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娘娘们对大婚的额外要求/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礼部的黄侍郎,萧瞻峻这外官听说过并不熟悉。因此并不多话,在事涉到太子府上,略看一眼袁训。见他坦然,方尚书却有眉飞色舞之态。

萧瞻峻暗想,这里面夹着一个准备往太子府上去的黄姑娘,但小弟像是没有动手脚,而方尚书一看,却和黄侍郎不好。

问了问常棋和黄跃怎么定罪,一家小王爷出事是个大新闻,回太原也是个好谈资。

方鸿收到笑容,这才谨慎,没回话以前对袁训望望。袁训摊开手:“你看我做什么?我都没了官职。再说他们也不归我管。你应该去问阮梁明,或者问小柳,再不然把大理寺,都察院的人叫过来问。”

“是我司官员,皇上传我进宫,问我应该怎么处置。”方鸿见袁训不说,压低嗓音道:“自当的,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但常棋是陷害梁山王府,又恰好在大捷以前。御史们弹劾他的很多,如果皇上信了常棋,这大捷可就没有。常棋只怕是个......”

手往下一斩,袁训淡淡,萧瞻峻轻抽一口凉气,但没有接话。方鸿再接着道:“黄跃跟他一路上的人,好不到哪里去。”

袁训取茶来喝,还是没有什么神色动过,方鸿又道:“张大学士想来会很喜欢,也会很忙碌。”

萧瞻峻暗暗心喜,这京中秘辛,方尚书并不瞒自己。虽然跟方尚书结交不多,也就大胆追问:“这是为什么?”

“忠勇王的长媳,是张家的幼女,张老夫人上了年纪,不容易生下来。”

萧瞻峻点头:“原来如此。”

“有郡王们亲族没受株连在前,忠勇王府别的人想来不会受连累。但有一点儿,忠勇王的圣眷这可就又下去了。忠勇王儿子不少,但嫡子只有这两个。大的小王爷是个温和性子的人,我冷眼看着,吃常棋的亏也不是一天两天。如今常棋一死,”

萧瞻峻笑道:“那张大学士应该喜欢,他忙的为什么?”萧瞻峻应该问的是庶子中有出挑的吗?但他自己是庶子,能坐在这里跟长兄的舅爷,和舅爷的知己说秘闻----一看方鸿跟小弟就不错---萧瞻峻故意不说庶子的话。

方鸿笑道:“常棋一死,忠勇王又正为长子请世子封,袭爵的事,张大学士倒不用担心。但皇上更不待见忠勇王府,说他不思进取,只红眼睛,这以后谁当王爷,谁得挑起这担子,张大学士他能不着急吗?”

“这还的不是个好事情,表面上王爷,背后不算如意。”萧瞻峻微微一笑。

他们这算说完,袁训慢条斯理的问道:“小方,你对二哥说这些话,是什么用意?”

方鸿含笑:“公主大婚,忠勇王府一定来人。”萧瞻峻亦同时的笑道:“小弟放心,有你们提点,我招待上面不会错待。”

方鸿怪袁训:“要你提醒,难道二大人他听不出来吗?”萧瞻峻抢在袁训前面回话:“大婚的事情件件小心,小弟提醒的对,不是小弟,上哪儿都寻到方大人提醒于我?”

“你还真是个明白人。”方鸿见萧瞻峻说得一清二楚,更放一层心。收起这话题,继续说大婚的事情,到晚上才散。内宅里,闵氏也忙个不停。

陈留郡王奏请兄弟进京代他操办,张皇亲赵皇亲打听过,这位二爷原是庶子,但可见不是兄弟情深,就是二爷十分伶俐。两家不敢怠慢,打听到进京,两家女眷来拜,和陈留郡王妃、袁训相好的府中女眷来拜,送礼的女眷来拜,一连三天,闵氏忙的忘记什么是拘束,还记得自己姓什么就不错。

每天往宫里跑,大婚动用的东西,给太后看过,礼节性上的,送给皇后看看,贤妃端妃娘娘处是一定要去,夫妻两个跟郡王妃袁训礼部等官员一样,脚不沾地。

这一天刚到太后宫里说话,有人回话:“二位驸马到宫门。”太后喜笑颜开:“快让他们来见我。”任保走上一步:“从军中来,皇上只怕要见。”太后就等着。

御书房的外面,萧氏兄弟相互打量,都是盔甲上风雪和血痕。

“大哥,咱们真的不收拾吗?”萧衍忠问道。

萧衍志胸有成竹:“打几年仗,跟军中过不去,跟舅舅过不去的话成山成海。咱们得让皇上看看军中的实情。”

