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二爷这厢有礼/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镇南王让人收拾这里,顺天府的人也赶到,帮忙把刺客等人带走问话。夜色已深,袁训说带着妻子儿子回家歇息。有片刻能单独跟执瑜执璞说话,钟南抱住执瑜胖脑袋:“下回这样的事记得带上我。”

执瑜斜睨:“你这表哥是怕事的表哥,以后件件不带你。”

袁训回来上马,一家人这就离去。话没说完的钟南急得在后面叫:“执瑜执璞,铺好床你们却回去睡了,下回来啊,千万记得。”

执瑜执璞给他一个大鬼脸儿。

……

“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吧,”梁山老王听完道。

这是第二天的上午,三个人在袁训家中书房。

这事情说大不大,镇南王昨天以逮捕赌场藏匿大盗的名义发出告示。但说小呢也不小,不管是冲着防卫图,还是要跟宝珠寻仇,也有可能是袁训历年办案的仇人,出于谨慎,镇南王想到他命防卫图送到哪里,哪里就出事,怀疑自己家里出内奸,恰好袁训最近议军机,书房更是水火不进,商议地方就安置在这里。

老王在今天一早听说,他备用的严大扫根本没用上,却把消息打听得早。早饭后镇南王请他,他有备而来。

拿出大帐为帅的气势,老王瞪着眼睛:“为着侯夫人来的,只会打你袁家的主意。侯夫人虽很少出门,但不是不出门,每天要见一定的女眷,有外官有京官,要下手有的是机会,为什么绕一大圈先在都督府杀人?”

镇南王沉吟:“莫不是又要防卫图,又寻衅侯夫人?”

袁训哎地一声:“那可真巧不是,”

老王皱眉:“找来的杀手恰好与侯夫人有仇,这也有可能。但你们不觉得怪怪的吗?总是哪里不对。”

镇南王也有这感觉,就看袁训:“侯爷的意思?”

袁训淡淡:“我和老王一个看法,小题大做,必有缘由。”

“那我们该怎么办?”镇南王左看老王,右又看袁训。

老王沉声:“守株待兔。”

袁训沉稳:“主动出击。”

两个人相视一笑,镇南王一怔:“我听你们哪一个的?”

老王呵呵笑了两声:“都一样。”镇南王玩味的一笑:“这倒不错。”

房外,关安带小子们守着,防不应该出现的人。但胖小子们虽然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到底是偷听大人谈话,但两个胖脑袋在后院子的树上露出来,关安倒不会放心上。

执瑜抱着矮树枝子,竭力地伸长头颈。执璞在另一个矮树上——太高的树跟的人不让他们爬——问哥哥:“看到了吗?”

“看到爹爹,梁山王府的祖父,还有瑞庆姑姑家的姑丈。”

执璞角度不对,他还是看不到,死了心的再问:“能听到吗?”

执瑜摇摇头,胖脑袋抵得叶子乱晃:“我要是能听到,小青就也能听到。”

树下的孔小青,这是孔青的儿子,比胖小子们小一岁,生下来没多久孔青梅英回宝珠,宝珠让七岁上来侍候,胖小子们今年八岁,他今年刚好七岁,跟着执瑜不丢,在这里放风。

见说到他,孔小青咧开嘴儿:“小爷,我没听见。”执瑜道:“那你前院门看着去,爹爹要是跟姑丈祖父出门,你就来回话。”

孔小青很快回来:“侯爷送客走,又回来了。”执瑜执璞跳下树,从后院进书房,袁训正看着小子们收拾茶水,见儿子们齐齐叫一声:“爹爹,”一个攀住他左手,一个攀住他右手。

袁训笑容满面:“今天不上学吗?”执瑜执璞道:“小二叔叔让自修,我们背完了书,就早早回来陪祖母。”

袁训夸道:“全是好孩子,那怎么又到我这里来了?”往沙漏上看看,他送人的时候,让去请连渊等人过来,最短的路不用两刻钟就到,袁训打发孩子们:“还是去和祖母说话吧。”

执瑜屏气,黑宝石般的眼睛焕发出神采。

执璞屏气,黑宝石般的眼睛有话要说。

袁训温和地边问边答:“是昨天见到我射箭了是不是?这是苦练出来的,对你们要求比别人严,念书也要紧,习武也要紧,曾祖父的家风万万不能丢,功课做完,去射箭吧。开弓要想比别人快,全凭手感和眼尖……”

