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七章,梁山王大捷/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着旧例和定例这话,本着祖宗手里出来的旧规矩这话,黄跃在袁二爷有喜,针对忠毅侯的风波看似平定时,登门张大学士府上。

也让他在此时面对夫人的再次责难时,底气十足的回答她:“太子府上虽然还没有回话,但我想也不远了。”

黄夫人听过,自然是欢喜一阵子,说了一堆的好听话给黄跃听,又让丫头去烫酒,取家里珍藏的干货好菜出来,算是忙活了一阵子。

随后黄姑娘到来,对这个消息也欣喜不已,一家人充满希望的吃了一餐饭,黄夫人中间还出了一个主意。

“柳家有几个小姑娘,也到了年纪,我问过柳侍郎夫人,跟太子殿下相差不多。有太后在呢,咱们一家抗袁家总是单薄。不如再去问问柳家的意思,我就不信他柳侍郎哪怕再记得以前跟忠毅侯同僚过的情意,也能忘记为自己家里打算吗?”

黄跃深以为然:“夫人放心,明天我就央可靠的人去探探柳家的口风。”黄大人气愤填膺:“不是我敢跟太后过不去,实在是这话摆出来,太后她又能怎么样?太后当年,难道没有三宫六院?”

黄家敢打这样的主意,是符合历朝历代的大潮流。

……

草原似乎望不过头,幸好都会看方向。萧观跟葛通按着王千金指的方向,一路之上寻找到大战的痕迹奔营地,已经有好几天。

王爷是个闲不住的人,倒不是他想骂人。他稍有点力气,就骂个没完。从他的亲兵不找他,到各位郡王没有良心。免不了的,葛通总是首当其冲的那一个,把他由居心叵测骂到痴心妄想。

葛通跟后面也不客气,用王爷听得到的嗓音喃喃:“这儿怎么不是沙漠呢?”等到没有水喝,看你还骂得唾沫星子乱飞。

但这里是初秋的草原,正是野菜果子多,小动物也多,水源也丰富的时候。

萧观让火药崩上一下不是好玩的,他的身体一直就在痛。打猎这事情由葛通办,取水这事情由葛通办,甚至头两天上下马都得葛通帮一把。

王爷吃饱喝足,再把葛通一顿骂。

葛通烦上来,萧观说日夜兼程,只要能支持,就不休息,葛通也愿意。早早回到营地上,他总不至于还这样对着自己一个人骂。到时候人多啊,让大家伙儿一起来听。

天边总算出来一角旗帜时,那熟悉的颜色,让萧观长长松一口气,也让葛通松一口气。

前后左右看看,葛通皱眉:“都打到这里来了,难怪这附近没有小动物,全让他们吃了吧?”

营地里的人也发现了他们,一队黑线似的飞骑飞奔而出,大老远的就有人叫着:“王爷,是您吗?可算找到您了。”

萧观中气十足的吼上一声:“真找假找了,这不是老子自己寻回来的!”

葛通对着他还在摇晃的身子摇摇头,就要到营地,就要忍耐在他的王爷威风下面,抓紧钟点儿,葛通讽刺道:“省省力气吧,别一嗓子没吼到人,先把自己摔下马。”

萧观狠瞪过来,葛通耸耸肩头,又气了他一句:“真的那样了,多丢人。”

头扭着,萧观觉得头晕,暂时没跟这小子回嘴。他的护卫们过来,把萧观簇拥着往营地里走,七嘴八舌地把话回着。

“您的马没了命,但没有见到您。郡王们急红了眼,拼了命的杀敌。陈留郡王真是够狠的,他的人马先前打得七零八落的,还能死死咬住高南和达罗两国,又斩了几个人头,送给渭北郡王在葫芦谷里看着。怕您回到葫芦谷,别家郡王都出来了,渭北郡王跟伤兵在那里等您。”

萧观和葛通都听得很认真,萧观急切地问道:“没仗打了吗?那接替苏赫的软胳臂小子这就跑了?”

“您一出事,项城郡王和长平郡王二位跟他死磕,那叫哲古的主将比苏赫怂,他看着势头不对,他退了兵。”护卫们回答。

萧观乐得哈哈大笑:“让我告诉你们吧,也不一定是他见到势头不对。是苏赫那一年心太大,想往京里杀去,倾了全国的兵力。我家老爹指挥得力,他瓦刺损失太大,这一回他能出来这些兵,我都稀罕。”

对着葛通一顿白眼儿,把他顺手就捎上:“心太大!太大就这个下场!”

