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七章,国公啊,你哈哈哈/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梁山老王皱眉自语:“瑜哥璞哥是出挑孩子,但你岳父的性子,跟咱们家相比算温和,老子是英雄,儿子差不多可以当好汉。老子沉稳,儿子也不会飞扬。这里,像是多出来一个人,他是谁呢。”

“山西龙家不是来了好些人,”萧战殷勤地出主意。

老王摇头沉吟:“龙家是我多年相识,手段我尽知道。再说来的只是亲戚们。”

闷闷的,老王好似自己行军受阻。

梁山老王无意于让萧战高于任何一个谁谁谁,他是早早地把京里当成战场,让萧战高过所有的谁。

借这个机会,可以让战哥儿在小小的年纪,把能收伏的人全收伏,长大以后,他们也难出新花样。

却出乎他的意料,瑜哥璞哥平地起海啸般,他们厉害了。

萧战的死穴,加福去哪里,他就去哪里,让他暂居下风。也知道对不住祖父,战哥儿低头嘟囔:“祖父放心吧,我会让您满意的。”

这就是萧战要看老王手中的奏章,许诺给他:“祖父让我满意,我也让祖父满意。”这是当时说的满意内容。

老王回神,见孙子羞惭,安慰他道:“祖父对战哥儿早就满意,比你强的也不是别人。孙子,正好,你可以学上一学,这能干的人,都是不肯居于人下的。”

萧战眨巴着眼,送上两个高高的翘拇指:“祖父最高!比我的舅哥们高多了。赢的时候,祖父教我以德服人。输的时候,祖父教我认一认人。”

老王让孙子恭维得哈哈直乐,把孙子拿他跟执瑜执璞忽略不计,把萧战抱着掂一掂,说声:“沉重”,大为满意的把他放下。

萧战见他面有满意,不管为哪件事儿满意,先放下一把子心,寻加福玩去了。

老王留下来猜来猜去,最后还是暂时作罢。

……

大同的夏天,远山绮丽,风从辽阔天地间吹来,造成温和的夏天。雨从城墙上打下来,守门的士兵们深深吸一口气,把这凉爽尽情享受着。

他们一边儿纳凉,一边儿警惕不减,官道上出现怒奔人马的时候,视线立刻就转过去。

听一听,人马中有说话声。

“老四,咱们到家了。”说话的是一个中年人,他披着避雨的蓑衣,说一口的山西乡音。

回他话的,是个风姿俊朗的青年。黑色行衣在马上风的带动下,把他鼓起的手臂,矫健的身材紧裹出来。同时让人看在眼里的,还有他马上的一张铁弓。

守城门的小队长认出来,说上一声:“这不是四爷吗?”他从队列中走出来,对着青年热烈招呼着:“四爷,您走亲戚回来了?”

马上的这个青年,是现辅国公的四兄长,龙四公子。和他一起回来的一行车马,是他的妻子等人。刚才跟他说话的中年人,是现居住在京里的五夫人,石氏的父亲石老爷。

听到小队长的问候,龙四笑吟吟,把马速放慢一些,来到小队长面前时,马儿停了下来。

“你当值呢?辛苦了。”龙四从马上探下身子,关心的头一件大事情:“梁山王可有什么信儿?”

小队长先把龙四一通的夸赞:“到底是国公府上的爷,听说您走远路进京看亲戚,这一回来没进家门就问上战况。”

龙四谦逊的一笑。

世代居住在这里的辅国公府,深受本城百姓的爱戴,还有官员的推崇。小队长就不瞒龙四,露出幸灾乐祸:“本城的余大人接到梁山王的公文,说敌军又挪动了,陈留郡王又不听军令了,他老人家又要退兵了,”

守城门的士兵们哄的笑了起来。

梁山王跟陈留郡王的不和,他只好往京里去忽悠不懂的官员们。边城这地方,是个孩子也早就把梁山王啐上无数遍。

对梁山王的嘲笑声里,小队长耸耸肩头:“幸亏我已经不在军中,我老爹要人照料,家里离不开人,我回来守城门。不然,我要是还在梁山王手下,得找个深点儿的地缝里跳进去,还要不让人把我揪出来才行。”

