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太后娘家没有好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步走出来的萧战,并没有听到祖父梁山老王对他的满意语声,小王爷虽然算发了一通脾气,但心里还是为即将到来的两家之争不痛快。不自觉的咬了咬嘴唇,把自己的爹梁山王在内心又怪上一通,再告诫自己以后当上大元帅,打输了可不要窝囊的乱埋怨别人。

无形中把自己心智和承担提高很多,小王爷没有发觉,他还是闷闷的走着,直到出现在和加福做功课的房外,这是给加福准备的那大院子里,萧战挤出一个没事人似的笑容,若无其事,好似他见老王不过就是顺便一见,对加福笑嘻嘻:“我回来了。”

高矮正合适孩子坐的小桌子旁边,加福在他进来以前,是在想着什么。想的出了神,萧战的说话声就似冷不丁的起来,加福本就颦着的小眉头一哆嗦,身子也随着一晃,醒过来神,也是挤出一个笑靥,心不在焉地笑道:“战哥儿,你回来了。”

萧战走过去:“你不高兴了是吗?”小王爷垂下脑袋。

加福带着本想拒绝,还要把笑容挤的更好看些,但肩头微耸,她无力的扁起嘴儿,再也伪装不出来,低低地道:“嗯。”

“加福你不要不高兴……其实我也不高兴。”萧战也是本来想劝,到最后反而自己也沮丧。

“今天我来了,后天我还能来吗?再过一个后天,我还能来吗?”加福微微地叫了出来。

加福从小就是乖巧的孩子,在老王带着她和萧战习武以前,坐半天乖乖不出房陪伴长辈的那一个。

但是今天,加福任性的一面出来,不依地推开摆在桌上写到一半的纸笔,灵秀的大眼睛对萧战瞄着:“功课我晚上回自己家里写,现在我要去陪婆婆和祖母,如果祖父要我陪,我还要陪祖父。”

萧战看看功课,张了张嘴。

以加福对萧战的了解,战哥儿一定要劝加福先写功课。加福不等萧战的话出来,先泪水盈盈:“以后爹爹也许不让加福出来,加福听爹爹的话,加福就不能再出来,就不能再见到婆婆,”

然后又是一句话,惊天动地的嗓音,却有惊天动地的气势,坚决地道:“加福要去陪婆婆!”

说完小胖身子直直起来,往外面就跑。萧战追了上去。

这几天里不时的有雨,石阶和花草都让洗刷的泛起青翠。梁山王妃把家事交待清楚,打发出去管事的们,作为歇息,往房外看着这大雨后的清新。

小脚步吧嗒吧嗒,从抄手游廊上过来的两个孩子,小手握得紧紧的,先映入王妃眼中。

“孩子们来了。”王妃笑对老王妃道。

老王妃放下手中的针指,不是萧战的就是加福的,从她的角度上,看不到侧边走廊的方向,但笑容也涌上面颊,还没有见到孩子,先心满意足:“这是做完功课了?”

换成几年前的萧战,当然当时的萧战还小,没有功课这一说。这种时候小王爷一定呆在袁家不回来,老王妃和王妃做伴,说着萧战总是笑他去陪媳妇儿了,只有老王见不到孙子要吹胡子,老王妃和王妃从来满意。

后来上学,但没有几天加福就同他一起上学,萧战还是那让长辈满意的孩子,他做功课从来不用长辈上心,因为有个加福在学啊。这是两个孩子你为了我,我为了你,小小的情意如新生的绿萌芽,格外的打动长辈心。

老王妃就往房门处希冀着,在她眼里早早的出现一个黑又壮实,一个笑容可爱的……萧战和加福进来,老王妃和王妃一起含笑:“能玩会儿了?”

加福嘟起嘴儿,萧战跟着嘟起嘴儿。

“这是怎么了?”婆婆和祖母又是一起关切。

萧战抢先一步回答:“福姐儿担心再也来不了,功课晚上做,现在我们陪祖母,陪母亲。”

老王妃错愕过,眸子湿润了。梁山王妃笑容更柔和,把儿子和加福搂在怀里,看着孩子们眸子里的戒备和担心,打迭起满腔的慈爱来让他们安心。

“大人的事情,与你们无关呢。”

加福明显有委屈上来,衬的大眼睛里水气弥漫。而萧战也绷紧脸儿,隐隐的也有对大人的不解和委屈在其中。

把个梁山王妃疼的,哄着他们:“放心吧,不管怎么样,也不能影响你们两个,放心吧。”

梁山老王妃也来哄,面上不无恼火。把孩子们哄上一通,送上点心让他们吃着。和儿媳走开两步,老王妃生气地道:“我这就去书房里对老王说,这件事情他和忠毅侯都办错了。你这就给大倌儿写信,对他说孩子们伤心,我就伤心。”

老王妃也生出跟萧战一样的想法:“用什么计策不行,偏用这样的计策,看看孩子们多受影响,这是打算把我气死吗?”

