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龙书慧成亲/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等到皇帝弄明白,在元皓脑袋上拍一记:“朕才不管你们呢,下去,好好的帮忙。”

萧元皓跟在脚下:“您只能向着元皓哦,只能向着元皓…。”

孩子们的笑声,把龙四为暂不能解决事情的悲凉抹去。衣角又一紧,柳云若略带紧张又讨好:“您去了哪里,刚才上包子上面,您不在,我让留下热的。”

看到自己失态地捏着衣裳,羞怯怯地嘻嘻一下,跟拔刀血战的那个又不一样。

为龙四整着衣裳,柳云若不能自己的还是很仰慕。

通过他自己射箭,知道射的近似完美有多难。

袁训微笑:“带着四伯父转一转吧,这附近你也熟悉。”

“四叔,”柳云若嘿嘿,但寸步不让。

“死心眼儿,这是我的四哥,难道不是你父亲的四哥?”袁训装作很生气。柳云若后退一步,还是嘿嘿,但还是不让步:“这得问过父亲,没问父亲以前,只是四叔。”

有趣的孩子又多了一个来,龙四认命的而又知道自己幸运。上一回进京,可没有人这样的推崇他。

“四叔就四叔吧,等西山去,我让你父亲好好叫我一声,看你改不改。”半真半假的说着,龙四让柳云若带走。

袁训陪着皇帝去小镇,两边无人,春风红花中,皇帝悠悠然:“要是打输,我要你好看!”

“这又是哪个侍卫进的言,您不说拿我是问,倒成了要我好看?”袁训跟在后面贫。

“朕不告诉你。”

小镇上,皇后看着这一对极出色的男子,有些无奈。当年她误认表兄弟为龙阳,不是没有道理。

……

两扇门打开的时候,里面透出木器家什的浓郁,还有一缕阳光。

春末夏初本就是日光强盛的季节,但龙书慧还是认为,这日光来自她身边的人,她的九婶娘,忠毅侯夫人。

宝珠没去想她动的心思,握住龙书慧的手,笑吟吟道:“赶紧看上一看,要添补还来得及。”

五夫人石氏见龙书慧发呆,轻推女儿:“长辈的心意,有福的孩子,按九婶的话,细细的看一遍吧。”

龙书慧不再迟疑,奉请宝珠先进去。在她后面,陈留郡王妃,大夫人谢氏,四夫人,和五夫人石氏一起进来。

“描金箱子十二对,内中银鼠皮袍六件,银鼠皮袄六件,银鼠衣领……”四个管事捧着册子跟在后面,用大家能听得见的嗓音报着名称。

龙书慧原本是想装个娇滴滴的女孩儿,但听不了几句,泪水涌满眼眸。

长辈们全含笑,今天她是个顶顶要紧的人物来看待。

“宝蓝府绸一百匹,正红府绸一百匹……”

龙书慧应该对宝珠依恋,却只把依恋的眸光给了她,人依到陈留郡王妃身上。

郡王妃在她发上轻抚一把,柔声道:“还缺什么今儿赶紧的说,当娇客的时候不要白不要。”

“已经足够了,已经很多。”龙书慧垂下眼敛。

她随母进京,嫁妆随船而来。现在这里的,是四伯父奉祖父之命送来,和外祖父添箱的东西。余下的,尽是宝珠和陈留郡王妃准备。

厚厚的几大册,龙书慧双手捧住,给长辈们行着礼,在满眼的家什镜台,和箱上小匣子满满的银票里,把面庞羞涨起来。

“表姑娘可曾相看完?四老爷叫去呢。”一个丫头扒着门笑,无意中往房中看看,让东西晃了眼睛。

石氏接过册子,催着女儿:“快去吧。”龙书慧欠身退出,随丫头来到龙四住处。

花梨木喜字瑞云的条案旁边,龙四肃然的侧立,把个身子微微的对着条案欠着。

见到龙书慧进来,龙四面容冷峻:“祖父命我带来这个,你来叩头。”

英风煞气的一个头盔,散发出岁月的沧桑。

“先祖的东西?”龙书慧吃惊的脱口说过,不敢再有迟疑,走到条案前几步,双膝跪在下面。

这是头一任辅国公的衣甲中一部分,原本同灵位一起摆在国公府的祠堂里。

龙四一字一句,苍劲有力而又告诫十足。

“龙氏家训,在你之前,男闻女不闻。今龙氏女儿书慧,与别人不同。身系祖父与南安侯府之情意,南安侯府亦念其祖父之结交。龙书慧与钟南将成亲事,奉祖父之命,特把先祖家训告诫与你。”

铿锵有力的语言,让龙书慧惊吓似的白了面容。低声道:“是。”

“一,龙氏热血,誓守边城。子孙后代,不得有叛敌通贼者。

二,和睦乡里,扬我家声。子孙后代,不得有败坏祖宗名声者。

……”

龙四的说话慢慢的严厉,眼圈也慢慢的红了出来。龙书慧的身子轻轻战瑟着,眼圈也慢慢的红了出来。

最后两条,龙四是泣泪交加,声含哽咽。龙书慧也颤抖着身子轻轻地哭着,很快把个帕子濡湿。

“在诸姐妹中,你算有福气的,嫁到京里天子脚下,夫家又是勋荣世家,根基深厚。你当时时提醒自己,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好自为之……”

龙四一气说了好几遍,直到他自己泣不成声,再也说不成句子。

“书慧谨记心里,书慧谨记心里,书慧谨记心里……”龙书慧越哭越抽噎,到最后一声大哭:“四伯父,书慧知道了!”

