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不死心/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垣把柳至的话学出去,难免有人不相信。对着柳垣不满:“至哥什么时候这么软蛋?”

柳至的话没有提醒柳垣,此时这句话把柳垣打醒。柳垣不管说话的人是叔伯辈,厉声道:“难道再闹到柳明柳晖受伤那种才叫好!难道带我们金殿前为娘娘请命的不是柳至吗!难道敢和忠毅侯抗衡的不是柳至吗!一定要像丞相当年你才满意!”

听的人一起让提醒,冷汗潸潸而下,纷纷道:“是。”

“说得有理。”

不满的叔伯吓得面如土色,头低着不敢抬起来。柳垣余怒未息,丝毫不给他留面子,加重语气教训着围在这里,这全是跟自己打听这下文的人:“能带着全家越来越好才最重要!”

袖子一拂,柳垣又有了叹息:“柳至忍的,你们又有谁知道?”说过对皇宫方向看上一看。

不管他的意思是指不能给皇后添麻烦,还是容妃虽然打入冷宫,却还在宫里,余下的人面面相觑,不敢再留下来议论,蹑手蹑脚各回各家。

第二天柳至知道,把家里人又敲打一番,说几句柳家不比别家,有现任娘娘现任太子,凡事谨慎为上,不用出手欧阳家就恶有恶报,大家高兴还来不及,何苦痛打落水狗,逼的铤而走险倒不好,柳家是玉,欧阳家是石头,不必相碰。让外人知道也要说柳家杀鸡用牛刀。就现在这状况挺好,最好他欧阳住再自己不检点,再降到九品没品多趁心。

大家哈哈一笑,各自心安。

……。

下午,皇帝休息的时候到廊下看菊花。进上的菊花又大又美,但皇帝打不起来精神。

太后的病来势凶猛,去却又如抽丝。头几天不进水米,是皇帝跪到床前太后才喝两口米粥。后几天,是执瑜执璞六姐弟轮流去喂,太后每天算饮食安定,一天下来一碗米粥。

命算是能保住,但指望养病肯定不滋补。皇帝如果是个不孝的人,摆摆样子也要装忧愁。他是个孝敬的人,所以真的很忧愁。

赏花本是乐事,皇帝看的不住叹气。有心去看太后,奏章还有一大堆。无奈转身进殿,见任保过来。皇帝面色一暗,急切地问:“太后怎么了?”

任保回道:“太后老人家比昨天好,中午瑜哥儿劝着,吃下两口馒首,”皇帝眉头舒展三分,高兴地道:“赏他。”说过还嫌不能表达心情,皇帝重新道:“来人,传朕的口谕去太后宫里,太后多吃一口饭,朕赏十两黄金。”

一个太监答应离开,皇帝对任保有喜色:“你说,还有什么?”任保欠欠身子:“寿姐儿让奴才来回皇上,霜华宫里容妃病重,寿姐儿让太医诊治反而不好,容妃闹着要见和尚道士,寿姐儿请皇上示下,让宫里修仙的人去看看她可行不行?”

皇帝带着满意答应,等任保出去,心情猛一开朗的皇帝省悟。他不单是为生母得病不安,他还不安于后宫一直不用他上心,太后要是一病不起,皇帝对皇后管理六宫不怎么放心。

听过加寿有条不紊,对冷宫里的欧阳容也没有亏待——皇帝难道不知道冷宫里死人不稀奇——他心头一宽,把担心放下来,心情自然就如见大海般辽阔。

其实只是因为心里有底,太后虽病,有加寿在,六宫也能井然有序。

他安然来批奏章,批上几个,把任保的回话又想一遍,回想到执瑜能劝太后多用饭,皇帝微微地笑了。他想到那年接表弟进京费无数功夫,光瞒住辅国公府就调用很多人手。如今看来没有白接,也没有白白疼他一场。

加寿在太后床前坐着,见任保进来说皇帝的话,加寿站起听过,吩咐太监:“容妃说见神见鬼的,叫几个修行的人直接去见她,为她念经卷直到她好为止,不用来见我。”

旁边,小六对着哥哥的两锭黄金看个不停。执瑜推给他:“皇上赏我的,哥哥不能送给你,但你拿去玩会儿没什么。”小六眨巴着眼睛,但把黄金推开,跑到床头趴着,跟太后说悄悄话:“我也想挣赏赐,太后您想吃块糕吗?”

太后有气无力地笑:“好。”小六取一块糕在手上,喂给太后慢慢的吃,半个时辰过去,太后居然全吃完了。任保大喜过望,奔出去告诉皇帝。小六也大喜过望,让奶妈给擦过小手,在太后床前一坐:“等赏赐来了,先给太后看过。”

哥哥姐姐都让他逗笑,随后想到太后还病着,又收起笑容。旁边坐的太上皇好些天没有笑容,也有忍俊不禁。

皇帝听说再次大喜,也不论数,让任保捧一盘子黄金来给小六。任保跟个太监才捧得动回来,小六让放在地上,拿元宝当玩具玩起来。

冷宫里,此时经卷念完。张姑子带着宫女们要走,这宫里的宫女叫住她:“娘娘说您修行虔诚,想让您到床前单独再念一卷经。”张姑子装着推托不开的模样:“好吧,这进了冷宫还这么尊贵,不病还等什么?”

