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再降两等/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欧阳保自从残废,像柳明柳晖还能当官,他也能慢慢走动。但他伤的比柳明等人重,所以一天里大半天他睡在床上由妻子侍候,欧阳住过来的时候,欧阳保让妻子在身下垫个枕头,半坐起来。

“兄长,你想想这里的鬼。”欧阳保眼含热泪:“姐姐在宫里,本来和叶嫔等人相处的不错,袁加寿就让人下了毒。你去见姐姐,姐姐说毒不是她下的。”

欧阳住垂下头:“是妹妹下的,她也不能明讲。就像皇后说她辱骂,她也说没有。”

欧阳保憋着气:“我是说这事古怪,就算是姐姐下的,还没有害到人,姐姐就落马。”

他涨红面庞:“还有父亲和你谋官,官职眼看要到手,父亲疯了,让绳捆着的人半夜也能跑走落水身亡。”

欧阳住皱眉:“二弟,绳子我反复检查,还送来给你看,不是刀割的一看便知。”

“还有几年前对袁家的孩子下手,”欧阳保恼怒上来:“他没有事,我却成了残废。”握住兄长的手,沉痛地道:“再联想到今天的事情,你想要官职,刚一奔走,官职就丢一等。”

欧阳住叹气:“二弟别说了,”

“我有一句话,请兄长听好。”欧阳保仰起面庞,眸子里闪动着泪光涟涟,还有一层异常的郑重,来表示他要说的话很是重要。

欧阳住支起耳朵,把面容也放板正:“二弟你说,我认真的听着。”

欧阳保放声大哭:“这是咱们计不如人呐,计不如人,”他泣不成声。

他的泪水让欧阳住更是酸痛,也跟着哭了:“二弟放心,你的提醒我牢记在心上,以后定然步步为营,再也不会上今天的当。”

欧阳保这才有点儿放心的表情:“大哥能明白我的意思,算我没有白说。”

他这就觉得累,放开欧阳住,往后睡下开始养精神。欧阳住走出来,把他的叮嘱想上一回,长吁短叹心里也是个想不通。见天色黑下来,心想这夜晚出去散散闷总不会再有什么。

出门不远,就是热闹夜市。居丧有段日子,有名小吃勾得他馋虫出来,就要过去买,见两个大汉过来:“让开让开,我家小王爷小王妃要吃这口儿,给我们先买,我们多给银子。”

敢在京里这样蛮横的人数得过来,欧阳住一股酸苦怨毒涌上来,这是梁山王府的家人,把他激的没了胃口,忍耐的从摊前走开。

袁柳都是他的眼中钉,遇到一个烦一回。这是袁家的亲家,欧阳住没了闲逛的心情。但要就此转回,又灰溜溜更显沮丧,他就漫无目的在街上走着,反复想着宗御史宗御史宗御史……你还可靠吗?

沉浸在这心情里,两边路人的说话声,灯光的明暗都见不到,直到前面有人叫他:“这不是大公子吗?好些日子你没有来了,”

烛光晕黄中,有个彩袖蝴蝶似飞起,一个人笑吟吟的,面上脂红粉浓,也似一只蝴蝶。

欧阳住认出来:“你不是丽娘吗?”往她身后的门楣上看,有个匾额,百花院,原来他无意中走到花街巷子里来。

要说这是他的熟门熟路,这是他父丧以前逛过的青楼。这唤他的丽娘是他好几年的相好,唱的好曲子,又会说风情,又结交几个官员富商,是欧阳住丢不下的一个人。

丽娘对他也有情意,心爱欧阳住生得好,宫里有娘娘。这会儿见到就不肯放过,近前一礼:“听说老太爷去了,我哭了一夜,第二天打发人代我拜祭,大公子您还记得吗?”

欧阳住回想是有这一件事,他尴尬地道:“见到你我走不动,本应该随你进去,但是我孝期还没有满,这个可怎么是好?”

