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禄二爷接鸡毛/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谷里的厮杀还在进行,不过局势愈发的在掌握当中。郡王们、二世子和抽得出来的大将们集合到萧观身边,从容的开了个会。

“先就是兵力的问题。”萧观在地上用树枝画出来,这样看的直观。

“咱们要不是大国,拿不出来跟四国相当的兵力。他们的人一半是要死在这里,外面那一半本来很好解决,但新来的人马又补充上。咱们的粮草,只能守十天,瓦刺的人马,我又想吃,你们想不想?”

梁山王瞪过来。

陈留郡王张张嘴,他有了伤,这一场战役里他出力最多,自以为资格不错,紧跟在王爷下面说话的人应该是他,正要说,项城郡王把话头抢走:“打!”

“打!”长平、汉川、渭北等人纷纷说着,把陈留郡王抢的嘴微张着,心里怒了。

他最后一个说,却是这样的话:“你们这帮混蛋!知不知道尊敬!怎么敢抢老子的话头!”

“尊敬?”东安、靖和二世子素来是王爷的应声虫,这就重复过,对萧观看看。

萧观乐了,对陈留郡王坏笑道:“来来,给本王尊敬一个,让本王享受享受。”

“呀呸!”陈留郡王对着他就是一口,把眉头拧紧:“这嘴里的土还没有吐完,我呸!”又是一口。

萧观也不生气,更把他得意的真男人大脸庞晃晃:“以后你什么时候想尊敬,随时来找我。哈哈,真没有想到你嘴里还能有这句话。”

干脆的,也不打算再问陈留郡王的意见,他不是要尊敬吗?先从本王开始吧。王爷大手往地上一按,吼道:“就这么说定了,守住进来的路,先把里面这一拨全宰了,全军休息几天,然后冲!”

吼的气势山河崩裂般,但吼完,一仰面,狡黠的一笑:“咱们怎么冲?”

“我打头阵,他们只要我,我把人分离开来,你们在后面慢慢的杀!”陈留郡王满面傲气,一脸的除了我你们谁有这让人追杀的能耐。

郡王们对他憋气的看着,二世子更是气红了脸,小声嘟囔:“你贪功还有理了。”

“你?”萧观更对他提出怀疑。王爷直起身子,给陈留郡王一个冷笑:“你能有我值钱?”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啊,我们得护着你,捧着你,关键时候还不能让你骄傲,这话计真能干。唉,全军上下,也就只有我一个敢劝谏你,我也累。”陈留郡王笑的怎么看怎么一脸的邪气。

“我呸!”萧观道:“先还你这个,你再听下面的,全军上下,也就你一个人敢跟我对着干吧,还劝谏,你家西席先生是师娘吗?词都用错。”

陈留郡王冷笑:“那你想怎么样?有我们这些人在这里,总不能让你王爷当诱饵?”

“我谢谢你还知道我是王爷,所以有我在的地方,你靠边儿站着!”萧观大手捏得下巴格格响,得瑟地骂道:“几次三番我没跟你真计较,现在知道自己不自量力了吧。有我在,轮不到你,人家也不要你。”

二世子傻眼:“王爷您不能去啊。”

“我呸!”萧观极其利索。

二世子老实闭上嘴。

梁山王在今天的会议上很威风,陈留郡王都闭上嘴,他的心里别提多痛快。

“就这么说定了,项城、长平,到那一天,你们掩护我突围,他们一定跟着我来,小鱼小虾他们能要吗?”

王爷说到这里盯着陈留郡王看,陈留郡王扫视别人,你们这些小鱼小虾,郡王们跟陈留郡王相对怒目。

“离此东面两百里,是片乱石滩,就在那里,各军一字长蛇阵。这阵虽然普通,早就让破过很多回。但多一道乱石,他们不好破。分开他们,一一绞杀!”

萧观随后大声地道:“散会!”

郡王们分开,可以听到身后二世子对着萧观谄媚:“王爷您不能去,这太危险,”

郡王们耸耸肩头,所以到现在也袭不了爵,这也是原因之一啊。这就是两个跟班跑腿,皇上在军中难道没有密报吗?

