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七章,萧二进京/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接下来的半天,魏行茶不思饭不想。对上司出来满腔仇恨,公事上也办不出来。

但直到傍晚走的时候,席连讳才叫他到面前。冬夜黑的早,烛火早就掌起来。

席老丞相发福的身子似只阴影下难以捉摸的大茧,内心是什么再难猜透,魏行也早就心灰意冷,对他没有心思打量,低着个头,咬紧牙关,只觉得一层的沮丧满身刷下来,又是一层的怨愤接着刷满身。

“你公事上不错,在我眼里呢,青云之道,未必只有一条。”席连讳慢条斯理的说着。

魏行想我还能说什么?议和的异邦人不是走一个道来的,由诸边城接住,专人送往京中,据说快到京里。

皇上对定好官员们索要很急,你席大人的奏章一递上去,当时就准,太监转眼儿就来回话,似乎从丞相官署到宫里没有距离似的。

想想就满嘴苦水,阮英明也就罢了,根正苗红,他的兄长是吏部代尚书,不能跟他比。怎么一个获罪免官的马浦也能入你的法眼?你不是病弱吗?你不是上年纪记性总有缺失吗?你倒还没有把这一个罪官给忘记?

“你在随行人员的名单里,没有大功劳也有功劳。”席连讳缓缓的道。

魏行这一刻恨不能喷出火去把他燃烧。

正使副使各一个,随行官员有一百来人呢!如果我年青几岁,我也愿意脱颖而出,这不是从去年忽然的觉得老了不是!

老与病,是对壮志最好的消磨。有人五十还挂帅呢,几朝几代也不过出那么一个,他魏大人不在其中。

按魏行的计算,他入京三年,会是什么样儿。三年达不到,他还可以等上五年一个大变样儿。但五年达不到,让他再等八年,等十年……三年一科举,挑尖儿的官员代代出人才,他魏大人已经没有底气。

席连讳接下来说的是什么,魏行没有听进去,不过是安慰的话罢了。魏行木着脸,直到说完,木着脸出来,拖着步子出门,把马也忘记骑,就要步行回家。

接他的家人叫住他,送上马缰,魏行长叹一声想起原来还有马,但也没有发现自己大失态,呆若木鸡回家门,守门的家人陪笑:“老爷回来了,客人们等着一起用晚饭呢。”

魏行一个激灵,这才想了起来,他家里还有几个“客人”呢。把马给随行的家人,魏行含糊让摆饭,自己来到房中,见座中三个人,有一个人包着头,还似得了风寒没有好的模样。

林允文的怪声从包的布下面出来:“失望了?没得到吧?我早就对你说过,皇帝耍你们玩呢!”

魏行往门外看看,见月下寒冷,家人还没有过来,有气无力反驳林允文:“至少我受皇恩还是个官员,我食俸禄,你说不动我的。”

魏行没有太担心家人会发现,他是让上一回林允文半夜来见他,把他吓个半死,担心家人会知道给提醒。想这个人神出鬼没的,说不定哪天还会回来,在林允文没有重回京中的时候,魏行不时邀请几个怪客人到家里住住,让家人习惯习惯。

怪客人们,有的是魏行书社里认识的,有怪癖性,什么夏天也弄一件厚袍子,说自己不能受风的。冬天一定摇着扇子,说自己名士风流的。林允文再到他家里来,家人果然不起疑心,林允文自从散播疫病开始,后一半儿全在魏行家里住着。

没事林允文就讽刺魏行,因为他自己用异邦人的钱,林允文不见得对魏行说得多明白,或者有时候骗他断了的,联系早就断了的,但话里若有若无的挑动魏行对皇帝的忠心。

见魏行说“当官”的话,林允文嘲笑道:“你这不得势的官员,没有如意,还说得跟皇帝多赏识你似的!”

魏行让扎中尾巴似的跳起来:“谁说不赏识我!”

“街上都传开了,京里王公贵族太多,有点儿消息出来的快。议和的官员们没有你吧?有,你也坐在尾巴尖上。”

魏行气的正要用几句忠心的话回他,跟随林允文住在这里的一个人轻吁一声,魏行就不再说,等着外面的家人走近,送上晚饭,大家闷头吃过,让家人捡了家伙自下去用饭,关上房门,魏行对林允文黑着脸:“腊月里进入京城买年货的人多,你准备准备,过几天你就走吧,我这里不能长住。”

林允文大大咧咧,又是一句惊人的话出来:“你以为我愿意住着,我要走,早就能走。我为了你!”

