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陈留郡王大摆木桶阵/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清气爽,往天际线上望去,一带青绿草组成的分界线,把天和地连成一片。

换成在内陆,这是个郊游的好时光。但在此时此地,杀气往四面八方散开,露出前后的两个大阵营。

在陈留郡王正前方的,是高南国王。他眼光中都带出刀子,他早在半年前确定下来,他的三儿子学汉高祖时的臣子陈平,携带珠宝往敌人的都城——京城,打算离间主战的官员们,让汉人先内乱再退兵,结果死的尸骨无存。

问他没见到尸骨,是怎么知道儿子死了而不是受伤了、撞破脑袋,一时还没有回家。

父子连心,高南国王就是知道,他心里有种错不了的感觉,有什么魂灵儿似的飞走,往天上升去。

高南国王这就怀着即将灭国恨,和杀子之恨,愤恨地注视陈留郡王一行,轻而有力的道:“你等,也有今天!”

在陈留郡王的后面,是来自达罗的军队,带兵的将军叫格杜。格杜阴森森的向陈留郡王逼近,也是满怀愤恨。原因无它,陈留郡王在二次的大捷时杀的人,是他的亲戚。

格杜高举弯刀,怒吼一声:“杀光他们,杀光他们!”他的士兵们跟随大叫起来:“杀光,杀光!”

喊杀声中,陈留郡王却有一抹笑意,看向两边的方向。

往前走没有路,往后走有人围,还可以往旁边去。

鉴于这草原太大,陈留郡王的人马也没少,短时间把他围起来吞掉,这不可能。

但高南国王和格杜的人马加起来,只比陈留郡王多,不比陈留郡王少,把他缓缓的拖死后歼灭在这里,陈留郡王没有奇招的话,这却是可能的。

高南国王和格杜都露出冷笑:“看你们往哪里逃?往两边,两边也有人马等着你们。只是被围死了的野兽挣扎起来会更厉害,所以给你活动的地方,等你的人死伤不多,你没了力气,就成我们手中的羔羊。”

两个人都这样的想,也就在他们打算把陈留郡王前后夹攻的时候,陈留郡王的军中发一声喊,阵阵鼓声出来。

双方打仗的时候不短,一听就听出来,往两边主将那里回话:“这是进攻的鼓声。”

高南国王命令全军等待:“陈留郡王不是一般的人,他狡猾多谋,在这种危险的境地上,他还敢进攻,我们当心。”

在陈留郡王后方的格杜也停下来,说道:“暂时看不出来他往哪个方向进攻,咱们别着急。”

陈留郡王的军中,整军已经完毕。郡王策马于最前面,大声喝道:“往前闯,能活,往后退,只能死!兄弟们,后面你们放心,他上不来。现在咱们拿出血性来,往前往前往前!”

大刀对高南军队一摆,郡王头一个加快马速,对着他们冲过去。久跟郡王的人没有怀疑,纷纷拔出刀剑跟着冲上去。

有些新兵暗自嘀咕这后面也有军队,难道不管了?但是让大军裹着,只能奋力的往前冲去。

在后军中的新兵们,有功夫还能回头看一眼,这一看,他们吓了一跳。

由辅国公府派专人跟的大车,上面油布揭开,露出一个一个直立的大木桶。

马车约半人高,木桶有一人高,这就真出来一个屏障,至少把后面敌人的视线能挡住。

新兵再一次心里发寒,想这木桶能挡住敌人多久?位于后方的格杜也哈哈大笑:“这是陈留郡王的财富都丢下来了,上去抢啊!”

弯刀一挥,他的人马也加速奔驰。

新兵们一咬牙,现在只能往前面冲出一条血路,而且是郡王带着儿子们冲在前面。后面的,不管了吧,估计丢的是辎重,现在是跑得越快,越有出路。

他们啊啊大叫着,为了活命也不再分心看向后面。

龙怀城带着他最近训练出来的弓箭手,约一千人左右,最后一批离开的木桶,打马也是狂奔。

奔出去一百五十步以外,一声令下:“回马!”

唰唰唰,弓箭手们一起调转马头,一双双严峻的眸光盯着后面狂奔的敌军。

在他们高举的弯刀带出一道白线时,显然已拍马到了极速,龙怀城咆哮着训话。

现在训话也许有些晚,但对龙怀城正是时候。

“一百五十步以外,咱们是安全的,这只有咱们龙家的长程弓箭能做到!举弓!”

