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厮杀/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留郡王和龙怀城激动相拥,也没有把袁训忘记。知道他们兄弟内情的人都随着有了喜悦的泪水,同在这里让军医包扎的禇大看不到他们,他同郡王和国公中间隔的有人,但能让热烈感染,包扎是痛的,禇大又一面吸气,一面嘿嘿。

眼前有人让出道路,陈留郡王对着他走过来,把一个东西往禇大手里一塞:“大个儿,你为我挡了一刀,这首级是你的。”

禇大认出是高南国王的脑袋,忙不迭的扔回来:“为您挡刀是我的马,不是我。”

叹一声气:“唉,我的马,脑袋上中了刀,还撑着奔到没有人的地方才倒下,虽然压倒了我,但没倒在乱军里,不然我还哪有命在。”

肩头让陈留郡王一拍,郡王道:“等打完了,你给它建个坟,拜一拜就是。”

“我没收它的骨头,我真混蛋呐,当时急着回来,一捧土也没有掬。”禇大泪眼汪汪。

陈留郡王安慰他:“没有骨头也建个坟,我也去拜一拜,总是为我挨的刀,这是你小子冲得太快,不然那一刀该我挨。”

把脑袋塞到禇大怀里:“这脑袋还是你的。”

“是郡王,”禇大扔回来。

“归你!”脑袋又回到禇大怀里。

军医好笑:“郡王,将军,你们的盔甲虽然够脏,但也不用再抹狼藉。依我说,脑袋郡王先收着,打完仗再算不迟。要是都不要,给我吧。”

帐篷里的人都是笑,陈留郡王就让人收起首级。

数排木桶挡着,苏禄和满尼加暂时不敢进攻,又过半天,高南国重收拾军队,把没有脑袋的国王尸体抬着,撵上来准备要回高南国王的头颅。达罗国也勉强凑出一半的格杜将军尸体,另选主将,也前来准备报仇。

四位主将凑在一起,嘴里骂着带商议。

“那木桶里是火药,他们能射,咱们也能射,把他们炸上天。”一个将军提议。

苏禄的将军布仁夫皱眉:“龙家的弓箭很强,我们的弓箭手一直没上去。”

死了国王,丢了军师和巫师的高南国新选主将一咬牙:“我们是国仇,我们派几个死士,拼死也得上去。”

大家没有意见,准备好最好的弓箭手,高南国的死士们用几个盾牌往前冲。

天色微暗是黄昏时候,这一回根本没有阻挡,只有木桶和桶后的营地旗帜在。

几位主将正觉得不对,去的人报信:“陈留郡王太狡猾,营地上一个人也没有,灶也是冷的,走的至少有一个时辰。”

高南主将气的哇呀呀冲上去,把木桶一通的乱砍,见里面一粒火药没有,尽是此处的泥土。

离此约一百里的地方,陈留郡王分派兵马:“不打旗帜,隐蔽身形。我不信死了人的还能住一夜。只要他们分开,就是咱们吃掉的机会。”

夜风中,郡王疲累的神采也恢复不少。双眸炯炯的他昂然看了看葫芦谷的方向,露出一丝坏笑:“我不吃到撑,才不会给你们吃。”

……

京中雨滂沱。

红纱灯下,袁训在榻上低语:“铺开鸳鸯被,放好鸳鸯枕……这起子人当我不敢杀人吗?拿我嚼舌头。”

对面,宝珠飞红面庞轻笑,但是劝他:“你省省吧,你这是闭门思过的侯爷,要不是小七来了,你现在日子该有多难过,哪还能这风口儿上寻人的事情。”

闻言,袁训眉开眼笑:“我的宝贝小七,我的乖乖女儿,”

“为什么不是儿子,你又想要个女儿?”宝珠打趣他,并没有多想。

袁训脑海里浮现出柳云若的英俊小面容,他没有说破,只是道:“这不就缺个加喜,父亲在天有灵,他护佑着我们,来的一定是加喜。”

“你这心思对柳侍郎说过?”宝珠问道。

袁训心想我没有对你说过不是,倒不是有心隐瞒,实在是没有孩子的时候不想提这件事,就疑惑着宝珠是怎么猜出来的。

宝珠笑道:“果然你们两个以前好,没有白好一场。我想孩子还没有来,你不会跟个男人谈论孩子的事情。自我有了,你一直陪我也没有出门,只能是他猜的,恰好却和你一样。柳家送的东西比别人送的要厚,好吧,咱们有太后,也许他们为娘娘。但两对小金钏儿上挂着小铃铛,雕的是繁花,这分明是小姑娘用的。”

