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豁达大度原来是这样用的/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正经的大名,叫韩正道。正经是小名儿。用这几个字当名字的人,可真不多。这样一说,掌珠莞尔:“听上去是咱们,就只是大名儿不对。”

老孙氏走出来,掌珠和侯夫人对她说过,老孙氏还有三分明白,笑道:“既然是咱们家,那再好不过。只是孙媳妇,你公公和叔叔都不在家,往衙门里请世拓回来接旨是正事。”

说到一半,掌珠失笑,等老孙氏说完,掌珠先让人去国子监里请韩世拓回来,再对祖母和婆婆笑道:“看看我,没接过旨,所以请长辈们出来,忘记咱们只能招待,却不能陪公公们坐着说话。”

让人先看出茶水,请传旨的太监们上坐。没一会儿,韩世拓快马回来,把旨意接了,让摆酒席,太监们推辞开来。

“还要往别家去传旨,你们家沾袁家的光,就赶紧的来了。人家的赏赐还要送呢。”

韩世拓让取银包,塞到太监衣袖里,恭恭敬敬送他们出大门,重新转回客厅上,二太太、三太太和四太太闻讯也在,你一言我一语,正在说圣恩隆的话。

金锭银锭,表礼和四朵宫花,灿灿摆在红漆雕喜鹊登枝的桌子上,韩世拓笑道:“正好请祖母、母亲和夫人分了这花,留一朵给正经戴。”

二太太三太太和四太太没有花,也喜欢的跟自己有花戴一样,拿起一朵来,送到老孙氏面前,一个一个笑脸儿飞扬:“母亲,这是正经给您挣的,您快戴上吧。”

宫花,有小孩子手掌大小,上面几串珍珠雪白放光。老孙氏是很想要,但是她只接在手上,爱惜的看了看,叫韩世拓和掌珠到面前来:“我们先不戴,你儿子从哪里能有这样的赏赐,世拓你从哪里开始明白事理?咱们家从哪里开始兴旺的?我不忘记,你们也不能忘记。”

老侯夫人都听得站起身子,跟着儿子媳妇和妯娌们肃然的答应着:“老太太说的是,到底是老太太知恩感恩,我们不能相比。”

老孙氏揩揩眼角,不过今天的是欢喜之泪。还有就是,后孙看上去很有出息的激动泪水。

“不能忘啊,有些道理,没有袁家,怎么能知道?正经偶然回家里来,会背一句什么朝闻道,夕死可矣。又是什么授人以渔,胜过给你一条大鱼……”

韩世拓忍住笑,这话是韩正经的歪解。意思是没有解释错,但韩正经那两天从早到晚,小手一伸:“给,一根鱼竿。”

“去吧,把这赏赐带上,送到袁府里去,请孙媳妇的祖母、袁国夫人,正经的姨妈留下来,还有一朵,也别丢下亲戚,送到常家,给正经的三姨妈,巧秀不是跟正经做伴在袁家。”

老孙氏分派的有条有理,大家应声道:“就是这样。”文章老侯从外面进来,笑容满面地问:“正在同人饮茶,说家里有喜事,我赶着回来,却是什么喜事说给我听听?”

老孙氏对他说过,老侯也说应该这样,老孙氏说一早身子不耐烦,韩世拓又还要回衙门,就老侯夫妻带着掌珠,捧着赏赐来到袁家。

袁夫人的房里正热火朝天,摇旗呐喊的韩正经,是赏赐最低的。执瑜执璞他们的赏赐中,宫花比韩正经的要好。

一堆的全放在桌上,孩子们由曾祖母和祖母分派。老太太和袁夫人说笑着,韩正经早就满场飞,拿起宫花,到处给人,跟他到处给鱼竿差不多:“给,哥哥戴,姐姐戴。”

香姐儿同他笑道:“你也戴吧。”

小手胡乱抓起来,把自己脑袋上插了一头。文章老侯和掌珠进来,见状乐不可支。

问明老侯的来意,安老太太和袁国夫人说费心,自己收着吧。韩正经冲过来,抓着不知是谁的花放到祖父手里,溜圆眼睛很是认真:“祖父戴花。”

文章老侯笑出老泪纵横。

大家都装看不到,丫头送上茶,也给老太太换茶水,掌珠接过来,放到祖母身边。安老太太对她笑容可掬:“掌珠啊,你嫁的不错。”

