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吃了别人的火药/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兵的好运道,靠的有上天的运气,也有自身的努力。如功夫的好坏,如战役的大小,如兵器的锋利度,还有就是盔甲的坚固。

一件好的盔甲,在有些当兵的人来看,一生也遇不上一件。这里面不仅有钱财的限制,还有遇不遇得上。

萧观指着出列的将军们,全是王爷的心腹。他们中有些出身名门,盔甲是几代传到今天,出钱也买不到。有些是千寻百找,才有一件。

像萧观身上的黑色盔甲,是王爷的骄傲,都知道是跟他的亲家,以前的袁将军,如今的袁尚书,从苏赫的城里弄来,而且随同进去的人毫发无损。

不管是盔甲到手,还是直进直出,都让王爷一说到这件事情,就欣欣然的咧开大嘴,把他的一嘴比面容还要体面的白牙展露一回。

今天的大仗逼在眉睫,今天的王爷不用这些盔甲来说话,士兵们也没办法。

这就见到盔甲跟没命似的,甚至你推我搡,见到别人跑在自己前面,生怕他抢走自己相中的盔甲,从后面就绊他的腿,把他绊倒在地,自己拔腿就跑。

这样的打着闹着骂着,直到盔甲到手,也许是三或五个都不肯松手,这就饱以老拳吧,这还客气什么。有盔甲就有命,哪怕装死往盔甲里面一钻,敌人清理战场时补一刀小命也在。

梁山王是大军在这里,他让能吃的人出来,是一般来说,能吃的人就能打。

能吃又不能打的人,经过一场又一场的战役,大多小命玩完。

坚持到现在的,一批大军里能吃的人数,不敢说占一定比例,有些也不敢出来,性子怕上司什么的,但跟几十个盔甲相比,相差的太多太多。

在见到有一个士兵让一拳砸出去再也不想起来时,萧观哈哈大笑,大手一挥,吼道:“别打了,听我说!”

士兵们立即住手,十几个军纪官也纵马出列呵斥:“住手,都听王爷训话!”

老兵们知道厉害,都手一松就笔直站立。刚熬出头的新兵对着盔甲眼里要出火,就是肃立,手也一边一个抓着盔甲。

萧观没有责怪他们,对整体来看军纪算严明他有满意的神色。大声道:“知道背水一战吗?知道破釜沉舟吗?咱们今天都不打,咱们打一个盔甲战!”

山风凛凛,万道晨光破木叶而出,把梁山王的面庞不是染亮,而是照亮他本来就明亮的面庞。

王爷亲自训话,总应该是大战役。谷外传来的消息,也让军心早就知道,刚结束一次大战,又来一次大战不可避免。

但王爷看似古怪有趣的话,让当兵的人精神一振。

体会到他们的精神抖擞,萧观更哈哈大声:“一定有人要问我,什么叫盔甲战!都给我听好,好盔甲有没有用,有!”

粗大手指对着自己身上撞过来,黑色盔甲在日光下晃动几下,有什么暗纹似的流动开来,带着说不出来却直透心底的一种稳妥,就像这盔甲如山如海,不管什么撞上去都只能粉碎,而只有盔甲还是原样。

在最前列看得一清二楚的士兵们倒吸一口凉气,交头接耳道:“好盔甲!”

军纪官的马又出来,大喝道:“肃静!”

萧观一言不发,用耳朵倾听着下面渐渐下去的议论声,一面转动身子更迎上光亮,试图让更多的人看见自己盔甲的好处。

随即,他的眸子尖刀般锋利,他的人雪峰般的杀气逼人起来。

郡王也好,将军也好,士兵们也好,都随着他这姿态进入到全神贯注之中,萧观暴雷般大喝出声。

“想要好盔甲的,今天听上官指令!打下一个将军,就是一副盔甲!这会儿没开打,对你们说这件事,也剥了我的人马盔甲,这还不够怎么办!”

五指能挥巨石似的一指陈留郡王:“他那儿有!找他要去!咱们今天只打盔甲战!带上三天吃的,别的辎重一概都不要!要是三天打不完,咱们只能往敌人军营里抢去!现在还有要盔甲的,往上官那里找!只要他还有多的,让他拿出来,别的辎重大家伙儿一起扔了!不管你们存下什么宝贝,金牙也好,金底裤也好,都扔了。轻装上阵,再抢一波!”

