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九章,大旗纷争/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出太后宫室,皇帝心情放松下来。还有小六在院子里作怪,皇帝扑哧一乐。

小六扛着个长木头杆子,上面舞着一面旗,花花绿绿什么颜色都有,看样子书写的是小六本人,所以也只能他自己看懂。

他昂首挺胸在院子里走一圈又一圈,经过的太监宫女哈腰叫着:“六二爷好哇,”小六乐得哇哇笑。

太后关于御史们又弹劾袁家的敲打浮上皇帝心头,皇帝负手含笑出去。不过就是京城上方扬几面旗子,御史们又大惊小怪。皇帝赞成他们无事就生议论,总是一个提醒。但听与不听在皇帝自己。

表弟的孩子为争二爷都要打起来,他光哄自己的孩子就足够忙活。

皇帝有眼线,胖小子们和萧战的大旗挑的高,那立威风的正宗袁二字样让皇帝哈哈大笑。

战哥儿素来是淘气,加福要是只此一家的二爷,他可就把自己岳母也给否了,真正袁二爷从此成假的。

小六的旗子又在太后宫里乱晃,小六就出宫一天,这几天一直呆在宫里。他顿顿催太后多用饭多吃补品皇帝也有耳闻,小六说的话“太后您赶紧好,跟我回家去讨公道”。

这表弟有二心,难道从小六这小小孩子就想当袁二开始不成?

出来时满腹怨气的皇帝,带笑回到御书房,把御史们密折弹劾袁家的推到一旁,取过有关官员们的奏章,此时能平心静气看进去,批阅交给阮梁明处置。太子府上现送来奏章,皇帝才又隐隐动怒,脸上也不太好看。

齐王府上后一批抓的妾与通房,又查出来求过大天教。无一例外的,也是想先于主母得孩子。

皇帝咬牙骂道:“狼子野心!”想到由争宠而通妖人,再多些什么还不上天吗?重重批上一行字:“尽皆处死!”让人送还太子府上,把太后说齐王也委屈的话想起来,皇帝忍忍气,让人把齐王宣来。

齐王战战兢兢进来,不知道头上又掉下什么大祸,见皇帝还算温和,只是语气讥诮。

“你年长于太子,虽然建府第比太子晚,朕先赏给你人,后赏给太子。而今给太子的人好好的,至少没办出伤朕脸面的事情。你的呢,到你府上就南橘北枳,你府上水土倒有这么差!”

从皇帝到齐王都知道太子府上四个美人儿还是活泼泼黄花四朵,但逢年过节就跟着加寿进宫撑场面,的确算是安分守已的典范。齐王心里不服气,暗叫着冤枉,却不能分辨。

好在没有斥责太久,三言两语就让齐王出来。直到出宫门,年青的齐王惊魂稍定,他不知道有太后的一篇委屈论在前,皇帝所以不苛责他。齐王只觉得侥幸,对于一干子妾与通房尽数死光,因为是皇帝说的,更有大难临头之感。

跟他的人见殿下精神头儿不佳,嗫嚅着出主意:“找个地方散散心也罢,”

齐王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我倒还有心思散心,再散......”我的命就此没了这话不愿意对着奴才说,齐王跺跺脚:“回府。”

......

廊下菊花是今天新换的,有几株昨天没有见到的异种,花开比海碗还要大,有几个断头在花叶里,再看院子里的小六,头发上簪两朵,一左一右,一紫一红,跟个菊花成精似的还不算,两个耳朵上还各夹一朵,走两步掉下来,太监捡起来,小六再夹到耳朵上去。

放眼京中,敢在太后宫里掐花的也只有袁家的孩子,窗内坐着晒日头的太上皇和太后毫不生气,看在眼中笑声不断。

太上皇眯了眯眼:“这样多好,你又有生气了。”太后嗔道:“您盼着我没有不成?”

“我是瞧不起你,又和皇后、容妃对上了,原本只是受凉,装病不吃,结果风烛残年的,真的病了不是?”太上皇哼哼两声。

太后想要生气,又没奈何的一笑:“这话说的,我不承认,我不风烛残年,您也不是老人,咱们俩个都还年青,都有力气呢。”

“你眼里才不会看着我,你也不用提我。要不是皇帝跟着你也快吃不下饭,我看那老参汤喝着,你还能再折腾两天。”太上皇继续讽刺。

“啊哈哈哈......”小六在宫门那个方向笑得很大声,太后的视线让吸引过去:“像是抓住了谁?”

