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不把皇后放在眼里/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寿弄明白,也不高兴。萧战趁机怂恿:“去见岳父说说,鱼和兔子不是女孩子。”

太子走来:“你们在说什么?”

加福告诉他:“大哥二哥是小二爷,战哥儿挑唆大姐呢。”太子愕然,萧战摸头难为情:“嘿嘿,福姐儿又夸我了。”太子失笑,问加寿道:“你要怎样?”

加寿为难地道:“我……想去问问爹爹。”

谁也没有想到,太子昂然道:“我陪你去。”萧战给加福一个胜利的眼神,一行几人来见袁训。

袁训正和镇南王说话:“接下来是守株待兔。”镇南王同他站在墙前面,最近几天,这里摆下京城的地图。指指点点:“让夫人不要担心,我为安全计,为侯夫人和京城的安全,特地从西山大营调来人马。”

袁训委婉的道:“不仅这一个安全吧?”

镇南王激将道:“上有太后,你还怕这个?”

袁训诡异地笑着:“我怕,但我有对策。”话到这里,外面有叫声,“爹爹,”关安也恰好这时候进来回话:“太子殿下,寿姑娘,小王爷和福姐儿来了。”

袁训对镇南王道:“说曹操曹操到。”

镇南王恍然大悟:“你,”略一停顿变成:“你好生聪明。”

太子进来,加寿进来,萧战进来,加福进来,太子当先道:“父皇准了岳父的奏章,命我跟岳父岳母学学。”

袁训谦逊地道:“加寿母亲的差使本就交卸到殿下府上,这以后的事情也全归太子殿下作主才是。”

镇南王轻轻地笑,加寿有几分明白。走上来娇滴滴:“寿姐儿还小,爹爹再抱一次。”袁训抱起她,同女儿微笑,加寿问他:“这事情由太子哥哥当家,也就是寿姐儿可以参与是不是?”

袁训颔首,加寿转身对萧战乐滋滋:“小二爷是我的了!”萧战正要同她生气,加福笑眯眯道:“战哥儿,这就叫为他人做嫁衣裳吧?”萧战转嗔为喜,把个拇指翘得高高的:“福姐儿你学的真不错。”

镇南王、袁训和太子一起笑了起来。

当晚加寿没有回宫,坐在母亲马上,父亲和兄弟姐妹们陪着,自然还少不了一个小王爷,在京里巡视一番。

灯火通明处,是宝珠大旗飘扬。璀璨星辰似大旗的陪衬。那烈烈风中,极尽张狂的旗帜,占据在天地间。

第二天,防卫图送到中军都督府,傍晚安然回到镇南王手上,镇南王成功完成中秋节的防卫布置。

……

又是一个夜晚,小小的院落里,几个人怨毒的望着大旗。

“圣使,您说手中有官员们的把柄,再逼迫他们去,让他们弹劾袁家京中立威,怀有二心。”

“嗯,”圣使阴沉着面容:“就是要这样办。他们再不出力弹劾,我就把他们的隐私抖落出来,让他们去死。一边是死,一边是和袁家作对,看他们要哪个!”

他双手紧握,隐隐露出青筋。

……。

宝珠见到太监进来,还以为太后又想孩子们。含笑道:“公公请坐吃茶,”说过唤称心:“给公公取车马银子。”称心说好,太监急道:“太后病了,要见侯夫人和小爷小姑娘。”

宝珠不敢怠慢,请上祖母、母亲,学里叫出儿子们,一家人到太后宫门,见袁训面无表情出来。

“太后什么病?”袁夫人问他。

袁训轻施一礼:“请母亲进去看视。”他不说,不由得袁夫人心头一疼,眉头颦着就进去。

皇帝也在这里,瑞庆长公主也在,太上皇黯然坐在床前,太后面如淡金,抬手微颤着迎向袁夫人:“你来了。”嗓音也是虚弱的。

袁夫人扑上去双眸含泪:“您这是怎么了?”

“上了年纪不中用,昨晚吃了一个果子,到半夜里就不舒服。本来以为撑到白天可以好,没想到更不好,叫你们都来吧,有话我早交待。”

袁夫人摸着那指尖冰凉,双手掬住暖着。听出来太后说后事,袁夫人又是个极重情意的人,劝道:“不要说,你会很快好起来。”

太后对她微笑,笑容带着颓废:“今天我水米没粘牙,人不进五谷,没有几天就去了。好在陵墓都已备好,孩子们也就要长大。”

这个有偏心侄孙之称的人,侧面庞看的先是袁训等人,再看皇帝。皇帝上前跪下,除去太上皇以外大家一起跪下。

皇帝来了有一会儿,听太医说过病情,泣不成声:“母后保重,咱们是皇家,没有用不起找不到的药,您安心多进饮食,明天就会好。”