鉴于盔甲太少而人太多,由梁山王亲口说出今天像是个能抢上官东西的日子,萧观一住嘴,无数热烈而又炽热的眼光真的投向陈留郡王。

陈留郡王在自己的阵营中里,抓紧时间对儿子道:“看到没有?我就知道他要来这一手,还要先拿我开刀!”

萧衍志萧衍忠兄弟笑容可掬,眼光不约而同,一个斜向夏直,一个斜向陈留郡王另一个亲信家将。

这两位将军是战场上愿用自己命护郡王命的人。

在昨天陈留郡王和儿子说闲话,说着:“你们真运道高,大仗一个接一个的让你们遇上,明天一定丢辎重,按我以前教的,除去吃的和趁手兵器,别的全扔了吧。看你们还有两身好盔甲,给小子们穿吧,到战场上也是你们的一份儿助力。”

两兄弟从军不是第一年,对父亲的话躬身受教。这几年打仗的战利品,各军在不打的时候,抽专人运走。他们随身的东西并不多,但每个人还有两个稀罕的盔甲带在身边。

回帐篷里取出来,送到陈留郡王面前,兄弟们含笑道:“父亲请看,这是太后赏赐的好盔甲,宫中宝库中挑了又挑。我们兄弟每人三套,有一套现我们穿着。这余下的两套,请父亲收下,父亲用也好,赏给您的将军也罢。”

陈留郡王当时吓一跳:“怎么你们每个人有三套好盔甲?”

看那盔甲个个铸造精致,陈留郡王是识货的人,赞叹一声:“这工匠不是一般的人。”

萧氏兄弟笑嘻嘻,把太后的慈爱对父亲再说一遍:“起初离京的时候,太后赏赐一套。隔一年小有战功,太后说没有替换的,又让舅舅随兵部急件快马送来一套。去年应该回京去准备大婚,父亲上奏章说不去,这不是又给了第三套。”

陈留郡王对太后也是无可挑剔,他名将多年,盔甲兵器和马匹上最下功夫。还是让儿子们把盔甲赏人,儿子们却执意要呈。最后父子三个作个商议,拿两套盔甲赏给跟随陈留郡王多年的家将,夏直将军和另一位。

让萧氏兄弟各留一套,陈留郡王预感在先:“明天梁山王不说把好东西分一分,我要说。大战的时候,把盔甲好兵器藏在包袱里,让亲兵们东奔西走的护着,不如给他们使用,还免得护一个大包袱,这不是拿人命玩儿?”

让儿子们收好,免得明天当爹的一出言,都知道是太后爱孙的儿子们拿不出好东西来,拆了当爹的台脚。

萧氏兄弟就收下盔甲,倒不用给他们的随行。他们不是自太原出家门,是在京里呆过几年出家门。他们的随从们皆由太后所赐,就像跟到军中护卫袁训的蒋德关安一样,一应盔甲马匹兵器,全是太后赏下来,无一不是精品。

随从的东西好,才能保主人的命,太后在这个上面从不吝惜。

这就萧观果真的说了出来,矛头嘛,第一个自然指向素来跟他作对的陈留郡王。

知道将不了陈留郡王的军,但也将一下就这意思。

陈留郡王对儿子们匆匆说完,大笑着父子三个人出列,来到队伍的对面,并不觉得意外。

往上一拱手,郡王有时候擅闯大帐,也有时候也礼节不错。萧观滋润的一点头,陈留郡王含笑道:“王爷之话甚合我心,就从我开始吧!”

摆摆手,他的亲兵打马出列,把马上两个大包袱当众解开,露出一套暗色盔甲和两把短刀。

日光下面,盔甲上杀气浓重,短刀没有出鞘,只黑色刀鞘静静在那里,也把半旧包袱衬得斑驳不堪,好似包上这刀,包袱也带上杀戮。

熟悉陈留郡王的人,都知道这是好东西,哄的一下子乱了,后面当兵的看不到前面,也急的往前挤。

军纪官又是一次四下里巡视:“列队,站好!”

“兄弟们不要挤!不是站后面的就没有!”陈留郡王提高嗓音高呼着:“王大有!”

“有!”片刻错愕过后,这中间还有往后面传个话,不是一个人答应着。

陈留郡王笑顾项城郡王:“我说的是你帐下的王大有,去年秋天里打仗,自己伤得爬不起来,还死护着你的那小子。”

项城郡王也不用亲兵吩咐,高喝一声:“新州郡种瓜村,王大有!”

