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太上皇诉情意/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都的今年雪下得晚,近十一月的天气还迟迟未至。天阴沉得涤墨荡絮似的,让魏行打心里不痛快。

由马浦稳如泰山的应答,魏行想到昨天林允文拍自己的门,进来后气喘吁吁大骂工部尚书丁前。

丁前有个相好在青楼,丁前太喜欢她,那女子难免掌握他一些消息,后来落到林允文手里。

林允文重回京都,不管在不在京都护卫手里吃大亏,都会一个一个寻有把柄的人,大闹袁家舍布送命,那十七个庇护他教众的官员是第一批。

第二批,林允文寻的是大员们,结果那妓女让陈留郡王府的二公子赎身,丁前在栽在萧瞻峻手底下以后,立即把能改的全改正,林允文倒险些让丁前活抓。有教众们护着,也好在这虽是丁前以前的隐私,还有丁前不愿意明说的一例之内,他没有告知京都护卫,别人还以为他家里拿一般的小贼,林允文逃到魏行家里。

这一回没有舍布这种一旦搜出来,就将以奸细定罪,百口莫辩的人在,魏行收留了他。随后林允文说下一个要找前丞相马浦,他不认得现在住址,威胁魏行带路,魏行也很想看看马浦怎么处置这事,处置的不好,又是魏行的一个把柄,半推半就的让胁迫而来。

如今听到马浦不疾不徐,对林允文的到来毫不奇怪,魏行心惊肉跳,总觉得哪里很是不妙。

房中,林允文跟马浦对答起来。

林允文开门见山:“老丞相倒还记得我?不知道还记不记得你以前干过的事情?”

马浦冷声道:“你说。”

“某年你生日,收受河工上银两若干;某年你在礼部时颁发奖赏,收受银两三千,把应该受一等表礼的官员改成二等表礼,致使他当年卓异受到影响,另一位官员升了官。某年……”

“腾!”

正打量墙头上几根草,寻思着今晚要胁不行,自己走哪条路离开,林允文走哪条路离开的魏行听到房里这一声,好似马浦怒气冲冲起身,又好似他气急败坏碰撞椅子,魏行眉头一寒,赶紧听房中动静。

马浦果然是让激怒,他站了起来碰到椅子,气的全身抖动不停。也许考虑到老妻和儿子都在歇息,他说话声音压抑下来,但气贯长虹顿挫有力。

“姓林的,你当什么人都能让你威胁不成!仔仔细细你看看老夫,老夫岂是那一错再错之人!”

林允文碰钉子有心理准备,他冷笑一声,窗外的魏行却惊呆住,从前丞相这话里琢磨出来什么。

没等魏行多想,林允文嘎嘎怪笑:“丢了官反而长能耐了?我没说完呢,某年……”

“咄!林允文!”

马浦赤红了眼眸,一猫身子,靴子里抽出一把匕首,摆出拼命的姿势怒声:“不端的事情我以前是做下不少,但纸上有一片黑,或者是几个黑点,你就枉想有人追随你吗?跟你这样的贼人不必说纲常伦理,你本来就是大胆没有王法的人。只告诉你白天有日头,夜晚有明月。下雪有北风,落雨有倾盆。什么时候轮到小虫小鸣能当道?你翻得过日月高空山河乾坤吗?”

魏行激得身子一震,这话驳斥的太有力了。

林允文怒极:“我无天老母有神通,你是凡人你怎么能知道!”

马浦冷笑:“那你就应该找个安静地方好好修行,而不是仗着神通邪祟人心。上有青天,你凭什么想再立一个青天出来?上有古人道理在,你凭什么能颠三倒四,以为你一已私欲就是道理?”

马浦是科举出身,也曾经有满腹经纶的名声,说起来前人的道理,林允文不是对手,这就气噎到喉咙里,干瞪眼睛看着。

他话上犯了怯,马浦越说越精神。恼怒促使他原地站不住,手执匕首在几步内来回走动:“佛论慈悲,道论自然,能千百年流传下来的,有暴虐狂躁吗?乱世之中用强横,太平之世论礼德。你一个污糟教派,教义上要是让你怪性情无敬畏,从根上就错了!”

