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风生水起/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钟南和龙书慧走远,齐王真的自己去捡,他看出真的是他的荷包。到手上,映在梅花和宫灯下面,一手好针线让荷包重现光彩,齐王是满意的,寻找念姐儿时,见她已在宫室中,活泼调皮的带着表弟表妹们弄几杯酒敬舅父舅母,看上去好不开心。

齐王抿抿唇,把荷包摩挲一下戴在镶珠腰带上。

当晚,皇后先行回宫,皇帝也要走时,柳至亲眼见到太子和加寿追着皇帝上了宫辇,烟火余晖把皇帝薄嗔勾勒出来,加寿嘻嘻哈哈,太子让她带的也是个赖皮模样,皇帝也没有办法。

这一来去了哪里不用再想,柳至斟一杯酒对天祝了祝,丞相,你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你当年做错的事情,还是能纠正过来。

……

辅老国公听着外面的鞭炮声,过年是一年一度里最大的节日,鞭炮声从半夜响起,直到此时窗纸发白还没有停止。

他最小的儿子早就蹦哒出去,外面的宾客拜年声也多出来。

“老国公,给您在这里行礼了。”

进不到房里的人,大多是关系一般,或者是城中受到国公世家庇护的百姓。

老国公长卧不起,并不是体面见人的形容,昔日铁骑征战,今朝养的红红润润,赘肉都明显可见,不轻易见人也是老国公的意愿。

但院中院外此起彼伏的叫喊,仍然是老国公的心头慰藉,让他听着听着眼泪落了下来。

小十奔进来:“父亲,四哥带着好些人过来。”老国公夫人担心地跟在身后,把儿子圈到手臂中,对丈夫动了动嘴唇。

老国公会意,看看又长一岁更显肥头大耳的白胖儿子,对国公夫人轻叹:“你若还是不愿意让他见外人,带他到对面房里呆着。”

小十出去以前,还问扯着他的母亲:“为什么还是不让我跟别人玩?为什么?”

老国公夫人哄着他:“等显邦他们忙完,走完亲戚,晚上闲下来跟你玩吧。”

门帘落下遮住母子们身影,老国公若有若无有一个笑容。从内心里来说,他也不太愿意小儿子给别人见,他把他视若拱壁,准备给袁训看……无奈的一笑,阿训贵为兵部尚书,太后又有了年纪,他是不可能回乡来,等到小十长大能送去给他,还有好些年。

对着窗纸上濡湿的几点白雪摇了摇头,这好些年也煎熬人。

外面的说话声让他收回心神,忙摆出热烈的笑容,见龙四进来通报,果然是媳妇们的娘家人,他的亲家们到来。往年老国公也不怎么见他们,由龙四招待在客厅上用茶,今天让龙四等人到的齐全,做一起请进来,亲家们受宠若惊。

老国公前几年办一件事情,当时都说他老糊涂,但在去年龙显贵龙显兆中秋闱后回家里来,亲戚们又改口说他高见。

前年办一件事情,又让亲戚们感激。谢氏的父亲抢步,头一个到床前,把老国公放在床沿的手握住,摇晃着笑道:“气色很好,不减当年呐。”

这痕迹过度的讨好让老国公方一笑,五儿媳石氏的父亲紧跟谢老爷身后,半弯着腰眯着眼笑:“精神头儿也捧着呢,老国公,为了全城的百姓,您可得用心的养着。”

老国公听得皱着眉头笑,刚说一句:“老夫我已经上不得马,护不得百姓了。”

“哪里,哪里,您那年捆在门板上还抗敌不是?”

“外敌只要听到老国公的名字,都不敢往城门上近一近。”

潮水般的好话应声而起,老国公只能收起谦逊,对陪着进来的孙子们看了看。

都是因为你们……

心思刚起这一句,谢老爷呵呵道:“你一层一层好起来,是孙子们的福气。显贵要不是有你这好祖父,怎么能养到京里,怎么能中了秋闱。”

老国公发自内心的乐了,这句话就是亲家们对他客气备至的原因。谢家石家几年前还为谢氏石氏携子进京,背后嘀咕国公府养不起寡媳。在去年龙显贵龙显兆兄弟回来以后改了口风。

其余几位亲家不用再问,亦是因为龙显邦等人中秋闱,他们族中同去的子弟有中春闱者,有几个殿试有名放了官职,今年甚至不能回家过年而欣喜。

老国公是骄傲有个好外甥,亲家们是欢喜京里有人,笑对上笑,相互拜了年。

龙四请他们坐下,谢老爷把外孙显贵留在身边,见少年高大身材有模有样,越看越合不上嘴巴,石老爷和其余的亲家也是一样。

老国公抬了抬手:“老夫我有话要说。”