“话真罗嗦!”魏行不屑一顾。

“真是为你!你说议和的官员可能有你,”林允文解释。

魏行满嘴苦水:“那是旧例。按旧例上来,正使不是丞相官署的人,副使也会是。几十年前梁山老王大战瓦刺名将赫舍德,朝廷派去的议和官员,说以后两国开战,也不杀商旅,席老丞相当时算年青,根本没有资历,但他去了。”

魏行嫉妒上来,这姓席的,你就不是个好东西!你当年乳臭未干,还能当个副使。后来柳丞相嫉妒,把你东调西调,但别的衙门都没呆长久,又很快转回去,跟柳丞相也就愈发的不对。

你能当副使,凭什么我不能?

“朝廷的旧例算个屁!”林允文骂道:“朝中无人难做官!阮大人,你能比吗?马浦,哈哈,他的秘闻我最知道。”

魏行气得直翻眼:“算了吧!你知道秘闻的官员,不是害怕的去自首,就是让你拖累全下了台。省省你的秘闻吧!从女人手里拿到的新闻罢了!”

“秘闻就算了,但议和的官员要什么,我总比你知道!”

魏行一惊,面色大变:“你你,”他恨铁不成钢:“你答应过我不再卖国,你……”

“我不卖国,以前认识的人也还认识啊。这来的议和官员,他肯出多少珠宝,肯不肯年年贡奉……我总比你能说上话。本来我想助你一把子力气,现在正使也不是你,副使也不是你,我留在这里没意思,明儿我就走了吧。”林允文对同来的两个人转转眼珠子。

魏行上前一步:“你真的能吗?”

“能啊。”林允文漫不经心。

魏行似绝路上见到生机:“那你留下吧,我这里安全。我担心你总要来寻我,我能和怪性子打交道的,衙门里已出了名。在你没来住以前,有几个乱癖,我特意请顺天府的捕快私下查过,他们说身家清白,在你们以前来住的几批人,顺天府都不愿意来查,你可以放心住着。”

林允文肚子里暗笑,骂着敬酒不吃吃罚酒的东西,老子对你有用,你这就另一副面孔。嘴上道:“还住它为什么?”

“议和我有份,不过我是个随行小官员。替补中的替补。”朝中寻出来好些会异邦话的人,抹去旧例丞相官署必派人的话,魏行并不算异邦话出众的那一个,在议和的官员团中地位不高。

他这样说,林允文才勉勉强强的答应着留下,等议和的官员进京,看看哪几个是说得上话的,到时候好帮魏行一把。

打输了的国家,谈判桌上也未必是一边倒。更还有人家愿出十个宝石,自家不敢多要,说你出五个宝石,咱们就可以和,便宜就没多占。事先知道议和官员的底限,是件重要的事情。

魏行觉得心中燃起希望,让家人打水来,大家洗过,他回房去睡。心情一放下来,有件事情朦胧的在脑海里出现。

席大人身子不好,每年立过冬和打过春以前,他大多在家里办公,有紧急公事送给他看,就是去年梁山王在战役中也是这样办理。但今年显然不一样,他最近居然不是天天上衙门,就是隔一天到一回。来的不晚,走的也不早,他是怎么了?

但很快,用梁山王和陈留郡王争斗掩饰下去,想席大人也担心不是?天天守着衙门也说得过去。

魏行没再多疑心,看看在二更出去,他早早的睡下。

窗外,小雪淅淅的下起来,长街也很快是一片的白。

席家门上,席老夫人接着席连讳的轿子,还是埋怨:“分明皇上是好皇上,皇上说多保养,你怎么又这么晚回来?明儿在家养着,不许去衙门。”

这是老妻的关爱,席老丞相呵呵笑着:“有事儿啊,为夫我离不开。”

席老夫人絮絮叨叨:“还有许多官员呢,你当你是独一份儿的?”把丈夫接进房里,问他晚饭家里送过去可还热,看着他喝一碗参汤,让他早早的睡下。

鼓打三更的时候,席老夫人入睡沉沉,席老丞相却睡不着。轻手轻脚起来,让上夜的丫头不要侍候,也不要再来问候,免得把妻子惊醒。老丞相从暗格里取出一封公文,烛下又看了一遍。

他眉头紧锁,还是又惊又怒又不敢相信,跟初次见这公文时一个形容。

公文是从镇南王处所发,上面写的是对魏行的评论:“贵司官员魏行,人品有失,待勘查中。一应大事,慎用!”

