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章,葛通让抢/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光静谧,夫妻依偎着,如果不是想到孩子们,可以在这里坐到地老天荒。

房中,头一眼看到孩子们,袁训更不把弹劾和官场上最近会出来的人心叵测放在心上。

孩子们太动人心。

绣满万字不到头的锦榻上,小炕桌子和宝珠的针线篮子都挪开。执瑜执璞和萧战,睡的并排。

微弱的烛光从纱罩里透出,先到执瑜的眉间,再把执璞的肩头,把他们胖胖的额头,宽厚的身材一一勾勒。

袁训爱不够的目不转睛。

他没见过的父亲是病瘦羸弱,不用问是个弱柳身姿。到袁训这里,宽肩头小蜂腰,这是他到京里以后,参加当时京里风气练出来,并且长年保持。

到了儿子们这里,就从太后开始到宝珠为止,看着他们胖墩墩,大风吹倒树,也吹不倒他们才放心,两个儿子都长成魁梧身子。

让当父亲的几时见到,几时傲气涌现,这是自家百病不侵的胖儿子们。足可以告慰亡父在天之灵,也可以对得起舅祖父养育、太后疼爱之恩情。

再看榻就那么宽,再加上一个同样虎背熊腰的萧战,三个胖小子挤得满满当当,你压着我的腿,我碰着你的手臂,看得袁训简直是要笑出来。

他端详着,悄声问宝珠:“这都长成大孩子,先抱一个才是。”宝珠激将他:“背一个抱一个也罢。”袁训轻笑:“也只能这样,夜深了,一个一个的送回去耽误陪你不说,你也要笑话我两个儿子也抱不动。”

先抱执璞,这就看到执璞手里紧握萧战的裤子,袁训刚愕然:“这是什么毛病?”又看到执瑜手里攥着萧战的衣角,也是紧紧的。

“儿子们为你分忧,说加福大了,不许战哥儿去闹加福。”宝珠解释着。

袁训眉开眼笑,说着:“这才是我的好儿子。”把执璞轻轻摇醒,让他松开手,执璞一脑袋更扎到父亲怀里,嘟囔着:“爹爹要把我送到床上去。”

然后装睡还是个不醒。

宝珠帮着,把执瑜手里的衣角也去掉,扶着执瑜到袁训背上。袁训一只手臂抱着次子,反手一只手臂搂住长子,往房外走去。

“红云,给我灯笼,我送侯爷过去。”宝珠这样道。

闻言,袁训回身对榻上努嘴儿:“你看着战哥儿别去闹加福,真是的,该到避嫌的时候了。”

宝珠就止住步子,红云带个丫头为侯爷挑起灯笼出去,榻上有一声:“哼!”

是萧战也醒来听到,表示他对岳父话的不满,又不敢当时就表露,在岳父脚步到台阶下面,小王爷在岳母面前放肆一回。

宝珠回去为他掖掖被子,萧战很喜欢,就又一动不动。

等袁训回来,进房里抱起香姐儿和加福,把女儿小面庞放到自己肩膀上出来,萧战着了急:“我呢,还有我呢。”

袁训失笑:“等明天我把你这个小子狠打一顿。”让萧战也到自己背上,宝珠打着灯笼陪出来,到院外,夜风明月一起照将下来,宽厚的背上无尽温暖,萧战实在舍不得这感觉,小小声问:“岳父,您还在生我爹的气吗?”

“生啊,从明儿开始,不许接加福。”袁训故意道。

萧战讪讪:“那好吧,我和加福回来念书。”

小王爷总有对策,当岳父的也只能刁难到这里。把他们送回袁夫人房里,由袁夫人安排睡下,夫妻们携手回来,路上又赏玩一回月色,见星辰漫天,不亚于在边城的时候。袁训把陈留郡王想了起来,暗道姐丈打得漂亮。

至于王爷十分生气,别看他弹劾的是自己,袁训反倒对萧观幸灾乐祸,在葛通手里吃瘪的滋味儿好不好?

料来萧观也不是笨蛋,心里总有几分明白。但他明白,他的手下不见得全明白。结果一天不出来,他一天是让装在闷葫芦,这对于他急躁的个性来说,算是折磨。

尚书坏心眼的想,嗯,磨练磨练不是坏事情不是,王爷你慢慢消受着吧。

哈哈哈!