弓箭林立似的同一节奏举起。

格杜带着为首的第一批人,马都快,泼风似的离木桶只有数步。

“放!”

包括龙怀城自己,弓箭雨般的射过去。

“哈哈,汉人的弓箭!太远了!我们还能躲开!”格杜把弯刀舞成一个圈,笑得嚣张而又狂妄。

跟随他的人也是一样,把弯刀划成圆圈,护住头脸。

弓箭闪电的射入木桶上,飞速射中的时候,铁箭头撕裂空气般的,在与木桶的摩擦中,点点火星或极热出来。

“嘭!”

第一声爆炸揭起一片热浪。

“躲避!”

龙怀城大叫,但辅国公不管身为这里的主将也好,为保陈留郡王后方无忧才好,他一步也没有动。

战马的好处,就是不会受到简单的惊吓自行逃走。龙怀城马缰稍作示意,他的马也硬气的原地没动。

马眼里冒出蒸腾的火气,喧闹般的热浪,还有就是血流如注的残兵。

退兵的号角声陡然的响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异邦话,有几句传到龙怀城的耳朵里。

“火药,后退!”

“格杜将军呢,将军让炸没了!”

地面上的青草在火药的作用之下,燃烧起来,把这里变成一道火防线。

透过这火光,龙怀城畅意地笑了。

他看到的并不是伤亡的敌军,而是火光凝聚出袁训的面容。

小弟,龙怀城在心里道,大战这才算真正的开始,你在京里再多熬几天,很快捷报就将频传,你在京里的困境即刻也就缓解。

不用往京里打听,龙怀城也知道袁训的日子不会好过。

葛通回来,带的是什么计策,起始就是梁山王也不知道。萧观要是知道,就不会由着葛通当众把他打成那么惨。

王爷的脸都肿了。

后面萧观自然也就知道,但龙怀城等人知道的就更晚,他们是凭着对袁训的信任,慢慢猜测出真相。

将帅不和,敌军还不趁机吃下你们吗?这下子不用长途奔袭打好几个国家,人家追着你不放,送到大门口。

袁训在京中要防细作,他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境遇,军中的龙氏兄弟也大约能猜到。

龙氏兄弟没有面临袁训的困境,但比袁训还要着急。

以前是恨不能对方一生不好,如今是不能容许袁训有一丝不好。

“嘭嘭,”

附近的火药在燃烧下继续爆炸开来,龙怀城的心境随着不时炸开。他赤红眼眸瞪着已经不敢再上前的达罗军队,心头只有一个想法。

赢!

一定要赢!

不然小弟在京里可怎么办?

“嘭!”

又是一声炸上了天。

炸药的距离,在如今约几十米到几百米。古代的这个,逊色下去。但响动,在空旷的原野上声震百里。

怀疑的新兵们乐了,身后火蛇吞吐,让他们安心身后,胆气也大增出来。

陈留郡王在血战当中,对护在身边的两个儿子大声道:“要说梁山老王有哪一条是我喜欢的,就是这火药弹。”

“过瘾!”随着这一声吼,陈留郡王劈开挡路的几个人,对着高南国王的方向冲去。

“拿大个儿的!”

这一嗓子传到萧衍志萧衍忠耳朵里,兄弟俩个喜笑颜开,志哥儿大笑:“为了父亲!”

忠哥儿大笑:“为了太后!”

“为了舅舅!”

“为了让瑜哥璞哥眼红!”

陈留郡王破口大骂:“两个混帐,为你们自己!”

高南国王早就惊的一退再退,本来他占优势,军心迅猛。但一波火药把格杜挡住不说,还把他们吓倒。

“大王快退!汉人的火药厉害!”

他身边的人这一声一出来,数队人护着高南国王在交战本应最激烈的时候,往后就跑。

在他的对面,另一位主帅陈留郡王如他所说,他一直在最前面。也如他对庄若宰所说的,本王撕开的包围圈。

两位主帅的不同举动,结果也就不同。

“赶快退啊,汉人厉害!”

异邦话此起彼伏的出来。

“杀啊,咱们更厉害!”