龙四微微一笑:“这一回面对的敌人是厉害,梁山王几乎集全国的兵力在外面,敌兵一调动,他先想到守边城并没有错。”

“护城是没有错,兄弟们相不中的是他没胜仗打,总跟陈留郡王过不去。”小队长大大咧咧,刚才道出来他原在梁山王军中当兵,这会儿更拿出只有他懂王爷最窝囊的架势,一挺腰杆子:“陈留郡王是谁?是老国公的姑爷,就是咱们全大同的姑爷,”

龙四想这话不对味儿啊,但意思不坏,就装没听出来。

“四爷您说,咱们又是谁?谁少打过仗?谁看不出来他梁山王嫉妒贤能呢?得了呗,他王爷再退,可就退回这太平地方了。这就不是打人家,成了人家打咱们。这不,余府尹这几天忙的脚不沾地,给他收拾扎营的地方,给他准备犒赏干粮。兄弟们真想不通,这一退再退的,还有犒赏干粮吃?”

小队长翻着白眼,说着“官官相护,我倒也懂”的话,忽然手一指龙四的后面:“那不是余府尹回来了,看他一头的汗,跟梁山王打算娶小似的忙活,”

龙四忍住笑,知道当兵的人嘴上是损,不会去反驳他。

早在京里的时候,龙四就看出这只怕是姐丈和梁山王的一计。进京以后,更听到小弟带着兵部在皇上面前立下军令状,龙四就更加的明了。

见小队长的胡乱议论,心想着只会让这计策推到极致。

龙四就按他说的,回头一看,见来的果然是府尹余伯南。

余伯南也认出是龙四公子,大喜过望飞马过来,到近前以后,怔怔的却又问不出来。

他一团的心事全在那远在京中的人儿,忠毅侯宝珠的身上,这也拘着他骤然成了没嘴的葫芦,倒也方便他隐瞒自己的心思。

难道,让他一见面就问宝珠好不好,可还是原来那般伶俐吗?余伯南面上又现出黯然神伤,不问宝珠,让他问别的话,他也问不出来。

他盼着龙四回来,希冀可以听一听说宝珠的话。但龙四真的回来,余伯南才知道什么是纠结,什么是更难?

话到嘴边有如千尺白沙浪,牙关有如万丈雪花岩。岩石拦得浪头不能出来,就差写上一行字,话头到此止步。

余伯南把个牙狠磨了几下,也尴尬的没张开口。

好在龙四要同他寒暄,拱一拱手道:“余大人辛苦,听说王爷又要退兵了?”

余伯南也是蒙在鼓里的人,苦苦地一笑,叹道:“我真搞不懂,”面前眼神一闪,是龙四对旁边的士兵们使一个眼色。

从小队长开始,都支着耳朵,准备听听当官的怎么看待这件事。

余伯南收回话,改对龙四道:“四爷刚回来吗?走,我陪你先回家见老国公。前天老国公还说想你了,见到你们回来一定乐呢。”

小队长和当兵的不无失望,知道听不成私房话。也就帮着催促:“是啊,京里一定带回很多好东西吧,老国公一看,那叫一个喜欢。”

他们是无心的话,余伯南的心却是一跳。油然浮在心头的一个心思是,宝珠她,会给我带一件东西来吗?

他知道这不可能,但心头腾地火热起来,涨红脸对着在马上的龙四身后看去,行远路的人,那里总有个随身小包袱什么的,余大人狠狠盯了几眼,只是看不穿,悻悻然把眼光收回。

不等他想起来再去打量四奶奶坐的马车,龙四在耳边回小队长的话出来。

此一番进京,对龙四公子来说,是此生从没有过的大得意大圆满。他送了亲,又跟袁训的感情更进一步,回来的路上谢、石二位老爷因为在京里受到的招待好,一路上把龙四夫妻招待的盛情,这不是钱的问题,这是脸面。

小队长不问出来,等他诽谤完梁山王,龙四也想说上几句在京里的话。

小队长送个话头到嘴边,龙四春风满面地道:“让你说着了,京里我家九弟夫妻拉着不让回来,我说父亲在家,再也不能住了,九弟送我几大车的东西。兄弟们下了值,就来家里吃酒吧,京中土仪我带的不敢说多,早来的人总是有份。晚来的人可就没有,但京里的特产却有得吃上一回。”

“那就这么说定了,四爷您赶紧的回家去,我们兄弟下了值就来。”这一队人欢呼出声。

龙四点一点头,含笑道:“当值用心。”扭过头来,再来看余伯南:“余大人,您也来吧,京中带的东西,备下有您的一份。”

“怦!怦!怦……。”余伯南心头狂跳不止,随即跟个老学究看学生的文章似的,把龙四的这一段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推敲着。

备下?看来不是遇上了我,临时起意打算给我。这是宝珠备的吗?

