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章,黄姑娘求情/侯门纪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黄跃说不知道常棋人品,和为长公子作证名声后,鲁豫同他敬茶,说些官场上闲话,随后恭喜他:“听闻贵府千金要到太子府上,又听说容貌一等,才情一等,呵呵,怕不指日就得宠幸?以后凡事还要请黄大人多多关照。”

黄跃客气地道:“还没有进府呢,太子殿下和寿姑娘青梅竹马,怎么敢说宠幸二字?”

鲁豫笑道:“忠毅侯却也可笑,最近传闻他不想让太子殿下纳妾,但有张大学士美言,你黄大人不用担心。”

黄跃打个哈哈:“张大学士主持公道,祖宗手里的规矩,是错不得的。”

常棋听到这里,他就是个傻子托生出来,也全明白了。

“张家,”此时最大的仇人是兄长的岳家张大学士,常棋对忠勇王泪眼汪汪:“父亲,有朝一日我不在了,只怕一件事情,就是您让张大学士给骗了!”

“你放心!”忠勇王眸子也快要喷火,忠勇王虽然和张家做亲事,却没有一天喜欢过张大学士。

这个原因说出来,有可笑的地方。

张大学士以为他的名声学识,把精心养成的女儿嫁给三家王爷中并不得势的忠勇王府,在夫人奶奶中鹤立鸡群。

大学士的实际官阶并不算高,但是皇帝智囊,有人兼职担任,从圣眷上来说,愿意亲近他的人不算少,门楣隐隐的也就不比失势的王府差。

张大学士不喜欢常棋的妻子,就是不管任何场合之下,他的女儿一出现,难道不是一些人自惭形秽,退后不迭的时候?

偏偏常棋的妻子就是不让,总是让张氏夫妻堵了心,张大学士背后埋怨:“秀才遇到兵,这个人没有规矩,也难以说清。”

忠勇王不喜欢的,正是张氏和张大学士这种态度。这种她一出现,诸人靠后的形容,像不像梁山王府?

这三个王府,镇南王常年在京里,见驾面圣的多,恭敬和斯文总在面上,让人看着儒雅得体。并没有把忠勇王衬出去多远。

梁山王府一直是提刀喝血的活儿,离开多远,横气杀气震天震地。历代梁山老王不用到面前,先让人嗅一脸一身他的味道。

把忠勇王衬的退后三千里也没有站脚的地方。他要是不退后三千里,摆不出来相抗的架势不说,就是勉强摆出来,也像小鸡见老鹰。

梁山王府不见得是有意的,有时候也存心就是,但存心较苗头儿的事情官场一天成百上千件出去,忠勇王不跟别人计较,只看梁山王府不顺眼。

归根结底一句话,不如他家,不过是这样。

拿梁山王府没法子,嫉妒转向他的嫡长媳张氏。张氏体态安然,媳妇问候公公不疾不徐,孝敬与热烈无关,守礼从来不错。

忠勇王一直暗暗不喜欢她,认为她拿着娘家身份架子高。

常棋的妻子就跟作对似的出来,她对公公几乎算是巴结,忠勇王妃暗暗生气,还幸好没有闲言出来。

忠勇王越喜欢小儿媳,忠勇王妃越拿张氏的身份跟小儿媳比拼,忠勇王就越烦张家。

忠勇王妃想不到丈夫肚子里的弯弯绕儿,并不是所有的夫妻都一心一意,王妃就对常棋的妻子视若眼中钉,还以为小儿媳生得像忠勇王哪一个红颜知己。

她时常的为长子筹划,常棋不放心,就把持家中,几件好东西全收到私囊,忠勇王装看不见。

没有忠勇王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常棋不可能把母亲和长兄嫂全部架空。

常棋走到这一地步,与忠勇王的放纵有关。但父子们在这监狱里说起来,也都没认为自己有应该检点的地方。

王爷认为张家不尽力帮忙,这下狱的要是嫡长子,长媳回家痛哭去,看他张大学士急不急?

