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二章,一代贤后归自己/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半人高的大花盆下面,素来是孩子乐园。萧元皓一进去,太后打发的女官挤不进去,只能作罢。

哈哈笑声,很快从另一边出去。

加寿出一会儿神,回到偏殿里。见宫灯下,瑞庆长公主也在出神。

“姑姑,您这是把姑丈气狠了,他还没有来看您。”敢这样说话的,非加寿莫属。

长公主嘟嘴儿:“我正想怎么罚他呢。咦,加寿,你想好怎么罚执瑜他们了吗?可没有带上你。”

“这个难题,我刚才出去,交给表弟了。”加寿笑得甜蜜蜜。

星辰似的眸子笑意更浓,长公主丝毫不为儿子担心,反而兴致上来,长长一声:“哦……元皓怎么说?”

“元皓说,把元皓派出去。”加寿学着瑞庆长公主的口吻。

长公主格格笑出来,翘起大拇指:“加寿,你还是像姑姑。”这捣蛋是带头羊的姑姑希冀着一件大事件:“等你以后当上皇后,也这样的收拾不老实的臣子们,那该多有趣。”

加寿肃然:“以后我是一代贤后,那是寿姐儿自己的好。以后我名声不好,哎呀呀,这全怪姑姑不好。”

换上笑眯眯:“寿姐儿精明呢,姑姑,你现在可以夸我了。”

长公主和加寿一起笑了出来,然后两个脑袋一个歪向东边,一个歪向西边,一起是个淘气相。

长公主喃喃:“还不进宫来看我们,带着执瑜他们立功,也不带上我们,我要好好地和你过不去。”

加寿嘀咕:“二爷是母亲给我的,背着我又用了吧,还不叫上我,好没道理。”

殿外,不时传来元皓的哈哈笑声。

直到把元皓带进来睡下,瑞庆长公主和加寿也没想出主意。长公主置气呢,王爷把母子们骗进宫里来,长公主决定他不来接,坚决不自觉主动的回家。

而加寿呢,要管家要管宫务,要看书要太后膝下呈欢,她没有功夫同弟妹们去争,只能眼巴巴。

夜空深邃,姑侄两个好生煎熬的才睡着。

第二天,可能是神灵听到她们的内心,早饭后,两个太医进来。这是定期给太上皇和太后诊视身体,太上皇自然道:“瑞庆,你也来把把脉,弄两剂乖巧的药吃吃。”

公主小的时候,太上皇就这样开玩笑,瑞庆殿下一笑说好,萧元皓出溜出了殿门:“元皓不吃。”

小王爷听得懂,小王爷才不要乖巧,小王爷要的就是顽劣的玩耍。

加寿去了太子府上,长公主倒不忘记她:“再给加寿也开一副。”

萧元皓爬到桃树上的时候,见太后宫里出来几个人,喜气洋洋地道:“太后吩咐,这件喜事儿要对皇上说说,你去见皇上。你呢,你去见王爷。”

小王爷无事也添乱,见指派的有模样,让人抱下树来问:“什么喜?”

“恭喜小王爷,贺喜小王爷,您啊,要有弟弟妹妹了。”安排的宫人抱过小王爷:“您也来道个喜吧。”

太后让抱到自己面前,扳着手指头开始交待:“元皓啊,从今儿开始,母亲不可以和你一起玩,一起跑,一起疯。你呢,不要撞到母亲,不要揉搓母亲,也不能再让她抱。”

这么多的不许,元皓摇脑袋。从玩上面说,是个孩子也聪明。三岁的萧元皓从太后身边走开,盏茶时分过后,背着小小的玉色绸包袱,上面绣着大朵大朵的姜色花,重回太后眼帘。

“元皓要去舅舅家,舅舅家里有人跟元皓玩。”

瑞庆长公主先喜欢了:“看我的元皓,为了玩从来是聪明的。”太上皇一语揭穿:“前几天就要出宫,没让他去,这回他找到机会。”太后呵呵:“是啊,宫里把元皓闷得不行,我舍不得你,一直没让你出去。小六又回了家,加寿又下午才回来,陪你的人是不多。”

太后慢声细语:“那就去吧,住一天还回来啊,去到别淘气。”萧元皓当不得这一声,小脚步动了又动,勉强地等到太后说完,开开心心让人抱着出去,宫车备好,往袁家来。

……

“没有人同元皓玩,元皓要在舅舅家里住。”萧元皓在宝珠面前,拼命的挤巴眼睛,似乎这样就显得他可怜之极,留他住下来是当务之急的大事情。

刚得到消息,换好衣裳正要进宫的宝珠笑容满面:“那太好了,不知道元皓今天晚上跟舅舅、舅母睡可好不好?”

