝黝的,不是寻常弓箭,是他们家传的厚重铁弓箭。

柳五骂完了人,箭到箭弦上,自己都觉得速度不慢。他就没有想到龙显邦后发先至,那箭从手旁边穿过,笔直打在他肩头。

剧烈的疼痛上来,柳五哎哟一声,这一边的手臂这就不能动弹,弓箭完全落到另一个手上,在半空中晃晃悠悠,有什么绳索似的落在马头上。

柳五一看,顾不得一只手臂是酸麻痛难忍,他是险些没疯掉。

他的箭松软软落在马前,他手中的弓箭弦断开来,晃悠的不是别的东西,正是他的弓箭弦。

柳五几时吃过这种大亏,箭都没有出手,弓箭废在前面。他手指龙显邦等人大骂:“小王八蛋!孙子!去你爷爷的……”

龙显邦等人拍手大笑:“怂了!只会骂人。哎,你他娘的有能耐露一手啊,你想当小爷祖宗,给个软蛋包祖宗你当当哈哈哈……”

这是大泼皮遇上小泼皮,你不要皮我也不要。

龙显邦这边有十几个少年,龙家小兄弟只有那么几个,余下的是他们学里认识的知己。不是阮家的人,就是钟家韩家的人。

钟南也在这里,笑个不停:“显邦,你们怎么真的喊他祖宗?”龙显邦兄弟争着对他道:“战场上骂战的功夫,听挨骂的功夫,我们也是家传。哈哈哈!想把小爷们骂怂,软蛋包你下辈子吧!”

更是变本加厉地大笑:“软蛋包!软蛋包!”

柳五一路上的得意,进京就触上霉头。气的他把弓箭一扔,左手指着骂完,右手指着骂。

骂着骂着:“哎,手能动了?”再低头一看,箭头是搠去的,姓龙的小子们就没有伤人的心。

柳五消消气,柳家的人劝他:“五哥不用骂了,咱们确实不是小王八蛋的对手。五哥你看我们的弓箭,也是还没有射,弓箭先不能用。”

柳五抹额头上骂出的汗水,这会儿后怕上来,咬牙道:“这要是生死斗,咱们还不早死光光。”

柳家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露出尴尬的苦笑。柳五气不忿,追问道:“至哥说不许打,今天是为什么闹起来?”

有一个人回话:“这帮小子们春闱全落了榜,就要回大同,回去以前面成天的大街上寻我们家的人,带着临走打一架的架势。至哥让不要理会,说他们就要滚蛋。我们为避他们,到城外来骑射。没想到他们找过来,老七正在射兔子,就那最嚣张的小子,不声不响一箭过来,把老七的弓弦射断。就这,他还是去了箭头的。”

柳五的肩头又痛上来,骂道:“娘的,真欺负人!”

“我们一见不答应,就说比比弓箭也行。也是刚举弓箭,弓弦全让他们给射断。所以他们在这里牛气的骂,我们兄弟不敢回话。”

大家亮亮弓箭,全都断开来。那两半截的牛皮弦以前是何等的威风,这会儿松松软软的好似柳家人没有了志气。

柳五脑袋开始疼,随后全身上下无处不痛。他是无赖,不是拼命三郎,压低嗓音惨兮兮:“我说兄弟们,咱们溜吧,还留在这里多丢人。”

柳五一贯就是这个德性,有时候英勇,有时候狗熊。再说他让大家走有充足的理由:“至哥说不能跟他们打架,咱们也没本事不近身子把他们兵器弄坏不是,不走,还在这里等着挨多少骂才知足?”

柳家的人觉得这样不对,但找不出反驳的好办法,在这里一直听骂声又找不回来,脸色更难看一层。

龙家的小子们更耀武扬威,吆喝声笑声乱花纷飞似的没有尽头。

柳五让骂的急眼,大喝一声:“五爷我不和毛嘴孩子们说话!找你们家大人去!”打马如飞离开。

剩下的人让他提醒,一想也是,把手中弓箭举着,纷纷道:“咱们去见忠毅侯要个说法!”