常棋让鲁豫一“指点”,事情弄得明明白白,黄跃跟自己从不一心,自己不过是他顺手掂来讨好张大学士,常棋对张家恨之入骨,也把长兄嫂怪上。

“父亲,有朝一日我不在了,钰儿就成了没爹的孩子,您得好好看顾他,不能让他长废。”常棋说的长废,是怕张家加害,也把长兄嫂说进去。忠勇王让他挑的怒火燃烧,一字一句地道:“有为父在呢,谁也不能动钰儿。”

父子又是一场相对落泪,忠勇王百般的安慰儿子,拿话哄着他,收拾食盒出来交给跟的人,让他们打点狱卒银子,本想又一次往张家去求张大学士,但公主大婚,张大学士这个会奉承皇上的,只会在陈留郡王府还没有回来。

忠勇王黯然神伤,先转回家。

……

消息出来的时候,镇南王正在书房里遭受瑞庆长公主的袭扰。长公主回府待产,老大不情愿,生产以前应该多动,长公主一天一回的到书房里来,跟镇南王拌一回嘴。

“哪天去接元皓回来?”长公主噘着嘴。

镇南王拆着公文回她:“这不是接你费了精力,跟你罗嗦就花上一天,压一天的公事,我得看完再去接元皓。”

“元皓才不会跟你回来,元皓和我啊,都不愿意回来陪你。你眼里只有公事公事,什么时候陪我们痛快的玩过。”长公主继续控诉丈夫。

镇南王头也不抬,手去摸笔准备批阅:“等我能痛快陪你的时候,你难道不管家了?这是父亲代你管着,难道你生下孩子来,也要一直麻烦老人家吗?”

长公主捧着肚子,准备走上来跟丈夫近距离开吵,镇南王眼角里见到她的动作,笑着正说:“你放安生,”外面有人回话:“皇上宣王爷去。”

长公主停下步子,镇南王似有预感,问道:“什么事情?”回话的人见到公主在里面,先是不敢进来,听到这一句,在外面不好回话,小心翼翼欠身子进来:“听说忠勇王的嫡次子定下斩立决,王爷监斩。”

这是杀人,杀的人身份还不一般。瑞庆长公主一惊,镇南王也身子一僵。等眸光移到窗外,飞雪连天正是年关时分,镇南王牵强的笑着:“这是明年秋后的事情。”起身,对妻子使个眼色,告诉她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让人取衣裳来换,王爷即刻进宫去了。

宫门上,与两个太监陪着出来的忠勇王打个照面,见到忠勇王失魂落魄,苍白似鬼一般的神色,镇南王也心中不忍,但又没有什么话能劝,只能看着他从身边走开。

往御书房走去,又见到董大学士随后出来,镇南王叫住他,先打听一句:“这事情是真的?”

“战前污蔑,梁山王府能饶过他吗?拿他给天下人做个榜样。”董大学士摇一摇头,好似这几天里商议怎么处置常棋的人没有他似的,有意无意踩着忠勇王的脚印,也往宫门外出去。

忠勇王深一脚浅一脚走得极慢,以董大学士的年迈腿脚,不费功夫的就追上他。但在宫门外隔一条街的雪地里,董大学士才上前叫住:“王爷,”

“啊?”忠勇王整个人都茫然了,神也没有,魂也不见。

“该去的去了,你伤心也不起作用,倒是把孩子带好,请个德高望重的好先生,不要把孩子耽误。”

忠勇王这个时候肯定听不进去,他喃喃地回一声:“这样啊,”继续马也不上,呆呆的跟个木头人似的在雪地中走过。

又过片刻,张大学士出宫门,直接回家。他的房里,忠勇王的另一个嫡孙常玟,由张老夫人看着背书,听到这读书声,张大学士露出笑容。

“外祖父,”常玟扑过来,小孩子的显摆:“我会背这一段了,您听一听,”

张大学士听完,让外孙到房外去玩,张老夫人迫不及待:“没救了吗?”

张大学士淡淡:“没救了,皇上要拿他们当榜样,把陆中修等人叫去又骂了一通,吓得心疾犯了好几个,证据确凿的这几个,有梁山老王在那里,见到求情的就当着皇上的面开骂,说他家是死人堆里的战功,已经不容易,更经不起外面出征,君前还有人挑唆。”

张老夫人张口结舌:“在御书房里骂吗?”

“是啊。”张大学士听外孙背书的时候,眼前还是梁山老王那暴怒的身影。他把头叩得通通响,带足不死几个他老王就要去寻死,皇上不住的安抚他。

默然片刻,张老夫人反而把对常棋的难过放下来,语气也冷漠:“不是你不帮忙,咱们尽了力。不过忠勇王亲家那里,只怕你要废口舌解释?”