石榴红裙在地上拖动,龙书慧膝行到龙四面前,她已经是大姑娘,按理不应该再有这样的举动,但情绪激动的人哪里想得到,龙书慧以小姑娘之姿态,抚到龙四膝上,放声哭道:“四伯父放心,我打心里爱惜这亲事,这亲事来得不容易,我知道……”

赤红着眼睛,龙四此时心里想到的离不开龙五。他痛泪更下,举手在侄女儿发上轻轻抚着,泪中有含恨声:“可怜……你父亲早早去了,”

“呜……”龙书慧悲从中来,又是一大声。

龙四仰面,把泪水往肚子里咽,咽得“咕噜”一声:“可恨我疏于照管你母亲,你,和你弟弟。”

“不,四伯父你对我们很好很好,”龙书慧大哭道。

又是一声泪顺咽喉下到龙四肚子里,是酸是苦全翻上来。最后,他带着眼泪浮上笑容,虽然还是苦涩的断断续续:“但幸好,祖父不疏忽,你九叔不疏忽,老侯又有情有意,成就你跟南哥儿的好亲事。南哥儿,是个好孩子,”

龙书慧哭的更大声。这里,不是悲痛的泪,只自己感怜自己的身世,和她的幸运。

“成亲过后,好好的同他过日子。缺什么,不是我同你九叔客气,到底,你父亲不在了,我才算是你的父亲。写信给我吧。有难事,我离得远,就往这里来说。”

龙书慧大力点头,钗环晃动不已。

龙四深深吸一口气,把眼泪勉强止住:“去吧,记住我的话就行。”

龙书慧给他叩了头,提着裙子跑了出去。龙四没有再看她,呆滞的望向先祖头盔,凝视好一会儿,浓浓的羞愧开始散开,他自叹道:“坏事情变成好事情,这恩情怎么报答呢?”

他指的,自然是袁训。

……

蔷薇花大放,花架子下面,龙书慧甩开丫头到这里,呜呜掩面哭的很是伤心。

按理,刚得一笔嫁妆,龙四教导也不是针对,她不应该有伤心才是。

一个小脑袋从花叶中先进来,认一认,韩正经奇怪地道:“书慧姐姐,你果然在这里。”

簌簌几声花叶动着,小脑袋退出去,小嗓子扬声出来:“书慧姐姐在这里。”说完,韩正经从进来的路过来,而不远处,一群欢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一个玲珑白玉簪在小手上,韩正经道:“给!正经送的。”眼睛还打量着龙书慧的泪珠。

龙书慧忙掩饰的擦着,打起精神给韩正经大大的笑容:“谢谢你,正经,只是,这是从哪里来的?”

韩正经还没有回答,一群小人儿过来。

“哈,在这里!”执瑜执璞香姐儿加福萧战常巧秀禇大路,还有萧元皓出现在花架子外面。

龙书慧夸张的送上笑脸,同时在想着韩正经小肚子里存不住话,等下一定说出来自己在流泪,她要有个让弟妹们满意的解释才行。

“给,”执瑜送上一个红珊瑚珠子如意金钗,执璞送上点翠红宝石的一对花钿,香姐儿送一双赤金红玛瑙耳坠,萧战和加福送一对红玉镯,常巧秀的是一对珍珠步摇,禇大路的岳父是财主,红花给他的,是迎面八宝赤金凤。

禇大路道:“这是我和小红花的礼。”

韩正经这就会回话,他还记得龙书慧问他,东西是哪里来的。韩正经瞪大眼睛:“曾祖母给我和好看孩子的,送给姐姐压住箱子底。”

“哈哈哈,那叫添箱,不是压箱子底。”孩子们笑起来。

只有萧元皓没有给,龙书慧也不敢指望,就这已经是意外之喜。

接过东西捧在手上,加福体贴的还带个乌木小匣子,由元皓拿着,就算他给的东西,方便龙书慧把首饰放进去,比空着手好拿。

龙书慧心头一热,眼泪又掉下来。韩正经又想了起来:“书慧姐姐一直哭。”

“为什么呢?”孩子们热烈的问着。

加福道:“是不喜欢南表哥吗?”