袁训含笑,知道柳至盼着的心思全在这上面。拿话混过去:“他凑趣吧,我们家还少个加喜这不难猜,跟以前好与不好不相干。”

宝珠想想,也说是这样。

不想宝珠再说这个话题,袁训往窗外看看:“雨不见小,孩子们还在外面呢。”

“是啊,太后又该心疼了。”宝珠颦颦眉头。

把袁训吓住:“你不要担心,你怀着加喜,凡事都要喜乐,我的儿子我知道,身子骨儿不错,淋点儿雨不会有事情。”

夫妻成亲这么久,还是情真和意切。宝珠忙堆上笑容,袁训满意地道:“就是这个样儿才好呢,”

外面的街道上,雨点子打在地上,跟鱼儿出水似的乱跳。执瑜让住了马,兄弟两个心连心,执璞跟着大哥一起往后面看。

一面小旗帜:霍德宝在此。

“宝倌儿,雨又大了,你风寒刚好,跟葛二叔一起回家吧。”执瑜看看握旗子的小孩,这是葛通的儿子霍德宝。

随同他出来的,是葛通的弟弟,宝倌儿的二叔。

霍德宝小加福一岁,今年六岁,小脸儿让雨水冻得有些发青,但固执的摇头,奶声奶气地道:“我爹跟着郡王又立功,我也要立功。”

“你爹是抢功!”萧战在街口同他们遇上,同走这一段路,准备在下条街分开,这就把葛通儿子的话听在耳朵里,正好反驳。

霍德宝怒目他:“我爹才不是抢功,是你爹没能耐!”

“你敢说我爹王爷?”萧战抓住话缝。

执瑜执璞也齐声道:“宝倌不要乱说话,你不能指责王爷。”

“哼!就算我说错了吧。”霍德宝对着萧战狠狠吐着舌头,小王爷狠狠还他一个吐舌头,再接上执瑜刚才的话:“回家去吧,赶紧走吧,小心雨淋湿你这个纸人儿。”

葛通的弟弟只笑并不插话,免得他一说话就不是孩子争执,虎视眈眈要寻自己家事情的梁山小王爷借题大发挥。

自从陈留郡王大捷,谣言纷纷说忠毅侯力主葛通回军中,好计策就是由葛通转交,萧战背后怪自己的爹没本事,但跃跃欲试,一直想寻葛家的晦气,都让葛家躲开。

就还是霍德宝回话,愤然道:“正经还在这里呢,他比我小!”

大黑马上,韩世拓披着的大蓑衣外,小旗子“正经爷在此”伸在外面一直在摇。这会儿钻出一个小脑袋来,韩正经听到自己的名字,露出面容来嘻嘻,把另外一个人也扯上:“元皓小王爷在这里呢,他比我小!”

马车里,元皓的胖脑袋也出来了:“谁找我?”

“没人找你,赶紧进去吧。仔细让雨水打着,你就生得不好看。”执瑜执璞、萧战加福对他说着。

孩子们挡不住这位小王爷跟着,却能拿这话让他安生的呆在马车里。

萧元皓晃一晃胖脑袋,洋洋得意:“就是嘛,除去加寿姐姐,就数我生得最好。”

顺手的,也扯进一个不在这里的孩子来:“我比生得好的孩子好多了。”

对韩正经瞪瞪眼:“别再叫我!我生得不好怎么办?”胖脑袋缩进去,同车的奶妈把车帘关紧,车里传出“格叽格叽”的啃吃声,这位小王爷开始吃上了。

执瑜执璞撇嘴,小声学着表弟说话:“除去加寿姐姐,就数我生得最好,马屁精。”

“除去加寿姐姐,就数我生得最好,不要皮。”萧战也小声的诽谤着。加福忍住笑:“快别说了,你会把表弟再招出来的。”执瑜执璞和萧战一起住嘴,见劝不回去霍德宝,继续在雨中巡逻。