年青的镇南王,袭爵没有几年,在京中官场中已经有个“目光如电,雷厉风行”的名声。

不管他护卫京城,还是西山大营练兵,都有口碑出来。

夜巡的功劳,皇帝的赏赐给各家公子们,满京里也知道是公子们有功。但镇南王肯破格用他们,肯破格起用袁二爷,同时京都护卫配合夜巡得力。不然只倚靠各家公子们,一开始只能是一盘散沙。

苦的难的活计,还是由镇南王承担。

阿赤三百精兵到京中,袁家执瑜执璞,梁山王府的孙子孙媳居功不少,但只凭孩子们挡住精兵,如果没有龙四出现的话,镇南王也会出现。

三百精兵要是进京城大闹,这后果不能设想。

席连讳在种种事情上,对年青的镇南王欣赏备至。对他这个公文初一收到以为发错衙门,但老大人也肯执行。

副使人选既然不能用丞相官署上公认办事最利索的魏行,席大人想了半天,才把马浦想出来。

随后,魏行的表现让席大人心头发凉。魏行的大失所望和隐隐的怒火,好似有什么是他一直在筹划,却忽然归了别人,让席大人有了不安。

手上再握着来自镇南王的公文时,席大人的不安就更多,跟以前他反复看这公文时的心情不一样。

就在前天他又看了一回,还对自己道:“盼着王爷早些证明魏大人清白吧。”

今天,席大人双手沉重,公文更重如铅铸,自语地道:“灯下黑自古有之,有什么我没有看到,也有可能。盼着王爷早些查出来吧。”

语气又大不相同。

那种没有证据却只有当事人自己明白的清晰感,在他心里这就生下根。

放回公文,重回床上,辗转到四更鼓响,席大人慢慢睡着。

窗外风雪更重,长街上更肆虐如大雪就要到来。

魏行家的对面屋瓦上,冷捕头从披着的黑袍子——跟屋瓦一个颜色——下面动了动,感觉要打哈欠,抓把雪就擦擦脸,看着魏家一动不动的夜色,喃喃道:“今晚像是也不会出来,害老子又白等一个晚上。”

他缩缩头,准备离开。

就什么盯上魏家,冷捕头觉得自己一直对魏大人就有种说不明白的猜测,不过他的事情不小,魏行也算狡猾,不管他跟哪个官员以前接触再好,对方有点儿风吹草动,魏行即刻就不去了,跟树倒猢狲散似的,冷捕头真的盯上他,是疫病以前,他家里出现怪癖性的人,透着疑惑,就分一只眼睛盯上他。

疫病下去的这么快,跟冷捕头看的紧,林允文一算卦,今天不应该出去,他就不出门了有关,冷捕头的功劳,并不比香姐儿的差。不过风光的是禄二爷,冷捕头从来是喝风吃雨。

又一队巡逻的人过去,冷捕头收拾东西,准备回到暂住的地方,还来得及补个暖和的觉。

苦命呐,他对自己叹气。挣的钱不少,老婆孩子吃的香睡的暖,独自己跟孤零零没人要似的。

……

腊月的天气,风雪打来劈头盖脸。官道的两边树裹冰霜,若盘螭,或奇曲,好似巧手匠人妙打成。

灰蒙蒙的雪里,离京门不远,才能看到巍峨城楼伫立天地中,有王者的威严弥散开来。

“二爷,咱们要到了。”家人有了喜色。大雪地里赶路还抄近路,有几回马滑的不能走,车是家人们鞋底绑上草绳硬抬过去。这滋味儿真不好,眼看快到府中,先看到的家人喜动颜色。

青色行衣大斗篷里,萧瞻峻露出笑容,他还没有说话。在他身后马上的长子萧衍勇先叫出来:“母亲,二弟,我们要到了。”

马车里萧衍厚他不冷,嗓音很欢快:“太好了,我们去吃冰糖葫芦。”

闵氏在车里笑话儿子:“你就记得吃。”

就要到家的喜悦,把闵氏一路上的惴惴不安冲淡,让她暂时的忘记,同她以前眼红的长嫂陈留郡王妃相见,据丈夫说太后很疼爱她,只怕更傲气了吧?