小六先过来,手里带的一角宫衣也出来,灿金色大凤凰栩栩如生,是皇后过来请安。

皇后扯着小六,小六把脑袋上菊花给她簪在衣上,太后忍俊不禁:“这个淘气孩子,”太上皇就势又道:“你赶紧好了吧,放小六回家折腾你袁家的花去,也放加寿回家去争二爷,我都看到加寿弄一面大旗子,这是万事俱备,只欠你这东风吹起来。”

太后失笑:“看看我这病的真不是时候,下回得先对孩子们说好,他们不争不抢的时候我再病。”太上皇白眼儿她:“这一回你就把皇帝吓得不轻,我和小古怪也很久没有出城,这全是你的错。”

太后也翻翻眼:“我病我的,你们出去你们的就是,横竖是皇帝担心我,太上皇又不担心我。”

太上皇揶揄道:“我是不担心你,我只担心一群小鬼来看你,要我的好东西。”

由院子里,可以看到这一方天地静静的,两个老人笑容满面在交谈,他们你一句我一句互相取笑皇后听不到,只看到日光中影子叠影子,就足够皇后一阵羡慕又一阵的心酸。

近前去行礼,见到太后气色好,皇后讨好地道:“母后好了,这可就太好了。”

日光明亮,她的神情无所遁形。那一段放心明明白白在眼睛里,那一段喜悦也清清楚楚在面上。

太上皇对太后勾勾嘴角,意思你真的可以病愈了不是,这个人已经算明白人。太后莞尔。

皇后离开以后,太后让人去太子府上告诉加寿:“我已经大好,晚上回家去住一夜吧。”又让人去告诉皇帝,皇帝内疚于心,还以为是他的委屈把太后逼的不能不好,下旨赏赐宫人,小六不用问又是上上份儿。

......

太后的话到太子府的时候,太子和冷捕头正在面面相觑。半天,太子艰难地道:“父皇的意思是全杀了?”

冷捕头也不无尴尬,脖子僵的点不动,话出口也似冰冻粘僵:“是......吧,我听着也是......”

太子皱眉:“那齐王他能舒服吗?”冷捕头在心里长叹一声,他当太子府上的差,就要为太子考虑,虽然有挑唆兄弟的嫌疑,也不得不说:“殿下咱们多多的注意齐王殿下,就在刚才我听说齐王殿下召集人手.....”

太子冷着脸:“不见得就到这一地步吧,不过就是几个姬人,”冷捕头咧咧嘴,但他和太子都知道这对于齐王来说,不是杀他几个姬人那么简单,这算他栽个大跟斗,有可能他胡思乱想,认定太子对他下手也不一定。

太子苦笑:“我不怕他,但这局面非我所愿。”冷捕头干巴巴:“这又不是您的意思,是皇上他,”

“留几天吧,父皇也没有说今天杀明天杀,就说还没有审完,留上几天看看齐王救不救人,”太子摇摇头:“我犯不着和几个姬妾过不去不是。”

客厅上,加寿对这消息也颦小眉头。她在初听到后,呀地一声,小脸儿呆上半天,对自己道:“这就没命了吗?”

加寿的意思,是冷捕头拿人走以后总要上刑审问,不见得是酷刑,也算是经过男人的手,放回去只要不是齐王心爱的人,齐王不会再宠幸她。

现在变成这样,加寿把大天教妖人又怪上一层。全是他害的,几年前绣心锦心就是因为求他拿符纸,惹得加寿和太子杀了她们。大天教的妖人离开京中,皇帝后赏的美人儿到现在还是加寿姑娘的脸面,这不就没事情。

二丫进来,把加寿神思打断:“姑娘听说没有,吏部里开始处置官员,阮尚书行文到刑部,刑部这就抄家去了。”

加寿的概念更深刻一层,歪门邪道一定要禁止。看看,这又害了官员。加寿还不知道官员们隐私在林允文手里,他们不得不帮,只是凭本能对大天教更反感一层。

从椅子上跳下来,对二丫道:“跟我去见太子哥哥。”主仆来到书房,二丫在房外候着,加寿进来道:“皇上说处置齐王府的人,我找出一件东西来送给他,算是咱们的一点儿安慰吧?”

