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八章,新老之争/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雨声中发出轰隆的鸣响,天色暗的伸手不见五指。如果不是在房中掌起烛火,闪电不出来的时候,这房中也似一片寂寂之地。

如此暗的天色衬托下,人在烛光中好似暗影,只有炯炯眸子与烛辉争着光泽。

蕴含心事的眼光,乍一看透出怪异来。

户部尚书毫不示弱的眸光有神,而刑部尚书眯了眯眼,似乎这样就能聚合成尖锐的厉器,从而把户部尚书心底的东西挖出到眼前。

他缓缓地出声:“你,陆中修,你的心事跟他们都不同。”眼角余光在这个时候,借着烛光闪动把别人看了看,表面上很随意,但落到礼部侍郎黄跃的面上时,稍停了一停。

黄跃心头微跳,但事情算到白热化上面,他们都猜不出来刑部尚书说过户部尚书以后,还会不会说上他们。

而他,主管天下刑名。

黄跃暗吸一口气,真是有利就有弊。把张良陵拉过来,图的是他的官职高重,这里所有的人就都忽略张良陵是刑部尚书,他主管的就是案件,有不一般的耳目和洞察力。他要是在这里把大家说得不堪,相当于落下把柄给刑部。

张良陵的眼光虽然带着毒辣,从黄跃开始,也就没有一个人愿意避出去。

这个钟点儿上,是走也不合适,不走也不适合,索性的,大家支起耳朵来。

眸光,重新回到户部尚书陆中修身上。

“席老丞相是个知趣的,他不管六部的事情。自柳丞相罢官以后,你陆中修过这几年的舒坦日子,别人分你的权力,你心中不甘。”

话好似击打在七寸上的鞭子,让陆中修面色苍白一下。但随即,他冷屑的回道:“你是老夫,我也不年青。老张,咱们两个就不要以老卖老的说话了,你刑部也不比我户部的品阶高,别拿这对孩子的口气行吗?”

张良陵又浮现出刚才那笑得别有意味的笑容,目光转了几转,轻哼一声。

房里的耳朵再次竖起来。

话也再次响起:“当官这事情,不为权力,就为地位。不为地位,就为颜面。颜面这东西,在你与我,还有老丁,我们三个人这里,就是圣眷的高与低。”

丁前喉咙里嘟囔一下,但还是没有抬头,也没有说清楚。

“皇上自登基,一直厚遇以前跟他的人。就是宫里的娘娘们,也由此可以看得出来,以前在太子府邸的人,进宫后全是为妃。皇上进宫后纳幸的人不少,但母以子贵,无子而成为嫔妃的,就不多见。”张良陵笑容中加上几分讽刺,猛地瞪住户部尚书。

房中,有抽气声出来,显然是有人抵挡不住这位审案办案的高手,他的眼神吓人起来。

“朝中的官员,如今分为两派。这个我要是还不明白,我也不必呆在刑部。”

丁前抬起了头。

张良陵对他抬一抬手:“你不用担心,新老官员这事情,太上皇的时候就有。那个时候我刑部就不理会这些事情,任由斗的你死我活,犯律法的,或者是运道不高,让人算计犯律法的,我刑部才出面。今天我就是说上一说。”

丁前又把脑袋抱起来,继续沉浸在他让萧二爷打败的痛苦之中。

“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的尚书原本都是老臣子。如今是吏部尚书换成年青的靖远侯,兵部尚书换成年青的忠毅侯,我刑部来了柳国舅,鲁驸马倒不必提他,他的年纪也摆在这里,他能干得了几年?”

对着黄跃一笑,张良陵一乐:“你老黄也有把胡子,你却没升上去,上司换成长陵侯世子方鸿。”

黄跃也嘟囔句什么,把眼光避开不愿意和这个尖着眼睛的刑部尚书碰上。

张良陵也不多看他,看着这些人窘迫,他神色轻松起来,对陆中修一笑:“老陆,你户部也有前太子党,还有老丁,你抱着脑袋钻裤裆,人也进了陈留郡王府,从此再也没有你的份了,哈哈!”

丁前涨红脸,愤怒促使他骂道:“去你的老混蛋,你知道就知道,犯得着说出来吗!”

