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六章,各家长辈们都援手/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孙子,你好好听祖父说。”梁山老王面对他的宝贝孙子,满面都是慈爱。耐心也十足,精神头也壮实:“你想要兔子走左边,你要怎么办?”

萧战笑嘻嘻:“给它吃青草。”

“那你要狼听话,你要怎么办?”

萧战有些明白,从祖父的怀里跳出来:“我最知道,给狼吃肉。”他手舞足蹈的比划:“要狼往哪里去,就要在哪里放堆肉。”

梁山老王喜欢的眼睛几乎看不见:“对喽,不过啊,你还得办件事儿,在往肉的去的那条路上留些血,狼闻到血腥味道,他才肯去。”

萧战是想说好来着,但脑瓜子转得太快,反而大叫一声:“祖父不对,柳云若他怎么是狼呢?他最多就是只兔子。啊,也不对,兔子是我二舅哥。”

小王爷开始乐了,小靴子一点地面:“他是一只小蚂蚁。”

梁山王府的狂横霸道无时不体现出来,对于萧战的这种比喻,老王妃笑了笑,没有阻止。老王则是乐呵呵,反而是助长萧战这样想的一句话:“那你手里得给他点儿残渣点心汤水,你一点儿不给,这不,他就不听你的了。”

这话要是让柳至听到,全柳家可以抓狂,从此把梁山王府看成眼中钉肉中刺,不是柳家跋扈,是你梁山老王先瞧不起人。

但听到的是萧战,萧战的闷闷一扫而空。是个聪明孩子,这就面对先生们开始自责。

自责这话,换成皇帝,要说罪已。换成别人,要说几个对不住,您多多见谅不是。

到小王爷嘴里,就出来成这样。想通了,黑脸儿挤出来笑:“原来先生们让我后退,有这样的一个道理要我知道。你们当时怎么不明说呢?是了,当时柳家蚂蚁在,明说这话,要让他们学去了道理,他可太占便宜了。这事儿你们办得不错。”

放在涎皮赖脸,无理要占十分的小王爷身上,先生们都明白,这是他的自责。

先生们松一口气,齐齐欠欠身子,把萧战吹捧一番:“小王爷您集老王爷和王爷的期盼在身上,不是那街上斗鸡训狗的孩子,天大的事情,放在您面前,不消一时半刻自能明白。我等,怎么敢抢在前面解释呢?”

萧战让奉承的很美,所以别看小王爷生得不好,从小是让吹捧长大的,他自我感觉一流的不错。

老王爷满意于先生的话,对着他们不住笑着点头。挑四个人给战哥儿,可是费老王和梁山王不少精力,只听他们说的话,就是绝顶的人才。

随意的一句,就带出来您小王爷是整个王府的希望,不能当街上撵鸡打狗的孩子,句句带着警醒,敲打萧战不可以再孩子气。

敲打的多了,效果也就出来。

这就大家满意,老王给孙子又上一课,萧战领悟到自己扣别人的功劳太多,扣的他们不服气。这蚂蚁红了眼,小牙也咬人。先生们履行他们的职责。

萧战留在家里吃饭,然后回岳父家里去。先找的不是加福,而是跑到学里,把睡午觉的执瑜执璞叫出来,堆着笑:“哈,你们俩个当家,我最喜欢不过。”

他午饭回自己家里去吃,执瑜执璞已经知道。兄弟俩个私下里嘀咕,说战哥儿不让人,让人都是诡计,他一定是不服气,回家里搬祖父这个大救兵。

没想到一觉睡起来,萧战来个大变样子。执瑜用不认识似的眼神,把萧战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执璞诡异的把萧战从左看到右,再从右看到左。

一个看得萧战面上的笑容快要挂不住,另一个把萧战深紫色团花瑞兽衣裳上的团花都快数了一遍,萧战恼了:“你们不相信吗?”

火一冒出来,脑海里顿时出来几个字,那是祖父说的“以德服人”,你不能见天儿和人横是不是?旁边还有祖父的白胡子笑脸做衬托,萧战又堆上笑:“哈,咱们是兄弟,咱们是一家人,你们很好很好。”

执瑜实在看不出来萧战的用意,又让他的笑激出一身鸡皮疙瘩,慢吞吞道:“你有话就直说吧,夜巡以我们为首这事儿,又不是我和二弟谋划的,你有气,去柳家找云若。”

小王爷今天以德服人,这头一出子,捧场效果不好。弄得他笑容干巴巴的接话:“我不气,真的,我说这事儿,办得好!”