闵氏也忘记萧瞻峻在京里纳的妾中,有一个是青楼中来。闵氏在听到消息后,很瞧不起丈夫,也不打算瞧得起这个妾。

心情,此时全抛到脑后,细听车外的欢腾。

萧衍勇追着父亲问:“今天就可以去见执瑜执璞吗?”陈留老王妃去世,执瑜执璞送念姐儿回家,赶得上吊丧,跟这一对萧氏兄弟玩的很好,让萧衍勇一直挂念。

萧瞻峻含笑看着长子,颇不耐烦的一一叮咛他:“还要见袁家舅老爷,不要忘记礼节。进宫去,不要害怕,也不要东看西看的,有不懂的,我在你就问我。我不在你身边……是了,我得把你托付给瑜哥和璞哥,进宫去让他们照应你。”

萧衍勇快活地道:“父亲,我又不是天天进宫,您放心吧,在宫里我一步也不乱走,只跟着您。”

“这是公主跟你哥哥们大婚,我会面圣,可不能带上你。”萧瞻峻寻思一下,加重语气交待长子:“是我疏忽,这我操办婚事,我没有想到,原以为等你大伯父到家以后,是明年的事情。接到信怕赶不及,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进京,把你们兄弟忘记。进宫的礼节未必熟练,说不好皇上要见你们,这可真急死我了,这就到家了,人来客往的我要接待,上哪儿找功夫交待你们许多?”

闵氏在车里一个字不少的听着,换成以前她会生气,因为她手边这个才是嫡子,萧衍勇是兰香姨娘生出,兰香出自陈留郡王妃房中,比外面进来的姨娘出身高,但生下的孩子也没有压过正妻的道理不是?

但萧二就是庶子,他的兄长没有亏待过他,他也不肯亏待自己的庶长子。

闵氏心平气和,就想到提醒的话,探出身子对丈夫笑道:“二爷,难道我们今天就带着孩子们进宫不成?今天未必进宫,等见到嫂嫂,请她帮忙吧。”

打一个哆嗦:“这外面贼冷的。”把身子又缩回车里。

萧瞻峻叹气:“也只能这样吧,再就等我见到瑜哥璞哥,把兄弟二人交给他们,”因为风雪大,说话都是喊着。

“谁在叫我?”一声响亮的嗓音把萧瞻峻的话打断。

萧瞻峻一愣,萧衍勇脱口大喜:“是瑜哥还是璞哥?”双胞兄弟不但长得相似,嗓音也相似,萧衍勇分辨不出。

车里的萧衍厚也伸个脑袋出来,大叫一声:“表兄们,哥哥和我,不对,还有父亲和母亲也来了!”

萧衍勇微笑,在心里道,还有我的姨娘也来了。姨娘说许久不见大伯母,想她,父亲说姨娘恋旧主人,把她也带来。姨娘还说,袁家舅老爷府上的万大娘子,是她的知己,她来到有客人访,也有客人拜。

袁训,是陈留郡王府上最看重的亲戚,兰香跟袁家的管事娘子要好,萧衍勇脸上也有光彩。

一行人定晴看着,见飞雪中出来一行人。前面两个清一色的雪白狐皮斗篷,像白雪,后面的家人是灰色斗篷,像雪空。又站的位置好,所以他们到近处出声,萧瞻峻才看到。

为首的两个,大胖脑袋,魁梧的身子,手上抓着马缰,行走间里面大红喜庆的厚袍显露出来。

两个人生个一模一样。

“瑜哥璞哥。”

萧氏父子们一起大喜,闵氏不许萧衍厚出去:“太早了,仔细闪到风雪。”萧衍厚也强下了车。

袁执瑜袁执璞自己下马,动作威风又干脆。雪地里对萧瞻峻跪下行大礼:“二叔二婶一路可好?奉姑姑和爹爹母亲之命,我们来接。”

顺伯补充:“小爷们接了十天,天天晚上补功课,白天就在这官道上候着。”

萧瞻峻扶他们起来,看两个脸蛋子上似乎挂的有雪,可见今天等的也有久。

心疼的拂一把:“我们哪天到你们也不知道,这么接我,可把我心疼坏了。”

执瑜晃晃胖脑袋:“没事儿,我们把晚上的骑射放在白天,刚才在官道下面射箭呢,说有人来了,上来一看,顺风呢,二叔说话就到我跟二弟耳朵里了。”

执璞道:“上来一瞧,果然是二叔二婶表兄弟到了。”

萧瞻峻抱着执璞脑袋也一通的摸:“冻着了吧?”