太后轻叹:“那敢情好,我还没有见到元皓成亲,也没有见到执瑜执璞有孩子,小六还没有长大,但真的要去了,谁也挡不住,皇帝,你让我把话说完,我养病也安心。”

皇帝垂首饮泣:“母后请吩咐。”

“瑞庆啊,”

瑞庆长公主到太后身边,太后对她凝视一番,对皇帝悠悠道:“一母同胞的,你就这一个妹妹,你得好好照顾她。”

“是。”皇帝应道。

“我在这里宫里一呆几十年,见过的太多。我不指着事实说话,说几个戏上的事情吧。那戏上写的冤枉事情,当皇帝的不问轻红和皂白,抓起来就杀,等到杀完,发现杀错了。皇帝,我就一件事情你记好,”太后深深地看向袁训一眼,再扭回面庞:“一生一世很长,你对妹妹好,保不住有人嫉妒。如果有人说你妹妹造反,你也不许杀她,多点儿时间就能把事情弄清楚。”

说过,又深深看了袁训一眼,收回眸光。

皇帝膝行两步近前,肃然而郑重:“母后放心,我不但对妹妹是这样,对普天下百姓也是这样。”

太后放松的仰面睡倒,闭上双眸像精神用完,吁声道:“这就好,这就好啊……”

……

“太后是这样说话?”欧阳容若有所思:“这是真糊涂了,她也到了糊涂的年纪。”

张姑子把银子收好,神秘地道:“娘娘,这尊佛一倒,那一位,”手指昭阳宫方向:“不是您的对手,您可以宫中称霸了吧。”

欧阳容冷漠:“皇上见一个爱一个,今年有两个嫔有了身孕,今年新封的嫔我都数不过来,别人称霸还差不多。”

张姑子嬉笑:“怎么数不过来呢,我告诉您,没有十个也有九个。”欧阳容面色一寒,张姑子缩头:“您是说一个巴掌数不过来。”欧阳容懒得再理她,出着神眼睛看一旁。

张姑子心中冷笑,刚才你见我好似见神仙,这会儿听完了,就要撵客了不是。

她就知趣,嘴里说着:“只怕有人找我,我得回去。”等她到殿门,背后欧阳容的嗓音才追来,不咸也不淡:“有空来坐。”

张姑子胡乱答应着,气着出宫门。一头走一头暗骂。太后一倒,别的人可以不着急,你欧阳娘娘头一个要焦心。

太后在,对皇后有压制。太后一倒,加寿姑娘再神通,也不能把婆婆逾越。皇后一旦大权到手,清理后宫你容妃在首位。放眼这宫里,只有你跟柳家是死仇。

欧阳容也这样想,她甚至怠慢张姑子,就是让太后病重的消息弄得六神无主。

她是巴不得太后倒的,太后不在,就没有袁加寿助长皇后。但太后真的不在,六宫之主易位,谁是皇后谁当家。

纤白的手指紧擤住帕子,不能让皇后得意,欧阳容这样想。

很快就是中秋,太后稍稍能进水米,但糊涂反倒更厉害。皇帝一天三看视,有太上皇守着,瑞庆长公主守着,又命皇后就住在太后宫里不走,太后还嫌不够,神思稍清醒时,就眼前只要看袁家的孩子们。

福禄寿是当仁不让贴身侍候,另外三个孙子学也不上,也是不曾回家。欧阳容去看,并不能到床前,还是花银子打听消息,她的私房存不下来,全花在这上面。

中秋的前一天,听说太后又发一回晕,欧阳容有了扬眉吐气之感。

第二天朝贺的只能是皇后,欧阳容盛装而去,皇后和她相见两憎恨,见欧阳容大红宝石的镶金钗,皇后冷笑:“太后病重,妹妹倒是打扮的好。”

欧阳容板着脸:“娘娘此言差矣,太后清醒的时候,还说不耽误与民同乐,让皇上依就去城门楼上。何况打扮喜庆些,也算是为太后痊愈祈福。”

皇后错愕得下巴快掉下来,随后她醒悟。太后起不来,这些人更不服自己,更肆无忌惮。

德妃端妃贤妃也在座,但她们好似没听到欧阳容的话,木着脸没有帮忙的意思。

天旋地转在皇后头上出现,她扶着宝座扶手才没有摔倒。由就要大权在握的心思,摔落成自己落单的沮丧,皇后恼火上来。

本着今天必须把欧阳容拿下来的心思,皇后怒斥道:“容妃,你这是顶撞我?”

欧阳容索性冷笑一声,对皇后怒目而视:“娘娘,过节的日子您就别挑眼了行不行?太后正病着,您却在这里吵,皇上知道他会喜欢吗?”

端妃贤妃德妃还是眼睛对地,好似没听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