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火势/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里袁训和四皇叔、梁二大人的寒暄语声中,执瑜对执璞咧咧嘴,执璞对执瑜皱皱鼻子,兄弟俩个同声道:“去问问范先生。”

……

雨水洗刷得石阶雪亮,因为是夏天,在炎热中带来的是清凉。在别的人会打开窗户,依靠长廊的阻挡,尽情享受这凉爽。房中的老人,却用厚衣把膝盖遮得紧些。

“天一变,风湿入骨的痛,所以这酒啊不能少。”范先生把手中的玉瓶,又送到嘴里一口。

晶莹的玉瓶,把他的手指染上雪白一抹。范先生微微地笑:“国公有福气,侯爷对我相待的好。”

这是老老国公和老国公的情意,范先生坐享其成,并不敢忘记西去的老老国公,他侍候一辈子,或者是相知一辈子的人。

骨头里疼的稍微好一些时,范先生凝聚起心神继续刚才的心事。他刚才在自语地是:“京里风雨多啊,”笑得轻轻的暖:“幸好有太后。”

他说的风雨,自然不是指外面的夏天大雨,指的是袁训暂停官职的官场风雨。

这位受到辅国公恩惠一生的老先生,如今来到京里,一半是跟随老国公牵挂的两个小爷,一半算是安养。他当然是尽力尽力,也要为袁训筹划。

这一回和以前在梁山王军中不同,这一回上有太后,范先生眯起眼又是一句:“不用顾虑的算计人,痛快。”

他老的没了家眷,孩子们成过家自有安居。又不要丫头侍候,宝珠为他选了几个刚留头的小子听使唤。

走进来一个,伶俐的回话:“像是两位小爷从小桥上过来,往咱们这里来呢。”

“小金儿,以后回话再清楚些。什么是像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范先生随意地说着,小子红着脸道:“下雨不是,往外面看不清楚。”

范先生和气的笑笑,表示他不是斥责。小子小金儿松一口气,羞惭的退下去时,范先生好似没有听到他的话,不知道自己就要来客人似的,原姿势一动不动对着墙壁,神色深凝起来。

小子的话,说这天气看不清楚,让范先生心头酸涩。当年的国公,如今的老老国公,他一生何曾有过看不清楚的时候。

国公他弓箭无敌,目力过人,而且目过如电,一眼横扫,地上有个小虫也能看在眼中。

这是感知,这在他晚年老花眼的时候也能保持,范先生佩服了一生,一直以为老老国公的眼神儿好,在他有一回抱过袁训玩耍,悄悄问跟的人:“阿训今天穿什么色儿的衣裳?”范先生才知道他已经看不清。

但在他感知范围内,有物体在空气中有阻力,是个死靶子看过一眼,他能记住。如果是个人他会动起来,手脚口鼻的位置他就大约推敲得出来。

外孙的衣裳颜色,这却没法子计算,就只能问人。

小子说雨中看不清,让范先生把这往事回想一遍,在胖兄弟们进门以前,他还来得及的回想到从山西离开,和此时的老国公说的几句话。

“我老了,”范先生道。

老国公微微地笑:“瑜哥璞哥大了,这世上的先生,哪有一个比您强?”

这份儿心思跟老老国公对忠毅侯一样,不过忠毅侯懂事的年纪,那爱女如命的老老国公已经去世,只怕侯爷是不记得了。

一代又一代的国公,从没有拿女儿嫁的这户人家当成外人看。箭法教给袁训,如今的老国公心又操到袁家的下一代上来。范先生动动骨头,两位老国公的慈心如海,自己怎么能辜负?就是再痛深十万丈,这最后一把子的差使也要当好它。

执瑜执璞进来的时候,就见到范先生气色还算不错。但一嗅之下,入鼻的有酒香。

一边一个的过来,胖兄弟们关切地问道:“先生,你还在痛吗?”回答他们的是呵呵笑声,听上去安然无事:“正骨张的药酒,军中都有名。我喝一口就没有事。”

执瑜执璞在边城呆过,对正骨张的名字不陌生,也就放下心来:“是他家的,舅祖父常说他和贺家不是庸医。”

“哎哎,二位小爷可千万别说这话,仔细他们耳朵长,远在山西也听到,一个拿着切骨刀,一个拿着扎人的针,一气冲到京里来,”范先生在这里停下来,乐着又喝了一口酒。

胖兄弟们凑趣地问道:“怎么样?”