执璞直接伸出手,在萧战额头上探一探,自言自语地道:“不像生病了啊?”

“你才病了呢!”萧战原形毕露的凶他一句,脑海里又一次出现“以德服人”,小王爷又挤出笑容:“你们去对岳父说说吧,如今我不当家,是你们当家,我喜欢的紧。”

执瑜执璞的耐性让他磨光,瞪一瞪眼:“上午你走过,我们对爹爹说过了。”

一转身子:“还能再睡一会儿,别再搅和我们睡觉。”

“哎,说过还可以再说一次不是吗?而且我喜欢,我愿意,我说好,你们还没有说呢。”萧战追在后面纠缠个没完,最后让执瑜执璞撵走。

小王爷就来见加福,加福午睡刚起来,正坐着打哈欠,见到萧战进来,加福笑靥如花,福二爷今非昔比,自己跳下床,和萧战走到一起,乖巧可爱的加福先出来:“祖父好不好,祖母好不好?婆婆好不好?有没有代我问好。说我昨天去看过他们,明天还去看呢。”

袁训装着和老王生气,也有一部分是真的又和老王比划上,不让接加福,却不禁止她出门。

逛街依然是萧战和加福上过学后的爱好,只是最近总夜巡,逛的就比较少。

加福隔上一天,就去梁山王府看看长辈们,她本来就是个好孩子,婆家的人又都疼她,在加福心里从来不是外人。

知道萧战生气回家去过,加福一一的问候,一个也没有少。

萧战捧着个盒子给她,打开来,全是加福爱吃的点心。

袁国夫人的陪嫁忠婆擅长做点心,她跟着袁夫人在宫里陪伴加寿的那几年,宫点她看一看再尝一尝,就能自己总结出做的方法。

但梁山王府的好点心,宝珠请忠婆不要学,就是原先会也不要做。这是来自亲家和岳母的体贴,有些好吃的点心加福只能在梁山王府里吃到,给战哥儿留些露脸的机会。

“哇!”,面对一盒子各式各样的点心,加福开心的不行,指着一旁梅花式桌椅:“咱们俩个坐下来吃。”

萧战却看外面院子里,青草茸茸,有藤蔓在花架子上还没有骨朵,只叶子就有微芳沁鼻。

他不用说话,加福就能明白:“好,咱们去外面吃。”

丫头搬出一套小桌椅,放下猩猩红的软垫,萧战拿一块点心在手里,先不吃,揉碎一小块撒在地下,把余下的吃下去。

没一会儿,蚂蚁围成一小堆。萧战告诉加福:“这就是祖父今天说的道理,让蚂蚁听话,就得给它残点心吃,福姐儿你看就这么一点儿,就招来这么些蚂蚁呢。”

加福肃然起敬:“祖父说的道理呢,真是太好了。”

“柳云若就是小小蚂蚁,今天上午的事情是我不好,是我以前没喂他点心渣子。”萧战面对加福的自责,依然是骄傲和狂横。

加福与他自小一起长大,对他嚣张的话不知听了多少。嘻嘻一笑,加福只道:“云若哥哥在,这话可不能说。”七周岁的福姐儿,现在很会劝萧战,但也只在这个程度上面。

萧战说好,丫头送来给他们喝的茶水,里面点核桃放红枣,提神茶叶几乎不放。一对小夫妻吃完点心喝了茶,一起去练功。

加福看兵书学写字的时候多,萧战琢磨怎么给小小柳喂点心渣子。整块点心肯定不给他。

梁山老王教导自己孙子,素来是直截了当。

……

柳至在深夜进家门,夜风中嗅一嗅,春天的味道到处都是。这气息让人神清气爽,以至于柳至脚步轻快,又是在家里,人也随着放松下来。

亭子后的轻微一个响动,让他重新绷一绷身子,但是见到走出来的小人儿以后,他诧异地先看看繁星,再问他:“云若,你又贪玩了不是?这么晚你还不睡?”