萧战道:“应该是南表哥今天没来看你,”

执瑜执璞拍胸脯:“放心吧,以后南表哥敢欺负表姐,有我们。”

“有我们!”萧元皓独自一个,也把小胸脯拍的响。

龙书慧又要忍泪,但面对他们,又更忍不住。一面哭一面解释道:“让你们感动的,看我哭的停不下来,多谢你们,容我去洗把脸,再回来好好的道谢可好不好?”

孩子们陪着她回房才离开,龙书慧让把房门关上,说自己要静一静,独坐在榻上,心头又跟刚才一样,陷入冰凉的往事中。

她知道。

她在家里听到过话,说话的是婶娘们。

“唉,今天有一家给书慧说亲事,父亲还是不答应,依着我说,赶紧的选一家定下,就不错。说到底,五爷是通敌卖国……”

龙书慧回房,深一脚浅一脚,目光呆呆。

家里兄弟姐妹的话,龙书慧还以为是开玩笑。但偷听来的这几句,让她丧父本就沮丧的心灵,狠狠的一大击。

通敌卖国的人全该死,这话说给京里的孩子们听,除去萧战家庭荣誉深,反应会强烈些,别的孩子们,包括执瑜执璞,可能都只是认为这个人该死,而不是痛到骨头的那种该死。

京里离战乱太远,远不如边城的孩子从记事起就知道,通敌害自己,害家人,也害邻居和同城的人,是个孩子也不要和通敌的人玩耍,是个孩子也要举刀杀他。

听这话的那一年,龙书慧不到十岁,却又偏能听懂了的年纪。从此见人目光躲闪。兄弟们姐妹们窃窃私语,不见得是说她,龙书慧也会飞奔回房,躲着不愿意再出去。

通敌?这是个不能面对人的罪名。

她小心的护着弟弟,不敢和母亲说父亲,也不敢和弟弟多谈论。在心灵的困苦中,无人开导,龙书慧渡过别人在父母呵护下懂事的年纪。

她早早的成熟了,原本是娇女儿,这就学会看人眉眼。跟娇憨的看人眉眼不同。

祖父不给她定亲事,外祖父着急,难免在女儿面前说的有话,龙书慧听得懂时,总是默默从母亲身边走开。

亲事是女儿的归宿,但对龙书慧来说,她有通敌的父亲,哪里还有好的归宿等着她。

幸好,两个表弟把母子们接到京中,在袁家长辈的抚爱之下,周围环境也没有知道她父亲通敌的人,龙书慧舒心畅意的成长着,钟南也非常让她满意。

往事本是深压在心底,在今天让四伯父的话翻了出来。

龙书慧知道自己是幸运的,让龙四提醒的奔到僻静地方,只想大哭一场以后,再也不想这件事情的过自己日子,又让表弟妹们打断。

祖父不是不疼她,要是不疼她,就不会写信给南安老侯,向老侯求帮忙亲事。老侯定在自己家里,本不在国公信的字面意思中。

四伯父四伯母也疼,母亲说拿出来最好的东西。四伯父特意进京来送亲。

由此推一下家里的伯母婶娘们,她们不见得不疼,但那个环境总是让人窒息式的呆不下去。

龙书慧以前总问过自己,我有什么错,父亲犯错,我又没有错。

但只是换了一个环境,天也蓝了,地也宽了,也有母子们站脚的地方了。

就没有龙四的话,龙书慧也知道自己的福气好。

此时手托香腮,斜对着一匣子的首饰,想到安老太太体贴到给韩正经和常巧秀也准备礼物,龙书慧更给自己打气。

“九叔九婶备下好嫁妆,过了门只添光彩。弟妹们又这样的撑腰,有什么理由,你还想着父亲,你不好好的和南哥儿过日子呢?”

她问着自己,想到钟南,龙书慧把父亲的耻辱抛开,柔情蜜意浮上心头。自从定下亲事,家里大人也不迂腐,时常和钟南见面,只这个月要成亲,好几天钟南不见踪影……。

但南哥儿如四伯父所说的,会是个好丈夫。

“书慧,开开门。”外面是钟南的声音。

龙书慧涨红脸,愕然的打开门,见真的是钟南。

“你,你怎么还能来?”

钟南嘿嘿:“我见习惯了呗,我说我来找瑜哥璞哥就是。”

“哦,快看弟妹们送好些东西给我。老太太想的真周到,正经也有东西送呢。”龙书慧把乌木匣子捧过来,把谁送的什么对钟南说了一遍。

让龙书慧感动不已的礼物,让钟南皱起眉头。

钟南只向龙书慧泪眼上一瞄,哪怕再掩饰,刚哭过有痕迹。他满面的计较:“瑜哥璞哥好小气,宫里刮那么多东西,一套头面也送得起,就送一件?”