“这京里的病人可就好了一半,这就了不得。医生们没有饭吃,还不把他们撵回去吗?”

胖兄弟们想一想张家和贺家的传闻,不由得捧腹大笑了一回。

等他们笑完,范先生和蔼地才道:“小爷们来有什么话儿要说呢?”一句话刚落地,执瑜扁起嘴儿,执璞一脸的大受委屈。

范先生算见多识广,也愕然道:“这上有太后,还敢有人给小爷们委屈?”他很快就是一个主意:“跟他不客气也罢。”

“不是别人,是爹爹!”胖兄弟们憋屈地说着:“爹爹又用计了,他还又不相信我们,事先不对我们说明。”

胖兄弟们气呼呼的,范先生就更悠然,轻飘飘地一声:“小爷们,”执瑜执璞七嘴八舌:“出个主意,出个让爹爹看得起我们的主意。”

一双比一双更期盼的眼光投过来,转动的都是一句话,你范先生是舅祖父给的,你主意最多不是吗?

范先生就在这眼光中湿了他的眼眶。将门之后,从无虚传。

“将门之下,必有将类。”喃喃的话语濡湿他的唇齿间,范先生爱怜的抚着两个小公子:“让人看得起,不是别人给的。是小爷们自己挣的。”

执瑜执璞进来以前的一腔热血,让父亲不重视的涌动,这就熄灭下去。两个人冷静下来,沉着之下聪明也就上来。沉思一下,对着范先生施一礼,齐声道:“先生,请指教什么是自己挣来的?”

“呵呵,这自己挣来的,分为好几种。最无奈的,是侯爷老了,没有办法交给二位小爷。这一种,最不可取。”

执瑜执璞眉头一锁:“这种不要。”

“还有一种,是侯爷犯糊涂,太后老人家么,呵呵,她为小爷们说好话,”范先生说着,自己心头一跳,老国公送他进京的目的,就是不愿意让太后娇溺执瑜和执璞。

这也是范先生第一次找到机会,把太后的娇纵无声无息说进来。是什么结果,他这经过很多世事的人,也难免屏一屏呼吸。

没有办法,面前这两位小爷,实在是太重要了。他们身系袁家的承继,让老国公没有一天不想着。

执瑜执璞在他的眼光中眉头还是一耸:“这种也不要!”

范先生悄悄松一口气:“呵呵,那另有一种,是小爷们有能耐,书念的好,字写得好,功夫一等一,处事能明智,待人能承担。侯爷自然的,就倚重起来。”

处事能明智?执瑜嘟囔着:“我和二弟很尽心啊。”

范先生眸光微闪:“有人处事如行云流水,有人处事件件艰难。不过是有准备二字而已。”

“先生说说吧。”胖兄弟们露出恳求的神色。

范先生又喝一口酒,取帕子拭过嘴角,镇定的说出一个人来:“梁山王小王爷,二位小爷是怎么看的?”

执瑜执璞摸不着头脑的道:“我们对他很好不是,爹爹应该放心才对。”

“侯爷是放心,这世事未必放心。”范先生淡淡。

“世事?世事不是人啊。”执瑜执璞纳闷,与世事有什么关系呢?

“二位小爷,上有太后扶持,又有侯爷爱惜。大姑娘加寿是未来的六宫之主,是袁家中兴之支柱。”范先生神色有了认真。

“家里的好,与大姐有什么关系,这是我们和小六的事情。”执瑜执璞有几分不自然。分明是想说,又是大姐,又是她在长辈们眼里最得意。

范先生暗想,老国公所料的有几分道理,老夫我能解开几分孩子气,就是几分的没白进京。

他侃侃而谈:“有太后,才有侯爷。以后有大姑娘好,才有二位小爷好。”

执瑜执璞没有办法的点一点头,把太后说出来,他们不能反驳这是事实。

“反过来呢,侯爷好,太后也好。二位小爷好,大姑娘也好。”

执瑜执璞爱听这话,喜笑颜开:“这话还差不多,我们好,大姐才能好。”

“梁山老王爷也必然这样的想。”

