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礼佛/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袁训把帕子从面上取下来,坐起身子,对着宝珠轻轻掷去,宝珠娇嗔和他取笑着,孩子们在房外听到动静,一拥进了来。

虽然年纪不大,但你拦我,我挡住你,全在外间等着。因为这里有一个原因。

执瑜执璞最要拉住的就是萧战,胖小子们腆肚子:“祖母说一旦打扰了,小七就不肯来了,战哥儿退后。”

萧战脑袋是往里面伸,以为这样就能早早听到小七进家门,身子一弓,脚下扎的是马步,反把舅哥们也拉住,还是天生的那般得意劲儿:“你们别挡住我的风水,小七才不肯来。”

包括加福都捧腹大笑:“哈哈,你现在还有风水?”

房中,袁训和宝珠忍俊不禁,宝珠着上家常衣裳出来,不用等丫头进来再换,怕孩子们等不及。

梳妆台下面,小椅子排好,他们坐成一排。

执瑜嘀咕:“加福又是第一位也罢了,战哥儿你怎么又要母亲给梳头。”萧战不言而喻的晃脑袋得瑟:“岳母给加福梳完,必然是梳我的。要是梳你的,岂不是还要把称心的头也给核了。”

煞有介事的对沙漏看去,严肃地道:“那就耽误钟点儿,我和加福上学就晚了,祖父会不高兴,你们上学也晚了,二表叔会不高兴。那手板儿举起来,打你们一个啪,啪,啪......”

执璞给他一个大鬼脸儿:“全是你害的,你今天又抢到前面。没办法,我和哥哥只能让奶妈给梳吧。”

袁训等在旁边含笑,宝珠是丫头给梳,手底下给小女儿小女婿梳完,今天是往袁夫人房里用早饭。

老太太在廊下看细雨,见到闹哄哄孩子们簇拥侯爷夫妻过来,先就笑呵呵。

袁夫人带着谢氏石氏看放早饭,见到牵衣扯袖的过来,也笑得富足安宁。

府门外街口的小饭馆里,此时坐满了人。

取下斗笠,问小二要包子稀粥,借着说话,林允文扫视周围的人,除去他对面的阿赤以外,也有几个异邦人,这就不显眼,林允文放下心。

阿赤饭量很大,也一直表露很喜欢汉人的饮食,简单的早点都吃几大碗粥,又是几笼包子。

“只顾着吃,你有打算尽量说吧。”林允文啧嘴,你是人你还是猪,你吃我好几倍的东西。

眼光过来,有如冰剑寒刃,只一眼,林允文闭上嘴,不忿又一回浮上心头。

舍布还活着的时候,也表示你花我的钱就得为我办事,但狂横无礼远不如阿赤。

脖子后面仍在疼痛,这是阿赤掐出来的。手上还能看到伤,这是他一言不合就出手挡出来的。

早就酝酿的不甘心,把狠毒阴险带出。得打发他早走,林允文暗想,不然他拿自己当牛做马也就罢了,还时常去不该露面的地方,如此时出现在袁家门外街口就是极不明智的举动,迟早把自己拖累下去。

常年提心吊胆养成的诡异眼神左右波动,如果在这里他让别人发现,自己走不走得脱?

一行人因此映入他的眼帘,大吃大喝的阿赤也略一凝神,手中粥碗停住。

前头是虎背熊腰数个大汉,京里繁华面,明目张胆全身兵器,绑腿扎得紧紧的,走一步都踩得地面雨水扑哧一声。

后面是两个书生打扮的人各牵着一匹马,两边走着奶妈和丫头,后面又是护卫的大汉。

马很神骏,黄马上黑脸孩子碧玉冠,紫罗袍,带着出生于权势之家的大大咧咧。

旁边红马上小姑娘粉妆玉琢,披一领斗笠正在同他说笑:“战哥儿,你真的不戴斗笠?淋了雨祖父会说的吧?”

萧战装腔作势:“祖父只会夸我不怕风雨。”引得加福笑了两声,说着雨很小,同萧战去了。

雨细如柔丝,几无半点儿雨帘雨幕,但林允文还是如隔烟云飘渺似的,轻而长的低呼出一口气。

耳边是讥诮怪声,别扭的汉话更像道诅咒:“你怕一对小孩?”

恼怒上来,林允文低而有力的反击:“我怕的是你让人捉拿。”

阿赤这一回干脆,说一声:“会钞,”把桌边的斗笠戴在发上。林允文随后到长街上,气得又是一阵颤抖,为什么你吃饭反倒是我付钱,我是你家奴才吗?