因为二位公主就要大婚,皇上也着急驸马现在哪里。闻说两个人到了,这就传见。

见殿门外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气宇轩昂自不用说,一身戎装并没有改变。凝结在上面的风和雪,想来是一路紧赶路的积累。到了宫中温暖地方,往下滴哒着水珠子。到了这里滴的差不多,是一层蕴含着血色的水汽在上面。

皇帝没有愕然两个人见驾的狼狈,让萧氏兄弟猜中,这正是皇帝想看要看的。

大战之凶险,尽在这两副盔甲上面。

皇帝唏嘘:“军中可好?”

萧衍志热烈起来:“好!我们出来的时候,梁山王同瓦刺窥视的小队人马打了一仗,割下首级,只放跑一个通信的。梁山王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朝一日,你国也是我皇的王土,再敢有异心,随时大军压境。”

根据两国的远近来说,这仗打起来不亚于汉武帝灭匈奴,要落个穷兵黩武的名声,但皇帝认为国威远扬,笑容满面称赞了几句。

又问陈留郡王三次大事的巨细,特别是最后一次。皇帝在看到萧观等人呈上的战报,身在锦绣宫中都后背发寒,想想身在其中的人,他是怎么过来的?

萧氏兄弟倒不用吹,当诱饵本就很凶险。这就你一言我一句,兄弟们相互补充着,把跟随父帅往葫芦谷的那十数天细细地说着。

皇帝不时面色动,算是聚精会神。殿外原本今天候见的官员们多出来,但问上太监一回,都摇头说皇上暂时不见。

也苦了太后,算着钟点儿,见一见也就可以过来不是,但过上一盏茶,不见人影。再过上一刻钟,还是没有人回话。

太后打发人去看,都说皇帝还在召见。还是太上皇提醒太后:“他关心军情,这是两个最明白不过的人,难道不多听几句?”

太后板起脸:“皇帝忘记了,我们也等着听呢。”

萧瞻峻和闵氏本来就出宫,也想见一见,也在这里等着。

好在没一会儿,孩子们到来。听说打仗的表哥们回来,执瑜执璞带着香姐儿、萧元皓,韩正经和常巧秀也蹭来。梁山老王夫妻带着萧战加福,太子和加寿也赶回来听故事。

千盼万盼中,在张贤妃赵端妃处也有人往太后宫里皇帝宫里看过好些次,萧氏兄弟姗姗到来。

在太后宫门外,太监宫女们笑眯了眼睛:“太后盼着呢,这个盼着呢,那个盼着呢.....”

一堆的话里面,也让萧氏兄弟想了起来。对看一眼,都还是刚才那副盔甲。刚才是对皇上说军中死伤将士的辛劳,想为他们多要犒赏银钱。现在则不同,见的是素来慈爱的太后?

萧衍志搔搔头盔:“惊吓到太后可怎么办?

萧衍忠也为难,同带路的太监商议:“找间殿室,再请往宫门上,问跟的小子要衣包,我和哥哥换过衣裳再见吧。”

太监跺脚:“我的祖宗们,太后等不及了,再等下去,就要备辇往御书房去。侍候的人全战战兢兢的大气儿也不敢喘,总算你们来了,还等什么!”

把两个人簇拥进去。

太后一见到,就直了眼睛。雪地光更明,两兄弟在殿口儿上。盔甲上血光伤痕杀气扑面,让人有无尽的想像。

太上皇斜眼看她时,太后已经哭了出来,张开手臂:“我的儿,你们受苦了。”

太上皇装没听到,但瞅瞅世代征战的梁山老王。梁山老王是真没听到,他一见到那熟悉的暗紫血痕,心思瞬间浮动到旧日的战场中,更把儿子挂念,压根儿没注意到太后这话中的语病。

执瑜执璞小六跑在前面,萧元皓因为不懂,以为好玩,边跑边叫:“等等我,我在前面!”