后面有人推他,两个儿子齐声道:“父亲请让让,我们还没有见礼呢。”

话音刚落,风中鸾铃声响,又一队人泼风般过来。有人大喝:“让让,都让让,让我看看一只鱼一只兔子搞什么鬼儿?”

萧瞻峻父子们一愣:“这是谁啊?”

孔青顺伯等露出笑容,再看执瑜和执璞,面有喜色,小嘴儿却撇着:“捣乱争风的来了。”

马近了,萧瞻峻暗喝一声彩,好彪悍的家人!

十数个大汉,青衣绑腿,膀大腰圆,一侧肩头的斗篷上面露出钢刀的红缨出来,在雪中飘动好似红梅花。

簇拥着两个孩子在一匹马上,但左右各有一个家人护着。在前面的孩子粉妆玉琢,玉雪晶莹般可爱,正笑得甜甜的。

她的肩头后面,露出一个黑脸儿脑袋,这脸黑的,让人看一眼就忘不了。

萧瞻峻见过他,几年了,这孩子居然没大变样,跟他的爹越来越相像,萧二爷笑道:“原来是小王爷和加福。”

萧衍勇兄弟就纳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他们在路上说的最多的孩子,是袁家的。

加福知道,但小王爷是谁?

没有人顾得上对他们解释,萧战正在不服气:“我说呢?岳父背着我和加福让你们出城习练,偏心眼儿!就爱背着我们!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就出来好几天,让我逮到了吧,这是岳父给你们的差使不是?”

小王爷大喝一声,瞪目萧瞻峻。萧瞻峻见他的时候,他还小,萧战早就忘记他。

这就拿出跟他爹一样的精气神儿,高声问道:“来将通名报姓,过了我这一关,才能进京门!”

加福笑眯眯纠正:“战哥儿开玩笑呢。”

执瑜执璞捧着肚子笑:“不过你的关怎么样?你想怎么样?”

萧战傲慢地从马鞍桥上提一只锤在手上:“那就过我的锤吧。”

萧衍勇兄弟继续面面相觑,都有疑问,这是京里的谁啊?这么横?

萧瞻峻笑得快要跌倒,但真的依礼双手拱起,报出名字来:“陈留郡王府上萧瞻峻,陈留郡王是我的长兄。”

执瑜执璞觉得可以傲慢了,双手把腰一叉,对萧战咧嘴:“知道了吧!这是太原的二叔到了。”

加福乖巧的问安:“二叔好。”

小王爷听过,双眼对天,更不可一世,没马高,却打起官腔:“嗯?啊?陈留郡王府上的人啊,这个啊,跟我爹争功的都不是好人。”

“战哥儿,这是长辈到了!”执瑜黑下脸儿:“你真的要打,来来来,我陪你。”

执璞没好气:“回去告诉爹爹,说你不敬长辈!”

加福也怪他:“这是加福的长辈呢,快下马来。”

萧战嘟囔:“我正要去见岳父,同他理论理论。”有人来抱加福下马,再抱小王爷,话的下半截就此断掉。

萧瞻峻早就知道这个小王爷有趣,听他还要跟岳父去争辩,心痒难熬很想请他说完,看看他打算理论什么。

好在萧战很快自己又接上,一站到地上,把双锤对着舅哥们一晃,吼道:“我要去对岳父说,接长辈这事情不小,你们两个生得这么差,不体面的怎么能接亲戚,除去福姐儿能接,不还有小古怪吗?”