小蓑衣不能完全的挡雨,但一个一个的小身影在雨中笔挺,风雨虽大,韩世拓眼前有他们,心里就暖暖的,如看到忠毅侯夫妻一样有依靠。

街口,一家人的门首内,也有人看过来,但目光却是又嫉又恨。

见到孩子们过来,他更在门里暂时不出来。

“大哥二哥,咱们分开了。”加福说着,和萧战往另一条街上去,元皓小王爷的马车跟着执瑜执璞。

两队人走得看不见,门内的人重新出来,把纸伞打起来,低骂着走到雨中:“遭瘟的孩子,吃错哪门子的药,小小的年纪就抢功劳。这巡视的事情是你们能做的吗?害的晚上会个人都不方便。”

有烛光透出的地方,伞上露出礼部侍郎黄跃的面容。

他走出几条街,拐进一条异常安静的街道。街的中间,五开间的大门耸立,匾额上写着:忠勇王府。

家人打开角门,把他带到客厅上。一个青年显然在等他,迎上来就问:“可有消息?”

黄跃先给他一通的牢骚:“你也出出力吧,不要只我一个人折腾。为一个女人,还是当街得罪袁二爷的女人,袁二爷把她送到顺天府,顺天府是谁当家?董大人啊!他跟袁家是亲戚,过一回堂上一回大刑,”

青年急了:“招出来我没有?”

黄跃阴笑:“就你这胆量,也敢想王爵?”往四面打量着:“你家这王府虽然不如忠毅侯府新,但数代传下来,老东西更结实。这雕花,啧啧,我想做个同花式的桌子,却找不到这样手艺的好工匠。”

神色回到青年面上,阴冷地道:“你不尽力,这好东西可就归你大哥。”

这个青年,是忠勇王的小儿子,也是嫡子,名叫常棋,小王爷常钰,就是他的儿子。

听黄跃把他的大哥提起来,常棋面色不自然:“这是在我家里呢,你说这话,让我大哥听到,还以为我怎么对付了他呢。”

“你没对付他的心思,为什么喝多了对我说张大学士一堆不是,你大哥是张大学士的女婿,你父亲忠勇王膝下,只有你跟你大哥是嫡子,你的心思早就明说过,现在还装什么。”黄跃瞧不起的道。

常棋也有几分底气,所以他并不往外面看,是不太担心会有人偷听。淡淡的,也敢在这自家里回话。

“挑明又怎么样,不挑明又怎么样?一个家里有好些儿子,却只有一个王位,就是我不惦记别人,别的人难道不惦记我?你当我大哥很好吗?他见我的儿子钰儿得父亲喜欢,他早就不痛快,借着忠毅侯府办家学,很小的孩子都跟去混,他说咱们也学学吧,不能比袁家差,把他的儿子送到张家去,由张大学士亲自教导,他司马昭之心,难道谁看不出?”

黄跃恨恨:“袁家,太出风头了!偏偏又有个阮英明帮着他。”

常棋板起脸:“这件事情上我要怪你,国子监里的老周,是你的知己。你让他弹劾文章侯,还没有听个风声呢,先把自己停职半年,这算什么!要出手,就要准不是。”

“你还来说我?京里三大王府,梁山、镇南和你家。镇南王劝你不要比,人家把京都护卫守的铁紧,十几年前,有两个驸马仗着太上皇,当时的皇上喜爱,也想分一杯羹,硬是没插进去。你家不想垫底,只能拿梁山王府下手。你又做了什么?咱们说好的,王府里我可不下手。”黄跃反唇相讥。

常棋冷冷道:“你放心,梁山王府是我的!”他气愤的搔头:“说起来,皇家亏待我们家太久,”

“谁叫你的老祖宗,说好是招赘到王府,结果生下儿子,后来又有救驾的功劳,把个萧改成本姓常,姓常有什么好,”黄跃不无讽刺。

常棋火大:“姓萧又怎么样?你当梁山王府的萧,镇南王府的萧,是皇家的萧吗?”