这样的话也潮水般的四处涌动。

陈留郡王在乱军之中停下马,把两个大捡功劳的儿子叫到身边,徐徐地道:“这就是士气。”

……

青山绿草中,山峦呈现出来。不知名的花香沁人心脾,安谧的人心静宁,如果是游山玩水来的,只觉得岁月是这般的好。

萧观到了这里,左右一看,不是王爷不会赏花悦草,实在是他心头哪能放松得下来。

先问的道:“陈留郡王可有消息?”

“回王爷,还没有消息。”

项城郡王事先得到消息,大步过来:“要不要派几个人去看看。”

“不!”萧观咬咬牙:“传令下去,不许一兵一卒私自暴露,这可不是件小事情!”

他的嗓音低下去:“策划了这么久……”

项城郡王黯然无话,跟着萧观默默的前往扎营的地点。

整个葫芦谷中,还算是一片安宁。

……

“呜……”

号角声重新响起,而前方溃逃的高南军队也似乎有整队之势。但他们和陈留郡王之间拉开一段距离。在后方的火线还在烧,格杜军队也暂时没有上来。

陈留郡王抓紧这个时间,也整兵完毕。

鲜血凝结的盔甲下面,陈留郡王面庞上狰狞还没有下来。

“现在还有人担心没有!”

“现在还有人担心没有!”

“现在还没有人担心没有!”

三声厉喝,一声比一声高,一声比一声紧。在头一声的问出来时,就有人急的想回话,但郡王第二声又紧又快的出来,把他的回话压回去。第三声,更是带着逼迫到人心上的气势,汹汹然到眉睫之前。

将帅不和的忧愁,也妨碍到陈留郡王的军中。总是有人担心他跟着王爷对着呛,有祸及池鱼的时候。

“不相信本王,开战前本王说过,你们可以走!现在也这样说,真正的大战这才算开始,你们也可以走!”

马鞭遥指,陈留郡王面含讽刺:“这些人要的是本王,往回走,想来散兵不会有人阻拦。能在我军中呆着,也有把子功夫,想来遇到散兵也不用担心!如果你们还有担心,自己有眼睛不认人,有腿走不好道儿,本王再给你们一个机会,萧衍志,萧衍忠!”

萧氏两兄弟昂首出列。

“这是本王的两个儿子,本王也有私心,本王也爱子!本王现在要把他们送走,让他们先行离开,你们中间有谁不服的,跟着他们一起走!”

凶猛异常的眼眸,瞪视着在他对面所有的士兵,这里面有跟陈留郡王许多年,有刚刚跟郡王。

他们中的人心有没有异动不知道,但陈留郡王凶狠的吓人,深刻在他们心里。

相信?

与不相信?

还是有些交战时,一个是禇大,一个是夏直,高举拳头吼道:“相信郡王,我们信你!”

“相信郡王!”士兵们也跟着大吼出来。

萧衍志萧衍忠兄弟皱皱眉头,对父亲还是想让他们离开不满。但当着众人不好说,兄弟们憋着一肚气。

陈留郡王回身看他们,抬手止住士兵们呼声。当众再来问儿子们:“你们是两个驸马,你们自己还记得吧?”

“记得!但……”

“没有但!”陈留郡王厉声打断他们:“你们一个往左,一个往右,听不听军令!”

“听!但是……。”

“没有但是,去还是不去!”陈留郡王冷冷的看着儿子们。

萧衍志萧衍忠想上一想,才咬紧牙关迸出话来:“军令大如天,去!”

陈留郡王放声大笑:“好,这才我的儿子。但我的儿子,有不要老子逃命去的吗?”

左手一挥,他面对士兵,这是往右的方向,命自己的长子:“带上你的人马,往右!这里只有高南和达罗,苏禄和满尼加不在这里,依我看,只怕在两边等着耍猴似的把们涮着玩!”

萧衍志亮了眼睛:“接令,我去!”

陈留郡王斥责道:“我还没有说完,这会儿没有军棍,不然打你小子一顿!”

扭扭头,再看向自己的次子。两个孩子都生得满月似的好容貌,让郡王怎么看怎么喜欢。

他们当众不肯服输,也让郡王骄傲自豪。

大手往右挥,这是往左的方向:“萧衍忠!带上你的人马,你往左!拿出驸马的志气,把你们遇到的敌人,给老子带到第二道防线上去,别让他们妨碍老子斩人头,防线在哪里,别说你们忘记了!”