“好!”小王爷嘴上答应着,转过脸儿对奶妈,却是道:“把我的东西放到表哥房里。”

执瑜执璞在学里,老太太、袁夫人和宝珠进宫。宝珠就把元皓交给加福,让她和萧战带着元皓。

没一会儿,萧战大大的头疼。看着伸出小手在面前追讨的表弟皱眉头。

“分赏赐!”如果说萧战是无赖,元皓才是恶霸味道。

萧战往后面退:“都分完了。”

“加寿姐姐说的,不给你点心吃,不跟你们玩。”萧元皓学了一个不亦乐乎。

加福写着字,听着争执声最后回到原来的矛盾上。

“三两一钱的药。”

“一钱三两!”

“三两一钱!”

加福偷偷地笑着,问自己的奶妈:“公主这一回接个小妹妹才好,”奶妈笑道:“就是小郡主,也是一样的淘气。”

加福这么点儿大,也持同样看法:“我也这样看。”

……

“恭喜王爷,公主有了。”

镇南王啼笑皆非,敷衍地道:“我知道了,我手头儿忙,等明天我去看她。”

把那个愕然的人打发出去,王爷对自己道:“又来了,我才不上当。”半个时辰以后,又一个人进来,镇南王认得是跟加寿的宫女,山西来的那个二丫。

“寿姑娘让我来回王爷,说王爷肯定不信,但恭喜王爷,长公主有喜了。”

镇南王愕然的手中笔掉下来,墨汁染了一身。突兀的站了起来,险些碰到桌子:“这居然是真的?”

二丫抿唇在后面笑,看着王爷奔了出去,她自回去复命不提。

……

大青铜镜的前面,龙四抿紧嘴唇。镜子里的人,淡黄色云纹团花的外衣,水青色的绸裤,白玉的腰带是宝珠刚刚送来,这一身雅致而又贵气。

窗外白云悠悠,龙四的心情也悠悠。

似捉摸不定,无根无系,应该是迷茫的,也偏偏因为身在小弟家里,有白云的轻闲,又有山石稳在地面上的心安。

自龙四因为龙五而羞耻辞官以后,他把心扑到家里铺子上面,他疏于关心龙五的孩子,是因为家里收息足,孩子们嫁妆娶妻也丰足。再一个,就是龙四看到龙书慧姐弟,想到龙五他难以痛快。

在家里,难得的有这一回轻松的心情。

这又是小弟带来的……

四夫人穿一件大红百蝶穿花的罗衣进来,也是新崭崭,把龙四就要悠远的思绪打断。

面上绽放光辉的四夫人小声地道:“我这样能进宫吗?”

原来,今天是龙四夫妻自到京里,头一回进宫的日子。这来自加寿的邀请。加寿是出宫见过四伯父和四伯母。请进宫,则只能在寿姐儿小镇开放的日子,做为加寿的客人登宫门入殿室。

“赛过仙女儿。”龙四的心情,好到和妻子开个玩笑。四夫人飞红面庞,又一声惊呼:“不好。”

“怎么了?”龙四骇然,今天进宫,可不能出岔子。

四夫人惊恐万状:“你昨天交待显邦他们了吧吗?进宫要规矩才好。”龙四放下担心,自嘲地道:“他们前年来,沾执瑜他们的光,已进过不止一回宫。比我还强呢,倒要我交待什么。”

携着妻子往外面走:“别让小弟催促。”

半路上,和宝珠请他们的人迎上,一同到宝珠正房,见安老太太、袁国夫人,和孩子们都在这里。

萧元皓嘟囔:“晚上记得带我回来。”逼着哥哥姐姐们都答应。袁训最后一个进来,说一声:“咱们走吧。”龙四夫人的心提起来,握紧五夫人的手,向她耳边悄声:“弟妹,你是见过太后的,等下弟妹未必有功夫,你记得提携我。”

五夫人轻笑:“放心,太后是最慈祥的人。”

四夫人头一回,心里怦怦的还是跳,和五夫人一左一右扶起安老太太,大夫人谢氏和宝珠扶起袁夫人,孩子们前后跟着,一家人去赴加寿的小镇宴。

表面上看,龙四是镇定的。直到宫门下车,袁训在他耳边道:“准备好了?”龙四陡然一紧张,嗓子眼里绷得紧紧,嗯一声失去平时的圆润,干巴巴到自己嗓子眼。

肩头,有袁训轻轻一拍,笑意盎然的他道:“有我。”就去看长辈们下车。

龙四长长吸一口气,暗对自己道,是啊,有小弟在。小弟的背影无形中宽厚的可遮天挡地,安全感由这个背影中来。

他舒心不少。

外宫中大树参天,流水胜过江南,龙四夫妻都没注意看。男的想着袁训的提醒,女眷脑海里只有一行字,不失仪不失仪不失仪……

“寿姐儿出迎来了。”