“那也比你们改回来的好,梁山王兵权在握不是吗?”黄跃翻翻眼。

常棋恨声道:“你放心!镇南王我撬不动,他家里现在长公主在。梁山王却是常年在军中,谣言多的是。梁山王府跟袁家是亲戚,真会钻营啊,已经足够权势,趁着忠毅侯在军中的时候,又把两家亲事定下,更攀上太后,我们家不垫底,就拿他家开刀。让父亲好好看一看,王爵给我最合适,只有我能扳回家里的圣眷。”

黄跃狐疑:“你还是小心为上,梁山王府可不是好扳的,而且,你没有听说吗?忠毅侯在军中的时候,梁山王不知道他是太后的侄子。”

“鬼话你也信?忠毅侯在军中的履历你看过没有?动梁山王府就要动到袁家,我可是找来一个字一个字看的。忠毅侯在军中连升三级,梁山王他能没成算?”

黄跃还是道:“这跟忠毅侯的战功有关吧?”

“你傻了吧,要不是知道他是太后的侄子,当年的梁山小王爷攻打城池,一不找战功赫赫赫的郡王,二不要他爹帐下老谋深算的幕僚,偏偏去找个从军没几年的忠毅侯?这是梁山王会巴结,早早地把太后巴结上。”常棋冷笑的就更厉害。

以这位公子哥儿的心性来想,他忠毅侯文官不要去从军,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笨蛋,只能是仗着有太后,有他的姐丈陈留郡王,往军中混军功,回来是个资本。

黄跃好笑:“你这猜测要是真的,梁山王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送一场能征会战的好名声给忠毅侯,结果呢,现在忠毅侯为陈留郡王把他挤兑上了。”

常棋扯一扯嘴角,更是笑得冷淡:“亲家哪有姐姐亲,陈留郡王妃在京里一呆这些年,能是白呆着的。”

黄跃对这话深以为然:“是啊,凡是豪门都出古记儿,凡是内宫都有风云。他袁家也不会是净土。”

“所以咱们合作,你们动忠毅侯,为的是新老臣之争,他是个为首的。以前的太子三近臣之一,苏先现在是他的亲家,柳至也让他哄下来,前太子党们,袁训是那马首是瞻的马首。我呢,要争王爵,把梁山王府压下来。本来动袁家梁山王府不会坐视,动梁山王府要防备袁家。可巧儿,天也佑护我们,陈留郡王争兵权呢,咱们是个机会。那个女人,杀了吧。”常棋最后一句说的阴狠。

黄跃一愣,有些反感:“这当街败坏袁二爷的名声是你出的,现在你怕那女人供出你,怎么又是我的事?”

“我跟管监狱的人不熟悉,你家有个亲戚却是牢头。”常棋面无表情。

“那你就挑动梁山王府吧,让老王继续跳脚。这老家伙,我们送了两次东西,他还是个不大出力气的模样。用得上你,不然我才不带你。借着军中不和,让梁山王府跟忠毅侯再掀起什么吧,真是的,袁二爷怀上身子就把老家伙吓得蹲家里不出来,我们准备这么久,可不能就此平静。”

常棋点点头:“我知道。”

黄跃这就要走:“告辞吧,这雨怎么还不停?”

“大人留步,”常棋犹豫一下,还是叫住他。黄跃回头,用面色询问着。常棋笑得云淡风轻:“陆中修跟袁家过不去,是担心动他的官职。丁前跟袁家过不去,是为个女人栽在萧二手上。我跟梁山王府过不去,是为王爵。你黄大人跑得快,是什么原因我至今没听你说过?”

黄跃眸光闪烁,装着不耐烦:“我为礼部里来了长陵侯世子。”

“不是吧?”常棋微微地笑着:“礼部里两位侍郎,另一位比您资历高。就是长陵侯世子不来,也轮不到您。”

“那一位侍郎胆小怕事,他的公事早就由前太子党们代管,他的侍郎官职跟没有一个样。对你说个笑话,那等着接他班的,我们早就称呼他某侍郎了。”黄跃嘲笑着,走了出去。

长廊的尽头,家人送上他的纸伞,送他由角门出去。出这个街口,黄跃在雨中才呼一口气,没好气地骂着常棋:“你管老爷为什么跑得快,反正你用得上我,我用得上你。你动梁山王府,就得把袁家想进去。我们跟忠毅侯过不去,在他们没生分以前,也要提防梁山老王。老爷我有自己的心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狗拿耗子,”泄愤的说着,黄跃独自回家。

……

葫芦谷里,萧观望眼欲穿。他再一次站在高处的树后面开骂:“陈留就是个大个儿混蛋!他这是打算把肉全捞干净,余下汤水给我们吃!这混蛋,混蛋到极点!”