……

回话进来的时候,宝珠只道:“我知道了。”

已入秋天,廊下的风雨虽然进不来,也能从敲打声中感觉出那一丝寒意。时气不好,在这本来就是秋风秋雨会发病的季节,起疫病在宝珠意料之中。

“请两位夫人前来说话。”

谢氏和石氏进来的时候,把一份儿名单递给宝珠:“这几家是雨水淋坏房子,上个月各送五两银子,正要来问你,明天我们再去看看。提防有人乱花了钱,跟三月里遇到的一个小子一样,混帐的拿到钱不把家顾好,先往赌场里去,还敢对我们说翻本。”

宝珠含笑:“两位嫂嫂想的周到,回头再去看看,有什么的还可以再照顾,不让别人说咱们只干一抹子事情,后面的全然不管,也可以杜绝让蒙骗的事情再发生。”

“再有这样的人,再也不帮他。”谢氏石氏笑说着,已是坐了下来。

“宝珠,你今天觉得怎样?”照例是有这样的话出来,而谢氏石氏也随着家里长辈的叫法,直称为宝珠,感觉上更亲切,也让她们更笑容满面。

宝珠回说好的话,丫头们送上茶水,三个人各端茶碗在手中,宝珠开门见山。

蛾眉轻挑:“有件事情我不能去做,看来看去,家里只有嫂嫂们能帮我。”

谢氏石氏浮现出认真,跟个准备听大将军令的士兵一样,齐声道:“但有吩咐,只管说来。”

“吩咐不敢当,是这大雨起初下的时候,天气还热,我说再下只怕积水,脏东西也跟着积存,疫病也就上来。事先让铺子上备下大量解毒去病的药材,后来雨又停了几天。我以为没事的时候,这雨又下了。这天跟着渐渐的冷,犯咳喘的人要犯病,受风寒的人要过给人,今天城外有人报给镇南王,有一个村子尽数得了风寒,镇南王知道我备下的有药材,就知会给我。”

谢氏石氏争先恐后:“这个我们去,你有身子,你千万不要去。”

谢氏甚至绘声绘色:“边城那地方有一年夏天热死过人,偏偏那一年又打仗,死人没功夫埋,一下子发了瘟。那年我还没有出嫁,国公府跟府尹出头,让百姓们都去帮忙埋尸体,女人和孩子就帮忙熬药送药,我算经过这事,出来进去的,都单独有一件衣裳,回家里,在门上备一间房,泡过药澡才能进家,这就把病气儿给隔开,不会带到家里。”

石氏也想了起来:“我比大嫂小几岁,当时我跟香姐儿差不多大吧,又或者小些或大些,我也帮着送过药。”

两个人嫣然了:“交给我们吧,说起来,别的地方我们不如你,但这件事情上,我们算是那老行伍。”

宝珠轻笑:“舅父府上无弱兵,世代征战,这行伍的话嫂嫂们也就说出来。”

当下欣然:“王爷的意思,不用我们去人。但这是积福的事情,”

“正是!”谢氏石氏又是一起,把宝珠的话打断:“寻常也送人银子和钱米,这种时候如何能不去?这种时候不去,怎么对得起对我们的好招待。”

二位嫂夫人扬眉:“这种时候就应该挺身而出,让那些嚼小弟和弟妹舌头的人瞧一瞧,谁是那有事无事说嘴的人,谁又是那事情出来,办实事的人家!”

宝珠也慨然了:“有嫂嫂们在,真是我的福气。”

“弟妹说哪里话来,”谢氏石氏难为情的红了脸,心中均有一句话,能到这家里来住,是自己们的福气才是。

丫头们在外面,听到里面叫人,让取纸笔。宝珠和谢氏石氏都会写字,说不上文豪,但能应付家事。

这就商议着,把出门穿的袍子怎么置办,回家里来洗的药澡在哪里安置,又是什么药材,又联络各家的药铺,看有没有医生愿意平白的出诊的,多一个人总是力量……凡想到的全写下来。

这中间,安老太太和袁夫人坐着小轿来看宝珠,也帮着出主意。老太太笑呵呵:“看看咱们家里哪有一个不是出力的人,女眷们也能干着呢。”

说着话,香姐儿带着常巧秀进来,问母亲讨布料做幔帘。见母亲在忙就坐到一旁听着。

袁训也进来看宝珠好不好,宝珠等人献宝般的给他看了,又细细的说过。侯爷郑重的起身,当着大家,双手扶一扶发髻,没有戴帽子,也是个整冠的动作。

又把衣裳轻掸整齐,走到谢氏石氏面前,深深的施了一礼下去:“有劳二位嫂嫂一片为我的心。”