“到!”

真的是从后面屁颠屁颠上来的一个人,三十岁出去,脸上伤疤纵横好几道,老兵的身材,看着黑瘦,其实结实,内心已明白要出什么事,跑过来先给项城郡王叩头,再给陈留郡王叩头,一丝儿也不乱。

陈留郡王就在这里问他:“知不知道我要给你好东西?”

王大有乐得直点头:“知道!”

“那你为什么不先对我叩头?”陈留郡王耸起浓眉。这个人身上杀气永远比别人重,眸光中血刀似的永远比别人浓。眉头这一紧,山风中也带出几分严寒气息来,让在场的士兵们心头一紧。

王大有却毫不惧怕,老兵多少知道几分上官的套路牌,用生怕别人听不到的嗓音大声回道:“我家郡王才是我的上官,只要我在我家郡王帐下一天,我只护着他一个!”

项城郡王满面微笑,陈留郡王也含笑点头:“说得好,忠心二字必不可少。”一扬手,亲兵把那套盔甲丢了过来。

王大有双手捧住,在无数人羡慕的眼光里,当众解下自己的东西,这就套上新盔甲,满意的重新给郡王们叩头,问项城郡王:“我的东西,我现在能送人吗?”

“行。”项城郡王答应他。

王大有抱着旧盔甲,让砍的早就变了形。用家乡话叫着:“小萝卜头,小萝卜头儿,到叔这里来。”

一个大汉五大三粗的出了来,声若洪钟:“叔,咱们还是乡亲,你怎的不把新得的给我。你常说俺娘还等着俺回去呢。”

萧观都乐了:“这个怎么叫小萝卜头,叫大树根子还差不多。”

王大有有模有样的当着郡王的面教训他:“不是叔不心疼你,这是郡王赏的,叔不能一水儿不穿就给你。”

小萝卜头喜欢了:“那洗一回就给我吗?”

“旧的你先穿着,叔把旧的给你,不是让你惦记叔的新盔甲,叔是让你记着,叔就那些招式,都交给你了,叔能有的赏赐,你也能有。打仗这事情,你千万别怕他。你怕他,他就厉害。你不怕他,他算个什么鸟!”

听到这样的话,从萧观到郡王到精明的将军们都颔首微笑。这算是变相的战前总动员,有实例有生动有感情,这比萧观训话还要来得见效。

而项城郡王更是笑着刮了陈留郡王一眼,陈留郡王装没看见。

项城郡王暗骂,陈留你个混帐东西,你又弄鬼上来了!这王大有在项城郡王军中多年,功夫由不好到好,忠心由他自己都不明白,到项城郡王很清楚。

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到陈留郡王眼睛里,借这个机会,陈留郡王当众赏盔甲,看似一片私心,其实呢先来示个好儿,以后不是打这王大有的主意,就是膈应下项城郡王,让他心里放个杯子,有个蛇影子。你这王大有,本郡王极有可能暗通款曲。

人精子郡王们,呼一口气,也想有个招数。陈留郡王更不例外,而项城郡王也不糊涂。

别看陈留郡王夸的是“你忠心”,这话到他背后鼓动别人军队哗变的时候,他想不起来。

项城郡王也表示“忠心好”,但这位挑唆辅国公府的时候,他也抛到脑袋后面。

王大有说完侄子,把还能用的旧盔甲给了他。他的话,也在当兵的心里,特别是从军没有几年,从新兵到老兵的过渡阶段中的人,在他们心里掀起狂风巨涛。

陈留郡王的盔甲,名将用的东西!

让他们打定主意,相逢对阵这事情,如王大有所说的,你不怕他,他就只能怕你了。

有当兵的怪叫:“有能耐要上官的盔甲,没能耐要战场上要去!”王大有一咧嘴,这话听着不对味儿,像是我能耐不对头。

萧观的幕僚可以放下心,这军心鼓动的,比龙卷风吹的还要狠。二位世子,东安、靖和,嘴张多大,半天收回来老大不愿意。

这二位应声虫,是王爷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生怕离开萧观太远,王爵从此不到手。

而在他们的袭爵上面,萧观真的也能说上话。

同在萧观站着的高石下面,还有渭北郡王和长平郡王,不是有意不站自己队伍里,萧观一开始说话的时候,他们没走成,也就没有走。

还有一个是葛通,葛通跑来跟萧观嘀咕几句,就要走,长平郡王叫住他,盘问他是不是还有新的计策,把袁训半捧半讽刺地说上几句:“料事岂止如神,简直是西天佛祖!你又跟王爷说私房话了,难道袁大将军知道瓦刺要出兵,还是私下里又用什么手段,把他们惹出来。要是你们的手段,真不合适。你看看,我们还没有休息,就又是一场要打。”