同样焦急等拿功劳的郡王们,每天会来跟萧观见个面,此时也在这里,对王爷的话不以为然。

长平郡王低低地道:“我看他是回不来了,”

汉川郡王也道:“这块肉不小,他吃不下去。”

渭北郡王幸灾乐祸:“他也是块肥肉,本朝第一名将,这是让别人给吃了,一点儿汤水也不剩下。”

三个人说完,对项城郡王看过去:“恭喜,以后你就是第一名将。”项城郡王总觉得是讽刺,气的直哼哼:“名将原来是这样来的。”

东安世子、靖和世子听在耳朵里,上前一步,正要解释一下,因为自己父亲逝去,陈留郡王才当上第一名将这样的话,还保持看向远方的视线里,有了异样的动静。

萧观亦同时跳了起来,跟个孩子似的握拳欢呼:“好样的,好啊好啊,大块的肉来了。”

王爷太激动,说了一句心里话:“哼,以本王来想,他吃下去吗?不怕撑到!”

打算诽谤的几个人面面相觑,也一起看过去。

“不对,没有大军的骑尘,这不是大肉。”项城郡王眯着眼。

萧观也看出来,远处来的人近了,跟整个大军相比,只算一小队,约有几百人。王爷拧出眉头疙瘩肉,不是大肉他很失望,骂骂咧咧道:“来的是些什么鬼?”

这一小队人还不打旗帜,直到近在百步以内,都可以看到面容,才有一面只有一半的脏乱旗帜打出来,上面有一个字“褚”。

很快,有人上来对萧观回话:“回王爷,陈留郡王帐下禇将军受了重伤,带着伤兵和俘虏回来。”

萧观还是关心的,虽然大个儿总为小倌儿跟他过不去,萧观就亲自下来看视,也更关心战报才是。

郡王们为战报,跟在后面。

禇大包得跟个白茧似的,萧观一看就乐了,有事没事先看个笑话:“大个儿,哈哈,看上去你们打的不错,但你他娘的先成了逃兵。”

禇大一指后面几个:“回王爷,我不是逃兵,奉我家郡王之令,把高南国王的人头,高南国的军师、巫师送来。”

萧观倒吸一口凉气,跟禇大的伤在他身上似的,但力气十足的往前一蹦。

出于不敢相信,萧观跟个蛤蟆似的平地跳过去,大手一展,抓起一个人看了看,王爷目瞪口呆:“果然,这是军师!”

再验看人头,打这几年,也认出是国王。

萧观跟郡王们还有二世子一起炸了锅,“你家郡王呢?混帐混帐混帐!他这是自己个儿独吞!”这是王爷,大刀阔斧的先一顿臭骂。

“四国联手,稳为上策,你家郡王太冒进了!”这是项城郡王。项城郡王一会儿嫉妒陈留郡王嫉妒的要死,一会儿又想到忠毅侯在京里的家学,他家的子弟也在那里。

现在是他家子弟在袁家念书的心思当家,项城郡王就说得谨慎,没有直接开骂。

渭北郡王跳了起来,破口大骂:“这太不像话了!王爷,他一个人能打得完吗?他这是把咱们哄在这里喝风,他一个人吃香的喝辣的。”

禇大一咧嘴,你以为四国合兵是好吃的吗?

汉川郡王气的头直摇,半天长叹一声:“岂有此理!好事一个人占着。”不用想都可以知道,只高南国王的一个人头,高南国就愿意花一批珠宝来买。

这是个讲究,下葬要尸骸齐全。

多少能堵住户部弹劾说常年打仗,耗费巨大的奏章。

长平郡王也是跳的,一跳到萧观的面前:“我请命,陈留一个人打不完,请王爷让我去接应他。”

禇大忍无可忍地嘿嘿一声:“这才是抢功吧。”

萧观阴沉着脸,他骂完了,就气的一个字也说不出来的站着,而且再对陈留郡王不满,也不能允许任何人扰乱这个计策,王爷把长平郡王推开,在他身上出了出气,骂道:“滚!”