韩正经和苏似玉,懵懂的跟风。

香姐儿也想跑,但禄二爷刚办过大好事情,宝珠怕女儿骄傲,让人说尾巴翘上天,天天提醒她体态安详,香姐儿轻咬嘴唇忍着,眸光一错不错的盯着。

她不起身,常巧秀跟着她。看着一阵风似的哥哥姐姐小王爷,细声细气地对表姐道:“又野上了是不是?”

萧战拉着加福起来,也是目不转睛,但小王爷傲然的昂下巴,寻思着现在跑上去也没有用,也是太后先听,等一会儿,把他们两个单独拉走,让他们好生的说。

小王爷这就不跑,还坏坏地扯一嗓子,粗声大气的独显得他最得体:“不许抢!先见太后!”

陈留郡王妃和瑞庆长公主忍住笑,萧瞻峻啼笑皆非。进京没几天,小王爷的故事由执瑜执璞那里听到不少。

执瑜执璞在城门外听出萧战的心思。“跟我爹抢功的,都不是好人。”这是萧战当时的话。

胖兄弟根据萧战以前的表现,倒不会特意往萧瞻峻面前说,是怕表兄弟萧衍勇萧衍厚吃萧战的亏,好好的提醒了一番。

这一对萧氏兄弟大为惊奇,当天就学给父亲听,请父亲帮着拿主意。

“瑜哥璞哥说,不可以单独跟小王爷在一起玩,他会代他爹讨债。”

萧瞻峻好笑:“咱们欠他债了不成?”

“是大伯父欠的,小王爷会跟我们讨。”

萧瞻峻继续笑:“岂有此理,大伯父几曾欠过他的债?”

“瑜哥璞哥说,仗没有打完的时候,袁家舅父用计,”这一对萧氏兄弟也跟着去喊舅舅去了,萧瞻峻也没有纠正过。

“当时都说葛通将军跟大伯父一伙儿,不让梁山王有功。小王爷往葛家去了好几回,葛家的人把他好哄着才没事。他又寻葛通将军家宝倌儿的事情,是宝倌儿二叔从早到晚陪着宝倌才没事。”

萧瞻峻大笑:“这是什么道理,梁山王府是怎么教孩子的?”

两兄弟的话还没有学完。道:“瑜哥璞哥还说,仗没有打完的时候,袁家舅父假意的跟梁山老王爷不好,争着抢加福。关安将军去王府门上闹来着,小王爷不敢跟袁家舅父闹,背后寻上关安将军打一架。”

萧瞻峻想想萧战那点儿个头儿,再想想关安的大块头,笑上半天,对儿子们道:“去看大伯母有空儿的时候,把这话回给大伯母,请她吩咐母亲备几个盒子,你们好好谢过瑜哥璞哥。以后只跟瑜哥璞哥在一起,不要离开他们吧。免得......”

在这里又哧哧笑起来,萧二已经找不出话来评论萧战,只能哭笑不得。

对小王爷刚有认识不久,此时对景儿的亲眼见到。

看看他站在那里,这一嗓子说得妙:“你们跟太后抢呢。”就他最懂事的模样。

孩子们没有搭理萧战,本来也就是要送给太后的不是?牵手推后背的,把萧衍志萧衍忠兄弟送到太后面前。

盔甲是太后给的,太后给时就知道刀枪不入。此时见到伤痕满满,太后放声大哭,把跪着的萧氏兄弟一左一右搂着:“以后再也不许去了,都得在我眼皮子底下。”

萧衍志萧衍忠尴尬的对看,这一回来就把太后惹哭,是兄弟们没考虑到。

瑞庆长公主挑挑眉头,准备等人都散了,向太后抱怨她偏心表姐家里。这事情长公主针对宝珠干的不少,虽然她干完了还继续同宝珠好,同陈留郡王妃要好。

陈留郡王妃在想怎么劝不哭。

萧瞻峻却眼窝一酸,差点儿滴下泪来。他想到他的嫡母陈留老王妃,在临终以前单独见他,给他一些私房,也是这样关切的形容儿。

他的生母,离世的有年头儿,萧瞻峻却不大记得。

闵氏也哭了,女眷最容易受眼泪影响。

袁训走进来的时候,对着哭声大作无奈。对瑞庆公主使眼色,用你的时候到了,你上去撒个娇儿吧。

瑞庆公主眨眨眼睛,小声叫儿子:“元皓,”对太后努努嘴儿,把撒娇的事情交给儿子。

萧元皓误会了,萧氏兄弟走的时候,还没有元皓。元皓对他们没感情,就误会的跑上去前,肥拳头在两个人的盔甲上捶打着,嘴里叫着:“打你,打你,你们把太后弄哭了。打你们,”

回头又看表哥们:“来帮忙!”