太子勉强笑笑:“寿姐儿想的周到。”

仰面出神想再送什么也是兄弟反目无济于事,但按加寿的意思办确有安抚之意。举棋不定时,加寿打量他的神色猜测,现下让太子烦的应该和自己一样,还是大天教的那个妖人。

加寿眸子闪一闪:“我想让二丫回家去对母亲说,这几天晚上太平了,也不能大意,至少京里他的余孽一一肃清,他气到我了,如今是官员也让他鼓惑,齐王府的人算死在他手里不是。”

正说着,太后打发人过来,加寿恭恭敬敬听过,送过传话的太监,心花怒放起来,让二丫:“你不用去见母亲,晚上我自己和母亲去说。”和太子商议:“今儿晚上虽然没有事情,我也请母亲出去逛逛,是了,扛上我的大旗。”

太子抿唇含笑:“我忘记告诉你,自从那天晚上闹事以后,世家勋贵子弟们晚晚自发性的巡逻,你不用特意请岳母出门,岳母每天晚上都在街上。”

加寿眼睛一亮,脱口说了个好字。太子见她喜欢,让人往梁山王府上见萧战,让他晚上在忠毅侯府见面,太子打算以势压一回小王爷,让他不要再和加寿争着打旗帜。

萧战收到信,请来他的于林先生,把信给他看过,小王爷晃晃脑袋:“约人,咱们出门儿去。”

......

这是一间珠宝铺子的小楼上,是萧战一出生,祖母老王妃喜欢的拨到他名下。

长长桌子是拼凑的,两边坐着板正的袁家二小胖,南安侯钟家兄弟,阮瑛阮琬兄弟,董家几兄弟和禇大路,韩正经。

萧战对禇大路瞪眼:“你怎么也来了?”

“我有媳妇我有媳妇,我有小红花。”禇大路吼他。

萧战直眉瞪眼:“好吧,算你厉害!”瞄瞄韩正经,正抓个果子吃得口水滴哒哒,这是加福血源近的表弟,萧战就没说他。

把桌子一拍,小王爷语气虎虎生风:“天天晚上你也有旗我也有旗,今天咱们论输赢,输了的人我举旗,你们不许举。”

袁执瑜道:“怕你不成,比什么。”

钟南笑道:“我不跟你一帮,我跟执瑜执璞一伙。”

阮董禇大路更不用问是跟二小胖一伙的,韩正经举半个果子晃晃,豁牙说话含糊:“我帮表哥。”

萧战狞笑,拿出哇呀呀的劲头,把自己的茶碗一口气喝干,怀里取出一样东西往碗里叮叮当当一放:“比这个!”

大家看去,一副骰子晃动不停。

钟家兄弟尽皆少年,笑个不停:“战哥儿又学会这个,不知道加福会不会。”

萧战不理他们,用目光询问两个舅哥:“你们掷,还是让别人掷。”执瑜拿起来:“我来!”一把抛下,三枚骰子晃个不停,室内呼声震天。

“六,六六,”禇大路大叫着爬到桌子上面去。韩正经跟他学,站在桌子上面蹦哒:“六六流流牛牛牛......”

萧战趴在碗旁边,深吸一口气:“我呼......”大吹个不停。

骰子定住,一个六两个三,钟南记数,请小王爷掷。

韩正经等在碗边上,小腮帮子吸得鼓鼓的,随时等着吹个不停。萧战哼哼两声,一把抛下,韩正经一个脑袋堵在碗上:“呼呼呼,一一呼呼,一一呼,”

禇大路把他抱开,看着至少两个骰子停下来,还有一个转个不停,已经是两个五点出来,禇大路急了,把韩正经放一旁:“我来吹。”

眼看最后一个就要停时,萧战兴奋的一拍桌子:“六六六六,”一震之下,两个五点重新跳起来,三枚一起停下,三个一点。

“哈哈哈......这是你自己拍出来的。”除萧战以外都是大笑,萧战恼火的去揪禇大路,让袁执璞推开:“三局两胜,还有两局呢,你不许耍赖。”

萧战气呼呼:“再来。”

执璞接在手中,又掷个一个四,两个三,十点出来。萧战得意洋洋先吹一通:“十点不算什么,”三枚骰子一起抛下,叮叮当当,一个五两个三。

小王爷放声狂笑:“我赢......”

“啪!”禇大路把桌子一拍,骰子重新跳动,等小王爷把禇大路撵下楼,骰子变成三个一,现在变成韩正经举着他的果子核在碗旁边得意洋洋。

二小胖和表兄弟嘻嘻哈哈下楼:“你发个帖子共商大事,我们给你面子过来,你还真当你能发命令吗?爱打大旗就打大旗,不过按你说的,你今天输了,你今天晚上不许打,哈哈,看你回去怎么和加福交待......”

