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下圣旨生孩子/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夜晚皇后让孩子们偏殿睡觉,她独自在太后床前呆呆傻傻轻泣时哭。她有精力的时候,就跪伏在太后床前祈求她早日康复,因为太子还小,加寿还小,一个不能服百官,一个还不能压六宫。

今天有个欧阳容,明天就保不住有个王阳容,后天就出来个钱阳容,加寿一个人怎么应付得了。

等到哭的没有精力,回到椅上坐着喝几口参汤,恢复精神再到太后床前祈求。

秋月泛冷,打在这尊贵却失意的人身上。哪怕殿室是温暖如春,皇后也寒意频生。

她头一回孝心泛滥,一夜不睡把泪水几乎流干。

……

皇帝一早醒来,心情也还不佳。太后的病让他无心做任何事情,洗漱后来看太后用早膳。

这一看,把他引得心情一松。

太后病体无力,更愿意躺着。但她躺着呢,喂她吃饭就是个技术活。这会儿她是坐着的,背后有个小胖子,袁执璞上到床上,用他胖乎乎的后背抵住。床沿坐着袁执瑜,用他的胖肩头顶着。

皇帝觉得这样挺好,而且太后偏爱袁家的孩子们,哪怕换几个更稳妥的太监宫女,也不如他们侍候太后更生喜欢。

另外几个孩子围在床前,床前已经没有地方站。加寿是个子最高的,手里端着宫点站在后面一排。她的身前挤着袁小六,称心双手捧着粥碗,袁小六用调羹喂给太后。

他今年三岁,手臂伸长也够不着,脚底下踩着矮凳子。他今年三岁,难免喂的不到位,如意拿着帕子为太后擦拭。喂一口粥,小六就叫:“大姐,喂饽饽。”加寿就掰碎一块喂给太后。这是一组。

另外一组在旁边,香姐儿捧着小菜,小菜太多她捧不完,萧战也在这里捧着,由加福来喂。

两组人配合的很是得当,太后笑容满面,皇帝也勾起嘴角。

总觉得少点儿什么,皇帝先不进去,叫过当值的太监皱眉:“要说太后疼的最多的,还是忠毅侯,这天都亮了,他也不来侍候!叫去!”

话音刚落,袁训走进来。太监对袁训使眼色,袁训也见到皇帝面沉如水,过来就解释:“昨天晚上议军机,太后精神好的时候让我晚点儿来吧,”

皇帝板起脸:“军机重要,还是太后重要?你糊涂了不成?仗可以慢慢的打,太后的身体一天也不能大意。”一指房里:“看看你还不如孩子。”

袁训顺着他的手看过去,皇帝也回身看,两个人视线到床前以后,都嘴角抽动好几下,没忍住地把笑容加深。

太后摆手像是说不吃,小六伸长头颈:“再吃一口,我的赏赐,我的金子,”还是喂过去。

小六今年三岁,但袁训也怕皇帝挑眼,说孝敬太后为的全是赏赐。他的话没有回完,急忙道:“太后昨天说想吃家乡的东西,宝珠一早在家里做,做好了就送来。”

皇帝还是对他不高兴:“忠毅侯夫人是极好的,就是你不好,你自己反省,难打的仗你都能打,让太后多进饮食你就没主意不成?”斜睨袁训一眼:“太后再不好起来,朕只和你算账!”

里面孩子们还强着喂吃的,皇帝就不进去打扰,对袁训冷笑几声拂袖而去。袁训送走他,还真的有了一个主意。

到床前问问:“太后今早吃了多少东西?”

萧战抢着回答:“一共二十口吃的,加福喂了六口。”太后虚弱地乐了:“你就记得加福的好处。”萧战从来当这个是夸奖,美滋滋的挺起胸膛。

袁训说太少,取一碗粥,让孩子们散开去吃早饭,他独自在床前慢慢的劝太后再吃。

太后给他面子,勉强又吃两口,又说不吃时,袁训调羹并不收回,轻声慢语地道:“宝珠还要生孩子呢,您不赶紧好起来,谁给我们抱孩子呢?”

太后眼眸焕发出神采,说着:“真的吗?”不自觉的把一调羹粥吃下去。袁训笑道:“您听我说这事情,我和宝珠成亲的时候,祖母给了七把金锁,如今只有六个孩子,还有小七那把金锁天天摆在匣子里,迟早小七是要进门来。”

“我和宝珠还年青,怎么能不生?”