他不用问儿子没去夜巡,他的儿子他知道,如果是有夜巡,这个钟点云若还在街上。

“父亲,我在等你。”黑眸闪闪发亮,那是一种兴奋的神情。

柳至招呼他到亭子上坐下,春风从四面八方吹过来,把父子包围在里面,柳至深吸一口气,道:“这风好。”

柳云若深吸一口气,道:“父亲,您是对的。”

柳至愕然:“什么我是对的?”随后,亲昵地在儿子肩头上拍拍:“你父亲我什么时候都是对的。”

“嘻嘻,”柳云若笑出几个豁牙洞,把旁边的白牙衬得好似玉雕成。

这一笑之后,他可就忍不住,连比划带说,把今天在袁家的事情原原本本地描述一遍,那小脸儿上的笑涡,可以装满这世上的大江大海。

“……就这样,我们把小王爷换下来,不然他可是个烦人的家伙。每次分功劳,他就这模样,”

正中有石头桌子,柳云若走过去双手踞案状,把嗓子捏得粗声大气,虽然不像萧战,也离得不远。

“今天这件事儿,要我说,加福功劳最大,”往地上一呸表示鄙夷,柳云若以前的气一起上来:“然后他无耻的再加一句,加福是我家的。”

关于梁山小王爷的种种不要皮,柳至不用儿子反复解释。这听过萧战说话的人谁不知道?柳至眼前浮现出一张大脸,笑得一嘴白牙不怕飞出去,那是梁山王萧观少年时在京里,跟太子党们打架,无赖占理时的形容。

萧观面对太子党们笑得灿烂的时候,大多也是在他不要皮的时候。

腹诽着,柳至对儿子一笑:“这是他府上的家传。”

柳云若一愣:“什么?”

“无耻。”

“哈哈哈哈……。”柳云若笑得小身子快要倒在地上,柳至难得见到儿子这么喜欢,陪他笑了一回。

收住笑,柳云若面容上浮现出诚恳:“父亲,这一回您没有犯窝囊。”柳至听完,抬手就要打他,手势不算慢,但见儿子一猫腰,灵活的居然从手下钻了出去,站在亭子口对着自己笑。

心里泛出一股子满意,继得到儿子的认可,说总算有不窝囊的时候,柳至对儿子也满意的不行,可见他平时苦练过,所以身法不坏。

招手让他重新到身边,循循道:“既然你又给我正名,有句更不窝囊的话,你听着。”

故意地道:“这话可是千金难换。”

柳云若黑亮眼睛炯炯:“父亲您说。”

“袁家从山西来了一帮子亲戚,西山打架咱们也定下日子,本来我说早打早了,是你小子要跟着掺和,你嘈嘈着推到一个月以后,说到那时候你好的差不多,你也想去打一架。”

柳云若不服气:“只打一架的可不是我?只打一架怎么能出气。”牛皮这是个出来的时候:“我要把他们全打趴下。”悻悻然:“今天换到袁家的鱼和兔子当家,我高兴完了撵下来小王爷,这里又出来一肚子气。”

同执瑜执璞一样,云若也是家里的娇儿子。这个娇,不是指由着他变成纨绔,娇在处处当心,把他约束成一个顶立门户的当家人。

一个当家的人,不但要有宽大的心思,还要有战胜别人的强大气势。这强大气势也不得是比别人横,那是萧战的本质。强大气势,有时候也许是面对事情,不用打架也明明白白。

柳至要对儿子说的就是这一课,但见话还没有出口,柳云若眉头挑起,傲睨京中一般。

跟梁山老王爷一样,柳至觉得这才是贵公子的派头,梁山老王爷不认为孙子骄傲飞扬有什么不对,柳至也是同样认为儿子气势强硬是寻常。

因为这强横,柳至的话出来的也显自然。

他徐徐含笑:“不服,你就再撵下来他。”柳云若犹豫:“可是父亲,您不是总在家里说,加寿姐姐对太子哥哥好,对娘娘好,咱们要敬重她而敬重袁家。”

“敬重加寿而敬重袁家,跟你心里憋屈,处处委屈自己不相干。”柳至对儿子撇嘴:“你小子就是个糊涂蛋,从你那年说全家都是窝囊废开始,我说话,你就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就像你不服小王爷不服执瑜执璞,你同他们干啊,我叫你敬重加寿,我几时叫你让出十万八千里!”

