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章,聪明的黄大人/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观这一回跑的得瑟又轻松,边跑边叫:“大个儿,你追得上本王吗?哈哈,伤筋动骨一百天,我算着的,这一百天还没有到呢。”

在他后面的禇大跑的还真是不利索,而且腿上有夹板,他是一瘸一拐,但也要追。

“养伤闷坏我了,我试试脚力。”禇大这样道。

引得萧观更笑:“你还看看牙口呢!你当你是马吗?还脚力。”

跑上一会儿,禇大没了力气,让人扶回马上骂着自己身子不争气,王爷却不闲着,又跟陈留郡王互骂一通。

郡王们一起鄙夷,在这里说的多强硬。什么没等你陈留死了再去已经很好……当初陈留郡王让围住的时候,你王爷倒是不救他吗?

不还是大军先救的陈留郡王,再合兵回师边城。而且慢一点儿,边城要让围攻。

“就是嘴硬。”郡王们这样说着梁山王。

东安世子也是嘀咕:“这会儿又成了没情意的了,”靖和世子听到“情意”二字,转动脑袋在跟陈留郡王的人后面寻找张豪,没有见到,怅然上来。

要是见到张豪,靖和世子会尴尬。但见不到他,却有失落。

马蹄的的,余伯南和萧衍志萧衍忠过来。见到一片混乱,余下的全看热闹,余伯南愕然地嗓音都变了:“住手,各位将军有什么怨和仇,我来帮着解开。”

萧衍志萧衍忠笑了,萧衍志也拍马上前,对着打起来以后出来的萧观得力将军,也是个擅使大刀的人,世子把自己长刀扬起,朗朗道:“梁将军,父帅说你刀法有独到之处,今儿闲,我来讨教讨教。”

余伯南更惊的眼珠子要飞出来:“世子,您应该帮着劝劝……”马挂鸾铃声中,被指名的将军过来,对萧衍志横刀而笑:“世子刀法是郡王家传,末将一直就想讨教。郡王可是指着这刀法,抢去我们王爷不少功劳,那叫一个大江东去顺流直下。”

余伯南哭笑不得,大江东去顺流直下,这是什么文法儿?不过军人粗人居多,不是吟诗作对的举子,余伯南也早知道。

这就劝不下来了,耳边萧衍志眼睛一瞪:“呸!你别胡说!我父亲的功劳全是应得的,是他有能耐。”

对王爷横一眼,萧衍志笑出来两声:“没功劳的是没能耐。”

“给本王揍他坏小子!”萧观怪叫着,梁将军马上欠身子,也还有笑容,这就是胡闹乱骂的阵势不是。拍马过去,跟萧衍志战在一处。

见哥哥有了对手,二公子萧衍忠东张西望,对着萧观的人马挑衅:“哎,出来一个不怂的,我等着你们呢。”

不用萧观再说,又出来一个家将。笑道:“听说二公子要一起进京,装个省钱模样向皇上讨旨今年同成亲,我来贺喜,给您讨两道青肿,也好洞房赚公主一个喜欢。免得她说您没上战场,就吹去了。”

口哨声,嬉笑声随后出来,萧观更是乐得大叫:“这话给本王长脸,打他的脸,让他青着眼睛回去骗人!”

陈留郡王冷哼:“你倒有这能耐,”提高嗓音:“儿子们,给我狠揍!”

“就是这样,打他们!”禇大是追不动了,喉咙却力气尽有。

余伯南来到陈留郡王身边,递给他一包袱信件,同时请教他:“您这有功打王爷也不是事儿,我早几年隐约听说,不过你们走得远,我像是今天头一回见,您二位在我地面上,打伤了人,我可难做人。”

“没你的事情,装看不见就行。”陈留郡王抱着包袱深吸一口气:“倒有这么多,”

“还有家信,京里侯府里来的最多。”余伯南不但殷勤地解说,甚至殷勤过了头,往包袱上盯着,分明是他亲手打到包袱里的,也想再看几眼。

闻言,陈留郡王笑容满面:“到底是小弟最挂念我。”

“笔迹不是侯爷的,稚嫩些。”余伯南心头怦然直跳。梁山王大军在外面,公文信件在送时,在没有梁山王的确切地扯,是不送达的。

快马根据最新的消息,听说梁山王离哪个边城近,就送到那个边城去,由府尹收下,在梁山王不时有人马同他们联系时,就便儿带去,或另找专人送去。

梁山王大军回师大同,各边城不敢怠慢,把公文信件整理出来,送到余伯南手中,由余伯南送来。

信的封皮,余府尹是看过的。他曾猜了又猜,神思魂绕不已,窃以为是宝珠的信。

家有丈夫和儿子,弟妹给姐丈去信,说出去是个引人猜测,甚至发笑的事情。余伯南只以为是袁二爷身份的原因,疑心压下去,相思更上来。

伸长头颈,余大人想公事么,我也能看一笔吧?