这就一溜烟儿的全跑得不见踪影。

钟南等兄弟笑得前仰后合,龙氏小兄弟则搔头摸脑袋:“谁怕你们告状!小爷们明天就起程回家去了,告去啊,至多九叔说上几句。”

…。

“停!”离城门还有五、六里地,能看得到城门内进出的人流时,跑马在前面的柳五骤然停住,也让大家停下来。

几个兄弟上气不接下气的抱怨:“五哥,咱们这也太窝囊了!”

柳五笑得诡异:“所以,这就找回来。”

兄弟们七嘴八舌:“还真的去见忠毅侯?省省吧,咱们送上去给他听笑话。”

柳五胸有成竹:“我没说找姓袁的,”他眼珠子转上几转:“五哥为了姓关的才出的远门,去年要是只有我一个人让看光屁股,五哥我陪他打官司到底,才不要跑这冤枉路。如今是姓关的有份,让姓关的还人情!”

兄弟们让他挑动:“这话说得没错,咱们去找姓关的。”

“他要是不客气,咱们把他骂一顿。”

嘻嘻哈哈一起让柳五挑动,兴致重新高涨,带马到忠毅侯府,指名让关安出来。

半晌,一个小子皮笑肉不笑,一步三晃慢吞吞出来:“关爷吃酒去了。”柳五怪叫一声:“京里吃酒的地方,咱们最清楚,走,咱们街上找他去。”

一行人呼啦啦的跑着马,真的满街散开到处找关安。

京里大街小巷无数,他们的人太少,有的干脆回家去叫兄弟们一起来帮忙,还有的在熟悉酒馆里打招呼:“不认识他没关系,大红脸的,见到他就让人往我家里说一声,小子们知道去哪里找我。”

不到半个时辰,惹事的少年们还在城外摆酒,钟南等人给龙显邦等人送行,京城里柳五等人把关安找到。

离小邹那花街柳巷近的酒楼上面,关安、小邹、田光周边等人开怀大笑。

“老关我服气你,以后叫老邹吧,你都奔五十的人,还叫小邹真不得劲儿!”关安一面说着,一面把酒大力往自己嘴里灌,也去灌在座的人。

小邹捧着酒碗的手颤抖着,眼眶里的泪跟着碗里的酒一起抖动,拼命吸着鼻子,就一时没有掉下来。

“吸溜”又是一声,小邹颤声问关安:“你不嫌我做事下作?”关安大笑,拍打着他肩头,小邹手中的酒晃荡着,洒到桌上,眼中的泪水也随着下来。

“你为了我,什么下作不下作!我得重谢你才是。”关安这样的说。

周边翘起大拇指:“关将军,你没有瞧不起我们,我喜欢你!”

关安哈哈:“恶人计来恶计还,是好男儿真性情。痛快!”端起酒碗:“咱们再干一碗,”门帘子打开,柳五带着人涌进来。

对桌上看看,柳五撇嘴,你关安请客就是肥鸡大鸭子,也没说弄几个稀罕菜。

再看一看客人,柳五是市井混迹的人,一眼看出除去田光有三分老实相,另外几个全是混混。

小邹是院子里大茶壶,柳五更是面熟。柳五一咧嘴:“咦,姓关的,你如今越发的下去,当官的里面找不到知己,要跟这种人做朋友。”

小邹一拍桌子:“柳老五你敢这样说我!”柳五冷笑:“你是什么东西,五爷以前骂你什么时候敢回嘴过!”

关安一把拉回小邹,往上一翻眼:“你是来找我的,有话快说!”

柳五哼哼:“特来找你要人情!”

关安一愣,随即失笑:“你疯了不成!听说你送什么梅家花家的回家乡!估计是做了人家上门女婿,回来想起来你家新娘子不是黄花身子,就来找我晦气是不是?”

拳头在桌子一捣,关安站起来。他本就身形高大,这一起身,更是把柳五的苗条身子压得不能翻身。

关安沉下脸:“老子哪年哪月欠下你的人情!”

柳五双手抱臂,斜睨对天:“那你听好!”

“梅吕二家,是谁保护?不然上一回就让买凶杀死,我柳家固然没有好名声,你关安就没有嫌疑?”