胖胖的小身影,让雕刻精美的宫门,和门内的胜景黯然失色,龙四夫妻的注视过来,各自的不安和紧张见到加寿,才慢慢的下去。

加寿挽着正式的发髻,大珠凤上珍珠放出许多白光,宝石无一不是难见的精品,只有一把金锁看上去寒酸。

但她常年带着,老太太见到就笑得合不拢嘴。

宫装盘金,龙四夫妻分明见到不显眼地方,有个小小不明显的飞凤绣在上面,他们自然不会问,明智的装没看到。

感激袁夫人,感谢袁训夫妻,统统化成感激太后。

进京有段日子,但加寿并不时常在家。养在太后宫中的她,在太子府上设宴招待过一回,已经让龙四夫妻和谢氏石氏的父亲不能忘记,今天她请客,哪怕不迎出来,客人们也不能说什么。

但她出现在内宫门,可见太后如姑母袁夫人所说,必然是个慈爱的老人家。

她是变通的,她也像小弟一样,给足这进京的人体面,才有这未来太子妃,未来皇后,出迎了这么远。

内宫之中,更能领略皇宫的浩瀚威严和壮丽,谢氏的父亲谢老爷,和石氏父亲石老爷,自己把自己压抑的,步子开始僵硬,龙四夫妻在加寿的迎接之下,倒慢慢的有了三分自如。

“那边是御花园,等去过我的小镇,可以去那里游玩。”加寿说过,对元皓扮个鬼脸儿:“兰花又开了几大盆哦?”

元皓乐了:“等我拔下来,加寿姐姐制香粉,也给元皓用。”

“可怜的花儿,年年让你们荼毒。”萧战的话一出来,就让加寿和元皓狠狠瞪了好几眼,萧战憋屈地问加福:“为什么我要让着他?舅母再生一个,就没有我站的地方了。”

加福哄他:“我在哪里,你就在哪里,怎么会没有你站的地方呢?”

小六接话:“是啊,”

萧战站开一步。

韩正经是哥哥姐姐带来的,欺负小王爷是学出来的,跟在里面瞪眼睛。萧战露出惹不起我躲开,再站开一步。

巧秀姑娘走上来,萧战忍无可忍,叫上加福:“咱们先去看太后,这里就快没有我站的地儿!”

加寿和香姐儿拍手欢呼:“你也有输的时候,等着吧,姑姑明年接小妹妹,战哥儿,你可怎么办?”

萧战回一句:“比我大的,我可不怕。”

说说笑笑中,龙四的心更定下来。忽然的想法冒出来,如果自己真的失仪,有孩子们在也能帮着遮盖几分。再别说,姑母小弟和弟妹都在这里不是。

偷偷地把这话对四夫人说了,四夫人亮了眼睛,悄悄地回:“就是这样。”她眉头一展,肩头一松,在太后宫外步子慢下来,真的信心上来。

说到底,出嫁前没出过省,出嫁后头一回出远门的四夫人,她是头一回进这尊贵的地方,见天下第一尊贵的人,皇帝的亲生母亲。

……

“呵呵,你们来了。”

主动的招呼,对着袁国夫人而发。太后眼里顶顶敬重的人,为她袁家留下骨血的好弟妹。

行过礼后,太后爱屋及乌,取过两个东西,让龙四夫妻到面前。亲手递给他们:“咱们不论皇家的话,你算是我家弟妹的侄子,也是我的侄子。喏,头一回见,赏赐是另外的。这个你们拿着,别说你们大了不要的话,在我面前,你们还是孩子。”

龙四夫妻上前接过,见是两个一式一样的金绣荷包,鼓鼓囊囊的,里面不知道是什么。

“我的加福快来拿钱。”同样的荷包,太后给一个给加福。又一个给萧战…。孩子们全都有份。

龙四夫妻恍然大悟,四夫人看向含笑在旁的谢氏和石氏。难怪她们有这样的荷包,先时见到还以为是姑母给的,却原来是太后赏赐。

这里面是钱,这也就弄个明白。

袁训最后走上来,皮头皮脸:“都给了,我也是孩子,我和宝珠的在哪里?”

大家笑了起来,太后佯怒,向他手上虚打一下:“远亲是远路来的,从故乡来,亲切,我给两个。你没少哄我东西走,快离了我,没有你的。”

袁训装着灰头土脸的回来坐下:“好吧,没有就没有吧,倒领一顿教训。”

太后笑了起来,向宝珠道:“我的儿,你跟着这样没皮没脸的丈夫,你吃苦了。”

宝珠忍住笑,袁训啧着舌头还要再来几句逗乐子的话,外面回小殿下们到来,袁训打消下去。

龙四夫妻忍笑也忍得苦,恭恭敬敬把荷包佩好,并不敢这就打开来看,见几个嫔妃带着两个跟加寿年纪相仿的小公主,三个更小的小公主小皇子过来。

见过太后,就欢快地问加寿:“加寿姐姐,说你今天又不收钱,是真的吗?”