说是家信,陈留郡王就喜欢去了,却没想到避开余伯南。余大人的根基郡王知道,科举出来的文人,礼节想来不失,不是偷窥的人。

郡王就猜不到余伯南的心思,以为余伯南是关切家里来的信。老兵中有这样的习惯,其中有一个人来家信,别的人都想看几眼,信中关切虽然不是对着他们,也有身受之感。

他余大人不是本地人,同有思乡情郡王深为理解。

这就当着余伯南的面打开包袱,信件自然不给他看不是?但随后郡王乐了,拿出来一封,还真的塞到余伯南眼皮子底下请他同享,嚷道:“我内侄的,瑜哥璞哥的,”

又是一封:“瑜哥璞哥的,”

又是一封……

余伯南对宝珠的一切都牢记于心,时时清晰的出现在脑海里,这就恍然大悟,这笔迹有稚气的信,原来是宝珠孩子所写。

他失笑,这就难怪。

“哈哈,佳禄也给我写信了,”陈留郡王兴奋的激动上来,把妻子和二弟的信放到最下面,又有一封,郡王更要手舞足蹈:“这是加寿的信,大侄女儿写来的,”

“都关心您呢。”疑心尽去的余伯南也为陈留郡王喜欢。

这就没有再留在这边的心思,打马要走,留陈留郡王好好看信,叫萧观叫住。

萧观明显不安,斜着眼神,把余伯南手上和胸前细细打量:“没有我的吗?”

“王爷公文和家信,昨天整理好先送来的。”余伯南回道。

“可,再没有了吗?哪怕是个纸头呢?”

余伯南摇头。

萧观满面失望掩饰不能,喃喃地又忧愁上来:“哪怕是个口信儿呢?”

余伯南小心地问:“是还有将军们在外面没回来?”

“呃,没有了。”余伯南听着这都是句假话,但萧观却已大步走开。余伯南管不了许多,也劝不下架来,先回了城。

很快,打架的人分开,陈留郡王带着儿子们家将回营,父子们在帐篷里拆看信件。

“父亲,哈哈,瑜哥怪您呢,”萧氏兄弟不时大笑。

“是啊,璞哥也怪您,”

陈留郡王微笑着,让他的面庞更英俊出尘,同时也更专注在手中信件上。

“姑丈,又过去一个月,您还是没有来人接我们去打仗。再不来接,这仗就打完了吧?姑丈说话不算话,那一年答应我和二弟去当兵,全是假的……”

陈留郡王越看越满意:“全是一帮好小子们,”

香姐儿的信里是询问:“战哥儿好可怜,看到他受姑丈与王爷不和的连累,加福少吃了饭,我也少吃了饭。在二妹来看,姑丈不是不敬上的人,但也不是受欺负的人。如果是王爷欺负姑丈,姑丈对二妹说吧,二妹帮你出气,但只是别再闹了,战哥儿好可怜…。”

加寿的信则更多的是夸赞,而且天成自然的气势隐隐而出:“闻听姑丈再次大捷,爹爹在京里的日子可就更难过。但姑丈不要担心,寿姐儿知道姑姑是知大体的人,姑丈怎么会错呢?有寿姐儿在呢,姑丈放心的打……”

一方圆润的小印盖在下面。

知大体?有寿姐儿在呢?