“是啊。”张大学士眼前没有梁山老王的时候,想的还不是忠勇王。救不了常棋,他忠勇王难道没有数吗?他要怎么想,随便他去想。他从此就一个嫡子这是真的,他还能怎么样?

倒是另一个人,董大学士,他晃悠出来。

让董大学士拿帮常棋威胁,张大学士压在心里。在知道常棋必死,张大学士轻松了,他受董大学士的胁迫,不干涉太子府上也就落空。

“可见祖宗手里的旧规矩,哪能变呢?这是天意啊。”张大学士用这句话来评论常棋的死,见老妻让丫头送上家常衣裳,他却不换:“太子府上我再去看看,这么大的雪,寿姑娘又小,只怕有人怠慢偷懒。”

张老夫人叫住他:“黄家的事情算完了,有好几家来送礼,老大人看着,换一家补上黄姑娘的空儿如何?”

“我也想到这里,我这就去和太子殿下说说,祖宗手里的旧规矩,可不是什么人仗着权势就能改变。还有我们这些老人在呢,不能由着年青人的性子来。”

张老夫人知道他说的是忠毅侯,叮咛道:“老大人稳重小心。”见丈夫身影出去,张老夫人让丫头收起家常衣裳,自言自语也是一样的话:“这袁家是犯的什么糊涂?三妻四妾,天子有御妻数十,才能显出来正妻的贤淑。我家老大人这也是为加寿姑娘好,只是袁家未必肯感激。”

即将出大门的张大学士,也有这个心思。他累死累活的为殿下操劳旧规矩,为的也有袁家的体面,但袁家却不见得感激。

但哪怕忠毅侯父女都不感激,张大学士想我也得去做不是。就像在救不下来常棋,忠勇王出御书房的时候,对自己的一瞥跟看仇人似的。他也不想想自己为他府上教导外孙常玟,为他府上有个接班人,他应该是感激自己才对!

……

太子也是刚从御书房里回来,和当值的太子师在说忠勇王府。

“我真想不通,常棋是个世家子,一落地不愁衣不愁食,所有心思应该在好好报效上面才对,他倒全用来对付别人?”

太子恨声,嘴角边却露出笑容。

他想他的舅爷们,过了年就十岁的执瑜执璞,还有按民间说法是他连襟的萧战,他们已经开始当差,常棋这么大的人他不学学也就罢了,反而国事上大捣乱。

接着想下去,太子不寒而栗:“梁山王的战报我看了一遍又一遍,两位驸马回来,我让他们也仔细地说了。这是父皇睿智,这是父皇英明。这几年里,有关梁山王府的谣言太多,父皇要是有一丝的不信任,几十万大军全在凶险地上,只怕死伤在外面能有一半。常棋编造的贪污证据出来的虽然晚,但这心思,当诛!”

说到这里,太子殿下对另外一把闲着的椅子看了看,放着杏黄色绣松竹老人坐垫的椅子上空无一人。

这是张大学士常坐的地儿。

年关将近,太子体贴师傅们,请他们排出班儿来,一天有一个在自己府上就可以,等到出了正月,或者出了正月十五再恢复,张大学士董大学士从宫里出来,因此直接回家。

空座椅上,太子殿下眸光有些薄屑,让当班的太子师心惊肉跳。

他看得出来太子的意思,殿下大了,看人一天比一天犀利。张大学士这阵子为常棋奔波,有为他说情的意思,殿下也看在眼里,这就在指责常棋的时候,把张大学士也想进去。

正要为张大学士说几句话,免得以后在教导殿下上面,殿下心里不服,对师傅们的话就听不进去,太子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眸光重新温和,不紧不慢地描补道:“看人出错,不能避免。”

太子师无奈,把到嘴边的话咽回去。殿下这话里的意思深,不知道是指张大学士打算营救常棋是出错了呢,还是指张大学士在别的事情上出错,或者,殿下也暗指张大学士跟忠勇王府结亲事出错吧,这可就扯得远了。

太子弥补的这句话,本意有为张大学士开脱的意思,但太子师听在耳朵里,觉得还不如不说呢。

轻咳一声,太子师明智的换个话题:“礼部里报上来,议和的使臣已到城外驿站,长陵侯世子奉旨出迎,正跟他们商议每天行程…。”