长平郡王令箭没讨到手,讨到这一个字,愤然的一跺脚。

等到怒气平息下来,让禇大把战况仔细的说完,大家各自找地方去生气,再就是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盼着陈留郡王赶紧的来吧,松松你的手,攥着那肉一个人吃这叫不好。

又是一天过去了,又是三天过去了,又是……第十五天头上,等得萧观眼前火星子直冒,从早到晚的骂陈留郡王,才见到天边儿上,骑尘先表露出来。

这就不用吩咐,一堆子等功劳已饿得头晕眼花的主将们各就各位,心中升腾起大战前的兴奋。

“就知道他一个人吃不动,不怕噎着!”饶是陈留郡王苦战一场引来了人,长平郡王也鄙夷着他。

“只怕他把大肉都吃干净,留骨头给我们。”汉川郡王没底气。

渭北郡王冷笑:“不用说,功劳又是他最大,这功抢的,正大光明,大家都学学。”

项城郡王守的是最偏僻的小路,他对天希冀,给我个大官,给我个大的……。

头一队奔进来的,是葛通。

第二队奔进来的,是萧氏兄弟。

余下将军们陆续进来,陈留郡王还留在谷外。

他虚晃一刀,看着紧紧咬着他的四国联兵,这些疯了似的人马,因为这几天又丢了主将的脑袋而什么也不看了,不把陈留郡王拆了吃肚子里,都要活不下去。

苏禄国的主将布仁夫倒还在,但手臂扎起,是陈留郡王没取到他脑袋,把他手臂一刀见骨。

巫医看过,说这手臂虽然没有断,但有可能以后废了,布仁夫恨不能生吃了陈留郡王的跟来。

对他背后看看,布仁夫冷笑:“葫芦谷?难道他会这里设伏吗?他不知道这谷后面的出口,也可以进得去,里面宽阔好打仗。”

这就分兵马,也送信给其它三国分兵马:“抄他的后路!”

“尔等,你们敢跟来吗!”陈留郡王哈哈大笑,在龙氏兄弟的弓箭掩护下,因为谷口狭窄,得一队一队的进,他等到这时候,这才一打马驰入谷中。

见到他的人都心头一震,随即眼红的跟一堆兔子似的。

陈留郡王的样子真是狼狈,他头盔上本有红缨,散乱的只余一丁点儿,像是让人一刀斩去。

银色盔甲方便别人认他,现在变成乌黑色。上面可疑的暗紫,自然是人血凝结。

刀剑痕在上面横七竖八,今天又是个晴天,日光的作用下,从不同的角度都看得清楚。

这是打了多少仗,把个盔甲变成这模样?

萧观也有心惊,但随后也变成红眼兔子。

龙家兄弟殿后,一面射箭,一面退进谷中。布仁夫等人分兵马结束,冷笑一声,长驱直入。

谷中最宽阔的地带,陈留郡王整兵回马,摆一个好好厮杀的势子出来。

布仁夫在最前面,见陈留郡王不逃,谷后又有兵马过去包抄,为争取时间他缓缓带马停下,一张嘴却愤怒无比。

“陈留郡王!好,我认得你了,以前咱们交手少,这一回我承认你是好汉。等你死了,我会安葬你。”

手臂上的抽痛,更让布仁夫的话里充满仇恨。

陈留郡王笑了,面上有了两道伤,一道深在眉角,一道浅在面颊,一笑伤口也挣开,脸上的泥灰也绽开,跟个鬼一模一样。

但他志气依然高昂:“哈哈哈哈,将军,我可不杀你,你苏禄国富庶,你一个人,就抵我们今年的军费呢。”

达罗国的新主将也到来,还没有站住,陈留郡王对他也大笑:“你呢,总值我用掉的火药弹钱吧?”

“陈留郡王!好汉子,死在临头,你也敢张狂!没有人救你,梁山王现在边城呢,下马受死吧!”二位主将一起怒声。

半空里,忽然起了炸雷声。

“爷爷我在这里呢,哈哈!”萧观在高处露出面容,双手把腰一叉,他新盔新甲,笑得比陈留郡王更为嚣张。

一面大旗打出来,上写着“梁山王”。

“不好,上当了,中计了,”两边忽然站出的士兵,让兵力悬殊掉了个过儿。

“轰隆隆”,谷口打下大石头,把一半的人马封闭在谷外。布仁夫等人立即就慌了手脚,不等他们大喊稳住,萧观把手一挥:“杀!”王爷憋闷的都快得病,双锤一举,率先冲了下来。

无数的喊声中,有一些最为响亮:“陈留让开,”

“陈留退下!”