葛通懒得分辨,心想敌军钻出来与我们何干,但不能走,丢双耳朵过去听着,萧观一训话,除了军纪官没有人乱走动,葛通也留在这里。

东安、靖和二世子的话,葛通就听在耳朵里。

二世子嘟囔:“我的替换盔甲是一万两银子买来的,”

长平郡王听不下去,也有对他们过于奉承一直瞧不上的意思,冷冷道:“与其让亲兵们护一个盔甲而死,不如他们穿着为你挡刀!”

“可这是给别人军中,陈留郡王真混蛋!他怎么不给他自己人!”

渭北郡王冷冷道:“你给别人,别人的也给你的人,这不是鼓舞军心在。这个,是有先例的。还没有你们在的时候,二十几年前,老王爷大战赫舍德,战前就是这样的举动,大家伙儿只带自己的干粮、食水、兵器和盔甲,打到哪儿睡到哪儿,吃到哪儿。咱们都是好盔甲,多一套是累赘。”

东安、靖和二世子咧一咧嘴,出自于老王,这就要闭嘴时,斜次里,两道冰寒入骨的眸光,恨不能扎到他们骨头里的过来。

他们看过去,见到葛通阴沉着脸拳头攥得格巴一声。

二世子在军中的地位,在萧观不收拾葛通的时候,他们也不敢惹葛通。这就吓得一扭脖子,转过头,喃喃道:“这是什么意思!”

长平郡王和渭北郡王一起不怀好意地笑着,低声道:“就是那一战,人家舅父霍将军死在东安老王,世子,你的爹手里。人家外祖父的兵马,落到靖和老郡王,世子,你的爹手里。”

二世子听过,往一边儿站站,离葛通远些,免得这小子发起疯来跟禇大似的,禇大是王爷他也打,葛通拿出那疯劲儿把自己打一顿。

长平郡王渭北郡王暗乐,葛通克制好一会儿,才把杀人的心情压下去。

场中,是萧衍志萧衍忠在说话。

亮银为主要的两套盔甲,上面镶嵌的也有一些金色。银色夺人眼目,金光灿灿如火。出自于萧氏兄弟的手里,就更意义不同。

陈留世子萧衍志在众人的期盼中,恭敬地道:“这是太后所赏,按民间的称呼,她老人家是我的外祖母。太后爱我兄弟之心拳拳,爱黎民之心也拳拳。这两套盔甲,一套请王爷分派。”

二公子萧衍忠在哥哥的话里打马到萧观所站的高石之下,双手把一套盔甲送给萧观的副将,萧观抓住机会又是一句:“你比你老子会尊敬。”

当兵的眼光火热盯着余下那一套,感觉上到王爷手里的,未必好拿到手,就还不错眼睛地看着陈留世子。

萧衍志跳下马来,双手捧着盔甲,送到龙怀城的马前,仰面笑道:“舅父,我这一套是新的,您的盔甲虽然好,却厮杀了好些年,您把旧的赏人,我这一套送给您。”

当着人,龙怀城特别的有面子,在他马后的龙二龙三龙六龙七又起哄:“只给老八一个人,这国公的待遇就是不一样。”龙怀城欣喜若狂,下马接过,也就这里换下来,把他的旧盔甲捧在手里,看上一看诸家郡王,挑了汉川郡王的一员忠心小军官,也是平时落在龙怀城眼里的人,送给了他。

这就大家互赠,没有拿到的人不用说眼热的骚动不安,只想往谷外面去,那眼神里带着你们这些上官眼里没我,这就夺一套回来给你们看看。

装模作样也是梁山王的能耐,他装着要把身上这套大大有名的换给人,自然有人拦下来。剥了盔甲的将军们各自取出替换盔甲换上,并没有一个人有怨言。

东安、靖和二世子的东西也清了清,也很老实。

“咚咚”,鼓声响起来,山似在震,谷似在摇,向谷外昭示着如狼似虎的军队这就要出来。

就在晨光未出的时候,都还以为是突围战。到此时性质变了,一群虎狼准备出去大开杀戒,大抢特抢。

“抢一套好盔甲!就杀一个好将军!杀一个好将军!就乱一方的建制!去吧,儿郎们!”

