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袁二重出宅门/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出宫门,袁训想起给姐丈的信,他知道姐丈见到就会明白,他一定会答应。

……

鼓打三更的时候,镇南王还在榻上对着几纸公文,从他的表情来看,琢磨的是件为难事情。

身后是里间打起的金丝竹帘,瑞庆长公主和萧元皓的笑声传出来。母子显然十分的快活,都没有睡的意思。

瑞庆长公主喊道:“元皓,对母亲说你今天进宫陪太上皇和太后,玩的是什么?”

“跑竹马,吃点心,荡秋千,吃点心,加寿姐姐回来,吃点心……”

镇南王满腹心事都让逗的一笑,这一整天儿子就吃点心去了。

“哎,你还不来睡吗?”瑞庆长公主又对着他喊,镇南王目光在沙漏上一瞥:“我刚才就说有事,是你们母子还不赶紧睡吗?”

萧元皓快快乐乐地道:“我和母亲陪父亲,白天我进宫陪太后,晚上我陪你们。”他只要不跟人抢话说,天生随母亲的口齿伶俐胜过同龄的孩子。

瑞庆长公主夸道:“元皓如今会当差了,陪好太后可是件大大的差使是不是?”

可能是亲了一口,萧元皓咕咕的笑个不停。

窗外月上中天,镇南王忍无可忍,一面倾听外面的风声虫鸣,一面对房里再次催促:“看明天一个两个打着哈欠起不来,可别怪我不叫你们。”

“咕咕,”萧元皓又是几声笑,瑞庆长公主的说话声小下去,但不知又说了什么,萧元皓又咕咕几声,随后,慢慢的低下去,瑞庆长公主轻抚他的歌谣声低低出来,很快涩缠绵断,像是母子们一起睡过去。

静夜里的儿歌声,似一道幽远深久的烟尘,看似无形,却幻化无穷。让支肘在榻上歪下来的镇南王一半清醒一半沉浸。

这是太后唱给瑞庆长公主听的歌谣,长公主不止一次对丈夫说过,这是太后的母亲在她小时候唱过的,太后离家以后,据说最困难的时候,她就唱这歌谣安慰自己,好似家人还在身边。

有这样的话在,长公主每一次唱给儿子听的时候,面容都特别优美动人。而镇南王每一次听的时候,都觉得似一张柔和的网笼住自身,笼住身边一切的人和家什。

这网轻轻的摇,摇得人心神荡漾,摇得人迷醉其中。

星月、清风声在这网中也静下来时,镇南王轻呼半口气,像是今夜可以宁静……远处,有脚步声过来。

一惊,镇南王坐起来,先下榻去里间看妻子和儿子。

妻子俏丽的面容和儿子白胖的面容挤在一起,都有几分皱起,但这正是不老实的睡相,让镇南王留恋不已。

他俯身都亲上一口,喃喃道:“今天晚上又不能陪你们安睡,不过还是在你们睡着的时候我出去。”

门外的脚步声更为清晰,停下来,是上夜的人轻轻回话:“前军都督府将军有请王爷,现在书房里候着。”

镇南王走出来,很快脚步声往门的方向走,房中,瑞庆长公主睁开眼睛,自言自语道:“出了什么大事情?这是第三回他不在家里过夜?”

扭头看怀里的宝贝儿子,见元皓睡的呼呼似小猪,胖脸挤在母亲肩头上,更皱得似水波涟漪。

瑞庆轻轻推他的胖脑袋,萧元皓嘀咕一声,又挤过来。长公主屏住笑:“你呀,你什么时候能长大,就能跟上父亲,看看他到底去了哪里?”

把儿子脑袋再推一把,萧元皓小脸儿苦巴巴,看样子随时会醒,成亲后淘气不改的长公主这才抱住他哄着,这一回真的陪儿子进入梦乡。

二门外,镇南王来到书房。那前来见他的当值将军在院门站着,星光下见到一盏灯笼后面王爷出现,近前几步气喘吁吁:“又来了,王爷。”

“这次死了谁?”