萧衍勇兄弟赶快在小王爷脸上狠盯几眼,您这生得才叫不好吧?萧战是个眼神也不肯吃亏的人,狠白一眼过去。

吓得一路受到父亲叮咛,进京不要不懂礼貌的萧氏兄弟垂下头。没进京门,先让萧战降住。

执瑜执璞才不理萧战,对他摆摆手:“你又胡闹了,接亲戚是男孩子的事情,二妹三妹应该跟姑姑一样,在城门上接,或者是在府门外。”

萧战眉开眼笑:“我们出来的时候,小古怪跟陈留郡王府的姑母是在城门上啊,”再一挺肚子:“福姐儿就能出来接。”

执瑜嘀咕:“这会儿姑母你倒肯认,姑母也是陈留郡王府上人。”

执璞想了起来:“大哥咱们不要理他,跟他缠不清楚,二叔二婶还在雪地里等着呢。”

萧战嘿嘿:“我主要是把你们熬走,这亲戚就是我和加福接的。”

执瑜执璞给他一个白眼儿:“天生的会耍赖,”带气请萧瞻峻上马:“二叔咱们进京去吧,跟他说上一天,估计还在这里站着。”

萧瞻峻忍住笑,其实他还想再听几句,觉得这小王爷长大了,跟小时候没大变化。

这就上马上车,到城门内风雪稍减,陈留郡王带着女儿念姐儿,侄女儿香姐儿果然在这里。

“小弟在宫里呢,太后急了,一面儿说日子是紧,二弟你们是赶,一边儿又催你们哪天到,公主大婚有例,礼部里官员都安置好,就等着见你呢。”

郡王妃的这一通话,让萧瞻峻跟下车来拜的闵氏全着了急。

萧瞻峻急得面色都大变:“大嫂,难得进宫,不带孩子们去,是少长一回见识,带他们去,他们还不会见礼?”

闵氏开始晕:“这就进宫么?大嫂,我怕失了礼节。”

念姐儿笑了:“二叔二婶跟着我们来,兄弟们,交给执瑜和执璞。”

闵氏现在也顾不上说念姐儿出落的好,听到有个主意就说好。执瑜拍拍胸脯,对萧衍勇道:“你跟着我就是。”执璞带上萧衍厚。

把萧战气的不行:“我呢?谁跟着我,谁又跟着加福?”香姐儿鄙夷:“一会儿不掐尖儿你肚子疼还是怎么着?我跟着你们就是。”萧战乐颠颠:“小古怪,车到我马后面,不许抢。”香姐儿气上来:“把你能的!”

跟随陈留郡王妃在这里接的家人,把兰香等人接进府中。萧瞻峻一家,不能进府细瞧,大门外面换套衣裳,这就进宫。

宫门一进,红墙碧瓦宫禁深深,让闵氏不敢大意,紧跟陈留郡王妃一步也不松。

经过什么样的景致,一眼也没注意,直到太后宫门上,见到廊下的宫女太监服采过人,闵氏又是一阵的头晕上来,唰地白了面容。

陈留郡王妃得照顾她,就看在眼中,柔声道:“你别怕,太后是最和气的人。”

闵氏没听到她说的话,反正是安慰,稀里糊涂点点头,只听到一点,就是这过往的宫女太监都小心模样,显出郡王妃毫不惊慌,也没有压住嗓音。

“来吧,”郡王妃又说一声,闵氏听得更真,大嫂果然是如常般说话。再看身后的孩子们,居然还在拌嘴。

“小古怪,你疫病的功劳,也有我们夜巡的份儿吧。”这是小王爷,从他出现,孩子们就热闹的不行,他一个人能挑起许多话头。

香姐儿斜睨:“关你们什么事情,这是禄二爷一个人办下的差使。”

闵氏急了:“二爷呢,我的儿子呢?”这里看不到父子三个人。

加福笑眯眯:“二婶放心,大哥二哥带着他们面圣去了。二叔是操办亲事的人,皇上要见呢。”

萧瞻峻觉得是体面,让儿子们跟着,如果皇上要见,就见上一见。执瑜执璞说过照顾,也跟着去了。

闵氏放下心,看看孩子们轻松自如,独自己紧张的快要迈不动腿,但是没有办法,她一进宫门,紧张就慢慢的积累,让她渐渐动弹不得。

硬手硬脚的进来,见到一个衣着华丽不能描述的妇人坐在正中,说她上老人吧,表面上看,她还不是老态龙钟模样,保养得算是不错。

她见到自己进来,就乐了——闵氏忘记不能抬头看,全看在眼睛里。

正要回她的笑,还真的以为是拜见一般的老人家时,却见到孩子们哄笑着过去,争着叫:“太后,有没有想我,”