梁山王妃赶紧的哄着婆婆,对她说自己等下就去写信,等下就快马发出去,老王妃犹不罢休,往二门外走去,看样子是打算和老王理论理论。

“呵呵呵呵,夫人呐,孩子们情比金坚,”梁山老王听完,对着老王妃一堆的笑脸儿,老王妃板着脸对他:“要做手段,赶紧的做。别吓坏了孩子们。”

梁山老王得意上来:“我的孙子我的孙媳,怎么会吓到?”他太得瑟,让老王妃揪了一把胡子,才算有所收敛。

……

浓密的树荫笼罩住这一方小小的天地,让三间红漆小轩亭深藏在静谧中。

外面虽然有一条宽而整齐的石板甬道,也通往中级的一个练武场,但在这一方小天地里说话,就不大容易泄露出去。

就像现在,桌子猛烈的一声巨响,经过树冠的遮盖,附近经过的人也就不会听在耳中。

所以,执瑜也就放心地大放脾气。

胖世子双眸如要喷出怒火来,瞪视着面前斯文多于五成的少年,一字一句地道:“长荣!你不要再来胡搅蛮缠!”

户部尚书的公子,长荣这一回胆气壮,居然没有后退。他回身看上一看,见自己带来的四个家人在外面,更是放心的他看向轩亭里坐的人——参与夜巡的诸位公子们——充满不屑而更为挑衅的面对执瑜。

“怎么,你想打人吗?大家都来看一看,夜巡是皇上面前过了明路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来,难道你的话比皇上还要大?”

刑部尚书的公子张道荣皱起眉头,张道荣也是少年,他掂量出长荣这话的份量。

执瑜今年不过九岁,还是孩子负气多的时候。一不小心,执瑜跟着这话要是说出来“夜巡是我母亲二爷开始的”,那就上了长荣的当不是?

落到长荣和他的爹嘴里,就将成藐视皇上,眼里没有皇上。因为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张道荣心里翻腾开来,自己是提醒还是不提醒呢?张道荣看向对面的柳云若,云若是这里年纪最小的,韩正经肯定不能正经算夜巡的孩子,他没有说话商议的权利。云若又喜欢拿主见,出于谨慎,也有些狡猾,张道荣等柳云若先说话。

一道身影起来,柳云若直接冲到长荣面前,用自己的拳头回了他一记。一拳打在长荣面颊上,把他打得倒退几步,从轩亭内退到门槛前面,让门槛碰住脚,一屁股坐到地上。

长荣惊骇的呼道:“云若兄弟,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柳云若恨恨地道:“贪了一份儿赏赐还不足够吗!你没出力就敢想东西,那我们受的伤全是自己画上去的不成!”

闻言,钟南差一点儿没有笑出来,他把外衣一解,露出自己上身的伤疤给大家看。狰狞还没有完全长好,有一长条蚯蚓似的血痂,钟南手指着道:“我这个是画的,”起劲儿抹几把,抹的伤处泛红,钟南大笑:“贪功,跟我一样画一个上来!”

这一声一出来,在这里的人大多开始解衣裳。清一色的这里全是男的,有几个甚至解了长裤,露出犊鼻裤和光光的小腿,伤疤也随着露出来。

韩正经跟着执瑜执璞来的,他听不懂话,但知道跟表哥吵架的长荣不怀好意,见事学事,就去解自己裤子。执璞忍笑把他抱住,哄着他:“这不好看,你别学。”

韩正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从执璞怀里出来,对着柳云若跑过来,往地上一坐,抱住柳云若大腿,就去揪他裤子,嘴里道:“跟表哥打架,你不是好人,让你不好看。”

柳云若推开他,吓得跑出去几步。轩亭上紧张凝重的气氛,这就缓解不少,执瑜缓缓起身,带着瞧不起的冷笑,来到长荣面前,把他狠狠盯住。

坐在地上的长荣抵抗不住这凌厉的眼光,往后坐几步。

执瑜双手抱臂:“你还真是无耻到了家!敢在话里给小爷下圈套!”回身一指柳云若:“除去他以外,你们这里的谁不知道!夜巡这事情,本就是由我母亲二爷呈给镇南王,镇南王呈给皇上,皇上允准,我母亲二爷树起大旗,勋贵子弟可以跟随!”