萧氏兄弟乐得快要从马上跳起来,欢声雷动:“好啊好啊,打出驸马的威风,为太后为舅父,”

“为了让瑜哥璞哥不痛快,”

陈留郡王笑骂,还是那一句:“为你们自己!”

父子间的对话,火上浇油似的把所有人心中得胜或者求生的怒火点起,他们看着萧氏兄弟整出他们的人马,议论声随着出来。

“小郡王本应该是今年大婚,去年就应该回京,他们没有回去,郡王没有私心。”

“跟着郡王打仗心揣着稳稳当当,这一仗咱们要是不赢,郡王难道不疼自己儿子?”

这样的话把军心又一次调动起来,萧氏兄弟向陈留郡王辞行,陈留郡王大手一挥:“要战的人,跟我向前!要走的人,”他没有说什么,但把手随意的摆几下,意思也就明确。

“我们要战!”

呼声响天彻地震撼着出来,还有人痛快的骂着:“要走的人就走吧,又不走,又废话,不是英雄好汉!”

萧氏兄弟亮了眼睛,低声道:“到底是父亲,军心又一次让您鼓舞出来。”

“这是强敌,一阵风的都来打老子,老子不想一面杀人,一面还听着有人罗嗦废话。”陈留郡王淡淡一笑。

“那么,父亲保重,我们兄弟这就去了!”萧氏兄弟马上行礼。陈留郡王关切的再次叮嘱:“记住,硬拼的不是能耐,四国全上,咱们的人马远远不如。把他们带到你二舅父那里去,炸他们上天!”

萧氏兄弟咧开嘴笑:“这火药可真厉害。”一拍马,带上人马走了。

“是啊,所有的火药弹都在我这里。”对着儿子的背影,陈留郡王微笑的道。

返身向前,双手紧握大刀,下令声:“冲!”

头一个冲上去,还是郡王本人。

……

龙怀城负责在后方,他照管着火势不要小下去,让人把油什么的往里面扔。

还好风不是往这里方向吹,不然先烧到自己。

“国公!达罗的残军往另一个方向来了。”他的副将手指侧边,那是火势不猛烈的地方。

“来得好!把最后一批火药投放进去!”龙怀城摆摆手。

跟的人把余下的几个木桶打开,火药分散的洒在青草上,再来请龙怀城后退:“很快就能烧到这里,这里不再安全。”

“让别人先退,我的亲兵守在这里。”

话音刚落,龙怀城的预感成真。正前方,看似火烧得猛,其实附近青草都成灰,已是最后的疯狂。

十数匹马,马上大汉一面往自己身上淋着水,一面纵马而来。

滚烫的温度,让马一旦催动,就只往前面奔。水由无数皮囊上洒出,为马蹄下的地面降下热度。皮囊,挂在马身上。

“来了!”龙怀城喝道:“放箭!”

达罗城显然也是个强国,对这里的地势也熟悉。他们从就近的小河里取来水,等的就是这火圈总有片段性烧完的时候。

马要是不想让烫熟了,跑的快比天上飞鹰快。

箭光虽快,但马也不慢。龙怀城拔出刀来,边大叫后退,边和一个人激战起来。

离他的马不远,几枚火药弹静静的躺着。而火光,毒蛇般的过来。风向,也改变了风向,有些完全的掉过了头。

“国公小心!”

“嘭!”

巨响过后,乱奔的马儿拖着一只脚挂在马蹬上的人,不辩方向的跑了开来。

龙怀城打着唿哨,还想安抚座骑的时候,一块石头迎面撞来,重重撞在他的头盔上,他眼前一黑,昏迷了过去。

……

红的,黄的,绿的……到处在闪动。

是放烟花吗?短暂的思绪很快消失。随后出来的,是张着血盆大口的面庞。

“我相中的只是你大哥,他是嫡子……”

“项城郡王,我恨不得杀了你!”龙怀城大骂着,见光线闪动,项城郡王消失,一个中年憔悴的妇人出现在面前。

“老八,我深爱你的父亲,但他却向着你的姑母,你要为我报仇啊…。”老国公夫人苦苦的求着儿子。

龙怀城哭道:“母亲不必说这样的话,如今儿子已经是国公,已经是……”

他一挣醒了过来,只觉得痛苦无处不在。眼前,是绿叶攒动,原来在一个树林里。

脑海中的幻象还没有消失,和心里没有消失的那些东西相连起来。对项城郡王的恨,对母亲苦痛的忧愁,再一次在龙怀城的心里翻腾滚沸,让他痛苦的扭动着身子,用伤痕的疼痛压制着它们。

一道明亮的思绪,就在这时闪电般出现。

小弟!