“没老婆的王三,跟前两回死的兄弟一模一样,全是中毒的暗器,只一枚,打在心窝里,一声也没言语,这暗器毒的狠呐。”

镇南王面色阴沉:“看看去。”

前军都督府门上的两盏灯笼,在风中阴阴沉沉的飘荡着,下面死的人没有动,有一小队人看着他。

这是镇南王的吩咐原地安置,只见他看了看暗器来的方向,再看看死人的神色,好似死人能告诉他秘密一样,很快,他让把死人抬进去,自己面沉如水上马。

“老王爷,镇南王爷求见。”

梁山老王让叫醒,头一眼看看妻子和孙子正在大睡。他不耐烦的起来,当值的丫头打开房门,老王爷踩在门槛上,边系衣带边道:“这太平盛世的,大半夜的他有事儿?”

上夜的人陪笑:“乍看是看不出来,但没有事情他怎么会半夜前来?”

老王爷不过是让人叫起的下床气,这就没有言语,随家人来到前厅,见镇南王负手踱步,表情虽然安静,但那坐不住的焦虑满身都是。

镇南王负责京都护卫,这就让老王吃了一惊。示意家人离开,走上前去关切的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镇南王面有尴尬,还能按捺到老王坐下来,身子凑过来,用低不可闻的嗓音道:“我不能不来打搅,实在是前两次出这事的时候,我和父亲商议过必有内贼,今天晚上又死了人,父亲为查这件事情现在西山大营那边,我得有个长辈商议,您最有经验,又在京里有一定的掌握,为谨慎从事,也比等到出了大事再大家商议要好。”

梁山老王面色微凛:“能让你们父子担心的事情,看来不小。”

“是这样,八月中秋皇上依就往城门楼上接受百姓朝贺,防卫图我半个月前交出去,布置的宫中侍卫和京中巡逻全在上面。”

梁山老王目光如电:“你确定是为这图来的?”

“防卫图议定以后,是往各处轮流的看。”

老王头皮发麻:“是一整张图,还是各处归各处的图?”

镇南王苦笑:“京都防卫互有协助,将军们也全是祖宗十八代清白的人,为了防卫的更好,素来是整张图大家传看,这样出了事情,去什么地方找什么人说话也就清清楚楚。”

老王张张嘴,随即想到他在军中也是这样。当兵的不见得知道当天晚上的当值军官是哪些人,但当值的全知道后军前军是什么人负责,有夜袭的时候该呼喝谁也就心中有数。

他不再多问,听镇南王说下去。

“那图先是放在后军都督府,到的当晚后军都督府死了人。第二天送到左军都督府,左军都督府死了人。今天晚上在前军都督府,又死了一个。”镇南王沮丧。

梁山老王皱眉:“但这不能证明他们为了图?”

“也不一定不是?”镇南王眸光里满是警惕。

梁山老王下意识的有了赞赏,二十多岁的镇南王能让皇帝委以重任,凭的不仅仅是忠心。

“你的意思?”梁山老王探询的道:“要我做什么?”

镇南王目光坚定:“凡是牵涉到皇上,空穴来风也要严阵以待。您知道的,我这一摊和您在军中不一样,您在军中是确定敌情才能打,我是捕风捉影也要查。死第一个人的时候,我请父亲出马去西山坐镇,京外大营没有事情,就是我的底牌。死第二个人的时候,我以公文发到顺天府,让他们密切注视进京人群,凡有来人者超过五个以上,着里正密报。这是死第三个人,”

把第三根手指举起,镇南王肃然:“所有市井之徒都得一一查过,这些人最是无孔不入,人数稍多也只有他们能收留。”

梁山老王露出笑容:“行啊,我听你调遣。我这就让人把严大扫叫来。”

镇南王呼一口长气:“有劳。”

宝珠是第三天上午听到,袁训带进梁山老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加福在婆家淘气。

再看同来的还有镇南王就知道不是,宝珠悄悄失笑,寿姐儿是最大气的孩子,福姐儿却是最乖巧的孩子。

上前见礼,请他们坐下奉茶。石榴红裙闪动间,梁山老王和镇南王都微微一笑。

袁训道:“别张罗了,老王爷和王爷不是做客来的。”宝珠嫣然回身:“那是有什么说的?”