掌珠的身子一僵,母亲邵氏在座,以为这是祖母又讽刺的掌珠,不安地和母亲对个眼色,意思今天公婆在,祖母说话不防备,怕羞到他们,请母亲拦上一拦的意思。

邵氏却回了一个眼色,带着不明的意味。掌珠正在懵懂,笑声爽朗,龙四带着龙显邦兄弟,手捧着他们的赏赐进来,这是送到二门外给亲戚们看上一看,有个激励他们在京里出力的心思,这又送回来。

“请老太太和姑祖母收下。”

也是送给长辈们。

有个丫头悄步到掌珠身边,向安老太太附下身子:“这是显邦公子,后面的是显达公子……”

安老太太点着头,笑得合不拢嘴地叫着:“显邦,你又有什么好笑话听没有?”

不然就是:“显昌,你爱吃的点心,你多吃一块,”

把这一幕看在眼中的掌珠,心头冰凉若寒冬。退到母亲身边,邵氏同她咬耳朵,也带着难过:“祖母上了年纪,一半的糊涂了。有些人和事记不牢,正是这样,她夸你,是真心的。”

老太太恰好转过来,对着掌珠还是满面慈祥:“我们这个大姑娘,可是不差,她明快决断,等出了门子,家家都能当家。”

邵氏也差点垂泪,这话是老太太在掌珠很小的时候说过,后来掌珠大了,就没再说过。老太太这又犯糊涂到哪一年里去了?

文章老侯夫妻说是,说掌珠当家很好。掌珠面上带着笑,却把眼泪往肚子里流。

好似刹那间,岁月如飞般过去,掌珠在她膝下长大,在她膝下学道理,还没有回报于她,她就老了。

看着这个老人,看着房中欢跳的儿子,有痛在掌珠脑海里一搅,让她捏住帕子,好似捏住祖母就要流逝的年华。

她攥得那样的紧,生怕手指动上一动,就要留不住祖母。

老太太和袁夫人没收韩正经的赏赐,让文章老侯带回来给家人。老孙氏吁一口长气,接过宫花,丫头捧过菱花镜,小心翼翼戴在发间,顾盼仿佛自己回到少女时候,喜笑颜开夸道:“真是喜庆。”

……。

窗前的花红柳绿中,齐王的脸色是阴沉的。身后两排椅子上,先生们也凝重地若有所思。

“回殿下,人已带到。”青衣的小子出现在房门外。齐王回过身子,看表情还是不悦,缓缓道:“带进来吧。”

院子里,高矮不同的几个文士在芍药栏旁边。

他们分开两摊子人站,中间有若有若无的距离,似一道线般划分出来。左边,是游连田为首,正眼也不看右边以班新为首的一摊子人。班新则暗暗怀恨,等会儿殿下答应我的建议,我要你游连田好看。

“随我来。”小子过来,带着他们往台阶上走,文士们或多或少的生出紧张。

一直以来,他们是齐王在外面会见的人。赠送的也有银两,但跟名正言顺归属于齐王府,这是两回事情。

今天能进到齐王府中,在殿下的外书房拜见殿下,大家心里卯起劲头,都知道明天还能继续进来,还是再寻下处,全在今天的见面里。

都是不敢怠慢的态度,书房里一字儿排开:“见过殿下。”

“坐吧。”齐王嗓音还算柔和。

小子们为他们指派座位,全安置下来后,见房中还有几位先生,从他们的衣着,和出现在这里的安详态度来看,后来的先生们肃然起敬,知道这是齐王过了明路的幕僚。

游连田是好奇,悄悄地想认出他们是谁。皇子殿下,不会用无名之辈才是。

班新则更不安,他不怕当着齐王再和游连田争执,但他的话,却不愿意当着幕僚们说。

没等他们多想多看,齐王沉下面容:“叫你们来,是你们都是本王心里满意的人,有难事要和你们商议。”

“殿下请说。”先生们齐齐欠欠身子。

眸光似茫然而又带上冰雪寒风,齐王语声迟迟,似拖不动的思绪千千重。

“几个孩子也玩出花样来,皇上重赏了他们,又重赏了太子。先生们怎么看?”

片刻的默然以后,因为没有人说话,班新打着颤儿的道:“殿下,力争上游这事情,官场要,家里也要。”

先生们目光齐唰唰地看过来,班新生出瑟缩。

“嗯,你说说看?”齐王询问的眼光,极大的鼓励了班新。

班新一咬牙,露脸儿出彩免不了冒风险。有些话,幕僚们未必敢说。有些话,别人也想不到。

他尽量的委婉:“殿下您日前为了百姓们,与镇南王有过口角。”

“我就是不同他口角,他的心也不在我这里。”齐王冷冷淡淡。

“所以,不防一万,要防万一。殿下您是皇家血脉,论身份不比任何人差……”

“住口!”游连田暴怒地起身,同上一次一样,他大声斥责班新:“你又要置殿下于险地吗?”