加寿点点头,示意她们看过来:“老家的四伯父四伯母到了,特特请他们,所以都不收钱。”

小公主们喜欢的打开荷包:“这可太好了,这些钱可就全归了我。”各式金银锞子露了出来。

一个小公主活泼地到龙四面前,天真无邪的道:“要是你们天天进宫该有多好,加寿就天天不要钱。”

加寿扮个鬼脸儿给她:“那你的钱可怎么花呢?”寿姐儿得意洋洋:“我帮忙呢。”

太后笑道:“都看出来了,我们这个随父亲。”当着人对加寿和蔼地道:“你是个大的,应该你请。”

“是呢。”加寿说过,回到太后身边,伏在她怀里撒娇。萧元皓不甘示弱,把另一边占住,和加寿叽叽哝哝不知说什么。

这一切,都在昭示太后的疼爱,小弟的得宠。龙四夫人拼命的记在脑海里,回家好对妯娌们学说。

龙四拼命的记在脑海里,回家去好对父亲学说,让他狠放下心。

出于礼仪,他们进来以前,就低下头不敢看这里坐的有什么人,太后是什么面容都不敢去看,只依稀知道她穿戴的从来没有见过,就像加寿现在的衣饰,是在边城不可能会见识的装扮。

旁边,还有太上皇。不爱说话,但抚须微笑的他,给人感觉亦是长辈,并不是高高在上的皇家人。

侧边还有嫔妃们,珠围翠绕的,龙四夫妻就不敢去看。光记下太后和孩子们之间的笑声,就足够他们忙活。

“我的加福,你最近又学什么拳?”太后乐呵呵。

加福笑眯眯打了一套拳,太后命赏。

“我的加禄,太上皇说你越来越像个庄稼人。”太后乐呵呵。

香姐儿平时看上,算孩子们中文静的那个,但在太后面前,也吹上一通:“我是很聪明的,”把太后逗的笑上一通,也命赏。

执瑜执璞走上来,加寿和萧元皓让开位置。宫人送上小椅子,执瑜坐到太后左边,执璞坐到太后的右边。

太后的嗓音里处处乐开花,抚抚执瑜,又揉揉执璞额头:“瘦了吧?”

借机,龙四飞快抬眸看了一眼,他估计这会儿也没有人注意到他乱瞄。

见一个花白头发的妇人,精神气还有中年的神气,但态度威严上已现老态。

她生得绝好的眉眼儿,跟小弟有几分相似。

她的眼前是大孙子,喜悦畅快的浑身汗毛孔里都往外散发着,让人一看就知道她此时正愉悦的满心里装不下。

这个老人,让龙四生出敬畏,他甚至不顾什么的打量一眼四面的宫室,把殿顶上彩绘看在眼中。

青红黄绿紫,看上去一团好颜色。其实呢,这是深宫,这是折磨人青春好岁月的地方。

四面花枝招展的嫔妃,是供这青红黄绿紫的好精血。

她们中有人能熬得出来,更多的人只是寂寞日光。

从这里面拼出来不容易,拼到六宫之鼎盛,还能想着幼年失散的家人,这一段思念风飘雨摇没抛弃过,蕴含的不仅是对家人的牵挂,还有着她自身的善良和美好。

这让家中曾兄弟分裂的龙四无地自容,又让他为太后必然有一段苦苦支撑的岁月,而湿了眼眶,哽咽酸涩到咽喉。

想一个离家日久,再没有受到家中照顾过的女子,心中照顾家人的念头一直长存。而自己兄弟,也难免就弱于小弟一头,要受他和弟妹的影响,把兄弟亲情方能恢复。

他袁家,本就是有这样你敬我尊的根源,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

太后是这样,千里万里寻袁家的根苗。小弟是这样,大好前程不要,弃官去往边城,只因为他觉得父亲需要他助一臂之力。

太后同孙子们的一问一答中,因孙子们又长高了而满意不断。龙四僵在赐坐的座椅中回首前情,陷入对自己和五弟的愤怒中。

直到孩子们欢呼:“去吃东西了。”龙四惊醒跟着起来,落在后面装着整装,拂去眼角收不回去的一滴子泪。

进宫前想到的皇家威严早就不在,换上来的是太后浓浓的亲情。这个巍峨的宫殿群中,哪怕现在让龙四到金殿上去,他心里也只有抹不去化不开的亲情。

来自于小弟。

来自于让孩子们簇拥的太后。

来自于妻子有眼色扶着的姑母,更来自于早已西去的祖父夫妻,先老国公和夫人。

……

绿柳如金,异花盛开,这是个花开明媚的季节。花香,更给龙四细剥往事的思绪注入丝丝芬芳。

他会想到先老国公夫妻,这是整个亲情恩情中不可缺少,理当受到尊敬的一对人。

龙四很清晰的回想这件事情,所以没把老国公夫人,小十的亲生母亲算在这恩情亲情之中。

姑母与袁家姑丈相见,确实是老国公夫人的所作所为。但如果没有先老国公夫妻疼爱娇女,在生前一直保护于她,袁夫人再大度再豁达,遇到固执,甚至是认为有损门楣的家庭,吃苦必不可少。