“大公子不用多说,我心里明镜似的,我也不敢留您过夜,不过好几时没见到,有新到的江南好茶,请进来歇歇脚,吃一碗我就送你出来如何?”丽娘温温柔柔。

欧阳住本就是不痛快出来散闷,这遇上的又得他心意的人。相处几年知道丽娘不是厮缠着人的妖精,他走这么远,也真的累倦口渴,就往左右看看,见说也奇怪,今天往这里来的人没有以前多,他暗想天骤然一冷,丽娘生意时好时不好,帮衬她几个也罢,就让丽娘带路,不敢从正门进去,走后门到丽娘房里坐下。

丽娘接住他欢欢喜喜,帮他去外衣,不嫌弃他里面是素服,反而说若要俏一身孝,亲手打来热水,往里面倒下沉香屑请他净手,立于门槛让小婢取上好新到的果子来。

这一切的殷勤让欧阳住的不豫化为乌有,见丽娘真的烹上茶水,两个对坐调笑着喝起来。

喝过一碗,茶水半残房中余香不断,有人打门,小丫头的嗓音:“姐姐开门,我取的大个儿石榴给你们品尝。”

丽娘笑盈盈:“你稍等,我就来。”站起身来,还没有忘记给欧阳住一个媚眼儿,引得欧阳住笑倒在榻上,两脚难免对上房顶子这种姿势,房门打开,丽娘尖叫一声:“你们是谁!”疾风骤起,几个黑影扑到房里。

前面花厅上酒乐正好,听到尖叫声:“杀人了,来人啊,有人闯进来了……”老鸨带着大茶壶急急忙忙跑着过来,也是大吃一惊。

丽娘缩在门旁瑟瑟发抖,一个公差衣裳的人看住她。这样的公差房里还有三个,在榻上按住一个人。另外还有一个官袍模样的人沉着脸,在烛下板着脸训斥:“你既然是准备起复的官员,怎么敢说你不知道皇上的法令?”

老鸨心想这是怎么了,先凑上去看拿的是什么面庞的江洋大盗。这一瞧,老鸨也吓得一哆嗦:“欧阳大公子,你你,听说你家没了老爷子,今年没的不是,这三年孝你要到后年满,你怎么还敢往这里来?”

穿官袍的人得了意,对着欧阳住更面沉如水:“看看,这里的人都知道你在孝期中。”对老鸨面色一寒:“把你知道的,对他再说点儿。”

欧阳住瞪住老鸨,老鸨则瞪住他在榻上的姿势,双脚斜对天歪倒着,你说你没有来嬉乐,谁会信呢?

老鸨气上来,叉腰冷笑:“按说别人不知道皇上的法令,什么外地来的官儿,没能耐打听的,别人也不肯对他说的,他说不知道我权且听着,见官我也有话辩解,你欧阳大公子说不懂,老娘头一个不信!”

穿官袍的人打断她:“我让你说,不是让你说古记儿!”

“是是,我这下面就说了。”来的这一位是顺天府在这几条街的当值巡视,老鸨不敢得罪他,陪笑欠欠身子,对欧阳住说起来。

“太后她老人家不太好,皇上有令,一应官员为太后祈福,没有婚丧大事不许嬉戏玩乐。这段时间我这里能来商人,能来种地的,扫大街的都能来,只要他有银子,就是你欧阳大公子不能来!再说你还戴着孝,哎哟,你这不是来晦气我的,天呐?”老鸨回过身子,把丽娘打了几巴掌,骂道:“小贱人你吃错什么药,办出这没王法的事情。”

丽娘捂着脸只是哭。

欧阳住火冒三丈:“我不是官,我也不知道!”

穿官袍的人冷笑:“你难道不住在京里?阮大人几年前初就任,就上过一个考察官员的章程。一应官员,不管是准备起复还是丢官在家,由各现管衙门写卓异,凡犯法令者,与官员们同等处治。你欧阳大人白天让送到我们顺天府,董大人说你是皇上应允起复的官员,他不肯管,你难道忘记了?你现在不是官,你以后当不当官?你以后当上官,让人揭发孝期嫖娼,难道你说现在不是官,这事情就过去了?”