来到容妃床前,敲着木鱼张姑子念起来。

没多时宫女有事出去,看似病弱的容妃抓住机会,把一个帕子掷向张姑子,悄声道:“帮我做件事。”

张姑子知道是银子,嘴里念着:“南无……”把帕子收到袖子里,再念:“阿弥……你有什么事…。托佛,”

“到御膳房找姓郑的总管,让他从明天起,天天送馊饭给我,”

张姑子一面念经一面鄙夷,你知足吧,我在宫里比你呆得久,你遇到寿姑娘当家算你前世烧的是高香,在冷宫里也不亏待你,你说生病就请太医,你说见神鬼就让念经,你倒还敢有鬼主意出来不成?

她捏捏银子,心想这个人愿意吃馊饭随便她,把头点几点。

“还有去皇上寝宫里找一位华公公,让他对皇上说我病重垂危……”

张姑子挑挑眉毛,露出不耐烦。

容妃眸子里射出厌烦的神色,又扔一个帕子给她。张姑子眉头恢复正常,上下动几下算答应。

经很快念完,张姑子出去,走到没有人的地方低低咒骂:“这不知道又打算害谁?”而欧阳容在冷宫里骂她:“死了一定下地狱,倒运人的银子你也黑个没完。”

收人银钱帮人办事,张姑子还是去往御膳房和皇上寝宫找了人,回到她住的地方天完全黑透,饭菜早送来是凉的,张姑子吃在嘴里自然不痛快,用热茶送下去一碗,坐在神佛前面生闷气。

见外面一队灯笼飞快过来,灯笼下面是面目冰冷的一队太监。见到这阵势,张姑子迟疑不定,迎出来道:“是哪位娘娘要听经卷?”一个太监走上来,张姑子只见到他一抬手,肥厚的手掌晃到眼睛前面,“啪”地有了一记声响,随即从面颊到耳朵火辣辣起来。

到这个时候,张姑子才知道是自己挨了打,她惊恐地尖叫:“我犯了什么事情,”

两个如狼似虎的太监过来,一个把她老鹰拿小鸡似的绑上,另一个从张姑子衣上撕块布,把她的嘴堵上。同住在这里的宫女们出来看,打人的太监淡淡宣布:“皇上有旨着拿审问。”随后跟来的时候一样迅急,一行灯笼飞也似的走了。

很快把张姑子带到太后宫里,外殿里皇后还在撒泼,口口声声对皇帝控诉:“你宠的好人,都在冷宫里还能害人,这是您亲眼见到的,我的汤饭里有毒药,容妃人不在这里,她的帕子怎么到了这里!”

皇帝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由着皇后发狂的他思索这件事情真奇怪。他命皇后太子侍候太后,太上皇命太子不可以歇了学业,太子在的时候就不多,皇后殷勤地没日没夜呆在这里,吃饭在偏殿里用,有时候在偏殿里睡。

袁家的孩子不敢跟她同桌,也不敢抢在她前面用膳,除非皇后下旨意,否则是皇后独自先用膳,用过孩子们再去吃。

皇后对太后的忠诚越来越多,听到皇帝旨意太后进一口膳,就赏十两黄金,皇后不指望钱,想博个孝敬的彩头儿。心想自己难道还不如个孩子,倒喂不进去一口膳不成?她等着太后醒来好侍候晚膳,今天就用得晚。

没想到坐下来时,在椅子见到一个熟悉的帕子,她疑神疑鬼说是容妃的,那帕子上还真的绣个容字不说,今晚送到太后宫中的晚膳,皇后这一份儿里还真的验出毒药,银针发黑,太医说应该是砒霜一类。皇后听到一个容字先是大哭大闹,见太医说有毒更是歇斯底里。皇帝不相信欧阳容在冷宫里还能做下什么,但也让押来欧阳容,叫来冷宫的人询问。

欧阳容到了以后,手捂心口倒在地上,眸对皇帝泪流不止,一句话也没有问出来。冷宫侍候的人说出今天见过容妃的除去太医,还有张姑子,这就让人把张姑子拿来。

为首去拿的人是皇后的总管太监,他代主人深恨欧阳容,所以见面给张姑子一记巴掌,先把她震慑住,也是提醒她到皇上面前以后,皇后娘娘大,还是容妃大,这事情可不能弄混。

张姑子知道这是生死关头,磕头如捣蒜,抵死不承认她和欧阳容有勾结,有过为她传话的事情。欧阳容在她说完以后,悠悠醒来的模样,奄奄一息,偏偏又能让不在身前的皇帝听到——皇帝离她有十几步——她泣道:“臣妾已经让逼到冷宫,还不罢休吗?”