陈留郡王先是莞尔,加寿这是拿知大体来敲打自己。下面一句有寿姐儿在呢,这在京里太子府上当家果然不虚。

“爹爹您看,”

萧衍志送上一个信和一个封皮:“这信是在二叔家信里来的。”

陈留郡王接在手中,先看封皮上是二弟的字迹,和寻常一样:“呈长兄陈留郡王。”信比封皮略小些,上面写着:“转呈梁山王,已到。”

陈留郡王纳闷:“这是什么意思?”还给儿子:“你送一趟。”

大帐里,萧观从回来就没有安坐过,左转一圈,右转一圈,不时仰面唏嘘:“应该回来了啊,难道乱军中……”王爷的大黑脸唰的有了苍白颜色。

“回王爷,陈留世子求见。”

萧观勉强打起精神,吼一嗓子再提个神儿:“进来!又是来打架的吧?”

萧衍志忍笑进来,双手送上信件,他办事谨慎,把封皮也带来,表示不是自己父子们私拆开给王爷的信。

萧观嘟囔着:“这是什么?你们倒先看过了。”但打开一看,他的眼睛亮了。

这是王千金的字迹。

这信由萧二转来。

他到了?

萧观对着刚打过他家将的萧衍志开怀大笑:“你小子不错,哈哈好样的。”

萧衍志好笑,我是不错,下回我还能给梁将军脸上添个红肿。那是回马一刀,自己人不用能刀劈,刀柄打出来,当时就一片红。心想王爷这话明显是让火药炸一下还脑袋晕,还是走了的好。

行个礼,这世子溜为上策。

萧观没理会,神清气爽上来。暗笑自己糊涂,王千金他们先回的是太原,大同这里怎么会有信儿?

陈留郡王在自己帐篷里看信继续眉飞色舞时,梁山王也恢复了精神,负手出帐篷,去看人收件战利品中,他私人能动用的东西,好的赶紧运京里,就要冬天,战哥儿难道不等皮袍子穿?

再装腔作势叹声气:“唉,还有儿媳妇,她也要穿呐。本王真辛苦,这亲事定的。”

……

九月里,加急快马来了又去,把边城最后一次大捷报上来,也把皇帝的嘉奖带走。

九月底,疫病有所结束,京里的寺庙道观及大天道观同时举行祈祷法

会感谢各自的神和上天。

九月底,对忠毅侯如何报复的疑惑,因为忠毅侯忙在大捷的事情上而告一段落。认为袁训大捷乐昏了头,忘记报复或不敢报复的人也大有人在。

如黄跃大人,他就这样想。

十月初的一天,大雪飘飘而落。黄家晚上摆了酒,一般家宴上,黄姑娘会亲手做几个菜,这也是她用心学的,当父母亲的先品尝或审视一回。

热气腾腾的涮锅子,远不如黄跃的话气热烈。

“我打听了,皇上也不能完全依着忠毅侯——御史们弹劾,都察院里的老严心疾犯了还没有好,左都御史也有告老之意,常都御史新官上任,又是袁家的亲戚,就他最跳蹿——他忠毅侯说的好听,什么为我们求情,依我看梁山王和陈留郡王的求情奏章就是他自己写的!拿豆腐印盖上!皇上怎么可能不有点儿处置,他就是跟在里面过了明路的讨一回报私仇,姓常的,不是好东西。老严没把他罪名定下来,姓常的巴结忠毅侯,一定要办我们,我是轻松些,”

黄大人一通的乱吹,黄夫人和女儿还是颦眉。黄姑娘问:“父亲,那您会是什么处置?”

“罚俸呗,我打听过了,不是半年就是一年。”黄跃洋洋得意。

黄夫人母女放下心,有了笑容:“这倒也罢了,咱们家不是穷官员,一年两年的薪俸没什么。”

黄夫人道:“那以后就只防备忠毅侯的举动。”

“他,他哪儿敢啊。”黄跃说得美滋滋。

黄夫人埋怨着:“老爷不要大意,如果没有女儿,你大意我由着你。但还有女儿,袁家又御前得到允许报私仇,什么不伤人命,我才信,真的死了人,有太后在,谁能拿他怎么样?”

“正是上有太后,他才不敢。他下有女儿在太子府里,他更不敢。”黄跃眉飞色舞:“他得有个好名声,不贤德也得大度。夫人你说是不是?”

黄夫人没听明白,黄姑娘也眨巴着眼睛。

黄大人细细地解释,甚至伸出手指头扳着:“一,有太后在,你们想想,皇上是个仁德的名声,太后难道有个暴虐的名声?”