袁执瑜扯着韩正经,正经边走边回头给萧战大白眼,萧战就对他皱鼻子。

最后出来的是小王爷,走到街上,牵马的于林问道:“他们看出来了吗?”小王爷鼻子朝天:“正得意呢,没功夫看我作弊。”于林笑笑,把萧战送回王府,是晚饭时候,因为太子有约,接出加福,小夫妻让袁训的马车来到侯府。

一面大旗迎风招展,加福看看,拍着手笑:“大姐来了。”袁训送他们进去,在外面叮咛萧战:“不要又吵架,”萧战漫不在乎:“今天我不吵。”袁训琢磨这话有古怪,没来得及问,太子走出房门。

“战哥儿,从今天开始,除去岳母和加寿,谁也不许打大旗,你答应不答应?”

执瑜执璞在房里傻眼,抢出来看时,萧战在院子里捧腹大笑:“我答应,哈哈,今天晚上谁打旗子,太子哥哥就找谁说去吧,哈哈,笑死我了,”

二小胖意味深长:“战哥儿你都用会计了?”

加福笑道:“是啊,祖父在教三十六计,”萧战笑得快要拍地:“我这一招叫壁上观,哈哈哈,”

太子和袁训听二小胖说过原委,太子失笑:“这越来越奸滑怎么办?”袁训微笑:“奸滑是他家惯有的。”

萧战清清嗓子,不怀好意的瞄瞄两个舅哥,再瞄瞄太子:“你们说话吧,不管谁赢我都喜欢。”

加寿在房里对母亲告状:“战哥儿看笑话呢。”宝珠轻笑:“他这是又聪明不少。”

执瑜的嗓音传来:“这一回该我和二弟得意了。”萧战一个激灵:“为什么?”

执璞道:“我和哥哥猜到大姐一出宫,必然和你一战,我们好心好意地打算帮你们解开。不过你战哥儿这般奸滑,看来是不用我们的。”

萧战嘿嘿:“自家兄弟有话好说。”听完,袁训也不愿意在院子里呆着,进房对宝珠道:“外面没我站的地方。”宝珠斜睨还是年青的侯爷,取笑道:“这就老了不成?”

“有这么一堆成精的孩子,不老我也老了。”袁训叹上一声,宝珠和加寿相对一笑。

很快,好几面大旗送进来,一面写着:袁氏寿二爷。其它的是禄二爷福二爷瑜二爷璞二爷瑾二爷,正经也有一面,正经爷在此。

这下子皆大欢喜,大家一面旗,也不算冲撞,让家人拿出去挑起来准备晚上出门。

抽空子,念姐儿把加寿叫到一旁:“拜托你一件事情。”加寿眨眨眼:“行啊。”

“别去管齐王,让他难过去伤心去,我请舅舅帮忙......”念姐儿凑到加寿耳朵上说完。

加寿坏坏地笑:“为什么我要答应,听说我小的时候,你总说我长得丑,”

“但你越大越漂亮了不是,再说你的时候谁陪你最多,是我啊。那时候你在我家里,母亲常抱着你,我常和你说话,”念姐儿笑靥如花。

加寿扬长嗓音:既然是这样,那我勉强答应表姐吧。”

.......

齐王的晚饭用得不会快活,这几天里他没有一天是痛快的。前几天里不舒服是为脸面,今天不舒服是房里死干净姬妾,这代表皇帝的态度对他不满,齐王食难下咽。

家人又来回话的时候,齐王火冒三丈:“她又来做什么?”怒气冲冲来到角门上,对月光下的俏丽身影雷霆大作:“萧凝念,你又来做什么!看笑话不是!是你嫉妒,是你从中作祟,杀死那么多人!”

念姐儿淡淡:“是啊,我还要杀人,请你一同去看看,敢问殿下你敢不敢?”

齐王从牙缝里迸出一个字:“好!”

让人带马来,佩上一把宝剑,带上几个人跟在念姐儿宫车后面出来,到了街口,齐王愣住。

外面一堆的人,几面大旗夜空中招展。袁氏寿二爷旗如龙蟠,袁家禄二爷旗舞纷纷,袁家福二爷似飞凤长空舞,还有瑜二爷,璞二爷都是锦绣金彩。

在这旗帜的中间,一对并肩的人气质娴雅,一个是忠毅侯,一个是侯夫人。

齐王心里打了个结。

抱抱仔的贡士,shilon13亲,cbn987654321亲,珍珠翠豆腐亲,再把其余的亲一起抱一遍。如果有仔看错的敬请见谅,数字和字母晃眼睛嘿。

推荐仔完结文《小小王妃驯王爷》。

求票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