见阿赤头也不回,对着昨夜的藏身点去,林允文觉得放心,咬牙一跺脚,把恨压在心里,追着他身影回去。

去冬干涸而没有修整的藤蔓架,老枝若虬曲折,把两个人的争吵声掩盖在轻雨中。

“你什么时候离开!别再打短时间内为阿赤报仇的心思了!没有我,你办不到。有我,那我告诉你,这个月下个月你也办不到!”林允文暴怒。

阿赤挑衅的回他:“那下下个月呢?”

“你还会说下下个月,”林允文挖苦道:“下下下下下个月都不行!就凭你这莽撞劲!饭馆旁边坐的就有巡逻的人,你知不知道!”

阿赤冷笑:“我出了事,你得跟着!”

狠狠一甩拳头,林允文走开,到一边去暗自生气。

阿赤的随从走上来,小声道:“将军,汉人的书上说,汉人最狡诈,咱们得小心才是。”

斜睨,丝毫没有一丝把林允文看重的眼神,阿赤鄙夷道:“我是国中读汉人书最多的,汉人最喜欢勾心斗角,他为了自己能留在这里,他不敢告发我们。”

后院的墙根底下,林允文反反复复暗想,对官府检举他,对自己不利。杀了他们,这些人食水饮食全经心。

正没有法子,而又一天也过不下去时,一个教众匆匆过来,双手一拱:“圣使,有个坏消息。”

林允文的老习惯,袖中探出铜钱,随手一卦看过,凶中带吉,这才问:“你说。”

“最有名的高僧,五台山的普救大师,后天将在京中寺庙说法。”教人取出一张告示,呈送上来。

对着最后官府的押记,林允文恶狠狠地道:“这是朝廷用来对付我们的,”想着凶中带吉,脑海中一闪有了主意,邪恶的笑容若有若无噙在嘴角,林允文心平气和,甚至还有几分满意:“传下我的话,到那一天咱们会会他。”

教众兴奋的道:“无天老母显神通,唯我神独尊,这太好了。”林允文不置可否的颔首,教众出去传话,林允文回到阿赤旁边。

“你得帮我个忙,我教昌盛,你也看到,咱们就能无声无息隐藏在京里,对你有好处。”林允文公事公办的口吻。

黝黑而深陷的眼窝闪了闪,阿赤竟然问也不问,一口答应下来:“你说。”

林允文凑近他耳边说了几句,阿赤塌没下眼帘,像琢磨他的话有没有漏洞,随即答应。

心满意足的林允文走到拐角处,有一个得逞毒辣的笑容。而他就没有看到背对他的阿赤,也有一个眯着眼的满意表情。

......

春寒并没有到御书房里,宝鼎吐出龙涎香,殿中暖的轻软融融,让几个穿着厚官袍来的官员微沁细汗。

皇帝见到,吩咐太监:“把窗户尽数打开,朕也觉得暖上来。”

礼部回话的长陵侯方鸿就停上一停,等皇帝视线重新过来,继续回话:“普救大师听过臣的传述,对皇上的用意钦佩不已。他说慈悲才是修行人,何况皇上济世救民之心仁爱,他打算在京里传法数年,以正百姓们视听。”

皇帝莞尔,调谑道:“你又阿谀了,朕虽然不甚信道与佛,但也知流传世代,自有神通。这位大师在五台山上渡人不少,他钦佩朕何来?”

方鸿讷讷陪笑。

“就按你的安排,请他在京中最大的广缘寺说法,朕已经让人问过太后,太后虽没有拿定主意,也说到那一天有兴致,也前往听上一听。”

方鸿跪下接旨。

皇帝转向袁训,眉眼儿笑意消失,负起手责问:“忠毅侯,你夸口两年之内结束战役!你吹的好大牛皮!”

袁训撩衣跪下。

“梁山王又是一封公文弹劾葛通私心私利,再次葛通胜了,梁山王为整个战局,倒让逼的后退三十里,你怎么解释!”

袁训要说时,皇帝又一挥手:“算了!朕没功夫听你无用的废话!朕只提你个醒儿,半年过去了,一年半也很快过去,你说话不算,朕唯你是问!”