“您说您说,”。

清清嗓子,老国公嘴角边流露出神秘的意味,有感叹有欣慰,徐徐道:“关于孩子们,要和亲家们做个商议。过了十六,我准备打发他们去京里,这就苦读攻书吧,下一科有个好功名。”

亲家们呆住。

老国公带笑:“我还没有跟媳妇们说,”瞄一眼龙四:“就是老四也不知道。你们先答应,再问过媳妇们和孩子们意思不迟。”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动地而起,是一挂大鞭雷霆狂电。房顶积雪簌簌落下地的声音随后出来,可见房中在这一刻极之安静。

谢老爷和石老爷也就罢了,他们的外孙如今本就算是京里的人,另外几个亲家默然不语,或皱眉,或沉吟,是龙四先明白父亲心情。

新年是大放鞭炮的日子,火光闪动从窗外过来,直到老国公的身上,把他虽然不能起坐,却还显昂然的身躯照得笔直。雪光的白天从来是明亮的,这房里光线也明亮,老国公面前从来不缺光线,但也逊色这哔啪不断的闪动,他眉头微耸,不但毅然尽显,而且在为自己的提议得意哩。

龙四上前一步,躬身附合:“父亲为孩子们着想,那是无微不至。”

房里气氛动了起来,亲家们的凝重不过是前后推敲,这就纷纷道:“好是好了,却是麻烦忠毅侯。”

有人这就请女眷们到来,老国公把话又说一回:“按老九说的,提前一年进京。但与其等到前一年进京,这两年在家里斗鸡走狗,不如这就去吧,”略提嗓音,厉声道:“不得功名不要回来!”

人人凛然,眼前光影飞逝,这床上睡的哪里是养伤的国公,分明还是铁马金戈,意气风发的谈笑将军。他顶天立地,从未倒下过。

媳妇们跪下来道谢:“这是公公为孩子们前程着想,媳妇们这里谢过,也代在外出征的公子们道谢。”

门帘子一响,小十穿着大红销金团花的袄子,石青色绸裤,拿一个白玉玲珑进来,大眼睛眨动着:“是进京找九哥吗?”

老国公夫人追到门帘外面没拦住,只能由着他进来。

老国公见到小儿子更生满意,枕下抽出一叠子几十张银票,对龙四摇晃示意,龙四不明就里,接在手里正要问,老国公畅快地道:“亲家们都看看,老四你也看看,媳妇们也看一遍,”

老国公夫人在门外疑惑,悄步也走进来。

“这是我家老九给我的养老钱,每个月他给我一封信两张银票,一张是老夫的,一张是小十的,我这小儿子他倒要养着。”

老国公夫人身子一颤,垂下长袖嘴里默默念叨着,婉秀,你情意你让我今生怎么还……

小十懵懂着:“给我的?那给我吧。”到龙四面前就要拿。

老国公大笑阻止:“等你大了再给你,你如今还是家里养着的,不过你跟显邦一样大时,也得打发你进京去啊。”

小十听懂了,小嘴巴一噘,把个白玉玲珑揉着:“这一回又没有我啊。”

“没有你,你乖乖的,先对亲戚们拜个年吧。”

小十就行了礼,老国公笑得眉眼儿挤在一起。

他本来由小儿子而对袁训抱愧,这对舅甥之间以前说的总有些话,忽然让打破,当舅父的自觉得对不住外甥。

没想到袁训对小十的到来表示欢迎,还月月有银两,四时有衣裳,真的说到做到。

小儿子本就是最得宠的那个,小十更成父亲的心头肉,这一个不会长歪,是国公要让外甥安心的一个炫耀。

他呵呵听着亲家们你一言我一句的说小儿子好,心思飞到京里,想的还是他最心爱的那一个,他的外甥袁训。

龙显邦等兄弟在外面待客,闻讯进来求证过,没有一个人不心花怒放,在房里谈论起来。

“寿姐儿今年的钱我们带去,”

“执璞要吃小吃,天气冷路上不坏,食盒一装,包好放马上。”

“还有小王爷,不能把他忘记,不然他又把加福带远远的见不到,”

“哈哈,他是个最捣蛋的,”

龙四有一件心事不能明言,怕说出来父亲误会自己不相信小弟,却又见到父亲悄悄招手,龙四以为要什么,过去先摸摸茶碗热还是凉。

“书慧有十四了,你跟去吧,送送孩子们我也放心,再把家里又备下的嫁妆带去,我有一封信你呈给老侯,蒙他看我薄面定下亲事,请他早早把亲事办了吧。”

龙四眼窝一阵滚烫,低下头去,过往的事情在脑海里一幕一幕经过,化为荆棘寒刺,扎的他痛苦哽咽。

惨烈死去的姨娘,带来耻辱的五弟,咱们都误会了父亲,咱们错的多么离谱。这个家里的点点滴滴,没有父亲谁会想的周到?