“是啊,说是三天后进京城,父皇铁了心要做先皇们没有办过的大基业,要亲自面见他们……”太子也聪明的顺着这个话说着,到底指责师傅们,也有损他殿下的名声。

但对张大学士的不信任,在心里埋下一个根儿。

府门上,这个时候走来一个人。

这个人在一刻钟以前,就在能看到太子府大门的地方站着,呆瓜似的打量着府门。

因为他离得远,门人没有立即过去查问。但四个门人谈论着,打算他再不走,就叫上来问问乱盯什么。这一身灰色斗篷,不能分辨是男还是女人的他迈动脚步,来到台阶下面。

仰起面庞,门人眼前一亮,风帽下面是一张带羞含怯,又惊慌不定的绝色面庞,这是个美貌的少女。

露出一半的额头光滑晶莹,好似白玉打磨而成。嫣红的嘴唇跟上了色似的,但她的手正不安的在面颊上拂着,并没有带下胭脂色,可见这是天然生成的好肌肤。

美丽的人似乎永远有张和气通行证,门人软下嗓音,好声气地道:“姑娘,这里是太子府上,你走错门了吧?”

门人第一眼,认为这个没有一个人跟着的少女,不会是往这里的客人。

往这里来的人,哪一个不是香车宝马,不是随从簇拥?

少女窘迫的快要哭出来,她虽然没有丫头跟着,却带着富贵的好仪态。跟陌生男人说话是不自在的,却不能不说时,眼里汪了一包子泪水,轻泣道:“我,我要见太子殿下。”

门人愕然:“那你有贴子吗?”

“没有,我是皇上选中往太子府中来的黄家,”最后一个字说完,少女再也支撑不住羞涩和紧张,深深的垂下头。

四个门人互相交换眼色,都明白了。这位是黄家的女儿,如果她的父亲没有出事,她应该在过年以后,用一乘喜轿,允许家里跟两个人,由角门抬到内宅里。

知道她的身份,她的来意就不用再问。

门人想了想,看在她十分美貌的份上,对她说明白:“黄姑娘,您不能直接去见太子殿下,”

黄姑娘泣不成声:“我要救我父亲,帮帮忙,”

“如果我们把您直接回进去,殿下怪罪下来,我们当不起。我们只能把您回给寿姑娘,您要见殿下,得寿姑娘答应才行。”

黄姑娘颤抖起来,看得出来她害怕加寿阻拦。

门人无限可怜她,讷讷的道:“我们也没有办法,这是规矩,殿下不是想见就见,就是寿姑娘也不是想见就见,寿姑娘见不见您,还不一定呢……”

“麻烦为我通报,”黄姑娘泪落如雨,在他的话中下了决定。

她不能看着父亲死,父亲一死,她的终身就没有人做主。不就是个袁加寿吗?在她定亲太子以后,就成了黄姑娘的隐在敌人,一敌这十几年的功夫里,黄姑娘除去学技艺,也学了好些对付袁加寿的法子。

只是今天这种遇到,是黄家从没有料到的。

狭路相逢,必须一见……黄姑娘默念着,用这话给自己打气。对父亲的担心,和对加寿的憎恨,让她竟然没去想加寿会不会见她。

客厅上,加寿放下书想了想:“带她进来吧。”门人转身出去,陪着她的女官生气地道:“姑娘应该打这个奴才,什么人都敢传话,难道以后来个反贼,他也传话不成。”

“我猜到,黄姑娘为黄大人才要见太子哥哥,一回不给传,她会来第二回。为父亲这事情,让我不能拒绝。”加寿还有一分儿好奇,都说她生得好,她长得是什么模样?