哪怕袁夫人独自撑起家业,一样能等到中宫的到来,在她的心里,也会有一段缺憾的亲情。

这不是让别人豁达大度能做到,这是龙四的祖父母,袁训的外祖父母,用自己的行为为女儿撑起安宁的天空。

这里面,老国公也功劳甚大。没有老国公的疼惜手足,就不会有陈留郡王这嫡长女。

龙四想到进京以后,郡王妃也依礼设宴邀请,并且请的是所有亲戚们数百人,给足养父和龙四、妯娌们面子。

龙四知道,姐姐只是给父亲面子罢了。

作为曾经糊涂的龙四,眼前出现的是爱惜丈夫的袁夫人,万里寻亲的太后,尽释前嫌的郡王妃,脑海里想的是祖父母和父亲,心一会儿温暖和熙,一会儿由自己以前,而在刀尖子上滚动。

他不安又庆幸,不安于曾经是那样过,庆幸于如今这样着。骄傲着太后赏下荷包,又默默的敬佩着袁训。

直到肩头让一碰,谢老爷和石老爷满面堆笑出现在面前,龙四百般纠缠的思绪这才离开。

“贤侄,等回家去,你的荷包给我们看上一看。”

谢老爷和石老爷不是孩子,因为没有,把他们眼馋的不行。在宫里有座儿就知足吧,也不敢向龙四讨要观赏。

人在这里走得散开,谢老爷和石老爷本可以等回到袁家再要,但按捺不住,羡慕的先来和龙四打个商议。

龙四不但答应,还帮他们出了个主意:“等回家去,显贵他们进过好几回宫,这荷包必然不止一个,讨两个给伯父们也就是了。”

这一番话把谢老爷和石老爷打醒,两个人连声说是,和龙四一起,把目光放到显邦兄弟们身上。

龙四想心事去了,谢老爷石老爷一面抓紧时间看宫里的景致,一面暗自庆幸众多亲戚们里,只有他们跟随进宫,来了两个儿子也没有进来。都没有看别人。

这一看,显邦等兄弟走在太后旁边,正在说个笑话。

太后是很喜欢,龙四眼皮子抽搐着,觉得丢足了人。他正在懊恼事先没有叮咛孩子们,妻子四夫人过来,低低的得意:“你儿子刚才也说了一个,又得了太后一个荷包,这钱如今都赚到宫里来了。”

“丢死人了,你还喜欢。”她的丈夫这样回话。

龙四夫人谨慎地问:“哪里不对吗?”

“这个笑话是在老太太和姑母面前都说过的,哄过一道儿钱。既然要往太后面前说,怎么不好生准备一个,我不看他们,我这脸上臊的慌。”龙四索性往后又退几步。

龙四夫人却觉得不错,自语道:“好歹我儿子这算见过宫里的世面。”她跟上去,还是得意的。

谢老爷石老爷意识到跟着龙四比较不会出错,三个人一起走着。加寿回来,脆生生道:“四伯父,你累了吗?倒落在最后,还是要看什么地方的花草呢?”

谢老爷和石老爷忙着堆笑,前面那是宫中实际上尊贵第一人,太上皇和太后。面前这个是宫中得意第一孩子。

龙四更生暖意,也不肯怠慢:“有劳寿姐儿来陪我。”加寿翘翘鼻子:“四伯父不用同我客气呢,您是我请来的客人,理当我招待。要是今天看不足,改天再来吧。”

龙四还没有答应呢,谢老爷和石老爷满面春风应声:“那太好了,要不是托赖寿姑娘,可怎么能来呢。”

加寿神气的回答:“这没什么,要让舅祖父满意呢。”

谢老爷和石老爷对看一眼,都想这孩子聪明的,把这人情加在老国公身上。按说她离开的时候一周岁出去,哪里还能记得老国公。这是家里大人一直在提醒才是。

龙四暗暗得意,看看我有个好父亲,在宫里也是一样的有颜面。

这就加寿陪着走到小镇上,龙四三个人一起惊呼:“天呐,一模一样,”除了小些,小镇和袁家小镇没有区别。

太监站街,宫女当垆,二层的酒楼招牌是透出老字号,谢老爷抓耳挠腮,石老爷步步不安。

看出他们的心意,龙四轻声道:“舅爷们好好考功名,自然有能照顾的地方,这小镇并不只是为寿姐儿起的,还有安慰太后的思乡情。”

在太后的心里,当年的中宫就是为寿姐儿不想家。她接来孙女儿为疼她,不想她想家哭成撕心裂肺。

在太上皇的心里,当年的皇帝则是为中宫的思乡情,皇帝二话没说答应起这个小镇,一切心思为妻子。

树立在秀景佳色中的小镇,亦是情意的化身。

二楼上坐下,龙四等人又吃了一惊。多出来一个衣着气派的妇人,太子侍立在她身边。

她发上凤饰,衣上彩凤展翅,不用指点,也看出这是皇后娘娘。

袁训匆匆过来,低声道:“来拜见娘娘。”龙四反倒趁心意,他不想露脸面,也不想回家吹嘘,他和老国公有一样的心情,皇后如今还喜欢寿姐儿吗?