“大人你也知道我守孝在家,皇上的新法令我压根儿不知道。”欧阳住怒火攻心。

穿官袍的人更要笑:“算你守孝不出门,你的家人出不出门买菜买米?你既然守孝,怎么守到这里来?这里你都能来,街上贴的告示全明晃晃的点着蜡烛,你瞎了你没看到?”

欧阳住气的快要晕过去,他自从遇上梁山王府的人,就把旧事想了一遍又一遍,走到这地方都没注意,何况是街上正是灯火通明时,有什么地方亮也不显眼,他根本不会去看。

这就无话可辩,让带到顺天府,有人这就去回报阮梁明。

阮尚书就要睡下,听到这话不用问脾气不小。摔了一个茶碗,对回话的人道:“居丧嫖院已是可恨,还敢违犯在风口上,这是不把皇上放在眼里,这样的官不做也罢!”

他跟小二在说话,小二正要走听到这事,慢条斯理:“大哥,他现在不是官员,你不能罢免他。”

“那官降二级,让他好自为之吧!”

欧阳住听到回话,眼前一黑晕了过去。悠悠醒过来,觉得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老天对我何等不公。他白天刚降一等,五品降到六品,现在再降一等,六品降成八品。这以后一起复就成芝麻小官,欧阳住死的心都有了。

顺天府的人让他走,并不关押他:“您以后要出来当官,要关也是昭狱时呆着,我们这里没有关大人的牢房。”欧阳住往家里走,出来时闷闷不乐,回去时揪心般痛。

失魂落魄进家门,一头扑到父亲灵前痛哭不止。

……

第二天宗御史知道消息,对常御史更加忌惮。

都察院最高官职,两位都御史之职,有一个是南安老侯离任,继任官员也是经验丰富的人,也可以说他年纪也有了。经这几年,他也有告老之意。

以宗御史来看,常御史资历有,人源儿也有,他是袁家的亲戚不是吗?常御史很有可能升上去。宗御史只有巴结常御史的心,才不管欧阳住死与活。

见欧阳住也没有再来找他,应该是对自己起了疑心,宗御史也不去找他。

柳家的人知道拍手称快,还嫌不过瘾的人自己不敢去问柳至,怂恿柳垣去问。

柳垣过来陪笑:“兄弟们想知道内情,叔伯们也有这心,今早老太爷又打发人来问我,我只能过来。”

柳至面带随意:“想知道什么?这事情不是我做的,虽然阮梁明是我兄弟。也不要怀疑小袁,虽然顺天府董大人是他亲戚。这居丧嫖娼和太后生病时嬉乐,顺天府是应该抓的,阮梁明是应该管的,就是这样的简单。”

说到这里,他忍不住一笑。

柳垣嘻嘻:“你心情好,我多说一句。我同房头的侄子说,怎么不做了欧阳住兄弟,让容妃在冷宫里哭死去。”

柳至收到笑容正色:“天底下的事情要都这样做,碰到我手底下我就杀,也就没有天下人,你杀我,我杀你,儿子报老子的仇,孙子报祖父的仇,那不是尽数杀个精光。这是从情理上说。再从法纪上说,我在刑部,难道不知律法?你为官多年,难道不知律法?今年新抓进京的几个官员,前程本来不错,贪心权势杀害跟他争官职的同僚,纸里包不住火,这下子秋后问斩是少不了的,家人也跟着受连累,有一个孩子哭的我眼窝酸,但又怎么样呢?唉,还是少杀人的好吧。”

“是是,心存善念,事事亨通。哈哈,”柳垣听过,还是觉得欧阳住一天之内降三等这事情让他开心。

哈,欧阳住暂时到这里,接下来鸡飞狗跳转到内宫。好善良的仔。么么自己,么么你们。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