作势要走:“趁寿姐儿还没有送,我赶紧去说说,再送一件的不收。”龙书慧又好笑又好气,把钟南拦下来:“你这个不知足的人,弟妹们送来的,恰好成了一套。表弟们送的全是宫中所出,劝你知足吧。”

钟南嘿嘿,这才说出实话:“我看你好像哭了,是让他们感动的吧?我这不是哄你呢。”

正说着话,丫头在外面回话:“瑞庆长公主打发人来见姑娘。”

龙书慧大惊失色,走到内间门那里,把帘子打起,对着钟南急道:“你快进来。”

钟南反倒疑惑:“我不能见人吗?我受伤没在脸上啊,我生得不错,可以见人。”

“哎呀,你这几天不能到这里来……”龙书慧跺了脚,钟南也一步不动,而两个宫人已到房外。

狠瞪钟南一眼,龙书慧脸红得像块大红布,匆匆忙忙的迎出去。钟南老脸皮厚的跟在后面,大摇又大摆,像在宣告我们是一家人。

宫人们偏认得钟南,两个人忍住笑,就不往房里进。把一个盒子呈上来:“这是我家小王爷的礼儿,请姑娘不要嫌粗糙。”

龙书慧难为情上来:“这怎么生受的起?”钟南早接过来,点头哈腰笑嘻嘻:“公主赐,不敢辞。”

萧元皓不知从哪里跑过来,离得老远就吆喝:“压在箱子底,压着,”钟南一愣神,小王爷冲上来,小肚子一腆,小手一指,在房中半人高的箱子上面,满脸的显摆他懂:“压到那里去!”

钟南悄悄打开看一眼,一套不错的宝石头面,这要是一压,碎了可是大损失,也不能再见公主。

过上一会儿,钟南汗流浃背,双手搬起半人高的箱子,离地约半尺,萧元皓趴地上,亲手把盒子摆好,拍着小手心满意足:“我也送礼了,给我下贴子,我要吃酒。”

钟南两腿微微哆嗦着:“好哈好哈,等下就送贴子来。”

龙书慧千恩万谢把小王爷和宫人送出这院子,回来进门,钟南还在笑话:“这么小,倒知道要贴子才能吃酒。”

“哎,我说你放下来,这么重,亏你搬得起来。”龙书慧把盒子取出来,心疼的看着钟南。

钟南直接就摔了箱子,砰地一声,箱子太重,房子震上几震,倒在椅子上大喘气:“这成套的礼真不是好收的,哎哟,把我累着了。”

“所以,劝你老实回家吧,不要又东家要西家收的。”龙书慧给他喝几口热茶,还是嗔怪:“这是你起了贪心,要收头面引出来的。”

钟南晃晃手臂,笑道:“这是长公主出手大方引起来的,这是你住在表叔家里引起来的,这全是你引起来的,你倒来怪我。”

龙书慧面上一软,轻轻地点了点头。这真的是住在九叔家里引出来的,不然的话,长公主她又认得龙书慧是谁,会给儿子准备东西呢。

“南哥,我会和你好好的过,你信我吗?”

“信,亲事是曾祖父许的,咱们只会过得比哥哥弟弟们好。”

少女面上一点晕红,让钟南看傻住,他不好意思上来,搔着头站不住,这就离开。

看着少年矫健的步子远去,龙书慧出了房门,来到家里供的灵位牌前。

三炷香,供到龙五的灵前。

少女虔诚的喃喃道:“父亲,我知足,想来你还在世的话,也会知足的。贪心这东西,真是要不得。”

肩头让轻握住,回身一看,是母亲石氏。石氏把女儿的话听在耳朵里,对她柔和的笑了笑,望向丈夫的灵位,幽幽地也道:“你虽不知足,却有一双知足的儿女,就是显兆,我如今也放下心,女儿更是蒙老侯抬爱,这就要成亲了。你放心吧,像是除了你,一家子里都是好人啊。”

石氏长叹一声,都不知道该做什么的评价才贴切。

说丈夫不好,他在世的时候,夫妻算恩爱。说他好,看他办的这事情,要是没有一门好亲戚遮盖,只怕辅国公府的门楣,如今是草长得老高,掩住全家人的尸骸。

“知足者长乐。”

石氏母女相陪着离去,只有话余音袅袅,还在这里有绕梁三日之余波。

……

桃红杏浓中,西山今日乱哄哄。马声嘈杂,人声鼎沸,从家里带出来的酒食担子,不时有子弟过去吃喝,镇南王从西山大营里过来,高声笑问:“生死约打得怎么样?”