葫芦谷后面的路径上,梁山王大旗率先而出,在大旗的下面,梁山王率先而出。

……

天地在此时是肃杀的,艳阳高照的初秋,似乎一下子进入到生机不再的严冬。

日光虽有,也没有了暖劲儿。马蹄下开得正好的花草,也悄悄收拢起花冠。

一边是号角声震,一边是战鼓腾空。

两边各簇拥出主将,萧观看了看,不认得。问上一声:“苏赫在哪里,他的老对头到了,让他出来见本王!”

哲古的眼角抽搐几下,落在萧观眼睛里。

萧观对副将道:“咱们的消息没有错,苏赫这老小子再也出不来了。”大战当前,副将也忍俊不禁:“这想想也是,苏赫集全国的兵力想去京里,也知道天是高的地是厚的,又把这几国拖下水,定边郡王造反的那一年,让他们在边城外拖住老王爷大军,结果一败涂地,要按咱们国家的律法,这是掉脑袋的事情。据说这几国同他官司还没有打清。王爷您打听这几年,他一点儿消息也没有,要我说,早死了吧?”

“看他怎么回话,死没死一听就知。”萧观对哲古又示意一下,打算他再脸色如丧考妣,就再问他一声。

哲古回话里忿忿紧紧跟随:“现在是我当家,我是上将军哲古,你不用再找苏赫了!”

“看他的样子,不泄愤啊,苏赫不仅没死,还跟他是对头。”粗肌肤粗身子的萧观,该粗中有细时并不含糊。把哲古一通的取笑。

“你算老几!我们看你们只有一个好汉,那就是苏赫!他不来,你不行!”

哲古嘴唇哆嗦几下,气的脸色大变,迸出一句汉话出来:“要战就战,不要废话!”

这正中萧观下怀,梁山王高举双锤,锤在手中没见怎么动,转得跟风车似的。

萧观大喝一声:“就是这样!”一拍马对着哲古急驰过来。在他的身边,无数上好盔甲闪动不停。

王爷今天大胜陈留郡王,他当那大个儿的活靶子,凡是得到好盔甲的人,也都是大家眼里相中的最忠心最能干的人,这些人官阶还低,离受郡王们收伏还有距离,全数跟着梁山王。

还有萧观的心腹们,也全在这里。

哲古取刀,萧观亮锤。

“砰!”

两下里一较劲儿,萧观狂笑声震十里:“我说的不错,你比苏赫差远了!”

梁山王精神头儿更足,苏赫一刀能把他连人带马崩飞出去,而这一个,力气上是个平手,他不行!

梁山王忘记,当年苏赫是年富力强的强盛时期,而梁山王那时候看似青春,在力量的把握度上远不如苏赫。

一股子横劲就上去,这并不是真正的力量。

王爷今天没占上风也得了意,一面战,一面大声嘲笑,其实也是说给别人听,这一个远不如苏赫,大家不用怕。

陈留郡王在这个时候,认准另一个方向,准备撕开一条血路。

他的银盔在日光下光洁而又耀眼。

呼啦啦两匹马拦住他,高南主将大喝:“陈留郡王,还我国君头来!”达罗主将大喝:“为我们死的人偿命!”

站成一团以后,越去越远。

殿后的渭北郡王看着项城、长平跟在萧观大旗后面去了,但余下的敌兵还是不少,他满面严肃,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梁山王为目标,分走一部分的人,项城和长平郡王跟在他后面摆阵绞杀。陈留郡王分走一部分的人,汉川郡王跟在他后面摆阵绞杀。余下的残兵要迅速清理,早早成为梁山王和陈留郡王的接应,一直觉得自己受亏待,没有大肉吃的渭北郡王不但心满意足,而且也带着凶险。

避在谷里的伤兵,也是他的责任。

天依然青,草信依然绿,但杀气很快把流云都吓走,鲜血也很快把绿草染红。

断肢残臂惊马嘶鸣,刀来剑往眼前狰狞。很多时候用本能作战,不用看太清楚,眼角一瞄不是自己人,都想着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不过半天的功夫,硬往人堆里冲,先下手也难敌四手的东安、靖和二世子就受了伤。