不知不觉太后又吃一碗粥,袁训扶她睡下来,她还在念叨:“再生一个,那该多好,多子多孙呐。”

袁训有事不能久呆在这里,对日夜陪伴的瑞庆长公主和孩子们交待几句,就打算出宫时,任保叫住他,把个大拇指翘起:“还是侯爷有能耐,太后单独进一碗粥,我这就去回禀皇上,把您的赏赐给您带上。”

袁训说不要,这是他的本分。任保说皇上金口玉言怎么能不收?两个人转脸儿见到孩子们,袁训有了主意:“给孩子们,”把萧战叫到身边单独吩咐:“不许你抢得最多。”萧战这几天也不敢胡闹,老实说好,袁训来见皇帝复命。

皇帝没有夸他,反而挑起眉头:“是啊,你要是再生孩子,太后准保好起来。”

袁训吓一跳:“臣就是说说,孩子哪能说有就有,”

皇帝没有跟他讲理的心情,招手叫太监,当着袁训的面吩咐他:“往忠毅侯府传朕的口谕,太后素来疼爱忠毅侯,推及其子女皆得钟爱。现偶染小恙,唯忠毅侯子女至,能现欢颜。忠毅侯夫妻尽皆青年,命速生娇儿,以安太后之心!”

太监啼笑皆非,但这是皇上对太后的一片孝敬之心。他咧着嘴对袁训道喜:“没得说,太后面前侯爷是独一份儿,在皇上面前,侯爷您也是独一份儿。”

袁训张口结舌不及说什么,太监已出去,这就算领旨往他家里颁旨。皇帝紧接着把袁训撵出:“回去接旨去吧,朕这里不用你。”袁训出宫也是哭笑不得,这让生孩子的圣旨,算是本朝第一例。

太监凑趣,宫门上候着他,上马跟后面笑嘻嘻:“侯爷,您现在是往哪儿去?您去兵部,我就去兵部宣旨。”

袁训拗不过他,太监真的往兵部宣过,兵部的大小官员要笑不敢笑,捂着嘴找地方去笑。见袁尚书叫进荀川和宋程两个侍郎说几句话,和太监出去,官员们一拥而进打听消息:“袁大人这是回家生孩子去了?”

荀川宋程忍住笑:“不要乱说,皇上这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孝心,列位,这是万民之福。”

大家嘻嘻:“万民之福。”再出来各找地方去窃笑。

……

这是一个偏僻的小院,邻居出来进去的人衣着破旧,低头脚步匆匆。经过的人有时候好奇的看看这扇白天时常紧闭,夜晚出入较多的木门,但也仅限于打量几眼。

一树梧桐从墙头落下叶子,在秋风中带着萧索。墙外的人也许不会关注,但墙内窗前站着的林允文心生悲伤。

本来他正在把臂想心事,让这片落叶勾起一腔前情。他东山再起重建教派,想的还是兴兴旺旺轰轰烈烈。但再次遇上袁二,袁家像是自己命中过不去的那道坎。

袖子里随时有把铜钱,窗下有张桌子,林允文随手抛下,全神贯注看过去,还是略带失望。

不是。

袁二不是自己命中要对付的人,她的命中与自己没有不合之处。

要问林允文不知道宝珠八字是怎么敢推算的,他有宝珠用过的东西。

京城的侯府看守严密,但大同城外的小镇上却可以混进去。袁家小镇在抗击苏赫的时候大大出名,但混进去偷件东西却不成问题。

再起一卦,林允文皱了皱眉,还是跟以前一样,自己命中必须往京城再来一趟,为什么来,天机玄妙,他就算不出来。

有时候他恨那本书后面少了几页,有时候他知道天机不可泄露,这也许是上天的安排。

脑海里两个卦相不停的变动,林允文揉着额角犯了头疼,他还是猜不出弄不明,反而把自己累的神疲心软。

午后的日光晴阳高照,明晃晃的木头廊柱好似一面镜子,不经意地照出林允文面上的伤痕——原本他生得不算好,也算五官端正——林允文看一次,天旋地转一次,踉跄从窗前退后,打算关上窗户时,见院门打开,走进来几个人。

对着他们半新不旧但没有破损的衣着,林允文生出不悦。看着他们到廊下,有一个人进来,其余几个人护卫似的在外面守着,林允文恶声恶气地对进来的人挑剔道:“你!舍布,我对你说过这里住的全是穷人,你们国里难道没有穷人?看看你的衣服一个补丁也没有,你想让邻居们怀疑我,他们会去告诉里正,里正会去告诉官府,我出了事,你也别想好!”