瑞庆长公主格格笑了一声,落袁训一个白眼儿。太后也就住了泪水,看着元皓护着自己的得瑟劲儿,叫他也到身前,挤到萧氏兄弟的中间,给他揉揉拳头:“打痛你了吧?”

把萧元皓哄着,让他认表哥。再问萧氏兄弟:“伤在哪里没有?碰到哪里没有?赶紧叫太医来看看,别有话不对我说。”

太上皇故意打岔:“叫太医来开补药吧,我这宫里又没有人病,好好的他们回来,你却叫太医?”

闵氏看在眼睛里,听在耳朵里,心思一动到了儿子身上。她在太原的时候,问过萧瞻峻,太后对兄长夫妻如何?

萧瞻峻说的自然是好好好。

闵氏当时犹有不相信的地方,直到进京,她心服口服。只看看这位老太太这泪痕还没有干,就知道两个侄子在她心里有多看重。

难怪要尚公主,闵氏暗暗想着,心思为儿子前程转了又转。

殿门外面,张贤妃和赵端妃的宫人又过来,太后微笑,吩咐萧衍志萧衍忠:“去见过娘娘们,”

萧氏兄弟正要走,又让太后叫住。太后恢复自如,想的也重新周到。一指萧瞻峻夫妻:“去给你二叔叩个头,他代你们父亲来的呢。”板起脸,对陈留郡王妃又絮叨几句:“等我见到你女婿,给他一顿好打!哪有儿子成亲也不回来的人,我让你写信对他说,你说了没有,我烦他了,让他以后不要到我面前来!”

太上皇和梁山老王一起忍俊不禁,太上皇打趣道:“你这是让他来给你打呢?还是不让他来?”

老王起身揖道:“太后,老臣斗胆,这边城比您的慈爱更重要,您这是就顾着疼女婿去了。”

太后对他满面春风:“你却不应该多心,我是说有梁山王在,他可以抽个空儿。”

梁山老王借此发作一句,呵呵道:“这不是大倌儿年青,郡王这第一名将么,他上心不是。”

大家都听得懂,大家都不接话。老王从容坐下,心里有些快活。

萧氏兄弟想想,在这里回话也不合适,像是不懂事。横竖父亲跟王爷还要争,你老王再风凉话也无用。

按太后说的,双双走来叩拜萧瞻峻夫妻。萧瞻峻激动的落了泪,双手扶起。闵氏是得意的落了泪,在眼角瞄到陈留郡王妃时,才有惭愧上来。

这位长嫂,说起来她跟去世的老王妃一样,也没有亏待自己的地方。

张贤妃、赵端妃的宫人等着,见两兄弟出来,各自欢天喜地接着,往两位娘娘的宫里来。

......

“亲事上,皇上十分重视。虽然匆忙,但按制,公主到了年纪,没有许亲事,大婚准备也是早早备好,东西我看过了,我满意,公主也满意,只有一件,只能等你回来,才能说上一说。”张贤妃对着女婿道。

萧衍志因去年没有赶回,总觉得婚事上紧巴巴,对公主万分歉意,见岳母说话,虽然纳闷大婚上不满意,应该对太后和皇上去说才是,但还是恭敬地道:“娘娘请说。”

张贤妃笑得恍惚,陷在回忆里:“端庆长公主成亲的时候,你还在京里呢。你记不记得,公主的仪仗多了几个人出来。”

萧衍志恍然大悟:“娘娘说的是福禄寿喜齐进门吗?”

张贤妃毫不掩饰自己的艳羡:“我不能出宫,却听人说过无数次。在公主的亲事里,就是先皇先先皇的公主们,也没有这样的荣耀。你是我女婿,我不瞒你说几句话。你看瑞庆长公主可算得上荣禄无忧?元皓小王爷又壮实又中看,几时见到我都想带回宫来住几天。”

萧衍志再一次恍然大悟,贤妃娘娘这话中有话。

同姓不通婚这话,不一定都跟血缘扯得上关系。亲上加亲,也自古有之。

说守这几条,也能找到例子。说不守的,一样有先例。

古人对近亲成婚孩子受影响这方面,不认可的人也有。张贤妃不见得想到的是近亲成婚生下孩子不好,但对于同样是同姓成婚的镇南王和瑞庆长公主生下元皓小王爷活泼过于母亲,羡慕在情理中。

“我让人细细的查过,要说跟皇上是近亲的,倒是那改了姓的忠勇王府。难怪代代皇上不喜欢他家,姓氏一改,让开国先皇说的本朝没有异姓王这话成空。偏偏自己又在外面还描补,我听着都可气。但虽然这么样,如果福禄二位中有一位肯送进门,也是你们小两口儿以后的好日子不是?”