他说了近一刻钟,胖小子们还是那模样不动。袁训微笑:“再陪你们一会儿哦,有话就说吧。”

胖小子们把他拉起来,走出后院门,过碎石甬道,正殿后面有两株参天大树,粗的一个大汉抱不过来,是福王府以前的王府旧物。懂的人说总有几百年。枝又繁叶又茂,一到夏天把正殿遮住一半,凉风习习大半由它而来。

执瑜手指着对父亲道:“爹爹,您对我和二弟说过,这树要长这么大,往下扎根总有一大堆。您说这是风吹雨打都不怕所致,有历练所以能成材。”

袁训含笑:“你记得对。”

“爹爹这里来。”执璞把他和哥哥带到另一边,有块一人多高的奇石。执瑜手指它认真的仰面庞:“您对我说,这块石头虽然不是太湖石,却不比太湖石差。太湖水石是在水里千百年里形成,这一块却是悬崖顶上雷劈雨浇而成。”

有一道裂纹如玉生瑕,执璞在它下面高高昂头:“爹爹您说这块可惜了,再经过许多年,就会形成璞。可人半中途喜欢它,弄了来做园林,虽然也有作用,但也荒废了它。”

这算说完,双胞胎胖小子们心有灵犀,一起晃动袁训的手恳求:“我们要当好白玉,不要当这半中间少历练的大石头。”

旁边是正殿的台阶上,袁训带着儿子们坐下来,左手搂过长子,右手搂过次子,父子三个人依偎着,秋阳暖暖的打在他们身上。

“真的要帮忙?”袁训道。

胖小子们攥拳头:“有爹爹在身边,不历练还等什么。”执璞更道:“要帮二爷母亲,要跟爹爹一起弯弓射箭,这事情不能少了我们。”

执瑜又不干了:“你又比我多说一句?昨天晚上就是这样。”

执璞凶巴巴:“我是你弟弟。”

执瑜憋屈了:“好吧,我是你哥哥,我得让着你。”

执璞噘嘴:“再说我是为咱们俩个说话。”

执瑜扳开手指头数一数,意思你又多说了话,执璞把胖脑袋对天一拧,他没看到。

儿子们豪情雄风。袁训开怀笑了出来,但随即,胖小子们恢复一条心,盯着父亲等他答应。

袁训疼爱的道:“我答应你们,但一要听军令,二呢,不可以让太后知道。”

执瑜跳起来:“袁执瑜得令!”

执璞绷紧小身子:“袁执璞也得令!”

……

听完镇南王的回话,皇帝欣然扬眉:“要不是你来说,朕真不敢相信执瑜执璞也能当差了?”

镇南王含笑道:“臣不敢欺瞒皇上,也不能欺瞒皇上。”

如果说梁山王父子以霸横出名,袁训以飞扬出名,年轻的镇南王就以谨慎出名。

梁山王父子和袁训也不见得不谨慎,但王爷父子统帅三军,没有霸气震不住,把霸气表露的流于表面。

袁训是谨慎的,但他生得如日光流丽,文能跟别人打赌中探花,武能

助萧观拿奇功,对他不了解仅限于听说的人,都会认定这是一个飞扬夺目的好青年。

相比之下,镇南王就成低调谨慎的人。

因为谨慎,早在死第二个人的时候,镇南王就进宫回过话,言明如果防卫图有失,或者继续有人打防卫图的主意,请皇帝取消中秋城门楼子上见百姓。

死第三个人的时候,镇南王也来回过话。动用宝珠他倒没有回话,因为王爷护卫京都,有自主调动一切可用之人的权利。而且谁也不能确定宝珠昨天就会出事,矛头由护卫图像是转到二爷身上,镇南王就事先没有回报,他是从袁训家里出来,进宫面见皇帝。

他说的是实情,也有花花轿子抬小胖子们的意思,既然说了侯爷和二爷,小胖子们也真的不害怕,一个劲儿嚷着没带他们帮忙,为让皇帝喜欢虎父有后,为让皇帝在太后面前能尽孝心,镇南王如实并没有夸大的把执瑜执璞昨天的表现说出来。