已有家室的余大人,没囊气地对也已成家的宝珠相思入骨,他怔忡的微红了眼圈,似激动的就要涌出泪水。

龙四却顾不上跟他再说,见雨有渐大之势,龙四说一声:“回见,在家里等着。”带着回来的人马奔入城中。

马蹄的的,跟雨声有几分相似。原地愣着的余伯南让雨打着,还以为这是龙四的马蹄声。

直到小队长疑惑的把他叫醒:“余大人,呃,雨大了,您不把斗笠戴上吗?”

“啊?”余伯南哆嗦一下,迷茫的神色看看左右,带着沧桑的城墙,还有奇怪看着自己的士兵们,猛然一下子明白过来,把他脸上羞的不行。

原来这是大同,不是春天的桃花里,宝珠玉珠掌珠三个人在树下等自己掐桃花,自己把最好的那一枝子,总是给宝珠。

他心虚的抚一把脸,先让手上雨水把脸冰上一下,再感受到满面滚烫,余大人羞愧的无地自容。

支支吾吾答应一声:“这几天累着了,说几句话就打上盹了,”一打马,冲进城门里头不敢再回。

小队长倒没有疑心,在他马后面喃喃地又骂起来:“老子英雄儿狗熊,梁山老王从没有这样没出息过,自己没本事打胜仗,就怪这个怪那个,难道不知道陈留郡王是什么人,是我们全大同的姑爷,我就向着他!”

雨声更密,把他的话隐在雨水里,也把他的人打回城门洞里。这点儿雨,对于大同来说,不是大问题。

……

老国公看着窗外的雨,嘴里低语了一句什么。小十坐在地上,仰面看看父亲,问他道:“子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父亲,我念过了。但下一句是什么?您说的太低,我没听清楚。”

老国公对他笑笑:“我没说呢,”

老国公夫人在旁边做针线,接上话:“你父亲说,五个月又二十天,”小十正跟着父亲念书呢,就跟着念:“子曰,五个月又二十天。”

老国公失笑:“子曰哪有这句话,”小十瞪着眼去看母亲。老国公夫人也是笑,对儿子柔声道:“你父亲说的,是你四哥进京的天数。到今天为止,五个月又二十天了。”

“就要回来了么,九哥又给我送东西来了吗?”小十亮了眼睛。老国公又笑个不停:“你就知道送东西。”老国公夫人却嘴角更往上弯一弯。

雨水在密集的房屋处,可以带出来天地间的昏暗。但在宽敞的地界,却洗出无数明亮。

小十公子在这明亮中,天生两道好眉头乌黑俊秀,总是养在房里舍不得送出院门,雪白可能由此而来。

这固然让当母亲的骄傲,但更让老国公夫人舒展的,是小十话中对袁训的亲昵。

老国公夫人不止一次,明里暗里对老国公说着,要把小十送进京里去。老国公对这件事也认可,老国公夫人就放开了想像,把儿子以后跟着袁训的日子反复寻思。

这个家重新是个家以后,老国公夫人什么时候想到,就什么时候后悔在龙怀城小的时候,没有像对小十这样,让他跟袁训好好相处。

小十对袁训的依恋,来自于袁训时常给他送精美的东西,也来自于父母亲都教导他:“九哥最疼你,你也要疼九哥。”

一天面也没有见过,小十却有着对袁训浓浓的感情,这让老国公夫人不能不欣慰,在随欣慰而来的安心以后,又期盼地为儿子算盘他进京以后,怎么讨九嫂喜欢,怎么在袁夫人膝下承欢。