二世子本来没有这么英勇,是让萧观出战前的话刺激到。萧观折腾完大家的盔甲,都上到马上,一恍然间想了起来,回头一看,见两个世子还跟在身后,王爷现出一抹悲悯。

低声道:“今天凶险,你们不用再跟着我,跟着项城郡王也行,长平郡王也行,殿后也行。”

二世子在让人骂几年的会讨好王爷,也没有那一会儿那么气愤。好歹,他们的父辈,东安郡王与靖和郡王,曾是名气大过陈留郡王的名将。

萧观的话,让他看出梁山王深到骨子里的鄙夷,其实萧观是说实话,你们两个还没有袭上爵位,据说有一个还没有儿子。二世子奉承王爷这么些年,王爷难得动点儿私心,就动在他们身上,却遇上一个不领情。

几年里为袭爵过的太憋屈,百般的附合梁山王,没有想到他也轻视到极点。

二世子上来就拼命,瓦刺大军在历史上一直是强兵,二世子没怎么的,血已染红战袍。

四面强大的敌人,越是让他们透不过来气,二世子就越要用血来证明,他们父辈有的荣耀,他们也能有。

又还记得要保护梁山王分流人马,二世子眼睛里除去黑色晃动的盔甲以外,别的什么也不看。到了面前搭眼一瞄不是自己人衣裳,抬手就是一刀。

别人的刀一旦危险到萧观,跟别的护卫一样,二世子用盔甲上前一挡,刀光划过盔甲,手上腿上等空当的地方,又是一道伤。

他们发疯似的厮杀着,好似这样就能洗清他们没了父帅地位直降的耻辱。

再看前面萧观也一样。

当主帅有时候没仗打,运筹在帷幄中就行。萧观从来没有这样痛快过,打得酣畅淋漓,满身是汗,不畏强敌之余,还是焦躁于打到现在,没出去多远。

“项城和长平怎么样!”王爷大声问亲兵。

“没上来呢!一字长蛇阵历朝都用,敌军也熟悉,好破!”亲兵抽空往远处看看,见不到项城和长平的旗帜,只能是个还在后面。

“通”,萧观一锤打飞一个来将,高呼道:“那咱们就不等他们了,咱们自己个儿冲出去!”

远处,项城郡王和长平郡王也着急,但谨慎的操纵着阵法。

一字长蛇阵,打前面,后面上来。打后面,前面回头。打中间,前后一起夹击。

这阵里绞杀的人不能过多,太多了,根本围不起来。

萧观跑的太快,一堆人仗着盔甲好,横冲直撞尖刀一样插进去,两位郡王根本追不上去。

训练有素的他们,在不能有利的前进时,理当选择稳妥的杀敌,杀一批少一批,再去追王爷速度也快,梁山王的危机也少。

又是郡王们亲自带队,威力和谨慎都跟平时不一样。

哲古头一回会汉军,让梁山王小看一通以后,这就更不服气,冷笑连连:“真是欺负人!一字长蛇阵,早就有破法。”

他一面让人堵截梁山王,一面亲自留下来会这阵法。

眼光不时的往梁山王的方向看,哲古狞笑:“你就跑吧,跑的越快越早死!”

没多久,萧观自己感觉离外层不远,内心的异样不会这么好突破,但前方薄弱的士兵后面就是碧绿的草地,清新的小花摇曳招展,是视线远处的一抹模糊风景,让萧观没有多想,只想先离开再说。

吼一嗓子:“就要冲出去,大家加把劲儿!”把个锤舞得更成小旋风,在他身后的刀剑劈击声也更快更狠,最后一层士兵却是不作抵抗,哗啦一下闪开道路。

萧观心觉有异,但马收势不及,急忙勒马,也冲出去几步,然后扬蹄朝天,狠狠的顿住,草地上散落的东西和硫磺的气味也看得清闻得见。

离他最近的瓦刺军队有序的后退奔跑着,弓箭手已开始射箭,不让萧观等人退后,大嗓门儿的汉话喊出来:“梁山王!你们汉人的话,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火药!”

“保护王爷!”