一瞬间,龙四像来到四面无挡的高峰上,猛风肆虐的抽打着他,控诉着他们兄弟以前的不羁纵放。

他半天不言语,老国公关切地问:“你不放心我吗?”温暖的眸光让龙四眼含热泪点了点头,老国公油然又是一片笑,顾视着儿子:“书慧的前程要紧,正是家里有我在,才打发你进京。”

龙四这时候还能说什么,他把妻子叫过来,夫妻恭恭敬敬跪在床前,对着国公磕了三个头。

亲家们耳朵里装得满满,俱是孩子们对进京后日子的安排,眼睛却没有离开大床,见到大惑不解,犹豫着要不要问,龙四夫妻起身,龙四接住一众希冀的眼光,踌躇一下整理下怎么说,对着龙书慧的外祖父石老爷施上一礼,口称:“恭喜叔父,贺喜叔父,父亲命我送孩子们进京,再办一件大事,乃是书慧的亲事。”

石老爷张着双手,原地呆若木鸡。飞快转动脑筋,把好处想上一遍,他也哭了,激动的到国公床前拜完再拜:“这要没有国公,外孙女儿哪能有这样好的亲事,这今年就要嫁了?这是老国公的面子,老侯当年与您交好,想来没有不从的。我我我,”

把龙四肩头一拍:“老四我同你去,这亲事是我孙子辈中最得意的一桩,我得亲自到场,不然老侯岂不怪我失礼?”

龙四抽空子对妻子道:“大箱子底有件汉玉的座屏插件,取出来请珠宝铺子的人收拾好,我带去京里给书慧压箱。”

四奶奶低声道:“那是姨娘留给我们房头的。”龙四一板脸:“小气的不是地方,你想让小弟瞧不起我,弟妹瞧不起你舍不得给好东西吗?”

这两个人的名字一出现,四奶奶哑口无言,想想让弟妹夫妻瞧不上是件多可怕的事情,只能答应。

老国公夫人还在沉默,左边有热闹,右边有笑声,她心爱的小儿子嘟着个嘴儿,仿佛都跟她没有关系。

那代表袁训孝心和对小十心意的银票,大家传看过回到老国公床头,是老国公夫人的视线所在。

上了年纪,指甲不再染蔻丹,弄衣带时,上有雪白一眼可见。老国公夫人心乱如麻,儿子得到京中的百般重视,她应该欢欣的,却更理不清头绪。

恍惚中有儿子不高兴:“我要看九哥!”

恍惚中,亲家们到丈夫床前一起拜谢:“有劳国公给侯爷去信美言几句,托您的福气,家中子侄们能得京中名师指点。这又要托您的福,横竖孩子们去了也是闹他,我们也送几个人跟去,沾沾光吧,有那一天金榜题名,这是侯爷的好处不敢忘记。”

国公开怀大笑:“好说好说。”

……

房中骤然清冷,国公夫人回过神。房外说笑声并没走远:“今天痛饮几杯,有国公在,咱们这一方水土强悍坚固不说,这又文曲星动了,家业振兴呵呵。”

国公夫人笑了笑,走去给丈夫重掖掖被角,枕下银票没堆好,散乱的出来,国公夫人整理好,只觉得沉甸甸的握不住。

这不是银票,分明一把子人心。

……

同一天的京里,韩世拓朝贺完毕回到家中,头一眼见到亲戚满座中,儿子把他的小旗子在招摇。

文章老侯一遍一遍的陪孙子显摆:“正经啊,你这旗子是用来作什么的?”

韩正经一直身子:“捉贼用的。”

文章老侯帕子也顾不上用,用个手掌在眼角拭泪:“家门有后呐。”

掌珠在奉承声中想起四妹宝珠,心服口服的暗道,祖母有了宝珠,真的是家门有后。

常家,父子们进门和亲戚们相见,有一个亲戚消息灵通,拱手道:“伯父想来接到升职公文?”