班新的沸腾,让这句话点燃。班新咬牙道:“你畏畏缩缩,游连田,不如回家去抱孩子!”

游连田卷起袖子:“你屡次挑唆殿下,你要知道,你害了殿下,你也没有功名利禄!”

“世事险恶,不得不防!”班新道。

“亲君子!远小人!小人你只会指责分裂,你住口!”游连田道。

两个人火爆的都挺起胸膛,班新暗想,今天也许是个借机撵走他的机会。

上前一步,更是责问:“游连田,我来问你!殿下是什么身份,你难道不知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一风一雨殿下都要当心才对!”

游连田冷笑:“瞎了你的眼,你在殿下面前挑唆。你以为这是你家炕头上,由着你胡说八道。”

。一昂头,直接对齐王进言:“殿下,这等人说话口无遮拦,事实与黑白全颠倒。殿下再留此人,晚生告辞!”

袖子一卷,游连田往外就走。跟着他进来的几个先生默然一下,也徐徐起身:“殿下,皇家未必无亲情。班先生数次进言,句句是生分。我等,也再不听下去。我等告辞。”

齐王冷冷看着,眸光一分一分的寒下去,但并不做挽留。直到这几个人走出视线,齐王淡淡地笑了笑,再来看班新:“班先生,你说。”

班新激动了,几乎指手划脚:“殿下,昔日秦朝,长公子为扶苏,二世却是胡亥。昔日……”

石径的尽头,一个小子满面春风出现,对着离开的游连田等人轻施一礼:“先生们请留步,殿下还有话要说,请随我来。”

游连田等人难免后怕,想想这是在齐王府里。刚才的话,如果王爷居心不良,难道在这青天白日之下,自己这些人走不出去。

看出他们的疑惑,小子更堆上笑容:“先生们不用担心,随我来便知分晓。”

游连田把袖子更卷一卷,安自己的心,也安别人的心:“不守自己,宁可去死。咱们回去。”

小子忍俊不禁:“这话从哪里说起,”他在前面带路,绕过书房,来到后门,见一道精致雕栏内,碧窗如洗,干净的好似流云晴空,一个珠翠满头的少女坐在窗内,让先生们愕然停下脚步。

看看这个方位,这是书房的耳房,应该直通书房的内室。又有一个年青的少女在,先生们不便多看,也就没看出少女不是妇人打扮,都以为是齐王的姬妾。

小子含笑轻声:“先生们若是不愿意进去,就请在这里站会儿。房中的那位,可不是一般的人,那是未来的齐王妃,陈留郡王的独女萧县主。”

游连田等人并不笨,电光火石有了喜色,这就生出上前拜见的心思,听一声巨响,不知是拍了桌子还是踹了板凳,齐王的大骂声出来。

“依你的话,为王防备完了,还防备什么。就你这几个人,就想让本王防备完天,再防备完地。本王要是再留你们在身边,只怕本王连你们也要防备。来人,送他们去刑部,好好审审是什么心思!”

随后,有求饶声,没含糊几声就消失不见,应该是让人带下去。“请先生们进来吧。”有了这样的一声。

小子走出来,把游连田等人从另一侧耳房里带进去。游连田等人伏倒在地,齐王并不是欣喜,也不是很恼怒。

略有遗憾:“如今奸细多,不得不防备。就是没有奸细,本王要的是辅佐之士,不是指着本王有好处,又胡乱批驳的人!”

说完,让先生们退下,游连田等人在府上安置地方,齐王进来,在念姐儿对面坐下。

带着余怒未息,齐王吩咐人:“送凉茶给我。”念姐儿瞄瞄他:“还没到夏天,一焦躁就吃冷的,夏天你可怎么办?”

齐王没好气:“你现在还管不上我,不要你管。”念姐儿耸耸眉头:“好吧,以后我也不管你。你身边无时无刻没有这种居心的人,总以为你和太子之间必须风雷动,这凉茶啊,你是要喝一辈子的。”

“哼!”齐王阴阳怪气:“但我身边还有个你不是,你又提醒对了,你现在还有什么要提醒的?先是告诉我,我和太子职责不同,接下来呢,你打算哄着我当个太平王爷。”

念姐儿冷笑:“太平二字,从何说起?大早上天下雨,你说昨天晚上说好的,你要去赏花。这可就不太平了。等下你铺子里又有息银送来,你说这挺好,这就叫太平?殿下,你眼中的太平是什么呢?”