王爷的人开始多起来,葛通开始忍气吞声。

萧观又接着大声嘲笑瓦刺敌军:“近年里一定风雪失调。”

护卫们凑趣地笑问:“王爷怎么知道?”

“你想啊,有风有雪人出不了帐篷,只能呆在帐篷里。帐篷里呆着他们干嘛呢?就生娃呗。所以这一出来人数吓到我,把本王吓得跑出去多远。哼,我又回来了!”

正吹得得意,“啊嚏!”,旁边出来一声。萧观紧紧抓着马缰,才有力气对着葛通发火,嗓音虽高,却声厉内荏,中气弱了下去:“你对我的话有意见!”

葛通揉揉鼻子:“没什么,我就是看看能不能吓倒个兔子。”

萧观是不想放过他的,但这一会儿说话太多,兴奋度跟平时一样,让他眼前隐隐冒着金星,额角也痛起来。

王爷狠瞪一眼,算是自己声讨的结束。

有人提前去知会郡王们,项城郡王、长平郡王疾步出来,靖和世子和东安世子也大步跟上。

见到王爷的幕僚流水般的往外面拥,当兵的跟将军们也都抢路想早些看到王爷。

相比之下,有一员老将军独自站着,就他不着急不说,而且见到大家都在争出营的道路,忍无可忍的翻眼对天,没好气道:“肯定受的有伤,禁得住你们这样挤吗?”

这还是在战场上,这员老将军是如临大敌的姿势。按在佩剑上的手,小指骨少了一截。

这是让靖和世子撵走的将军,叫张豪。

东安世子习惯性的讨好王爷没有变,对张豪的话极不舒服。就看向靖和世子,怂恿道:“骂他去,他眼里没有王爷!”

靖和世子闷声不响也罢,居然还真的按张豪说的,把步子慢下来。

错愕在东安世子面上浮现,他吃惊的张大嘴:“你怎么,倒听他的?你没看到当着咱们的面,他在逞威风吗?”

靖和世子瓮声瓮气:“他说的也不错,一古脑儿全挤上去,王爷跟谁说话的是。”

说过,索性的他站住,原地不走了,对东安世子讪笑着:“你要接王爷,你去接吧,又不单独给咱们什么好儿,我不去了。”

这两个人有相同的处境,父帅一起自刎,王爵一起悬空,重回军中以后,不管说话还是办事,不是如影随形,就是形影不离。像今天这样的靖和世子把东安世子抛下的事情,那是稀罕的一次。

带的东安世子也住了脚,总觉得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看一看张豪,再看看靖和世子,纳闷的不行。

不容他多想,萧观在此时进营门。王爷强撑着,对认识的人一个一个招呼着,葛通早躲到旁边冷眼等着看笑话。

“姓葛的小子没安好心,他不跟着他家郡王,反而跟在我后面。好吧。勉强算他救了我,可这小子太坏了,这心思藏的太深了。”

这样的话,葛通还没什么。靖和世子面上涨红,不由自主对着张豪面上扫一眼,又飞快晃开眼光,张豪好似没看到一样,跟刚才一样无动于衷。

“项城,你好吗?”

项城郡王流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拱拱手:“我好,等到您回来,真好!”

“长平,你好吗?”

长平郡王微湿了眼圈,也拱一拱手:“您回来就好,”长平郡王甚至把尊卑给抛开,对萧观道:“算一算,我是你的长辈,把你给丢了,怎么去见老王?”

东安世子因为靖和世子的纳闷上,又添上一层纳闷。他用手肘捅捅靖和世子,低声道:“我说,我才发现,咱们这里还有亲戚情意在?”

世子见鬼似的脸色:“这些人,居然我可以称个堂兄弟,有个叔侄辈分?”