突兀的扯到梁山老王爷,执瑜一愣,看向执璞。执璞一愣,看向大哥。兄弟们到底出自不一般的人家,不是每天只谈论吃什么菜什么天气,眼睛眨动着,沉默下来。

“梁山王府横行军中数代,代代顺利接兵权,他们的家风,是从小的时候就培养。如……”

范先生说到这里,执瑜执璞乐了,抢过话道:“霸道,战哥儿才真是霸道呢。专横,不容人说话,”

“那是表面,私底下他们很会结交人情,结交这事情,不仅仅是平等对待,以势压人,也是一种。”

执瑜执璞愣住。

“功劳动人心,也是一种。”

“前宽后松,前松后宽,也是一种。宽宽松松,松松宽宽,也是一种。”范先生的面庞泛起红晕,像是说得他激动上来。

执瑜执璞后退一步,再一次轻施一礼。

“坐吧。”范先生让自己平静下来,暗笑自己对梁山王府的恨太深,提到他就不痛快。但这也难怪,辅佐两任国公,这一任老国公放弃兵权,又有梁山老王从旁推波助澜,实在对老王释怀不了。

很快,把自己不应该有的尖刺思绪打下去,范先生更为正色:“梁山王府,卧榻之侧不容他人鼾睡。我进京后稍加了解,忠勇王府,又有大厦将颓之势。镇南王,中正勇智,素来中立。但这一代结上亲家,小王爷战哥儿不减乃祖之风,从来他占别人的,别人不能占他的,镇南王难免偏向于他。”

执瑜执璞在这里没有跟着取笑萧战,眸子更凝,听得更入神。

“这是诸家王府。公侯之家,靖远、文章,是家里的亲戚。靖远侯可谓是一门双杰。长子英华才干,吏部任尚书。次子才高八斗,稳掌国子监。相比之下,文章侯就差得太远。三代以前我不知道。但我听到的,这一任侯爷的上两代,世事不得人心呐。”

在这里重新又提到“世事”二字,执瑜执璞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世事啊。

他们还是用语言总结出来,但心里大概有个了数。

“还有几位我知道的侯爷,长陵侯、歧山侯、望江侯,也有同咱们家好的,也有同咱们家不好。但望江侯的世子,同小爷们却在一处夜巡。”

执瑜执璞道:“是。”

“再往下,六部里诸尚书,诸侍郎。丞相官署自柳家倒台以后,这几年像是公正,此时不提也罢,但侯爷有朝一日诸事交给小爷,小爷们面临的又是一回事情。远的不说,就说近的,梁山王府小王爷。”

话题,又转到萧战身上,而老人的含意也像随时破出。胖世子略带紧张,搔一下胖脑袋。胖二公子无心的揪一把额头上的肉,像这样就能听得多一些。

范先生徐徐含笑:“将来小爷们同殿为臣,是一丘之貉呢,还是世事不同?”

这话虽然没有完全击碎胖兄弟们心中的孩子气,却也留下深深的痕迹。

在他们兄弟的心里,外人中,谁和他们最亲近,自然是梁山王府的萧战。

萧战天生的力气猛,武功最好,文也来得。无耻也有,兄弟情意也好。在屡屡拿萧战来说话,在执瑜执璞的面前拉开一道序幕,有那么一天,同殿为臣,他们只怕也和自己父亲与梁山王一样,会遇到互相弹劾的时候。

到那个时候,该怎么样相见?但不管怎么样,胖兄弟们现在就可以知道,萧战是决定的无耻到底,有理没理,全是他的道理。

梁山王府只求结果的家风,早就让萧战继承到九成九。而胖兄弟们在今天才正式的觉醒过来。世事这东西,原来,不是你结交别人,别人就会对你好。但万难的是,你又不能不结交人。

范先生虽然没有直接给胖兄弟一个让父亲重视的答案,但揭开冰山一角,徐徐的让胖兄弟看上一眼。在父亲和太后的羽翼之外,那海翻天倒的世事。

答案也就出来,你们还没有面对世事的能耐,又怎么能让侯爷把所有的事情全拿来分担呢?

胖兄弟们退出去的时候是凝重的,对着他们眼中的探索,范先生却不敢过于满意。

教人世事这种事情,首先教导的是自己,他自己得先提个小心,一来不能有说错的地方,二来不能有说早的地方。三来,范先生眯眯眼,你梁山老王接下来怎么办呢?