袁训伏首谢恩,皇帝愈发的冷笑:“还有朕的旨意,你几时给朕个准信儿呢!太后为你花费许多心血精神,这才一年一年的老了,你倒好,寻常只是孩子们侍候,你无事安乐!快离了我,看你烦心!”

袁训退出来,没走十几步,长陵侯也出来,方鸿追上来捶他一拳:“你改名叫生孩子侯算了,你也真是的,老婆没动静,你还敢进宫见皇上,平白的找挨骂。”

袁训故作埋怨:“这不是梁山王的公文把我弄进来,”唉上一声:“他跟葛通又干上了,这仗可怎么打?我揪心的很。”

“去你的吧!葛通是那没成算不能忍的人吗!你小子对着我别鬼鬼祟祟,对着我也敢打马虎眼儿!你们几个,连渊尚栋宋程,包括天天背后骂你的荀川,见天儿在你家会议,别当我不知道。”

袁训笑了,戏问:“你知道又能怎么样?”

方鸿憋屈地道:“我就纳闷,柳至也能去,怎么你不寻寻我?兴许我也有主意。”

袁训好笑:“我怕你这礼部里代尚书只会出如对大宾的主意。我们是打仗哎,可不是说理去了。”

方鸿更凑上来:“那先对我说说,你到底什么主张。按道理葛通应该对王爷忍着,为什么反而屡屡与他不和?”

袁训斜着眼神:“你跟你表弟,我的好亲家,王爷他好像生下来就不和,你想从我嘴里看他笑话,我要对得起亲家。”

方鸿想笑又忍住,分辨道:“也不是生下来就不和,三岁以前好像我们好着呢。”

“那三岁以后发生了什么?”袁训追问。方鸿仰面对天,忽然把袁训肩头一拍:“宫门到了,咱们就此分开。”一溜烟儿的走了。

袁训在后面骂他:“有那一天,不怕你不老实告诉我!”方鸿头也不回,胡乱把手摆上一摆。

袁训哼上一哼,上马回家,刚到书房,小子们上来回话:“太后有懿旨,说普救大师是得道高僧,能延福泽多子嗣,命侯爷夫人到那一天往广缘寺听佛法。侯爷您不在,夫人接的旨意。”

因为是太后的话,袁训恭敬的听完,说声知道。进房里见连渊等人对着地图沙盘还在商议,闲谈上几句,宝珠听说他回来,打发丫头请他进去,看大家到那一天穿的衣裳,又定下在哪里坐,在哪里游玩。

告示张贴在四门上,京里到下午就传遍。对普救大师的议论,街头巷尾都有。

“听说少年就精通诸般经文,与当时的高僧论法成名,再也没有输过。”

“听说能治病人,有人瘫了抬到山上,听他诵一回经,自己走着下山。”

林允文听着教众们回来学话,冷笑成天在面上。

......

广缘寺,是当下京中第一大寺庙。这里曾出一个肉身不败的僧人,因为有很多得道僧人慕名而来,寺庙香火重,一百来年里修缮五、六回,目前没有别的寺庙可以与它相比。

没有普救大师说法这件事情,寺庙前面也自成小吃一条街。普救大师的名声一出去,最近这里是小吃横竖交错几条街。

萧战到的时候,见到人头攒动,就要叫出马车里的加福先吃上一碗大馄饨。

梁山老王妃为儿子祈祷而来,老王说过陪她,见孙子玩心上来,哄他道:“陪过祖母,咱们再玩不迟。”

萧战已经答应,老王妃却不愿意拘着孙子。见梁山王妃带着加福下车,老王妃叫到身边,看看加福眉目如画,孙子粗眉大眼,老王妃乐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儿:“都说郎要才女有貌,战哥儿啊,你同加福却是又有才又有貌。”

这种夸奖法,也只有他们自己家里大说很是,老王妃道:“玩去吧,吃饱喝足了,记得早早来陪祖母。”

萧战当不得这一声,和加福带着侍候的人就走。老王妃对老王和儿媳解释:“我是斋戒了的,儿媳和老王爷为了王爷,为了咱们祈福又准又好,也是昨儿吃的斋,孩子们没有,让他们外面玩吧,进寺庙也冲撞到。”

老王取笑道:“反正你是疼加福,你就不用多说。”

“嗐,这里花花绿绿的,你不让玩,留在身边看苦脸儿也不痛快。”

老王呵呵而笑:“这才是你的心里话,行了,你也打发走了,咱们这持斋的人,好好的去上一炷香,再出来,这寺庙想的周到,也是怕来的人都不见得持斋,冲撞神佛不好,说法是在寺庙外面,等咱们也出去喝一碗大馄饨,再去听佛法不迟。”

老王妃双手合十:“可不敢说吃肉的话,拜完再说,”念念叨叨着一路进去,老王和王妃跟在左右。

萧战跟着加福已经坐在馄饨摊子上,快乐的喝起来。

“战哥儿,你还要吃个饼子吗?”加福说着,见人堆东倒西歪,加福起身,小眉头颦起,口气小大人:“谁敢扰民?”