齐王反问:“那要问你怎么看?你要是不满意,你还会再来找我说个没完。你说吧。”

忽然幸灾乐祸:“你就会说我,有能耐说说你的父亲,我的岳父大人。他在外面一个劲儿的大捷,你的舅父日子可越来越不好过。”

往窗外看去:“虽然你表弟表妹们很出风头,今天又有了赏赐,但在皇上的心里,未必就解得开对你舅父的怀疑。”

念姐儿成长的岁月里,太后都占相当大的地位,独她好战的父亲出现的不多。

齐王提到父亲陈留郡王,念姐儿不费什么功夫就陷入回忆和思念里,这也因为她对齐王戒心越来越小的缘故。

幽幽叹一口气:“我舅父才不要你担心,我父母亲有三个孩子,最疼的是我舅舅。”

齐王大脑一片空白:“你这话要我怎么去想?”

“我哥哥有个故事,与舅父有关。哥哥总是说,在他小的时候,舅舅抢糖吃,母亲要哥哥让出来。”清亮眼眸中有了笑意:“殿下现在知道怎么想了吧。”

呆上一会儿,齐王不以为然:“这不可能,你哥哥是什么年纪,忠毅侯又是什么年纪,忠毅侯十一岁离家,十二岁到京里,那时候有你们吗?”

念姐儿慢吞吞:“反正没有我,二哥应该也没有,大哥也很小很小,不知道会不会吃糖。但这个故事大哥说过二哥说,险些我也想说我让着舅舅。”

齐王鄙夷:“你们家的孩子有一个通病,都跟奉养尉一样,哄太后喜欢有一手。”

念姐儿出神的一笑:“不是哄太后,在哥哥们中间,最早这故事是大哥说给母亲听的。再早,是母亲说给大哥听。外祖母带着舅舅不知去向,母亲伤心欲绝。总是抱着哥哥说,我们还让糖给舅舅吃过,舅舅在外面,哪有人让糖给他吃呢,他一定还会回来抢糖,志哥儿,你千万要让着舅舅,不要再把他气跑了。后来,就成了哥哥们哄母亲喜欢的故事。”

柔和的光泽,在念姐儿面上凝结,这种带着家人温馨的话语,先让她自己沉醉于其中。

也让齐王嫉妒,齐王换了好几种心情,很想用讽刺、挖苦说上几句,但反复想想这个故事,还是轻叹一声:“那这样看来,你父亲大捷,只是你舅父和梁山王计策的一部分。”

“啊?”念姐儿一惊醒过神,绷紧小面庞:“为什么我要同你说这些。”

齐王无辜的坏笑:“我正要问你,为什么你要把你舅父的计策告诉我?”

念姐儿瞪瞪眼:“不许说出去!”又有些释然:“只怕你说也晚了,等你说出去传到边城,梁山王只怕打完了。”

看看天色:“我要回家了,殿下,你很识时务,分得清事实,这样很好。”

齐王急了,追在后面:“哎,再说几句,我话还没有说完。”念姐儿回身嫣然:“还有什么要说的?”

这一笑,春花滟滟,齐王有片刻的失神,微笑道:“我就是想问问,梁山王今年真的能打完吗?”

念姐儿笑得很调皮:“当然了,你也不想想这计策是谁出的?是我舅父啊。而执行的人是我父亲,别的人我不敢说,父亲他一定会按舅父的心意去办。殿下不信,咱们打个赌吧,今年一定打完。”

轻灵的身子盈盈走开,齐王还在喃喃:“真的吗?有这么快,我还是不敢相信。”

……

“袁执瑜袁执璞,你们两个不够豁达不够大度!”

袁家单独为孩子们议事准备的客厅上,长荣公子脸涨成猪肝色。

执瑜怒道:“照照你自己!你颠倒黑白,你还敢来逞威风。”

这话扎住长荣公子的心病,他得到赏赐,本就是死皮赖脸要来的。一怒之下,长荣公子拂袖道:“散伙!小爷我从此以后不来了!”