“梅吕二家,是谁护送!我不辞辛劳,跋山涉水先把梅家送到安全地面上!又想着反正我也出来了,反正我也为你关将军出不少力,不如好人当到底。正月里大风雪,我喝饱西北风为你把吕家沿路打听一回,直到听说他们也到安全地面上,我的心放下来,我才敢回京里来!”

柳五摇晃着肩头,无赖相全在脸上:“这不是人情吗,你敢说这不是人情!五爷我保你姓关的清名声,还人情还人情!”

跟随他过来的柳家人开始谩骂:“不还人情的是孙子!”

关安、小邹,田光周边等人奇奇怪怪的样子。关安眸光闪动:“护了名声,这是个人情?”

“天大的人情!”柳五接过话头:“你关安敢说不是?”

房里的目光全到关安面上,柳家的人是嚣张,小邹等人是忍住笑。

见关安面皮抽动,他也是忍笑忍得辛苦,以至于嗓音都有些古怪:“既然是人情,还比天大,那怎么还?”

柳五打个哈哈:“名声可比性命重,你说是不是?看在你家寿姑娘份上,磕三个响头吧。”

他点着脚尖,三月恰好是在春风里,柳五也是满面的春风,对着关安不怀好意地瞄着,一心一意等着关安火冒三丈。

他没有想到,关安仰面笑了,一口答应下来:“行!三个响头不多,但你抬出我家寿姑娘,我也只能依你。”

柳家的人愣神过后,哄地笑了。房间里不大,他们退出去,在外面起哄:“到这里来磕,五哥,让他出来好好的磕。”

“慢着!”

柳五笑着也要出去,让关安叫住。

柳五早有预料之中,歪着脑袋:“姓关的,就知道你不是爽快人!”手指点过来:“你不认账也行,爷今天只问你是不是男人?你说你不是男人,我们扭头就走。”

关安手一摆:“打住!谁欠谁的人情,咱们还没有弄清楚!”小邹等人怪笑起哄:“是啊,哈哈,你欠我们的人情!”

“柳五,你就是个傻子!”

柳五心底一沉,本能的不妙上来。飞快一寻思,心里越不舒服,嘴上越尖刺:“你说吧,你要是说不出个青红皂白,这头可就是三十个!”

关安神秘的一招手:“老关我给你留着脸,为你着想,叫你兄弟们出去,你把门帘子放下来,你一个人听!”

小邹尖着嗓子嘻嘻:“听的越多,你柳老五越没有好果子吃。”

柳五狠狠白他一眼,回手把门帘子扯好:“兄弟们外面等我,五哥我单独和他们说话。”

柳家的人不知道原因,在外面等着。

没一会儿,听到房里柳五大叫一声:“这不可能!”柳家的人以为动上手,一脚就踹进去,见到几个人原地坐的好好的,神色也自如。唯一的那个面色发白,只有刚才还趾高气昂的柳五。

现在是小邹挑眉头,对他泛起一堆的坏笑:“柳老五,你知道我,我也知道你,你打听去吧,去弄个明白,这事情是你欠关爷的人情,还是关爷欠你的人情。不是为了关爷,你现在还让大姑娘缠着呢!”

柳五看着他脸涨得通红。

如果是关安一个人说,柳五不会相信。关安威风凛凛,一看就是个正气十足的人,他不会办这种下作的事情。但说话的人是小邹。

“我和二爷是生死的交情,我小邹虽然下三烂,也不许任何人欺压到二爷门上。对着你柳老五我不瞒,我找的人,我给的地方,办完了那几个人一走,山南海北到现在不知道在哪里。这事情是我做下的。哈!哈!哈!”