黄夫人微亮了眼眸。

“二,他袁家的长女,定亲给了太子,却还没有成亲呢。就是成过亲,他忠毅侯敢有个度量窄小的名声?”

黄夫人眉头慢慢展开,边想边道:“是啊,”黄姑娘更是把手一拍,嫣然道:“父亲母亲,这样的来说,如果忠毅侯有任何的举动,或者是对着咱们生气啊,对着咱们恼怒啊,都可以上门去指责他……。”

一家三口齐声:“可以说他不够豁达大度。”

“哈哈哈……”这一家人欢快极了。

黄夫人吃一杯酒,扬眉道:“我可算能安心,老爷就是老爷,家里没有你可怎么能行?这豁达大度不但可以针对忠毅侯,可以背后针对太后,也可以在女儿到太子府上以后,袁加寿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就不是贤妃,也可以指责她!”

寻到一个好主意,太得意了,黄夫人扭脸儿又交待女儿:“你呀,可就不要这样的傻,这话是用来说别人的,可不是约束你自己。只要她袁加寿敢怠慢你,敢不理你,敢不让你说话,你就这样说她。至于你呢,史书多多的学着。汉朝吕氏,你看她心慈手软吧,结果让个戚夫人给欺负好些年,”

黄姑娘含笑:“但是母亲,吕后隐忍多年,最后不是把她做成人彘。”

“所以指责的话,对着别人说就行了,千万不要照自己。”黄跃大笑。

“这就可以大行事特行事了,但是老爷,太子府上什么时候才要女儿呢?”黄夫人又跟黄跃探讨。

黄跃眯着眼一笑:“礼部里的公文,我已经送给张大学士看。今年宫里进多少人,太子府上分多少人,这是一定的。就是齐王府上也有人。”

“但是父亲,如果我去的不是太子府呢?”黄姑娘娇滴滴:“皇上年纪比我大呢,再说皇后有太子,柳家地位也稳固。齐王府上,”黄姑娘嫌弃地道:“梁侧妃近来更没有宠幸呢。”

“乖女儿,你只管放心。我问过张大学士口风,要论京中有资历进太子府的人家,如你这般贤淑的可不太多。”黄嘴笑得眼睛只有一条缝。

黄夫人紧跟着夸:“我家女儿贤淑上面可比袁加寿强的太多,”她酒意上来,握着女儿的手笑得红晕阵阵:“女儿啊,你过了府可以小心防范她,在贤淑上一定压得倒她。要是压不倒,还有别的招数呢。女儿啊,你是最贤淑的那个。”

“她敢不对我大度,我就到处说她。我呀,我才是最贤淑的那个。”黄姑娘这会儿感觉也不错,找到了一马平川,似乎能用一生的好主张。

黄夫人自得的笑笑,随后继续敲打黄跃:“张大学士为什么要帮咱们家呢?是他要送张家的女儿吧?”

黄跃神秘的道:“这是自然,我对他说,大家一起送人,互相有个照应。”

“哦,这倒说得过去,不然无事他张家肯帮忙,总透着有鬼。”黄夫人屏气凝神一会儿,再展颜时,道:“该送什么就送什么吧,历年里为女儿准备好些古玩丹青,为的就是这一件大事情,不要省着。”

“母亲最好不过。”黄姑娘倚过来撒娇。

“送?这是必然的。但我还有一份儿大礼,包他张大学士满意,比送他古玩还要好。”黄跃胸有成竹,又有这样一句话出来。

黄夫人自然要问,黄姑娘也要听,一家三口低语着,说完,爆发出大笑。黄夫人执起酒壶,吩咐女儿握着酒杯,一起来敬黄跃:“今天晚了,老爷是好计策,明天就请去张家吧。”

“别着急,路是一步一步走,话是一句一句的说。我算着,明天不出事,后天不出事,最近十月中忠勇王府一定出事。常棋太笨了,跟梁山老王斗,还花了他几年的功夫。他要是急快狠,我倒信他能让老王折一回腰。但几年的功夫,以他的能耐,老王能不发觉吗?再说他笨的投密信?只看镇南王三天内把奸细抓了一个遍,就能知道刑部跟京都护卫全盯着呢,这功夫投密信的人,只会落到他们眼中,这小子就是太笨了……”

门外面走进来一个家人,欠身道:“老爷,忠勇王府的公子常棋让刑部带走,忠勇王急的正往宫里去呢。”

黄夫人惊呼:“这晚上也拿人?”看看沙漏,已是二更时分。正应着丈夫的话,黄夫人不管黄跃有了酒,让家人出去,就喜欢的推丈夫:“赶紧去张家说话,让张家见你的情,”

黄姑娘拦下来:“父亲有了酒,不如早睡吧,明天再去说不迟。”黄跃也笑说明天再去,黄夫人这才作罢。

此时的张家,张大学士披衣让叫起来,烛下问家人:“什么人去拿的他?公文上怎么写?”