这是在别人家里,但是镇南王反客为主,让丫头们退下,再把事情对宝珠说一遍。

梁山老王说在他后面:“大倌儿以前约束的一批人,还在我家手里。我让他们京中各处打听有没有人要这张图,有三处地方他们也进不去。”

对宝珠呵呵:“一处是个专管贩卖走私货物的人,叫石大胆;,一处是霸占城角赌场的人,叫皮溜;最后一个是跑单帮的叫吴平,”

老王脑海里浮现出严大扫的话。

“我带着人去问最近进京的可疑人,三个人一个口径,都问我是什么东西,我抬出王府,三个人嗤之以鼻,说他们是袁二爷的人,与我说不上话。”

梁山老王面容严峻:“我们刚从太子府上回来,冷捕头说他没能耐约束,这不,他指路,让还是找夫人你。”

宝珠摇摇头:“我不记得有这三个人。”但是一口答应:“既然我能帮忙,哪怕他们不认得我,我理当出力。”

镇南王又松一口气,以王爷之尊起身来行个礼,口称道:“嫂嫂肯出面再好也不过。”

他为了京都安全必恭必敬,但袁训笑容满面。镇南王见到,他也拘了这些天,同袁训再施一礼:“坏蛋兄长,你喜欢的是什么?”

袁训哈哈大笑。

袁训送王爷们出去,宝珠让人请田光。田光有个小官职,人人知道他依附于太子,渐渐的对他也能客气。宝珠还没有说完,田光就拍胸脯:“别说是二爷交待,就是只冲着寿姑娘和太子,冲着他们不担心,这是我的差使。”

他出去走一大圈儿,黄昏的时候来见宝珠:“都弄明白了,这三个人确实是福王造反那年您救下来的,论功行赏的时候他们没了影子,今天他们自己说出来,他们还想以后吃以前的饭碗,不愿意跟官府有纠葛,赏钱不用,继续操旧行当。”

宝珠问道:“那就不应该遇人报我的名字。”

田光忍俊不禁:“二爷您不知道,像他这样那年在您麾下杀过敌,又不肯跟官府有来往的人数不清,他们不肯做正行,但救命之恩不能忘记,您的名声在市井巷子里就是通行证,说一声认得袁二爷,有些人还是肯给面子。”

宝珠失笑:“我久居深宅,我还真不知道。”这就道:“既然拿我名字做生意,出点儿力气总应该。”

“那是自然,我这一去,他们都认得我,说那年见到我投奔您,又从颁赏告示上见到我的名字,我说二爷的吩咐,问出好些消息。”

田光就要说时,宝珠止住他:“侯爷在家,外面的事情他比我明白,等我请他过来一起听听。”

田光答应着,笑容不由自主的加深。在田光心里,二爷能在乱中树大旗,那是天下最了不起的女人。但二爷还这么谦虚,觉得她是深宅中的妇人,还有不懂的地方。

田光忽然嫉妒袁训,哪怕他有妻子,夫妻也相得,也知道自己不能和忠毅侯相比,但田光就是嫉妒了,而且一直维持到袁训进来。

袁训见他也满面春风,这是宝珠的一点儿薄名声,在侯爷心里,好薄好薄,哪怕它天下第一厚,宝珠是自己的,侯爷想我谦虚一下没什么吧?

侯爷是不是嫉妒,就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这就夫妻做好,听田光道来。

“石大胆和吴平,一个是有一帮子人走私,一个是单帮。他们听说最近有帮子人进京,到处打听京都护卫图。吴平也就罢了,挨不着他听听就过。石大胆却怕他们抢走私生意,私下里跟他们拼过两回,两下里都受伤,正恨的不行,姓石的说只要二爷出山,他二话不说为您效力。”

宝珠莞尔。

“开赌场的皮溜呢,他只想挣钱。也听说最近有帮子人手脚散漫,正和小邹商议,一个挣花酒银子,一个挣赌博的钱,正在四处打听他们行踪,我把小邹也叫去,小邹听说二爷吩咐,他是没了脑袋也要来啊。哈哈。”田光得意上来,笑了两声。

宝珠欣然,据白天镇南王说他们查了有些日子,也不过就这些消息。但寻找落脚点呢,已经伤了两个暗访的公差。那人跟衙门里有内奸似的,公差假扮成百姓们一跟上,到背静地方就要倒一个。

还好他们没有杀人,顺天府和镇南王还不至于京都戒备打草惊蛇,也就还没有呈给宫中,至今仍然算是能挽回的事件。

田光出去不过半天就安排下人四处查访,宝珠对袁训看看:“如果我要出去会会这些人,还请侯爷陪我。”

袁训比宝珠精明的多,田光的话说完,他已经有盘算。但侯爷不拿大,请田光帮忙拿主意:“你看,这有几年二爷不见他们,你说是二爷派去的,他们就这么信你?”