“我在这里,谁敢!”萧战调羹一扔也起来。

见有人道:“让开,我家小王爷来了。”

加福坐下来:“哎哟,原来又是他。”

忠勇王府的小王爷常钰带着一个小姑娘过来,萧战也不看他了,给加福加几滴香油,继续吃起来。

常钰小脸儿阴沉,在另一张桌子坐下。学着萧战问跟他来的小姑娘:“全姐儿,你吃什么?”

萧战没好气,加福给他一块现买的卤菜,小王爷就没言语。

眼角瞄着常钰变本加厉,对着萧战桌子上看着吩咐家人:“给我们饼子,卤菜,萝卜头,还有香油要多多的。”

萧战火冒三丈,对于林道:“把这集市上所有好吃的,全都给我一份!”

“把这集市上所有好吃的,给我一份!”常钰立即学出来。

加福劝萧战道:“咱们吃不了,多浪费啊。有这浪费的钱,不如舍给穷人。”

““咱们吃不了,多浪费啊。有这浪费的钱,不如舍给穷人。”那位全姐儿一个字不错。

加福歪歪脑袋,加福可不是暴躁小脾气,见萧战面上风雨欲来,加福悄声道:“祖父说,为帅者最忌心浮气躁,咱们俩个也学了这么久,怎么能一下子还回去,又不跟他对嘴去?”

将门虎子不是吹出来的,这又是加福的话,千难万险萧战也不会拒绝,何况他一下子就有了主意。

萧战打个哈哈:“我和加福就吃完了,还要逛呢,叫祖父来牵马,我们才逛得好!”

他背对常钰,坏坏的对加福眨巴眼睛,小小声道:“叫祖父,哈,叫.....祖父,”

加福笑眯眯,小声道:“快看,他要上当了。”

后面,常钰傲慢的吩咐着:“我和全姐儿就吃完了,还要逛呢,叫祖父来牵马,叫去!”

加福虽然小,也差点儿没把嘴里吃的喷出来,你还真的学了?

忠勇王府的人为难,去叫吧,先不要说这个“叫”字就不对,再说王爷他虽然疼爱孙子,但他不止一个嫡孙,庶孙还有好几个,他也不会来才是。

硬着头皮回常钰:“王爷只怕没功夫。”

萧战和加福支着耳朵听着,常钰这么小,当着人或者说当着萧战在,小脸儿上就有下不来的心思,小手不大,把桌子拍的啪一声:“给我叫去,我就要叫祖父来牵马!”

家人只能哄他:“咱们看猴子戏耍?不然吃大栗子,不然......”

全姐儿年纪比加福小,平时跟着常钰无处不至,因为不懂事体,不乐意的添油加醋:“叫一下有什么?我们等着逛呢。”

常钰更大闹上来,掌柜的伙计吃馄饨的人都看热闹,萧战不慌不忙地于林使个眼色,提着嗓音问他:“于先生,你怎么还不去叫?”

于林欠欠身子:“小王爷您是玩耍的事,怎可打扰老王礼佛?再老王爷是尊长,您只能请他,请他不来,还未可知。”

萧战哦上一声,对加福挤眉弄眼:“原来这叫祖父没家教,这也罢了,我们不请祖父了,福姐儿我们自己逛去。”

加福脆生生道:“好。”和萧战手扯着手,于林带人分开人堆,他们并肩走出去。

在他后面,常钰小王爷气红了小脸儿,对着家人大叫大嚷:“你怎么不提醒我,你怎么不会说这话,你笨!我不要你侍候!母亲不给我好人!”

随时随地就要哭出来。

全姐儿让他别哭,让常钰也骂进去:“你没家教,所以带坏我,你最没家教,滚回你家里去!”

骂声传到外面,萧战咧开嘴儿笑个不停:“哈哈,哈哈哈。”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贡士,苏珊李亲,思维2011亲,感谢支持。

求票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