“刑部侍郎鲁豫,说棋二公子就是那投匿名信状告梁山王府的人。”

素来沉稳的张大学士暴跳如雷:“笨蛋!他难道不会让家人去投?”

“把他的家人一起也带走了。奴才特意去刑部里打听,才知道自匿名信以后,梁山王府就去皇上面前,拿出许多的证据,皇上反而安慰梁山王府,这事情早就清楚。”

张大学士气的几乎要死过去,怒骂道:“这是当然!”

他的年纪,跟梁山老王是同朝称臣,梁山老王在军中的一切谣言,从开始到解开,张大学士件件知道。

那打着密信名称的信,那算什么密信!

早几十年前,就有梁山老王操纵边城粮价逼迫国公的说法。派人去查,确有此事。梁山老王操纵粮价的差额银子,全数购买了军粮,有奏章有在兵部存档的公文。

既然有奏章为什么还要去查呢?太上皇当时当政,早有公文跟查一查是两回事情。

御史们回京后弹劾梁山老王,说这事情里只怕黑了银子。但没有证据只能结案。

边城的粮价在激烈时,一天几个价格出来。上午一两银子一份,到中午就二两银子一份,老王他上午买的军粮,他报上去中午买的,多花一倍的钱,这里面污了银子上哪儿能对账?

还有买粮的时候,遇上商家无良。你上午交钱,大宗儿的,他大批发货开个仓库也需要功夫,他拖到中午发货,不添钱不给粮,这种事不在少数。

光这一件,梁山老王在军中如三十年,就查了二十年。到最后不是查,是敲打和震慑他少黑一些。

而实际上,也给朝廷省下军费银子,太上皇算算账目,这事不了了之。

而战死的二位郡王,延宁郡王和江左郡王的封地,京中行文到托管的城池,郡王归老王管,老王由军中行文到各城池,让他们小心照管,按时交粮,有老王插手的痕迹一直就有。

张大学士在不知道这信是谁密呈时,还暗笑这只怕是奸细所为。因为知道有这密信时,梁山王随后就大捷消息出来,这只能是离间梁山王府的圣眷。

此时听说是常棋?是他张家女儿的小叔子,张大学士有了失态,是怕连累到自己女儿。

听家人再说完忠勇王往宫门去的话,大学士恢复冷静,他冷笑不止。让家人出去,披衣的他在正房里,走上几步,就回到和老妻的床前。

张老夫人也醒来,披着衣裳轻拍着床里一个孩子。烛光把孩子面容衬的微晕,他有一副好眉眼儿。

这是张大学士的外孙,忠勇王府的另一个嫡出小王爷,忠勇王妃最爱的嫡子所出,常玟小王爷,他在五岁以后,养在外祖父家里,穿衣梳头由外祖母亲自动手,学文识字由外祖父大学士亲自教导。

外家这般的宠爱,不仅因为玟小王爷是忠勇王府的嫡出,还有一个原因,是他的母亲深得张老夫人疼爱,是张老夫人老蚌怀珠所生的娇女,是张大学士嫡出最小的女儿。

有了一定年纪还有孕,这是丈夫重妻宠妻的表示,张老夫人疼爱女儿,精心为她挑选忠勇王府的亲事。又在常钰小王爷跟萧战总是争时,对丈夫表露不安,怕常钰影响到常玟,以梁山王府为例,萧战是五岁开蒙,比一般的孩子七岁开要早,张大学士也五岁给常玟开蒙,把他留在自己房中。

老夫妻深夜让惊醒,怕吵到常玟,张老夫人不住手拍着。

悄声问丈夫的话,也是:“王府里可要紧吗?”老夫人叹气:“这亲事许的,只当他是三家王府是最差的,王爷也从不惹事,没想到出来一个惹事的。”