田光讪讪:“侯爷您说的对,以我看,除去小邹以外,别的人答应的好,心里未必信我。再说我又有官职,指不定他们以为我是官府派去的。如果……”

对宝珠瞄瞄,二爷今天是藕荷色粉红轻黄的罗衣,发上龙眼大的珍珠白光射出多远,又是两枚碧绿晶莹的花钿,赤金镶满宝石的簪子。

怎么看怎么是养尊处优的贵夫人,田光张不开嘴说,挺一挺腰杆子,在座中对袁训欠身:“我再同他们说说,再把周边他们找来帮忙,他们总会信我。”

袁训体谅的点点头:“你今天费不少心思,”田光离座欣喜:“侯爷过奖,二爷让我去,别说找几个人,就是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眨眼睛。”

袁训含笑:“我是说,有你今天费心思的,不如让二爷去见见他们,你的意思如何?”

宝珠挑眉,并不怎么意外。田光是在意料之外。田光知道忠毅侯疼爱妻子,他不纳妾的名声满京里都快编成书来说,袁二爷出面自然比自己去说好,但田光是个男人,他知道男人的心思,如果自己是忠毅侯,有顺天府有京都护卫,田光是不会舍得让妻子再去抛头露面。

田光就怔上一怔,在见袁训夫妻笑容不改的时候,欢喜从心底漫出,有一个心思随着出来,又能和二爷共事,狂喜上来,田光跳了起来:“这招儿妙啊。”

袁训狠瞪他一眼,田光赶紧老实的又缩起身子。袁训并没有计较,宝珠生得好,宝珠是自己的妻子,对她多看几眼的并不仅是面前这个田光,和那些在宝珠麾下呆过的市井之徒,宫宴的官员,往家里拜客的远亲们都有这样过,袁训聪明的装看不见,横竖呆子小宝是我家的,你们只能看看。

吩咐田光:“你去知会那些人,说今天晚上,哦,不,明天晚上更从容些,约在你家见上一见。”

田光摇头:“指着他们办事呢,在我家可就是过了明路的见面,最好是在市井的场合里,装成去玩乐的客人,找间房子说吃花酒也好,说赌钱也好,见上一见,这就神不知鬼不觉。”

“那就赌场吧,找个干净的赌场,不是有宰肥羊的那种地方,又干净又宽敞,”

田光答应着说好,等他退出去,袁训对宝珠笑道:“恭喜袁二爷你又出山。”宝珠谦虚一下:“又要劳动侯爷陪我,容我先谢过。”

夫妻们说几句话,袁训还要出去。

“皇上答应我和兄弟们商议军机,但兵部里几乎不能说话,人来人往的,也容易让别人看出来。我说轮流在各家吧,装着沐休吃酒就便儿也就商议。他们还在等我,你收拾明天出去的衣裳,晚上回来再给我看看。”

宝珠送他出去,到房门的时候又眉头促起,袁训见到忙问:“有我陪你,你不要怕。”

“我不是怕,是你白天上衙门,抽空儿又要商议军情,晚上还不得休息,我怕累到你。”宝珠眼珠子微转:“家里现成有一个人,不如请请他如何?”

袁训一闪念间也想到:“万大同在京里呢,对了,让他跟着你,更万无一失。”

袁训出去,宝珠请来万大同。万掌柜的和红花还算是老国公和宝珠的奴才,但宝珠从不拿他们当下人看,客气地对万大同说过,万大同自然说好,回房去让红花收拾衣裳:“黑色的,你说跟做贼似的那衣裳,给我多备几件。”

红花找衣裳出来,不忘记又叮嘱他:“记得杀人,夫人伤到一点儿,我可不跟你过了。”

小红花在房里玩,万大同接过红花的话,却面对女儿说:“看看你娘最会胡说,她不要你爹,你爹要她便是。”

小红花似懂非懂,在院子里玩没一会儿,禇大路放学回来。

禇大路在田光进门前就放学,又跑到执瑜执璞院子里做功课带玩,他在外祖母和母亲离开后,不是跟执瑜执璞住,就是住在红花院子里,这是自己女婿,红花没有二话的要照顾他。

这是回来吃晚饭,小红花对他学话:“爹爹要出门儿做贼,母亲给他做的衣裳。”

禇大路乐了:“好好的为什么要做贼?”