“犯不着,犯不着,”张良陵忍俊不禁,随后又哈哈大笑,轻视的语声反问房中:“你们又犯得着拖我下水吗?哈哈哈……”

“轰!”一道雷声与闪电出现,与这泄怒的笑声撞在一起,一时间,仿佛天地间全是张良陵嘲笑的笑声。

陆中修彻底让惹恼,袖子一卷,用力握在手中,过来质问张良陵:“算你说的干脆!而且好生轻巧!我只可笑你有告老之意,就不管我们死活。你敢实说,你是真的想告老吗?兵部里老牛尚书,和吏部里老梁尚书,是真的打算告老吗?”

两双眼光狠狠的碰在一起,瞬间,陆中修更为暴怒,在风雨的雨声里,他几乎是大喊大叫:“皇上登基的那天晚上,我在家里摆酒,咱们几个吃酒,我说圣眷不减,你我的官职都还在,老牛当时说是啊,他这话有告老的意思?”

从张良陵说的话开始,揭穿这里的密谋不过是为新老官员的争风,黄跃等人就直起眼睛。

到现在陆尚书的话,更是把他们心思表露无遗,黄跃等人都有头皮发麻之感,毕竟这听的是别人的私情话。但也就更舍不得离开,还想继续听下去。

他们只怕张良陵不肯再多说些,看向他的眼光由惧怕多出希冀来。

面对陆中修走近的一步,夺口而出的话语。张良陵气势更强横的站出一步来,两个人还离的有距离,但两个人的影子交叠在一处,在烛光下你闪我动的,好似交战一般。

张良陵更为大声,窗外雨声太大,打得木头长廊和房顶似千军万马奔腾一般。

他也有不响亮,就压不住对方之感。放声了喉咙:“老陆,你这个笨蛋!那天老牛是说过这话,他说这话的时候,可没有想到后面的事情!”

“后面什么事情!”陆中修也大叫大嚷。

张良陵有了狞笑:“当时老牛说这话的那天,是皇上登基的那天,你没有记错!皇上大赏群臣,又大赦天下。你、我,老丁、老牛,老梁尚书且不要去说他,他成天的病,又和老牛吵的太凶,他早就想回家专心画牡丹。礼部的,他跟咱们几个不合式,也不去说他。咱们四个人官职没变,你摆酒,我来了。当时是这个情况!”

“后面的,老牛为什么要走!”陆中修怒道:“后面谣言纷纷,忠毅侯要得官职。传上好几个月,老牛走了,是不是这样!”

脚步跺脚似的在房中走着,陆中修停下来的时候,仰面长叹:“皇上对我们是看重的,就是这些前太子党们不安分!”他想到自己户部的那两位,所以有这样的话出来。

张良陵一针见血:“那是你不待见他们,才生出这样的心思!”

陆中修噎上一下,再次问他:“那老牛呢,你给我说说,老牛是怎么走的?也是他事先不待见了在家里等官职的忠毅侯?”

话题由大家的用心,一下子转到忠毅侯得官不正上面,工部尚书丁前最早反应过来,看一看黄跃他们目光跟准备捕食的饿狼一样,丁前皱一皱眉。

有心打断陆中修和张良陵不要说,但两个人都咄咄逼人,未必劝得下来。

丁前也就不再管,继续想他的伤心事。

他的妻子出身名门,礼仪风姿无一不符合大家闺秀,夫妻关上门,也一样是个大家闺秀。丁前往青楼去,本来是逢场作戏,有人请他。

人的心中没有所爱,人的心里又一定需要有所爱。有的人爱书爱画,爱山爱水,爱猫爱狗也行。丁前样样都一般,就在青楼爱上那个女子。

后来……。萧瞻峻!丁前咀嚼着这个名字,放在唇齿间捻着,痛苦才减轻一些。

心里不痛苦,房中的话就听到耳朵里,张良陵的嗓音充斥着整个房中。

张尚书冷笑不断,面前是个几十年同在官场,不说是知书,也因为共过事情,性情上颇能说得来的人。

房外又大雨浇的人什么也不想,房中另外听的那几个,在他们眼里也不算什么。他们肯听从陆中修的话出现在这里,把柄在张尚书手里,不是张尚书说几句话就要怕他们。

张良陵也就说得一干二净,他气势强横问陆中修:“梁山王今年多大,你有没有数?”

陆中修冷笑:“总有三十出头了吧!”

“三十还不到!”

陆中修一愣,他自然是见过萧观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大黑脸,喃喃道:“是吗?”