他就没有看到靖和世子的面色一白,支支吾吾道:“情意这事情,还是有的。”

“真是日头打西边出来,居然还有情意?”东安世子自顾自说着,眼神让吸引得不错开的对着萧观那边看。

营外忽然一匹马急奔过来,马上的人盔甲上面血渍斑斑,把他原本的好盔甲染成乌暗色,激战过的凶险一看就知。

他的面容又是灰又是泥,好几天没洗过脸那模样。

好不容易的,守营的兵认出来:“这不是世子?”就没有拦他的准备,那马直奔萧观而去。

一人一马的气势太强,没有到面前时,马上人单手提刀,大声喝道:“快发兵救我父帅!”说话中,他把大刀一抛,对着萧观就扑过来。

萧观猝不及防,在他气势之下往另一边就倒。

无数大喝:“王爷,您怎么了,快扶着。”

葛通无声在捧着肚子大笑,让你得瑟,你这是火药给上一下子,你以为让人打一拳那么简单吗?

直到看清扑出来的那个人,葛通才笑容顿失,飞奔过来扶住他,变了脸色问道:“世子,郡王现在哪里?”

葛通只顾着看萧观的笑话,护卫们回话乱哄哄,又不齐全,他一时忘记陈留郡王不在这里。

扑倒萧观的人,这个人是陈留郡王的长子萧衍志。

萧衍志没有功夫回萧观的话,他双眸赤红,精神紧绷到极点。有点儿谁也不认得,只认得萧观的模样。

一抬手,大力把葛通打出去。他从这边扑上去,萧观倒在那边。萧世子从马下一钻,一纵身子,到底还是把萧观揪在手里。

饶是大家伙儿把萧观围得水泄不通,萧世子也在这水泄不通里“呛啷”一声,把他的宝剑抽出一小部分。

要是没有人挡着,只怕这就架到萧观脖子上。

横剑在手,在一堆“世子住手”的乱喊中,萧衍志吃人似的逼近萧观,咆哮的嗓子又干又涩:“发兵!救我父帅和我弟弟!你快发兵!”

他一只手握剑,另一只手把萧观在人堆里摇晃不停。梁山王的大好盔甲,“咚,咚……。”一气撞上好几个人的脑袋,梁山王才让救下来。

项城郡王和长平郡王齐齐拦住萧衍志,项城郡王嘴里道:“世子莫急,”

一记拳头砸在他脸上,萧衍志火气转过来,大叫大嚷:“发兵发兵!”反手一拳,又去打长平郡王。

萧观的护卫们翻了脸,纷纷叫道:“陈留世子,你不是头一回带兵。王爷现在这里,你安生下来,你不要撒野!”

白光一闪,萧衍志把宝剑彻底拔出来。

“呛啷,”

“呛啷,”

……

十几声一起出来,刀剑对着萧衍志涌过去。

葛通急了,大喝一声:“不许动手!”飞身扑上前来,用他的盔甲挡在萧衍志前面。

再看另一个人,对王爷回来也平静以对的张豪也是闪电般过来,大叫着:“老子宰了你们!谁敢伤我家世子!”

靖和世子的眸光黯上一黯。

萧衍志的眼里杀气更浓,他来要援兵,他的父亲让围住,他不能再多等一天,一时一刻和一个呼吸……

“咳咳咳,”萧观剧烈咳着,打破这个僵局。让人扶起来的他对着萧衍志苦笑:“你撞的我?这是大发财了不成?眼睛前面全是金星?要全是金子倒也不错。你别急,慢慢说……。”

“发兵!”萧衍志狂吼好似中箭的野兽。

“发兵!”第二声吼来自于稀里糊涂,还什么也没弄明白的梁山王。萧观觉得自己不发兵,而想问明白,那叫不可能。

这就前头一支军队迅速集结起来,葛通和张豪请命带队,梁山王自然不敢阻拦。他发兵哪怕慢点儿,看样子葛通和张豪也要跟他把命拼了。

萧衍志在这空当里,喝了水吃了东西,把情况简单对萧观说了一遍:“父帅一直拖着他们,哲古退兵的时候,他们本想退兵,父帅示了个弱,把他们带到乱石堆里,本想好斩杀。没有想到遇到分兵退下来的瓦刺兵马。这才知道,瓦刺不是退兵,他们是佯退,往边城的方向去了。父帅一支人马要系住他们三家,虽然瓦刺不是全军都在,也吃亏不小。”

萧观严肃地道:“你父帅是个好样的!你的消息也来得及时!”梁山王这里做了一个让不少人吃惊的决定:“先救陈留郡王,然后咱们也该回去了,大家伙儿一起回边城。”

东安世子听完,又跑开来,打算对着已回帐篷的靖和世子发牢骚:“边城不重要吗?怎么全军都去救陈留?”