黄家保护女儿,女眷们进宫的日子里,黄姑娘很少去过,和加寿总是错开相见,或者她远远的见一见加寿就避开,加寿回想过,但总以为自己见过她,却像没有印象。

女官夸上一句:“姑娘这是好心地儿,”加寿喜欢了:“祖母说我随太后的品格儿,太后说我随祖父的品格儿,爹爹说我随母亲。”

二丫笑盈盈:“姑娘您啊,随所有的长辈们。”侍候的人一起笑了起来。

黄姑娘让带进来,厅上的笑容还没有散。暖阁红梅里,加寿笑容熠熠,好似一轮小日头,换成以前,黄姑娘会生出自愧,因为寿姑娘生得十分之好,身量儿未成,桃夭荷露之态已出。但今天,黄姑娘内心的愤恨更重。

这恨不是在父亲下监狱的时候开始,是十几年前,从加寿定亲的那一天起,黄姑娘就恨上她了。

因为恨,黄姑娘没有惧怕,到了这里却从容起来。行着礼,身姿是娴雅的,说话声也如黄莺出谷,宛转而又柔媚:“有要事求见太子殿下,请寿姑娘允准。”

二丫对着奶妈翻个白眼儿,你看看她,哪有一点儿为父亲担心的惶恐模样,体态还端得起来,嗓音也拿得出,这是来比拼的?

奶妈出自于宗人府,离宫中近,对争宠的花样听说的不少,也淡淡的撇一撇嘴角。

好在加寿没有让她多停留,加寿只好奇的打量她一眼,就大方的叫过一个人:“送她去见太子哥哥,既然是要事,可不能耽搁。”

话一出口,黄姑娘又惊又疑。

女官也没忍住,带笑责备:“怎么,你倒愿意跟姑娘多说几句?”黄姑娘面上紫涨出来,认得出来女官的服色,比对加寿还要郑重,轻声道:“并不是,我还是去见太子殿下的好。”

“那就去吧,姑娘体谅到你一片为家人的心,心放正。”女官柔声叮咛。

黄姑娘无话可回,想这里呆着长伴袁加寿的人,只能全是她的心腹,自己是讨不到好的,行个礼,跟着人出去。

“生得不错,”在她背后,加寿笑嘻嘻评价着,捧起书本子,继续看她的一代贤后应该学的东西。

这是不打算对黄姑娘有什么议论,侍候的人也知趣不再提起。

…。

太子吓了一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随即怒气隐然:“寿姐儿问也不问,就让送来了?”

“寿姑娘说,体谅她为家人,所以让奴才送来。”

这解释太子殿下并不满意,板起脸道:“去对她说,这事儿办得淘气,让她想好解释,等会儿我去问她。”

送来的人忍住笑,说声是,把黄姑娘一个人丢在外面,去见加寿回话。

黄姑娘在外面等了盏茶时分,太子殿下也许见到躲不开,让带她进来。

……

廊下,堆放着灰色的斗篷。进来的人,一件彩衣,上绣百花和瑞草,把她衬的如明珠般美丽。

太子殿下先皱眉,为自己见她暗暗后悔。家人刚回过加寿的话,体谅她为父亲求情,深得父母亲疼爱的加寿才放她过来。但看看她这一身是精心妆扮过的,哪有半点儿为长辈担忧的意思?

心想你家里出了事,你怎么还有心打扮呢?就见到这彩衣对着自己扑过来,一声娇音又动听又悦耳,把难过快掩盖干净:“殿下,我就是黄灵秀。”

太子又吓第二跳,猝不及防的,见她就要到自己脚下,往后面退一步。退开后,殿下想了起来,自己大可以斥责她不是。

太子沉下脸:“退后!”

“退后!”

房中侍立的侍候人随后喝上一声,把黄姑娘吓得打个寒噤,半伏在地上,掩面哭泣起来。

“请殿下屏退人,我有重要的话要回。”

太子冷声:“就这样说吧!简短些,我还有事!”

“殿下,我回的话真的只有殿下能听。”黄姑娘把袖子拿开,露出她美人带泪,胜过荷花在雨中的容颜。

但她看到的,只是太子阴沉的脸,和不耐烦看向侍候人的眼光。

侍候的人走上一步,叉手怒目:“低头!你怎么敢无礼于殿下!”再就又是一声:“退后!”