皇后笑容可掬:“罢了罢了,是加寿的亲戚们,闲了再进来坐坐,陪太后说说家乡的事情。”

看上去和气,四夫人是多了一层脸面,龙四是放下一层心。

“给,我招待你。”小小俊秀的公子,柳云若送上茶水。小小柳公子面对他心目中的神箭手龙四公子,和孩子们的争斗点滴没有,满面的腼腆。

加寿也不同他客气:“云若,大弟二弟六弟也会来帮忙招待,四伯父也交给你了。”

“行。”柳云若对这差使很中意。

谢老爷和石老爷见他衣着不凡,在这里随意,腰上也得了太后一个荷包,怀疑是皇子殿下,跟龙四打听:“这位是?”

“皇后娘娘的侄子,国舅柳至的独子。”

谢老爷和石老爷再次起敬,算起来从他们进宫的开始,起敬了好些回。

小镇的特色就是山西的食物,但招待的是来自山西的人,加寿特意加上各式宫肴,大家都吃得很香。

只是碍于太上皇太后、皇后和太子在座,才没有赞不绝口。

龙四眼角不时在袁训身上,见他终于给自己一个隐晦的眼色,龙四的心狂跳起来。

扶着桌边才能站稳,对上谢老爷、石老爷询问的眼光——他们是越来的越拘谨,孩子们太小觉得不靠谱,步步跟着龙四最安心——龙四尽量自然的颔首,不愿意他们看出自己的去向。

“就来。”

都以为是净手,谢老爷、石老爷释然,眼光随着龙四走到树丛里,期待的才收回来。

袁训在几步外等候,龙四深呼一口气,追上去跟他并肩。

……

不起眼的宫室,完全隐藏在景致中。但这里是皇宫,一个草根子在外人眼里也有荣耀,何况里面的人是谁,袁训已知会过,龙四肃穆。

白玉台阶之下,最后一声温和的叮咛:“进去不要怕,慢慢的说。”

龙四用力点头,学着袁训的模样,半垂着身子,双手放在两侧不敢乱晃,踩着袁训脚印来到殿室中。

半旧而古朴的摆设,古董的意味十足。半倚半坐的一个身影,因为龙四低着脑袋,只见到衣角上威仪冲天的飞龙。

“臣袁训见过皇上。”

“臣龙怀全见过皇上。”

皇帝目光在袁训身上掠过,若有若无的有一丝笑意,但随即板起脸,他还正跟忠毅侯生气呢,淡漠地道:“平身。”

并没有赐座,袁训和龙四静静起身。

“龙怀全,老国公身子还好?”

龙四扑通重新跪下:“父亲身子好,只还是起不来。”

皇上语带调谑:“你既进京,让忠毅侯往太医院弄点儿好药,”眉头轻动:“哦是了,前福王府里有个药材库,朕并没有收回。”

龙四得到这样的垂问,感激莫明,眼眶微微的红了。他想到病卧在床的父亲,自有他病人的一番艰辛,当儿子的一旦体谅父亲,他的苦全在眼中。

但有皇帝的这几句开场白,不但龙四心头的苦去了一大半儿,他还代老国公心里一宽。

这代的毫无道理,但龙四就是背上一松,觉得父亲和自己心里对世事的难,原本重如泰山,现在轻如小山。

还有话要回,龙四才不敢完全放松。

他本应该这就回皇帝,说小弟送回不少药材。但袁训抢先一步回道:“回皇上,福王府里却没有文房四宝库。”

“朕那日无事,翻了一翻旧年的事情,梁山王府里还存着不少的好笔好书册,朕也纳闷,历代梁山王都征战在外,先皇和太上皇赏给他们丹青给谁看呢?听到你的话,朕可算明白了,先皇和太上皇都知道你要跟梁山王府斗气,满京里都说你仗势欺人,好在梁山王府库藏丰富,才没有让你斗下去,而你这不长进的东西,落上一个贼名声。”皇帝鄙夷。

这一番话是袁训自己招来的,龙四不回话。袁训带着不服亲家,而且事情始末,在皇帝面前,袁训早就洗白自己好几遍。

今天也不例外,袁训陪笑:“当贼原是阮英明。”

“都不是东西!书画成癖,为纸作贼。丢人。”皇帝斜睨了一眼,目光微转,放到龙四身上。

龙四感觉到,人不由得一哆嗦。

“龙怀全,郡王与国公们,相处的好吗?”