大笑三声以后,是柳五的尖叫声。

无赖遇上地痞,都知道对方的底细。柳五信到骨子里,随后就想到他说的天大人情,和磕三个响头。

身后是兄弟们帮腔质问:“你们欺负五哥了是不是?”面前是关五眯眼等待的笑,小邹是纯属欠打的笑,柳五脑子一片混乱,干脆地又干了一件事。

一扭头,把堵住门的兄弟推开,往外面又一次开溜。边跑边想,傻了我才给你磕头。

柳家的人大出意料,跟在后面就追:“五哥你不舒服么?”还有人强着撑脸面:“我五哥那个尿急,姓关的你不要走,这头你免不了要磕几个。”

关安大乐:“行啊,我在这里等着!快去快回啊。”

柳五一口气跑到没有人的地方,抱住树就拿脑袋去撞,怎么会这样。

……

晨光初生的时候,春花摇曳着开始绽放。日光完全染上窗纸,绿叶香青草香喷发而出,院子里的气息在这熏染之下反而澄净,高空流云,雪白无垠,是一流的大好春光。

安老太太和袁夫人送龙显邦等人到二门上,袁夫人流露出难舍难分。这是她兄长的后代子孙,如今长大成人,还能进京赶考,龙门有后,一生受到父母和兄长疼爱的袁夫人最为欢喜。

拉拉龙显邦的手,给龙显达抚抚衣裳,袁夫人叹着气:“早去,下一科早来。”

少年们答应着,谢氏的儿子龙显贵,和石氏的儿子龙显兆也上前来辞行。

袁夫人满面笑容:“你们一片孝心,要跟着回去看祖父,路上别惹事情。”

龙显贵兄弟说好,又去给母亲叩头。

谢氏看春光里的儿子,几年前在家里总觉得他透着孤单,如今前程有依靠,亲事有依靠,表弟家的孩子们又亲密友爱,带的自己孩子也一派从容,他本就是贵公子出身,但在京里的这几年里,气质才一点儿一点儿的出来。

谢氏含笑叮咛:“回去代我多给祖父母磕几个头,多多的问候四叔和婶娘们。”

石氏也是差不多的话,加上的几句是:“说我们都好,书慧出落好些,也想回家去看,只她是个姑娘,又定下亲事,还是少出门的好……”

龙显兆嘿嘿地答应着,龙书慧也在这里送行,跺脚不依:“母亲别说了,话多了。”

石氏还没有发觉,对着女儿笑:“我是说你不能出远门,不是你不想祖父母。”

龙书慧飞红面庞推她一把,石氏轻笑着收起这些话。

安老太太和袁夫人进去,谢氏石氏陪着少年们走到角门,袁训宝珠等在这里送行,另外还有一对人,方氏母女。

方姨妈母女是去年就要回去,和邵氏张氏约定下来,老太太上了年纪,一替一年的在京里陪伴她。但宝珠算一算侄子们的行程,让她们晚走半年,不管是春闱不中,还是殿试或中或不中,肯定有回家去的人,男的可以照顾方氏母女,方氏母女也可以路上劝他们不要贪玩。

这就一起走,一起在这里等着。褚大路留下来念书,在这里送外祖母和母亲。

龙家进京不到三十个主人,春闱中了五个。余下的除了少年,还有大人们。

但大人们不是全回去,有一些羡慕阮英明的名声,觉得机会难得。怕这一年回了家,下一科再进京,就没有小二指点的机会。就接受袁家的邀请,在袁家住下来念书等下科,有的在外面租的寓所,一面在袁家念书,一面京中游玩。

还有一些,跟着龙氏小兄弟返乡,早早的候在大门上。

少年们,离去的人们,齐唰唰对着袁训宝珠行下大礼,宝珠对有些人还了半礼,袁训双手展开,连声说着:“请起请起。”

龙怀城的舅爷,田氏的弟弟对袁训拱手再拱手:“下一科还要再来叨扰了。”

袁训满面笑容:“你们肯来,是看得起我。”

龙七那房来的是族弟,对着袁训拜了再拜,袁训笑话他:“你害我扶了又扶,怎么着,你又没有中,还要拜我做什么。”

龙七的族弟泪眼汪汪:“秋闱倒也罢了,只是乡试。春闱全国取士三百人,我们来的人能中五个,这全是你一个人的功劳。”

龙氏小兄弟也道:“是啊,阮二叔是九叔才能请来。”