黄姑娘听出厉害,往后膝行一步,看看侍候的人面无表情,又膝行退后一步,直到她一退再退,脚尖碰到门槛,外面的风雪隔帘似乎拂到身上,侍候的人才回到原先站立的地方,重新一动不动。

黄姑娘心中气苦,殿下的书房不小,她是女人气力柔弱,从小儿没练过高嗓音,隔这么远的距离回话,没说以前先觉得累人。

她再也不敢把个脸儿乱对着太子,虽然她认为自己生得不比袁加寿差。因为没有得到吩咐直视贵人,这是罪名。

“说吧。”太子催促。

“是,”黄姑娘提高嗓音,感觉自己隔山隔海般的回话。这房里还有别人让她羞涩难当,但进来不容易,不回话不是白进到这里。

“我的父亲,对殿下一片忠心。在臣女幼年之时,就请名师教导歌舞琴棋、书画和书籍。我的父亲盼着臣女能好好侍候殿下,能辅佐殿下,还时常的把政事对臣女讲解……说我父亲有罪,殿下,这是让人诬陷,我父亲的这一份心,要把我送到殿下身边,哪能是心怀不轨的人,请殿下明查!”

这位黄姑娘呢,算是有一些胆量。但她回这话的时候,旁边还有人,距离也远,效果难免大打折扣不说,还正遇上太子对人心改变的恼怒之时。

殿下在这一番话里,句句挑出刺儿来。

“你哪一年开始学技艺?”

黄姑娘殷勤的道:“五岁那年。”

“你是哪一年的人?”

黄姑娘回过,太子算算,她比自己大上两岁?也就是自己三岁的时候,黄家就打算把她给自己?

当时自己还不是太子,那就冲着自己是母后亲生?不见得吧?

太子在这里抓出一个大漏洞来,如果自己不是太子,这位千娇百媚,五岁就开始学侍候贵人的美人,应该送给别人才是。

而且说不好,她本是打算送给父皇的才应该,父皇年富力强,又不是老人。

一寻思,太子殿下看不出黄家有半点儿忠心对的是自己。由黄姑娘的话推想下去,黄家也是世家,跟常棋一样,不把心思用在报效皇恩上面,全花在送女儿的上面。这份人心,太子不受用之极。

这些世家子们,早早转的是这种念头,难怪他们袭官职后当不好差,净陷害这个,眼红那个去了。

黄姑娘还是泣声不止,分辨声不停时,太子轻描淡写:“我知道了,退下吧。”

“殿下!”黄姑娘从他嗓音里听不出来动心时,焦急的什么也不管了,把个面容再次对他抬了起来,有意让太子好好看看自己生得国色天香。

急切下的抬眸,太子也许可以原谅。但黄姑娘附加的一个动作,让太子动了怒气。

她知道泪容不一定好看,抬面容的时候,袖子里取出一块帕子,把脸儿认真的擦了擦。

她对自己的素颜很有把握,但太子就在对面看在眼里,而且她是为父亲求情而来。

骤然的一个心思到了太子脑海里,她哪里是为父亲求情,分明是来卖弄她的好姿色。

太子暴怒由此而起,弄假弄到我的面前来了!厉声疾喝:“撵了出去!”

黄姑娘还能转动的聪明伶俐在这一刻冰消雪融,她叫了出来:“殿下,臣女一心一意只想侍奉与您,殿下……”

唔唔几声,是架她出去的人吓得魂飞天外,怕太子责备办不好差使,把她的嘴堵上。

太子怒气冲冲,拔腿准备来寻加寿理论。

院门上,和张大学士撞在一起。张大学士惊呼出来:“殿下气色不好,出了什么事情?”太子勉强地一笑:“没什么,我走路急了些。”张大学士惊魂稍定,请太子重新回书房。

太子不好拒绝,对跟后出来的人道:“去见寿姐儿,让她等着我,可不许走开。”

张大学士眉头紧上一紧,总觉得肩头上责任重大的大学士甚至等不及到书房,就在雪地里絮叨:“虽然是过年时候,殿下也不应该放纵玩心……”

太子窝着火气,一路听回房中,心里巴着张大学士有话赶快说,他还是要去跟加寿吵架。

张大学士哪里知道他心中所想,还是平时的不慌不忙,把太子急的不行。

“黄家的姑娘退了,我又为殿下挑选一家贤淑门第,这一家是……”

太子忍气吞声,耳朵里听着,不住腹诽反驳。让我纳妾的人是你,寻来黄家这不妥当的人也是你,现在又要换一家的也是你,别跟黄家一样我可不要。

就在太子忍无可忍的时候,外面一声回话:“回殿下,黄家的姑娘在门上一头撞死了。”