这是个几十年前,他就想碰一碰的对手,只是碍于尊卑相差太大,让老王压得抬不起头。

今朝,正是交手的时候。

……

座中的客人,都不是地位一般的人。户部尚书陆中修,工部尚书丁前,礼部侍郎黄跃,还有一个是兵部侍郎荀川。

八道目光放到老王面上,陆尚书还能稳得住,丁尚书目光紧迫,黄侍郎目光闪烁,荀川恭恭敬敬。

都等着老王说话,老王却只阴沉着脸。

轻咳一声,陆中修打破这静寂:“老王爷,不是下官数年前阻挡这场战役,如今您是看明白了吧,这场仗主要是为陈留郡王夺兵权而打。按我朝律法,军功以首级的地位大小来定。到今天为止,陈留郡王父子已割了十数个大将首级,而在他军中的将军们,就是葛通是郡王和王爷作对护下来的,也没有什么军功不是。”

丁前哼上一声,他是个白脸儿,粗声大气地道:“这几年里,你老王爷一直埋怨我。没有当面说过,我也知道。现在你看出来我没有错吧,几年前我就知道忠毅侯不是个好东西。”

梁山老王对着他愿意开口:“为个女人,你这仇扯得还真远。”丁前错愕的闭上嘴,随后,荀川发出轻轻的笑声。

一刹时,丁前的脸涨成紫色,恨不能有个地缝钻进去。他没有想到他的一出子事情,以为做的很隐秘,青楼里包个人,又不是每天晚上都去,竟然老王也知道。

耳边荀川附合的笑,怎么听怎么刺耳,但丁前咬着牙忍气吞声。这就是梁山王府的一条狗,梁山王府让他摇尾巴他就摇尾巴,让他叫他就叫,这会儿脚踩的是梁山王府,咽下一口气的只能是丁尚书。

陆中修恼怒地在丁前手臂上一巴掌,生气地道:“老丁,你丢人还没有丢够吗?”

丁前火了:“怎么你们全揪着这件事情不放!”

梁山老王让他逗笑,哈哈两声过去,利如针尖的眸光抬了起来。陆中修和黄跃一个凛然,欠欠身子:“您有话请说。”

“我说,你们还真拿老夫是老夫了,老夫我是那糊涂糟老头子吗?”梁山老王眼角斜一斜,在三个人的身上手上扫过去,黄跃有几分明白,对着陆中修一个埋怨的眼神。

陆中修装看不见。

陆中修的意思依然,这事情与你家梁山王有关,凭什么要带礼物前来?而黄跃呢,有他的私心,他在三个人商议过来梁山王府的时候,力主带一份儿体面的礼物前来。

面对老王的眼角,黄跃认定自己一开始是对的,也就难免把陆中修怪在心里。

老王看完他们,倒没有提送礼不送礼的事情,他不至于直接说出来。老王往后面坐一坐,姿势更大马金刀的随意,稍停上一停,不客气地斥责起来。

“你们三个吃错了哪家的药,赶紧让那药铺赔你们钱!混头混脑的就敢往我这里来,当我是好蒙骗的?”

陆中修、丁前和黄跃三个人面面相觑:“老王爷您这话从哪里而来?”

“我儿子弹劾忠毅侯,你们就闻风而动。要说扳倒忠毅侯,谅你们也没有胆子去跟太后斗。不过是借这个机会,卸去忠毅侯的恩宠。”

继张良陵以后,又一次有人揭穿陆中修的心思,让他在老王的话,两耳震得嗡嗡作响。震撼中一个想法出来,这个个都不是笨蛋,你们还让人有活路没有?

“你丁前!你跟萧瞻峻有过节,你找他去!打仗的事情,军需上也是能怠慢得的?你军需发的慢慢腾腾,我不怪你,我怪哪个?你黄跃,”

黄跃打个激灵,心里没口子念叨着,千万别看出来我的心思,千万别……

“你就是个跟风的!”

黄跃放下心,堆一堆笑容。

“陆中修!你想六部里一视同仁,那你可要手脚快些!这仗再打下去,陈留郡王一边儿独大,我儿子也得受他辖制。到时候他再取两个国君的首级,回头来跟你算帐倒也不迟!”