皇帝由衷的喜悦满面,表弟有任何的光彩,都是皇帝当年教导的功劳,是太后接来的功劳。在这里老国公站不住脚,皇帝的认承,十一岁以前还是孩子,你龙家扎的是基本功,到我太子府上才实打实的学真本事。

听说表弟的儿子出风采,那是太后的命根子。太后还在为宫里的谣言说她偏心疼爱侄孙们生气,皇帝百般劝不好,听到这件事,可以去太后面前讨好,他大快心怀。

镇南王离去以后,皇帝就往太后宫里来。

太后呆住,她打心里不情愿,皇帝只顾着让母后喜欢没留神。皇帝和答应儿子们参与的袁训是一个心思,这是在京里千军万马的保护之下,身边又有护卫的人,要是落单才应该担心,他就没顾忌的往外说。

皇帝走后,太后坐不安稳,这就命任保:“接来我看看吓住没有,要是吓住了,和他老子算账!”

任保到侯府,宝珠把小儿媳们教几句话:“太后要是担心,你们帮着劝劝。依着执瑜执璞只怕吹牛去了。”打发两对小夫妻进宫。

胖小子们见到太后,把昨天的事情吹得神乎其神。先吹父亲:“爹爹的箭法,快的眼睛看不见,”

太后不信:“昨儿晚上没月亮吧?”称心如意笑个不停。

“有,”执瑜比划:“有这么大,从远处看爹爹在月亮里,弓箭这样一挥,刺客就掉下来。”

太后的心还是放在孩子们身上:“那你们是怎么在那里的?”正问到执瑜执璞的痒处。

幸好有袁训的话在前面,胖小子们捡能说的说,凡是能哄太后喜欢的,那是一个也不会拉下。

“南表哥一直催着要走,我说还没有买完呢,南表哥说他没钱,我说我有钱。南表哥说我钱不够,我说不够用把我当了吧。”

如意低低惊呼:“啊?”

太后也吃惊,隐隐的有些生气:“这话不应该说,也上了学也念书,应该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们两个与别人不同,”

执璞要的就是这效果,不慌不忙说出下句:“太后您会赎我的啊。”太后愣住,随后哈哈大笑,侍候的人一起笑,称心如意也掩面笑个不停。

哄笑过后,大功臣执璞偎到她怀里:“是不是,还有如意也会来赎我。”如意笑眯眯:“是啊,你让人来见我,说你当在哪个当铺里,我会早早的赎你。”

“晚点儿你瘦了可怎么办?”太后接上话,揉着胖小子们额头上的一圈子肉,能吃到这里也长肉,不但大脑门儿显聪明,还什么时候见到什么时候放心。

这个笑话自然天成,太后很喜欢,和孙子们开玩笑:“只当一个,当哥哥的回来报信儿是不是?”

执瑜说:“是,我是回宫告诉太后的。”太后亲亲他:“那你是个大功臣,有赏。”执璞却道:“哥哥不能当,哥哥是世子啊。”

在胖小子们看来还是在说笑话,但太后慢慢的不痛快,把两个孩子抱抱紧紧的,看看大的,太后慈祥地道:“哥哥跟弟弟全是我的心头肉,哥哥要疼弟弟,弟弟也要疼哥哥。”

特意地叮咛执璞:“有哥哥的就有你的,我的儿,有我在一天,不会委屈你半分。”

执璞觉出气氛不对,搔搔头:“是不是说错话?”太后又笑起来:“没有,咱们说话就要随意,想说的就说,这样,才是你们孝敬我。快来再说,你母亲昨天是怎么样的厉害?”

“二爷母亲威风呢,”这一段由执瑜说,执瑜站在殿中,指手划脚一通比划。出宫的时候,太后赏孙子们各一套软甲,赏袁训宝珠各一套宫衣,称心如意从来跟着受惠,各得了一对珠花。

晚上,如意回到家,烛下面做完功课,问丫头道:“取我花钱的账本子来。”尚夫人问道:“你今天出门了吗?还是宫里得了赏钱要记上。”

丫头送来,如意回母亲:“以后月钱要存一份儿,这是用来赎执璞的。”尚夫人吓一跳:“怎么要赎他?”