一定会招人喜欢的,老国公夫人总是暗暗地对自己这样说。

袁训,在这种话题下面,又一次成了这房里的主要话头。小十不再念子曰,而是和父亲有问有答。

“九哥也会念子曰吗?”小小的面容上满是好奇。

老国公欢喜地可以飞起来:“他呀,是个探花郎,小十啊,你以后也要学九哥,当个探花,帽插金花,那才叫神气。”

“九哥不是大将军吗?”小小的面容上嘻嘻着。

老国公开心地嘴巴合不拢:“他呀,他是个大将军,会打很高的城墙,会上天,会入地呢。”

“好呀好呀,九哥真厉害!”小十拍着手笑上一通。

幸福感,把老国公夫人包围,也把老国公包围,小十也是一样。家里有这样的一个人,能承当能宽容,不是无聊到没事先问别人你不豁达大度,能带给全家的人圆满之感。

老国公都乐着呢,小十也不再念书。跟父亲进行他隔几天就有一回的希冀:“九哥又给我送什么来?”

老国公放声大笑:“你呀,见天儿的问。”

“昨天我就没有问,今天可以问了。九哥还送我爱吃的蜜饯吗?九哥说是宫里出来的,别的地方买不着。”小十老气横秋,把个小手臂一抱,洋洋得意:“九哥说这是加寿大侄女儿省给我吃的,”

一口一个九哥说,老国公夫人眉头都年青几分,老国公哈哈取笑儿子:“没羞,你倒跟侄女儿抢东西吃,”

小十对着父亲一噘嘴儿,再咧一咧自己乐着,转身往门口走,稚气十足的道:“我等着去。”

老国公笑话他:“几时等来,几时你再进房吧。”小十扭扭屁股,拿这个当作回应,出了内间门,消失在父亲的视线里。小脚步声还能听得见,看来是真的打算在外间房门上坐一坐。

国公心满意足的笑,不但他的儿子是见天儿的问九哥长九哥短的,就是拿儿子调侃的老国公自己,也是时时想着袁训。

五个月又二十天了,老国公又回到算龙四行程的日子里,对自己笑着:“可以回来了,总是住着,仔细你姑母笑话你贪京里的繁华,”

他分明是想龙四,也想知道袁训的近况,却是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但表达的自己没意见,正要再来一句取笑,这个时候,小十尖叫一声:“四哥回来了,九哥给我送东西来了,”

老国公夫妻一起大笑,老国公道:“快回来吧,丢人呢,把你盼成这模样。”他还以为儿子在逗乐子。

老国公夫人能忍住笑的时候,出来寻儿子,打算把他接进来。

在外间里,跟匆匆进来的一行人眼光碰上。老国公夫人身子一震,儿子也不管了,一头扎回房里,因为没有想到,嗓子就哆嗦着:“真的,老四回来了!”

老国公也一颤,也是没有想到,正说着呢,人就到了家。他手往外面指,急急地语无伦次:“快,是真的是假的?”

小十的嗓音哈哈笑着出来:“四哥你好,四嫂你也好,这么大的箱子,是九哥给我的吧?”

老国公这才算相信,喜悦的唉上一声,对妻子道:“把儿子叫进来吧,听上去一个贪心小鬼,丢干净老子的人。”

……

“国公啊哈哈哈,国公啊,哈哈哈……”这话从谢老爷、石老爷口中不断出来。

听到消息到这里来的别的奶奶们,有头脸儿的家人,和老国公夫妻一样,在这笑声里没有办法听龙四说京里的话。

老国公在暗示好几回没有效果,终于忍不住,直接出声打断他们:“亲家,你们在京里逛回来,你们是不着急,我们可还等着听呢。”

谢老爷继续咧着嘴:“我着急对你说啊,亲家。”石老爷省悟到自己跟他失态,一把拉住谢老爷:“咱们等会儿说,现在让一让四公子。”

谢老爷也就收住魔音般的笑声,对龙四一抬手:“老四,你先说。但你别说完了啊,留些给我和石老爷说。”

龙四好笑的抽一抽肩头,扬一扬面庞,这就打算说了,另一个程咬金又出来,四奶奶眉飞色舞:“那我就说了,一进到京里啊,九弟招待的好……”

“哎,我说你也不客气客气,父亲是让我说,不是你。”龙四皱眉头。龙四奶奶愕然过,把个帕子掩在面上,格格地笑上一声:“我也急上来了。”

另一边,“当当当”,小十在箱子前面发出来。

老国公再也不能让任何人打断,对心爱的小儿子板起脸:“说过了,等话说完,把箱子打开,有你的,不会少,这会儿敲它做什么?”