柳云若大为吃惊,舌头打着结,竭力回想父亲以前在他眼里的窝囊话:“可是…。可是以前您好像不是这样的意思?”

“小笨蛋!你又钻到牛角尖里去了。让你同他们干,也不是让你同他们结成仇。让你敬重加寿,更不是让你容忍小王爷的无耻。执瑜执璞也好,别的孩子也好,你看哪个不服,要么你让他服,要么让他拿出能耐来让你服。争风这事情,等你将来长大当官又当家,每天避免不了,这个,可不是让你同人做仇家。”

一席话,柳云若说的语重心长。

柳云若这一回听进去,也影影绰绰想起来,类似的话父亲以前也说过,但云若当时满心里认为,全家在父亲的带领下,整个一全京城大窝囊。怨气十足的柳云若没有心情听。

他搔头,又揪耳朵,比执瑜执璞小一岁的他,同萧战是一年的人。萧战能理解的东西,云若也能理解。但内心里出现的转折太大,让他有懂了,却还不能马上接受之感。

看着儿子面上的变化,柳至可以知道他的内心起伏不断。肯定一会儿认为全家就他一个人不窝囊,一会儿又认为自己以前的想法怎么会错呢?

有这种独我最对,独我最强的心思,这才是他的儿子。但云若以前太小,把独我最对,独我最强,自己解释成压制和冷漠一切的人。

在柳云若又一回揪头发的时候,柳至轻轻一笑,接上刚才说到的,袁家来了亲戚的话。

“阮家兄弟跟为父也好,但请他去家学讲书文,忠毅侯占先。咱们家里有的是好先生,为父我也疏忽了这事情,”柳至微叹。

几年前的事情,可以分成两下里说。一下里是柳丞相去世的前后,柳至烦恼与袁训生分。一下里是柳丞相去世后,娘娘受难的时候,柳至一头扑在保住娘娘上面,还要应付柳明和柳晖等人,柳家的先生也相对稳定和不错,柳至就没有想过,请小二来说功课。

在这件事情上,京里如今懊恼的世家可不在少数。小二当时年青,虽然中了状元,翰林院年青的状元可以成车装,像袁训把孩子们中举的事情全部托给这年青的状元以前,还没有过一家郑重地这样做过。

他们把小二当成一个学识过人的名士,没事跟他对对诗,就觉得是赏心乐事一大桩。

在请西席上面,有一个误区,都认为应该老学究担重任。

上一科小二教导过的人,秋闱春闱和殿试都中的大大有名。这一科早早有人请小二,奈何小二跟袁训好,而且小二正把袁兄得罪的不行,袁兄都不想理他。袁兄手里还有一卷子出自梁山王府的好纸,小二的书画癖魂灵几乎见天儿住到袁训书房里,多看一眼也是好的。

今年京中的家学里,有些难以推辞的人家,阮英明也会去,但他自己也说出来过,主要还是在袁家。因为他阮家的子弟们,平时会在自己的家学里,但小二一旦讲书,大家全聚在袁家。

柳至对儿子笑:“袁家山西来了亲戚,你阮二叔定下来每月几回去当先生,你小子不服这个不服那个的,把自己能耐先全了,才有资格不服人。你怎么不去袁家呢?”

“父亲,那太丢人了,我要学,为什么要去袁家沾他们的光?”柳云若眉头上都暗沉下来。

挨父亲劈头盖脸一通的骂:“沾个屁的光!阮二叔是为父的知己,为父有份!丢个屁的人!难道你去,为父不出你的银子?小子,你又跟人要当仇家了。”

“可我,不喜欢执瑜执璞,也不喜欢小王爷。”柳云若竭力找理由。

又是几句骂过来:“不喜欢,打一架好了。这听书文对你有进益,你为不喜欢谁要不去学?难道以后你同他们一科下科场,你说我不喜欢同他们坐在一起,秋闱你可以避到老家去中,春闱在京里,你难道说我不喜欢,我不去了。那殿试呢?要不要单独给你备个宫室?”