“只想加福对不对?”这蛮不讲理的只能是萧战。

“都想了,独不想战哥儿对不对,”香姐儿笑得不行。

“都想,快来吧。我一看就知道,这是冰天雪地里接亲戚去了,还一定是抢着去啊。我啊,给你们准备的热点心,快吃两个暖一暖。”太后最后看向陈留郡王妃:“也有你两个,免得你也跟里面闹。”

这些话,让闵氏生出奇异感,她还有拘谨,却如对一般的老人家,产生出亲切来。

但再亲切,倚着太后坐着,跟她有说有笑谈论着亲事的人,也只能是郡王妃。

萧瞻峻父子三个到来,都兴高采烈,原来父子三个都见了驾,儿子们没有失仪,又得了赏赐,欢天喜地的少了很多紧张。

太后又让郡王妃带着他们,一一的去拜见张贤妃和赵端妃。两位娘娘都说路上辛苦,也有赏赐。

赶路本来就累,不喘气儿的到了,不喘气儿的进宫,进宫又是个累心的事情,等回到府中,夫妻两个都坐下不想起来。

但是不行,礼部的人这就来拜,萧瞻峻出去商议婚事上诸项,闵氏喝下三琬茶,心头一跳,另有一个重要的人她忘记了,怎么郡王妃也忘记?

本来想歪一会儿,这又往郡王妃房中来,堆笑请教她:“袁家舅太太像是还没有见,今天不见,她会不会说怠慢?”

郡王妃轻笑:“难为你想着,我也没有忘记。宝珠啊,过几天再见吧,过几天不见,过年时候再见也不迟。”

闵氏张口结舌:“嫂嫂的意思我不明白?”

“你们没来以前,京中有了疫病。宝珠有了,轻易不见外人,二弟和二弟妹是来忙亲事的,也正好进京多住几天,日子久呢,再见吧。”郡王妃对着地面笑容盎然,宝珠有了,这事儿多好。

闵氏想想,这也是体贴自己,要自己再挣扎着身子去袁家,那真是受罪滋味儿。

她往房中去,也顺便正好的叫一个跟萧瞻峻的人问一问:“二爷在会什么人?说这府中有姨娘是不是?我却还没有见到。”

跟萧瞻峻的人几年不在京里,他也弄不懂这府里的事情,只能问萧瞻峻的下落:“二爷在书房里会礼部的大人,来的是尚书带队。”

闻言,闵氏心满意足的笑了,想到在宫里见到的太后慈祥,见到的二位娘娘荣高尊深,由衷地道:“这是尚公主呢。”礼部来个尚书并不奇怪。

……

书房里,方尚书、袁训、萧瞻峻三个人在说新闻。

方鸿绘声绘色:“黄大人会的人太多,我一个年青尚书哪里管得过来,他让刑部给盯上,抓走忠勇王府的常棋,据说动了刑,常棋招出来的,当街宣淫,败坏小袁家二爷名声的那女人,是常棋的人,但死在顺天府,是黄跃大人指使亲戚所为。这不,二位公主大婚,我们礼部只能来一个尚书,一个侍郎带上手下官员,不是我恭敬啊,我司少一个侍郎。”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袁训云淡风轻,本来抓走黄跃,侯爷也没有插话。忠毅侯更可以评论几句:“这是自己作事自己担。”

方鸿道:“本来就是自己做自己担,难道他办了坏事,我这上司担不成?”

对着袁训坏笑:“张大学士奉请到皇上那里,给太子府中挑的人,有一个就是黄家,这人命关于的案子,黄家名声让败,这就去不成了。”

袁训装模作样:“我不纳妾我管住自己,再就管住你们,”抬眼一瞄长陵侯世子方尚书,也是坏笑:“你,还有小柳,还有苏先你们,哪一个纳妾都不行,我只能管到这里。”

方鸿对着他就啐:“你还管到郡王府里呢!这不,萧二大人刚对我说的,二位驸马这不是也没有妾吗?”

袁训摊开双手,笑得十分的欠揍:“晚辈们学我的好品格儿,这我也不管不是。”

------题外话------

昨天投票的大美女们,么么哒。

今天投票的大美女们,么么哒。

哈哈,以前投票的不要吃醋哈,仔在心里默默的,默默的感谢过了哈。

投票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