“皇上登基,梁山老王把王爵给了儿子,把帅位也给了他!”

张良陵说过,陆中修扯一扯嘴角,有些好笑出来:“这是几年前的事情,梁山王二十来岁就统三军,陈留郡王不服他在所难免。”

“那一年,老王回京来。”

随着这语声落下去,陆中修一愣,顿时明白过来:“原来是这样!”丁前也张张嘴,无声也说一句,原来是这样。

黄跃等人瞪大了眼睛。

张良陵继续冷笑:“皇上如果有意让老牛告老,为什么不早说?忠毅侯如果打老牛的主意,他有太后在,还会在家里一直等候官职那么久?他会在皇上登基以前把这件事情办好,登基大典上他就任,岂不是更好?”

陆中修有片刻的失神,登基大典上对袁家的圣旨,可算是福泽满门。不但去世的袁国舅追封为永国公,就是后来辞去国公就任侯爵的忠毅侯,他的夫人也继续是国夫人待遇。

他内心对一些事情的不满,出现了松动。“也是,”他觉得张良陵的话很有道理。

接下来,张良陵往椅子上一坐,“扑通”一声中,继续冷嘲热讽的说下去:“梁山老王要回京,事先在军中放出话,指名要和老牛过不去。老牛没有想到梁山王二十来岁就能当王爷,就能掌兵权。他以为老王回京还早,他还能安心当几年尚书。他在军中也有人,听到这话,老牛慌了手脚。”

陆中修长叹一声,当官的都有几个政见不同的人,所谓的政敌。老牛尚书跟梁山老王的仇,结在老王掌兵权的几十年里。

老王要粮草要军需,老牛尚书先卡他一道。逼的梁山老王没有办法,就地问国公们逼迫粮草,甚至自己参与边城粮草的价格波动,当然他从中也饱了私囊,也上交了朝廷,对前兵部尚书的恨也一天天加深。

以强横出名的梁山王府,老王爷解甲归田,一心一意的寻别人事情,怕的人还是不少。

“老牛老实的弃了官,还怕梁山老王不肯放过他。如今的兵部侍郎荀川,梁山王府的家将出身,就是老牛举荐。”张良陵的话结束的袅袅如烟,在每个人的心头都有驱之不散之感。

这一大段秘闻,听的在场中人都有如梦初醒之感。而张良陵把他们的面色看在眼中,摇了摇头,一言不发起身往外面走去。

黄跃试探的叫他一声:“张大人?”

张良陵冰冷的回他:“我刚才说过,新旧之争,自古有之。你们不犯到我的手下,我不管。今天的话,就这么过去吧。”

“是是,”黄跃有当不住他眼神的感觉,面对的像是一座冰山。应上几声,目送张良陵走上抄手游廊,黄跃心虚的想,难道他查过我的心思?

心一横,也罢,准备好几年,此时是个机会,你不让我放手去办,我的家人也不答应,我的女儿也不答应。

黄跃打上一躬,全然不管张良陵并不看在眼里。回身来,见陆中修面色微白,黄跃心想我得给他打点儿气,这是个为首的不是吗?

“陆大人,张大人说的固然有理,但我们也有我们的道理不是吗?您看,皇上重情意,重用跟他多年的年青人。这帮年青人,又太会奉承。我们这帮老臣子,早就没有地方站了。”

对着这巴结的笑,陆中修因为张良陵离去的不悦,多少减去一些。

“陆大人,我们还是愿意以您为首报效于君前。您看,我等食国家俸禄,忠毅侯与陈留郡王勾结,我们哪能不管?……”

下面说的什么,陆中修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他嘴角淡笑,什么报效君前,你我他,包括走了的张良陵,都只是为了自己。

张良陵为了自己不想掺和进来,我陆中修为的是自己尚书位置不倒。这样想着,眼角斜向丁前。丁尚书也有他的私情在里面。黄跃他们凭什么是例外的,都是为自己。

天色更暗下来,也真的到了平时的掌灯时候。烛光下面,只坐着陆中修自己时,他脑海里出来两个人的话。

一个是魏行,不想这丞相官署,位置不高的官吏,却能说出剔透人心的话。

“你们没有为首的可不行?”

这话一直刺在陆尚书的心里。

而今天,事实证明他为首是不行。丁前临走前的话随后出现在他面前。

“老陆,老张是不服你和我。”

陆中修指甲掐到手心里,在心中呐喊着,是啊,得有一个为首的人?