执璞冷笑:“走好不送!”长荣公子一气而去。

萧战和加福进来:“咦,他又怎么了?我们来晚了,没看到好戏。”

执瑜生气地道:“赏赐分给他,他还以为让他一步,他就能罗嗦。往这里一坐,他就要把宫门外的街道分给他。”

萧战和加福齐声道:“他这是想在皇上眼前呆着。”

“所以我不给他,他就…。”

外面长荣公子返身又进来,重新怒目:“袁执瑜袁执璞,夜巡人人有份,这是会议,凭什么你们不让我说话!”

在座的人,包括柳云若都一起反问他,异口又同声:“你说的还少吗?你没少说啊。”

钟南伤半好在这里,在脸上刮几刮,嘻嘻道:“不要皮了吧,说了走,你还舍得回来?说了走,再回来说话要问主人。”

阮琬啐他:“往前面你想一想,你说的话还在那里,还能找出来!”

萧战虽然背后到处显摆“有不满都对我说,不要说我舅哥不好”,看上去皮里秋黄,但关键时候,把舅哥们往旁边一扯,叫到墙角道:“我祖父说过,这种人最讨嫌。又不舍得走,还装出来要人求他。”

执瑜执璞道:“主要烦他颠倒黑白。”

“对于这种不照自己的人,迎头痛击,不然他以为总能膈应到人。”

听过萧战的话,跟执瑜执璞的意思也相合。

胖兄弟重新回来,让大家都不要吵。和长荣公子脸对上脸儿:“给过你机会说话,你不识相,一定要弄到这样,从现在开始,我们这里没有你,永远不许你在这里说话!”

长荣公子跳脚:“你们不够豁达,你们不够大度,你们没有豁达大度的文路!”

执瑜冷笑:“亏你还敢寻人争执,书全是白念的!豁达与大度,是约束自己,不是约束别人!你想说别人也行,但不要前面颠倒黑白,说别人不让你说话!不让你说话,你说的话是什么!”

执璞手一摆:“对你,不想兜搭,从现在开始,你说过走,滚!从此这里再也不许你说话!”

柳云若气呼呼怪执瑜执璞:“你会不会当家,不会当家你们不要当!全怪你们,慈悲不是用在这地方!给人说话的机会太多,从一开始看出他是搅和的,就不应该再留!”

禇大路阴阳怪气:“还豁达,还大度,好意思指责别人,你自己是什么德性?我们都豁达用完,现在你豁达,你大度,给我们看看是什么样!是你从现在开始,变得会尊重人,还是你知道别人让着你,给你留的有脸面!嘴一张,说得真轻巧。就怕你话说得容易,以后还有需要这里的时候!以后不容易。”

一份儿不应该得的体面,让长荣公子把自己陷到牛角尖里。

这里没有人帮他,长荣公子还要对嘴。萧战把小手一挥,也去长荣家里送过果子的小王爷面无表情:“这不是你的地盘,你不在这里,自然有人喜欢在这里。你没能耐搅混这地盘。走开!”

这地方是事实,长荣公子有再大的能耐,也不能把主人撵走。他面色铁青,跺一跺脚离开。

在他能听到的距离,执瑜大声道:“再想来,可就得豁达大度的才能来!”

“不照自己的可不行!”执瑜接上。

柳云若大声道:“颠倒黑白更不行。”

“不识相!”萧战说完,好兄弟到此为止,抓住机会炮轰二舅哥:“怎么你们以后还想要他?”

执瑜执璞撇嘴:“以后他改好了,还要他。不改,没门儿!”然后嘻嘻:“我们是很豁达很大度的。”

萧战怔的说不出话,忽然又恼了:“好吧,你们就豁达大度吧,这家还想当是不是?气死我了!”

小王爷嚷着,也跑了出去。加福忍住笑跟出去,柳云若捧腹大笑:“原形毕露哈哈,你也不够豁达大度,总想夺回当家权。”

执瑜执璞晃晃脑袋:“休想啊休想。”

……

“豁达,还大度?”袁训在书房里听到回话,鄙夷地道:“真是个人才儿,他是说话上豁达,还是行事上豁达?张嘴就想说别人。”

关安嘿嘿:“就是,世子爷和二公子好歹也是忙活这么久的人,他算个什么,来到就要指责。”

“户部尚书家里这是要倒了运吗?出这种不讲理只会说人的东西?”袁训更加不屑:“可笑!”

孩子们进来,夜巡的事情,如梁山王府、袁训和柳至等,全是大人也背后参与进去,执瑜执璞把事情又对袁训说了一遍。

郑重地道:“爹爹,反复考虑过,今天不忍他。”

袁训悠然:“这个反复考虑,有些时候不要让别人看出来,不然他更成精。像这样的人,别人回话是在心里想过的,他是不会放在心上的,也助长他不是。这种脸面,任由糊涂鬼误会也罢,不要给!”