回他话的是柳云若,小云若笑得自有意味,以前见到袁家就拼输赢的狠劲儿点滴没有,在镇南王问过话,抢先回他:“我们点到为止。”

镇南王大笑离去:“你们倒不拼个你死我活吗?怎么对得住京里等着看热闹的人。”

他离开的方向,是往出山口,有个临时的关卡,在上方飘扬着大旗。柳云若笑得很好看,王爷也来行方便,划出一片操练的校场给柳至和龙四争斗,免得他们随便找个地方,龙四带着从山西出来的亲戚,主仆加起来有数百人。柳家知道声势浩大,出来的人也在数百,这打起来足可以惊动方圆一片,像场小型的战役。

要说在龙四刚进京的时候,柳云若直眉瞪眼,还有在西山好好教训执瑜执璞的心。

但今天,哪怕场中叫骂得污言秽语,柳云若嘴角一直噙着笑容。

大部分的注意力,他放在龙四的弓箭上。

在柳云若眼里,这是一把强横能夺天地之威的铁弓。

柳云若深深的迷进去,忠毅侯又说话算话,三天同他会一次面,带午饭给他吃,指点上,以孩子的心来看,没有藏私。

把别人嘴里柳家最具威胁的大对头——忠毅侯,给看得顺眼以后,面对龙四的弓箭,柳云若更生一层敬仰。好似这弓箭原本是让人眼花缭乱的宝树,现在则是在云端。

云端宝树大放光辉,柳云若感叹着,暗暗地对自己道,我什么时候能射的四叔这样好呢?

“停!”

场中打斗的不是别人,正是柳至和龙四。柳至是刀,龙四是剑。柳至耍一个势子,高叫一声,随即跳出圈外。对龙四抱一抱拳:“行了,老四,你我不分胜负,”挤一挤眼,往下面就全是调侃:“你家伙不趁手,要想赢我,等梁山王打完仗,把你兄弟们全叫来。”

柳至在刀上从小浸淫,龙四从小苦练的是箭法。龙四知道不是对手,柳至先叫住手,是他让着自己,怕当着两家子弟的面,自己狼狈的输了,面子上不好看。

男人都要脸面,但也不是要的没章法。龙四也抱起拳,笑一笑:“承让,你的刀,我是佩服的。”

把个大拇指竖上一竖。

柳云若跟着正在笑,柳五惊天动地叫出来:“拿弓箭来,不拿弓箭,不是我家对手!”

刚点补过吃的柳五,打一身赤膊,酒渍滴在胸膛上还没有干,这就再次挑衅。

不管他叫的有多凶,他的眼睛只看着一个人。

“老关,取你的绝世好弓箭来,给我们开开眼喽。”

四面哄笑的人,又岂止只是柳家的人。关安怒目圆睁,双臂一用力,大刀迎向柳五:“关爷我是大刀,老五,取你的小刀来,让我这大的教训你这小的。”

“取你的弓箭来!”柳五大笑:“你袁家的人怎么能没有弓箭?”

“我的大刀正为你设,取你的弟弟刀,孙子刀,灰孙子刀出来见祖宗!”

柳五单手一扬,兵器架上取过,他也是一把单刀。趾高气扬走到场中,还是笑谑:“看我给一刀俩姑娘!”

“我看一刀送你俩姑娘!”

“这一刀,还你俩姑娘!”

“这一刀,俩姑娘是你的!”

两家的人边笑边跟着起哄。“柳五爷,看你一身好白肉,女人喜欢,你收了吧。”

“姓关的,看完女人往老五身上推吗?你全要了吧。”

坐回去的龙四在喝水,笑得手中碗快要端不住,对不放心他们,怕年青惹事跟着来看的谢、石二位老爷道:“这京里的泼皮不比咱们边城的差。”

他的对面,柳至也在取笑龙家的人:“这样的人守边城,我可就放心了。”一帮子混赖惫懒,最起码不会让人坑了去。

小孩子都听得津津有味,相对而坐,眼光总会碰上。柳云若难得的,遇到执瑜执璞的眼光也不会变面色,小嘴儿还是咧着,在又打又骂的闹声中继续嘿嘿。

争斗这事情,不见得打完了大家就是仇人,小小柳在今天有所明了。他的眼前出现袁家叔父含笑指点的神情,小小柳摸一摸脑袋,好似在为曾对袁训的指责而省悟。

不见得就是多自愧,以前的小小柳,在当时情况下,他那样想也不能算错。如今他这样想了,也就更好。

眼光不时在场中打斗、龙四的弓箭、孩子们碰撞的眼神中变动,也跟着骂也跟着叫,但内心的愤怨难平再也没有过。

甚至,柳云若隐约觉出自己父亲和忠毅侯叔父之间,必然有着自己不明白的东西。因为他年纪小,所以只想上一想,抛到脑后面。

这一天使足了劲,骂足了架,但回去以后,两家人兴高采烈,跟过节似的喧闹嬉笑,算一场开心的玩耍。

……

常御史步出门外,见到五个儿子全候着,愕然问道:“你们全去吃喜酒吗?”

五个儿子回道:“我们随父亲去南安侯府。”

微微一摇头,常御史审视地道:“从咱们家和南安侯府的走动来看,老侯只是我的旧上司。钟龙二家结亲事,为父我去南安侯府,小五随你媳妇去袁家,老大老二老三老四,你们作什么要去呢?亲戚上有客气这就很好,不必全家都忙活吧?”

长公子欠身道:“媳妇们随五弟妹去袁家,我兄弟们随父亲去钟家。父亲要说的话,自向老侯去说,我等兄弟借此机会,讨讨别的大人口风,有几个是老侯的旧下属,怕他们今天不去南安侯府吗?”