柳云若张大嘴,这些话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而七岁的他,还应该当成孩子对待,柳至在外的时候多,他面对母亲的时候多,柳夫人怕一张嘴,儿子就说窝囊废,柳夫人也很少说。

话轰儿子,有时候跟刑讯犯人差不多。犯人得有个想一想的功夫,让他前思后想,不招一直的熬刑,不招一个人顶罪,也许掉脑袋,家里人再也见不到值不值。

柳至对儿子呢,也是这一通重话以后,看他小脸儿变了又变,就不再说,带着儿子往内宅去,边走边拿几句话收尾:“袁家学里有练武场,小子,去那里谁不服你,你不服谁,就打架去。这里有一点你给我记牢,家里出得起养伤银子,不过动不动把人打成动不得,人家依然不服你。斯文的,点到为止。不要皮的,只要不出人命,随你打。”

能打架这事情,柳云若很开心,一仰小面庞:“父亲这话很是。”柳至扑哧一乐:“我哪句话不对,是你小子不听,以后窝囊废,就只有你这小窝囊废,我们都不是。”

“嘿嘿,”柳云若无话可说,讨好的笑着,跟在柳至后面回了房。

星光正好,月儿更明。看着云若小公子舒心的跳到自己床上,积压几年的心事在父亲的话里一扫而空,自己发寻着,原来事情还可以这样办?

就是我再不喜欢战哥儿,也不用拿他当仇人看?

是啊,他也不是我家仇人。我家的仇人,是欧阳家啊。

认清楚仇人以后,柳云若笑眯眯地睡着了。

…。

早有一个时辰以前,袁家的夜风也吹拂不断。早开的花香在夜晚更浓郁,送到每个院子里。

执瑜执璞两兄弟坐在一起,一个执笔写字,一个站旁边看着,不时的说上几句。

韩正经在对面写字,小脸上又溅的有墨汁。胖世子兄弟见到就要笑话他,拿个帕子给他擦干净。

有些倒春寒,但兄弟们俩个喜欢阔朗,把门帘子让打起来。一盏灯笼进院门,站着的执璞道:“正经,曾祖母让人接你来了,回去睡觉了。”

“嗯。”

韩正经知道表哥们今天不能带他睡,放下笔,执璞把他抱下椅子,扯着小手出去,咦上一声,韩正经欢快地叫出来:“不是接我的,我再玩一会儿。”

甩开执璞的手,回到椅子前面,爬,他能自己上去,就是下来,他往往用跳的,怕摔到,得有人抱他下来。

吃力的爬上去,呼哧呼哧的喘口气儿,执瑜在外面已把来人见过,对哥哥道:“父亲叫我们过去。”

执瑜说声好,把笔放下,吹吹纸上的墨汁,韩正经小腿一迈,就上了桌子,爬过来帮着吹干,执瑜正让丫头进来看着他,又一盏灯笼进来,这次是老太太打发人来接正经去睡觉。

表兄弟三个在院门外分手,胖兄弟们往书房里来。

月光照得墙壁似明镜,人坐在书房里,光亮的好似在月中。袁训和龙四悠闲的说着话,看着儿子们到面前行礼,袁训起了身,对一侧转正身子,面上现出恭敬来:“瑜哥璞哥,来见见范先生。”

这个人坐在暗影里,怕风似的披一件大厚袍子。他的眼窝陷下去,是一副病容。

执瑜执璞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正疑惑这是哪里来的痨病鬼儿。见四伯父龙四动手扶起他,范先生有点儿哆嗦地堆出笑容:“见过二位公子。”

从龙四的手,看到范先生的衣袖,执瑜执璞意识到这是个在伯父和父亲面前有地位的人,胖兄弟们上前行礼口称先生,范先生呵呵笑着,但嗓音并不响亮,还是有病没有好的形容。

龙四扶他重坐下,给他换上一碗热茶。袁训让儿子坐下,徐徐的介绍:“这是曾祖父的谋士,跟顺伯,是当年曾祖父帐下的一文一武。”

他说的曾祖父,指的是自己的外祖父先老国公,是袁家小镇的始作俑者,再把顺伯拿出来比较,执瑜执璞小小声惊呼一声,看向范先生的眼光热烈起来。

范先生低笑:“啊,顺将军,我可比不得。”