小十哦上一声,恋恋不舍的从箱子前面回来,笑嘻嘻道:“我怕吃的闷在箱子里,它们想出来。”

“是你嘴急想吃什么才是!”老国公眸光里闪动笑意,但话还是很严厉。老国公夫人又对儿子连使眼色,小十乖乖不再多话,房里有了安静,无数双炽热的眸子也更明显,龙四清清嗓子,颇有得色的说了起来。

“九弟招待的好,姑母身子好,老太太也好,按父亲的话,拜过老侯,老侯二话没说,把跟父亲的交情提了又提……南哥儿,哈哈,一表人才,俊的很!时常的来看书慧,九弟大开方便之门,咱们家的孩子,不讲究扭捏,我头一眼见到,他们就有情意。”

随着龙四的话,房中的人一起扬起笑容,又一起在龙四的话里,在京中走了一遭。

“……到了没几天,梁山王府下贴子请吃饭,”

老国公张大嘴,好一会儿合拢后,撇了撇嘴似乎不在意,说出的话却郑重肃穆:“列祖列宗在上,他梁山王府也有请我儿子吃饭的一天,这是祖宗显灵。”

龙四完全明白父亲的意思,辅国公府以前的纠葛,父子们都把梁山老王也算成罪魁之一。

是他梁山老王一直逼迫粮草,是他对国公府困境视而不见。他没有任何偏向郡王们夺权争地的举动,却用灾年不减粮草,哄抬物价他也有份,是郡王们的一个助长。

老国公觉得出一口恶气,龙四也这样地想。石老爷在这里又要张嘴,应该是打算说梁山王府的富丽堂皇,龙四制止住他,觉得梁山王府的话,还是由自己说,才是父亲想要听的。

“世叔,这话由我说完它。”龙四温和的道。

石老爷只能往回又坐一坐。

龙四抿一抿唇,笑容压得淡淡,眉头却飞动着喜悦:“一共请了三回。”四奶奶、谢老爷和石老爷不插话实在难过,这一个是女眷,两个是梁山老王眼里没有的乡绅,他们想不到父子的心情,有机会就热烈的开口:“是啊是啊,热情的很。”

傲气,在老国公的胸中,有火石过来点燃似的,熊熊燃烧起来。很快充满他的心中,很快到了他的面上。

老国公悠然,拖长了嗓音:“啊,三回?他有出来吗?”

“有啊,老王爷是个大大的好人,陪我们直到终席。”谢老爷又抢一句话。

老国公挑挑眉头,还是长长的嗓音:“哦…。他还是个好人呐,”他斜眼看着儿子,这个时候只有儿子嘴里的话,才是最真实的。

两个亲家看到的,不过是梁山老王待客的一面罢了。

有小九在京里,这老家伙敢不招待吗?老国公眯起眼,把他最心爱的孩子再想上一想,把梁山王府待客的殷勤归了袁训。

龙四的淡笑已经压不住,微微地笑着:“回父亲,头一回请吃饭,我跟他实在尴尬,没有什么话可以说。”

老国公面上有丝安然,这个场面在他意料之中。他并不是责备,只是询问,问儿子道:“那你失礼了啊,主人既然待客,不管他有没有话说,你当客人的,吃着人家的酒菜,就不能冷场不是。”

“回父亲,倒没有冷场,他叫出好些清客陪我,于林,父亲还记得他吗?他能说会道的,说好些古记儿,大家哈哈大笑,这是头一回请客。”龙四欠身。

老国公微拧眉头:“于林?”他一恍然之间,想了起来。这是个跟范先生差不多的人,老国公还在军中的时候,于林就有跟别的先生不一样的地方,算把峥嵘露的不错。

老国公反问:“没有把他留给梁山王吗?那真是可惜了。”

龙四含笑,他不能不把笑容一点点加深,实在越往后面说,越是大快心怀。

龙四回道:“他如今跟的是梁山王小王爷,福姐儿的女婿。”

“哈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笑声由老国公嘴里出来,在不明就里的人眼里,如刚到不久的余伯南看来,是出来的没有道理。

但龙四明白,龙家的人再不懂的,也有三分似明白。这就都笑容满面对放声接近狂笑的老国公起身行上一礼:“恭喜父亲,梁山王府的下一代,却是我家的姑爷。”

老国公笑得是:“这么说,他以后也要辅佐加福了?”