这事情只要去做,忠毅侯府又一片光辉。

谢氏石氏还礼下去,眸子微湿:“有劳接我们来才是,有劳把孩子们教导,有劳为孩子们上心亲事,这有劳不应该由九叔说。”

老太太和袁夫人看着得意,老太太带笑又插话:“有劳你们,也有劳侯爷,好了,坐好吧,咱们继续说话儿要紧。”

这就侯爷也帮着审视,把这事情还没有办,但可能会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无一不精细入微,这就方便事先做好人和东西的准备,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该知会顺天府的,该呈给镇南王的,都由袁训事先去打招呼。

一直说到晚上,因宝珠有了不让她出房,晚饭在侯爷这里吃,孩子们陆续的到来,宝珠对他们说上一说,执瑜执璞反应飞快:“等晚上我们告诉战哥儿和柳云若,夜巡的时候遇到有人生病,是哪家哪户,就让哪一处的里长记下来,让他报到衙门里去。”

执瑜执璞嘿嘿嘿:“我们又要当一回家了,战哥儿和云若又要气一回。”

韩正经很开心:“当家好。”

萧元皓乐颠颠:“元皓可以看热闹。”

宝珠则对袁训使个眼色,悄声道:“当舅舅的说,让元皓不要再出门儿。”

袁训低笑反问:“舅母为什么不说?”

“我不惹元皓不喜欢,这样的黑脸儿全归侯爷,可好不好?”宝珠嘻嘻。

袁训一乐,笑道:“把你乖巧的,也罢,这恶人我来当,晚饭后你只看我的举动好了。”

袁夫人也想到了,晚饭刚一结束,还没有从饭桌前走开。把元皓招在身边,柔声道:“今儿晚上只想元皓陪着,不知道元皓有没有空闲?”

萧元皓玩心正在火热上面,小脸儿皱巴着露出为难:“元皓要出门当好汉。”

袁训笑道:“舅舅真遗憾,本来舅舅晚上要陪元皓练功夫,元皓要看什么,舅舅就练什么,”说着话,对孩子们使着眼色。

执瑜执璞高举手掌,踊跃地道:“我们也要!”

袁训故意道:“咦?你们不夜巡了吗?你们几个人里,只能留一个下来,单独陪那个好孩子,谁是好孩子?”

“我是!”香姐儿和常巧秀高举起手。

萧元皓气坏了,香姐儿是他的好表姐,小王爷很亲香她。另外一个,是那总是自吹自擂,我生得好那孩子,萧元皓对常巧秀道:“不许跟我抢,我是好孩子。”

常巧秀嘟起嘴儿,嘟囔道:“你是胖孩子。”

说说笑笑了有一会儿,因为知道疫病出来,宝珠还是让人备下药澡,送到各院子里,头一个出门的执瑜执璞要洗一洗,总能增强些抗病能力。

本来想把韩正经也留下来,韩正经不答应,再说他答应不答应都得洗,就打发他跟着表哥们一起泡过,外院的亲戚院子里也送去药浴,今晚跟着胖兄弟出门的人先洗,宝珠叮咛再叮咛,才打发孩子们出去。

香姐儿带着常巧秀回去洗,袁训亲自带着萧元皓泡澡,小王爷很喜欢,洒了一地的水,笑得格格大叫。

梁山王府是晚饭前送去的药材,这时候回话,说给加福和萧战洗过,今天他们晚上在家做功课,宝珠暂时的放下心。

小媳妇们是洗过,带着药材回家,她们一年比一年能干,宝珠白天就休息去了,等着袁训和元皓洗出来的时候,全无睡意地在烛下出神,想的还是疫病这件事情。

“母亲,”香姐儿又到来,这一次没有带上常巧秀。

宝珠让女儿贴身坐下,搂着她的肩头,把她看了又看,当母亲的忍不住自豪:“二妹,你越发生的好,说起来,比寿姐儿还要好。”

前几天有信,小沈夫人说沈沐麟也越来越俊秀,宝珠现在只一件事情算心事,就是让小夫妻们和和气气。

对女儿的容貌,宝珠充满信心。

香姐儿撒娇的骄傲着:“大姐见到我,也说我生得最好。太后说我是最像祖父的孩子。”

宝珠为她抚抚发丝,和女儿面颊挨着面颊的说悄悄话:“爹爹才是最像祖父的人,这话是祖母说的。二妹啊,你比爹爹生得好,只怕比祖父还要好。”

香姐儿更露出尾巴高翘的模样,在这个时候,话却不再洋洋自得。

“二妹这般的好,母亲,您有差使,为什么不交给禄二爷呢?”