龙四脑子嗡的一声,千万头绪,过往的片段,加上他能荣幸的为家里做个辩解,在脑海里翻腾开来。

说好,不对。如果好,就不会有梁山老王帐下,几位国公跟随定边郡王造反。

说不好,不对。他的姐丈就是一位郡王不说,也不能把各家郡王一起黑。

这个回答,如果不是事先推敲过的,龙四知道自己今天过不了这一关,只怕回的颠三倒四,皇帝听不进去。

但好在,镇南王事先打过招呼,袁训事先知会,龙四很快把乱腾劲儿压下来,必恭必敬地回了话。

“风调雨顺之时节,皆大欢喜;遇旱遇涝,可以支撑。”

说来说去,郡王和国公之争,为的是田地,田地是钱。

国公们手中有余钱能支应,可算无事。当年遇灾,郡王们索取不能满足,不满从琐事到大事,从家外到家里,这就不能消停。

皇帝一听就明白,略带忧愁的道:“这哪一年没有灾呢?”不是这边淹,就是那边旱,期盼雨水有雨,小雪全国有雪,这几乎不可能。

“总是,都为军粮充足,边城靖宁。”龙四说的咬着牙,让他不带出对任何人的恼怒,对他是个考验。

如果真实的回话,说这事情从郡王们掌兵权后面开始,就是把太上皇请过来,也说不明白这事。

而梁山老王,至今人人怀恨,他也是一代一代接下来。

龙四面色灰暗,他自从心依顺家里,小弟又与梁山王府结亲家,又有太后,他和老国公都有澄清这事的想法,也就尽力的往前面了解很多。但越了解越复杂,复杂到一个脑袋变十个大,也理不清这一出。

十大国公守十大边陲重镇,国公们后代不继,出一个斗鸡走狗的,倒了国公府是小事,边陲重镇失于安宁。

郡王们不管真的有亲,还只是同姓,因为开国功高,开国皇帝有猜忌之意,把他们分封在国公们中间,一是不许他们在京中,依仗功高对皇室有威胁;二是以国公牵制郡王,以郡王监视国公。

唯一留在京中的三大王府,镇南王府忠心不二,开国的那位王爷,他的族兄族弟有亲戚,他跟随造反因为兄弟们的邀约,论起来他这一族,是亲戚。他与皇帝完全没血缘关系。

梁山王府忠心耿耿,只看他们代代王爷的相貌,就知道跟皇帝挨不上边。跟镇南王一样,论亲戚关系,这一族是亲戚。

忠勇王府因为首任王爷战死,照顾王妃的心上,把她留在京里,总不能把一个寡妇打发出去独自照管封地。招赘忠勇王忽然恢复原姓,这是个意外。

原本安乐于封地的郡王,后来有了兵权。自认为龙子龙孙,垂涎各国公的地界。

他们能守边城,为什么还要国公府存在呢?

梁山王代代在军中,代代因为粮草和国公们摩擦,郡王们都助一臂之力。

国公们日子难过,委婉的,与郡王们联姻。骨头硬的,硬扛到底,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如造反的几位国公,再不反没活路。让深谙内幕的定边郡王说服。

这些话龙四不能回,他只能从军粮和风调雨顺上去回。

皇帝陷入沉思,这件棘手在他登基后,一直想解开,却处处是结的为难事情,又一次让他为难的不行。

掀掀眼皮子看一眼袁训,表弟和梁山王定下向各国讨债之仗,军中粮草大半由户部支应。户部尚书不能给,也有他的道理。以往军粮,先由各国公府支应。

袁训以此仗发动大军,是从没有过的。经历时间之久,也与以前不同为理由,差点把户部尚书打了,这粮草才要到手。

袁训这样做,他早知道就地支应粮草的不容易。

也有他的私心,他为了他的舅父。这一条,让皇帝恨恨。正烦着呢,把袁训斥责起来。

“这些话,你难道不知道吗?早你怎么不回!”

袁训不慌不忙:“回皇上,臣幼年离家,知道不甚明了。但臣蒙圣恩,往军中走了一回,臣愚顿,回京后方整理出一个条陈。”

“你是愚蠢!这些年才有一个条陈。说吧!”皇帝的不留情面,让龙四惊的面无血色,他把上有太后忘记,为袁训暗暗担心。

袁训十二岁后在太子府中长大,听训这事情对他颇不陌生,他还是没事人一个,也不影响他回话的自如。

“十位国公,今已去数个。郡王们也仅存数枝。延宁郡王战死,江左郡王战死,定边贼子,造反身亡。另东安、靖和二郡王,为赎旧错,惭愧自刎。他们的封地,却还存在。臣查了一查,归各州县管理。以往的军粮支应,有的给,有的不给。军中无粮草,全由现存国公们供给,”

皇帝把案几一拍:“你不用说了。”

