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兵部会议/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在这里的人,除去一尚书二侍郎以外,四个郎中来了两个,其中有一个是关安,四个员外郎来了一个,就是刚才多嘴多舌犯好心的那一个。还有一个主事在这里,他的官就更小。但全是袁训上任以后信得过的人,说话可以直言。

袁训、宋程、荀川、关安,和多嘴的员外郎,包括那个官职小的主事,都上过战场。

他们对着宋程说的出奇兵,有自己的想法,但不打断宋程。

另一个郎中唯一的是文官,是前任牛尚书用过的老人,前任侍郎有一个是沈渭的父亲,把他举荐给袁训。

他近中年,凭着自己经验,听得出来宋程话的份量,而因为有经验,不能这一次有所闪失。

一个不对,大家全到昭狱里逛去。袁大人等可以说刚上任没几年,对在京里鞭长莫及没有弄懂。但们呢?郎中彭汉皱眉不语,心想这事情稳重为上。

他打断宋程:“宋大人,只能赢不能输的仗,还是万事从长计议的好。”

宋程和荀川一起沉下脸,关安瞄瞄他,觉得彭大人不是明白人。多嘴员外郎和主事苦笑,文官的谨慎遇上武将的勇往直前,这是常出现的矛盾。

宋程本来要说的话,这就压下去。语重心长来说服彭汉:“大人,咱们见天儿商议,起这沙盘是为什么?”

彭汉亦是苦口婆心:“我知道从袁大人开始,咱们都心里急。但再着急,也不能铤而走险。”

宋程明白过来,原来他以为自己慌的顾手不顾脚,只想孤注一掷的要王爷取胜。

宋程就对袁训笑笑,袁训也看出彭汉的意思,正要开口,荀川爆性子上来。

在座的人里,荀侍郎是与梁山王府荣辱最近的人。又加上开仗这数年里,他亲眼见到袁训受户部、工部和御史的气,亲耳听到兵部里有些人也私下里议论,对于梁山王是灭了别人国家才肯回头,还是让打得大伤国力才肯回头,他们争得不可开交。

打的年头儿越长,荀川的耐心越低。彭汉又是没有上过战场的人,荀川火上来:“彭大人,战场上瞬息万变,从长计议个屁啊!”

彭汉是擅长水磨功夫的文官,涵养功夫好,对他一乐倒不生气。袁训拍拍荀川,不以为然地道:“有话说话这没有错。你得改改这骂人的脾气,这不是在兵营里。”

荀川悻悻然,又不肯认错,嘴里随便嘟囔着什么。

袁训对宋程一抬下巴:“小宋你先说吧,咱们大家全说完以后,再逐条的来商议。”

彭汉也点一点头,宋程继续说起来。

“打这两年,高南、满尼加,达罗,苏禄,甚至听到风声的部落也过来,想从梁山王手里讨走好处。说也奇怪,瓦刺没出一兵一卒。苏赫那一年兵败回国,有消息说他损耗自家和他国的兵力,几家的大汗都要他死,但最后他没死不是。去了哪里,路太远,再没有消息过来。但他要是在,这难道不是他翻身的机会?”

荀川见头头是道,余下的火气熄下去,眸光重新专注起来。

宋程略一思忖,还是刚才的话:“出奇兵!孤骑单兵打出威风,断粮道,偷袭城。只要三五仗孤军一打,打的他们着了急,或者是和谈,他们提出来的,就得由着咱们开口要钱粮。或者是闻风而退,剩下的这几家你不敢救我,我不敢救你,这日子多舒坦,这就由着王爷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彭汉这一回先去看别人的脸色,他心里想说说是容易的,出兵这几年是捷报频传,但什么痛快的奇兵没有见过。见袁训等人沉吟,彭汉觉得自己可以开口。

荀川又抢到他前面,荀侍郎性子又上来,对着宋程瞪眼睛:“你说得轻巧,你有能耐你去打!”

彭汉错愕,又低低的笑出来。荀大人你今早在家吃的不是饭食,是火药才是,这怎么见到谁就跟谁呛上。

荀川是满嘴的苦水说不出,不骂宋程他憋屈的慌。

你一张嘴说的好漂亮话,出奇兵!

“奇”?荀川都想骂奇你奶奶的脚。

他想自己一听就清楚宋程说的是什么“奇兵”,但王爷他就不会!