常御史凝一凝神:“不想你们倒看出来我的心事。”

二公子走上一步:“父亲新任都御史,旧同僚不服在所难免。这官职不用别人指指点点,我们自家也知道与袁家有关,袁家我们不用再去请教,只请教曾在都察院任过都御史的南安老侯,想他数十年官场如履平地,看在亲戚的份上,总有一二的指点吧。”

玉珠的丈夫,常五公子跟着也道:“是啊,新官上任,不是放人三把火,就让人烧三把火。这三把火过去,父亲稳坐右都御史之职,我兄弟才能放心。”

儿子们的面容俱有郑重,常御史心怀宽慰,面上有了笑容:“好吧,孝心亦不可辜负,为父我就领你们这一点孝心,咱们一起去吃喜酒,我去见老侯讨个主意,你们就去同贺喜的大人们说说话,打探下他们的皮里春秋。”

五个儿子齐声说是,奉着常都御史出门上马,父子们往南安侯府里来。

忠毅侯府门外,常夫人带着五个媳妇下车,宝珠闻讯,迎出了二门,在大门以内遇上。冷眼旁观,见三姐玉珠身边的人,边走边说,正是常二奶奶。

宝珠在肚子里笑,让仆妇接进去她们,玉珠是姑奶奶身份,去见安老太太的路上,让宝珠截住。

宝珠乐不可支,人在四季桂下面嫣然:“三姐,你如今是妯娌和睦了不是?”

玉珠悻悻然:“这是你家办喜宴,我代你招待客人呢。”

宝珠上前挽起她,姐妹两个并肩同行。玉珠无奈地叹道:“大江东去浪淘尽,恼怒一去不复返,如今我也是个宝珠一样的人儿,竟然也原谅了她,换成以前,我自己都不敢想。”

宝珠一本正经:“你当宝珠很好,像宝珠一样没什么丢人。要知道宝珠也会打人,也会凶人,不过别人转为客气,咱们倒不必再计较是不是?”

“如果她还是不客气,索性骂她一顿,那该有多好,唉……”

“嘻嘻。”

玉珠的抱怨声中,夹着宝珠的取笑,消失在花丛中。

……

孩子们全在南安侯府,常御史一进来,有一个先跑过来。韩正经小手一晃,一个大红的喜贴在他手上,正经一本正经:“我的贴子,我来吃酒。”

文章老侯照顾孙子,跟在后面过来,和常御史见礼,喜欢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儿:“我们正经已经会拜客,你家巧秀小姑娘,也很会哟。”

“我有贴子,我来看新娘子。”常巧秀拿着个贴子也过来,给祖父看,也给父亲看。

她愈发的晶莹可爱,天天夸自己是生得好的那孩子,给自己心理暗示太大,真的越长越出色。

常五公子抱起女儿爱不释手,看她的贴子。见这是正式的喜贴,跟送到自己家里的一样,就只名字换成常巧秀。

新郎倌儿出来迎客,对五公子道:“收了礼,不给贴子我可就失礼了。”

五公子笑问女儿:“你送的什么,你哪里来的东西,让父亲猜一猜,要么是你袁家姨妈给你备下的,要么,”在女儿头上找一找,同她玩笑:“把你的小花钿给了不成?那可不成体统。”

常巧秀骄傲地道:“曾祖母给的好首饰,曾祖母说不送东西,就不能来看新娘子。”

大人们都为这稚气学出来的言语在笑,另一个钻出来,小王爷萧元皓出宫就是为玩耍,孩子们在哪里,他就在哪里。

“贴子!元皓来吃酒。”

禇大路握着小红花的手装羞惭:“咱们不去,这是没收过贴子的乱显摆。”

小红花也是乐,不让她去,也把手里的贴子乱摆个不停。

萧战加福负责照顾表弟元皓,元皓溜过来,萧战得跟后面。把禇大路的话收在耳朵里,小王爷横过去一眼:“你难道不是头一回收贴子,装相!”

禇大路噎了一下,抱起小红花走开几步,在树后面悄声道:“好玩的小王爷可以玩,耍横的小王爷要离得远远的。”

小红花似懂非懂的笑靥如花,又叫出来:“小王爷,玩。”萧元皓出溜出溜的跑过来,一左一右两个小太监护着他不要摔,萧战跟在后面追:“你给我回来放老实,老实的坐,老实的玩,不许乱跑,害的我总跟着你。”

“我是玩的!”萧元皓跑的就更快。

禇大路鼻子里出气,对着萧战背影鄙夷:“你居然还会说老实的坐着,你自己先放老实再说别人。”

带着小红花正要走,大人们进去,常巧秀和韩正经走过来。

巧秀姑娘:“我是生的好的孩子。”

韩正经:“我有贴子。”

巧秀:“我生的好。”

韩正经眨动眼睛:“我有贴子!”