如意解释一番,尚夫人松口气:“几乎让你的话吓死,女儿,这是执璞的玩笑话。”

“那我也备上吧,免得表哥真的把他当当了怎么办。我虽然管执璞的月钱,但我不能乱用一分银子,要赎他,也是我的钱。”如意死心眼儿的还是把月钱分出一股。

袁训夫妻还没有睡,袁训赤裸上身坐在床沿,宝珠拿一瓶子跌打药涂在他身上。

“昨天撞疼了吧,昨天晚上回来没功夫,只上一遍药就睡下,我忘记问你,既然能示警,你急着那个样子的出去做什么。”宝珠嗔怪。

袁训挤眉弄眼:“抢二爷风头。”清清嗓子,板起脸也问宝珠:“我也来问你,既然我示了警,你也离开了,为什么还要高处献身。”

宝珠扁扁嘴:“不能让你抢走风头。”

夫妻都避开不提昨天关心对方,哪怕早一星星点点的时间让对方安全也情愿做任何事,都是你埋怨我来我埋怨你。

……

“啪啪啪,”皮球声在静夜里又清又脆,拍皮球的三个孩子不时欢笑有声。

他们在一处暗影里,旁边最明亮的一处,笔直有几个士兵看守,门头上一个匾额:右军都督府。

对面是一排民居,几个黑影在暗中私语。

“死孩子们还不走,没有家吗?”

“先杀他们,不然我们一过去,就让他们发现。”

“不行,他们正在玩,忽然没有声音,守门的士兵就让惊动,我们今天又一次拿不到护卫图。”

也许嘀咕的有作用,三个孩子玩着玩着,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有一个道:“好困啊,你们困不困?”他抱着皮球往墙角一坐,就这么睡着了。

另外两个也道:“我也困了,咱们不回家吗?”

“不回,白天要钱不给,说好吓大人一夜,就在这里睡。”另外两个也睡着。

刺客们大喜,孩子们玩和睡的墙角,是右军都督府防卫的死角,他们早就瞄好从这里过。这就纷纷走出来,有两个人监视大门里等下不会出来人,其余的人四散开来,悄无声息翻过墙头。

一片乌云在此时遮住月亮,正是夜静无人贼盗出动的好时候,监视大门的两个人都有窃喜,以为这一回能得手时,“哇,有贼啊!”不知哪里出来一大声。

灯光雪亮的高打出来,在这条巷子的前后左右高挂起一排排灯笼。

进去的刺客和出来的刺客一起蒙住,随即进去的人往外面退,潜伏暗中的不得不献身,见两张弓箭一把刀对着他们。

三个睡着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醒来,两个胖的一人一把弓箭,嘴角噙笑:“不防备我们吧?笨贼!”

另一个孩子瘦小些,握着一把短刀,但寒光反射,那是开了刃的。这一个拍着小胸脯:“我家世子二公子神机妙算,知道你们拿我们不当回事,我们就在这里挡道,笨呐,你们还真不放心上!”

说话的功夫,右军都督府出来一队队士兵,把大门守得水泄不通。为首的是左都督,他微微冷笑:“后军都督府死了人,左军都督府也死了人,到前军都督府上算你们侥幸又杀我们兄弟,在我这里,休想!”

刺客们阴沉着脸想对策,过明路的打,他们不是对手。看路径,对面都督府过不去,身后民居也亮出一队士兵,弓箭齐唰唰指过来。只有两边是出路,一处街口空荡荡,一处是三个孩子守着。

“拿小的当人质!”

一声怪叫出来,刺客们扑向孩子们。

“嗖!”一箭射中一个人,有一声惨叫出来,刺客们见准头好,又惊又惧的停下步子。

胖小子们得了意:“我们这里不好闯!”左都督放声大笑:“将门虎子哪能轻视,你们看走眼了!”

有一个刺客咬牙:“兄弟们,咱们拧成一团,拼着再伤一个,拿小孩子当人质!”他头一个对着三个孩子扑过去。

“的的的……”

马蹄声骤然出现,有什么在孩子们身后的街口亮了。也许他的气势太重,也许月色在此时又一回恰好的明亮,无数月光只集中到他一个人身上,他像赶走黑暗的光明,在街口亮出身形。

又高又凶的黑马,马上轻衣缓带的人。

他侧过的面容明如秋水,眼神尖锐如倒刺钉。又狠又烈的直扎到刺客眼睛上,再一回扎透他们心底。

一面大旗在他后面冉冉舒展,上面有两个字,袁二!