“是。”胖兄弟就知道父亲也是赞成的,生出欢喜来。

袁训没有做多的批驳,让孩子们出去。关安送进公文,袁训看了没两个,关安又送进一个小小的竹筒,倒出来里面有个折成云雁的信笺。

“云雁传书?”袁训微哂:“柳至这是做什么?”,带着疑惑打开,里面一行字:“三株古柳湖东面。”正是柳至的字迹。

袁训没有丝毫的迟疑,让小子们取衣裳,叫上关安:“过去看看。”两个人上马,袁训带路。太子党们说的这些地方,只有他们自己找得到。小半个时辰的路程,来到京中最偏僻的一处野湖边上。

三株粗大的柳树,树身上痕迹苍老。周围后来新生的柳树,形成小小的树林。

林中,传来微声。

把马丢给关安,袁训独自进去,目光放到树林中容不下多人的空地上时,侯爷初时讶然,后来微微地笑了。

树枝上挂着外衣,柳云若一身短打衣裳,手中是薄薄的一张弓箭。孩子用的,份量和大小也只能这样。

腰间挂着箭袋的他,一出手,就弓箭到弦上,飞快射出去,自己先失望的有了一声:“哎哟…。”

又没有中。

就是他想要的有个差不多,也还不是。

柳云若是个不气馁的孩子,所以他一回又一回的射出去,一回又一回的不中。

看了十几箭,在柳云若捡回箭矢的时候,袁训蹑手蹑脚的退出来。对嚼着草根子的关安一个眼色,两个人上马,重回家中。

天在午时左右,小子们见袁训进来,就要让人去催午饭。把侯爷提醒,袁训道:“用食盒装几人份的,我带走。”走进房中翻找着,取出一件东西。

负在身上端详一下,小子送进食盒,袁训这一回没带上关安,独自上马,再往湖边上来。

柳云若正坐在地上喘气,这个地方离他家也相当远。他选择在这里射箭,有不愿意让家人知道的意思,所以出门有准备,包袱里有吃的。

馒头虽然凉,还是软的。大大吃上一口,心神还在弓箭上,柳云若沮丧的自语:“我这么聪明,怎么就不行呢?”

“这事情需要苦练,聪明也不行啊。”袁训牵着马,从外面进来。

系好马,回身对没有想到他会出现,呆若木鸡的柳云若展颜一笑:“你小子说这话是不是?”

柳云若羞的脸通红,弓箭并不是袁训独家的,但小小柳是羡慕他们的箭法,才对射箭生出兴趣,这就难为情的支支吾吾:“袁叔父怎么在这里,”又道:“我该回家了。”

一把扯下衣裳,往肩头一披就要离开。

身后笑语:“行啊,你把这个带走吧。”

袁训张开手,原本负在背后的东西,不长不短的一把铁弓,厚实的一看就是杀人利器,不是柳云若手中孩子练习用的弓箭可比。

柳云若知道自己应该说不要,因为袁柳二家有芥蒂。柳云若出生的时候,柳老丞相已经在袁训和当时的皇后手中败下阵来,小小柳听到和看到的,是忠毅侯去他家上打闹,仗着太后的势欺负人。

本心里以为柳家很正义,袁家不地道的小小柳,才会骂出来:“不要脸。”

没有多久,就让执瑜执璞反骂回来不说,回家找老太爷们一打听,个个面有尴尬,把当年的原因结开,原来家中老丞相行凶在先。

他的亲生祖父,柳至的父亲叹着气:“以前你父亲和忠毅侯是知己,忠毅侯在我们家里用过饭也住过,现在……”

对与错,黑与白,在柳云若心里顿时颠倒。他要是论对错,自家在先。

就像上午说胖兄弟们不豁达大度的长荣公子一样,他自己先不对,还偏偏脸皮足够指责别人。

要论对错先后,说别人不豁达大度文路的人,说别人不让他说话的人,你问问你自己。

柳云若不能学这样的人,他在知道真相以后,面对执瑜执璞生出不自在,见到袁训过来,本能不想多说。

但这一把弓箭,让柳云若眼馋到极点,他挪不动步子。

城外抵抗精兵,龙家的箭法扑天盖地。镇南王府里射风筝,箭如霹雳弦惊。

在小小柳公子心里刻下烙印,他要学,又怕让家里人看出来,笑话他向胖兄弟低头。

学弓箭跟胖兄弟半点儿关系也没有,但袁家箭法太好,柳云若不能控制的要这样想,他就跑得远远的来射箭。

他也曾想过他的弓箭不够好,他没有明师教。但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让他一直的射下去。