“你住口!”林允文明白自己反过来让这个老人痛骂时,怒不可遏劈面打断他。

马浦摆出视死如归,他没有想到这会儿两个人说话都是大声。

林允文面现杀机的时候,“你住手!”三几个嗓音一起出来,有些乱,但话能听得明明白白。

通往耳房的门帘子打开,几个人走出来。有年老的妇人是马浦的妻子,他们夫妻本还算中年,一场丢官让容颜改变。有年青的男人,是马浦的儿子。

马浦错愕,他没有想到家里人此时衣着整齐,其实都没有睡。他惭愧地不敢面对他们:“这是我当年旧事不检点,”

儿子们接过他手中的匕首,把他的话打断:“父亲不要这样说,把古往今来的官员们数一数,大或小的错都有。事情已经做下,凡事一起承担。唯独这妖人以为能借此威胁我们一家,那是休想!”

他们怒视林允文:“从听到最近京里大天妖人又作乱,我兄弟晚晚不睡等着你,这一回你是自投罗网!”

“砰!”

有一个公子往地上摔了个东西,可能是茶盏也可能是盘碟,用力不小,落在地上粉粉碎,外面听到动静闹腾起来。

魏行在外面看得清楚,几个家人披衣蹿出房门,乱叫着:“上房里进了贼,快来人拿贼。”这是外城街道上,也迅速有马蹄声在外面过来,乌蒙蒙一角夜色中灯火通明往这里涌来,有人大叫:“这里有贼!”

十几个应声:“是我的!”

“这是我巡逻的地盘,不许抢!”气势跟在内城里毫无分别,让好几天没有进京城的林允文眉头一哆嗦。

闪身出来,两个教众在房门挡住。马家公子们也没有出来,他们知道外面巡视的人足够多,他们护着父母只是冷笑不迭。

没一会儿,家人回话:“这贼里面有人对咱们家特别熟悉,他们居然知道后门在哪里,从后门出去了,不过老爷请放心,后街上不远,前门上巡视的已经赶过去。”

马浦吃了一惊,对儿子们道:“自从我们搬到这里,往来的除去亲友还能说得来的,就没有几个外人,我家后门隐蔽,这不是熟人不能知道。”

这就不安:“会是谁呢?上个月辞退的家人?还是往来的亲友中也有人通大天教?”马夫人一声呻吟,一头栽向地面。

马浦大惊扶住她:“夫人你怎么了?”

马夫人醒来泣泪涟涟:“老爷,这后门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当年把家里的事情说出去,致有今天之灾,是我对不起你啊。”

这事情在夫妻之间早就弄清楚,马浦苦笑,和儿子们一起扶妻子坐下,倒一碗热茶手端着给她慢慢的喝着,劝慰道:“不怕不怕,贼人已经走了。”

“可,他要是再使坏,使个人去告老爷您,这可怎么是好?”马夫人羞愧难当。

马浦倒轻松了,对着担心面上也焦急现出的儿子和伤心的妻子道:“你们看我朝堂几十年是白呆的吗?”

儿子们听出内有转机,吃上一惊先不敢有喜:“难道父亲还有后着?”

“后着我是没有,不过我捐献全部家产的时候,我想财也没了,官也没了,唯一的把柄就是林允文要是不死,他还会再来,这一处要先解开。家产上凡是收受别人的礼物,就是过年过节正常收受我也标的清清楚楚。为父我文官当上很多年,写奏章的能耐还有,他姓林的以为是我的把柄,早就呈报上去。”

低低眼眸,前丞相深深叹气:“当时我想用为父一条命,换你们前程不受耽搁。不想皇上开恩,还留我一条性命。后面虽有一些波折,幸好如今你们都有差事,今天又把姓林的吓退,也算不幸之中的大幸。”