乌溜溜的眼珠子里肃然敬穆,充满香姐儿的盼望,听到她话的宝珠却错愕了。

“这事情……”宝珠发现自己的私心。

她没有禁止儿子们出去,只是给他们用药材防护,她本来以为自己很大公无私,但让二妹一问,宝珠情不自禁的搂住她,油然有一个心思,二妹你是女孩子啊。

随后,在心里反驳自己,女孩子又怎么样?宝珠也是女孩子,宝珠能当二爷,二妹为什么不行?

那就是二妹还小?

随后就更反驳自己,宝珠对丈夫袁训和婆婆袁夫人的诸多敬爱中,有一条就是给孩子们相当大的自由,把孩子们养的强壮自立。

宝珠幼年时渴望而没有的,尽数在孩子们身上体现,让宝珠也为之时时迷醉。

他们不都是小小的年纪,就开始为自己挣名声,为家里添光彩。

宝珠就对女儿低声道:“爹爹母亲心爱二妹呢,”

香姐儿面上光彩异常:“心爱的孩子更要能干呢。”

宝珠心里还觉得女孩子跟男孩子不一样,加寿是归了姑母,加福又早早就让萧战陪着,也许二妹总是独自一个人的原因,宝珠还是怜惜她。

“好孩子,你今年才八岁。”

“战哥儿也八岁,已经有吹大牛的本钱。称心如意也是八岁,可以帮母亲管理半个家。称心对我说,她的表姐眼红她,九岁了,还在家里跟称心争果子吃,称心不在家,她祖母留着给她,表姐要不到手,还在地上打滚呢。”香姐儿说的头头是道。

宝珠笑容满面:“太后又给你换了一个女官,是她在当先生?”香姐儿大为得意:“新先生也有,小二叔叔来讲书,我跟巧秀也去听。”

“母亲,这件事情交给禄二爷最好,禄二爷是个天才的孩子,是最有能耐的孩子……”

袁训带着萧元皓进来,好笑道:“禄二爷的牛皮越吹越好。”元皓笑哈哈:“元皓二爷也吹牛皮好。”

“爹爹,”香姐儿撒娇不依,起来奔到袁训手边,扯着他就拧:“爹爹说答应,母亲就会答应。”

袁训没有想到,一手扯着外甥,一手扯着女儿,哄着她道:“答应答应,我的好女儿,抓紧功夫赶紧撒娇吧,不然等小七一进家,哈哈,你们全得退后。”

说过觉得哪里不对,看一看,宝珠屏气凝神。再看一看,香姐儿欢喜若狂。发足又奔回母亲身边,央求道:“爹爹答应了,母亲也是答应的不是,母亲从来不反驳爹爹的话。”

元皓觉得很有趣,还有自从舅母有了小七,小七在哪里,元皓没看到,但舅母不许再碰撞的话,他听了不少。

见表姐亲近舅母,元皓放声欢呼:“我也来。”对着宝珠发力就要过去,袁训手急眼快,一把抱起来。香姐儿更是回身护住母亲,把个小手臂张开:“你乱推乱撞的,你不能过来。”

“哎哎哎!”萧元皓哪能服气,对着表姐大吐舌头。

等到哄好萧元皓,袁训坐下来,把事情弄明白,也神色有了一怔。

好一会,袁训轻叹:“这就是我的孩子们,”在香姐儿肩头摩挲几下,忠毅侯柔声地道:“我袁家从姑母开始受皇恩,到你们这里,是第三代,有报效的心原本不错,但是凡事多加注意,不许依性胡为。再来,有医生陪你前往,听医生的。”

香姐儿大大的欢呼一声,禄二爷今非昔比,伸出手来讨令箭:“禄二爷接令。”

袁训想一想,叫进一个丫头:“去书房里让人把这一样东西拿出来。”丫头很快取来,萧元皓看得眼睛都直了,是一根花花绿绿的令箭。

香姐儿微嘟起嘴儿:“哥哥说这根是鸡毛,”

袁训扑哧一乐:“爹爹只有这鸡毛令箭,”小胖手伸过来,把令箭夺在手里,元皓这就学会表姐的话,一迭连声地道:“元皓接令,这是元皓的。”

香姐儿着了急:“哎,这是我的,这是我的!”