大笑三声在心里。

……

第二天,又是一个好天色。宝珠打发袁训去书房,又见过萧战回府接来的先生们,按小女婿的请求,单独给他和加福安排上学的院子,因为加福大了,要和男孩子们避嫌,这是侯爷昨夜说的,小王爷用起来得心应手。

宝珠当着他面,做个长期接纳萧战的准备,萧战满意的走开,宝珠让人去叫田光。

田光荣幸的来了,他的前程全在二爷手里,宝珠主动找他,田光不敢怠慢。

进来就殷勤地道:“二爷是要打听谁背后对侯爷落井下石吧?我昨天忙到晚上有了一批人,他们酝酿着结党和侯爷过不去,有两个是兵部里的,本来指望新尚书到,仗着他们是老书办可以升个官儿。没想到侯爷从军中带回来他用的书办幕僚,把官职占住,他们早有不满。二爷请看,这是名单。”

呈上来。

宝珠接在手里,看也没看,雪白的手指轻动,又交还回来。

田光愕然:“二爷你……”

“这些人你心里有数就行了,一时的想错,我就不听了。我找你来,正是为这件事情。侯爷挨了皇上训斥,墙头草都不知道倒下去多少。但是等侯爷重新起来,他们又要来讨好奉承。我要是看了这些名字,难免记在心里气恼他们。不如不看,也不会影响以后再见他们。”

田光一愣,说了一个是字。

“我要你办的,是暗中查访谁是主使,他们要怎么弹劾侯爷,什么地方见面,能知道多少是多少。”宝珠淡淡:“跟风的人,风向转了自然回来,但早有居心的人,不能不防。有了确凿证据,再来见我吧。”

田光走出侯府,心里对袁训满满的羡慕。侯爷真是好福气,他有一丁点儿的风动草动,二爷就百般的为他筹划。

只冲着二爷的关心,田光就不相信侯爷会在这风波里倒下。他大步流星对街上走去,打算再托人去问问,几个书办怎么就敢跟本司上官过不去,二爷言之有理,背后没有人怂恿,他们是万万不能的。

……

牛油蜡烛明晃晃的帐篷里,萧观放下笔,伸个懒腰活动下身板。把纸笺检查一遍没有错误,折起塞到公文袋里。

这又是一个弹劾袁训的奏章,萧观觉得心里痛快了些。

他也能容人,但自从葛通去年回来,半年的光景,他一再的退兵,哪怕心里已经有数袁训的计策是什么,这表面上面对三军的憋屈,让他颇不好过。

他就弹劾袁训。以前还和袁训有公文私信来往,这就一封也没有。粮草晚几天,也弹劾亲家。军心不稳也弹劾亲家。奏章哗哗的往京里飞,得到王爷的一点儿窃喜。

小倌儿你日子开始不好过了吧?我家家训,你不让我好过,你也别想好过。

正想着,亲兵回话:“于将军求见。”

萧观垂下面庞,把个沮丧露出来:“请。”于将军大步进来,抱拳悲愤:“王爷,末将实在是忍不下去,不得不来见王爷陈情。”

萧观长叹一声:“你说。”

“兵部里您那亲家是吃错了哪家的药?赶紧换个好医生治治去!他大言不惭说两年结束战役,把个姓葛的又送回来胡指使。有过一天好吗?咱们再退,可就只能退到太原和大同城里去。往东数千里是东海,要不要把海也退让出去!”于将军咬牙切齿。

萧观肚子里暗笑,小倌儿呀你看看你办的好事情,最近半年我天天听人说要给葛通一冷箭,他还能安生呆在我中军里,那是本王的庇护。

面上更愁:“于将军说话好丧气,咱们能退上数千里吗?要绕上半个国边,才是海呢。”

于将军愤怒道:“按姓葛的这种打法,咱们迟早退去海里喂鱼。”

将军们多有野性,就是斯文出身的到军中没几年,也养成这种德性。不等萧观让,于将军自己拖个椅子坐下来,怒气冲冲:“回王爷,末将心里堵,我要打姓葛的!”

“唉,您是父帅手里出来的老将军,得卖我一个面子,您打了他,这军纪上不好办呐。”萧观说得面色抽搐,因为他表面上必须这样说,其实心里大叫,去打,只要不打死,还能再办这糟心的事情,只管打他去!

反正本王我是不打。

下一句,于将军就转到他身上:“王爷要是怕我犯军纪!明天升帐我们质问姓葛的,您打他军棍,狠狠的打!”

萧观一咧嘴,你们谁打他,偏我是个不打他。本王最近,以德服人。打恼了这小子,他怀揣小倌儿的锦囊,更要坑害我们。

这就拿着话劝,外面起来喧哗声。将军本能,萧观和于将军第一时间起身,寻兵器时,亲兵跑进来一个:“王爷不好了,陈留郡王派人过来,抢走葛通将军!”