龙怀城低低的说着,感觉身上的疼痛都轻了不少。

脚步声,也在这个时候出现,异邦话传到耳中:“有匹马在这里,进去看看。”

龙怀城大惊,眼角左右一扫,见到数步以外,自己的弓箭在青草之上,他试着撑起身子,却没有力气。

“小弟小弟小弟……我还要进京呢,”龙怀城反复地喃喃着,发现自己果然渐渐有了力气。

靴子出现在眼角视线里时,龙怀城大喝一声,一跃到了弓箭旁边,嘴里又是一声大喝:“小弟,八哥还要去看你不是!”

箭光闪动,“通通”几声,倒下好几个人。大声喘着气,龙怀城僵直的站着,汗水如暴雨般的往外流着,在模糊他的视线以前,龙怀城也看清楚,一箭毙命,他一弓射倒七个人。

“这是我最好的一次,”龙怀城对自己道。这个时候后怕才上来,他惊骇的咧着嘴:“七个人?我怎么射的?”

疲倦随后上来,往后一跤摔倒。

“国公,”树林外面一步一拖进来一个人,禇大出现在龙怀城的眼前。

龙怀城费尽力气的笑了:“大个儿,你也掉队了?”

“我的马让宰了,压伤我的腿。”禇大也笑得呲牙咧嘴:“本来在这里想抢匹马走,却看到你的弓箭。”

“姐丈好吗?”龙怀城问道。

“郡王宰了高南国王,他已经离开。”禇大嘿嘿过,就抽一口凉气,伤口疼的他这硬汉也表露出来。

龙怀城撑起身子,也是一口凉气:“娘的大个儿,你这骨头都出来了,”

禇大嘿嘿,再就抽凉气:“是啊,哧……”

龙怀城看看他的笑,再看看折断的腿骨还到自己面前的人,满身的力气再次恢复,一用力坐起来,不惜花费很多力气又是一笑:“看不出来你黑的像炭头,你的骨头倒挺白。”

“是啊,哧…。”禇大回他。

“那咱们走,我的马在,这些人也有好匹马呢,就是我没有力气我收伏不了。不过我的马,咱们一起坐。”

一声唿哨,林外的马进来,龙怀城手握马缰,但怎么抬腿,那腿僵的抬不高。

“您是摔下马的,腿后面好大一个伤口。”禇大拖着腿过来,一弯身子,脸往下看不到他的表情,好腿半弯,断腿横在地面,把背送上来:“您先上去,再拉我上去。”

白骨森森的腿在青草上特别显眼,龙怀城眼圈儿一红:“你撑得住吗?我人可不轻。”

禇大仰面一笑,额头上冷汗直流也落在龙怀城眼里。禇大道:“知道我为什么进来吗?不是相中你的马,也不是指望你救我。我回不去没关系,你是我妹夫的兄弟,我不能抛下你。”

龙怀城凝视着他,这会儿不能多耽搁,人家骨头在地上顶着呢,龙怀城一凝神过,就强提气息大笑一声:“好,我也告诉你,我一般不爱救人,但你是小弟的亲戚,我不能抛下你。”

不再犹豫,往禇大背上一踏,禇大的身子往下一沉,又迅速往上一抬,把龙怀城送上马背。

一只手伸下来,龙怀城故意不看青草上成一堆的汗水,对禇大坚定的道:“你他娘的就是两条腿都坏了,我也得拉你上来。”

“行啊。”禇大也觉得自己忽然有了力气,借着龙怀城的手臂,爬上马背。

龙怀城一抖马缰:“咱们走了,找姐丈去,找我外甥去,找我哥哥们去,再呢,还要去找小弟,是了,你是京里的人吧,我进京记得当个地主。”

“我是穷人出身,家里没出过地主。”禇大在后面争辩。

龙怀城笑上一声,把不多的力气又用光。话跟着喘息出来:“大个儿,你战功不少了,姐丈几回想提你,王爷也不压你,就是你不认字耽误了你。我说地主,”

“是什么?”