乱纷纷的叫声中,轰天震响扑面而来。爆炸声冲天而起,火光升腾起异常美丽的一朵云。它红中带黄,气味浓烈,化成冲天的火势,对着萧观等人狠狠的压了下来。

“王爷!”项城郡王、长平郡王惊的魂在这一刻吓走。

“是王爷吗?”陈留郡王急急看过来,见大旗已倒,却不能确定是不是萧观在那里。

渭北郡王也无端的一揪心,让人赶紧去打探。

哲古大喜,高声下令:“拿下梁山王,砍下他的脑袋送来!”他把项城和长平郡王也不管了,亲自往烟雾弥散的地方驰去,项城和长平郡王紧紧咬在他的身后,不知不觉的,已有泪流满面。

平时有天大的矛盾,恨不能你死我活。但在这团结才能保命的时候,都不含糊。

……

烟雾中,萧观半昏半迷,他的内心知道,有人救了我,此时自己在他的背上。

耳边,“杀了梁山王”的呼声潮水一般,刀剑也随时可以看到出现在半闭的眼帘中。

自己的身子忽然让往前一送,一把刀砸得萧观一抽眼角,但还是没有醒过来。

是谁呢?

他的衣角自己能看到,这颜色不是自己人。他拿住自己想干什么,而且他对自己盔甲的特性了如指掌。

“当!”

又是一声,他拿自己身子挡了刀。

继续狂奔,他没有马,他是用脚跑的,呼呼的喘气声带上来的热度,让风迎面倒吹,薰在萧观垂在他肩头的面庞上。

应该睁开眼,看一眼他是谁?

他这般挣命似的奔跑,他是什么用意?

萧观拼命的想睁开眼,但四肢百骸无一不痛,就是眼皮这般塌没着,也再抬不起来一分。

他想了起来,那火药把他扑到马下,他让倒下来的马狠砸了一下。有一双手,从马下面把他扒拉出来,应该就是这个人的吧。

前方,一声马嘶鸣把萧观从现在的心思中惊动。萧观还不知道他是谁,却也心中一喜,有马就好,不然你背着我,是跑不出这里的。

他的身子随后让放到马上,用的力气大了,萧观彻底的撞击晕了过去。

……

“醒醒,王爷,醒醒!”山洞里,葛通把水往萧观的脸上泼。端水的是个行军用的木碗,一木碗下去,萧观还是不睁眼皮。

葛通嘟囔:“这脸太大就是没好处不是,真费水。”扭过身子对着外面叫一声:“哎,再接一碗水来。”

一个灰色羊皮袍子的人进来,他是汉人的面庞,异邦人的打扮。看模样,是跟葛通几次通消息的那个内应。

面对萧观,他比葛通要忧愁的多。一进来先恼火上来,愁眉拧成川字形:“看你把王爷脸弄湿了,盔甲也湿了,我让你救人,不是让你借机报复。”

怀里就取帕子,取出来又是一个脏不兮兮的,干脆拿自己的手为萧观擦着面庞上水,分明男人粗手指,却又细心的跟着姑娘在绣花。

葛通没好气:“我还不高兴喂他水呢,本来嘛,你救的他,你怎么不喂他水,我喂,就是往这脸上泼。”

葛通心想我还没用力泼呢。

“行了行了,我不要你了,你出去接水,那石头下面,山泉滴半天能有一碗,你别自己喝,你喝我跟你急!”灰衣人气的不行。

葛通把脸色一拉,甩手往外面就走。刚走出去,后面脚步声飞快的追出去,灰衣人中箭似的蹿出来,把葛通一把拖住,颤声道:“他,他醒了,”

葛通一瞪眼:“醒就醒了呗,你救他难道不是要让他醒的……”目光接触到灰衣人发抖的身体,葛通讶然的惊呼出来:“你不敢见他不成?”

灰衣人垂下头,低低的有了一声嗯。

葛通左看右看的,好似石壁它解释似的。终于在找不到别的人可以询问时,葛通忍无可忍地笑了:“以前你跟着他京里横行,吃他的喝他的,寸步不离啊你,现在你救了他,你却不敢见他?王千金,你这胆子也能当差吗!”

------题外话------

忽然发现仔近几章把以前的债还了不少,哈哈,仔的记性有回头趋势。龙怀城跟姐丈也好了,王千金也跟萧观见面了哈哈,真不错。

么么哒,求票。

仔又按时出动了哈哈哈,让按时成为常态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