老王一气说完,自己颇觉痛快,又沉下脸,捧着个茶壶喝起来。

陆中修苍白着面容问道:“忠毅侯不是不管兵部了吗?怎么还拿不下来陈留郡王?”

荀川笑道:“所以我在这里,各位听我解释。兵部里加急快马行文,先到王爷中军。王爷分送各郡王各国公,这两下里加起来日子就不短。陈留郡王收到以后,他服也不服,又是一回事情。他不服,直接奏章呈给皇上,跟我和宋侍郎打起官司来,这能扯皮到明年。”在这里故意道:“小宋侍郎,他跟忠毅侯有交情啊,各位想来也都知道。”

“明年?”陆中修面无血色。

梁山老王冷笑:“当老夫好使唤,仗着你三分狗胆,你敢来挑唆老夫!不瞒你们说,老夫是要和忠毅侯过不去,不过,犯不着听你们的!看在你们也跑一趟的份上,老夫把这事情给你们弄明白了。”

阴森森地语气更加浮出:“陆中修,你担心新老臣子之争是一件事,你担心你的尚书职位不保又是一件事,你借这个机会扳一回忠毅侯,把旧年里他为粮草打你的仇报了,这另外又是一件事。这一回你没有敢扳倒他的心,却有扳一回让袁家颜面大失,太后从此也不敢多恩宠他,这,又是一件吧?”

陆中修和丁前使个眼色,两个眼中都浮出怒火,都在暗骂,这个老奸巨猾的老东西,贼眼溜溜比谁都明白。

“还有一件,”老王浓眉锁起。

陆中修苦笑浮出。

“这一回你让太后闭上嘴,以后再扳忠毅侯,你就省力了是不是?”梁山老王的语音落下,黄跃的身子晃了一晃,在陆中修和丁前的瞪视之下,勉强地把自己稳住。

荀川又一次笑个不停,三个人气的还是没有办法。

老王举起茶壶,这是送客的意思:“三位大人,请回吧。老夫我跟人算帐从来不攀扯外人。小袁这东西,我跟他没完!你们的事情,我没兴趣。”

屏风后面,这话传过去,有人颤抖了一下。“福姐儿,你怎么了?”萧战从桌子下面露出个头问道。

战哥儿看着加福的小裙角,明显的抖动着。加福睁大的眼睛里伤心上来,但加福在这件事里也成长不少,加福不愿意告诉萧战,掩饰的道:“没什么,你找到东西没有?”

“我记得祖父桌子下面有个暗格,可还没有摸到。”萧战放下心,又回到桌子下面寻来寻去。

一角墙上有个小小的突起,萧战小声的喜欢着:“加福,我找到了,但我没有钥匙,快把于先生叫进来。”

于林从窗前露出身子,不情愿地道:“我把您二位抱进来,我已经对老王爷不住,”

“您不进来,我寻死去!”萧战火冒三丈。

于林没有办法,同样翻窗子进来,萧战让出来桌子下面的空,于先生正要钻,几声咳声出来,老王没好气:“家贼从来难防。”

两个孩子扑上来,萧战去揪他胡子,气汹汹地道:“弹劾我岳父的奏章给我看一眼,我好防备。”

乖巧的加福受老王疼爱颇多,也不怕他。摇晃他的手:“我们只看一眼!”

让柳云若带人大闹,说着“霸道”这些话出来,萧战和加福全火了,两个孩子钻狗洞出来,准备他们解决这件事情。首先要看的,就是老王准备怎么弹劾袁训。

老王的胡子躲上几躲,手让加福拉住,头也就晃不远,还是让萧战握在手里。于林知趣的溜出窗房,老王这种窘迫不看最好。老王则是在两个孩子的瞪眼睛里败下阵来:“哎哎,再揪我不客气了。”

一个老人,两个孩子,大眼瞪住小眼。

拿奏章来看!

赶紧松手!

这个时候,柳家父子也在对上。

柳云若昂着头:“我去闹过了!”

“争到了什么?”柳至反问。

“不是让我去闹,还争什么呢!”柳云若退后一步,生怕父亲再抓差。

柳至似笑非笑:“我怎么生出来你这种笨儿子!你去闹为什么!师出必有名!你没把夜巡的事情争到手,你就回来了!”