叫舍布的人抬起头,有一把异邦人的焦黄胡子。

他也恶言相向:“林!你这个骗子!你花了我们很多珠宝,你说你在京里有奸细,能打听到兵部的最新计策,到现在你迟迟不动,你白花钱!”

对周围的环境,舍布更是露出嫌弃:“我给你的珠宝,你可以过得像个贵族,贵族你懂吗?你们汉人里难道没有贵族?你闻不到这里的恶臭味吗,为什么你要住在这里,为什么你要担心邻居,为什么你不收买里正,为什么你不收买官府?”

林允文鄙夷的嗤笑,手指点住自己额头:“你们就是没有聪明,这里,这叫聪明!这里是京城不是你们的土草山头,沾满风霜的帐篷。在这里随意收买人,你想早点儿死,别把我拖下水!”

舍布针锋相对:“来以前你说的话全是空的,风一样的一吹就没!你说你有法子在京里打听消息,你的话!”

狡黠的笑容在林允文眸底闪动,他为了掩饰自己的底气十足,口气软下来:“我们不要争了,我说的话还在,你说的话也还在。”

“那你什么时候去兵部拿我要的东西!”舍布的焦黄胡子凑过来,他的面上带着凶猛一字一句道:“你敢骗我,我们杀了你!”

对这句话林允文更嗤之以鼻,暗想我受命于无天老母,你没有能耐杀我。他回想下自己去袁家小镇偷盗,与同样去袁家小镇打探的舍布遇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舍布要找更多的汉人奸细,林允文在得知这是高南国的奸细时,当时手中精光的他迅速知道财主上门。

在京里最风光的时候,林允文由女眷嘴里知道很多官员隐私,随便用上两个,就让舍布大为倾倒。舍布把自己来意和盘托出:“听说你们汉人用兵,要发公文到京城,有个什么尚书说好才行。我们国君要知道梁山王打算打到什么时候,最好他怎么打也能事先知道。”

京城是林允文的伤心地,他做梦都想回来,苦于没有收买门徒的钱财。有时候人不是用卦相聚拢,用的是银子。

两个人一拍即合,一个为自己重起教派,一个为自己国家试探。进京以后,林允文先要报的就是袁二驱逐的仇恨,也想得到防卫图给皇帝来上一次惊吓。没有想到防卫图没有到手,反而又让袁二逞一次威风。林允文可以安慰自己好歹把袁二的实力试了出来,但舍布大为恼火,隔上几天来见林允文要换上穷人衣裳也让舍布大为不满,一过来他就要和林允文争吵个没完。

舍布狞笑:“你不敢去兵部,就去忠毅侯府!说,你今天去明天去,你要是再呆着不动,我就把你密报到官府,哼哼,除去我们,可就再也没有人救你!”

他真的急了,林允文只能说几句真心话。

在房里转半个圈子,半侧身子面容隐晦不定,林允文暗声开口:“你没有去看过兵部?人来人往,不是商议机密事情的地方。”

舍布恶狠狠:“那以前的尚书是怎么商议机密的?在哪里,你说在哪里!”

这股子狗急跳墙的味道让林允文后退一步,避开他的唾沫星子。半带嘲笑地道:“但我发现一件事情,”

“你说!”舍布又想凑上来,林允文忍无可忍再次避开,对他瞪瞪眼作为警告原地别动,也是这种总想贴面似的威胁让林允文收起对他的戏耍,认认真真说下去:“兵部尚书除去进宫上衙门,在家里一步不出。”

舍布往地上重重一口:“呸!他不在家里难道逛窑子?”

“他在家的时候,总有很多的人上门。”林允文面色凛然,带的伤痕都扯得直了。

舍布双手微晃,这是对林允文的话不满意,恨不能下手掐死他:“他不在家,客人上门也没有用!”