张大学士震惊得眼珠子定住,太子正好抽身,对大学士恭敬地道:“这事情真蹊跷,请您去看看吧。难道我不要她了,就应该上我的门寻死吗?这种讹人的事情,民间听说不少,如今我的门上也有,这与我的名声有损,可不能等闲视之。以后再寻的门第,和另外几家门第,且缓一缓吧。等我回过父皇,必要看清楚人品,再定吧。”

张大学士清醒回来,连声道:“哦哦哦,是是是,”尽心尽责的他狂奔而出,雪地里滑,一跤坐地上,起来顾不得擦衣上的雪,又狂奔而出。

太子看在眼中,心中的怒气稍稍下去。大学士也是想件件依规矩办好,有时候迂腐了些,并不等于他不为着自己。

见有两个跟班有眼色,跟上去侍候。太子点一点头,又吩咐两个人跟上:“别让大学士冻到气到摔到。”自己往厅上来见加寿。

…。

厅上热闹之极,萧战站在中间地上,后面坐着笑眯眯看热闹的加福。除此以外的孩子们,全跟小王爷在对立的地上站着。

说话最快的,元皓小王爷在这里:“说!为什么欺负人?”说上一句,回身对加寿笑得很讨好:“寿姐姐看元皓帮着你呢。”加寿对他嫣然一笑,元皓再回身去跟萧战吵上一句。

他的两边,小旗飘扬。

“正经爷在此。”

“好孩子。”

香姐儿在常巧秀后面,禄二爷是笑个不停。禄二爷的后面,站着萧衍勇萧衍厚两兄弟,没见过这场面,吃惊的眼珠子快要瞪出来。

负气而来的太子一见就乐了,这融融的热烈,让少年太子暂时把和加寿拌嘴放下来,笑道:“你们在欺负战哥儿呢?”

七嘴八舌的话压过萧战的话:“是战哥儿欺负表亲。”

加福嘻嘻两声,萧战抢不过一堆的人,特别是他那说话极快的表弟小王爷,就索性不回话,桌子上果子取两个,一个给加福:“来到就吃她的,咱们可不是白叫来的。”自己一大口,把个果子咬下一小半儿,“格叽格叽”地吃得香甜。

香姐儿在回话:“姑丈郡王跟王爷在军中打架,表亲们进京里来看表哥大婚,战哥儿跟两个表哥打一架不算,还寻这两个表亲的事情呢。”

对萧衍勇萧衍厚努努嘴儿。

萧衍勇萧衍厚点头,萧战也点头。加寿香姐儿加福萧元皓韩正经等,一起点了头。

太子好笑:“战哥儿也承认,那你是知错就改,你改了吧,跟他们赔个不是。”

“太子哥哥,我不赔,我还要打他们。”萧战把最后一口果子啃完,说的跟啃果子一样干脆。

太子不太高兴:“战哥儿你大了,难道也变了?”

香姐儿嘀咕:“他何曾变过,一直如此。”

太子道:“他小时候可不欺负外人,只是家里哄闹。”加寿坏坏地笑着:“他小时候只会在家里玩,所以只在家里哄闹。”

萧战给加寿一个鬼脸儿,元皓忙忙还他一个鬼脸儿。萧战又给香姐儿一个鬼脸儿,元皓忙不迭的还他鬼脸儿,韩正经常巧秀一起跟上,加福格格又笑出来。

萧战不理会,对太子道:“太子哥哥你别生气,我知道我爹很能干,很忠心,他们的亲戚欺负我爹,我就欺负他亲戚。那是我爹。”

太子有了笑容:“好吧,你这是为父亲的心是真的,并不掺假。”对加寿横一眼,殿下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过来,交待着萧战:“再为父亲,做事也不能出格,不许再打他们。”把加寿小手一握,带到厅外面来:“有话同你说。”

老梅遮盖的廊下,太子虎起脸:“寿姐儿,家当得不好,为什么放她进来?”

加寿笑靥如花:“她为父亲呢。”

“我就没看出来!”太子没好气。

加寿笑眯眯:“生得挺好不是?”

“没你好!”太子继续生气。

加寿立即就得意起来:“真的吗?太子哥哥我不得不夸你,你的眼光是相当的好……哎哟,”

额头上让太子敲上一记,太子丢个白眼儿过来。

------题外话------

为加寿铺路,仔也费尽心思了哈。

么么哒求票,今天亦是回到准时。勤快的仔,会一直保持下去的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