“没你陈留什么事了!”

“再抢功跟你没完!”

陈留郡王鄙夷:“至于嘛,这葫芦谷是养兔子的地方,看你们一个一个眼睛红的。”

葛通带马打来,也是不服:“这位又要当人爷爷了,”

两边人马一冲下来,呼呼啦啦的,先把陈留郡王挡住。陈留郡王骂道:“人是我带来的,你们还讲理不讲!”

这话在乱军中,萧观听到。王爷咆哮回话:“军令是老子给你下的,你吃独食,过了日子才来,你还讲理不讲!”

陈留郡王继续骂:“这计是小弟出的,我家的计策!你们讲理不讲!”

话三传两不传,传到项城郡王耳朵里,项城郡王挑了个大嗓门儿的兵过来回话:“呔,我家郡王说,这计是皇帝答应的吧,人人有份,不是你家的!”

陈留郡王还要再骂,混战成一团,没有人接他的话,他只能作罢。

但看一看,没有人接他的话,却还是大家一起分兵挡着他厮杀。陈留郡王找个石头坐下来,自己喃喃地骂:“都不是东西,过了河你们就拆桥,哎,那小子,你这一刀偏了,砍准点儿。”

萧衍志萧衍忠送水送干粮给他,拿出药给他包扎伤口。兄弟俩个也气不顺:“父亲,这太欺负人了,这就把咱们撇开。”

“所以我不杀足了,能轻易回来吧。要不是粮草没了,老子才不便宜他们。”陈留郡王一口水想也不想的下肚,接着又往外吐:“我呸,这嘴里都是土。”

漱了几大口,才再开始喝水。

萧衍志笑道:“难怪父亲是名将,跟着父亲真开眼。这木桶阵,一会儿是火药,一会儿没有,硬是把他们吓得跟着咱们走,这鼻子也太好牵了。”

得到儿子的赞扬,陈留郡王有点儿飘飘,微有得色地道:“哼,以为大草原上好吃我,他们倒是敢抄我的后路。”

过了大半天,局势接近平缓。萧观深一脚浅一脚的过来,带着满肚子的怨气:“陈留!你个大混蛋。你回来的这么的晚,你的俘虏,大家平分!”

王爷把沾着血的锤亮一亮。

陈留郡王抓刀就起来,刀柄重重往地上一砸,吼道:“你敢!”

“我是王爷我说了算!”萧观也大吼。

“凭什么!凭你脸大吗!”陈留郡王怒目而视。

萧观把个脑袋一晃,得意洋洋:“总比你这小白脸儿大,我这才是真男人面庞,你是女人脸,哈哈,以后我会议,长着女人脸的不许进来。”

“打!”陈留郡王就一个字,拎着刀就劈过来。

萧观闪身避开:“早就想跟你试试,”一锤还了过去。

谷中残兵们打得叮叮当当,半山腰这里,也是叮叮当当。

在谷外面没进来的人心中有数,更是急着往谷后那个位置准备营救。就在这个时候,号角声远远的响起,像一剂忽然而来的大补汤。针对萧观这欲求不满的人来说,也是一样。

他和陈留郡王同时亮了眼睛,同声道:“瓦刺的号角?”两个人不再争斗,接下来是争先恐后的往高处攀去,在最高的石头上面往谷外面看,见杀气满满的大军浩浩荡荡往这里开来。

陈留郡王皱起眉头:“这跟咱们一样,也是倾全国之力了吧?”萧观眉头一紧:“硬仗?”

梁山王虽然喜欢功劳,但也得看看这会儿他的人马刚厮杀过,转眼又遇上兵力相差无几的强兵。

“咱们包抄别人,这就要让别人包抄,好在谷口堵死了。现在只守后面就行。”萧观叫陈留郡王下来:“别看了,赶紧下来开会,女人脸!”

陈留郡王居然没抗议,自语道:“打这几年,没见他们出来,这是什么时候盯上我们的,也好,不知道苏赫来了没有,正好把他杀了,这国仇报的干净,也给小弟报一回仇。”

------题外话------

昨天太赶,忘记说了哈。现代的励志训练里,有活人光脚走烧红火炭,所以走得快能过。

么么哒,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