这个名字刺客们应该不陌生,前几天刚和袁二爷拼过一回不是。对着这黑夜绽放优昙花般的男装青年,再看到大旗上夜风拂动的旗帜,刺客们莫明的心寒上到头顶下冲脚心,无端的这寒冷无端的让他们止住步子。

“嗖!”

“嗖!”

两把弓箭同时射出,刺客们都有经验,避开要害没有中箭,但又中两个人。

受伤和不受伤的人一起骇然,这小孩子准头足的很。如果没有两边厢的士兵,如果没有他们身后那一人一旗,刺客们不怕三个小孩子,但光一个袁二就足够他们惧怕,另一边是空荡荡的街口不是吗?刺客们转身就走。

胖小子们欢呼雀跃:“追啊,”握着弓箭跟在后面。有一个刺客心思重,见孩子们果然追上来,这就离袁二爷远,他觉得威慑轻,故意落在后面,听到脚步声不远时,邪气大叫一声:“你们上当了!”

一跳回身,伸长手臂对着胖小子们就捉。

从他的距离到胖小子,有五十步,是个射程内。能当刺客脚步不会慢,他以为眨眼功夫就能捉一个孩子在手上,但没有想到刚转身,刚迈步,凹凸不平的民居上掉出一大块下来,数个人持数面铁盾挡在孩子们身前。

这里全是暗角,民居墙上生的还有绿叶草小树苗。这铁盾上就挂着几个小树苗,人站在后面是暗角,刺客们压根儿没看出来。

刺客难免愕然,惊疑不定时,有什么嗡嗡低沉自黑暗中响起,他背上一疼,身子往下就倒,倒地后听到背后嗡嗡不绝,拼死回头看一眼,见一枝铁箭在他背上不住颤动,这才知道自己让一箭钉死在地上,头不能总拧着,再回过来,对着地上裂开的青石板,刺客艰难道:“好箭……法!”

伏地气绝。

“好箭法!”左都督也大声夸赞。胖小子们更是高举弓箭喝彩:“爹爹,这个您没有教我们。”

这里因为民居的院落不同,有好几个墙角。有一个后面走出人来,月光分一半落在他身上,青衣紧身,手中铁弓,正是袁训。

袁训含笑:“说过这是练出来的,孩子们不要闹了,不是要帮忙吗?快看人都跑远了。”

他一箭制人于死地,别的刺客们只会跑的更快。

左都督手下兵将满满,但他没有让追,上前来和袁训见礼:“小袁,满京里侯爷中,我只喜欢你。别的全是父爵子承,就你这小袁是真本事。”

袁训取笑他:“这话我喜欢,等明天我对长陵侯世子小方说说。”左都督大笑:“你呀,我把他忘记了,让你挑出刺来。”

“爹爹,二爷母亲不见了。”胖小子们自然是胖世子和胖二公子,瘦小的那个用刀的,是孔青的儿子孔小青。

执瑜执璞这会儿不贪功冒进,而是先看母亲,这一看,街口空无一人。急急忙忙告诉父亲:“要保护母亲,咱们去找她。”

袁训在星辰下面寻找一会儿,一抬手笑容加深:“在那里!”

离此不远,大约有两条街的高楼上,一面大旗正在招展。丹朱写成的大字这一回是四个:袁二在此。

胖小子们叫着:“去帮二爷母亲,”袁训关安顺伯孔青带着他们上马过去,见不远处又一面大旗升起,这一回上面写的是,谁要会我!

两面大旗越升越高,但在人的视线之中。不管从哪一面先看起,都是一个意思。

要么,袁二在此,谁要会我!

要么,谁要会我!袁二在此。

下面的民居里乱了套,有人吼叫:“二爷让拿贼,都起来起来!”有人踢别人的门:“钱老拐,你那年也是二爷救的命,起来起来,亮灯,把家里全照亮,拿贼呢!”