怕令箭扎到小王爷,也怕他奔跑中伤到自己,丫头们把小王爷截下来,但元皓不肯给,香姐儿就更稀罕,不再计较这是大哥二哥嘴里说的鸡毛,是爹爹糊弄咱们的东西,看舅祖父给的这根,又大气又气派,这才是令箭。

她跟表弟挤坐在一起,有滋有味的欣赏着。

宝珠就不再阻拦,袁训打拳给元皓看,她同女儿交待来交待去,直到袁夫人打发人来接元皓去睡,同住在祖母房里的香姐儿揣着鸡毛满意的离去。

房里只剩下夫妻们在的时候,袁训让宝珠一起去睡。宝珠扶上他的手,就往他怀里依偎过去:“谢谢,给我这些好孩子。”

袁训揽住她:“是你给我生下这些好孩子才是。”夫妻们甜甜的笑着,含情脉脉走入锦帐中。

……

萧观真正结束葫芦谷这一战,用了三天时间。到第二天就没有太明显的打斗,全天用来搜寻躲避在谷中的散兵。

谷外围得水泄不通,但没有进攻,显然也是盘算过,萧观的粮草不可能坚持长久,而且没几个月就是冬天,梁山王迟早要出战。

空气中处处是一触即发的紧绷,就是鸟兽也踪影全无。没经过的士兵可能会害怕,但好战的王爷却正中下怀。

一早他步出帐篷,听完谷外最新动静的回报,转头问自己的幕僚:“还有一天的功夫,还有什么我要做的?”

“请王爷再去看看伤兵,以示关怀。”

伤兵没有住在帐篷里,住在隐蔽的山洞里。梁山王带人来到洞口,往里吼一嗓子:“大个儿,老子见不到你发疯,日子真难过。你腿长实在没有!”

“跟您动手还行!”禇大吼回来。

山洞里回音,嗡嗡响个不停。萧观大步进去,边走边骂:“娘的,你成了精不成!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几天就长回来了?你小子那不是腿,是拿馒头捏出来一个?”

“馒头我自己还要吃呢!”禇大继续吼他。

所有的伤兵都在这里,这是一个一旦打起来,方便伤兵躲避不用挪动的地方,洞口好隐蔽,洞中很深。这就把对话听在耳朵里,有几个伤兵不是萧观的亲近军队,也不在陈留郡王的亲近军中,对禇大敢吼王爷张口结舌。

“禇将军是什么来历?”有人就打听。

他问的这个人呢,恰好来自陈留郡王军中,是禇大好几年的好兄弟,对禇将军比较了解。

这个人乐了:“禇大汉能有什么来历,以前卖水,小时候家穷……。”说到这里,眸子一凝,自己都觉得不对劲儿。

听话的人就更疑惑:“那他胆子真大,敢跟王爷过不去?”

回话的人眉头拧得铁紧:“你让我想想,这里面好似哪里不对。”听话的人不止一个,好几双眼睛目不转睛。

王爷脚步在山洞里震响时,回话的人想了起来,一巴掌拍在自己大腿上——他睡着在——大声道:“我弄明白了,禇大个儿,你小子尽骗我们,说你没来历。你妹夫是兵部尚书,以前的袁大将军,你跟郡王是亲戚,我的娘啊,郡王跟王爷是亲戚,你这就跟王爷有亲戚了。”

禇大都傻了眼,记得这话依稀有人说过,但包括禇大自己都不信。他只认他的妹夫,他连陈留郡王都不敢高攀,何况是王爷。

话通过石壁传到萧观耳朵里,萧观恰好在禇大面前站住。对着面前一脸傻相的人,王爷放声嘲笑:“是啊,你小子还是我的亲戚呢,这打亲戚的事情,你可没少干。抬个脸儿让老子我看看,”