皇后勃然大怒,上前手指欧阳容破口大骂:“黑了心的贱人,你害我不是一回两回,这看着太后病重,我辖治不了你,你把毒计用到太后宫里。快说!太后宫里谁和你勾结,帮你下了毒药犯慌张,把个帕子遗失在这里。贱人,你往太后宫里下手,你不是想害我,你是想害太后吧!”

欧阳容泪流满面:“冤枉,臣妾从来是冤枉的……”眼睛见到皇帝也有压制不住的怒火,欧阳容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皇后怒不可遏,上前两步眼看就要去踢欧阳容的距离,皇帝忍无可忍,也是大怒:“住口!太后还病着呢!”

“太后,”殿室里呼声不断,皇帝顾不上皇后,也顾不上仪表体态,撩袍奔进去,见太后双目紧闭,刚才进来还能说上一句话,这又晕了过去。

太后上了年纪,睡这些日子不怎么梳洗总有老态露出,皇帝心如刀绞,急呼几声母后没有应声,外面争吵声却又传来。

原来皇帝一走开,欧阳容可不白白挨骂,她还怕皇后这会儿趁机把她杀害了呢,她醒转过来,看似虚弱无力,但跟盛气凌人的皇后吵起来毫不让步,一句对上一句。

皇后恨不能撕了她的尖声:“贱人,”

“臣妾冤枉,”欧阳容游丝般嗓音,却绵绵不断般传的很远。

皇帝恼的心头火起,吩咐太监们撵她们也忘记,怒火中烧急步出来,在他身后,太后垂在锦被外的手指动了动,加寿见到,跟着皇帝出来。

“滚!”皇帝嘶声骂着皇后和欧阳容,看着她们不由得赤红眼睛。此时太后要是西去,皇帝也是撕了她们的心。

皇后震惊的骇然木住,泪珠委屈地在眼睛里滚来滚去,带足我让人下毒,你不严查,反而骂我?这还有天理没有!再一想这个人本来就是没天理的对自己。

要说惊动太后,也是欧阳容这贱人惊动太后,你当着人给我没脸,你心里本来就没有我。

皇帝对皇后更失望一层,皇后对皇帝更伤一层心。

欧阳容更是惊的身软骨酸,她耳边嗡嗡作响是皇帝的怒骂声,脑海里是皇帝曾说过的话,在她病弱的时候,皇帝说,朕喜欢你,你好起来吧。

温言和语还在耳边,但此时这骂的有我吗?欧阳容在这一刻万念俱灰,有恨不能死去之感。

皇帝呼呼的喘着粗气,皇后泪如泉涌,欧阳容泪如泉涌,加寿这时候走上来,对皇帝欠身:“皇上请去看视太后,这里由我处置您看行吗?”

话传到里面,太后眸子动上一动,睁了开来。呼声中,皇帝重新奔进去,抱住太后痛哭:“母后,您可不能走啊,”

话传到外面,皇后对着里面跪下来,痛哭道:“母后,您可不能抛下儿臣啊,”

加寿适时的道:“请娘娘进去看视太后,多说些好听的话儿。”两个宫女走上来,把皇后扶进来。欧阳容装着挣扎爬起,也要进去看视时,加寿四平八稳坐下来,小脸儿阴沉把她叫住:“来人,带欧阳娘娘等到偏殿我的住处,等我看视过太后再审问不迟。”

欧阳容为不服加寿的话,在皇后宫里争辩过,当时挨了太监一巴掌她还记得。她本应该老实跟去偏殿,但情势逼人,皇后是可以请进去看太后的,她就成了嫌犯让押走待审。

她一咬牙心一横,皇帝就在里面不是吗?拼上一拼也罢。放声嘶呼:“臣妾没罪,皇上您不能这样对待臣妾,”

她的话才出来,太后在皇帝手上似晕非晕又要闭上眼,宫女太监一起又惊呼出来:“太后!”皇帝的耳朵里根本听不到外面是什么。

二丫走上来,“啪”,干脆的给了欧阳容一巴掌。欧阳容又挨上一记,又怨又怒,要不是怕她晕过去死的不明不白,她真的差点晕过去。

舌尖一咬,有血腥味道出来,欧阳容狠狠的清醒回神,两边手臂让人架起拖到偏殿里,二丫跟在这里骂出来:“容妃娘娘劝你知趣!太后病着呢,满宫里从皇上开始都不喧哗,你算个什么!敢在这里大呼小叫!”

欧阳容恶狠狠瞪着她,二丫反倒好笑上来,想了想问一声欧阳容:“各宫里娘娘性情不一,但像您这样闹腾的可就不多。您有恨的功夫,不如问问自己行的什么事,动的什么心思,倒比瞪着我能明白。”

正殿中有人叫:“青兰,寿姑娘找你呢。”青兰是二丫进京后改的大名,二丫叮嘱看守的人几句,回到正殿里跟着加寿。

今天准时更新的大好仔,再次准时更新了,哈哈,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