袁训陪他个笑容,再来对儿子们慢慢地道:“范先生跟随曾祖父行伍多年,得了一身的风湿,曾祖父西去以后,范先生又在舅祖父帐下指点多年。”

他在“指点”上面加重语气,胖小子们看向这“痨病鬼儿”的眼神又添一层敬重。

范先生呵呵:“训哥儿啊,指点说不上,不过是还有些用,闲着只怕长草堆肥了。”

袁训和龙四一起含笑:“您说哪里话来,对孩子们说,自然是如实的解说。”

袁训甚至对儿子们加上一句:“姑丈很想讨范先生,舅祖父都不舍得给,如今为了你们学业有成,让四伯父把范先生送到京里来。大远的路程,您受累了。”

最后一句,是对范先生而说。

把陈留郡王也带出来,更增添胖小子的好奇心,和这范先生的身份。执瑜机灵的去把门帘子扯严紧,这是他们刚才进来时,春风在他们来说是送暖,明手的一关。

这位先生有风湿不是吗?那是不能闪到风。

范先生面前的茶水是龙四刚换过,执璞眼神儿好的到他面前,因他刚才起身过,衣袍散乱,执璞为他紧紧颔下,道:“您可受不得风。”

只这一手,袁训面上有光,龙四也不住点头,范先生仰面是想长笑来着,笑出一声无气无力,就没再笑下去,对二位胖公子感谢的看了看。

这位范先生,是先老国公帐下的谋士,少年得第,太年青不知收敛,炫耀过度,同科举的人与他口角,失手打死了人,弃家逃到边城,遇到先老国公把他收到麾下,从此效力,直到先老国公,袁训的外祖父去世。

先老国公为爱女下嫁平民痛心疾首,把顺伯给袁夫人护院防贼,也并不亏待儿子,因为老国公当时还在征战,把个在军中几十年,养的跟狐狸似的范先生给了儿子。

老国公受到梁山老王的逼迫,诸郡王步步瓜分,在他府中孩子中作祟,为守住家产,外面奔走的有万大同,坐镇账房的就是这位范先生。

陈留郡王妃和宝珠去国公府里打闹,诸公子调动不了府兵对抗,就是范先生压住,诸公子们说话也是白搭。

执瑜执璞在山西住过几年,从没有见过这位老先生,是他年年犯风湿,怕病气儿重,小孩子又干净,不肯接近他们。也因为年年犯风湿,他常年在暖和屋子里躺着,就是不病也不出门,夏天的风他都少吹,隔着窗子,他倒是见过执瑜和执璞。

老国公弃武就文职,把府兵大半赠给女婿。陈留郡王是有讨要这老狐狸的意思,但当时国公府离不开他。

就范先生他的心思,他受国公府恩典一生,见诸公子狼子野心,内心痛苦不比老国公差,守住国公府,是他首要的职责。

老国公婉言拒绝了陈留郡王,托言说范先生老病,骑不动马,陈留郡王从此再没有提起。

以后的岁月时,范老先生一直在府中调养身体。国公府家宅渐渐安宁,胖小子们渐渐长大,老国公请范先生到自己床前,亲自对他道:“我有九个儿子,一个没有长成,两个颇不体面的死去,幸有外甥帮忙掩盖,才没有家破人亡,府第爵位也尚在,就是我哪天眼睛一闭,也能去见祖宗。当年我最疼外甥,因为妹妹是父母爱女,是我唯一的手足。如今没有想到,树大反而给我遮阴凉。他的两个儿子,瑜哥璞哥要大了,我远在山西,都听得到太后疼爱过甚,不由我担心有太后在上,训公子夫妻不能管教,可怎么是好?”

范先生一听就懂,当下道:“侯爷若不嫌弃我老迈,我愿意往京里陪伴二位长公子。”

他上船后,春天时气重,又得了风寒,下船的时候,软轿里直接送去客房养病,酒宴也没有参加,直到今天好了不少,又听说夜巡归二位胖公子当家,袁训同他商议,把他郑重介绍给儿子们。

今天晚上的功夫,不过是略略的一介绍,但胖小子们相当满意,舅祖父给的,姑丈也没有要到手,只这两件,就足够光彩。

眼看着主人也欢喜,先生也欢喜,胖小子们又说了一句话,对父亲小心提防着:“不给大姐吗?”