张贤妃这话特意等到女婿回来才说,而萧衍志听过以后,面上沉思,也真的没敢这就答应。

要说舅舅疼他们,萧衍志对袁训放心。要说加福可爱乖巧,萧衍志也有把握说服香姐儿。

“这事情要问过太后,”萧衍志委婉的回话。太后会不会答应,萧衍志却没有把握。

张贤妃也回得含蓄:“是啊,这得劳烦你去问。一来,我们没有跟长公主比肩的意思,而且也不敢去请加寿姑娘。不过是福禄二位中请到一位,我满意,公主也满意。”

萧衍志莞尔,也只能请到一位,因为二弟也同日子大婚。同时也想到二弟现在赵端妃那里,张娘娘想得起来,赵娘娘难道糊涂?只怕也在说这话。加禄和加福,兄弟两个一人分上一个,刚好平均。

“我尽量去说。”萧衍志回道。袁家表妹们是京里人人都得摸一摸衣裳的人,奶妈们回太后,太后对这事早就不悦:“碰到撞到怎么办?再来一个坏心的人,如对执璞那样的,可怎么办?”不许闲人离得太近,甚至声明:“福气不是借来的,是自己惜福来的。”

张贤妃所以谨慎的只和女婿说,萧衍志也不敢胡乱应下。

见萧衍志像是为难,他要是没听过这话,大婚还欢欢喜喜的,但他听到这话,这事情要是不成,心里难免有个结。

张贤妃又有一番话安慰他:“真的太后不答应,这婚事也算风光的。听说你房中没有妾,”贤妃娘娘笑得面上生辉,因为在这一条上,就跟瑞庆长公主并肩。

“你这是学忠毅侯不是?但你放心,公主不是掂酸吃醋的人,我给你备下几个好人,你看了一定满意,生下孩子一定好。”

萧衍志也是精明一流,闻言回的也利落:“多谢娘娘,不过我既然学了舅舅,也就不会轻易改变。如果公主生下孩子来,我要妾何用?如果我和公主不生,为子嗣上计,”

有这几句,张贤妃比这冬天抱火炉还舒坦,一迭连声道:“到那时候只依你就是。”

萧衍志稳稳的说完最后一句:“为子嗣计,去母留子。”

张贤妃长长的呼一口气,一旁的珠帘内,也有一声松气声。萧衍志装着不经意的抬眼过去,正与珠光中的眼波碰上。两个人面上一红都垂下了头。

珠帘内有人,萧衍志早就发觉。即将成为驸马的人又得意又欣喜。得意的是公主这是关心我不是?我回来了她要见见。欣喜的是可以见到公主。

萧氏兄弟以前是见过妻子的,当年小小少年,年节上在太后宫里并不避讳,小夫妻们还说过几句话,对彼此也都满意。

他这就辞出,往太后面前承欢。张贤妃叫出女儿,殷殷的对她有邀功的意思:“不敢指望你似瑞庆长公主,不过能有个三两分,我也就满意。”

瑞庆长公主上有太上皇太后疼爱,皇帝又只有这一个同母的妹妹,也从不亏待。盼着女儿跟瑞庆长公主有几分相仿之处,是娘娘们对公主最好的期望。

这位公主垂首轻点,羞羞答答:“多谢母妃。”她的面容对着自己袖上的绣花,有一个嫣然笑容。

身为嫔妃生下的公主也好,身为后妃争宠宫中的公主也好,对忠毅侯府不纳妾,不会无动于衷。

公主们想让福禄中的一位跟随进门,为的求子。驸马大婚前房中没有妾,但子嗣上不得力,以后纳妾是迟早的事情。

她们要沾的,是忠毅侯夫人生孩子上的福气。

......