执瑜对柳云若翻翻眼,怪声怪调:“本来就只有我们家,是柳爹爹在皇上面前说,云若也来吧。”

打过长荣一拳、跟袁训学着弓箭,柳云若未必就要同胖兄弟好。小小柳双眼对天:“你少说一个人,还有小王爷呢!”

“谁在叫我?”萧元皓从屏风后面露出脑袋,手中还有一把交绳。常巧秀和香姐儿把他拖回去。

“战哥儿是我们家的孩子,事先知道皇上重视的,除去我家,就只有你家!”

执瑜的话中,张道荣对柳云若尴尬的笑笑,为刚才他等柳云若出头的心思羞愧。张道荣本也不重视,是柳云若拖了他来。就是长荣,原来也是小小柳拖来的,所以长荣黑心,小小柳脸面丢尽。

孔青走上来,对这里的打斗丝毫不看在眼中。欠欠身子:“世子爷,二公子,城外的人手编成了队,队长在外面候见。”

执瑜大大咧咧但是客气:“请他们进来。”

孔青出去以后,执瑜继续对长荣一个阴冷的笑容:“就凭你,还想哄我说出犯忌的话!我爹爹母亲时常教导,功名荣耀全是皇上给的,让我们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心里想着皇上。太后也这样说,祖母也这样说,我会上你的当吗!”

长荣颤抖着,失望中迸出来一句:“皇上做主,我就能来!”

“镇南王管京都护卫,你是顺天府,你能不能参加王爷议事!”执瑜劈面还他的话,眼睛里见到几个身材高大的青年过来,这个个是成年人,执瑜露出轻蔑的笑容,挥手打只苍蝇似的:“我们兄弟当家,我们自己的人都排不完,你,回去吧!”

执璞走上一步,面无表情:“你要见我们,给你见,也就不怕你出鬼主意!以后你要见我和大哥,行!但是犯坏,不行!”对着长荣伸出手:“要我拎你出去,还是你自己出去?”

长荣爬起来就往外走,暴怒地要甩几句话下来,眼前精神饱满的青年把他震住。

青年们没注意到他,远远就笑容满面拱起手:“我等在城外居住,镇南王爷说夜巡主帅乃是在这里,命我们前来拜见。”

长荣嘴巴一张,直到出府也没有合上去。夜巡,没有想到动静上达天听。

他懊恼地往自己脑袋上捶一拳,眸中怒火燃烧,一带马缰:“回去见父亲,他出的主意不管用!”

马蹄如风,带着主人的愤怒,呼呼啦啦的去了。

顺伯从角门后面走出来,佝偻的腰背笑得震动着,骂道:“嚣张!碰到自己了不是?”把角门半掩上,顺伯不放心上的走回去。

轩亭上,城外来的青年目瞪口呆,看着胖世子兄弟跟柳家的小公子寸步不让。

“今天晚上派我们家的人!”柳云若沉着脸。

执瑜执璞面庞黑黑:“我们家的亲戚闲上好几天呢!”

“他们是来取功名,还是来捣乱的!晚上不看书吗!”柳云若呲牙咧嘴。

顺伯微微地笑:“这跟他的爹还真像。”孔青以前跟的安老太太,不明白所以打听:“谁?”

“没什么。”顺伯把眸光换个方向,眼前明明是凌霄红花,出现的却是几个青年。

其中柳至和袁训的争执,跟今天孩子们的争执如出一辙。顺伯暗暗地道,柳侍郎比柳丞相要稳重的多,盼着你和小爷的情谊,还能延续到下一代上面吧。

……

夜晚的到来,让夏日的暑热降下去不少。当然,这是指侯府的外面。在前福王府里,对付冬天有的是地龙。对付炎热,有的是清凉的树荫。

夜风,沿着房顶的绿色藤蔓来到胖世子房中,透过窗纱,可以看到竹簟上有薄绫被,晚上睡觉还需要盖着这个。

奋笔疾书的执瑜额头汗水,也就与这夏夜无关。

“姑丈,你说话不算话。你答应我和弟弟去当兵,你没有来接我们!虽然我和二弟说我们去,但姑丈你应该知道,有太后在,您不来接我们,我们怎么能去得成吗?”