“等我歇歇。”

过上一会儿,龙怀城重新道:“地主之谊,让你请客的意思。”

禇大不满的道:“你就说花银子请酒不就完了,你们这些公子出身的人,都嘴里不是好东西。”

龙怀城忍无可忍地失笑:“你把小弟说进来了?”

“他除外。”禇大毫不犹豫。

“那王爷呢?”

禇大乐了:“他在内。”

“哈……”不多的笑声中,一骑两人,往远方奔去。

……

“大个儿呢?”

“老八呢?”

陈留郡王面色大变。

这里又是数排木桶阵,由龙二带人接应。龙怀武抱住陈留郡王,才把他不受控制的乱转圈圈阻止下来。

“姐丈,我这就让人去找老八,去找大个儿。”龙怀武流下眼泪。

陈留郡王愤然把他挣开来,从自己马下摘下一个人头,这是高南国王的。

一抬手,把人头抛在地上,郡王提脚就踩,大骂道:“全是为了你,是我贪功了,禇大是护我,他为我挡了刀剑,我才杀了你,老子把你当球踢,还我的人来!”

“父亲息怒,这是您的战功啊,”先行到来的萧衍志和萧衍忠把人头取走,郡王的脚重重落在地面上,踏出一道深痕来。

“抓的几个俘虏呢,老子要杀了他们!”陈留郡王在营地里到处乱找,夏直把他拦住:“郡王,这是咱们同高南国谈条件的本钱,一个是军师,一个是巫师,您不能杀啊。”

“还我的人,老八和大个儿要是有个好歹,老子碎切了他们!”陈留郡王心里的怒火发不出来,吼骂几声过后,伤痛满面的身子一晃:“丢了大个儿,你让我怎么去见小弟,丢了老八,我有什么脸面去见岳父!”

“姐丈放心,”龙怀武哭的就更厉害,原来在姐丈的心里,他一直是有兄弟几个在。

龙二没有别的好可以劝,就只有一句,放心,你放心。

萧衍志萧衍忠也哭了,失态的父亲是他们头一回见,提到外祖父和舅父,更让兄弟们不能干站着。

兄弟俩个也是大刀,提刀上马,吼道:“我的人呢,跟我走一趟。”

“站住!”

龙二一抹脸上的泪水,大步挡在兄弟们马前,把手臂张得大大的,龙怀武变了脸色:“乱军还有呢,不许去!”

“二舅舅让开,偏要去!”萧氏兄弟异口同声。

甥舅们相持不下时,巡逻兵前来回报:“苏禄大军、满尼加大军压下来了。”

“来得好!”陈留郡王把拳头捏得格格作响。

……

面对林立的木桶,苏禄的主将布仁夫吩咐道:“先不要过去。”

格杜在这木桶下面丧了命,造成高南国王原本想好的,四面合围的中前后夹攻,左右夹攻没起作用,反而他丢了脑袋。布仁夫不得不慎重从事。

在他的斜侧方,满尼加的主将也止步不前:“请布仁夫将军到我这里来,问问他打算怎么办。让他不要急着进攻,先过来商议商议再说。以眼下的局势来看,汉人乱了阵脚并不看路,他们往草原深处逃去,迟早咱们会杀光他们。”

他的军师也道:“咱们把他们撵到没有粮草的时候,就可以随意的宰杀。”

话音刚落,对面出来数位将军。为首的一个人大刀上血迹斑斑,陈留郡王大喝一声:“有没有敢出来跟我战的?”