张大学士为老妻紧一紧衣襟,可以看出来他们夫妻情深。大学士劝慰道:“有我在,女儿女婿不会有事。”

“王爵会受影响吗?玟儿长大后怎么办?”张老夫人皱眉头。

张大学士只有一丝的不安,另外的却是安然:“这正是机会,常棋出事,他的妻子气焰只能下去,那自称忠勇王府小王爷的钰哥儿,再也不能跟玟儿争了。”

说到常棋的妻子,张老夫人怒容出来:“下作的东西!没规没矩的不管什么地方都张嘴就抢话,几回抢了女儿的风头,也难怪王妃不喜欢她,太浮躁,也抢过王妃的风头。对上这样的人,贤淑不得,只能添气。但不贤淑,又让她带坏。女儿女婿气着不好说她,她更往王爷面前讨好不停,一心的,只要把玟哥儿压下去!”

“出了这件事,再也争不来了,你我和女儿都大可放心。现在只担心一件事情,”张大学士抚须。

张老夫人催促他说。

大学士不无烦恼:“女婿同棋公子是兄弟,他出事不奔走,让人说薄情。奔走的话,梁山王府不是好惹的,大捷他们正在兴头上,要是把女婿也带累进去,把玟哥儿拖累。他们的庶兄们难道不一拥而上吗?”

张老夫人气得干瞪着眼,索性不睡了,张大学士想心事,老夫人又骂上半天。

第二天夫妻都气色不好,到太子府上,董大学士察颜观色,把张大学士说上几句:“是为嫡庶在生气吧?”

张大学士正恼着,不由得愤然。这老家伙眼睛尖,自己心思他一看就知。

张大学士没好气回他:“嫡庶是自古就有的,天子更是如此,就是烦恼,也得这么样来。”

董大学士见他真的火了,为避免争的脸红脖子粗不好看,就没回话,只把个身子一扭,把个后背给他。

但在内心暗骂,你个老东西,为外孙谋生路见天儿犯愁了吧?饶是这样,你还想往太子府里送人,老混蛋!有我在一天,我须想个主张把你挡下来。你张家倒不出坏心的女儿,我不担心。只是你同时在为几家老臣筹划,我为加寿,不得不防。

跟小二说的一段话,浮到董大学士心头。

春暖桃花开的一年,小二约董大学士去书社帮腔,阮家小二在对诗上面没皮没脸,作贼的时候倒不肯屈就。他不怕别人说他抬出大学士来唬人,董大学士让他约的多了,也乐于跟年青文人做个唱和,就同他去了。

赢的太痛快,董大学士倒出钱请阮小二游夜河吃酒,说着明天沐休,咱们尽醉。

自家的船,就他们两个人,酒到五分,话也私隐不少。

阮小二先开的口:“您这祖父我除了一点以外,别的我全佩服。”

董大学士不由地笑:“知道你诙谐,你说吧,哪一点不满意?”

“您、我,都给寿姐儿当师傅,太子殿下也请教于您,”

董大学士取笑道:“太子殿下也请教你不是?”

小二让他不要打断,接着道:“太子府上至今算没有姬妾,后续不来人,是你我的事情。”

董大学士惊的把酒杯摔了一个,也是跟黄跃一样的话:“天子有几十个御妻,这是古礼,怎么能不遵?”

对面要是袁训,事涉到自己女儿,袁训都回答的不能尽兴。但对面坐的是小二,那书社总占上风,舌辩从来厉害的阮英明。

小二回道:“屁!”

董大学士又是一惊,无奈地道:“这是诽谤诗书不是?亏你还是天下师,竟然说出这种话来。”

“太子跟加寿青梅竹马,这天子多少御妻的话,只能是阵风。”阮小二改回斯文。

“礼制在呢。”董大学士苦口婆心。

小二一瞪眼:“上有太后。”

董大学士笑:“这是又一回对诗吗?那你听我的,天子与布衣不同。”

“情意岂凡夫能比。”

“天下笑话,你怎么办?”