梁山老王吗?

陆中修把两个珠宝掌柜的话认真推敲一遍,冯掌柜和吴掌柜说老王让陈留郡王气的,珠宝也没有心思再瞧。

陆中修平静下来,嘴角勾了勾。怎么,你儿子让欺负的不行了,你老王还能袖手旁观么?

他决定等上一等,看看老王是什么动静再说。有个出头的人,总是好啊。别的人跟在他后面,承受的将只是余波。

有一个词贴切的用以形容,渔人之利。

坐享渔人之利。

……

肆虐的雨,并没有因为是夜里而停歇。房中的说话声,同样是让过滤不少,让说话的人在这大雨中尽情的愤怒或者是高喊,也不必担心有人听到。

这是一个不小的宅院,半旧大门上还能看出当年的显赫。如今在风雨中淋得湿透,但不同于一般官宅的气势依然是昂扬。

往里面去,内宅中的三间房子里,侧间里摆着几个大书架,上面磊着满满的书。

一个七、八岁左右的孩子,眉间有和同年纪孩子不同的毅然。紧紧咬住嘴唇,满面的惊骇。刚才的惊呼就是他出来的,而在这惊呼之后,他茫然的拒绝,反问面前的男子:“为什么父亲要我这样做!”

他生得俊秀如芝兰的身子,甚至有着轻微的颤抖。这个小公子,是柳云若,这是他的房间。

在他对面的,自然就是他的父亲柳至。

柳至看似漫不经心地笑着,但并没有把儿子的举动漏掉哪怕一点儿。那不敢置信的吃惊,和羞惭而起的面容涨红,让柳至翻翻眼。

见他没有回自己的话,柳云若以冲的姿势到他身边。悲愤都调动出来:“父亲,落井下石不是正人君子所为!您平时教导我的,难道不是正直?”

和萧战同年的柳云若,因为家里一些事情上的放手,也早有自己的主见。

他摇动着柳至的手,眸子微微的泛红,显然心中冲突到了极点。再一次恳求:“父亲,忠毅侯叔父为人不坏,是他的亲戚不好,是那个抢梁山王战功的陈留郡王不好,您和他不是朋友吗?他现在倒运,您不要去寻他的事情,也别让我寻他家的事情好不好?”

原来就在刚才,柳至来到儿子的房里,对他说了一番话。

“袁家现在正不济的时候,你小子借这个机会,可以报报前仇,把夜巡的事情抢到手里来。张道荣他们跟咱们家好,是你的助力。”

柳云若是很想把鱼和兔子撵下来,但在“袁家正不济”的时候,他身子一绷,刚才的几番话就出来。

他倔强的和父亲柳至对峙着,对他的看法由以前的窝囊废,到前一阵子的父亲很正确,再到今天的奸滑。

不是一个奸滑的人,怎么会有趁人病要人命的想法?

柳云若身子颤抖的就更厉害,眼圈也红的更厉害:“我不……愿意去。”这是落井下石,他的话再一次表现在他的面容上。

柳至抬手给他脑袋上一巴掌,打得并不重,但小小柳就更当成对他的催促。

柳至骂道:“别以为我看不见!你的弓箭是哪里来的!”

小小柳脖子一梗:“我自己买的!”说过以后,才意识到自己把父亲顶撞,低下头来眼睛只看脚尖。

“我们家的刀不好吗?偏你就喜欢上袁家的箭法!喜欢你就自己练去,犯不着心都到袁家门里!”

随着骂声,小小柳内心的顶撞越来越多。他就是不敢说出来就是,反复只在心里念叨。

这不是君子行径,这不是……

冷哼一声出来,柳至显然不愿意和儿子废话:“老子怎么生出你这种窝囊废儿子,你小子没胆去,老子自己去!”

在他的身后,柳云若的身子绷得更紧。看着父亲走出房门,丫头要进来收拾什么时,柳云若吼一声:“出去!”把房门用力关上,门闩也横上。

冲进内室,床底下拖出上锁的箱子。小小柳的眼光炽热起来,小手解开自己的衣襟,一把钥匙挂在他身前。取下来放到锁上面的时候,小小柳屏住呼吸,箱盖打开,铁弓出现在眼前。

------题外话------

今天就到这里吧,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