没想到帐篷里没有人,东安世子满营里寻找一下,很快在校场的侧面,一个帐篷的后面找到靖和世子。

靖和世子面色难堪,他面对的,是他以前恨之入骨的张豪。

清风,把他们的对话传到东安世子的耳朵里。

“谢谢你救了我。”靖和世子的话,让东安世子如遭雷击。

火药爆炸的时候,他们两个也受到冲击,在前天才归队。东安世子是他的家将救回,乱军中逃到无人的地带,慢慢找回大营。

靖和世子自然不在东安世子身边,当时乱,靖和世子让气浪掀到哪里,东安世子都不知道。

东安世子曾经想过,如果靖和世子没了,他一个人从此也就寂寞没帮手。

但万幸的是,靖和世子跟他同一天找到这里,二人相见,分外欣喜。同一天回来的,还有张豪。东安世子没放心上,因为靖和世子跟张豪不是一起回营,东安世子还以为张豪将军是从陈留郡王的队伍里杀散掉,然后归队。

这句话对东安世子的诧异,就不亚于天塌下来。让他因受到爆炸冲击而还晕着的脑袋里更晕得不行。

这张豪?

靖和世子多恨他啊。

以前都想置他于死地。

但他这一回没跟着陈留郡王,或者是爆炸声一起来,他冲单枪匹马的冲回来,不然他不可能救助到旧主人。

这也是情意?东安世子晕乎乎,今天这是怎么了?这军营里忽然变成欢乐大家庭了?

张豪的回话坚硬冰冷:“我走了!您自己当心!别再坠了郡王名声!别再跟着王爷拍个不停!丢人!”

盔甲铿锵,张豪往校场上点好的兵那里去,这就要离营。在他的身后,他的不客气话语,让靖和世子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双手盖住面庞,一个大男人,呜呜的痛哭失声。

这哭,跟他几天前睁开眼,发现守着他的人只有张豪时,哭的心情是一模一样。

而张豪的话,也跟几天前靖和世子醒来以后,骂的一模一样。

“丢人!王爵是由军功拿的,不是拍足梁山王马屁拿的!丢光郡王的人!”

严厉的骂声,把几年里一直浑浑噩噩的,以奉承梁山王为头一件事情的靖和世子骂的体无完肤,也彻底清醒。

他后悔的时候,已经完全失去这员忠心的将军。但庆幸的,这将军的内心里,还系着他,系着他的王爵。

马挂銮铃和马蹄声狂奔出去,靖和世子还是又哭了一会儿,慢慢的起身,抹干净眼泪回到自己的帐篷。

东安世子装着若无其事,按刚才说的话对他道:“王爷晕着也没有醒吧,竟然不救边城?”

“陈留郡王一个人拖着两国的军队,不简单。全力救他是对的。再说咱们出征在外,边城早有安排。不是那么容易攻破。王爷说的对,咱们把人马救全了,全力回马杀回边城,就地休整,这仗就此结束,这多痛快。”靖和世子一旦平静下来,分析的头头是道。

东安世子感觉出来靖和世子的心还沉浸在张豪身上,而他的心,也没从张豪救靖和世子的事情上走出,暗想着反正今天大家都不对劲儿,王爷这样说,就这样吧,至少本世子不去多管闲事,也管不了王爷。

一个时辰后,走了第二支军队。傍晚以前,梁山王无奈的睡在担架上,让人抬着拔营往陈留郡王被困的地方赶去。

……

星星落下,日头升起,又过了一天,又到夜晚时分。

大石头后面,陈留郡王跟士兵们同样啃吃着干粮,大口喝着水,试图把体力尽早休息过来。

最疲累的时候,将军要做的还有重新鼓舞士气。而鼓舞士气以前,先得把自己的士气恢复到饱满。

一旁的石头下面,呼呼大睡着小儿子萧衍忠,他手里抓着半个干粮,他的随从把水袋从萧衍忠另一只手里拿开。

轻手轻脚的,这是平时很会侍候的挑尖跟班。

陈留郡王寻上他,他离自己最近。“哎,你是哪一年进的宫?”