眼前,这把小弓箭,把不服输我能行全打了下去。柳云若恍然大悟:“原来真的是我的弓箭不好,”这一把,太漂亮了。

小小柳直直的盯着,一碗饭送到他手里,袁训把菜取出来:“陪我吃顿饭,弓箭送你。”

“真的!”柳云若失声问着,不敢相信这么好的事情在面前。袁训装模作样的沉沉脸:“你不相信伯父为人?”

柳云若想想,让弓箭激的他说出实话:“叔父为人不好,父亲也不会一直与您来往。我相信。”

这种叔父和伯父的笑话又要出来,袁训一笑放过。

手上一空,是柳云若一手夺也似的取过弓箭,一手接过饭碗,见碧绿米饭上辅着大鸭子,吸溜一声口水,先把弓箭小心地放下来,坐下来开始大吃,生怕吃晚了,到手的弓箭要飞走。

袁训给他添饭,自言自语:“好久没在这里吃饭,心情不错,要是有人陪我多吃,我教他射箭。”

“我陪!”柳云若迫不及待,嘴咧着,饭菜掉了一些出来。匆忙把嘴里的吃完,高举一只手:“我陪叔父吃。”

袁训含笑:“那你可不能吃少了。”

“放心吧。”柳云若心花怒放,他正饿着,饭菜送来,还有人教功夫,没一会儿,在袁训让他慢着慢着的语声中,三碗饭下去。

是个懂事的孩子,并不催促袁训快吃完。他爱不释手的,把小弓箭抱在手里把玩。

入手先是沉重的,擦拭得干净,上面也隐隐见到指痕光。比一般的小弓箭长,但精致的每个边角都是精心铸造出来。弓弦更是嗡嗡似古乐,松紧光手感就有舒适意味。

“这是您用过的吗?”柳云若猜测。

袁训笑容加深:“是啊,这是我小时候的第四把弓箭。”

柳云若眼珠子溜圆:“你多大起有弓箭?”

“那可太早了,我会坐的时候,就有一把木头小弓箭,只能玩,不能用。”

柳云若又红了脸,不经意地看向自己的弓箭,那是把木头的。

“我三岁的时候,我的舅父,给我铸造第一把铁弓。”袁训放下饭碗比划出一个手臂长:“有这么大,自从有了它,我家门外的鸡鸭全遭了殃。”

“嘻嘻。”日头照在柳云若的面容上,有红有白,是一个英俊的小小少年。

袁训笑容闪动,边吃边道:“到我五岁的时候,舅父给我第二把,我开始射树上的雀子。七岁的时候,是第三把,九岁的时候是第四把,就是这一把,”

“那您十一岁的时候,就有第五把了?”柳云若仿佛忘记面前这个,是与他家不和的忠毅侯,他沉浸到故事里,热烈的问出来。

袁训把最后一口饭吃完,拿帕子擦手:“没有,十一岁那年,我随母亲到京里,舅父再也没有给我过弓箭,不过他全教会了我,以后我就自己练。”

柳云若的眸子似燃烧起来:“那您教给我……”

“你自己练就可以了,别说,你这地方找的不错,这是我当年用过的。”袁训四下里看看,硕长的身子缓缓站起,对柳云若露出笑容:“来吧,认真听着。”

“好!”柳云若颠颠的欢乐起来,露出小王爷讨好岳父的劲头儿,跟在袁训脚下面走到空地上。

……

一个时辰过去,日头往西斜,下午的暖阳让人懒洋洋,柳云若满身汗水,却还是兴奋莫明。

袁训取外衣穿,把饭碗胡乱丢进食盒里,上到马上,对柳云若道别:“别太晚,也别伤着力,更别丢下你家的功夫,你父亲的功夫我是佩服的。今天,明天,后天,这个时辰你在这里等我,三天一见面吗?风雨无阻,做不做得到。”

“风雨无阻!”柳云若叫出来。

笑容最后在他面前一显,马神速的离开,没一会儿,就只能看到背后的马尾,在奔跑中摇啊摇。

一个心思,悄悄浮上柳云若心头。

上午长荣说的豁达大度,和柳云若曾对袁家的指责,在一起晃动着。远去的身影算豁达吗?在他和父亲打架的时候,柳云若背后也曾这样说过。

你不够豁达。

而现在,他才知道,话不是乱说的!