禇大路带着小红花再次退避三舍:“咱们还是去看新娘子吧,这一个一个的都不老实。”

经过六角小亭,见到常巧秀的祖父,跟韩正经的父亲站着,禇大路以他小小的心眼子端详了一下:“难道大人接着理论?”

“侯爷,国子监最近你呆的可算痛快?”常御史面色凝重。

韩世拓是南安侯的表兄弟,同袁训却是内亲。掌珠去袁家,他在这里。闻言,文章侯会意:“都御史不是好当的是不是?”

常御史苦笑:“这是老夫没能耐,”

韩世拓也是和常公子一样的话:“新官上任让欺压,这也寻常。熬过这段也就是了。”

“但我怕他们暗中针对的是我,掀起风波却是对忠毅侯。不瞒你,左都御史大人只怕也要告老,他现在事不关己件件不放心上,有些事情能宽松的,他现在不愿意得罪人。他未必不心里有数我的处境,却不肯说只言片语,我又不好向他说什么,他现在装菩萨,我当恶人太不明智,我两下里为难,就是左都御史大人没有以前的威风,我不能独自撄其锋芒。避让我不怕老脸丢尽,只怕我退一步,他们更犯一步,毕竟他们的意思,不单对我啊。”常御史忧愁上面容。

也是背靠袁家好乘凉的韩世拓,他听得懂。半劝半出主意地道:“老大人要的周到,不过以我来看,您不用担心。”

“哦?侯爷说来听听。”常御史希冀地反问。

“如我在国子监,您当这样的事情没有吗?当着我面,说我走的是袁家裙带关系的人,在今年是多出来。这背后的还能少吗?我也同您一样的担忧,我倒罢了,怕他们扳的是忠毅侯。但我们衙门里阮二大人当家啊,前天刚报到吏部革职一个,罪名是言语失于检点,有失官体。”

常御史眸中焕发光彩,韩世拓低低轻笑:“只这几个字在公文上面,具体的回话,是二大人进宫回的皇上,回的什么我们都不知道,但当天就摘了印,这事情您说痛快吧。”

常御史踌躇着:“说起来,这起子人能扳倒忠毅侯的机会,也只在这一年间里。梁山王不能大捷,忠毅侯要牵连进去。陈留郡王再抢功劳,忠毅侯要牵连进去。”

“是啊,所以我说您熬过这段,等梁山王大捷,您就能收服一部分的人心,稳坐都察院。”韩世拓笑容满面。

面容稍有松动,常御史喃喃盘算:“吏部的尚书,是阮二的兄长不是?”

韩世拓骇然:“哎哎,我得打断老大人,”常御史不解地看向他,心想我这是自言自语,你打断个什么劲儿?

见到文章侯正色:“您别东盘算西盘算的,忠毅侯可不是这样的人。”常御史恍然,忍俊不禁:“我就是这么说一说,倒没有针对我的人,我就求到袁家,寻到阮家,把他们革职的意思。”

韩世拓轻轻地笑:“那就好,我也不过是提醒罢了。”再道:“您何必自己说上一说?现放着我的姑祖父,都察院曾任过职的老侯,何不去后院里寻一寻他,同他请教个主意。”

常御史笑道:“我正有这个意思,我这就去拜见他。”就要走,见到韩世拓轻咳一声,张张嘴,没说出来,话又咽回去。

看在眼中的常御史道:“你我是亲戚,说个揭去窗户纸的话儿,你我仕途都与袁家有关,算一条船上的人,有话不要掖着。”

韩正经面容沉沉:“我就是想问,您对忠毅侯怎么评价?”

冷不防的,是这样的一句问话。常御史冲口而出,这样脱口的话大多就是平时的心思,也就是真心而言。

“有勇有谋。”

“在我看来,忠毅侯很会照顾人,这说明他是个重情意的人。”韩世拓补充。

常御史琢磨一下:“好好的说这个,你是什么意思呢?”

冷不防的,韩世拓又问:“陈留郡王要是再次大捷,身为御史长官,您准备怎么应对?”

倒吸一口凉气,常御史惶然失色:“这可怎么行!陈留郡王每一次大捷,梁山王就被逼退兵,守住回边城的各处道路。我就是不懂军机,也由公文上看懂郡王的大捷,与他不守王爷调度,私自进攻有关。两军对垒,战帅不和,这是大忌,这是大忌……”

韩世拓看着他,眸子一眨不眨。

“侯爷,你年青些,这事情老夫我看得明白,陈留郡王这是只顾自己,贪功不顾别人……。”常御史的话终于小了下去。

韩世拓凑到他耳边,轻而热络地道:“重情意的人,吸引来的只会是重情意的人。您不重情意还是我从此以后不重情意?郡王他,怎么会……”

余下半句,怎么会做出让忠毅侯为难的事情,不用说出来,估摸着常御史也能明白,韩世拓一抬腿,从亭子上下来,踱步走开。

常御史在初夏的风里独立半晌,狠狠给自己头上一巴掌,笑骂自己:“老书呆,你倒不如这以前的放荡子看得明白。”