执瑜以前给陈留郡王的信里,还是期盼着要去。但这一次,执瑜埋怨着姑丈陈留郡王。

写到最后,没有什么可埋怨的,执瑜的笔尖轻颤几下,问着自己出了声:“能写吗?”

他犹豫着,还是把笔放下,沉重上了心头。

“姑丈你大捷,为你真喜欢。但是你好歹也分些给战哥儿的爹爹,不要总把他弄得要跟爹爹过不去。我和二弟都没有去问爹爹,因为爹爹不会对我们说实话,他只会说没事儿没事儿。但我和二弟偷偷去书房看过爹爹,听到他拍着桌子对连家伯父骂战哥儿的爹爹。姑丈你打赢了,爹爹就难过了。怎么办?”

胖脸上一片茫然的凝重,还有解不开的伤心,在烛光映照下,胖世子是个黯然神伤的表情。

隔壁的院子里,执璞也在写信,他写给的是老国公。

“舅祖父,你快些说说姑丈吧,姑丈不来接我和哥哥走,也不管爹爹,看样子也是不管姑母和念表姐了。我们都呆在京里,本来为他挺喜欢,姑丈是名将不是吗?但他这名将怎么一打胜仗,战哥儿的爹爹就要退兵呢?这是战哥儿的爹爹无能,还是姑丈逾越?战哥儿也很难过,我和哥哥还不能拿他出气,怎么办呢,这事情。”

二公子的胖脸上也处处不痛快,他在纱窗内没有蚊子小虫袭扰,但总是左看右看,好似月光下,夜风中,有什么把他干扰的不行。

月光慢慢的晦暗,星辰最明亮的也快要退去,看上去,明天还是一个下雨天。

鼓打三更,上夜的人按着时辰出来,灯笼似一条微弱的火龙在夜的黑暗中移动。

袁训避开他们,来到儿子们房中。

自从停了官职,成天在书房里,有人来看他,侯爷就看着人的愤怒一下。没有人来看他,侯爷就习武看书练字,夜深以后才进内宅。

他足不出书房,也把孩子们的动静一一知道。临睡以前,总是要到处看上一看,侯爷才能放心。

丫头是宝珠选出来的贴心人,送上世子的信件。折叠好的信,在袁训修长的手指中打开,儿子对自己的关心扑面而来。

袁训笑得更温和,把信从头到尾看一遍,还样折好,使个眼色,让丫头重新放回去。带着无声的笑意,又来到二儿子院中。

两兄弟为了写信,今天分开居住。执璞房里值夜的是奶妈,把信也送给侯爷。

笔迹到袁训眼中的时候,他心头轻轻震动着,又怜又爱的眸光在纱帐里次子的胖身子上注视一会儿,才欣慰地回到信上。

老国公是侯爷的养身之父,儿子们不时的给老国公去信,侯爷可以想像到老国公收到信的开心和喜悦。

这是孩子们代自己在尽孝不是,袁训这样想着,把信也看完还回去。

走在院外的小道上,天色又暗几分,但袁训的眸子更明亮。他没有对孩子们明说,也不让宝珠对孩子们明说。

这对孩子们来说,突然发生的一次事件。对他们是磨炼,也是不亚于夜巡的很好练手。

不管是判断事情也好,应对也好,相信过去以后,都会得到很大的提高。

带着这样的想法,袁训又去看了二女儿香姐儿。又去看了萧战和加福。

袁训对母亲说他们可以分开睡,但袁夫人爱看他们两个在床上叽叽咕咕,打算明年给他们分开睡。

这就萧战黑脸蛋子上的忧愁,和加福的微颦小眉头,袁训一眼就可以看出。

袁训嘴角噙笑看得很专注,这是孩子们对他而发出的关心,侯爷照单全收,从来不嫌太多。

睡在床外侧的袁夫人轻声问道:“这事情要多久能过去?”袁训信心满满地道:“姐丈出马,不会拖到冬天,冬天仗也不好打,我看秋天也就差不多了。”

“那还有三个月呢,我应该担心他,他在战场上呢。可看着战哥儿和加福不开心,不是我不心疼他,他要是能再快些就好了。”袁夫人轻叹:“这一次,算是我不疼他了吧。还有瑜哥璞哥,二妹都在为你担心。寿姐儿倒沉得住气,一次也没有回来问过。”

袁训微笑:“所以请母亲不要担心姑母,我也不进宫去找太后,我在家里发发牢骚也就是了。”

“这倒也是,太后要是担心,寿姐儿也必然是担心的。”袁夫人看向床里,萧战和加福的脚那头,睡着小王爷萧元皓。

“长公主也没有打发人来接元皓,对太后我就放心。所以啊,”袁夫人也笑出三分的促狭:“我这几天也不进宫了,免得有人说我为你求人情。”

袁训低低的笑出来一声,用母子才能听到的嗓音道:“牛鬼蛇神,得给他们冒出来的机会不是?”