儿子们到今天才听说,惊呼一声:“怎么还有这样一件事情在内?”马浦不作多的解释,他是默默在心里回答,皇上不是仁德之君吗?能钻个空子,也就钻上一个。

当下一家人庆幸,听着外面动静,默默的盼着这一回能抓到林允文,最好在他不能说话的时候,乱箭把他杀死。

……

后街隔壁街道上,魏行手指着,看着林允文的教众吃力的掀开大青石板,下面是潺潺水流。

魏行恨声:“下去吧,出京去有你挣不完的钱,再也不要回来了!”林允文疑惑的看着水流,魏行板起脸:“这里通长街旁那条河,到了哪里我想你总有能耐出京城。就是出不去,你也应该还有人和地方能藏身。”

几年前大天教昌盛的时候教众无数,魏行听王恩说过好几回。

“那你呢?”林允文反问。

附近街道上马蹄声更近,魏行跺脚道:“快走吧,我不跟你们在一起,我是正大光明的路人,我还能走不脱!”

林允文看着他:“好吧,我走以前只有一句话,”魏行气得头一扭,见情势紧迫再也不能跟他多呆,急步他先走了。

林允文冷笑:“又想升官发财又怕东怕西,一辈子出不了头的东西!”嘟囔着:“教你发财你还不听。”让两个教众先行下去,说里面确实是水流挺深,带着另外几个人钻进去,把青石板放好。

很快,从城中河流中露出头,认认路,林允文喜欢了:“离我们藏身的地方不远。”

一头又扎回水里,从他落脚点院子里的水井中上来,看一看,北风阴冷,守在院子里的两个教众倒在地上好似重伤。林允文一惊,几个彪形大汉过来,其中一个揪住林允文,他力气大,个头儿也跟老鹰拿小鸡似的,说一口不太流利的汉话:“舍布,你杀的!”

月光下他深邃的眼窝和高鼻梁暴露他的异邦出身,林允文就知道来的是什么人,愤然挣脱着:“放开我,我不能不杀他,他受了伤,带着他我会跟着死,我一死,就没有人通知你们过来为他报仇!”

大汉认认真真地问:“谁伤的他?”

“忠毅侯袁训!在他书房受的伤!”

“袁训?”大汉茫然一下,随即眸中有火光一亮。扭头问跟的人,一时忘记,说的还是别扭的汉话:“巴里根,你还记得这个人吗?”

巴里根恭敬地道:“阿赤将军,他曾在陈留郡王的帐下呆过,杀过您一个兄弟,如今又杀了您另一个兄弟舍布。”

阿赤黝黑的面容上献出暴戾之色:“那我们就会会他吧!”把手上的林允文一提:“对我说说他!”拎着就进了房屋。

……

一直到腊月里京中都算太平,魏行松一口气,以为林允文听从他的劝告,真的出京不再回来。

也是的,京里年年流行不同,斗鸡走狗吃喝嫖赌不稀奇,独今年是王孙公子负弓佩剑,夜夜巡行。

梁山老王今冬出个风头,在皇上面前进言,把本来应该在镇南王府商议的夜巡计划安排到他府上,京里有名的贵公子们排个班儿,今晚是哪几家出巡,划分一下街道,明晚又换一家。

老王这样做一是为了保证孩子们晚上休息好,还能有看书温习的时间,不至于天天晚上猴在街上,另外一个就是他出面,夜巡的人难免要以萧战和加福为首。

他磨练了孙子,教导了加福,在外人如魏行眼里则是出足风采。

镇南王拱手退让,这里面有萧战在,王爷也巴不得外甥赶快成长,贵公子们又不抢他京都护卫的饭碗,他乐得轻闲的配合一回。

老王以统帅三军几十年的脑袋,约束公子们不在话下,内城外城不敢说一个小偷小拿没有,也让心里有鬼的人惴惴不安。

三十的下午,魏行亲手上一炷香,保佑林允文知情识趣再也不要回来,往席连讳家里来。

在路上想到马浦那晚说的话,“我岂是一错再错之人”,魏行眼角就抽搐几下。

难道他还能出来做官吗?

对魏行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他从马浦手里出来,对前丞相总有点儿惧怕,或者是在大家眼里他得让上三分。他得巴结紧些席老丞相,不给马浦任何机会。

同一个时辰,袁训和兄弟们走出书房。柳至伸个懒腰,对着门房里烘暖儿的关安挑剔道:“来了半天一口酒也没有,茶喝得嘴里淡出火气来,你小子偷懒了不是?”