于将军恼得满面通红,一跺脚一声吼:“无法无天,我会会去!”,先于萧观出了帐篷。萧观倒能沉住气,问明白陈留郡王来多少人,心知肚明这是陈留郡王怕葛通让人暗算,出的这主张。

王爷披盔戴甲,骂骂咧咧出来。见营外已打成一团。月光下面,陈留郡王的两个儿子萧衍志萧衍忠,对上东安、靖和二世子。

二世子为了爵位,父亲一死,从此没了主心骨,为人上骨气是差些,但功夫是起小练的,自有特长。

再加上见到张豪观点,靖和世子眼睛都是红的,和萧衍志萧衍忠战了个难分难舍。

夏直率领众将军对上萧观的将军们,陈留郡王和葛通没事人一样说着话,禇大个张豪跟在郡王后面,葛通的将军跟在葛通后面。

王爷的人是怒容满面的,葛通的人也不差。跃跃欲试,带着随时可以参战。

萧观拍马到来,咆哮责问:“陈留,你还把本王放在眼里吗?”东安、靖和二世子气得鼻子都是歪的,这不是明知故问。东安世子怒道:“一王爷!他几时把你放在眼里过!”

“哈哈哈,”陈留郡王朗声长笑:“我眼里没有王爷,王爷眼里也没有我不是?”

萧观拎起双锤:“你待怎样!”怒目圆睁,随时要杀入战团。他的人亦是如此。

“哗啦”,陈留郡王的人盾牌推出,长枪护到郡王马前。

两下里又对峙起来,陈留郡王笑声反倒更响:“我只要接走葛通将军,别的等我想起来再来告诉王爷!”

“我呸!为什么!”萧观怒吼。

陈留郡王面色一沉,顿时由笑容转成满面阴霾,有的人见到足可以打个寒噤,陈留郡王冷笑道:“您倒问我为什么!”

一指于将军,郡王破口大骂:“以他为首,挑唆王爷你的中军要给葛通暗箭,密谋战场上把他一箭射死!王爷容禀!我来帮你正军纪!”

于将军和夏直打的正欢,大骂回来:“陈留郡王,你屡次蔑视王爷,我恨不能一箭射死你!”

大刀寒光一闪,陈留郡王刀尖指向他,催动马匹:“你过来试试!”

“你敢!”萧观上前截住,斜眼一看,左侧葛通长剑抽出,拍马过来。

惊天动地的骂声出来,来自王爷中军:“葛通,去你全家十八代祖宗,你敢和王爷动手!”

葛通的人回骂,污言秽语顿时充斥此地。

几乎把人耳朵堵死的骂声里,葛通一剑劈去,萧观分一锤架住,两个人之间空隙不过是马与马的距离,葛通飞快道:“放走俘虏!”

话一说完,抽身就走,后面,陈留郡王杀至过来,萧观架住他的大刀,厮杀起来。

正杀得人人性起,项城郡王远远到来,高喊:“住手!”

都知道葛通从京里带来好计策,虽然梁山王一退再退,但项城、渭北等郡王紧随中军,都有大捷不肯落后的意思。项城郡王扎营也在附近,闻讯这就赶来。

分开萧观和陈留郡王,项城郡王气不打一处来:“你们两个!三岁孩子不成!打着仗呢!私仇又上来!”

萧观一指陈留郡王:“是他眼睛里没有我!”

陈留郡王狞笑:“你嫉妒功臣!”

“你不服本王!”

“黄口小儿,我服你何来!”

长川郡王等赶过来,费尽唇舌把他们分开,陈留郡王带着葛通离去,萧观同众将回大帐,问了问,和以前争斗一样,有伤无亡,但是把营门打坏。

萧观吼声帐篷外面也能听到:“抓的俘虏呢!老子我难道白养着!不许睡,鞭子抽起来,修营门,修不好,给我往死里揍!”

半夜里修营门,营里还大家气恼不太平,黎明前最黑,人最困的时候,监守的人打哈欠,逃走十几个人。萧观知道后,又发一顿脾气,但是无可奈何,把陈留郡王和葛通骂不绝口以示愤怒。

天色大亮,项城郡王回营却召集心腹将军们,悄悄的议事。

“大战只怕就要开始,大家警醒点儿。”

将军们来了精神:“有仗打好啊,跟着王爷咱们总是退,陈留郡王却一再的大捷,实在不服气。但这消息从哪里来的,是王爷说的吗?”