心事如夏风中,家人操办亲事滴落的汗水,很快就消融的一点儿也看不见,眼前也处处明亮。

但常御史还是往后院走去,老书呆办事更要谨慎,不管是不是陈留郡王和忠毅侯的计策,请教下老侯总没有错。

……。

幽静的院中,为老侯静养,寻常没有人喧哗。今天有一点说话的响动,也不为过。

“父亲,今天借我戴一戴吧。”钟大老爷在老侯面前,躬身哈腰讨要。

老侯吹胡子瞪眼,把手中的白玉扳指更放的紧些:“我没打算给你,”

大老爷笑容满面:“今天南哥儿办喜事,您就给儿子用上一回,长长脸面不是。”

“哼!讨要你姑母的去!”老侯直接丢个白眼儿过去。

他苍老好似古松的面上,泛起微微的红晕,这是人的生机盎然,也让当儿子的暗放下心。

老侯的曾孙子,这是第二个在今天成亲,他更老了。除去给加寿准备功课时精神高涨以外,别的时候,大多爱静静对着窗外发呆,当儿子们的就来哄着他说话,让老侯恢复一些精神。

不过,也有真的想要扳指的意思。

大老爷堆笑:“宫里见皇上,皇上最近也总戴着这样的一个。”

老侯是人老心清明,把白玉扳指放到眼前看着,满意之极的时候,对儿子解释道:“你要是能见到太上皇,只怕他也戴的是这个。”

老侯轻叹:“这是小袁石头城大捷得来的,那一场战役主将是梁山王,当年的梁山小王爷。皇上总戴这个,是打心里盼着大捷,他先要个好兆头。”

大老爷陪笑:“所以您赏给儿子在人前戴一戴,儿子也盼大捷。”

“没法儿就猴我的东西,喏喏,这房里东西,你看上哪一样,你拿走吧。不过只能一样啊,再你拿走一样,也给你兄弟们挑一样,就这扳指,我可不给你。”老侯把手藏到袖子里。

父子正在说笑,常御史进来,钟大老爷看出他有话单独说,退出到房外侍候,预备着吉时到了,侍候父亲出去吃酒。

常御史说完,老侯没有一丝放在心上的郑重,口吻更是随意:“这官场上哪一天不是人心叵测,哪一天没有想扳倒人的官员?你呀,做好你的官,你的官与袁家是有脱不了的干系,但皇上岂是看裙带任命官员的人。老常啊,用心做事,这是第一位啊。”

“是是。”老侯心平气和,又有韩世拓的一番话在心头,常御史出来时的担忧再一次无疾而终。

说几个受教的话,老侯请他出去用酒,说自己就来待客,常御史春风满面而去。

大老爷给老侯换衣裳,眼睛还是在扳指上瞄,老侯佯怒:“咄!你怎么不去要你姑祖母的,”往外看看天色,应该离花轿进门不远。老侯往外边走边道:“你姑祖母是咱们家的老姑奶奶,这酒她应该回来吃,她也老了,去年说有一个牙活动了,但没有牙也可以吃酒,应该回来了吧?”

“姑祖母由二弟三弟款待,父亲这里就归了我。”钟大老爷说的自己都好笑。

老侯也没忍住,呵呵笑道:“这倒不错,你们分摊儿的看着。不过我这扳指啊,”袖子亮出来到眼前,瞅上一瞅,老侯喜笑颜开:“真不错,还是我自己光彩吧。”

父子笑着,一前一后的到前面,先遇上孩子们。看着他们一个一个的跑开,老侯更乐:“这一个一个的,大红衣裳穿着,敢情今天我们家不仅接新媳妇,还接来一堆红包儿?”

走向宾客的老侯,笑容更精神出来。

西北角的小院里,一个少年的妇人颦眉倚在榻上,面容上不是好声气儿。

丫头打扮的人对她说着话:“认真给奶奶请个医生看看吧,您犯的是心口疼,为什么偏说是头疼痛呢?”

少年妇人呻吟着:“我不能让家里人看出来,我是让气的。哎哟,”身子一动,心口又难受上来,少年妇人滴下泪水:“分明她是和我抢光彩,分明她仗着忠毅侯府是有意为之。”

丫头咬着牙骂:“这家子的人也亏待您,您是这家里的世子奶奶,今年刚成亲,为办喜事的各式动用东西也齐全。可这是为您和世子准备的,她龙氏不过嫁的是二公子南哥儿,偏偏跟您没隔多久进门,为您准备的东西,没用完的,可全归了她。这贱人好奸的心计!”

这一位少年妇人,是南安侯世子钟华的妻子方氏。他们的亲事在去年定下,在今年成亲。

钟南的亲事,是龙四进京后,老侯匆匆定下,这就兄弟们撞在一年里。

------题外话------

么么哒,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