关安一动不动回他:“不干活没酒喝!”

柳至跳脚:“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没干活?我天天也来出主意,梁山王打赢也得记我一功!”

从袁训开始,一个一个撇嘴鄙夷他。关安更是眯着眼笑话:“您就是晚上也在这里上夜也不成啊,您没打过仗,没去过军中呆过,拿贼破案您在行,这打仗的主意您是趁热闹的那个吧?”

“你也不是老行伍,你又在军中呆过几年?口气不小,这就敢瞧不起人。”柳至骂骂咧咧,连渊在他身边,顺手一揪衣襟:“小袁小气,去你家喝!你新得儿子,洗三我去了,满月我也去了,两份儿礼能多饶一份儿酒喝吧?”

袁训翻翻眼:“没几个时辰就晚上宫宴,你留着肚子吧。”

柳至正要回他,院门外面进来称心如意带两个丫头两个婆子。称心如意欠欠身子:“公公父亲和叔伯们议完了?母亲说天冷本该有酒,但事涉前方战事,吃酒总不是好事情。若是议完了,小花厅上备的好酒,梅花树下面足有十年,挖出来现兑上好美酒,请公公父亲和叔伯们去去寒气。”

袁训在柳至肩膀上捶一拳:“就你闹腾,酒来了,去吃吧!”柳至反手推开他,见两个小姑娘眉目如画又口齿伶俐,对着她们蹲下身子笑谈:“愈发能当家了不是?称心你弟弟过满月,你办酒席办的很好。这经过红白喜事才算是当家人,你父亲刚才还在对我说,得意的很呢。”

连渊笑道:“你小子又来挑拨了,我女儿出落,就是得意也是小袁先得意,轮不到我得意。”

柳至回头挤挤眼:“我偏说你女儿生得好,不干小袁事。”袁训过去就要踹他,柳至躲开,一行人打打闹闹去吃酒。

称心如意跟去照看一回酒菜,回去正房见婆婆复命。宝珠房里正热闹着,韩正经戴一顶镶玉的新帽子,换一件宝蓝团花大锦袄,手里握着他的小旗子在面前。

大旗子他拿不动,改一个小旗子,一尺来长的旗杆子,上写“正经爷在此”,不是晚晚都跟出去,也宝贝似的天天握一会儿。

奶声奶气对宝珠辞行:“我家去过年,等吃过年酒,我还回来呢。”奶妈教他说:“还请姨妈去家里吃年酒。”

宝珠嫣然:“回家去对长辈们问好,代我和姨丈、哥哥姐姐对长辈们问好,年一过得,就赶紧的来吧,别误了上学。”

“好!”韩正经放下旗子叩了头,奶妈带着出去,文章侯府来接他的人簇拥着上车回家去过年。

那一面小旗子迎风颤动,别看车里的人儿小,旗子是好生得意。

紧接着巧秀姑娘来辞行,还是她得意的那一句:“我是生得好的孩子,”但下一句改过来:“所以我要回家过年,过年请姨妈吃年酒,然后我还来呢。”

宝珠嫣然:“回家去不要欺负家里的哥哥姐姐,你是生得好的孩子,只在这里讲讲吧,让人家都知道,争着来抢你可怎么办?”

生得好的姑娘记在心里:“出了姨妈家的门我就不说,攒着,回来告诉姨妈。”

宝珠把她打发走,称心如意上来回话,宝珠笑道:“你们也回去吧,今儿晚上是宫宴,过年在家里帮忙办年吧,十五晚上接你们看花灯,十七再来。”

把两个大红包儿给了称心和如意,称心和如意接过,一起上车,出门你往东,她往西,回到自己的家里来。

连夫人在房里守着儿子,见到女儿进来哎呀一声:“你晚上还要去宫宴,为什么不直接从你婆家走?”