“上门的人几乎全是往军中打过仗的人!”林允文知道自己这一句石破天惊,说出来以后就对舍布怒目而视。

舍布怔住,随即狂喜。扑过来双手掐住林允文,他有力的让林允文痛苦的呻吟一声,拼了命才把他甩开。

舍布又扑上来,同时大叫:“他是在家里说事情,是不是是不是?”

“扑通!”他把椅子撞倒,林允文也大叫一声,他躲在椅子后面,椅背砸到他的脚。

林允文怒极,拎起另外一张椅子对着舍布就砸,舍布哈哈一笑接在手上,颇有儿顶住泰山的姿势。放下来,舍布也恢复平静。他和林允文中间隔开一张小几,舍布目光闪烁:“林,你是个英雄,我们夜里去袁家!”

“不行!”林允文断然拒绝。

舍布瞬间暴怒,又想扑过来时,林允文伸手阻止他,冷声道:“你听好!和袁二作对是江湖上私事,私入尚书书房偷盗军情消息是叛国大罪,我会去,但我得等个合适时机!”

舍布双拳攥紧,看得出来这是个急着贪功的人,他眸中怒火燃烧:“对我们来说,越早越合适!”

“你想拿得到,就得听我的!这里是汉人的地盘,我是汉人,我这里有人!”林允文毫不示弱的和他对上。

舍布的眼睛里全是暴风狂雪,林允文一直镇定。

半晌,舍布悻悻然的收回狂躁,半带欺凌地道:“十天之内,十天之内你要是打探不到,我把你五熊分尸!”

“五马分尸,你又说错汉话。”林允文撇撇嘴角。

舍布狡猾地道:“你们汉人用四匹马难追,用五匹马分尸。我们用五头大熊,这么大,这么高,一下子把你撕成粉碎。哈哈,我们的五头熊可难追的很。”

说完他转身就走,对着他大摇大摆的身影,林允文磨了磨牙。

小院里同住有几个徒弟,侍候他的日常起居,也为他充当门人跑腿。舍布离开没有多久,一个人送来消息:“宫里刚刚传旨,让忠毅侯再生一个孩子安太后的心,兵部里谣传,说忠毅侯打今天起不上衙门,回家生孩子去了。”

林允文一惊,说声知道打发回话的人出去,在房中不安起来:“这是诱敌深入?也正好方便他在家里商议军情?从没有听说下圣旨让在家里生孩子的,难道他们夫妻打听到我的消息,引我去上当?”

打发人去袁家门外看看出入的都有什么人,到了晚上回话,说进去的人一呆半天不出来,果然还是那一批去过军中的人。

“他们一定是商议军情?照这样来看,商议好准备下发的公文也会放在袁家,袁家势必要进去一趟,但只能去一次还一定要得手,不然袁家防备更重。”林允文喃喃:“怎么能一击得手呢?”

……

宫门上灯笼掌起,太子从下面走过。秋风已是凉透心的季节,但太子没有加衣裳。一个从白天起就让怒火煎熬的人,还怕这秋风寒吗?

昨天太子白天陪伴太后,晚饭前出宫。这就直到今天早上才知道昨天晚上的闹剧,像是欧阳容神通广大,关在冷宫里也能干点儿什么。

换成以前,太子一早就会进宫。但越来越沉稳的他,从容上过学,处理过手边的事情,选择晚饭时分进宫,是想在晚上和母后与加寿长谈一回。

一般来说夜晚事情比较少,话也说得畅快。

经过御书房,能见到里面灯火通明,太子生出胸臆怅然。他的父皇是个勤政的好皇帝,却很难说他是个好丈夫。太子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一个嫔妃对上皇后,怎么就能一而再再而三的不作严厉处罚?

他暗暗的憋着气,如果是我和加寿,我一定不会这样对待她。只要有人敢对加寿不尊敬,哪怕她是无心之过,我也不会放过她。我要重重的处置她,因为这是给天下人看,这是中宫为国母的一个象征不是吗?

这样想难免生出来一肚子气,太子就带着这肚子气进到皇后宫里。见大红宫灯下面,皇后和加寿坐在一起正在私语。

太子一愣,随即为这场景欢喜起来。这个场景不但把他内心的怒气抚平,而且让他满面春风:“啊,母后,加寿,你们在说什么私房话儿,让我来听上一听如何?”

今天依然准时,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