禇大把以前风吹日晒的粗糙面庞抬起来,经过军中几年,晒的比以前还要黑。

估计他的儿子禇大路会嫌弃一下,但梁山王太满意了。

“一看你的脸,跟本王像是有亲戚。成,以后你就是我亲戚,说起来,你比小倌儿生得好多了。”

一道风声起来,“啪”,有东西砸在石壁上。

萧观继续大笑:“打着夹板呢,你以为是以前跑得快。”王爷实在得意,今天说小倌儿没挨打。他大摇大摆的巡视一回,临走的时候才再到禇大床前。

军医正骂着禇大,把他丢出来砸人的东西捡起来。

梁山王眯眯地笑:“大个儿,看你这般有力气,我们打起来,这护伤兵的事情就交给你了。你小子好好的兜着,这是本王给你脸面,以后回京见到……”

在这里吸一口气,见禇大汗毛都要竖起来似的,萧观才嘻嘻一笑:“见到你家人,说我照顾你,看看本王,多照顾亲戚。”

禇大松一口气,二世子这两个赶紧的奉承:“再没有比王爷更会照顾人的了,王爷英明,王爷慈悲。”

幕僚在洞外等着,见萧观出来精神抖擞,借机再来回话:“就要大战,王爷您是不是再搂搂军心?”

跟昨天前天一样,萧观颇不耐烦:“明天明天。”

谷外新增的兵马,已探明倾国之力,围而不打,萧观只能等死。突围又是一场硬仗。当兵的已经有人心惶惶,都知道粮草无多。偏偏王爷呢,他不知心里怎么想,忽然又不着急了,看上去,全军中就他最悠闲,跟孩子等吃糖似的自在。

这固然能安稳军心,但幕僚们建议他还是做个总动员,每一次都让萧观拒绝。就每天先找件让王爷痛快的事情,比如来跟禇大拌个嘴,禇大现在起不来,王爷只能是得意的。

指望着萧观劲头儿不错,让他听从建议,结果这位王爷自有主见,依就给幕僚们一鼻子灰碰,幕僚们没有办法,重回帐篷里继续看沙盘摆地形,试图让这一仗打得安全性更高。

谷中为军心的问题纠缠着梁山王的幕僚时,谷外面也一样军心不凝。

高南国新选出的主将,达罗国新选出的主将,二位主将在瓦刺主将的帐篷里,气色黑的如锅底。

“哲古将军,苏赫将军显赫的时候,您还没有名声呢!”高南主将忍不住沉默的时候,就愤然出声。

瓦刺的主将哲古嘴角挑起,嘲讽地道:“那又怎么样?他集数国之力,老鹰没有展开翅膀就去挑战老虎,让多少好汉去送死。包括你们两国的,你们应该恨他,不是恨我!”

达罗主将暴躁地回他:“如果是苏赫将军还在带兵,他不会任由我们让梁山王打了几年不出来!”

哲古坏坏地笑着:“他还在带兵啊哈,他带着兵在养马。有人求情,没有杀他,他还活着。你这计也不错,汉人古有火牛阵,你是想来个火马阵吗?哈哈哈哈……”

二位主将在他的笑声中脸色涨成乌紫色,手都按在刀把上,一字一句地道:“真神在上,你跟苏赫将军相比差得太远。梁山王刚出兵的时候,我们就向你求救,请你出兵共同击退梁山王。不是我们没好汉,是汉人强大,他们的人太多。几年前你不出兵,现在没人请你,你却来了。你这是趁火打劫!该养马的应该是你才是!”

哲古傲慢地回答:“你们没有资格在我面前这样说话!出去看清楚!我的人马比你们的强,你们是让陈留郡王打残了的兵!要么,听我指挥,要么,立即滚蛋!”

二主将胸膛剧烈起伏着,气的喘气声好似拉风箱:“要不是咱们有共同的敌人,我们就跟你比试。”

“共同的敌人?”哲古轻蔑地道:“我不是没有马高的孩子,你们别哄我了!”翻脸责问道:“为什么我到的第二天,你们的强壮兵马就分了出去!”

二主将直言不讳,狠狠反击:“我们跟梁山王两败俱伤的时候,谁让你来的!你怎么知道我们打到这个地方!你一直跟着我们,等的就是这个机会是不是!”

高南主将厉声警告:“我们不怕你!”

达罗主将也眼神狠厉:“我们国中还有人马,劝你放明白,把心用来对付梁山王!”