……

太后在宫里,却是在皇帝的御书房里。太后对着儿子满面堆笑:“皇帝,打听你今儿闲,我拉着太上皇过来问你句话儿,”

太上皇在旁边一本正经:“是我自愿陪你来的,不然你半夜里唉声叹气的,我睡不好。”

太后对他板板面容,再对皇帝满面笑容:“娴姐儿女婿,往日看着不是很好?”

娴,是陈留郡王妃的闺名。皇帝也知道。对于太后这个没有直呼郡王,而是亲切的说得一家人温馨的话语,皇帝沉吟。

“怎么了?他一个人不好,你处置他一个人。别的人可不能牵扯上。”太后先急了。

太上皇瞅瞅她:“你是让皇帝说话,还是不让他说话?”太后瞪瞪眼:“你少说吧。”

不无担心的眼光又回到皇帝身上,皇帝还是面容淡淡,太后又急了:“这打仗守国门的事情,哪能由着他一个人胡闹?他不好,你让梁山王处置他。不要弄得我也跟着不痛快。”

“母后,”皇帝徐徐地回道:“爱子之心,人皆有之。我不是不能体谅,但这事情出自于忠毅侯倚仗溺爱,陈留郡王依仗我对他的信任。这两个人……。”

听到这里,太后气的插话:“这听上去,我娘家就没有好人了不是?”太上皇帮着补充:“皇帝,这就是你的不是了,你母后娘家的成年男丁,一个是忠毅侯,一个就是陈留郡王,”

太后像是让添油加醋,更怒地接话:“是啊,瑜哥璞哥和小六还没有长大呢。”

“母后请听我说完,这责任,一是您惯出来的忠毅侯,二是我相信陈留郡王,这事情竟然是您和我的责任。”皇帝肃然。

夜风中明明灭灭的宫灯下面,皇帝的话更似让夜风捕捉到的萤火虫一般,别看萤火虫不大,却是明亮的让人不能忽视。

皇帝的声音并不高,话也平和,但话中的意思太后听进去后,原地愣住。

太后竭力地想在皇帝的面上寻找到一丝笑容,但皇帝平静无波。太后恼了:“好吧,这是我的责任,我的娘家不好,”

太上皇跟上:“我才想起来,你的弟妹还是好的。”太后怒目他:“弟妹更不好,不是她,就没有现在这两个让我生气的。”往外面就走,太后一面道:“是我的责任,哼,是我的责任……”

直到他们上了宫辇,皇帝才有了一丝笑容。他知道自己的母后必然听得懂。

“是我的责任,哼,我娘家里哪有好人,”太后在宫辇上还这样的唠叨,太上皇把耳朵掩起来。

“气死我了,第一次大捷我不生气,第二次大捷我也不生气,第三次大捷,把个官职给弄丢了,”太后嘀嘀咕咕直到自己宫院里,表面上挺生气,但一颗心却是放了下来。

第二天陈留郡王妃来请安,太后当着人埋怨她:“看你配的这女婿,这女婿配的真是不好。”

陈留郡王妃陪笑:“是啊,这全怪他太任性了。”

……

大雨哗哗从早上开始,下了一整天。看上去房中坐的人因此没有离开的机会,面容也是惆怅的。

户部尚书看着在座的几个人,工部尚书丁前,礼部侍郎黄跃,都察院的两位御史,一个是宗御史,一个是严御史。还有一位,刑部的尚书张良陵,与户部尚书多年都是尚书,也把他请在这里。

“从中午说到现在,各位,我嘴皮子几乎磨破,你们倒是有个主见没有?”户部尚书掸掸衣角。

丁前道:“你说的有理,我同你是一个看法。”别的人也都点头。目光若有若无的看向张良陵,尚书大人笑了笑:“听上去说的有理,”

“什么叫听上去说的有理?”户部尚书皱眉。这半天,他拘着张良陵不许走,但他也没有几句话出来,户部尚书早就不满。

张尚书继续地笑:“你说的,忠毅侯行事不端的尾巴露出来,帮着他姐丈陈留郡王在军中夺兵权,”