随从没有任何意外,虽然他没有对郡王说过,郡王也从没有流露过他们从宫中出来。对外,只说这本是郡王府的跟从。

随从坐下来,也开始边吃边喝,边回答着话:“有十几年了吧,确切来说,包括跟世子的他们,我们都没在宫里当过差。”

陈留郡王眯着眼,对这个回答似乎有了笑意,低声再打听着:“我听说侍卫们中,有一等一的隐形护卫,这是真的吗?”

随从笑了:“您好眼力。”

“你们功夫不一般,”陈留郡王瞄瞄离自己不远的,能听到自己说话,却还闷头装听不到的几个人。

这是跟随他的长子萧衍志出京的随从,在萧衍志杀出重围搬兵时,他的跟随奉世子的命,又一起杀了回来,说世子的吩咐,郡王这里缺人马,而世子在外面即使遇到散兵游勇的,一个人也方便躲避或冲过去,留下跟随保护父亲。

这一次大战接连一次大战,更让陈留郡王看得明白。他两个儿子的跟随都像极了一个人,这个人是陈留郡王曾经很想得到的,后来认命的不敢再要。

蒋德将军。

那曾经没有缘由就跟着小弟不离开,将军官职都可以不升。小弟还是五品将军时,蒋德宁愿当个校尉跟后面。

这些人的功夫和狠劲儿,忍耐劲儿,都跟蒋德相似之极。

蒋德现在是加寿的侍卫总管,陈留郡王就大胆的猜上一猜,一问就问出来。

郡王还没有开始自得,让他问话的那个人轻轻地笑道:“不过,我们不是那一等一的隐卫,我们是淘汰下来的。”

“啊?”陈留郡王嘴张得多大,随后发现自己是个土包子没见过世面。哪怕他再看重这几个人,这两天的交手他们也功劳重重,但宫里需要的人无一不精,远超过常年在军中的郡王想像。

陈留郡王自言自语道:“要不是你们是儿子的人,我全想留下来。”

随即,郡王来了精神。问答话后面隐藏的含意,让郡王飞快的轻松了。他陪上笑脸儿:“太后身子怎么样?”

太后都慈爱成这模样,郡王总得有所表示。

让他问话的人恭敬回道:“好着呢,”清楚的知道郡王的深意,并不单单问太后的身子骨儿,他就一古脑儿的全回完了。

“太后疼爱世子和二公子,跟袁家的瑜哥璞哥一样。”

陈留郡王笑得合不拢嘴:“那真是好。”

“有稀奇东西,有瑜哥璞哥的,就有小郡王们一份。念姑娘早几年,跟加寿姑娘一起养在太后膝下……”

星光明亮,这里的人在血山尸海中过着日子,但这里的天气悠然的好。繁星如万颗宝石般,如果有人有心情欣赏,璀璨的直到人心里。

话语中的暖意和力量,也直到陈留郡王的心里。

他越听越来劲儿,越听越有力气。小半个时辰过去,说话的人喝干一皮袋的水,陈留郡王也重新精神抖擞。

伸手一抓大刀,郡王道:“你们歇着,我再巡巡营地去。”这个时候,远处有听不到,却感觉到的震动过来。

所有的人,睡与没睡的,都惊醒过来。萧衍忠更是大刀在手,跳起来就吼:“保护父帅!”

他的父帅轻轻给他一脚:“你小子嚷什么,是谁的人还不一定呢,听个动静。”

话音落下来,一枚烟火飞冲上天空,绽开的光彩可以和星星媲美。

萧衍忠再次大跳:“援兵到了!”

“援兵到了!”

营地里欢声大作,陈留郡王更是爽朗的大笑出声:“哈哈,好儿子跑得快!”

大刀一挥:“咱们突围了!杀出去!”

“杀!”

葛通、张豪和萧衍志带的第一支军队,也大喊出声。

第二天一早,萧观算姗姗来迟。战局还在继续,但强弱一看便知。王爷捧着他还没有好过来的大脑袋,叫过幕僚们:“这样可以报捷吧?”