油灯烛光火把一个接一个的亮,瞬间的亮,飞快的亮,把这方圆的街道照得无所循形。

“二爷,我们帮您拿贼。”呼声中,拿着刀出来的后面,大姑娘小媳妇拿着门闩,拿着菜刀——家里没兵器——拿着做针指用的锥子和剪刀,小孩子们抱着砖头,虎视眈眈守在自己院门。

宝珠在这方圆的最高处,一个三层酒楼的楼顶子上面往下看,见到几个黑点左躲西藏,南避北让的,好似过街老鼠但找不到老鼠洞。

处处是光明,处处是人声,邻里结成伙,街道皆同心,抓住一个刺客,就大家一起喊打:“打死你,看你敢来惹二爷。”一堆手上去,夺去兵器扯去衣裳,这不知道是哪一个出的主意,精赤条条的扒的只有一条底裤,这还怎么作乱?也没办法逃得远。

五六个人举他起来,游街的欢喜不禁:“拿住一个,见二爷去,走喽。”出街口,对隔壁那街招摇:“你们拿住没有?我们有了一个,大个儿的,搁猪肉摊子上,不比肥猪轻。”

这中间执瑜执璞喊的最响,但已经不用他们出手,别人家的门闩锥子用的不错,人太多,他们的弓箭不敢出手,就跟在里面放开喉咙大叫,肆意的浑身汗毛孔里都是舒坦的。

有一个刺客差点让撕成两半,把他剥光以后,两条街上的人就要打起来:“是我们拿的,”

“是我们!”

田光策马四处照看,见状咆哮:“送去见二爷,再去拿别的!今天晚上都有功劳,不走一个才是正经!二爷有话,存着小心,检查再检查过,水井,河边,能藏身的地方不许放过,走了一个伤大家!”

两条街的人这才放开手,把人交给田光,振臂一呼:“从街口再找一遍去,二爷说的对,放走一个明儿伤的还是咱们。”

这方圆一片最高的楼,是都督府的。但都督府不在民居的中心,宝珠就跑到酒楼上面。

左都督登楼,对着下面群情鼎沸心悦诚服:“袁二有些门道。”副将笑回:“那年造反,能跑出城的百姓全是腿快和近城门的。家里有老人,和住在内城的人,能活下来的大多是袁二和镇南老王所救。市井之人不愿意和老王走动,就只感袁二爷的情。”

左都督瞄瞄他:“让我对你说吧,防卫图今天本不应该送来,是袁二爷说这附近她调动的人多好行事,这不,你看看下面,是个人都帮忙,别说几个刺客,就是那主使的人他要知趣,速速离京才是正经。”

副将也点头道:“正是这样。”

随后,两个人再没有说话,只关注下面事态。

很快四更过去,离天亮不远,却是天亮前最黑的一段。顺天府的人出面,让里正安排五户一编,安排两个人不睡放哨,别的人累大半夜,明天都要出生意上工,这就让回去歇息。

人人打的亢奋都没有下来,嘻哈笑闹着就要分开,数十个喉咙放声喊出来:“袁二爷在此道谢,各位乡邻,二爷这里有礼了!”

灯火通明之处,盾牌放低下来,簇拥着中间那个衣衫飘动的男装青年,亮的可比星辰的面容看不清楚,但他微俯身子,双手抱拳,从左到右微微转动,看得一清二楚。

下面的人纷纷喊道:“还礼还礼,”

顺天府的人得到交待,夹在里面道:“乡邻们回去睡吧,不然二爷一直要行礼。”田光也跟着里面四处告诉,最后一拨的人临进房屋以前,再看一眼,那火把下面的身影,还是双手抱拳,他还在那里。

执瑜执璞跑上来,埋怨自己:“我们上来晚了,母亲二爷,我们跟你一起行礼。”小拳头在下面人堆里早拱过半天,但在这里更加威风。一左一右站到母亲身边,夜风拂的衣角打在他们面颊上,兄弟们心满意足,陪着母亲把最后的礼行完。

这一夜,没有费一兵一卒,甚至胖小子们的一袋子箭也没有用完,刺客一个不少的不是死就是抓在牢里。

执瑜执璞回去睡不着,坐在台阶上说话。

执瑜道:“执璞,我们以后会是大将军吧?”