“二弟,”往太后宫中去,可以兄弟相见的路上,萧衍志等到萧衍忠。两兄弟让跟的太监退后,肩头碰肩头的交谈几句,相对咧开嘴嘻嘻。

果然,赵端妃娘娘也是一样的意思。

两兄弟商议起来:“先对太后说,万一太后不答应,可怎么办?”

“对母亲先说说,再把......加禄加福说动,怎么样?”

“对母亲先说,再让舅舅答应,”

“这话有理,舅舅答应,太后由舅舅说服。”

兄弟在一起就是主意高,把这事情打算推给袁训,都觉得放心,手挽手儿的回到太后宫中。

宫门上,执瑜执璞小六萧元皓韩正经翘首盼望,三位小些的是凑热闹,不明白为什么要在这里等着。执瑜执璞满面乐开花:“大表哥二表哥,快来说打仗的故事听听。”

执瑜带走萧衍志,小六跟着。执璞带走萧衍忠,元皓正经跟着。

表哥们摆摆架子:“等我们见过太后换过衣裳,再给你们说军中的事情。”

“帮你们回过话了,先换衣裳,不然太后见到又不喜欢。换衣裳的功夫,先说一个吧。”胖兄弟们不依,到底跟着他们。

来到殿室中,萧衍志边换衣裳边道:“......当时马头都挨着马头了,他呼气我都听得到......”

胖世子睁大眼睛,急切地道:“接下来呢,有没有危险,表哥你有没有退让,有没有大叫救命?”

萧衍志坏笑一地:“我头一回见这么凶恶的人,差一点儿,我跟二弟就要大叫救命,”

胖世子跳出来,小手在胸脯上一拍,正要骄傲说声:“我和二弟会去救你们,”

听坏表哥坏笑道:“后来一想,不行啊,这难得的好机会,瑜哥璞哥都没有遇上,这是让瑜哥璞哥红眼的大好机会啊,我一咬牙,一剑把他刺了个透心凉,割下首级来挂在马上,大好功劳一件到手......”

胖世子跳了起来:“这话怎么说的!”

太后在殿室里听到两个孙子回来,跟长公主和郡王妃说着:“他们爱吃的菜,多想几个,多备几个,”又留老王夫妻在这里用宴。

太上皇借机又和老王说大捷的事。

两下里都开心的时候,见执瑜气呼呼的拖着换过衣裳的萧衍志过来。太后还没有问为什么拌嘴,准备说表哥要让着表弟时,执瑜把萧衍志对着郡王妃推过去,胖脸上噘着嘴儿:“这个表哥不好,姑姑收了去,再给我一个好的来!”

太后乐了:“这话胡说,哪有再换一个好的来呢?”说到一半,外面又进来一对,执璞黑着脸儿,把萧衍忠也扯进来,也对着郡王妃道:“姑姑,我不要这个表哥,我要换个好表哥。”

陈留郡王妃注视儿子:“一回来就惹弟弟们生气,这是为什么?”

萧衍志眉开眼笑:“回太后回母亲,我说的是实话,当时军情凶险,哪有不怕的,就是为了让瑜哥嫉妒一回,这胆气就壮起来。”

萧衍忠笑眸兮兮:”回太后回母亲,当时敌人凶猛,头一回见,哪有不惊的。但一想到璞哥虽在身边,心也跟着盯着呢。为了让璞哥羡慕,这刀法就犀利起来。”

胖兄弟们一起跺脚,齐声道:“表哥是坏蛋!”

“坏蛋!”元皓、韩正经当仁不让跟上。

小六左右看看,慢吞吞地道:“我却爱听。”但嗓音不高,让淹没在“坏蛋”声里。

太后把胖兄弟们搂在怀里,扳着手指头又说一回:“不能说表哥不好,再说以后打先生。表哥是跟你们玩呢,快不要生气了。”

萧氏兄弟在让郡王妃责备:“一回来就跟表弟闹,你们不在的时候,他们多想你们,给你们也寄去不少东西不是?”

萧战见是个机会,这一对萧氏兄弟这会儿没有人抢了,小王爷和加福走上来,各自带走一个:“用膳还有钟点儿,走,说故事给我们听。”

殿角里摆下椅子,萧氏兄弟说起来,小六过去听,元皓、韩正经也跟去。胖兄弟们心痒难熬,但还能坚持不过去,对着太后撒娇。

听故事的变成小王爷,萧氏兄弟也不糊涂,哪怕回军中再打王爷的将军,这会儿也应该多说王爷的威风。

萧衍忠声情并茂:“说时迟那时快,那敌将一刀对着王爷劈下来,那刀快的跟闪电似的,唰地一下子,”

孩子们仰面容一动不动。

“王爷不慌不忙,一锤就把刀打歪。敌将大叫叽哩咕噜,”

加福问道:“他说是什么?”