小红花小眉头尖起来:“我只听到这一句,”禇大路抱起她就要进房,小红花又有了一句:“是跟侯夫人去做贼呢。”

说到宝珠姨妈身上,禇大路吓一跳,听过母亲教导要敬重姨妈,听过岳母教导要敬重侯夫人,禇大路嘘上一声,悄声道:“这话不能说,说了要挨打的。”

“嘘,”小红花笑眯眯:“我只对你说。”

红花在房里见到倒也喜欢,小红花小的时候禇大路就爱抱她,这一对小夫妻是抱出来的感情。

方姨妈刚表露提亲事的时候,红花嘴上说身份不般配,心里还有芥蒂。在进京以后,禇大路真的喜欢小红花,不能抱她的时候,他坐着,小红花睡着,咿呀学语最早的是说给禇大路听,能抱的时候,禇大路总抱着她,红花对这亲事一里一里的满意上来。

看两个人进房,红花让人送晚饭,一家四人吃饭不提。

……

“母亲,您又要出门儿吗?”执瑜在房里叫出来,执璞本来在帮加福研墨,听到叫声,也跑去内间。

“这是什么!”他和哥哥一起惊呆。

雕刻花卉的白玉衣架上,两件罗袍在窗外吹来的夜风中轻轻飘动。月色烛光多少影响衣裳颜色,月白的那件就铺银流光般耀眼,而玉色的那件又暖暖的似跳动烛光。

胖小子们一下子让吸引,把衣裳扯下来,各抱一件给宝珠看,争先恐后的问:“这是给我做的吗?”

“太大了。”

“等我明年兴许能穿上。”

宝珠没有多想:“宝贝儿,这是母亲的。”

袁执瑜不相信:“这是男人的衣裳。”

“那这就是父亲的?”袁执璞疑惑。

“不对,父亲的没有这件长。”执瑜把衣裳在自己身上比划。先从衣领子比起,放到自己胖脑袋下面,放到脚踝,把余下的再从胖脑袋比起:“父亲的衣裳有我两个半长,这一件不到两个,这还是我明年穿的。”

宝珠扁起嘴儿,一定是绣花太好,儿子们犯眼红。宝珠看看儿子们现在穿的衣裳是宫里出来的,但腰带可是母亲一针一线用心刺绣。对着儿子们抱着不松手,宝珠继续哄他们:“明年你们也不能穿,还给母亲吧。”

袁执瑜身子一扭,要把衣裳藏起来:“我看过了,上个月做加福的,做二妹的,这件该是我的了。”

加福在榻上快快乐乐接话:“那应该是小六弟弟的。”

袁执璞振振有词:“小六还小,明年我穿这件正合适。”小六也在这里,探长脖颈慢吞吞:“我不喜欢这颜色,母亲给我另做一件。”

宝珠好哄着把衣裳哄下来:“明年穿的明年给。”袁训还在书房没回来,胖小子们得知今晚也没有故事听,很不高兴的走了。

半路上遇到禇大路带着小红花捉蝈蝈,胖小子们跟后面捉。小红花见到跟的人离开几步时,胖公子们不是外人,小嘴儿一张又道:“爹爹跟侯夫人出门儿。”

禇大路好笑,还没有回小红花的话,执瑜执璞鬼鬼祟祟使个眼色,兄弟俩个说累了去睡觉,不回院子找一个亭子坐下来。大哥问二弟:“母亲是要偷着出门去是不是?”

二弟回大哥:“好玩的不带上咱们?”

大哥懊恼:“依我看,一定带上大姐。”

二弟跟着烦:“从太爷爷到舅祖父都只喜欢大姐,有事情都偏向她。”

兄弟俩个一跳起来,异口同声:“不行!我们也要跟去。”这就分房换衣裳,背上小弓箭。奶妈问,兄弟们说寻父亲夜里射箭,先去母亲房里,丫头们说睡了骗不了他们,兄弟俩个从后窗户跳进去看看就知道。

这是在他们自己家里,只要不是危险地方,也就没有人阻拦或跟的严紧。

但出二门的时候,奶妈知会顺伯和孔青在这里。胖小子们带着他们直奔书房,见父亲和叔伯们一个也不在这里,胖小子们急上来,这就要牵马来出门去找,有顺伯和孔青看着,才把他们送回去。

第二天放学直奔宫里,加寿疑惑:“离宫门下钥没多长时辰,你们还跑这一趟做什么?”