梁山王萧观是学武的奇才,他打小儿学的是指挥作战,当元帅的本事。排兵布阵,他也精通。但要他出个像打石头城板凳城,离开太子党们他就不行。

梁山王打几年,荀川就为他盘算几年。萧观没有消息的时候,至少三个人夜里睡不好。

一个是梁山老王爷,他担心儿子。

一个是袁训。

还有一个就是荀川。

荀川是实战的将军,对穷山恶水有一定的了解,就更知道萧观的仗难打。

太为难的时候,他暗恨这仗怎么不早几年打。虽然表面上侍郎和尚书不和,但侍郎对尚书打仗的本事心服到家。

荀侍郎就自己想想,要是前太子党们都还在军中的时候打这仗,奇兵倍出那该有多好。

在他的心里早就有“奇兵”的心思,听到宋程说就爆发出来。

五味杂陈,什么样的想法全出来。什么你宋大人是瞧不起王爷不敢出你们那样的奇兵是不是?什么你们的压力虽然大,但王爷承担大军的一衣一食一刀一枪,你在京里喝着小酒,他在外面刀头饮血。你张张嘴,出奇兵,有本事你去试试!

没一会儿,荀川气得呼呼的对着宋程大喘气。

彭汉看得嘴角又勾,荀大人到任也有几年,以前就没看出来他是个性情中人。这一句话不合他心思,他就大骂上来。

这?狗熊脾气就是这模样不是。

彭汉想我劝劝吧,对荀川道:“荀大人不要心焦,宋大人有他的考量不是。”

荀川张嘴,看面容眼睛鼓出来,凶狠也上来,像是又要骂人。

就在他话声出来以前,宋程含笑截住,一口答应下来:“行!我们来打!”

荀川吓一跳,话到嘴边赶紧咽下去。不敢相信的看着宋程,太诧异,结结巴:“你!你才回京没有几年,你又要去!”

他忽略宋程话里的意思:我们来打”,宋程笑笑再一次对他说:“我们,袁大人,我,你,老关,这里所有的人,包括以后愿意献计的人,咱们和王爷一起来打。”

宋侍郎显然是得到过袁训的叮嘱,他的话出来以后,袁训关安带笑颔首,荀川愣在原地,彭汉愣在原地,主事愣在原地。

彭汉吃惊地叫出来:“咱们官不要了吗?”

袁训轻笑:“啊,还是要的。”

“那宋大人的意思是?”彭汉就更糊涂。

宋程望向袁训,关安咧开大嘴笑,这里的人一起想到上官在这里,袁尚书才是主事的人,把疑惑的眸光争着看过来。

袁训沉声有力:“列位,宋大人刚才介绍过咱们眼前局势,赢,咱们和王爷一块儿喜欢。输,你我等主战,咱们得一块儿陪着他倒霉。”

双手微抬,虚虚地往沙盘上一按,铿锵有力地道:“此仗,只能得胜凯歌奏还!”

“是!”人人让袁训语气中的沉重震撼,笔直起身子齐声回答。

“是以,这仗是咱们和王爷一起在打。咱们是有经验的出经验,没有经验的出主意。没有主意的,你帮着顾全全局。不要害怕经验出的不好,再或者是主意不采用。只要大家伙儿合起心来,此仗只能得胜而还!”

房门是关上的,春风从门缝里进来,暖到人心的融融吹到每个人身上。但和袁训话中的激励相比,春风也让忽视。

荀川很想扑上去狠狠摇晃袁训的手,让上官知道自己有多稀罕他。但是他不能,他大瞪着眼睛提醒自己,我跟他不好,我跟他还不好......

谁让梁山王府名声壮大,谁就是让荀川靠山稳固。他不在乎这个主张,在这里的人中,还有谁更在乎?

嗯,晚上就去对老王爷说,让他好好的疼爱福姑娘,再疼爱一些,多疼爱一些......荀川在心里对自己道。

......

梁山王府。

老王走出大门,左手是萧战,右手是加福。老王再问一次:“真的不要祖父陪着去?”

加福赶紧的想上一想,因为祖父提出来了不是吗?萧战却干脆利落,大声道:“不要!”

老王佯装生气:“战哥儿,是祖父答应你和加福逛集市。”你竟然早早的就说不带祖父,这个孩子不把祖父放在眼里。

加福见到,加福是乖巧的,对萧战道:“咱们带上祖父吧,有人给付钱不是吗?”

老王乐呵呵:“是啊,祖父带上许多的钱,你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加福对萧战歪脑袋:“咱们带上吧。”

萧战往怀里一拍:“哈哈,这一招儿不灵光,祖母听说我和加福去集市,给了我许多的钱。怕我还是不够用,祖母说就报王府的名头,让铺子送到家里来。”

老王和孙子大眼瞪小眼,当祖父的是你这孩子就挂念单独和加福玩耍,当孙子的是得意洋洋,看看祖父这回你没赢。

看到票票评论很惭愧,今天又不能多更。脑袋还是各种疼,搬家累到,肩椎病再次发作。房间里还没收拾好,乱成一片心情不佳。昨天半夜胃痛背痛,受凉的症状一古脑儿全上来,煎熬到早上没睡着,一早就写不出来。

希望今天收拾好房间,下午睡个好觉,晚上能多更些。

感谢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