称心来逗弟弟:“婆婆让我陪着母亲去宫里。”连夫人笑了:“这是我忘记告诉你,你弟弟还小,我今晚已说不去,你陪祖母去吧。”

称心说好,连夫人凑上来:“你回来时见过祖母,二婶儿有没有在旁边?”称心奇怪:“她倒不在,是家里又有我的闲话?”

“你的闲话天天有,”连夫人轻笑,把女儿发上梅花式样红宝石簪子扶一扶正:“北风不小。”后面告诉女儿:“今天上午分东西,你二婶儿问我,称心婆家过年给做几件衣裳?”

称心嘻嘻一笑:“这关二婶儿什么事,二婶儿要操心的是她房里我堂姐婆家给不给做衣裳?”

“你听下去,我回她总是做几件,也打几件首饰,宫里太后也有赏下来,你二婶儿说家里人口多起来,称心婆家既然给做,以后过年过节把称心这一份儿省下来倒是好。”

称心嘟了嘟嘴儿:“这是什么话,父母亲有弟弟倒要二婶儿来不喜欢,什么叫多了人口?我还是这家里的人,就得做我的衣裳也要有我的月钱。”

连夫人笑道:“那是自然,她又不管家,她不过就是尖刺几句。你知道放在心里,不要和她理论。”

“我要和二婶儿理论,就要问她,我年年月月不在家里吃用,我这一份儿早省下来了,我的月银倒要多出来,把这一份儿补给我才行。”

侍候的丫头掩面也笑:“大姑娘算账很是明白。”

称心翘翘鼻子:“只是我犯不着和她理论,横竖我不和她过日子,有说这话的功夫,我收拾好我自己,去上房里看看祖母先用块点心垫一垫,也就是进宫的时候到了。”

说着,唤着她的丫头回房,拿衣裳给她换。连夫人在女儿身后笑个不停,俯身子把小床上儿子亲上一亲:“你长大了也要像姐姐这样聪明可好不好,看看,她却不怕事儿。”

丫头笑盈盈:“大姑娘学管家这几年,一年一年的出息上来,家里别人有嫉妒在所难免。”

“所以我左耳朵听进来,右耳朵就出去。”连夫人还是脸对着儿子,问熟睡中的他:“你说是不是?”

称心来辞行时,连夫人见女儿打扮如花似玉,心中更喜欢,想了起来:“你买园子的事情,要问过太后才好。”

称心答应下来,请祖母出来,家里还有两个女眷有诰封,三辆车往宫门上走。

太后身体大好,小六又是老姿势,坐的时候就窝到太后怀里,走动的时候昂首挺胸,神气的像最耀眼的宫灯。

太后乐呵呵:“要买园子?你们哪里来的钱,能买个什么园子。”称心如意一起回:“年年得太后的赏赐,也得公主的,今年又得了姐姐的钱,放在铺子里生息,腊月初算上一算,城外可以买个园子带田地,园子花草也生息,田地也生息,太后说好不好?”

太后暗暗点头,找找执瑜执璞和萧战在说话,唤他们到面前:“我的儿,这用钱的事情上,你们母亲是对的,交给称心和如意管,这不是很好。”

只顾着说,忘记萧战在这里。太后停一停,萧战立即接话:“加福最出息,太后您也夸夸加福。”

太上皇手点点萧战笑得无心无意似的:“你上辈子是吃了加福什么亏,这辈子也让钳制着接着还。”

太后不乐意了:“这叫他们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吃亏这话不对。”太上皇悠然:“怎么不对,战哥儿是打小儿不懂事的时候就步步让着加福,步步护着加福,这是胎里带来的,跟上辈子有关系。”

太后没有话回,白听着又不甘心,悄悄问道:“难道您上辈子也吃过我的亏?”

太上皇抚须:“我就是这个意思,你病了,我看着。你好了,眼睛里就只有孩子们。”

太后是想板起脸来的,但这话实在动人心,她笑上一笑,还有妩媚闪动的眸子看在太上皇眼里,太上皇又要取笑:“跟我初见你的时候一样,你就是这么样的笑,不过你当时对着花儿。”

太后扑哧一乐:“那您当时在哪儿,偏能看到我对着花笑?”