郡王再不杀几个人,胸膛闷的快要爆炸掉。

骂了好几声,布仁夫才派出一员将军:“陈留郡王着急了,只怕他贪功带的全是火药,粮草上没有几天。咱们拖着他打几天不急。”

布仁夫甚至让扎起帐篷:“人马上差的太多,陈留郡王不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慢慢的等着,先有个地方给我坐一坐,喝碗奶茶。”

“将军,达里将军死了。”回话这就过来,布仁夫吓得一个激灵,跺脚骂道:“怎么会?他是我最好的将军…。”

喝命带马,布仁夫亲自到阵前来看究竟,见陈留郡王杀气腾腾,手中大刀上鲜血流着,同以前相比,他今天好比战神附体。

“谁来送死,还有谁来?不多杀你们几个,难消我心头之怒!”陈留郡王骂着骂着,眼睛也湿润了。

他一直为了袁训不喜欢龙怀城,但龙怀城从小就对他依恋万分,巴望着这姐丈能正眼看一看他。

这姐丈越是不正眼看他,龙怀城就越看袁训是眼中钉。但他越看袁训是眼中钉,这姐丈会服软吗?

这人骨头从来是硬的,就更看龙怀城不痛快。

但陈留郡王的心里不能不明白,龙怀城有多稀罕他。

如今旧事已消,兄弟们和睦,龙二龙三进京,对袁训赞不绝口,陈留郡王也为袁训放下这一层心,开始和龙氏这舅爷们交往。

袭爵的龙怀城,是舅爷们中的首要人物。

国公还是以姐丈面色为自己的行事准则,陈留郡王也慢慢地对他们关心有加。

还没有关心足够呢,第一仗就丢了他正经的小舅子,这出自于嫡夫人,在古人名分上来说,比袁训还要正式的舅爷。

陈留郡王心痛如绞,此时只有手中这把大刀才能让他有片刻的安宁。

他一面骂战,一面流泪。泪水哗哗流着,不亚于马下刚斩落人头的敌将鲜血。

哽咽的嗓音听到同出来的夏直等人耳朵里,夏直等人也是泪流满面。

布仁夫阴沉着脸,满尼加的将军也阴森森,他们看着这杀气漫开的汉人将军,此时此刻,却硬是没有胆色同他硬拼。

他们心中还是刚才的心思,拖到你粮草没有,看你还敢横吗?

附合的几十个士兵亮开嗓门,把陈留郡王换下来。陈留郡王不能闲着,怕心底一把子野草丛生他要发狂,威风凛然到处看着,注意到哪怕有一个士兵出来,郡王名声也不要了,也要亲手斩杀他才痛快。

大个儿,你不愿意跟着小弟回京富贵,你愿意跟我。

老八,你是我的嫡亲舅爷。虽然还排在小弟以外,但小弟以外就是你。

陈留郡王伤痛满腹,在这乱军中他没有断绝他们逃生的希冀,但眼前即刻见不到,郡王还是继续跳脚。

“还有活人没有,出来一个!”

大骂声中,萧衍志萧衍忠忽然拍马而出。陈留郡王翻脸骂道:“滚回去!为父还没有消这口气呢!”

“父亲,那边有人,像是八舅父!”

两军对阵的中间,一匹马跑得气喘吁吁,隔得老远,就看得出来马随时会跑不动,那步子都是歪的。

马上有两个人,渐渐的近了,龙怀城头盔上的光泽反射出来。

天气晴好,万物都有光泽。

“舅父,八舅!”萧氏兄弟欢呼着冲了过去,陈留郡王却没有去。他长长吸一口气,原地不动,手中长刀还是稳稳执掌,眸光也依然牢牢盯着。

有他这一双眼睛一瞪,两国大军硬是眼睁睁看着萧氏兄弟接回一马两个人。

夏直等人接进去,陈留郡王这才慢慢退到木桶的后面。

龙怀城正在眉飞色舞:“是真的吗?姐丈担心我,姐丈为我不肯歇息多杀了人,”

硕长的身影大步过来,带着汗味血腥味的胸甲狠狠撞上来,把龙怀城紧紧搂在怀里。

郡王喃喃:“老八,你回来了真好,老八,你总算回来了,”

龙怀城热泪盈眶,不住的反问:“姐丈,你说的是我吗?是我吗?”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让龙怀城泣不成声中,还是提到那个一直在他们中间的名字。

“小弟,呜呜,小弟要是知道,他一定会喜欢的,他一定会说好的……”

头盔上让重重的按着,陈留郡王眼含热泪:“是啊,他要是知道,他能不说好吗?”

------题外话------

恭喜本书又有一位新贡士yali127亲,么么哒,感谢您一路支持。

哈哈,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