袁训闭上嘴,龙四可怜巴巴。小弟的话没有错,以前十个人给军粮,现在五个人给,迟早国公府没有活路。

老国公弃武改文,就是看出这一点无人过问,老子不掌兵权,反正郡王们都有兵权,烹走狗的时候到了,知趣后退。

梁山老王跟辅国公府的矛盾就出现在这里,老王许他去兵权,却还要军粮。

因为你国公府早年封地还在不是。

辅国公两眼一抹黑,要是没有袁训出现,也离造反不远。

一个一个的郡王战死,一个一个的国公府倒下,但大片的田地不知去向。

暂管的州县,有时候旱涝还伸手问朝廷要钱粮。这中间的一大亏空,出来的无影无踪,突兀的横着这里。

皇帝眉头更紧,龙四是忍不下去了,插着回了句话:“这些事情,梁山老王他应该知道,”

“老王有老王的难处。”袁训面无表情打断他,而且不顾这是君前,对龙四狠狠一个眼色。

皇帝看在眼中,硬生生让气乐:“朕在这里,你还敢弄鬼!”袁训重垂下头,龙四满身悲凉,在他心里,与他家为难的除去郡王以外,就是梁山老王。

皇帝不这样看,袁训知道,及时把龙四拦下来。

殿室中寂静无声,只有春风带着花香拂过的动静。皇帝愁眉不展,袁训回的话,他登基后也一一查过属实。

这里面梁山老王他依照旧例问各国公府要粮草,国公府子弟不屑,把田地丢失他不管。唯一可恨,老王是按风调雨顺的例子讨要,引发诸国公对他的痛恨,但他省了朝廷的,不是全在自己腰包。

郡王们有逼迫撤去国公府的嫌疑,因为边陲可以不用他们守。也是相中他们家产的含意。梁山老王是王爵,他见风顺势,国公的日子就不好过,以为从梁山王到郡王,全看他们是眼中钉。

这一层层的矛盾,里里外外纠缠成结。丢到这一任的皇帝手里,他数年没有理会,是无从下手。

他可以按袁训回的话,把流失田地从州县里另行分出,旱涝也可以另计,收息也就另计。但他不愿意打破开国先皇的编制,十位国公,十位郡王。

以郡王看管国公,以国公掣肘郡王。

还有葛通,虎视眈眈盯着他外祖父的王爵。田地重新一分,江左郡王这一枝就彻底不在。葛通不见得反,这也是逼反人的手段。而且动了开国先皇设定下的根本。

再分出去另计过,再还到国公编制上,嘴上一说很容易,这中间派人管理,上册收存,耗费人力物力浩大,这中间出贪官不会一个两个。动一动都麻烦。

良久,皇帝疲倦地吩咐袁训:“依就户部支应粮草吧。”

“是。”袁训应下来。

看着皇帝眼色手势,袁训理当这就辞出。但他不是别人,欠身道:“寿姐儿今天请客,皇上日理万机中,也当松泛松泛。”

“走走也好。”皇帝在袁训和龙四的陪同下,不用车辇,往小镇上来。

……

玉兰树下面,铺设好锦垫。加寿问过太子不坐,头一个坐下。管理宫务威严的小加寿消失不见,换上来的是随瑞庆长公主的小加寿。

“开会开会,太子哥哥是我这一帮的。”

长身玉立的太子含笑。

执瑜执璞紧接着坐下来:“我们是一帮的。”

萧战和加福坐下:“我向着加福,加福向着我。”

香姐儿坐下来,禇大路背着小红花飞快过来。加寿请家里人,他们也能出现。禇大路小胸膛一拍:“我向着小古怪,我向着小古怪。”小红花嗓音软软,舌头打着卷儿:“我向着小古怪姑娘哦……我向着小古怪姑娘哦……”

一众眼光,放到龙氏兄弟身上。

龙显邦看一看:“寿姐儿有殿下,无人能比。瑜哥璞哥顶天立地,不用我们。加福…。”

萧战做个撵鸡的姿势:“哦哧,哦哧,”

龙显邦笑道:“我们向着二表妹,来来,今天是你们商议谁是小二爷,这事情还用商议吗?不过是借机会又争执罢了。我们不插话,二表妹,我们支持你!”

呼呼啦啦站到香姐儿后面,香姐儿竖起好几个手指头:“我又多了这些人。”

不怀好意地只看萧战。

萧战眨巴几下眼,把萧元皓抱过来。放到锦垫上,萧战趴下来,双手踞地,昂头向天:“嗥嗥,我是狮子我是老虎,元皓,你向着我和表姐吗?”

“好啊好啊,”萧元皓乐得直点头。

香姐儿坏笑,继续晃动手指头:“我的人还是多出来哦?”

萧元皓到处乱看,把过来的皇帝看在眼里。迈开小腿跑过面前,皇帝刚笑着要抱他。就让拖住衣角,小嘴里飞快:“帮忙,皇上来帮忙,”

孩子们面面相觑,一古脑儿爬起来见驾,有一个没忍住的,一起大笑出来。

元皓挺起胸膛,以为这是对自己的夸奖,小手更攥住皇帝不松手:“我们人多,我们人更多哦。”

------题外话------

欢呼欢呼,感谢感谢,按时更新,幸福满满。

求票哈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