萧衍忠急急喝水,萧衍志接上,笑道:“他说梁山王厉害,大家伙儿一起上啊。”

萧战鼻子朝天:“是我爹,所以厉害。后来呢?”又急急发问。

萧衍忠丢了茶碗跟上:“一古脑儿的上来十几员敌将,围着王爷一个人......”

小六叫出来:“有对策吗?”

加福抓紧功夫开动脑筋寻法子。

萧衍忠道:“只听得王爷大喝一声,郝将军,你分一个人去,余下的归我!”

“哇,这么厉害。”小六惊叹。

“王爷打上一会儿,力气跟不上了。又叫一声,王将军,你分一个人去,余下的归我。”

萧战忍不住了:“这是车轮战,我爹我再英雄,也得让他们累倒了。他再叫别的人才是。”

“王爷又叫,钱将军,你分一个人去,余下的归我。”

萧战紧追不舍:“还有呢?”

“王爷又叫,赵将军你分一个人去,余下的归我......”

老王跟太上皇说的正痛快,听到“腾”地一声,看过去,见萧战扭着萧氏兄弟强送过来,小王爷火冒三丈,比胖舅哥们还要生气:“这两个不好,我也不要了!”

还有一句:“我代加福也不要了!”

加福跟在后面笑:“加福要的哦,战哥儿你不要生气了。”

小六又糊涂了:“我还要听呢,这又是怎么了?”

老王爷也是这样的问:“孙子,你不是要听你爹的打仗故事?”

萧战火大道:“祖父,写信去,对我爹说他做错了。”

老王爷晕乎乎:“他打的不错啊,”借机又发挥:“一直让陈留郡王大捷,他负责跳脚,落个嫉妒人材儿的名声也不怕不是。”

“祖父你也不懂我。”萧战脸一扭。

老王看向加福,加福笑出小虎牙:“战哥儿生气了,王爷在最危急的时候,没有喊战哥儿来帮忙。”

萧战认真的点点头:“那个时候,应该喊战哥儿快来才是。”

萧氏兄弟哈哈大笑,那时候喊你,你也不在。

太上皇好笑:“这就是将门虎子,你跟你爹也争上来。”

大家都笑,萧战到老王妃膝前继续生气。用过膳出宫,他坐在老王马上,一定要老王答应写信责备自己的爹,怎么能把英勇无敌的战哥儿给忘记呢?

太不应该了!

.......

夜晚,北风呼啸从窗外而过,房中温暖中,一家人除陈留郡王以外,相对而坐。

萧氏兄弟回过娘娘们的意思,郡王妃失笑:“这,也有道理。是我没有想到。不过娘娘们也太小心,竟然不对我说。”

“太后疼爱母亲,母亲为人从来端庄,娘娘们摸不透母亲心思,怕母亲先对太后说吧?”萧氏兄弟为娘娘们分辨两句。

闻言,闵氏轻轻抬眼,眼皮子在郡王妃面上一扫,但话到嘴边没有说。

闵氏也有同感,陈留郡王妃是外祖母老老国公夫人养大,老老国公夫人深感教导女儿上失败,导致她陷于春花绿意之中,以情意为重,下嫁给平民。

要嫁也嫁个身子骨儿好的也罢,偏偏袁父一看就是命不长。

老老国公夫人深知是情意的原因,在外孙女儿的生长路上,没少叮咛体面为重,尊严为主。

郡王妃一开始不喜欢宝珠,跟她受到的教导不无原因。闵氏在这过于庄重的长嫂手下,时常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对郡王妃有偏见,在所难免会出来。

郡王妃离京后,让闵氏管家。闵氏深悔自己以前看错长嫂这个人,原来她还是有情意,知道只有一个弟媳的人。但在今天,听过萧氏兄弟解释的话,闵氏心中释然不少。

原来,不是我一个人会想错你啊。

------题外话------

投票的大美女们,么么哒,扑倒么么哒。感谢感谢。

继续求票哈哈。在求票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哈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