龙四尽量含蓄地喜欢:“加福四岁上,由梁山老王教导这事情,小弟信上说的不假。如今于林也是跟着福姐儿的先生。”

老国公笑声嘎然止住,在别人都以为他应该大笑特笑的时候,他却不顾自己身体,能支起多少身子,就支起多少身子,瞪着儿子,极其认真的问道:“真的吗?”

“真的!福姐儿深得老王喜爱,由老王亲自传授好些兵书在肚子里,如今在王府里,已是有个称呼,都叫她小王妃。”

老国公憋住气:“还有呢?”他侧耳倾听。

“第二回再请,就融洽的多,我跟老王连干了三碗酒,怕失言不敢再喝,约了第三回痛醉。第三回他请我们,”龙四目光闪动:“父亲猜怎么样,我年青人欺负上年纪的人,老王豪气不减,又不许人代酒,我把老王灌醉了。”

一根手指有力的高竖起来,因为多年养病而红润白嫩。老国公把它在众人视线里动了又动,随后狠狠一指点下来,吐气开声:“还有今天。”

恨他几十年,不敢撼他半分。梦里也曾想到过让他失一回态,出一回丑。没有想到,这一天还真的能见到。

老国公微湿了眼眶,为几十年里挣扎煎熬的岁月,为国公府不倒苦苦支撑的辛酸。

他明知道梁山老王有他的立场,但收粮草的人是他,老国公只能怨他。

这怨这恨萦绕心头许多年,可以放开了。老国公这样想着,深吸一口气,也把眼里的水光吸了进去。

龙四看在眼里,在军中呆过的他,是这里最懂老国公心情的人。瞄一瞄房里挤得满满的人,和挤不进来,把窗户堵上的家人们,这会儿不是说话的地方。

等到了晚上,把面见皇上的话细细的回过父亲,还不知道父亲会怎么样的开心呢。

国公府的难处,总算也有得见天颜的一天。

以前天高皇帝远,也有别的国公曾试过往京中求救,但不敌郡王们和贪官。梁山老王不加一言,国公府败退而回。

试上几试,国公府竭力寻找再分辨的时机,又敌不住一年又一年的衰败。

这都是有小弟啊,龙四这样想着,近前对着父亲深施一礼:“父亲,这是小弟对您的孝敬之心,您的儿子们,可是万万地比不上他。”

老国公闻言,由不得的心花怒放,正要自己大大的夸上袁训一顿,谢老爷再也忍不住,提到忠毅侯他的话翻山倒海似的要出来。

谢老爷抢到床前,势子过猛,把龙四撞飞出去两步。龙四稳住身子,心想我体谅你的心情,但也用不着这么大的力气吧。

谢老爷哪里看得到自己撞出去人,他只管把声音响彻房中:“国公啊,哈哈哈,你有个好外甥,生下好女孩儿。太子府上请我们去,加寿大姑娘,哈哈哈,太子府上好啊,桌子好,椅子好,”

另一个石老爷也就忍不下去,也抢步出来,跟谢老爷把老国公床前占得满满的:“国公啊,哈哈哈,”

老国公就对他:“哈哈哈,”人家都说了国公你哈哈哈不是。

“你的孙子个个妙,宫里哈哈哈,我们进宫去。我小儿子许的亲事,亲家比我骄傲,他云游经商,京里去过几回。嫌弃我,我早就看出来。这一回怎么样,我进过京我进过宫,我太子府上听过戏。我总算可以看不起他了。”

老国公笑话他失言,也笑话他可乐,故意吓上一跳:“你这个人不喜欢亲家,你怎么是这样的人?以前我竟然没看出来。”

石老爷正要解释,“国公啊,哈哈哈”,谢老爷又上来了。老国公同他:“哈哈哈,你倒还没有说完不成?”