“这是已成的事实!”户部尚书面色铁青。

“好吧,按你的话,军中争首级这事情,我信,不是头一回。远的咱们不说,近的东安郡王为什么自刎,二十年前,梁山老王为商旅道路畅通的事情,会战瓦刺大将赫舍德,东安郡王同江左郡王的儿子,还是他的义子,反正江左郡王是霍君弈的老子。争一个人头,东安郡王杀了这位霍将军,结果二十年后,葛通咬住不放,东安郡王把小命留在京里,王爵至今还悬在那里。”

户部尚书面色缓和:“你了解的很明白。”

“陈留郡王也玩这一手,为他的儿子,就要大婚成驸马的那两个。他大捷,梁山王就退兵。陈留郡王说自己是混战才这样,梁山王不管,把他面对的颓势怪在陈留郡王身上。”

张良陵说到这里,户部尚书的脸色又难看起来:“换成普通的一员将军,我信他是混战让牵制走,无意中得到功劳。但一而再、再而三的,谁信?还有陈留郡王是什么人?本朝第一名将,他的名声在梁山王之上,他会让人控制走,然后老天掉功劳砸中他,怎么没砸得他起不来!总是大将脑袋让他遇上!”

张良陵摆手还是嘻嘻不改:“你别打断我。因此你这管钱粮的尚书要借此机会卸下忠毅侯的恩宠,你找我来,打着六部尚书,圣眷理当相同的主意让我出力。好吧,我信你的,但你想我掺和进来,我来问你,六部尚书除去忠毅侯以外,你在这里,老丁在这里,还有两个在哪里?”

户部尚书面色白了白:“还要我解释给你听吗?”

工部尚书丁前淡淡接话:“老张,礼部尚书是长陵侯世子,吏部尚书是靖远侯阮梁明,他们都跟忠毅侯关系不错,你看能叫他们来这里说话吗?”

张良陵抚着胡子:“那你们的名头儿就系不住我,这是三部大战三部,我们三个数老丁最年青,也四十往上,还生什么事情。”斜一眼户部尚书:“你今年也生出白头发,我最年长,我就要告老了,我为什么跟着你们闹事情?”

户部尚书冷笑晃动:“你世受皇恩,就没有一丝维护朝堂公义的心!忠毅侯在内,陈留郡王在外,他们明目张胆,这种互相陪衬着夺权的事都办得出来,你我为了皇上,也要严守不是?”

“还有呢?”张良陵反问。

工部尚书丁前沉下脸:“老张,你没有以前的胆色!以前你拿官员铁面无私,还没有老骨头怎么软了!”

张良陵耸耸眉角,额头上岁月留下的皱纹有瞬间绷平之感。这一刻,他的怒气人人感受得到,另两位尚书也横眉以对,三双眼睛迸视片刻,张良陵道:“好吧,你们说话不客气,我也挑明了说吧。”

大雨打得地面啪啪作响声中,张良陵的声音还是能穿透过去,传到每个人耳朵里。

“你丁前,你跟陈留郡王的兄弟结了一出子仇,”

凛然的语声中,丁前面上一红。随即后悔恼怒一起上来。你这个老家伙,不看地方就乱说话。也是我只顾着拖你过来,就忘记你刑部的人全是眼力过人。

这件自己大丢人的事情,也落在张良陵眼睛里。

丁前的面红耳赤,并没有让张良陵不说下去。张良陵犀利地道:“为了一个青楼女子,你败在萧瞻峻的手里,梁山王发兵,你不愿意利索的给军需,就是因为这个吧?不想助长第一名将陈留郡王萧瞻载。”

丁前张口结舌,他本来可以说:“一派胡言”。但那个女子是他心中所爱,他心中的不甘让张良陵戳中,跺脚叹声气,抱着脑袋脸对着地。

户部尚书可就没有这么消息灵通,他知道丁前在青楼长年包了一个女子,男人风流性,谁去多管这个。见到丁前的这副模样,户部尚书不知气好还是笑的好,随后,两道敏锐的眼光,放到他的面上。

户部尚书背后一寒,他挺了挺腰对上张良陵,心想我可没有风流事让你知道,我担任户部这官也不是一天两天,经手钱粮的地方,我自问没有贪污的名声让你拿,至于吃喝,你也有人请不是,看看你能说出我什么来?

------题外话------

标题这个事情,以后仔回头看时,找得到就好。

哈,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