胖脸上随即有些黑。

袁训愕然过,哈哈笑了一声:“不给大姐,先生为你们而来,以后你们须小心尊敬,不得有误。”

胖小子们异口同声:“这次还差不多!”

这把父亲偏心,平时早早积攒下无数抱怨的话一出来,龙四忍俊不禁,范先生也好笑,袁训更是笑个不停,抬手在儿子们脑袋上轻拍一下,笑骂:“这是什么话!”

再道:“但是,以后大姐还是拔尖,这个别忘记。”

胖兄弟给父亲一个鬼脸儿,因天晚,袁训让他们回去,兄弟们出了书房,在院中就一声欢呼:“好耶,这一次没有大姐的份儿!”

见天儿陪着大姐,装的好拥戴她,去见一些有才华的文人,到最后呢,忙来忙去也没有胖兄弟们的好处,胖兄弟早就窝在心里。

但长女地位在家里高于任何孩子,他们在太后面前也说不上理。

直到今天,扬眉吐气一回。

虽然范先生看上去风一吹就倒,但他是舅祖父送来的。虽然范先生看上去老迈,但他是跟过曾祖父的人,还和顺伯齐名。这足够胖小子们欢欢喜喜,你追我跑的各回院中,睡下来还有笑容在面上。

……

“……终南山玉清等道长,与普救大师,定于某月某日说法于广缘寺,”

镇南王把告示推到袁训面前:“三天的时间够不够?”

袁训边看边问:“够什么?”

“这将军也在我手里,林允文也在我手里,三天的准备时间,万一他们没有充足的人手,这就不能来营救。”镇南王负手踱步。

袁训一哂:“你打算给他们一年的准备时间,梁山王也打赢了。三天足够,三天,能够召集出一批人手,那就全是京里京郊的人,一网打尽,京中可以太平两年。”

镇南王无话,让人分送下去,街道显眼处张贴起来。

来看的人不少,议论声也出来。

“大天教主愿受教化?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他知道自己错了,那天他去听说法呗。”

“您这话就牵强,这他愿受,可不是知道自己错这么简单。这意思是,他承认大天教不如佛和道,他是邪教哈哈,”

“唉,不自量力,我亲戚中也有个信过大天教,说怎么灵验。我说再灵验,还能灵过几千年旺香火的寺庙和道观吗?如今看看,我是个早知道,就是没有人信我。”

“早知道,你看完了出去吧,我们站后面的虽认不得字,也想往前面听上一听。”

对面,有一家是大铺面,里面摆设着外邦的绸缎和珠宝。掌柜的抬抬眼眸,机警的把说话的人打量,见没有人注视到自己,他明显异族的的面容上微有放松。

让伙计们好好做营生,掌柜的往后面来。

一间堆货的小房里下去,有个暗梯,下面还有一间深入地上,几个商人打扮的人窃窃私语,见他过来,停住语声。

“商议好了没有?街上刚才贴出来告示,大天教的林教主,让他们的皇帝说动,准备在三天后的晚上当众改信佛教。”掌柜的到了这里,面上一改见客人的和气,是凌厉狠戾。

有一个人问道:“阿赤将军关在哪里?”

“这个我也打听到,他关在镇南王府。有个角落是地牢。”掌柜的皱着眉头。镇南王护卫京都,他的家不用说不是好进的。

商人们都有怀疑:“这个消息你是从哪里得来的,不会是圈套吧?”掌柜的阴沉的眯起眸子:“不会,沾上女人和酒,镇南王府的护卫小队长也会说实话。”

“那按你说的,用一队人装成大天教,去广缘寺救人。另一队,用刀法最好的勇士,去救阿赤将军。将军是我们的人,不能丢下他。这在汉人的兵书里,叫声东击西,这还是阿赤将军对我说的。”

------题外话------

抱抱仔的新贡士,shz99亲,感谢支持。并感谢所有亲们支持。

今天准时,么么哒,幸福感又飘来了哈。

求票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