幕僚们上前来恭喜:“恭喜王爷大捷,咱们虽然还没有回到边城,也可以报捷了!”

“报吧,不然小倌儿该熬不过去了,据我最新收到的谣言,他娘的,谣言就是谣言,怎么听也不顺耳朵,说小倌儿在诏狱里呆着呢,了不起,为了哥哥下大狱,不枉我给儿媳妇送回去好东西好首饰。”

挂念的话到了梁山王嘴里,也能说出来要胁亲家的意思。

草地上现摆好书案,眼前是兵马厮杀,手中是笔走龙蛇。很快,把奏章写好,封好,战局还没有结束,这就打发人送往京中。

……

中秋节就要到了,不见捷报,太子实在忧心。

太子师们也算他的幕僚先生,大家坐在一起的时候,就继续不停的讨论这场仗。太子师们也快坚持不住,有以下的话出来。

“要是再打不赢,今年退兵吧。”

“户部说的没有错,劳民伤财无功之师。”

太子从感情上面,向着他的岳父忠毅侯。从性质上面,他知道这其实是父皇应允的战役,也寄于无限期望。

太子抿抿嘴,给师傅们一些底气。

“打这场仗,我算明白了,各人心思出来不少。虽说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理,看上去也正当。但心思不同,意思就不同啊。”

师傅们听得出来太子殿下还有希冀,但他们不是一般的幕僚,不是太子殿下一吩咐,他们就顺从的人。

太子师,是拿着钱指点太子殿下怎么为人处事的人。太子的想法他们不赞同,随时也敢说出。

张大学士先看一眼董大学士,就在刚才都说这仗打得太久时,就他没有说话。

张大学士精明的对董大学士道:“董大人怎么看?”把个董大学士推了出来。

董大学士缓缓道:“打这么久,依我来看,不会一点儿功劳没有。咱们要的,就是大捷大捷,盼的太高,得到的太少,这就你急我也急起来。要我说,哪怕不大捷,也是一种收获。”

大家看过来:“这话怎么说?难道耗费国力打不赢,倒不是国耻是体面?”

“殿下不是刚刚说过,各人心思,近几年浮动万千。我等卫的是殿下,殿下能看出这心思千变万化之来源,或者是私心,或者是私仇,或者也有忠心不二,殿下明理,这难道不比大捷还要好吗?”

大家不好反驳他话中一片为太子的意思,哪怕再不答应的,也点一点头,看向能与董大学士相对的张大学士,指望他能说出话,把董大学士压下去。

张大学士清清嗓子,他不是受到黄跃的挑唆,而事实上他为太子殿下,就是不能由着忠毅侯的一心一意到太子府中。

这压制董大学士的事情,就成了张大学士首要的事情。

肚子里有的是书,不介意今天跟董大学士舌战一番时,有人走进来,对着太子回话:“殿下,都察院和刑部、大理寺,同时收到无数密信。信中的内容直指梁山老王,皇上看过,正在震怒呢。”

房里的人都是一惊,这当口儿的,怎么又出来老王的不是呢?

在太子刚说过人心万千,他指的就是一干子官员针对忠毅侯的事情。丁前为个女人,太子殿下让查,冷捕头不费吹灰之力就弄得清楚,把太子气得够呛。你丁尚书是当官还是青楼上寻情爱?

陆中修为新臣老臣,太子倒还拿出慎重的态度。

还有别的人,不是商议着谋官,就是为自己拉下谁来。太子正觉得满朝官员大半龌龊时,对梁山老王的检举又出来,太子先入为主,沉下脸问道:“是谁投的密信?说的是什么内容?”

“投密信的人还没有查到,信中的内容,三司看过呈给皇上,但有个存档的目录我抄了来,殿下请看。”

太子接在手中从头看起,见这份密报写的完整。从梁山老王在军中操纵粮价,到他逼迫国公,还有大片的土地,是死去的江左郡王、延宁郡王的,如今地契在手,检举这些土地都在梁山王府的名下。

这是吞并土地的罪名。

虽然怒从心头起,太子也慎言的神态。

在殿下来看,这时候出面的都不是好话。但如果这是真的,梁山王府是个大罪名。几代的好名声从此化为乌有不说,现任的梁山王兵权也将不保,王爷贪污到这种地步,这事情不亚于福王造反的震撼。