闻言,亲戚们喧闹起来。

常御史满面春风:“好吧,我这就明说了吧。右都御史大人腊月里已告老,左都御史大人举荐我,过完这个年假,我就换间公事房坐坐。”

亲戚们道贺声中,常御史只看向五公子,抚须微笑:“我家那生得好的孩子呢,抱过来陪着祖父。”

丫头请常巧秀过来,过年打扮的更眉目晶莹。常御史心中欢喜,亲手抱过她,同她逗乐子:“你生得好不好?”

巧秀姑娘摇脑袋。

常御史错愕:“怎么又不说这话了,”他哄着孙女儿:“祖父爱听,亲戚们也爱听。”

巧秀慢吞吞道:“姨妈说我是最谦虚的孩子,”小手把祖父的胡子抓在手里,又得意上来:“祖父看我很会牵呢。”

常御史开怀大笑:“好好,你是个谦虚的孩子,”把一把胡子塞到孙女儿手里,越想越乐,笑声止不下来。

玉珠在客厅外面跺脚:“偏听姨妈的,我也说过,她却不听。”她的丈夫五公子学着女儿慢腾腾的腔调:“那是啊,你没有四妹能干不是。”

玉珠嘟起嘴儿又掩面一笑。

……

正月十七,辅国公府打发子弟们上路,听着他们出门的脚步声,老国公眺望远空,那一点窗棂视而不见,他只看到风生水起,家门兴旺。

悠悠然自语道:“一生也只做这一件事情。”

国公夫人钦佩地看着他,房外小十还在长呼:“对九哥说,我明年就去了。”

老国公夫妻忍无可忍的笑了出来。

出了府门,龙四回头又看了一眼,万千凝重俱在眸中。默默地道,父亲保重,我这一去定然把你对小弟的思念带给他,小弟也一定有许多的思念带给你。

“四爷,咱们早早上路才是。”邵氏张氏同行,在车里揭帘露出面容。龙四点点头,亦对同行的人:“咱们走。”

“走喽,进京去喽。”龙显邦等人嘻嘻哈哈,一马当先在前面出了城门,在他们后面,龙四夫妻押着后来又给龙书慧置办的几车嫁妆,还有亲戚们子弟中近百来人。

他们往着京都繁华功成名就之地而去,因为那里有一个可以信赖的亲戚,他是忠毅侯。

高丘上,余伯南单人独骑眸凝相思,手中扣的一个玉制花钿捏得暖劲儿上来,他也没有勇气下去托付给谁。

宝珠……你过得好,我也就放心了……

数年怀恨终于化成一捧柔情,有如即将到来的春风化雪,露出无数姹紫嫣红。

见车队走远,余伯南郑重的抱了抱拳,一路顺风顺水,早早见到我的宝珠,虽然我没有片言只语,却也有一片心魂跟随你们去了,去看看我的,她在心里,永远是我的宝珠。

……

头一场春雨来的时候,春寒料峭犹在,袁训带着濡湿的发丝从书房回来,房中烛光掌着,宝珠刚刚睡醒,斜倚玉枕眼睫闪动,正在沉思中。

当丈夫的在床沿坐下,戏谑地问:“又是一夜过去,呆子小宝,你有了不成?”

宝珠笑盈盈:“想是你没能耐,还是没动静。”

袁训双手负在脑后,往绫被上一躺:“哎呀,这抗旨不遵的罪名,这可怎么担?”

房外有了动静,宝珠轻声的嘘上一声,袁训也屏住气,窗户下面几个孩子叽叽哝。

“见到小七没有?”这是加福的嗓音。

有加福在,战哥儿不在才是怪事。这是大早上的,他最近跑来跟岳父晨练学射箭,家传粗嗓门儿再低也是洪亮的:“没听到有哭声,咱们再听听,母亲说小孩子进家门,都要哭的。”

执瑜热心:“爹爹母亲还是没接来小七,不知道要去哪里接?”双胞胎之二跟上,执璞道:“不然咱们帮帮忙吧,让小七赶紧来吧。”

萧战骄傲的嗓音:“看来得有我,我不去接,小七妹妹不会来。”

“七弟!”

“妹妹!”

“七弟!”

“加喜!”

争吵声,当父母的缩着头笑成一团,袁训悄声对宝珠道:“到底要去哪里接呢?这个你昨儿晚上对我说的不清楚,今天晚上好好对我说一遍,”

一个帕子飞来,打在他面上。

------题外话------

今天一样准时哇哈哈哈,小余打酱油。求票子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