“我从你后面悄悄走过去,正想这个人是不是有花痴病,却听到你的一番话,我就没惊动你。”

太后咦上一声:“我想不起来,没有这一出子吧,这是您编的是不是?”太上皇学着太后当年的语气:“你说父母亲弟弟你们安心,我如今进宫了,都对我说月银比嫁人要多,我一个月攒下几两来,两个月就能有十两吧,具体我也不知道有多少,我还没拿到这个月的呢,按这样算,三个月就能给弟弟吃一段时间的药,等我进了位分,那可了不得,弟弟可以天天吃参汤,你们等着我,我会得宠的,现在就只有一件事,皇上他在哪里呢?”

太后本来慢慢回想着要了一碗茶在手上,随着话眼神里带出以前的懵懂和苍凉。那一段岁月是无奈的,也是她不曾忘记的挣扎和苦涩。

倏地想了起来,往事如穿窗而过的寒风把她浇了一个透凉,幽深的过往成了太上皇嘴里的荒唐,太后没忍住,一碗茶合在太上皇衣裳上,半中间总有落下来的,淋了在怀里窝着的小六一头,幸好茶是温的,小六失火似的跳开,正说着:“您怎么了?”

“噗!”

太后嘴里的茶又喷一地。

把众人惊动,就见到玲珑剔巧宫灯照耀的一对人儿,太上皇似笑非笑,太后忍住笑拿帕子揩拭,两个人你不看我我不看你,但他们刚才说了点儿什么,落在大家眼里。

皇后急步上来给太后收拾,站得近更能看出太后和太上皇表面上扭着脸儿,你往东斜,她往西看的,但那眼里神气中有线系着似的胶着在一起,不管面上在笑的不在笑的,眼神里全是笑意。

皇后心想这一对人怎么就这么好呢?

以前皇后看不出来,那时候太后是中宫,她还以为是母后会邀宠。

直到她成为太后,她不用再邀宠,也开始肆无忌惮地往袁家去,太上皇大可以不用再陪她,太上皇保养的好,皇后看得出来愿意献殷勤的宫女尚在不少,但太上皇回回陪着太后一起去袁家,因为他们的到来,针对袁家没有辞掉福王府正殿的弹劾也就不了了之,太上皇和太后是真情意也随着浮出水面。

害得出身高贵的皇后有一段时间以为皇帝也应该这样对自己,直到她失望,才省悟到她的丈夫是九五之尊,只有他要求别人的,别人不能要求他。

重新寻找自己位置的皇后,心里不会忘掉太上皇和太后互扶互助,恍惚间,她陷入迷茫中。对着他们今天又在脸面前来上一回,面上陪笑,心里酸酸的有岁月流风纷涌而来。

过往是催人泪下的情伤,不管是回想到金玉钟秀的新婚,还是冰寒刺骨的失意…。皇后一阵头晕之下,摇晃面庞让自己回到眼前,见太后衣襟湿一大片,不是能收拾好的,恭敬的问她:“我陪母后换一件再出来可好不好?”

太后失笑,她本打算坐着不动,往下面听一听,也表示自己不难为情。

让皇后提醒,太后想到这般对峙真是没意思,借势扶上皇后的手,叫上由宫女拭脑袋上水的小六,一同转进内殿里,那里准备有更换衣裳的房间。

太上皇没事儿一样,把衣裳上的水胡乱擦擦,好整以暇坐着等太后。

皇帝目光闪烁,他看出来父母又在诉说情意,这带动的皇帝把自身想起。

加寿和太子在殿外并肩站着,指挥着太监准备放烟火。皇帝纳入眼中微微一哂,一会儿太子和寿姐儿只怕又要把自己往皇后宫里送,朕富有天下,只有别人听自己的,没有自己听别人的,但晚上去哪里过大年夜,却是让这两个孩子给管住。

啊,朕是去还是不去呢?皇帝走了一回神。

那一对老人重新坐好时,重新吸引大家的视线。不管是离得近的,还是离得远的,都能看出来他们看似端庄不动,一个把玩新进上的红地黄花茶碗,一个摩挲着懒洋洋的小六,却在窃窃私语个没完。

一时间,凡是恩爱夫妻都会意笑容勾深;一时间,凡是夫妻一般的陡然生出情意,目光闪动间,把对方好处再想上一回;一时间,凡是夫妻生分的也想到此时是大年三十,本就是个团圆的日子。

“砰!”