胖小子们把她带出来质问:“昨天晚上吃的什么,逛的什么,花了多少钱,不说以后叫你二妹。”

加寿撇嘴笑:“昨天晚上我在宫里,吃的好点心,把元皓留下来做伴,拔了兰花房。”

胖小子们松口气:“那就好,”转身就要走,加寿叫住他们。大他们两岁的加寿眼睛比他们尖:“是不是昨天晚上爹爹和母亲偷着出去逛?”

胖小子们更放下心,喜笑颜开道:“看来真的没有带大姐。”加寿黑沉脸儿:“没带上我,你们倒这么喜欢?”

看在同病相怜的份上,胖小子们学给加寿听。加寿也嘟嘴儿:“作什么不带上我?”

姐弟三个对视一眼,都笑得诡异。加寿笑眯眯:“大弟二弟真没能耐,不带你们跟上去啊。”然后道:“我就是说说,可没给你们出主意。”

胖小子们往后面退,笑得哈哈响:“晚上不给乱出门儿呢。”说过拔腿就跑。

加寿提着裙子在后面追:“知道什么要记得告诉我。”

“大姐你想多了,宫门下钥,我们得赶紧走。”胖小子们跑的头也不回,剩下加寿在后面跺脚:“用着我的时候就找了来,不用我了多说一句也不行,哼!”

胖小子们回去不动声色,第二天带着钟南来见母亲:“去看太爷爷,晚上陪他说话,明天再回来。”

宝珠没有疑心,叮咛他们好好的陪着,让人送换的衣裳,奶妈等跟去。

见过老侯,说和钟南睡一夜,钟南带他们出来,在没有人的地方要胁:“现在可以说了吧,来看祖父为什么一定睡我房里?你们两个小胖子,能把床占上一大半儿你们知道不知道。”

执瑜板起脸:“就跟你睡一夜,你话真多。”

执璞绷起脸:“表哥要有表哥的样子,多话不是好表哥。”

兄弟俩个认得路,大摇大摆自己过去。钟南在后面啼笑皆非:“用完了我,总得有个说法吧,哎,我说你们真的丢下我自己走了。”赶紧的追了上去。

……

是夜,星光暗沉随时会有雨。宝珠出门的时候还庆幸:“今天没有孩子们追后面问。”

袁训随意地道:“再过两年,孩子们就可以陪你办这样的差。”

当父母的满心里希冀,不知道这会儿的南安侯府,胖小子们怂恿着钟南走出府门。

钟南摸摸脸又揉眼角:“我心惊肉跳,你们两个再不说原因,我不去了啊。”

“太爷爷让你陪着逛夜市,”执瑜从怀里掏银子:“我买东西给你。”

钟南翻个白眼儿:“你最近也没有钱,我今年才听说,原来大宗儿的银子归家里管。”

执璞胖脸上挤笑,挤的眼睛只有一条缝:“表哥你只管买,实在不行,我把簪子当了。”

钟南瞅着他的簪子不说话。那上面有一个指甲大小的红宝石,别说夜市上买东西,买下整个夜市都可以。

执璞以为没说服动他,再道:“你嫌我簪子不值钱,把我当了吧!”执瑜喝彩:“是啊,二弟值钱。”

钟南嘀咕道:“太后非杀了我不可。”揉后背:“哪里凉嗖嗖的不对头,今天忘记看黄历。”

胖小子们一起笑:“我们看过了,今天是出门大吉。”

钟南喃喃:“今天是出门就上当吧。”前面就是角门,钟南的两个小子,和顺伯孔青牵马在那里,胖小子们一左一右又架起钟南手臂。

钟南故意面如土色:“别抢我的私房钱,我就一两碎银子在靴子里。”

胖世子一本正经:“孔大叔在不要说。”

胖二公子小心交待:“顺爷爷在不要说。”

钟南道:“我更觉得上你们的当,”但是已经走到这里,还是跟着他们出了府门。

但见到了夜市上,胖小子们也不是买东西,而是左一瞟右一支耳朵的,活似在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动静。

钟南叫过贴身的小子,更加意的对他道:“胖表公子们不怀好意把我撮弄出来,你们都当着心。他们要是掉根头发,咱们全家吃不了兜着走。”

小子点头哈腰:“小爷您放心,您让我传给侯爷的话我已经带到,侯爷说既然不让小爷告诉大人,那就由着表公子逛上一回。您看那边,世子他们就位。在您后面,护院的就位,墙头上还有两个高来高去的,保准出不了事。”

钟南抚胸口:“这就好。”

今天就写这么多吧,最近不太愿意赶,从容的写更尽心。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