执璞道:“不,我要当二爷。”

执瑜不乐意:“我先提的,是我要当二爷,我是让你去当大将军。”

执璞笑嘻嘻:“大哥我行二啊,母亲的二爷除了我还有谁能当?”在大哥肩头上拍拍,不忘记安慰他:“大哥你放心,等我当上二爷,我也要哥哥帮忙。”

两兄弟三击掌:“就这么说定了!”

……

正房里灯火通明,宝珠研墨,袁训执笔写奏章。今天晚上京城上面飘旗帜,这是件遭忌的事情,侯爷不会疏忽,赶紧把事情报上去,也早知会过镇南王、顺天府和右军都督府的左都督连夜写奏章,明天一早呈进宫。

……

另一个民居里,暗无灯火,隐隐可见几个身影端坐不动。有一个人轻声道:“圣使,出城避一避吧。袁二这是摆明了比场子,显摆有他在,就没有别人的路走。”

“是啊,我没有想到。”另外一个人叹了口气。今天晚上的局势,饶是他先天神算,他也没有算出来。

人心所向,本来就不是能计算不是?

……

第二天,密折纷纷上,有为袁训表功的,也有弹劾袁训夫妻京中树大旗,不把皇上放在眼里。

皇帝没功夫看,他正在听镇南王说书似的说昨天,不时又要大笑:“好!”镇南王借机就为袁训说话:“臣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自古人心最难得,皇上您有文武百官,又有袁二效力,天下固若金汤,千秋万代,万代千秋。”

皇帝颔首而笑:“你说的有道理。”

他对自己的评价,千古万代一难得清明之君王。袁二爷是自己的子弟还要担心的话,那兵权交给梁山王,不是要睡不着觉?

御史们警醒是好事情,但皇帝不见得全听。

面对奏章看看,今天自己是走不开。皇帝命镇南王:“去说给太后听,让太后不要担心,昨天朕见太后,太后还有不豫之色,今天你去说,袁家不论男女全是英才,这是太后之功,让太后放心的喜欢吧。”

镇南王就去了,这一来再加上昨夜的动静不小,今天的奏章动静更大,上一回不知道的人也全知道。

小王爷萧战气呼呼找祖父:“为什么没有我,为什么没有…。”见到严大扫在祖父面前,好似回话让自己打断。

梁山老王和严大扫见他来,一起笑道:“你也想去?”萧战火道:“我比一只鱼好,我比一只兔子好,”在这里拍拍祖父的马屁:“我有祖父啊。”顺手的,把加福也捎上:“我还有加福!”

梁山王府至今一脉单传,王妃尚在年青,以后生不生不知道,但眼下就小王爷一位。

严大扫陪笑:“小爷您是小王爷,比小二爷威风多了去。”

萧战警惕:“什么叫小二爷?”

严大扫道:“昨天侯府两位公子都在,今天一早满街都在说小二爷厉害,”

萧战火冒三丈:“他们凭什么!就是有小二爷,也是加福。一只鱼和兔子是男孩子,加福才能当小二爷!”生气的跑了出去。

老王对着他背影笑笑,觉得孙子也不错,和严大扫再说话:“这么说,昨天你们准备好,还是没用上。”

“侯夫人用的那几条街,都不在我管辖。”严大扫哈腰。

老王让他不要介意:“有准备总比没有准备好,还是这样,这事情还没有查明以前,你们还是晚晚戒备,能帮一把就帮一把。”

严大扫答应着,见老王没有话,退了出去。

老王这就问孙子,想叫来安慰一番。老王妃亲自过来回话:“他和加福去太子府上见寿姑娘,说一会儿就回来。他功课天天做的好,别太拘着。”

老王也就无话。

加寿正在念书,她料理过家务,上午抽功夫看几页书。见萧战和加福进来,加福笑靥如花,加福不认为这风头是哥哥们出还是加福出有什么打紧,萧战可不是个吃亏的人。

劈面就问加寿:“知道你拉后面了吗?”

加寿以为他来捣乱,撇起嘴角:“你又要说什么?”

萧战大声喝彩:“岳母二爷好啊,但是没有你的份,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没有份!”

抱抱仔的贡士菁菁吾心亲,感谢支持。

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