烟花似满天绽放花雨,孩子们欢呼着在下面跳跃。

飘渺高华的烟云,让太上皇也仰了仰眸,轻吁道:“又是一年,”太后以为他要说点儿感叹时,太上皇的话又转回到打趣她上面,取笑意味儿更浓,只有那常年的深情永远不变。

“我说,你汤药钱可攒足了没有?”

小六也让烟花吸引出去,太后得已好好跟太上皇理论,双手互握:“这一回我可淋不到人,我说您呐,这可太促狭了,这事情怎么能记在心里?”

太上皇标榜着自己,颇有自得:“你不知道这一段公案,当时我在想,宗人府这一年当差不仔细,凡进宫的人都是以侍候好我为责任,怎么打发来一个挣钱的?”

太后佯装嗔怒:“那又怎么样?”

又一丛烟花炸开,青紫红黄色线从外面延伸到殿中,把太上皇的回忆也染上五彩缤纷。

“我在想啊,四海富足是为君者的品行,这宫里可不能出来穷人。我就让你找到吧,天天让你找得到,日日让你找得到,”

太后本已感动加深,太上皇下一句转过脸儿又笑话她:“直到今天我才想起来问你,我也老了,你也老了,你的钱应该足够,你心里可以放下儿孙,想一想我了吧?说到底,今天是大年夜,你再不一心一意的对着我,明儿没有新衣裳给你穿。”

调谑中,几十年情分不言自明。太后眼波流转,少女一般的柔情浸润其中,但上了年纪,撒娇只怕东施效颦,正要再以几句玩笑还回去,一个小嗓音呼呼喘气:“哎哟,我这一回可攒足了钱。”

软软的话带着孩子的奶香。

太上皇太后看过去,哈哈大笑脱口而出。

风水轮流转,加寿如今长大了,过了年就要算十一周岁,依就把得的红包儿钱分给弟妹和小殿下们。

以前她总是头一个起哄抢瑞庆殿下的红包儿钱,如今是她的绣瑞草麒麟红包儿放在锦垫上,有一个孩子在旁边,他没有让烟花带走。

他胖胖的大脑袋,大红绣鲤鱼的锦袄,小腿脚下面金光闪闪,跟个财神爷似的到处是金钱。

萧元皓一把一把地往自己红包儿里揣,累了就叹气:“今年钱真多。”

肥肥白白的他让太后视线闪上一闪,不由自主地道:“是了,”太上皇心里一格登,忍不住嚷了上来:“你又偏心了,你这个人,”太后敷衍的握住他的手,目光在袁训身上一转,对个宫人道:“请皇上进来,我有话说。”

宫人出来,大朵大朵的烟花璀璨绽放下面,她从双手合十闭目祈祷的念姐儿身旁走过。

念姐儿身在温暖的宫室里,有太后庇护有母亲陪伴还有舅父母疼爱,但她的父亲远在万里外的寒冰之中,也许卧也在冰雪中,还有她的两个哥哥。

正想着愿早早大捷,早息干戈,心头不由自主闪过齐王身影。念姐儿把他也算在内,愿他也早息了心中干戈了吧,身后有一个人走来站住。

“你很喜欢烟火吗?”是齐王的嗓音。

念姐儿忘记避开,虔诚的继续凝视夜空。

“我的荷包可绣好了,明儿初一正旦,我等着戴呢。”耳边又有这样一句平静无波的话,念姐儿动了火气。

垂敛眼帘,低低却带着轻忿:“我是给殿下做针指的人吗?”

“你不是,谁又是?”话锋一转,齐王带着薄薄的挑衅,或者说是薄薄的责备。

这两种都让念姐儿更生嗔有怨,正要回他,齐王下一句噙住笑容,眼波似到处沾惹的飞雪梅香:“你不管我了吗?”