太子跺跺脚,铁青着脸对师傅们道:“请随我进宫。”

宫门以内,过节的气象处处可见。太监们用鲜花装饰着宫门,菊花桂花香的太浓郁,在心事突变的太子心里反而打个结。

夜巡的事情,在别的人眼里是不正当的行为。但太子殿下把萧战暗暗相中。

皇帝正是年富力强,梁山王小上几岁正可效劳一生。太子以后用的人,目光放在萧战身上。

军中有一个得力的人,他又会是自己的亲戚,加福和加寿的亲可近的多,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两个。在古代,同父同母这话,视说的人和事,小有珍贵或者很珍贵。

想到梁山王府一旦出事,太子的心里空落落。

太子师们心事也转个不停。

董大学士早在太子府上就面色阴晴不定,一面稳住自己面容,一面暗骂,这一看,就又是指向小袁指向太后的一桩阴谋。

梁山老王他糊涂了吗?敢把旧封的田地据为已有?

张大学士则也有不悦的意思。跟董大学士一样,同样是久经朝堂诡谲,张大学士也是一听,这里阴谋重重。

如果这与黄跃有关,张大学士噙着冷笑,老夫可不是好当刀剑的人,你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另外两个太子师也面色黑沉,在又过一道宫门以后,走到太子身边,边走边道:“梁山王掌三军兵权呢,他要是有个异动,全国都遭殃。这事情就是真的,也只能先安抚,徐徐的召他回来,这就不是一两年的事情。再徐徐的拿他,这又得一两年的功夫。这是谁这么的蠢,这个人跟梁山王府一定有仇。但有仇,不用密信投的到处都是。这不,咱们想瞒都瞒不下来。这个人真是蠢啊!”

“这是有仇!”太子对这一点儿这就笃定。

董大学士和张大学士听到,从后面走上来,也跟着讨论。见前面就是御书房时,耳后“啪啪”一通脚步声,狂飚似箭般的,冲风带势子,跟流星似的出了来。

太子都打个哆嗦,这是皇宫里啊,这是谁生的脑袋太多,敢在这里大跑小跑。

纷纷回身看,见几个太监跑的满面油光,在秋风里汗水还在往外面出,可见用足了力气。

为首的人手中,高举着一样东西,看得出来是个奏章,在奔跑中晃动不停。

从来没有见过送奏章是这架势,太子本就不喜欢,更是厉声呵斥:“站住,你怎么了,发的什么癫狂!”

太监们呼呼啦啦的站住,气喘吁吁回话,脸上的笑堆的跟喘气似的浓:“回殿下,大……大捷……”

太子偏偏没听明白,但看得出来这奴才没有发狂症,他说的是要事。太子侧过耳朵,体态还保持在尊贵中,话语也缓言轻语有贵人之态,眉头还是皱着以为谴责:“你细细地回上来。”

“梁山王大捷了!”太监们一声怪叫,也是歇过来了力气足,再就是知道皇上盼着,这奏章一报上去,京里局势即刻不同,他们没有细细回的念头。

一嗓子,把太子殿下和这里的人都吼得呆若木鸡,太监们行个礼,又不顾礼仪,大跑小跑的去往御书房。

“快走!”

在他们的后面,太子殿下省悟过来,尊贵也不要了,体态也没有,一撩衣角拔腿就追。

太子师们追在太子的后面。

太监们体力好,一气跑进御书房。

太子殿下年青,一气追进去。

太子师们都上了年纪,这点儿距离说远不远,用眼睛一看就量得出来,但上气不接下气的进到御书房。

皇帝瞄了瞄,没有怪罪他们。继续手点着奏章,一个字一个字看得面上生花,笑意浓放。

张大学士此时还能分出精力打量皇上,从皇上的表情看得出来,这一次的战役,不仅是皇上久盼的,而且像是皇上也做了点儿什么。

他的神色中,流露出来的此事朕作主,和此事你们做的不错,朕很满意,是两回事情。

大学士久伴君王,机敏的分辨出来。

随后,有一句话浮现出来,张大学士暗想,主和的那批人里,有人要遭殃了。

------题外话------

仔今天在外地,么么哒,欣赏路上的秋景,心里不忘亲们哈哈。求票也不忘记。

求票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