项城郡王胸有成竹的一笑:“我猜出来的。”

扫视众人,一五一十说起来:“葛通不会白回来,陈留郡王忽然把他抢走,事出必然有因。王爷中军要打葛通冷箭也不是今天才有。从今天起,全营打起精神,这仗指不定两个月三个月以后打,但说不好明天就打。对弟兄们说,要升官发财的,用着点心!”

将军们哄然的笑了,齐齐的说一声:“好嘞!”

项城郡王又叮咛不要泄露出去,把沙盘大家看上一回,各自散去做准备。

等将军们出去,项城郡王独坐帐下仰面喃喃:“瞒我?你们办不到。葛通不是草包,他还想重树江左郡王大旗,更不能如此轻易报私仇。袁训,更不是草包。他不会打发葛通回来报私仇。”

心头一痛,他信这舅爷更多些,所以从陈留郡王开始大捷,就嗅出这里味儿不对。

昨夜又一回的以下犯上,只能是计策中的一环。

猜的这么准,只因为这舅爷…。实在让项城郡王明知得不到,还是流口水。

……

随着春风送暖,京中春光更加明媚。田庄子外面新苗油绿,空气中都带着草香味道。

林允文收到京里的消息,已经过去好几天。他不知道阿赤知不知道,但也不愿意即刻告诉他。

京中是我的地盘,林允文这样想着。

这是他得到钱财上的资助后,预先在京外购买的田庄。一处大院足可以容下他和外地的教众,还有阿赤随行的人。

几只鸡在一角啄着食,鸡的另一边是阿赤等人窃窃私语。一、二、三……林允文反复在心里数着。阿赤带的人本来就不多,装瘟神死了一个,在台下接应的让抓走几个,他余下的还不到十五个人。

要是有个什么法子让他再死几个,他人手不足够,想来也不会相信自己的教众,他暂时的会离开吧?

这种异想天开,林允文没想过算卦,就像他从没有算过以神生钱对也不对,他只是算怎么能生钱。

眯着眼想主意,见阿赤大步过来。

林允文冷淡地一扯嘴角,就算是一个招呼,阿赤也不放在心上,严肃地道:“看看,我们也有计策,忠毅侯不被你们的皇帝信任,现在你得做点什么。”

“是你的计策吗?我怎么看到你房里放的是我们汉人的书?”林允文反唇相击。

衣领一紧,阿赤又一次把他揪起来。林允文火冒三丈,把阿赤鼻子一指,一字一句地道:“你用得着我的时候,最好客气些!”

“你掌握官员们的隐私,你最好卖力些!”狂悍傲慢的眸光一丝儿不减。

林允文翻翻眼:“全用光了,我又不是一直呆在京里,有些官儿全换了。”

低沉戾暴的嗓音充满鼓惑:“你因为借助袁家福禄寿的名声而身败名裂,你想不想袁家身败名裂?”

林允文深吸一口气,想到自己那年由火中烧毁面容,后来用无数名贵药材,也恢复不了自然本色,怒火在心中烧灼,翻腾的他痛苦不堪。

“你能做到?”眸光炽热。

“知道袁家小镇吗?”阿赤问他。

“知道,我和你兄弟舍布就是在那里认识。”林允文仿佛明白几分。

阿赤眸光跳了跳:“袁家小镇有通往大同城内的地道,你知道吗?”

林允文怎么能没听说?

袁二爷仗着地道,带着一帮子家人和女眷就能抗苏赫,这是编成书说的故事,这里面地道居一大功。

林允文呼吸急促上来:“你的意思?”

“梁山王要灭我们的国,我们也想灭他的皇帝。首先,要攻下边城!如果知道地道,大同城不出力气就破。”阿赤挑起眉头。

林允文激动的嗓音哆嗦着:“你想怎么样?”

“你想办法让皇帝不再信任袁训,我想办法问出袁家地道。只要我们拿下大同城,袁家就是圣眷不再,心怀怨恨的内奸,到时候不用你我杀他,皇帝也要把他杀了。”

真的有这一天,林允文可以欢呼雀跃。于是他谨慎的想了一遍,挑着这主意的刺。

“在山西的时候,我和舍布花许多法子都没有问出来袁家地道,在京里怎么问?”

阿赤狡猾的转动眼珠子:“孩子总是最虚弱的,这句话你有没有听过?”

------题外话------

昨天有事让打扰,非仔所愿。所以挺痛苦,上午头又痛起来,心情让扰,什么都受影响。感谢评论,下午睡一大觉来回。么么亲爱的们,能做到准时更新,是仔的幸福。

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