念姐儿一怔,看过来时,见齐王轻轻的在笑,却仿佛笑出漫天的星辰,她指尖动了动,心无端的慌乱起来。

这是她已定的夫婿,总是盼着他好,为他可能陷入困境而筹划。不怕他恼,也想到他可能会恨,但他忽然转了过来,含情带意地过来时,念姐儿却没想好怎么应答。

晕红面庞原地不知所措,偏能见到他的眼光更近,念姐儿大脑一片空白,内心只有一句话,不要过来,让别人见到可怎么是好?

一阵喧哗声惊起,齐王尴尬一下,讪讪退后一步,雪中的未婚妻实在动人,他瞄瞄左侧,长身玉立的太子和娇美的小加寿甚至喁喁细语,自己一时不能把持也是有的。

想到念姐儿从来是稳重的姑娘,她到太后身边年纪也不大,但自从知道定下亲事,宫内遇到,她总是正眼儿不看自己,行过礼就让人簇拥着离开,齐王低声道:“对不住,你今儿可太好看了,”

念姐儿什么时候不是好看的呢,这只是齐王道歉的借口。但见念姐儿没听到似的,把他这不顾男人脸面的赔不是抛在一旁,唇角勾起,对着殿中看上一时,嫣然一笑,白玉似的手掌甚至不怕寒冷,也忘记齐王就面前,拍出欢快的响声。

齐王目光一顿,窃喜于念姐儿这是不避嫌自己,也听到殿中的笑语声。

“侯爷您可听明白没有,皇上亲口说的,”

袁训正在莫明其妙,烟花看的好好的,他还想亲手给呆子小宝放上一枚,皇上宣他进来有旨意,别的人跟进来听热闹,皇上自己宣讲:“忠毅侯,明天天色一亮,就又是一年,朕给你的旨意,你打算抗到哪一年?”

袁训也算聪明过人,竟然没有想到,跪下陪笑:“皇上请明示。”

太上皇太后一起对他笑,袁训还是个糊涂,直到皇帝面无表情要跟他生气那模样说出来:“朕要你生个孩子,就这么难吗!”

随后当殿敲打:“抗旨不遵是什么罪名,你自己去查!”

袁训嘀咕着:“好好的,怎么把这个想起来。”他的姑母太后娘娘笑得合不拢嘴,自言自语道:“糊弄我吃药,我好了,你倒不提这事儿了,你别想混过去。”

太上皇假意跟后面埋怨:“你这是还攒着钱没散完不是,喏喏,给元皓给元皓。”

念姐儿在殿外面笑弯了腰,她见到舅母红透面庞让夫人们恭喜着,太后疼爱如厮,念姐儿由衷地给为舅父母喜欢,也虔诚的又合掌喃喃:“加寿懂事儿,二妹俏丽,三妹可是能干,弟弟们又威武上来,老天保佑舅母再生一个,不拘是男是女,太后也喜欢,阖家也喜欢。”

齐王憋着气,这里面有我吗?他窝着火继续“寻衅”:“我的荷包呢,你让我明儿戴什么上朝?”

念姐儿这一回可就不羞涩也不拘束,左右看看,袖子里一动,把个淡紫粉红的东西远远抛开,落下在梅花林里,自己格格一笑:“让你强着讨要,请殿下自去捡来。”

转身就走,齐王在后面低低地骂:“没良心的东西,就这么对我。”

“哎哟,谁乱砸东西。”梅花林中一前一后出来一对人,手挡住脸往没有人的地方就跑。

雪光晶莹,念姐儿认出来一个是龙书慧,一个是钟南。她原地站住,手指着大笑起来:“哈,让我逮住了。”

有空儿就私会的钟南和龙书慧暗叫不好,还当念姐儿有意的来捉拿,钟南一把扯起龙书慧,这就跑得更快。

------题外话------

能修改加上的,可以很快加上,不能加上的,亲爱的们,咱们慢慢的,等到惊艳时出来哈。

么么哒,求票。

再狂喊几声,今天准时今天准时今天准时嘿嘿。

仔多标榜自己几回,这样可以平息晚更时的意见吧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