“情比金坚,你奈我何?”小二直眉愣眼。

董大学士大笑,再道:“为国为民为山河,哪有许多情意在昭阳?古来皇帝,是以俱多薄幸人。”

“有才有貌有出身,不怕些许闲言妒芳春。一代贤后,因此君王恩宠深。”

“你真的要这样办?”董大学士听出小二的认真,或者他让小二的认真给打动。

小二眉头高挑:“隋开国皇帝文帝之后独孤氏,与隋文帝一生没有异生之子。她沾的是乱世辅佐的光。我们寿姐儿比她强,太平盛世里当贤后,上有太后太上皇疼爱,又有袁兄为人精明。外臣还有陈留郡王。柳家么,柳至是我兄长,袁兄会不了他,交给我吧。有钱有人,寿姐儿只会比她好,不会比她差!”

董大学士让说愣住:“倒也有道理,有钱,有人?”

“你大学士不敢么?”小二激将他。

董大学士微笑:“你是让我对付张大学士?”

“正是!跟张家比,我资历嫩,不然我也说不到您这里。”小二放低嗓音:“也不要您怎么样张家,咱们能拖一天是拖一天。哪怕实在不能阻拦,最后还是进人。也要拖到寿姐儿生下几个孩子来,跟我家四表姐一样生这么多,瑜哥璞哥二妹加福和小六,哪一个不讨人喜欢?到那个时候再进谁家姑娘也不犯愁。”

董大学士明白过来:“张家跟我一样,都这把子年纪。真的拖到寿姐儿生下孩子,只怕他也作古,我也没了。外臣先不说他,只说京里的官员,武将里,兵部为首。文臣里,你小二一年比一年大放异彩,你也从不肯后与人……好吧,这事情算我一个!张大学士但有言语,我来回他。”

忽然这事情大有可为,董大学士欣然应下。

黄跃找上张大学士的时候,阮小二早就把董大学士给安排好。未雨绸缪,小二走在了前头。

这就张大学士的表情神色,没有一天不在董大学士眼里。

料想张家为忠勇王新起风波忧愁到自己外孙身上,董大学士故意嘲笑一句,也就不再多说。

这火势,是慢慢添的。

…。

直到晚上回家,张大学士也没想好怎么把自家女婿同常棋分开的好办法,独自在书房里支肘。

门外月下,黄跃大人来得翩翩然有仙气。

他春风满面的进来,同大学士道过寒温,请他屏退侍候的人。

“兄弟有难,不能不救,救又拖自己下水,这事情想必左思右想是个为难。”黄跃何止开门见山,简直一针见血。

张大学士正烦着呢,跟黄大人也不熟悉,冷不防的他说出来,嘴唇一哆嗦,脱口道:“你待怎么说?”

说过,面上后悔不迭,何必把自己心思透露给他。

黄大人笑得欢畅:“我既然上门,就有主意。”

张大学士沉下脸,这会儿清醒,有了遂客之意:“咄,害人的话不说也罢。”

“您不害人,也不防人吗?”黄跃笑吟吟,一脸的正气。

张大学士机警:“请说。”

“您可知道忠勇王府内的权力,早就握在常棋二公子手里。您家的女婿,早就让挤的没地儿站。”

张大学士还是很警惕,故作轻描淡写:“哦,王爷宠爱小儿子,跟老夫我疼爱小女儿没区别。”

“您可知道,您家的女婿在王府里库房上,各处支应不得东西。如今就是王妃要一件东西,也能让驳回去。”

张大学士忍了几忍,没忍住才问出来:“你有证据吗?”

“有!”

黄跃轻揖:“往老大人这里献殷勤也好,为请老大人帮忙说话我们礼部好当差也好,我为老大人打听过。”

张大学士揭穿他:“你就直说吧,你家里有个待嫁女儿,老夫我也知道。不要拿结交老夫,和你礼部里当差来说话了。”

黄跃面不改色,并不脸红。侃侃而谈道:“去年太后生辰,有这样一件东西,忠勇王妃本想送进宫,库房回说早已使用,其实这东西,落到常棋私囊。”

报出名称来,张大学士耸然动容:“这是忠勇王府传家的宝贝不是?”

“这是其中的一件,王妃要送这一件,为的是太后面前为忠勇王挽回几分圣眷,但她没能如意。因为由王妃送出去的东西,好处只会落到大公子,您大学士的女婿身上。”

------题外话------

聪明的仔,呃,昨天太累了,呃,贡士亲们,明天慢慢抱。今天先更上去。么么哒,求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