“那就听我的,我怎么指挥,你们怎么对战!”他们席地而坐,哲古一拳捶在地毡上,整个帐篷晃了几晃。

二位主将负气而出,在他们背后,哲古笑得阴沉:“苏赫显赫的时候早就过去了!”

手在两撇弯胡子上面摸摸,哲古更阴森森:“他的儿子跟我争兵权!哼,等我抓住梁山王,我才是国中第一大将。”

……

破晓,鼓声把沉睡中的士兵惊醒。他们本能的跳起来:“集合了!”

大石当成王爷的高台,萧观在鼓声中满意看着匆匆列队,在晨光中踌躇满志。

小倌儿,萧观喃喃自语着。面对他休整几天基本恢复疲劳的大军,看上去还是一群下山猛虎,萧观把亲家想上一想。

梁山王对亲家有感激,近几年打的,是他登上王位以后的第一仗,只怕也是他一生中打的最大的一仗。

这仗由是小倌儿带来的,至少一点,没有让王爷为粮草等烦心。对舅父历年困难明了的忠毅侯,当上兵部尚书以后,就跟户部矛盾日深,为的就是粮草。

这样一来,梁山王同国公间的矛盾远不如老王在的时候,梁山王是甩开膀子只管杀,粮草军需都不添烦恼。

这一仗本来稳稳得胜,王爷大将军就要名动天下。冷不丁的,出来一个程咬金。让梁山王报国仇报的更彻底。

萧观已得知前来的大将叫哲古,在苏赫威风八面的时候,这人还不知在哪里。但他代表瓦刺前来,萧观没有遗憾。

微仰面,可以见到白云飘飘,青空高远。好似梁山王的心,在又高又大的地方。

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他大倌儿,出自梁山王府,是当之无愧的接班人!

所以他感激小倌儿支持他打这一仗,给予小小的感激。

因为还有陈留郡王,小倌儿这一计出的,一直寻衅的陈留郡王名声更长,弄的不好,将会与萧观平齐。

名将与主帅,可以互不冲撞,也可以你压我,我压你。

陈留郡王自从老王离开军中,摆明了就是想压住梁山王。郡王有资历,有战功,有名头儿,最可气的是小倌儿他还有一大份儿。

士兵带队结束,梁山王还在对天冷笑。

都看好了,上马是名将,下马是主帅,这个人就是本王,只有本王。

虎目横扫三军,萧观气冲牛斗。

“我的上将军们,出列!”

大家都一愣,都以为王爷要训话,没想到他来这一句。

众人注视之下,几十员将军出列。

“去盔甲!”

当众,一堆盔甲现从身上剥下来。

都不知道梁山王葫芦里卖什么药时,萧观左右巡视着,忽然手指一个面生的兵:“你,出列,用你的刀,狠狠砍这些盔甲,砍碎了老子有赏!”

那当兵的乐了,高声回道:“回王爷我这是新得的宝刀,快着呢。”

萧观露出笑容:“砍吧。”

“啪啪啪,”几刀下去,不管击中哪一个盔甲,都连个刀痕也没有。

当兵的小心起来,对着萧观傻乎乎看着。

萧观乐道:“你刀法不行,不然总能留个印子下来。”嗓音一提:“但是!这盔甲本就刀枪不入!”

无端的,当兵的呼吸急促起来,似能捕捉梁山王下面话的不寻常。

“一顿饭能吃八个馒头的站出来!”萧观高呼。

稀稀拉拉出来的人不多。

“一顿饭能吃六个馒头的站出来!”

这次出来的人多出来。

萧观很满意,重重一清嗓子:“咱们今天要打硬仗,要吃大肥肉。本王有好计策,但你们布置起来需要功夫。本王!当诱饵,给你们争取功夫系住敌军。有跟本王走的,全是脑袋别腰带上,有敢去的,这盔甲挑一套走!”

风,在这里停上一停,随即挑选出来的当兵的,“嗷”地一声乱了。闹哄哄往前就扑:“鱼鳞甲,”

“光明甲!”

“锁子连环甲,好东西!”

萧观嘿嘿笑看着,舔一舔嘴唇。硬仗怕什么,只要有士气!

------题外话------

抱抱本书新贡士icmyh01亲,感谢一路支持。

求票哈。今天又回到十点,幸福的事情。

评论今天晚些回,这两天有些忙的。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