“啊?”柳云若傻住眼:“你没有说啊。”

“以后你出门去,把我带上一天按十二个时辰可好不好?笨蛋!你再喜欢他家的箭法,跟办实事相干吗?”柳至手臂一挥:“去!趁着张道荣、陆长荣他们服你,把袁家兄弟给我撵下来!”

“没能耐的东西,笨的就知道正直去了…。”柳云若走出好远,感觉身后的骂声犹在。

他一拍自己脑袋:“是啊,等我当家,我也不会亏待鱼和兔子。”这就欢快地往前一蹿,对见到的头一个族兄道:“哥哥,叫起人来,跟着我走!”

……

镇南王歉意万分,面前的人他有敬意,但她说的话,王爷也不能就答应。

面前坐的这个人,一身黄色绣宝相花的衣裳,明珠串珍珠簪,这是忠毅侯夫人宝珠。

“二爷,我有我的规矩,不是我制定,虽在我手里管着,我也不能无视。”镇南王含笑。

宝珠抿抿唇,轻笑道:“如果王爷做不了主,我为什么要来找王爷呢?”

镇南王就同她开玩笑:“您知道这是皇上亲自过问,忠毅侯虽然在家里缩头,”

宝珠一笑,镇南王也笑:“但二爷您可以请见皇上不是吗?把夜巡的事情分成几摊子,您自己同皇上说不是更好。”他摊一摊手:“我也不用为难不是。”

“这事情不用求见皇上。”

镇南王挑起眉头:“我不明白。”

“我刚一同王爷说夜巡的事情分开,王爷您就说不行。但想来王爷您知道我的用意,韬光隐晦,正是时候。”

宝珠的话解释过,镇南王更要乐:“这话可不像是二爷说的,就是公主的坏蛋兄长,也不是这胆小怕事的人。”

宝珠不理会他的取笑,笑道:“太后过于宠爱,长辈赐,不敢辞。对着别人也就罢了,是句谦逊的话。对着王爷,我再说我们阖家不喜欢,那是假的。”

“是啊,上有太后在呢。”镇南王自己先笑得吭吭两声。

“韬光隐晦这事情,在宠爱之下谁都要有。但我今天说这四个字,却是只针对孩子们。”

镇南王听出不一样时,宝珠接下来道:“侯爷不如意,有人拿我们家做文章,不过就是孩子们,和女眷们。祖母年老,足不出户。母亲更不是爱热闹的人。别说我要让孩子们不占霸道之名,恳请王爷应允,把夜巡分开。就是我这二爷的名声,也要往王爷这里报备一声,谁要,王爷答应的,让他拿去也罢。”

“这话负气,”镇南王略一思索,道:“依我看,现在还虑不到这里。就是我答应夫人,要我只因为忠毅侯府韬光隐晦,就往皇上面前讨句话,这也太草率。”

宝珠笑了:“所以我不往皇上面前去,也没有请王爷去见皇上。”

“二爷的意思是?”

“侯爷不如意,有人要拿我们家做文章,这是必然的事情。这也正好,孩子们深受太后和长公主宠爱,”在这里宝珠对镇南王一笑,镇南王咳咳两声。

“太顺了,让他们韬光隐晦一回,也是个收获。何必去往皇上面前说,侯爷骨头不软,我也胆气还在。我来见王爷,说起来,仗着太后的宠爱,仗着和长公主的一点儿小情谊,请王爷答应我,如果有人来见您,声明不服我家瑜哥璞哥,要把夜巡分开,他们单独挑旗,请王爷应允。”

宝珠起身,郑重地行了个礼。

镇南王还了礼,依然犹豫不决:“您的心思我这就明白,我也很佩服。但我还是不能答应。如我刚才所说,夜巡这事情由皇上亲自过问,京中勋贵子弟都可以参与。”

压一压嗓子:“我提前透露一件事,反正您也不是外人。这一批子弟们,不是皇上以后要用,就是太子殿下要用。皇上已命太子殿下多加关注,经太子殿下呈奏,规模已定下来,只能有一支。城外的子弟们,不论贫富都可以参与,他们往您家里也见过瑜哥和璞哥。您现在是一片私心,”

王爷和宝珠相对一笑。

“也大度的漂亮,愿意给瑜哥璞哥再一次的历练,可我这里,可怎么回呢?”