谢老爷兴奋的如醉如癫,也听不到老国公的取笑,只顾说自己的:“太后她老人家慈祥,太上皇我也见了,回头我也瞧不起人去,”

老国公忍俊不禁:“看来让你们进京是错的,这一个一个的回来就瞧不起人,这是京里的坏风气?”对儿子打趣:“老四,你没学上这坏毛病吧?你要是学上了,我们从此怕见你。”

龙四正要笑说几句,又一次让人推开,“国公啊,哈哈哈”,石老爷又过来了,龙四知趣往后面站站,心想我让你们,不然又不是皮球,经不住你来一下,我来一下。

他们实在是热闹,龙家的人和家人们看着也都觉得热闹,独把小十气的不行。

他等着开箱子收东西呢,就是那吃的不着急出来散个闷儿,那玩的难道它不急吗?

小十愤然的想,你们都哈哈什么,不就是个笑吗?笑我也会,犯不着笑个没完,耽误我收东西呢!

但没有人理会他,小十又溜到箱子旁边,又开始敲打起来。“当当当”,来提醒着大人们。

这房里就更震天似的响,“当当当”过去,是“哈哈哈”,跑马场也不过就是这样。

窗外的家人们一传十,十传百,都纷纷地道:“老国公当年对训公子好,如今训公子多孝敬不是。”

那当差不能离开的家人听到这样的话,也都笑容满面。辅国公府在这笑声里,忽然就云开晖生似的氤氲起来,在众人眼里好似花也润了叶也油了,是一个新气向。

……

深夜,一柄灯笼由龙四提着,往老国公房里来。老国公夫人带着小十换个房间去睡,给父子们谈话腾出地方。

床前摆好的椅子,龙四坐下来。凑近老国公,把白天不能说的,尽情地说了一回。

满意到了极点,就转为表面的平淡。老国公听说见过皇上回话,感叹道:“这就有了盼头,”把这话也就过去。

这是个很深的想头,老国公打算白天自己慢慢想。

太后的关切,让老国公多说了些话。

太后的话在白天当众说过,老国公听不够,让儿子再说一遍:“这是太后的原话?”

“儿子怎么敢骗父亲,太后在她宫里当着嫔妃娘娘们,亲口说出来,不论国礼,我和您儿媳是她的晚辈,赏下两个金钱荷包。弟妹见我们喜欢,回过太后,说父亲还有儿子呢,太后又按数儿赏下荷包,不是已经分给二嫂三嫂、弟妹们和小十弟弟?”龙四满面带笑。

老国公长长的吐一口气息,久病的身子这就有无穷的力量感,让身子也轻上许多。这是太后满意自己定下的亲事,这里面也有老侯的一份儿功劳啊。

雨住月出,随着月光的移动,钟点儿慢慢消逝。但床上床前的父子们,还在热烈的交谈着,一会儿低声讨论,一会儿大笑出声,一会儿又说说老侯的身子骨儿虚弱,国公思念满面。

这是人间最真挚的感情,没有招数没有套路,带出来最质朴的感恩,和当事人最欢乐的心怀。

对间睡下的老国公夫人,偶然也能捕捉到丈夫一句半句的悠然,不管捕捉的多,还是捕捉的少,老国公夫人随着轻轻的笑得出神。

小十沉睡在她床里,脑袋旁边是几块锦绣衣料,小手里捉着新荷包——这荷包宝珠想得周到,早就从孩子们手里讨下一个送给小十。但再一次得到,满满的是金钱,小十还是欢天喜地,拿在手里不肯丢。

荷包系子解开,金钱洒落出来,小十就在这金钱里进入香香甜甜的梦乡,看他面上的笑涡,估计梦里也在收东西。

给儿子掖好被角,老国公夫人心里想的一个人,跟老国公不一样,跟小十也不一样,她眼前出现温柔和气的美貌女子,她才华过人,俏丽过人……

“婉秀,你在京里过得好,这多好啊。”老国公夫人喃喃的说着。

------题外话------

感谢本书的新贡士风荷亲,么么哒,感谢一路支持。

求票。

准时更,很美好。仔言而有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