大家又谈论起来,说阮大人这一科避嫌,好专心教导家学,也免得家学里中的人多,他是主考官,有瓜田李下之嫌疑。

宝珠听听,为小二骄傲。方氏母女听听这许多的念书人都夸家学好,把褚大路更叮嘱一番:“好好的学,你爹出兵放马的,是杀头流血的官,你要比他好,太平地方让当个文官吧。”

褚大路才不担心:“执瑜执璞跟我好着呢。”

方氏母女说的是一个意思,禇大路回答的是另一个意思,但方氏母女点头称是,其实她们要说的,就是要让儿子和宝珠的孩子都和气。

看看天不早,宝珠催促他们出去,因为还要去太子府上和加寿辞行。

加寿是老国公放在心坎上,跟袁训一样记挂的人。龙氏小兄弟这就上马,方氏母女先往城门外等着,执瑜执璞带着表兄们过来。

加寿正在等他们,加福一早在梁山王府用饭,听说表兄们动身,提前一会儿来到这里。

太子为了加寿,也抽出一会儿功夫来到客厅上。

“加寿,”龙显邦等兄弟最要紧的,只有一句话:“要是你在京里讨不足钱,记得回家去讨。”

胖世子和胖二世子毫不掩饰一个大白眼儿,隐隐的嫉妒上来。不管他们和表兄们怎么好,表兄们也不会忘记告诉姐姐这一句。

胖小子们想不通表兄们为什么和大姐好些年不见也很好,就气得呼呼的。

加寿红了脸,她已经开始过年把钱分给别人,对表兄们说的话就浑身不自在。

太子笑意盎然,他是觉得有趣,加寿正当他是笑话自己,加福在旁边睁大眼睛:“原来大姐你钱不够用,加福有啊,加福给你。”

太子殿下赶快阻止:“加福,太子哥哥我不是穷人。”

心有灵犀的,和加寿一起看向小王爷,萧战憋着笑,黑脸蛋子抽动着,还算不错,忍到龙氏小兄弟出府,终于忍不住,爆笑一声出来:“要钱精!哈哈,你要钱的名声从京里到边城,又从边城到京里,哈哈哈。”

加寿姑娘气白了小脸。

……

“袁家的亲戚上路了?”欧阳家里,欧阳老大人问着儿子。

今天他们家的客人,是去年年底才回京的魏行,闻言嘴角一勾,面容是尽是无奈。

欧阳住回父亲:“上路了。”

欧阳老大人沉吟着,魏行怕他乱想,提醒道:“老大人,龙家是武将世家,你别乱打主意。”

欧阳老大人淡淡:“魏大人,我父子们谋官职,你是知道的。”魏行嗤地一声:“鲁侍郎就要上任,皇上召见席老丞相三次说这件事情,皇上这一回是郑重的,议了再议,而我也可以告诉你们,席大人亲口告诉我,殿试以后,这官职就定下来。”

“有劳魏大人提醒,所以我父子们要抓紧了。”欧阳老大人吁一口长气,带动他常年的微喘加剧,狠咳了几声,喝几口水才恢复。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形容欧阳一家再贴切不过。再或者,也可以把魏行形容进去。

欧阳父子们的殚精竭虑,只能让魏行回忆起他刚走进欧阳家大门的时候。

当时容妃娘娘在宫里还算四平八稳,欧阳家也有客人众多。

和今天的门庭冷清,盟友反目。水大人许大人受死,叶大人放出来也算无端扯到别人官司里,总不能算如意相比。欧阳家越来越有单薄之感。

以前有仰仗欧阳家之姿态,今天是欧阳家仰仗自己之姿态。

魏行想到自己去年早有远见,知道他们中有人不得好死,半年全在外面公干,到年底把今年的春耕夏防讯仔细有了一个章程,席老丞相看过也说好,难得的得了他一回青眼。

也避开水、许等找自己帮忙,算少一场祸事。

在这样的心情之下,欧阳家还有生事的心情,魏行也应该离他们而去。

但他想听听欧阳父子的主张,还是嘴里劝着,原地坐着不动。

求票,家搬得一片狼籍,坐在地上写。暂时无网,幸好还有拉芳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