至少在此时,柳云若承认一件事。袁家继忠毅侯夫人以后,又多了一个让他喜欢的人。

那就是他一直不能接受的忠毅侯。

……

晚上,柳至一进门,柳夫人就道:“去看看你儿子,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弓箭,铁铸的,重的失手可以砸伤脚,我问他,他不回答,反而让我别管,把我气的不行,这是他自己买的?好好的刀不练,书不看,这又是跟袁家别上苗头了吧?”

柳至漫不经心:“我也让你别管,由着他玩吧。”甚至打个哈欠:“别苗头好啊,人家跟你别呢,多少也要理会一下。他大了,自己作主。”

窗外,柳云若在院子里一次一次的举弓,心满意足的小模样,这弓箭真精致好看又杀气十足啊。

出于对龙家箭法的钦慕,柳云若把家里人怎么看也抛到脑后,他是真的迷了上去。

……

加寿放下笔,轻轻走出偏殿,看向正殿里,夜风下,一对老人坐着看春花。

太上皇沉思:“这么说,齐王这是听进去我的话?”

“您说他还听不进去?”太后揶揄他,新生白发在夜风中好似新开优昙花,每一丝都诉说着尘封岁月。

“这就好,咱们不会再出来福王。”太上皇说到这里,也笑话太后:“不会再有个大王府,留给你侄子。你再没有便宜捡。”

闻言,太后笑道:“我捡到您,就是大便宜。”

“我不记得了,你从哪里把我捡到的?”太上皇取笑道:“是在贵妃的宫里面吧?”

“别提她的宫,是我豁达大度,没把那宫殿拆了。就是在那个宫里,她欺负我,要给我定罪名。然后您也不帮忙,我一个人在冷宫里挣扎…。”

太上皇抬手:“打住,冷宫里我陪了你。”

“您陪我,那也是冷宫不是?冷啊。”太后说的自己笑个不停。

太上皇侧侧面庞:“这个人没良心,就记得冷宫,别的好处,对你说过的话,你都不记得了。”

“时过境迁,记它干嘛。如今说我好生大度,我后来也没怎么样她,她怎么就自尽死了?”太后皱眉:“这一段公案,我一直想问你,今天想起来。”

太上皇高深莫测:“是啊,我对她不错啊,我让你出冷宫,也没打算不要她,她一时想不开,她大度不了。”

太后哼哼两声:“大度这话,原来能这样的用。”掸掸衣衫:“今儿的星星亮,这是该睡的时辰了吧,我的元皓去了哪里?”

萧元皓鬼鬼祟祟,带着两个小太监,从大花盆下面钻出来,对着坐在台阶上看星星的加寿晃晃手中的皮球:“加寿姐姐,你总算做完功课,来玩会儿吧。”

加寿本来就是淘气鬼儿,见到元皓调皮大作:“不想玩,元皓,难道你生气吗?我很生气呢。”

“谁跟咱们生气,我去凶他。”萧元皓胖身子扭扭。

加寿笑眯眯:“就是你的哥哥姐姐们,他们独自的出去玩,元皓,可没有带上咱们。”

萧元皓胖脸上皱出疙瘩肉,硬是让加寿提醒:“是啊,还有赏赐,不带上我和加寿姐姐,都不是好孩子。”

“那咱们该怎么办呢?”加寿坏坏的笑着,眸子里亮晶晶,促狭的味道弥散开来。

“把赏赐要走,”

“不好。”

“跟他们吵架。”

“不好。”

“不给他们好吃的。”

竭力奉献主意的小王爷,还是得到加寿的摇头。小王爷停下来,等着加寿说话。

加寿压抑着笑,轻声的,一字一句地道:“咱们啊,既要走他们的赏赐,也跟他们吵架,也不给他们好吃的,你说好不好?”

“好啊好啊。”萧元皓拍手叫好。太后听到,让人过来:“该睡了。”

小王爷抱上皮球,一溜烟儿的跑开:“我还要玩。”小太监们跟在后面,护着他不要摔跤。

------题外话------

今天一看字数,顿时激动了,五百万字,仔坚持下来了。本书,会兑现仔对自己的诺言。不会烂尾哈哈哈。好吧,更新推迟了,从这里找一点幸福感出来。

感谢支持的亲们。感谢好多的贡士和解元。么么哒。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