镇南王如实相告:“我如果答应,可就添一件麻烦事情。分成几下里,我得和几个人说话,我就累了。”

宝珠嫣然:“王爷不答应也罢,我这话不过是让您心中有数。我可以不烦劳您,但只怕别人不作体谅。”

房门就在这里推开,回话的人出现在门外:“柳云若、张道荣、陆长荣求见王爷。”

镇南王大笑一声:“来得巧。”

宝珠起身打算告辞,离走以前殷殷也取笑了镇南王:“看看,我要是不先来让王爷您安心,王爷您可怎么处置这件事情呢,总有为难之处吧。”

镇南王起身相送:“这要是我的兵,敢四分五裂的,我让他从此没前程!”

宝珠好笑:“我相信。”

“可他们是皇上亲自过问的勋贵子弟,二爷既然韬光隐晦,本王也相随一回。”镇南王不无狡猾说着,把宝珠从后门送出去。

回来叫进柳云若等人,听着他们一通的说话,不服袁执瑜也不服袁执璞,镇南王装模作样揉额角:“是吗?原来是这样啊。”

忠毅侯府又先走一步,镇南王暗道。

……

“行礼!”

大喝声中,梁山王萧观虎虎生风地进来,帐篷里除去所有人都站起来以外,帐篷帘子随着这阵风,起着阵阵涟漪。

萧观看左边,项城郡王、渭北郡王、东安世子两位国公,看右边,长川郡王、靖和世子及余下的国公。

拳头捶捶案几,萧观吼一嗓子:“坐下!”他也一样,但两只眼睛看天,一言不发。

渭北郡王轻推项城郡王:“王爷这是让气糊涂了?让我们来又不说话。难道不是大家商议怎么挟制陈留?”

项城郡王表情没有改变,绷着个脸:“等吧,他总要说话。”

其余的人也轻声讨论,萧观索性把眼睛闭上,来个我不听,也听不见。

帐篷里的语声渐高起来,但也没有到喧哗的地步。就在大家疑问渐浓的时候,有一声通报再次响起:“陈留郡王到!”

帐篷里炸开炮仗似的闹腾开来。

“今天是跟陈留郡王算总账吗?”

“他吞下去多少军功,害的我们东奔西跑的为他牵制人马,让他吐出来!”

摩拳擦掌声中,萧观缓缓睁开眼睛,十几道彪悍的身影狂势猛横的进来,为首的一个人,面容偏偏又俊秀的似天上星辰。

陈留郡王风一般的势头出现在帐篷里,往两边左看一眼,右看一眼,说话声跟让大刀割断似的,嘎然而止。整齐的萧观不耐烦的皱眉头。

梁山王起身,陈留郡王等人见礼,萧观一摆手:“坐下,就等你们呢!”

帐篷里哄地一声,又乱了起来。

萧观瞪眼睛,陈留郡王瞪眼睛。“乱什么,都闭上嘴!”斥责声中,郡王们越来越不服气。就算是再不聪明,到此时也看得出来,这两个人压根儿不是对头,那等待的语气:“就等你们呢!”

像是陈留郡王以前跟梁山王的仇气一扫而光,这两位是假装的。这样一想,就没有人不能明白。

渭北郡王忍无可忍地跳出来:“瞒得我们好苦!”

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人人都在等着萧观大战陈留郡王,万万没有想到,他是个一直在等他。

长川郡王第二个跳出来:“你们两个,现在可以说明白了吧!”他手哆嗦着:“让我们退兵又退兵,你一个人打得倒痛快!你陈留,我退兵损失多少辎重,你知道吗!”

“吼什么吼!一将功成万骨枯,我又没要你骨头!看你急的!”陈留郡王近年来骄傲也不是吹的,不客气的反驳着。随他而来的两个儿子、一帮子舅爷,和夏直等亲信大将们,面对长川郡王,冷冰冰地站起身来。

只有葛通稳坐不动,但笑得十分欠揍模样。

------题外话------

好几天感冒,忘记解释。户部尚书本来有没有名字,找不到了。所以标题这个东东,有的时候仔自己好找最好不过。所以重新起一个。如果不对,敬请提醒,改过来也罢。

么么哒,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